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4:25: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

第1章睁开眼睛见丧礼,晦气

“哎哟……”

“公主,你怎么了?”丫头小若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萧梦离睁开眼,一瞬间无数段记忆冲进她的脑海,疼得她“哎啊”又叫了一声,吓得一旁的小若急急将她扶住。

“我是轩辕梦,是轩辕帝轩辕逸云的表妹无忧公主,一岁时,高烧烧坏了脑子,得了痴症,如今家有二夫一侍,三个丈夫……”

萧梦离的身体里似乎有个绵软的声音在说话,疼得她脑海里快要炸掉,牵扯出各种支离破碎的记忆,原来如今她已不是21世纪天启集团第34代继承人萧梦离,而是到了轩辕王朝,成为了轩辕梦!

等等?

萧梦离恍然睁开双眼,似乎已经适应了那一股股记忆的冲击,她呐呐自语道:“也就是说我穿越重生了?”

“公主,你在说什么,你没事吧?”小若看她脸色青白,着实慌了神。

彼时,房门外传来的依依呀呀的哀乐声令轩辕梦傻了眼,她终于开了口:“外面怎么了?”

王爷老爸死了?就在昨天?这么巧?轩辕梦死了,王爷老爸也死了?我怎么觉着这当中有丝阴谋的味道。萧梦离思疑。

“小若,你刚才说的大侍郎就是风怜情吧!”

小若闻言惊喜:“公主还记得大侍郎?”

萧梦离沉默。

记得轩辕梦的片段记忆,她有二夫一侍三位夫君。大官人云飞遥,是当朝丞相云涛鹤的二公子,能自由出入皇宫,在瀚林院任职;二官人水镜月,是智闻天下的名书山庄的三少爷,亦是才情名满京城的“逍遥公子”,因其绝世容颜而被誉为天下第一美男子;剩下这个大侍郎风怜情,是靖王爷从小捡回来养大的孩子,自幼服侍于轩辕梦左右。好好孕说得好听点是轩辕梦的大侍郎,其实就是一暖床奴才。

云飞遥和水镜月皆是当世才子,文采风流,相貌俊美,倾慕他们的名门小姐无数,却因一旨皇恩被迫下嫁轩辕梦这个痴儿,白白葬送了大好青春年华,因而他们心中对靖王府充满了仇恨。而风怜情是靖王爷从小养大的奴才,由靖王爷一手调教,对靖王府忠心耿耿。

以前老王爷在世时,云飞遥和水镜月因为对老王爷有所畏惧而对轩辕梦还算关心,如今老王爷一走,云飞遥和水镜月马上翻脸不认人。轩辕梦昏迷了这么久,他们都没有前来探视问候过,更别说亲自照顾了。反倒是风怜情,无论府中事务多忙,他都定要前来看上一看,虚寒问暖,关怀备至。如今老王爷去世了,云飞遥和水镜月不闻不问,好像恨不得老王爷早点死,因而府中丧事都由风怜情一手包办。推荐haohaoyun.com

小若埋怨说:大官人和二官人根本看不起我们靖王府,他们根本就看不上公主。老王爷当时求皇上下旨赐婚,就是怕在他百年之后公主无人照顾,便想着为公主娶几个夫君,也好传宗接代。谁知大官人和二官人娶进家门后除了在新婚之夜因为老王爷在合卺酒里下了春药而跟公主有过一夜春宵后,根本不曾再碰过公主。大侍郎呢,虽然与公主有过几夜宿缘,但迟迟没有怀孕。如今老王爷不在了,大官人和二官人还不欺负到我们头上,反了天!幸好公主现在清醒了,那么我们以后就不用怕他们了!

