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混世剑尊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8:30: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混世剑尊

月黑风高杀人夜

月黑风高,青山湖畔。混世剑尊 全文免费阅读

一个人影窝在湖边一块奇形怪状的岩石后面,手中捏着一个小纸包,压低呼吸,睁大眼睛,竖起耳朵,一动不动,犹如耐心的猎人,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这人,是一个十四五岁年轻人,姓陈,名晨,是青山下临乡武府的一名武仆。

此时的陈晨,眼神锐利,心中直嘀咕,“那家伙,怎么还不出现,莫不要让我走空了才好。”

不错,埋伏的陈晨,在等一个人的出现,那就是武府的武子,曾经的天才,孟志常

武府,是学府,和文府相对,文以安邦,武以护国。

每个州县乡镇,都会有武府和文府的存在。

进入武府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正式招收的武子,需要一定的修炼资质,经过多项考核后进入武府,每年还需要交纳一定的学费,

另外一种,就是进入武府做武仆。

武仆,其实就是打杂和陪练,机缘好的话,能学到一些东西。混世剑尊 全文免费阅读

武仆,平日间做做杂物,给武府的武子当免费沙包,还不给饭钱。

可以说,武仆,是武府中地位最低的人。

陈晨,区区一个武仆,为什么要在月黑风高夜的湖边,这样一个鬼都不见一只的地方埋伏一个武子,这话得从头说起。

孟志常和陈晨有仇,嗯,隔夜仇。

这孟志常曾是个妖孽,十二岁突破煅体七重,十三岁修炼到练气五重,是临乡百年来最惊艳之辈,当年傲骄的跟开屏的孔雀似得。

而孟家更是临乡富豪,陈晨的父亲原是孟家的长工,五年前被孟家逼迫为天之骄子孟志常赶建演武楼,日夜开工,半月不停,原本身体就不好的陈父,垮下了,那年,陈晨九岁。

随后,陈晨的母亲悲伤过度,隔了一年也走了。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许是老天有眼,在陈晨父亲累死孟家的那年年底,孟志常生了一场重病,莫名其妙的身上的真气消散,从练气期打落到煅体三重,五年来从无寸进,从天才变成了废材,这些年已经成了临乡的最大笑话。

但是就在昨天上午,陈晨亲眼看见,孟志常一反常态,在武府接连打败了武府十大高手中的末三位,震撼了整个武府。

也就是说,孟志常这个曾经的天才,开始逆袭了。

对此,陈晨很是不甘,不单因为孟志常和他有隔夜仇,孟志常逆袭意味着他从此更没有报仇的机会。

更是因为,陈晨还有个绝对的秘密,他,是穿来的。

前世混迹网坛,博览群书,陈晨再清楚不过,每个废材流逆袭的背后,都有个默默贡献的拉轰老爷爷。

传说中的老爷爷啊,主角模式定律啊。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再世为人的陈晨心有不甘,想他来到这个世界十五年,啥好事都没摊上,十一岁父母双亡,只留下一亩三分地,若非邻居刘老三见他可怜,租种了他家的地,估计陈晨得饿死了。

随后想尽办法苦练三年多,好不容易进了武府做武仆,半年多却只学了一套剑术基础,离理想中的高手差着十万八千里地。

而偏偏,就在这时,孟志常这个陈晨眼中的仇人,逆袭了,悲愤的陈晨恶向胆边生,决定放手一搏。

论实力,孟志常绝对完爆陈晨,不能力敌,只能智取,幸好,陈晨未必一点机会都没有。

前世的他,是一位二流中医药师,认得不少草药,记得不少偏方,最得意的,却是配置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比如,黑店必备板砖之一,蒙汗药。

陈记蒙汗药,得自古方,无色无味,效果独特,用了他这药,是龙得盘着,是虎得趴着,陈晨估摸着孟志常恐怕已经恢复练气期的修为,在不能力敌下,却也值得一试。

心有定计,陈晨立刻行动。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陈记蒙汗药所需药材青山上就有,两年前陈晨曾配置过,药翻了一头野猪,自以为生财有道,却连买了他野猪肉吃的人也药翻了,好彩没被打死,这才不得不老实下来,现在,不过是重新开张。

要想给孟志常下药,难度不小,这家伙平时不是在孟家大院玩低调,就是在武府,这两样地方都不是陈晨可以随便折腾的地方,被发现,有死无生,还容易便宜别人。

不过,似乎天见可怜,就在前几天清晨,陈晨例行在湖边练功的时候,曾看到孟志常从湖边踏水而过,展现他英俊潇洒的同时,也让陈晨发现孟志常和他一般,每天夜里,都会在湖边加练,这,就是机会。

