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4:25: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

第1章睁开眼睛见丧礼,晦气

“哎哟……”

“公主,你怎么了?”丫头小若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萧梦离睁开眼,一瞬间无数段记忆冲进她的脑海,疼得她“哎啊”又叫了一声,吓得一旁的小若急急将她扶住。

“我是轩辕梦,是轩辕帝轩辕逸云的表妹无忧公主,一岁时,高烧烧坏了脑子,得了痴症,如今家有二夫一侍,三个丈夫……”

萧梦离的身体里似乎有个绵软的声音在说话,疼得她脑海里快要炸掉,牵扯出各种支离破碎的记忆,原来如今她已不是21世纪天启集团第34代继承人萧梦离,而是到了轩辕王朝,成为了轩辕梦!

等等?

萧梦离恍然睁开双眼,似乎已经适应了那一股股记忆的冲击,她呐呐自语道:“也就是说我穿越重生了?”

“公主,你在说什么,你没事吧?”小若看她脸色青白,着实慌了神。

彼时,房门外传来的依依呀呀的哀乐声令轩辕梦傻了眼,她终于开了口:“外面怎么了?”

王爷老爸死了?就在昨天?这么巧?轩辕梦死了,王爷老爸也死了?我怎么觉着这当中有丝阴谋的味道。萧梦离思疑。

“小若,你刚才说的大侍郎就是风怜情吧!”

小若闻言惊喜:“公主还记得大侍郎?”

萧梦离沉默。

记得轩辕梦的片段记忆,她有二夫一侍三位夫君。大官人云飞遥,是当朝丞相云涛鹤的二公子,能自由出入皇宫,在瀚林院任职;二官人水镜月,是智闻天下的名书山庄的三少爷,亦是才情名满京城的“逍遥公子”,因其绝世容颜而被誉为天下第一美男子;剩下这个大侍郎风怜情,是靖王爷从小捡回来养大的孩子,自幼服侍于轩辕梦左右。好好孕说得好听点是轩辕梦的大侍郎,其实就是一暖床奴才。

云飞遥和水镜月皆是当世才子,文采风流,相貌俊美,倾慕他们的名门小姐无数,却因一旨皇恩被迫下嫁轩辕梦这个痴儿,白白葬送了大好青春年华,因而他们心中对靖王府充满了仇恨。而风怜情是靖王爷从小养大的奴才,由靖王爷一手调教,对靖王府忠心耿耿。

以前老王爷在世时,云飞遥和水镜月因为对老王爷有所畏惧而对轩辕梦还算关心,如今老王爷一走,云飞遥和水镜月马上翻脸不认人。轩辕梦昏迷了这么久,他们都没有前来探视问候过,更别说亲自照顾了。反倒是风怜情,无论府中事务多忙,他都定要前来看上一看,虚寒问暖,关怀备至。如今老王爷去世了,云飞遥和水镜月不闻不问,好像恨不得老王爷早点死,因而府中丧事都由风怜情一手包办。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小若埋怨说:大官人和二官人根本看不起我们靖王府,他们根本就看不上公主。老王爷当时求皇上下旨赐婚,就是怕在他百年之后公主无人照顾,便想着为公主娶几个夫君,也好传宗接代。谁知大官人和二官人娶进家门后除了在新婚之夜因为老王爷在合卺酒里下了春药而跟公主有过一夜春宵后,根本不曾再碰过公主。大侍郎呢,虽然与公主有过几夜宿缘,但迟迟没有怀孕。如今老王爷不在了,大官人和二官人还不欺负到我们头上,反了天!幸好公主现在清醒了,那么我们以后就不用怕他们了!