萧梦离听后额头N+N滴汗,跟个白痴圆房,是个正常男人只要不是色狼都会拒绝吧!跟白痴女人做有啥意思呀,就像在上一个木头人,一点情趣也没有!真佩服风怜情竟然能够忍受!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时代的人思想还真奇怪,以妻为尊就凡事由妻子做主,就连怀孕生子也变成男人的工作,搞得男人跟个小娘子似的,完全没有一点男子汉应有的气概。真不明白这个时代的男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当萧梦离换上白色丧服披麻带孝走到灵堂门口时,正听见某个阴声怪气的太监在宣读无忧公主封为无忧王爷的皇令。萧梦离心中暗笑,连宣读皇令都不需要本人在场,可见这些人心中根本没有我这个无忧公主。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 全文免费阅读

什么无忧王爷!不过是世袭老王爷的名号罢了!又因为轩辕梦是靖王爷的独生女,所以就算是个白痴也可以继承。

哼!古代的王爷封号简直荒唐透顶!

当萧梦离举步迈进灵堂,恰看见红唇白脸的小太监将卷成一团的黄色圣旨交到跪在最右边的男人手上。

面容清秀,玉面绾巾,风度翩翩,温文有礼,眉宇之间有些憔悴,难掩悲痛之情,相信他就是大侍郎风怜情。

跪在中间的男人面容坚毅,体态强健,古铜色的肌里,宇眉间尽是清冷萧肃之色,一双黑眸幽深倨傲,深不可测,想来他应该就是大官人云飞遥。

跪在最后边的男人可谓美丽之极。肌白胜雪,红唇皓齿,性感俊美,全身散发着致命的迷惑力,风情万种,诱人垂泫。这样的极品男人,一看就是做诱受的料,难怪会被称作“天下第一美男子”。推荐haohaoyun.com他一定是二官人水镜月。

说起来,轩辕梦这三个夫君各有千秋,都是难得的美人儿。只可惜轩辕梦这个白痴儿不懂得珍惜,白白便宜了萧梦离这个女色魔。

萧梦离发现,前来悼念靖王爷的不少宾客都是女子,而这些女子火辣辣的目光片刻不离水镜月和云飞遥,不时朝他们挤眉弄眼,甚至有些因为心不在焉而把香灰弄到自己手上烫了手。萧梦离暗骂这些女子也不知道是来为靖王爷送别的,还是来看美男子的。想来是后面一种居多。

“有一个问题:一个女孩子的爸爸死了,在爸爸的丧礼上,她对一个俊美的男孩子一见钟情;回到家后,女孩子把她的姐姐杀了,问:这是为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突然出现在灵堂的萧梦离身上,所有人都被这条古怪的问题吸引,努力思考答案。好好孕

一个女孩子的爸爸死了,在爸爸的丧礼上,她对一个俊美的男孩子一见钟情;回到家后,女孩子把她的姐姐杀了,问:这是为什么?

诺大的灵堂静寂一片,所有人凝神专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一身孝服眉宇间尽是清冷之色的萧梦离。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她想再举办一次丧礼,再见一次那个心仪的男孩子。”

云飞遥的答案让所有人恍然大悟。惊叹之余,不少在场女人听出萧梦离的话中讥诮之意,羞愧难当,急忙纷纷借故离开。

轩辕王朝有名的白痴公主突然出现,还出了一道这么有深度的思考题,令小太监措手不及。小太监尴尬地看着风怜情手中的圣旨,不知如何是好。

这位无忧王爷不好惹。从萧梦离步入灵堂的那一刻,善于察言观色的小太监便感觉到萧梦离身上那股强烈的压迫感,她就是好像一匹桀骜不驯的俊马,高高在上,眇视一切。

第2章负债累累的王府

这位无忧王爷不好惹。从萧梦离步入灵堂的那一刻,善于察言观色的小太监便感觉到萧梦离身上那股强烈的压迫感,她就是好像一匹桀骜不驯的俊马,高高在上,眇视一切。

风怜情双手高举圣旨行至萧梦离面前曲单膝跪下,恭敬道:“王爷,圣旨在此。妾身不知王爷驾临,斗胆为王爷接旨,请王爷赐罪!”