为了埋伏孟志常,陈晨三更刚过,就提前来到湖边,此时他手中攥着的,正是陈记蒙汗药。

五更时分,一道白影在黑夜中晃过,陈晨心中一紧,若非早有准备,骤然看到这样的影子,准的被吓死。

“骚包的家伙,大黑天穿白衣服,怕没人看到你还是咋地。”心中嘀咕了一句,陈晨看白影远去,连忙小心跟上。好好孕

青山湖不小,大约半刻钟后,陈晨发现前面白影突然消失了,顿时一惊,正要躲藏,一把剑已经挂在脖子上,那刺骨的锋芒,让陈晨一个哆嗦。

“你是谁,为何要跟踪我?”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大有杀人灭口的意思。

“孟三少,别动手,是我啊,中三班的武仆。”陈晨心中骇然,连忙叫道。

此时,他几乎可以认定,孟志常这家伙,果真已经重新修炼出真气了,否则怎么可能隔了这么远都能发现小心翼翼的他。

唯有运气于耳,增强听力,才有这样的听觉。

“是你?你不在湖那边练功,跟着我做什么?”孟志常的声音竟然带有一丝意外。

陈晨心中一震,这家伙竟然知道自己在湖边锻炼,怕是早留意过自己了,眼珠子一转,连忙否认。

“这哪能啊,三少,其实,我是昨天早上依稀看到你的身影,中午又看到你大发神威,这不想拜你为师吗,我连礼物都准备好了,三少,你就收下我吧,哪怕是让我做你的私人武仆也行。”

私人武仆,俗称狗腿子,小弟,打手。

“礼物?呵呵,你叫陈晨是吧,两年前,我偶然发现你独自在湖边锻炼的时候,了解过你,一介贫农,还是孤儿,你能有什么礼物,可以让我收你做武仆?”孟志常冷笑。

两年前他人生最低谷的时候,被孟家恶奴欺辱,深夜跑到青山湖寻死,意外发现了正苦苦打熬身体的陈晨,看了半响,不但打消了寻死的念头,还坚定了早已经丧失的信心,说起来,他还要感谢这个小人物。

不过小人物,就是小人物。

陈晨心中再次一寒,这家伙,竟然了解过自己,他打什么念头?难道自己暗恨于他的事情,被他知道了?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那个,三少,你能不能把剑稍稍移开,我也好拿东西孝敬您,我一个小武仆,总不成你还怕我跑了吧?”陈晨略显紧张。

那剑寒气逼人,可不是他的铁木剑,不中看也不中用。

孟志常傲然撤了剑,“识相的就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则我让你生死两难。”

陈晨缓缓转过身,干笑一声,“就我,哪敢啊。”

突然,陈晨睁大眼睛,手指指着孟志常背后,脸色一变。“啊,快躲。”

孟志常一惊,下意识扭头,眼角却瞄到陈晨急速向左后退,顿时知道自己上当了。

“混账,找死。”孟志常怒了,自己竟然被一个小人物给耍了。

“看飞刀。”陈晨突然怒喝一声,扬手打出一样事物,直奔孟志常的面门。

“雕虫小技。”孟志常不屑,手中长剑一扬,剑尖刺在那事物上,一荡。

“噗。”

那事物被他暗含劲道的长剑刺穿,化作碎片,一团粉末陡然散开,在夜风吹拂下,罩向孟志常。

“啊哈,孟三少,区区在下不多陪了。”陈晨一击得手,得意的笑了一声,翻身跳入湖中。

孟志常怒极,竟然又被耍了,他并没有发现自己刺穿的是什么东西,只是知道,肯定不可能是刀,而被这么一阻挡,竟然被那小人物逃入湖中了。

“陈晨,你惹怒我了。”孟志常一步步走到湖边,盯着水中的陈晨,满脸的杀意。

他堂堂孟家三少,竟然被一个武仆给耍了,若是早些时候也就罢了,他从天才变废材,谁都能耍着他玩。

可是现在,正是他否极泰来的逆袭时期,孟志常数年来被打击的千疮百孔的心灵,容不得任何人践踏,哪怕是孟家家主,都不行。

他是注定要将整个天下踩在脚下的人物。

陈晨下了湖,并没有下潜,反而踩着水,浮在湖面。

“嘿嘿,孟三少,知道我为何要向左下湖吗?”陈晨嘿嘿直笑。

“你向哪边下湖都一样。”孟志常冷笑,手中剑剑指陈晨。“这青山湖,倒是不错的葬身之地,去死吧。”

