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前夫,离婚请签字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9:53:0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前夫,离婚请签字

第一章   谢谢你把我送给别的男人

劲爆的音乐声震得人耳膜生疼,耿静柔手中端着酒杯,朝对面的男人微微举杯,“张总,我先干为敬!”

对面一脸肥肉的男人,一双小眼睛色眯眯地盯着耿静柔的胸前,“耿小姐,真是好酒量。来自haohaoyun.com

耿静柔朝男人微微笑笑,她已经记不清自己今天到底喝了多少酒,只是这该死的狐狸还不签合约,她不敢停下来。

颜霆昊说过,她必须把合同拿回去,否则……

对面男人的目光落在耿静柔的身上从胸前慢慢地往下挪,手也不规矩的朝耿静柔的裙底伸去……

耿静柔不动声色的往后挪了一点,脸上依旧笑意盈盈,“张总,您看咱们酒也喝得差不多了,要不咱们来谈谈合作的事儿?”

“不急!”肥胖的短手搁上了耿静柔修长的大腿上,“耿小姐,来咱们再喝一杯。”

耿静柔强忍着心中的恶心,接过男人手里的酒杯,看着里面猩红的液体,一饮而荆然后迅速拿过摆在茶几上的合同,故意嗲了声音道:“张总,人家都喝多了,您就别为难人家了,把字签了吧!”

张锋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一手接过耿静柔手中的合同,一手在耿静柔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好,小美人儿,别着急,我这就签。”

看见张锋刷刷地在合同上落下大名,耿静柔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在张锋提起笔尖的那一瞬间,她迅速的拿过合同塞进包里,起身,脸上带着得体的笑意,朝张锋伸出了手,“张总,祝我们合作愉快。”

“愉快,愉快……”张锋说着,肥短的手伸向了耿静柔的柔软的腰肢,耿静柔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张总,我今天还要回去向颜总交差,就不陪您了,改天再请您吃饭。”

说完,便提着包包,转身就要走。版权haohaoyun.com

却不料一股大力直接将她拖回了沙发上,身体本来就因为醉酒有些摇晃,这下更是直接倒在了柔软的沙发里。

与此同时,一个发福的身体也压在了她的身上,男人浓重的口气喷吐在她的脸上,“怎么?耿小姐这就要走了吗?咱们还没有好好愉快呢!”

张锋一脸的欲望,眼中的对耿静柔身体的渴望更是丝毫不加掩饰,耿静柔握紧了拳头,却感觉一股热气正在逐渐升遍全身,几乎要吞噬她的理智。

该死的,药效开始发挥作用了,张锋递给她的最后一杯酒是加了药的,她本以为她来得及离开,却没想到……

“张总,还请您自重,您这样,若是被人知道了,损害的可不仅仅是我的形象,还有您自己以及您公司的形象!”耿静柔的声音冰冷,她强迫她自己镇定。

“小美人儿,你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的,只要你陪我好好愉快愉快,今后你拿来的合同,我都一律照单全收!”张锋说着,一张油腻腻的嘴已经开始在耿静柔的脸上啃着,同时手也伸进了耿静柔的衣摆……

药力的作用之下,耿静柔的一张小脸已经染上了一层诱人的红晕,嫣红的嘴唇如同待人采撷的成熟樱桃,意识在渐渐的迷失……

“撕拉”一声,耿静柔只感觉身上一阵释放般的清凉,让她不由得嘤咛出声。

下一瞬,胸口因为被揉捏传来的疼痛让她瞬间回神。

耿静柔眸子中闪过一道狠戾的光芒,努力伸手够到了自己的包,拉开拉链,在她身上的男人就要意乱情迷之时,摸出了一个小小的喷瓶。

回手,对准身上男人的眼睛猛地摁了下去……

“碍…”只听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声响彻整个包厢,耿静柔顾不得许多,爬起来就要往外面跑。推荐haohaoyun.com

“妈 的!”一声恶狠狠的咒骂,伴随着一阵大力,耿静柔再一次被拉回了沙发上,“你个臭表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敢对老子动手!”

“啪啪啪……”随着咒骂声,一个个响亮的耳光甩在耿静柔的脸上,几乎让她晕眩,耿静柔狠狠地握紧拳头,指甲扎进肉里传来的疼痛,让她保持清醒,“张总,你这样做,要是让颜总知道了,他不会放过你的!”

“啪!”又是狠狠地一巴掌,“臭表子,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他颜霆昊会因为你跟老子作对?”

说着,又是撕拉一声,耿静柔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撕得衣不蔽体,张锋大概也觉得差不多了,直接将他身上的西装衬衣扯下扔到了一边,又去解皮带……

耿静柔的心里涌起一阵绝望,此时酒力和药力的作用下,她根本就没有了力气,更何况,她还被张锋压在身下,根本就动弹不得。

“嘭!”

就在耿静柔以为她今天一定完了的时候,包厢的门却突然被大力撞开!

模糊的视线看见颜霆昊逆着光走进来的高大身影,耿静柔瞬间松了一口气,意识也更加模糊了下去。

精神一旦放松,药效便是彻底的发作,耿静柔意识迷离的不断嘤咛出声,听着那勾魂摄魄的声音,颜霆昊眉头紧蹙。

而张锋在颜霆昊进来的瞬间,转身跳起,“妈 的,谁敢在这时候坏老子的兴致,老子弄……”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看见一身冷如冰霜的颜霆昊,腿却不由自主地软了,“颜……颜总,您怎么亲自来了……”

颜霆昊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脱下西装往沙发上一扔,刚好盖在了耿静柔的身上,“张总,这合同,我让我公司公关来签,是给你面子,但张总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颜某不客气了!”