萧梦离摆摆手,示意风怜情退下。她对圣旨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皇帝给的“慰问金”。

话又说回来……这个皇帝好像并不老呀,才二十多岁,论辈分……应该是我的表哥吧……

“皇帝表哥让你带来多少银两?”

小太监一听傻了眼,银两?什么银两?皇帝临行前并没交待他带什么银两呀!

臭皇帝,死皇帝,小气鬼,冷血鬼!“慰问金”也不给,吝啬鬼!我诅咒你,我诅咒你祖宗十八代,我诅咒你生儿子没屁眼,我诅咒你百年归天之后无子送终,我诅咒你……

在心里将皇帝骂了三百六十五次,面子上自然也没有好脸色给小太监看,“占着茅坑不拉屎,给我滚回去!回去告诉皇帝表哥,他的圣旨我收到了!他的心意我领了!希望他多办点实际的事,少拿这些虚名来糊弄我!”

三位夫君闻言顿时满脸黑线。无忧公主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粗俗了?

小太监被萧梦离的怒气吓了个半死,根本没听明白萧梦离说什么。“王爷恕罪!王爷恕罪!王爷恕罪!”老天爷耶,不是说无忧王爷天生痴傻,辨人不清,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严厉了。“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认错总没错,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啥。

狠狠瞪了小太监一眼,立刻把小太监三魂吓丢了七魄,某女厉眸冷瞟,薄唇微启,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滚——”

小太监如蒙大赦,也顾不上人家其实是在骂他,即刻行礼离去,慌慌张张不小心拌到门槛,险些摔倒。不慎掉落了佛尘,连忙捡起,随意往手臂上一搭,顾不得整理冠束,连跑带摔匆匆逃离。

看见小太监如此狼狈,跟在萧梦离身后躲在门口张望的小若高兴得几乎想跳起来拍手鼓掌尖叫贺采,公主太厉害了!竟然把皇上身边最宠信的小路子吓得屁滚尿流!呜呼~万岁!紧接着,她又不无遗憾地想到:若是公主早些清醒那该多好呀,也不至于让我们受了这么多年闲气!

礼节性地给王爷老爸上了三柱香后,某女一点都没有作为女儿的自觉,更没有为王爷老爸守灵的打算。“你们三个跟我进书房!”当务之急,她要搞清楚这个靖王府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公主摔伤了,王爷去逝了?这两件事当真一点联系也没有吗?

萧梦离不是白痴,说二者没有关联,她押根儿不信!所以现在,她就要调查个清楚,否则往后被人阴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呢!

“公主,这……”稍有迟疑,觉得自己的称呼不妥,风怜情连忙改口,“王爷,靖王爷的灵……”

“你守!”随手一点小若,小若当即像霜打焉了的茄子似地苦瓜干着脸,“公主,小若一个人怕……”

“怕?有什么好怕的!大白天的,难道还会有鬼不成!”某女似乎忘记了,从某种意义上讲,她自己就是鬼魂,而且是最野蛮的那个!

小若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兮兮,小小的心脏颤了又颤,却不敢反抗公主的意思,唯有乖乖跪下为靖王爷守灵。

……

书房里,萧梦离刚在太师椅上舒舒服服地坐下,风怜情便迫不及待问:“王爷,您的病全好了吗?”

萧梦离摊开手掌仔细看了看,心想自己没病没痛的,当然好了,“嗯!”她懒懒散散地应了声。

“王爷,您真的好了?您记得您自己是谁吗?您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您认得我们三个吗?”

翻了一个白眼,萧梦离无力回答:“我叫轩辕梦,这里是靖王府,我老爸靖王爷刚刚去世了,皇上赐我无忧王爷的封号。至于你们三个——你是我的大侍郎风怜情,你是我的大官人云飞遥,你是我的二官人水镜月。而门外守灵的那个,则是我的贴身丫头小若。”

三位美男子诧异对视一眼,风怜情激动得两眼泛红,眼含泪光,“苍天保佑,王爷您总算清醒了!”

“是是是!我清醒了!”汗!看来这个轩辕梦以前真的是个白痴。“怎么府里就你们这些人,管家呢?我娘呢?”