剑光乍现,陈晨连忙下潜,孟志常用真气催动出来的剑气,从他的头顶划过。

“奶奶个熊,这么猛。”陈晨在水中吓了一身的冷汗,一个孟扎,继续下潜。

“等药性发作,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现在顺风顺水,你若是还不翻,那算老子命苦。”

坑人坑剑

原来,陈晨选择向左后撤下湖,为的是顺应风向,而湖边水汽足,孟志常挑破蒙汗药包,想不中招都难。

“混蛋,以为躲在水中我就奈何不得你了吗,难道你不知道,武者修炼出真气,就能御气外放,遇水可不沉?”孟志常见陈晨竟然躲入水中跟自己玩捉猫猫,顿时讥讽不已。

孟志常正要下水,却看到陈晨突然出现在五米之外的水面。

“等等。”

“怎么,怕了?”孟志常犹如猫戏老鼠一般,盯着水中的陈晨。

“笑话,大爷我从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孟三少,你难道就没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陈晨嗤笑道。

实际上,陈晨心中在打鼓,毕竟,他没有把握随风飘去的蒙汗药,能够药倒这孟志常。

“你以为我会上你当,让你拖延时间?”孟志常不屑,脚踏湖面,走向陈晨,他要一剑杀了这混蛋,竟然敢耍自己。

陈晨心中一突,“乖了个乖,难道药性失效?”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他得倒霉了。

紧张的盯着孟志常,“摔入水中,摔啊你。”陈晨心中嘀咕着,跟巫师发咒语一般。

孟志常果真真气外放,遇水不沉,一步一步跟踏在陈晨的心坎上一般。

就在陈晨想着是不是溜之大吉自此逃亡的时候,孟志常忽然惊呼一声,脚下一乱,再也浮不得水面,扎入水中。

“啊哈,让你装逼。”陈晨大喜,不进反退,踩着水又后撤数米,孟志常手中有剑,陈晨可不想让他拉了垫背。

“啊,救我,我不会游水。”孟志常拍打着水,惊呼声起。

“啊哈,就知道你们这些公子哥少爷郎,表面光鲜,却多是旱鸭子,不过你想赚我过去,窗都没有。”陈晨踩着水,哈哈笑道。

孟志常眼神中满是怨毒,可眼神借不了力,越是挣扎,越是觉得浑身乏力。

“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孟志常心中慌乱,扑腾几下,湖水倒灌入口,孟志常这旱鸭子蹬了蹬腿,沉了。

“看样子差不多了,煮熟的鸭子可不要真沉尸了。”陈晨数着秒,待孟志常沉了有一分钟,一个孟扎子扎入水中,很快就发现了湖水下白色衣服的孟志常,陈晨手一超,将孟志常捞在手中,连忙向上游去。

哗啦,陈晨浮出水面,大口的喘着气。

“娘的,差点被你给累死。”陈晨咧着嘴,拉着孟志常上了岸。

在星光下,陈晨发现孟志常已经翻了白眼,肚子鼓胀鼓胀的。

确定这家伙终是栽在了自己手里,陈晨长长出了一口气,双手上下翻动,十八摸手法一点也不见生疏。

很快,孟志常身上的零碎东西都被他摸了出来,还别说,这家伙身上的货还真不少,光是玉佩就有三枚,搜到最后,确认没有任何遗漏之后,陈晨眼睛都不带眨的将孟志常绑了块大石头踢下了水,毁尸灭迹做的干净利落。

“便宜老爹,今天便宜儿子算是给你报仇了,你在天之灵,可得保佑我活出个人样来。”嘴里嘟囔了句,陈晨裹起一地零碎就走,吃饭喝粥,可就指望这些东西了。

回到破屋的时候,五更也才刚过了一半,往日这个时候陈晨早在湖边锻炼了,不过今天干了票大的,陈晨没了那心情。

点了屋里唯一的一盏桐油灯,昏黄的灯光下,陈晨开始清理从孟志常身上摸的零碎。

这些东西必须尽快处理,否则一旦被孟家发现,那绝对是有死无生。

三枚玉佩,一个香囊,一叠银票,十多块碎银子,最后是一柄生锈的只有常人尾指大小的小剑,陈晨依稀记得是从孟志常脖子上弄下来的。

玉佩和香囊一看就有孟家的标记,留不得,银票是通财钱行开出的,风声过了用用倒是没问题,碎银更不用说。

“看来,若是有秘密,肯定是这小剑了。”陈晨摩挲着锈剑,眼神冒光。

他之所以敢干掉孟志常,可不就是为了夺人造化,孟志常从天才到废材,又变成了天才,这里面若说没有原因,那绝对是骗人的,而受过废材流荼毒的陈晨,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最合理的解释。