萧梦离听后额头N+N滴汗,跟个白痴圆房,是个正常男人只要不是色狼都会拒绝吧!跟白痴女人做有啥意思呀,就像在上一个木头人,一点情趣也没有!真佩服风怜情竟然能够忍受!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时代的人思想还真奇怪,以妻为尊就凡事由妻子做主,就连怀孕生子也变成男人的工作,搞得男人跟个小娘子似的,完全没有一点男子汉应有的气概。真不明白这个时代的男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当萧梦离换上白色丧服披麻带孝走到灵堂门口时,正听见某个阴声怪气的太监在宣读无忧公主封为无忧王爷的皇令。萧梦离心中暗笑,连宣读皇令都不需要本人在场,可见这些人心中根本没有我这个无忧公主。好好孕

什么无忧王爷!不过是世袭老王爷的名号罢了!又因为轩辕梦是靖王爷的独生女,所以就算是个白痴也可以继承。

哼!古代的王爷封号简直荒唐透顶!

当萧梦离举步迈进灵堂,恰看见红唇白脸的小太监将卷成一团的黄色圣旨交到跪在最右边的男人手上。

面容清秀,玉面绾巾,风度翩翩,温文有礼,眉宇之间有些憔悴,难掩悲痛之情,相信他就是大侍郎风怜情。

跪在中间的男人面容坚毅,体态强健,古铜色的肌里,宇眉间尽是清冷萧肃之色,一双黑眸幽深倨傲,深不可测,想来他应该就是大官人云飞遥。

跪在最后边的男人可谓美丽之极。肌白胜雪,红唇皓齿,性感俊美,全身散发着致命的迷惑力,风情万种,诱人垂泫。这样的极品男人,一看就是做诱受的料,难怪会被称作“天下第一美男子”。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他一定是二官人水镜月。

说起来,轩辕梦这三个夫君各有千秋,都是难得的美人儿。只可惜轩辕梦这个白痴儿不懂得珍惜,白白便宜了萧梦离这个女色魔。

萧梦离发现,前来悼念靖王爷的不少宾客都是女子,而这些女子火辣辣的目光片刻不离水镜月和云飞遥,不时朝他们挤眉弄眼,甚至有些因为心不在焉而把香灰弄到自己手上烫了手。萧梦离暗骂这些女子也不知道是来为靖王爷送别的,还是来看美男子的。想来是后面一种居多。

“有一个问题:一个女孩子的爸爸死了,在爸爸的丧礼上,她对一个俊美的男孩子一见钟情;回到家后,女孩子把她的姐姐杀了,问:这是为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突然出现在灵堂的萧梦离身上,所有人都被这条古怪的问题吸引,努力思考答案。说明haohaoyun.com

一个女孩子的爸爸死了,在爸爸的丧礼上,她对一个俊美的男孩子一见钟情;回到家后,女孩子把她的姐姐杀了,问:这是为什么?

诺大的灵堂静寂一片,所有人凝神专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一身孝服眉宇间尽是清冷之色的萧梦离。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她想再举办一次丧礼,再见一次那个心仪的男孩子。”

云飞遥的答案让所有人恍然大悟。惊叹之余,不少在场女人听出萧梦离的话中讥诮之意,羞愧难当,急忙纷纷借故离开。

轩辕王朝有名的白痴公主突然出现,还出了一道这么有深度的思考题,令小太监措手不及。小太监尴尬地看着风怜情手中的圣旨,不知如何是好。

这位无忧王爷不好惹。从萧梦离步入灵堂的那一刻,善于察言观色的小太监便感觉到萧梦离身上那股强烈的压迫感,她就是好像一匹桀骜不驯的俊马,高高在上,眇视一切。

第2章负债累累的王府

这位无忧王爷不好惹。从萧梦离步入灵堂的那一刻,善于察言观色的小太监便感觉到萧梦离身上那股强烈的压迫感,她就是好像一匹桀骜不驯的俊马,高高在上,眇视一切。

风怜情双手高举圣旨行至萧梦离面前曲单膝跪下,恭敬道:“王爷,圣旨在此。妾身不知王爷驾临,斗胆为王爷接旨,请王爷赐罪!”