记得轩辕梦提供的资料里提及:轩辕梦的生母在生产时难产而死,靖王爷两年后又娶一位新的夫人名叫官燕玲,是京城万花楼有名的花魁。大概是做花魁的都曾经吃过一些乱七八糟的避孕药,这么多年来官燕玲一直无所出。而她又心眼小,容不得靖王爷纳妾。靖王爷是个妻管严,因而一直没有再娶,也没有再育有子女。

听见萧梦离提起官燕玲,风怜情的脸色变了又变,似有难言之隐,“玲夫人……玲夫人她……”

萧梦离怒而冷斥,“大男人说话吞吞吐吐像啥样!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三位美男子再次被萧梦离的粗俗震惊。

见风怜情有所顾虑,云飞遥替他开口,冷冷道:“官燕玲跟管家私奔了,还卷走了靖王府所有家财。”因为官燕玲出身青楼,曾经试图勾引他,云飞遥在潜意里一直看不起官燕玲,因而语气中充满鄙夷。对官燕玲,也素来以名相称。

啥?私奔了?跟管家?还卷款潜逃?

娘耶!你不是在玩我吧!

萧梦离满脸黑线。不是说投生在大富大贵之家,衣食无忧吗?怎么刚一来到就要面临经济危机。该死的轩辕梦,你又骗我!(以下省略三千五百字骂人的话……)

静下心来,萧梦离问:“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公主昏迷的时候。靖王爷因为受不了刺激导致肝火郁结,急怒攻心,心脏病发,一病不起,药食无效,去世了。”

可怜的王爷老爸,原来你是被活生生气死的。偶由心底为你捏一把同情之泪……

“他们带走了多少钱财?”

这次回答的是风怜情,大概他在靖王府属于管家一类,“王爷刚醒来有所不知,因为靖王爷近些年来淡出官场,靠些微年俸度日,生活富裕已不复从前。又因为玲夫人挥霍成性,吃喝玩乐,挥金如土,家里生活日渐拮据。家道中落,勉强可以维系三餐。靖王府虽然门面光鲜,其实很多时候需要靠借债度日。玲夫人这一次和管家私奔,带走了靖王府府库里所有存款和府中所有值钱的东西。靖王府不名一文,就连这次为靖王爷操办丧事的钱,也是大官人想办法筹借的。”说罢,他抬头看了云飞遥一眼,眸中闪过一抹感激之色。

云飞遥面容沉静,目光宛若古井平淡无波,丝毫不为风怜情的目光所触。

萧梦离在听完这些话后险些晕倒。没想到我刚来就背了一屁股债,想我萧梦离从小锦衣玉食,哪里过过这样负债累累的穷日子!该死的轩辕梦,你害惨了我!

“把财本拿来!”

风怜情转身出去,少时,便捧着一叠厚厚的账本回来。他将账本放在萧梦离面前,萧梦离信手翻阅,一目十行。风怜情怕萧梦离看不懂账,正想从旁解释,突然听见萧梦离破口大骂,“该死的管家,竟然敢给老娘造假账!”

风怜情微怔,随即问:“王爷说这本账是假的?”

“百分之一百的假账!”想她萧梦离可是天启集团的未来继承人,管理天启集团上百家公司,查账根本就是她的家常便饭。她一眼便可洞悉其中真假。

见萧梦离恨恨的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云飞遥满心纳闷:世人皆知无忧公主痴傻弱智,辨人不清,根本没有上过私塾,更别提管家之事。而眼前的轩辕梦不但牙尖嘴利,对查账之事更是相当熟识,而且心思细腻,金睛火眼,一眼即可辨出其中真假。二者前后反差之大,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实在令人费解。

云飞遥的纳闷,也是水镜月的惊讶。水镜月记忆中的轩辕梦就是一个没头没脑只知道吃喝拉撒的白痴,她甚至连自己的生活都不能自理,更别提管家了。而眼前的轩辕梦显然对管家之事相当熟识,而且她身上流露出的那种与生俱来的霸气,实在令人惊艳。

比起云飞遥的纳闷,水镜月的惊讶,风怜情在讶异之余更觉惊喜。老王爷生前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公主,如今公主不但清醒,还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魄力,只要有公主在,靖王府就有救了!