一想到千万年难遇的老爷爷可能就躲在这小剑里面,陈晨的呼吸骤然间,急促了起来。

“靠啊靠,这玩意要怎么沟通?”半晌,陈晨拿着小剑,左看右看,就是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莫非要用传说中的滴血认主大法?”陈晨咬了咬牙,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咬破手指,凑到锈剑上,谁知锈剑仍然毫无动静。

“娘的,一滴血十餐饭啊,跟我玩无赖是吧。”陈晨睁大眼睛,红红的,攥着锈剑绕到屋后的茅厕,将锈剑对准了茅坑。

“你剑大爷的,有货的话就吱一声,不然,老子把你扔下去,管你老爷爷还是老不死的,让你在茅坑待一辈子。”

陈晨是怒了,什么玩意,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就在他话音刚落,那锈剑陡然抖动了起来,差点就挣脱了陈晨的手。

“咦,真有效?看来就是一个贪香怕臭的货。”陈晨死命攥着锈剑,哈哈大笑。

“滚,混账小子,气死我了。”一道声音乍现,苍凉气息扑面而来。

“啊哈,还真是老爷爷,大爷发了。”陈晨怪叫一声,得意异常。

“大爷你一脸,小子,你把那后生怎么样了?”锈剑中传出质问的声音。

“啊哈,感情是同道中人,老爷子,你贵姓。”陈晨一听这口气,顿时那个亲切啊。

“贵你一脸,小子,问你话呢,你把那孟家的小子,怎么样了?”锈剑仍然质问。

“哦,你说那家伙啊,那家伙一时想不开,把你送给我,自己跳湖去了。”陈晨没好气的说道,这家伙,扫兴啊,干嘛抓着个死鬼不放。

“呸,胡说八道,孟家那小子有本剑体指点他修炼,会想不开跳湖?说,是不是你见宝起意,杀人夺宝?”锈剑再次质问。

陈晨瞪大了眼睛,剑体?啥玩意,难道就这豆芽根般的锈剑?

然而陈晨更多的是不爽。

“叫你一声大爷是看的起你,剑人,惹恼了大爷我,扔你下粪坑。”

陈晨说着,右手把锈剑就是一放。

“混账,你敢。”锈剑一个哆嗦,发出尖叫。

“嘿嘿。”陈晨左手下面一抄,“跟爷斗,恶心不死你。”

“呼哧,呼哧。”锈剑颤动着,传来吹胡子般的声音。

“剑人,明白告诉你,大爷打你主意,是看的起你,不要给脸不要脸,那小白脸有哥这般英明神武么,看你的样子都快嗝屁了,有啥好东西,赶紧倒出来呗,有宝藏我帮你取了,有仇人自个画圈圈去。”陈晨得意的说道。

“混账,你叫我什么?”锈剑怒吼。

“剑人啊,你不是说你是剑体么,剑体人,简称剑人,靠,贱人。”陈晨眼珠子突然一翻。

“混账小子,就你这歪脖子斜眼的,想得到本剑传承,休想。”锈剑颤动,恨不得劈了这家伙。

一人一剑,对峙了起来,大眼瞪没眼,出口成脏,蹲茅坑口水大战。

“喂,剑人,你还有完没完,我知道,你身负传承秘密,挑选了那小白脸,可是那小白脸已经被哥给干掉了,难道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宝剑配明主?”陈晨当真是苦口婆心,口干舌燥。

“滚,就你还明主,比这茅坑还脏。”锈剑不屑。

“靠了你,还反了天了,落到哥手里还挑三拣四?信不信哥把你丢下去,大不了一拍两散,老子未必就稀罕你。”陈晨怒了,使出无赖手法。

锈剑剑身顿时冰冷,这招狠毒啊。

一边是暗无天日的茅坑,一边是卑鄙无耻的所谓明主,锈剑无声叹息。

“想我堂堂元灵之剑,竟然落得如此下场,遭小人蒙羞,呜呼,气死你大爷了。”