萧梦离摆摆手,示意风怜情退下。她对圣旨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皇帝给的“慰问金”。

话又说回来……这个皇帝好像并不老呀,才二十多岁,论辈分……应该是我的表哥吧……

“皇帝表哥让你带来多少银两?”

小太监一听傻了眼,银两?什么银两?皇帝临行前并没交待他带什么银两呀!

臭皇帝,死皇帝,小气鬼,冷血鬼!“慰问金”也不给,吝啬鬼!我诅咒你,我诅咒你祖宗十八代,我诅咒你生儿子没屁眼,我诅咒你百年归天之后无子送终,我诅咒你……

在心里将皇帝骂了三百六十五次,面子上自然也没有好脸色给小太监看,“占着茅坑不拉屎,给我滚回去!回去告诉皇帝表哥,他的圣旨我收到了!他的心意我领了!希望他多办点实际的事,少拿这些虚名来糊弄我!”

三位夫君闻言顿时满脸黑线。无忧公主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粗俗了?

小太监被萧梦离的怒气吓了个半死,根本没听明白萧梦离说什么。“王爷恕罪!王爷恕罪!王爷恕罪!”老天爷耶,不是说无忧王爷天生痴傻,辨人不清,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严厉了。“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认错总没错,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啥。

狠狠瞪了小太监一眼,立刻把小太监三魂吓丢了七魄,某女厉眸冷瞟,薄唇微启,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滚——”

小太监如蒙大赦,也顾不上人家其实是在骂他,即刻行礼离去,慌慌张张不小心拌到门槛,险些摔倒。不慎掉落了佛尘,连忙捡起,随意往手臂上一搭,顾不得整理冠束,连跑带摔匆匆逃离。

看见小太监如此狼狈,跟在萧梦离身后躲在门口张望的小若高兴得几乎想跳起来拍手鼓掌尖叫贺采,公主太厉害了!竟然把皇上身边最宠信的小路子吓得屁滚尿流!呜呼~万岁!紧接着,她又不无遗憾地想到:若是公主早些清醒那该多好呀,也不至于让我们受了这么多年闲气!

礼节性地给王爷老爸上了三柱香后,某女一点都没有作为女儿的自觉,更没有为王爷老爸守灵的打算。“你们三个跟我进书房!”当务之急,她要搞清楚这个靖王府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公主摔伤了,王爷去逝了?这两件事当真一点联系也没有吗?

萧梦离不是白痴,说二者没有关联,她押根儿不信!所以现在,她就要调查个清楚,否则往后被人阴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呢!

“公主,这……”稍有迟疑,觉得自己的称呼不妥,风怜情连忙改口,“王爷,靖王爷的灵……”

“你守!”随手一点小若,小若当即像霜打焉了的茄子似地苦瓜干着脸,“公主,小若一个人怕……”

“怕?有什么好怕的!大白天的,难道还会有鬼不成!”某女似乎忘记了,从某种意义上讲,她自己就是鬼魂,而且是最野蛮的那个!

小若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兮兮,小小的心脏颤了又颤,却不敢反抗公主的意思,唯有乖乖跪下为靖王爷守灵。

……

书房里,萧梦离刚在太师椅上舒舒服服地坐下,风怜情便迫不及待问:“王爷,您的病全好了吗?”

萧梦离摊开手掌仔细看了看,心想自己没病没痛的,当然好了,“嗯!”她懒懒散散地应了声。

“王爷,您真的好了?您记得您自己是谁吗?您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您认得我们三个吗?”

翻了一个白眼,萧梦离无力回答:“我叫轩辕梦,这里是靖王府,我老爸靖王爷刚刚去世了,皇上赐我无忧王爷的封号。至于你们三个——你是我的大侍郎风怜情,你是我的大官人云飞遥,你是我的二官人水镜月。而门外守灵的那个,则是我的贴身丫头小若。”

三位美男子诧异对视一眼,风怜情激动得两眼泛红,眼含泪光,“苍天保佑,王爷您总算清醒了!”