王爷,您的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公主驯夫 或 霸宠邪魅妖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老公深深爱6章

    原标题:老公深深爱6章小说名称:老公深深爱(7)女神到了中午,我和父亲还有小颖简单吃了点午餐,之后坐船来到了一处小海岛上,小岛上风景优美,我和父亲并肩走在后面,小颖像一个欢快的精灵在前面东奔西跑,对岛上一切充满了好奇,岛上环境优美,小颖有点乐不思蜀了。“什么时候回去啊?我有点担心浩浩。出来了这么久,不知道他在妇幼保健中心怎么样了。”父亲看了几眼前面的小颖说道。好奇感过去之后,父亲开始担心自己的孙子,毕竟到了父亲的这个年龄,不像我和妻子年轻人这么爱玩,玩了一会就觉得无味了。“爸,好不容易出来一趟,

  • 窥宝6章

    原标题:窥宝6章小说名:窥宝第0006章规矩还要不要?余成都笑容顿时凝结,盯着金锋,嘶声叫道:“小子,你想搞事是不?”一脸肃容的金锋清冷说道。“我看上的东西,没人能拿走!”眼神中的那股豪情aa如高山般伫立。余成都面色阴森,冷笑说道:“巧了。我也看上这个玩意了。”“我今天还就非得把买了。”金锋淡淡说道:“你买不走。”余成都冷冷说道:“你试试!”金锋静静说道:“你试试!”虽然金锋这个男人穿着打扮就像是个民工,甚至连民工都不如,但脸上那股子精气神却是有种目空一切的感觉。金锋看自己的那股子眼神令余成都很

  • 乡野小刁民6章

    原标题:乡野小刁民6章小说名字:乡野小刁民第6章开始欣赏“那要是他还是不醒呢?”“别担心,孩子,他太累了,只是需要休息,因为你吸了他的血没事,说明这个蛇不是很毒,那我打一针血清,再在伤口上些药,再挂上盐水,就没事了”“哦,那就好”兰兰紧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今晚可把她吓坏了。“好了,乡亲们,张富贵没事了,你们可以回去了”村医张康年说“哦”众人纷纷散去。兰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那晒得黑黑的脸和蓬乱的头发,心疼死了。张康年给他上了药,挂了盐水,却见他身边有一个包裹。“孩子,你看看,这个包裹里是什么?”“

  • 追美高手6章

    原标题:追美高手6章小说名:追美高手第6章口哨响起,第二场比赛结束,秦川跟着本班球员下了场,临走前,对面那个充数的还和秦川说了句:“合作愉快!”这一来,惹得刘扬等人瞪了秦川许久。秦川一脸无所谓,反正你们不给老子传球,老子不呆着,还能做什么。“都过来。”曼可挥舞着毛巾,将球员们都叫了过去,秦川也在其中。“刘扬已经累了,而且他也被防死,接下来班长做大前锋,其余人除了做好防守之外,还要给班长和刘扬机会。”曼可儿给众人分析着战况,末了还有意无意的看了眼秦川,并且说:“要是秦川空位了,记得传球给他。”看来

  • 妖孽兵王6章

    原标题:妖孽兵王6章书名:妖孽兵王第006节、等待已久的消息!“难道说,我就是这个浩哥?”他大概沉思了五秒,然后岿然叹气——“哈~,全世界名字里带‘浩’这个字的人太多了!哪有那么巧啊。”“诶?会不会我失忆了,不记得了?”“靠!不对不对。如果这个浩哥就是我的话,那凌星辰肯定会认得自己的吧?今天见了凌星辰,她也没反应啊。”他暗笑自己想象力真丰富~笔记本还记录了凌星语初恋男友之间的感情,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竟然是因为凌星语不愿意和这初恋男友睡觉的事儿,甚至连初吻都还在。这初恋男友忍受不了,便和她分手了。