“嘀咕什么玩意呢,剑人,我数三声,不认主,就吃屎。”陈晨捏着锈剑,大气凌然。

“三·······。”陈晨拉长了声音,锈剑不动。

“二。”陈晨再次拉长声音,锈剑还是不动。

“一。”陈晨死命拉长声音,锈剑仍然不动。

“丢。”陈晨不耐,吊嗓子都吊的冒烟了,就要放手。

“停,小子,算你狠。”剑体终究是屈服了,泪流满面,沉睡无数年,现在这什么世道啊。

“啊哈,成了。”陈晨哈哈大笑,再次咬开手指头,狠狠的滴血。

这次,鲜血顺利的渗入了那锈剑,就看到锈剑咻的一下消失,陈晨只觉得脖子下一凉,锈剑挂在了他脖子上的红绳上,这红绳原本挂着他那不靠谱的打他爹小时候就没影的祖父留下的祖传铜钱一枚,据说传男不传女,其实就是普通一枚老钱。

“呀,还带自动装备的,牛。”陈晨惊讶不已。

“混账小子,这是【元气剑决】,乃是无上剑道筑基秘法,便宜你了,要不是那孟小子被我觉醒后吸收真气太长时间以致没有凝气成元,不足以炼化本剑体,岂能便宜了你这个无赖混账,好生修炼,别饿着本剑爷,否则我抽死你。”锈剑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脑海,吓了陈晨一跳。

随即,一道意念流如同洪水般涌入,陈晨眼珠子一番,摔倒在地,好悬没跌入粪坑。

混世剑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混世剑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东北话简直就是拯救尬聊的万能句型,隔着屏幕都能给对方整趴下

    众所周知,东北话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方言一个宿舍里只要有一个东北人毕业时全宿舍都会被传染上东北口音其实,除了在春节晚会上做搞笑担当东北话在实战中的应用性也是很强的今天文字君就来和大家聊聊东北话的各类句型▽/你瞅啥?/东北话里最出名的就是:「你瞅啥?」甭管你是看人不顺眼,想要先挑事儿还是顺势想跟人聊聊天一旦有人跟你用这三个字开了头你就可以按心情选择接下来的聊天模式了▽/你是不是找削?/这句话因为语气不同蕴含着两种丰富的情感一种是虽然有点嗔怪但是并不想真的削你比如:但是另一种加重语气版的就是「开始干仗

  • 英国女作家在中国的舌尖历险记

    外国人对于中国食物的误解与好奇并不鲜见,而“吃货”总能把这份好奇发挥到极致。英国作家扶霞·邓洛普1994年只身来到,她发誓不论人家请她吃什么,不管那食物有多么古怪,一律来者不拒。同时,她还在四川某烹饪学校受训成为专业厨师。这段在中国的舌尖历险记,被她写成《鱼翅与花椒》一书。此书以食为主,佐以严谨的学术考证和有趣的民间故事,体现了作者从文化震惊到文化认同的转变。在此书中,我们得以用全新的角度来了解熟悉的中国菜。翻译本书的过程中,译者何雨珈与大洋彼岸的“吃货”同好产生了深切的共鸣,成为好友。同时,友

  • “当我们在谈论青春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一话题燃爆深圳书博会

    7月19至22日,第二十八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以下简称书博会)在深圳举行。作为本届书博会的重头戏之一——图书名家座谈会也在深圳书城中心城分会场举行。知名青春文学作家冰冰七月、桃子夏、莲赋妩,以及著名文化学者、海天出版社副总编辑魏甫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博士、深圳特区文化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刘洪霞等,就“当我们在谈论青春时,我们在谈论什么”进行了一场关于文学的大讨论。美女作家参与、读者的认同感,再加上话题的开放性,使这场名家座谈会气氛特别热烈,给深圳书博会增添了不少活力。莲赋妩,知名网络作家,本名刘娜

  • 不会配色?有这15个网站就够了!