“是是是!我清醒了!”汗!看来这个轩辕梦以前真的是个白痴。“怎么府里就你们这些人,管家呢?我娘呢?”

记得轩辕梦提供的资料里提及:轩辕梦的生母在生产时难产而死,靖王爷两年后又娶一位新的夫人名叫官燕玲,是京城万花楼有名的花魁。大概是做花魁的都曾经吃过一些乱七八糟的避孕药,这么多年来官燕玲一直无所出。而她又心眼小,容不得靖王爷纳妾。靖王爷是个妻管严,因而一直没有再娶,也没有再育有子女。

听见萧梦离提起官燕玲,风怜情的脸色变了又变,似有难言之隐,“玲夫人……玲夫人她……”

萧梦离怒而冷斥,“大男人说话吞吞吐吐像啥样!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三位美男子再次被萧梦离的粗俗震惊。

见风怜情有所顾虑,云飞遥替他开口,冷冷道:“官燕玲跟管家私奔了,还卷走了靖王府所有家财。”因为官燕玲出身青楼,曾经试图勾引他,云飞遥在潜意里一直看不起官燕玲,因而语气中充满鄙夷。对官燕玲,也素来以名相称。

啥?私奔了?跟管家?还卷款潜逃?

娘耶!你不是在玩我吧!

萧梦离满脸黑线。不是说投生在大富大贵之家,衣食无忧吗?怎么刚一来到就要面临经济危机。该死的轩辕梦,你又骗我!(以下省略三千五百字骂人的话……)

静下心来,萧梦离问:“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公主昏迷的时候。靖王爷因为受不了刺激导致肝火郁结,急怒攻心,心脏病发,一病不起,药食无效,去世了。”

可怜的王爷老爸,原来你是被活生生气死的。偶由心底为你捏一把同情之泪……

“他们带走了多少钱财?”

这次回答的是风怜情,大概他在靖王府属于管家一类,“王爷刚醒来有所不知,因为靖王爷近些年来淡出官场,靠些微年俸度日,生活富裕已不复从前。又因为玲夫人挥霍成性,吃喝玩乐,挥金如土,家里生活日渐拮据。家道中落,勉强可以维系三餐。靖王府虽然门面光鲜,其实很多时候需要靠借债度日。玲夫人这一次和管家私奔,带走了靖王府府库里所有存款和府中所有值钱的东西。靖王府不名一文,就连这次为靖王爷操办丧事的钱,也是大官人想办法筹借的。”说罢,他抬头看了云飞遥一眼,眸中闪过一抹感激之色。

云飞遥面容沉静,目光宛若古井平淡无波,丝毫不为风怜情的目光所触。

萧梦离在听完这些话后险些晕倒。没想到我刚来就背了一屁股债,想我萧梦离从小锦衣玉食,哪里过过这样负债累累的穷日子!该死的轩辕梦,你害惨了我!

“把财本拿来!”

风怜情转身出去,少时,便捧着一叠厚厚的账本回来。他将账本放在萧梦离面前,萧梦离信手翻阅,一目十行。风怜情怕萧梦离看不懂账,正想从旁解释,突然听见萧梦离破口大骂,“该死的管家,竟然敢给老娘造假账!”

风怜情微怔,随即问:“王爷说这本账是假的?”