  • 和厂花的日子6章

    原标题:和厂花的日子6章小说书名:和厂花的日子第6章我逃也似地出了包厢,跑到水哥面前的时候还衣衫不整的样子。水哥看到我,一脸的意外:“这么快?”“快什么啊!你这个小兄弟是个佛系好少年吧!”还未等我搭话,这时刚才为我“服务”的女子,也跟了过来,对我嗤之以鼻。“我靠,少华,你是不是个笨蛋啊!”水哥不由得恼火起来,“哥哥我照顾你工作辛苦又没有女朋友,让你白玩你都不玩,是不是傻瓜啊你!”我当然明白水哥是好意,要不是我不认识娇娇,说不定就把持不住了。虽然我还没有和娇娇说过几句话,但我还是觉得如果做了这样的

  • 中了相思的毒药6章

    原标题:中了相思的毒药6章小说名字:中了相思的毒药第6章慕千城把她软禁了霍叶歌睡的极不安稳,她梦到自己被锁在黑暗潮湿的地下室,一群人在对着她的肚子拳打脚踢,她挣扎着,恳恳求着,绝望着,可是没有一个人来救她。“啊!不要!”霍叶歌满头大汗的醒来,下意识的摸着小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梦中可怕的场景让她受到了很大的惊吓。“霍小姐,您醒了?”听到她的叫声,两个穿着黑白衣服的佣人走进来,“这是少爷吩咐给您准备的饭菜和药。”佣人送进来许多热腾腾的饭菜,还有那碗扎眼的药。慕千城很用心,他吩咐准备的全部都是霍叶

  • 山村鬼医6章

    原标题:山村鬼医6章小说名称:山村鬼医第六章人头猴脸我有些疑惑的跟在他们两的后头,这些天来,我虽然一直在屋里没出门,但偶尔在门口看看,大致对村子的地形有了了解。村子不大,一共就二十来户人家,村中有条小路,蜿蜒曲折。沿着这条小路,我们很快来到一户人家门前。他们两人停了下来,推开了这户人家的门,并走了进去。屋子里很简陋,跟那个吴仙医家差不多。进屋以后,我们来到了卧室,只见一个小孩躺在床上,面色惨白,嘴唇发紫,两眼血红。最关键的是,这小孩的脸居然有点像猴子脸。我见到这个小孩的瞬间,一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

  • 佣兵之王6章

    原标题:佣兵之王6章小说:佣兵之王第6章叶天父亲的后事是明珠市南城分局派出所的警察处理的,叶天来到南城分局派出所负责接待他的是一名女警,这名女警察年纪不大,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身警服穿在身上很是英姿飒爽。叶天说明来意后,女警态度还算和蔼,“哦,你是叶山的家属吧,请出示下你的身份证!”叶天很配合的将自己身份证递给女警,女警身材姣好容貌也不错,让第一次进派出所还有些紧张的叶天慢慢平静了下来,女警默默低头查看叶天的身份证。“叶天?”女警在心中默默念叨了一句叶天的名字,似乎再那里听人提起过这个名字,但一

  • 爱上女上司6章

    原标题:爱上女上司6章小说:爱上女上司第6章尽力电力是垂管单位,开发区是市里的派出机构,谁也管不着谁。所以,听到石三勇的介绍之后,张文定也只是一脸微笑地站着,不主动说话也不主动伸手,显得有些矜持。“哎呀,张老弟一表人才气宇轩昂,一看就是有知识有能力的人,前途无量啊。”武仙区电力局局长邵和平见张文定这种反应,心里有几分生气,可还得堆着一脸笑,主动伸出了手,热情得有些过份,却丝毫没提今天发生的不愉快,用力握着张文定的手,左右幅度不大地摇摆着道,“今天认识张老弟,真是有缘啊!来,坐,坐,也不知道你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