    (From:美术生ID:mssxcx)还在烦恼配色吗?上这几个网站解决你的配色问题~~中国风配色zhongguose.com超美的中国风配色,网站号称收集了最全的中国色,还有中英文互译,非常贴心,五星好评。日本传统配色nipponcolors.com日本传统色彩,无需多说,文艺又古风,值得收藏。Colrdcolrd.com用户可以自己上传图片与配色方案。看到喜欢的配色,就可以保存下来。就连图片的来源都有标注,非常方便。AdobeColorCCcolor.adobe.com超全的配色方案。还能自己

  • 打码头走出来的江湖气城市——武汉

    武汉文化源远流长,底蕴深厚,根系繁多且多维系,但从根基和主体上看,应该是码头文化。港口经济、码头产业与武汉经济繁荣、城市兴盛紧密关联。武汉实则是以码头文化发家。武汉码头即为“不夜港”。提起武汉的码头文化,首先引入脑海的应该是一些渐渐远去的城市印象,此起彼伏的码头号子,帆樯林立的不夜水港,鳞次栉比的货轮商船,商贾云集的街市店铺......武汉因水而起,依水而盛,独特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造就了武汉码头文化的精神与风骨。武汉的码头最早起源于内河,因横跨东西的长江和连通南北的汉水而成为重要的交通枢纽和战

  • 北京诗词学会诗教基地 诗词楹联 创作培训班常年招生启事

    诗,源于生活,立于德性,发于才情,是最纯粹、最美丽的语言,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吟唱,更是民族人文精神的结晶。为加快普及中华诗词,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北京兰亭诗书画院特面向社会招生:一、主办单位兰亭诗书画院(北京诗词学会诗教基地)位于宋庄画家村,有机会结识众多书画家二、授课内容(1)培训学员掌握格律诗的基本常识、平仄规则、律诗的变动与拗救、押韵规则以及格律诗的写作要领,通过学习后可以写出合乎格律的诗词联;(2)培训分析诗词的意境之美,初步掌握常见词牌的写作技巧,创作出具有一定意境之美的诗词联作品。(

  • 一个海归教授的因果试验:要想富贵就多做善事

    一个知识分子的因果试验——切记:要想真正富贵就多做善事!作者:净土一莲许多知识份子(尤其是一些自认非凡的高级知识份子),他们在‘世智辩聪’的心态下,更常常认为自己镀金的学历及现代顶尖的专业科技,必定可以超越二千五百多年前圣贤的智慧,因此在趾高气扬的自负中,经常有意或无意的对宗教因果观念,加以批评,甚至加以指谪或毁谤。然而,有些人经过人生更多的亲身经历和体会后,便豁然开悟,深深感到佛陀和许多先知所强调的因果观乃是最大的智慧,也是一项颠扑不破的真理,这时,也会深深体会到大科学家牛顿所说的一句话:

  • 要坚持鲜明的用人导向

    用人导向,不仅关系到干部个人前途和成长进步,更关系到整个作风生态和强国兴国大业。端正用人风气,要鲜明地突出忠诚干净担当的用人导向。“对党忠诚、个人干净、敢于担当”与我们党的好干部标准是一脉相承,是领导干部的为政之魂、立身之本。忠诚干净担当是每一位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作为修身之本、为政之道、成事之要的标准,以此为导向,能够不断激发党员干部的正能量和精气神。端正用人风气,要鲜明地突出“不让老实人吃亏”的用人导向。当前,我们要紧密结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三严三实”、“忠诚干净当担”专题教育实

  • 分手挽回之前,一定掌握这7种方法,让你爱的人也爱你

    2018年上半年统计,全国登记婚姻的有558万对,办理离婚的有186万对。换个说法,每3对新人登记结婚,就有一对夫妻选择离婚。我们希望被婚姻善待,却从没学过如何善待婚姻。想要婚姻幸福稳定,我们得既用心又用脑。01就像了解你的手掌掌纹一样,去了解你的爱的人感情好而且情商很高的夫妻,往往对另一半的生活细节了如指掌,大到TA的梦想和目标,小到TA的饮食习惯和生活规律。倾其所有,不如投其所好。了解,会让伴侣心情愉快。廖一梅在《柔软》中有句话说得好: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

  • 仪式感,是生活的一剂春药

    听友@大脑呗留言说:“跟男朋友在一起两年,感觉已经变成老夫老妻了,但我总觉得生活平淡了点,生日除了红包没有什么表示,纪念日也没在一起过,就连当初在一起也没有表白,总觉得我们之间少了点什么,我总告诉自己,他太忙了,要体谅,但也总期待着哪天他能突然给我一个惊喜。”经常有听友问九素,对方不够浪漫,是不是不爱自己了,其实不是,他不够浪漫并不代表不够爱你,但不够浪漫的感情确实会少了很多乐趣和记忆点。样才能让感情显得浪漫?多点仪式感。就像你十八岁需要一个成人礼,毕业需要一个毕业礼,结婚需要一个婚礼一样,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