“百分之一百的假账!”想她萧梦离可是天启集团的未来继承人,管理天启集团上百家公司,查账根本就是她的家常便饭。她一眼便可洞悉其中真假。

见萧梦离恨恨的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云飞遥满心纳闷:世人皆知无忧公主痴傻弱智,辨人不清,根本没有上过私塾,更别提管家之事。而眼前的轩辕梦不但牙尖嘴利,对查账之事更是相当熟识,而且心思细腻,金睛火眼,一眼即可辨出其中真假。二者前后反差之大,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实在令人费解。

云飞遥的纳闷,也是水镜月的惊讶。水镜月记忆中的轩辕梦就是一个没头没脑只知道吃喝拉撒的白痴,她甚至连自己的生活都不能自理,更别提管家了。而眼前的轩辕梦显然对管家之事相当熟识,而且她身上流露出的那种与生俱来的霸气,实在令人惊艳。

比起云飞遥的纳闷,水镜月的惊讶,风怜情在讶异之余更觉惊喜。老王爷生前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公主,如今公主不但清醒,还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魄力,只要有公主在,靖王府就有救了!

王爷,您的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公主驯夫:霸宠邪魅妖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公主驯夫 或 霸宠邪魅妖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良心产品推荐】罗平小黄姜特级姜膏(诚信担保人:壹通堂古方养生馆 彭俊鹏)

    罗平小黄姜特级姜膏50克/瓶(壹通堂古方养生馆彭俊鹏)对擦伤、烫伤、烧伤破皮、伤口溃烂有很好的修复效果;对手背膝盖、脚底、腰背部、耳朵原始点等有事办功倍的效果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心得体会我接触传统文化是听陈大惠老师讲的趋吉避凶---重新认识传统文化,他让我从新认识到了道德,认识了人生规律,陈老师讲到道是什么?其实很简单,道就是自然万物运行的规律,天地万物运行的规律,这个叫道,比如说早上太阳在东边升起,晚上一定落下;这是永远不变的自然规律,这个就叫道。现在我们人变得很浮躁,变得很功利,我们已经失去了

  • 冼玉清:古礼与西礼之比较

    余之言礼,非谓拜跪升降揖让之仪式也。“礼义之始,在於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故徐干《法象篇》曰:“法象者莫先夫正容貌立危仪。诗云:敬慎威仪,惟民之则。若夫惰其威仪,恍其瞻视,忽其辞令,而望民之则我,未之有也。……君子无戏謔之言,言必有防;无戏謔之行,行必有检。………能尽敬以从礼者谓之成人。故周旋中规,折旋中矩。视不离於祮襘之间,言不越乎表著之位。声气可范,精神可爱,俯仰可宗,揖让可贵,故为万夫之望也。”近日青年,每多忽视礼节,或谬认自由,或自詡西化。不知自由云者,以尊重一己不侵犯他人为自由。而

  • 河南平顶山率先实现村居法律顾问全覆盖

    “以前老觉得律师离我们很远,现在村里有了法律顾问,遇到心里拿不准的事群众都愿意听听法律顾问的意见。”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赵村乡三道庵村党支部书记武学新说。地处深山的三道庵村刚刚在村法律顾问李士鹏的帮助下解决了荒山承包和土地确权的问题,避免了一场群体性纠纷。打通法律服务“最后一公里”2017年9月4日,司法部公布了《关于推进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建设的意见》,其中有一项要求是到2018年年底前在全国范围内基本实现村(居)法律顾问全覆盖,平顶山市已经提前一年多完成了这个目标。2017年3月份,在充分调研和

  • “担保帮扶”助贫困户住上新房

    农村危房改造是实现脱贫攻坚“两不愁、三保障”五大脱贫目标的重要指标之一,各级政府也给予了相当力度的政策支持和资金帮扶,但在实际操作中缺少启动资金成为危房改造的最大制约。西安曲江新区在脱贫攻坚实践中首创危房改造新模式,成功破解了贫困户危房改造这一症结难题,受到贫困户的欢迎。2017年冬日里的一天,西安市周至县焦镇村12组,惠文革家终于搬进了新房,而就在几个月前,这一家人还在危房里发愁。惠文革家原先因为住房属于危房,经过自愿申请和村双委会的入户核实、民主评议及公示后被纳入贫困系统,可以享受国家的危房

  • 弘扬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

    本报北京1月18日电(记者靳昊)中国博物馆协会纪念馆专业委员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联合举办的“全国抗战类纪念馆弘扬抗战精神座谈会”18日在京召开,来自全国24个省市的27家抗战类纪念馆馆长及相关负责人参加座谈会,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军事科学院相关专家学者参加会议。为更好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领会践行“红船精神”,充分发挥抗战类纪念馆平台优势,与会代表围绕“对抗战精神内涵的理解与认识”“如何理解抗战精神与红船精神的关系”“如何发挥抗战类纪念馆优势,弘扬传承抗战精神”等相关主题展开

  • 科技离百姓还有多远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保障和改善民生要抓住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办,一年接着一年干。现阶段,科技创新是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源,如何让科技为民生服务?徐州泉山区给出了答案。近年来,泉山区采用“科技+民生”的模式,全面打通创新企业与百姓生活之间的通道,为民生插上科技“翅膀”,让老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小温度”提升“大温度”近日,江苏徐州迎来零下十二摄氏度的罕见低温雨雪天气,但当记者走进位于泉山区民健园小区居民刘兆胜老人的家中时,顿感暖意融融

  • 青岛胶州:“菜价险”使菜农收入有保障

    本报青岛1月18日电(记者刘艳杰)“今年冬天大白菜价格比去年低,但我入了保险,每亩能拿到七八百元的保险赔付款,登记后不用一周就能拿到赔偿金。”近日,记者在山东青岛胶州市胶莱镇采访时,菜农张立卓讲了这么一件新鲜事——自从有了“菜价险”,他再也不用为大白菜忽高忽低的价格犯愁了。“种白菜时买份保险,只要菜价没达到过去三年的平均价格,就会触发保险机制,菜农就能拿到理赔金。”青岛胶州市金融办主任刘忠伟对记者说,胶州市推出的“大白菜价格指数保险”每亩保费200元、保额2500元,由政府财政补贴80%,农民缴

  • 武汉传统戏曲纳入大学选修课

    近年来,武汉理工大学与湖北省京剧院等机构合作,开设了《戏剧鉴赏》《戏曲鉴赏》《京剧艺术欣赏》等选修课,聘请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指导学生实践体验京剧、黄梅戏、汉剧3个剧种。这些课程深受学生喜爱,每年选修相关课程的学生达8000多人次。1月18日,湖北省京剧院艺术家李兰萍(中)为大学生指导京剧身段和唱腔。新华社记者肖艺九摄

  • 八大关的万国建筑

    天空之眼瞰青岛郭绪雷/摄八大关是青岛地标式的区域。八大关最吸引眼球的当属建筑。梁思成称其为“青岛最美的地区”,指的就是这里独具特色的建筑。八大关是“万国建筑博览会”,曾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为中国最美的五大城区之一,还被评为首届“中国十大历史街区”。许多人以为旧中国的八大关像上海、天津的租界,归属列强管理。理由是八大关的建筑都是“洋房”“别墅”。这实际是极大的误会。八大关始终是中国人的地方。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期,青岛吸引了一大批外国资本和民族资本涌入。他们需要环境、式样、条件皆为上乘的高端住

  • 苏作天工看吴中

    《梁祝》组雕苏州吴中核雕工艺家陆小琴作《梁祝》(组雕)苏州吴中核雕工艺家陆小琴作《梁祝》(组雕)苏州吴中核雕工艺家陆小琴作《核舟记》苏州吴中核雕工艺家陆小琴作吴中区位于苏州古城南部,濒临太湖。公元前221年,秦始皇设置吴县,地名中的“吴”字一直沿用至今,博大精深的吴文化发端于此。苏州与吴中素有“山水苏州、人文吴中”之雅称。说起苏作的缘起,当自宋代始,尤其是宋高宗南渡后,大批官宦文人涌向江浙,临安(今杭州)大兴土木,建宫室、造器物,不仅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工匠群体,也刺激和带动了相距不远的苏州建筑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