“颜总,我错了……”下一瞬间,一身肥肉的张锋连衣裳都没来得及穿,直接跪了下去。

他不敢惹颜霆昊,颜家的势力太大,颜霆昊十八岁接掌颜氏,更是出了名的魔鬼手段,曾经颜霆昊一夜之间让三个得罪了颜氏的公司破产!

颜霆昊看也没看他一眼,抬手示意身后的女助手将耿静柔送去医院,转身朝门外走去,就在他的身影要在张锋的视线中消失的时候,他冰冷的声音传入张锋的耳中,“张总还是赶紧回去看看,还有没有哪些能够转移的财产,否则,明天,它们可就都不属于你了!”

颜霆昊的身影彻底消失,张锋如同被放了气的娃娃一般,一摊肥肉软在了地上,良久,抬起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他要是到现在还不明白,从耿静柔出现,就是颜霆昊给他下的一个套,那他在商场这么多年就真的是白混了!

颜霆昊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一份合约,而是他的公司!

第二章   不曾期待的钻戒

耿静柔醒来的时候,入目便是一片雪白的颜色,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

她试着动了动身体,只觉得全身如同被汽车碾压过一般的疼痛,不由得蹙了蹙眉,掀起被子,看见宽大的病号服完整地穿在她的身上,她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没让你尝到男人的滋味很失望?”颜霆昊凉薄的声音传入耿静柔的耳膜。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耿静柔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嘲讽,昨晚,看见颜霆昊的那一瞬间,她是感激的,可是,现在……她知道,颜霆昊不会让她有片刻的好过。

“我倒是要谢谢颜总,将我送到别的男人的怀中又救了我。”耿静柔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只是不知道颜总利用女人来给商业伙伴下套,这事情传出去,会不会影响颜总的形象?”

耿静柔怎么会不明白,那张锋的公司跟颜氏比根本就什么都不算,颜氏要跟他签合同,那他绝对上赶着的倒贴,哪里用得着公关去拿合同。

颜霆昊摆明了就是想要抓住张锋的把柄,然后顺理成章的收了人家的公司。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张总的公司现在已经姓颜了吧!”耿静柔看着天花板,继续说道:“我替颜总达到了目的,颜总是不是多少也应该给我一点休息的时间。”

颜霆昊自然明白耿静柔这话里的意思,是让他现在滚开,不要打扰她。

颜霆昊身上的戾气瞬间散发了开来,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冷厉的弧度,“耿静柔,你没有清静的资格,梦雪现在就躺在你的隔壁病房,我倒要看看你在这里,会不会做噩梦!”

听到梦雪两个字,耿静柔全身突然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漆黑的眸子中刚刚还冰冷的色彩,瞬间就变成了无尽的悔恨。网站haohaoyun.com

是啊,她是害得苏梦雪变成植物人的罪魁祸首,所以,她现在被颜霆昊折磨,是她活该!

看到耿静柔脸上痛苦的神色,颜霆昊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转身离开,走进了隔壁的病房。

虽然只有一墙之隔,但是两间病房却完全不同,耿静柔所在的病房是一片单调而无趣的白色,而这间病房却到处摆满了各种各样可爱的娃娃和火红的玫瑰。

玫瑰还很新鲜,明显是有人每天都在更换的。

而在病房中间的病床上,安安静静地躺在一个娇俏的美人,雪白的肌肤,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眼睫毛在眼睑上投下大片的阴影,如同美丽的蝴蝶。

颜霆昊坐在病床上,拉起病床上美人的手,搁在了自己的脸颊上,眸中的冰冷早已经消失,有的只是无尽的温柔,“梦雪,你快点醒来吧,我一直在等你。”

耿静柔有些艰难的起身,她身上因为药力的作用,现在依旧酸软,挪着步子走到隔壁病房外,透过门框上的玻璃看见里面如梦似幻一般的装扮以及颜霆昊忧伤的背影。

她握住门把手的手停住了,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已经三年了,苏梦雪还是没有醒来。好好孕

是她害得苏梦雪如同一个精致的娃娃般只能躺在床上,她有什么资格去看她?她又要以什么面目去见她?她没资格也没脸面进入这间病房。

垂头丧气挪回自己的病床,当年的那一幕却如同梦魇一般在脑海中无尽的回放!

她知道,颜霆昊又一次得逞了,在这里,她即便不睡觉也永远身处噩梦!

痛苦和自责在耿静柔的心里无限的放大,想到苏梦雪在隔壁,她就没办法平静。

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扎在手上的针,耿静柔咬了咬牙,直接拔下了针头,撑起身体,朝医院外走去。

她不能再待在这里,否则,她会疯掉的!

走出医院,耿静柔却是一片茫然,她猛然发现,她竟然无处可去,颜霆昊的别墅,回到那里,那就是她永远的噩梦。

耿家?如今连父亲都能狠心将她卖给颜霆昊了,要是回去,那两个女人还指不定会怎么羞辱她。

耿静柔苦涩的笑了笑,丧家之犬,说的大概就是她这样了的吧!

“柔儿,你怎么了?”一辆黑色的低调豪车,在她面前停下。

听到关切的声音,和从车上下来的男人,耿静柔有一瞬间的恍惚,难道是她昨晚上的酒还没有醒,产生幻觉了?

宗文泽伸手扶住耿静柔,看着耿静柔脸上还十分明显的巴掌印,不由得眉头紧皱,“柔儿,你的脸上是谁弄的。”

耿静柔定定的看了宗文泽五秒之后,终于确定眼前的男人不是她的幻觉。

一股委屈的感觉瞬间从心头升起,干涩的眼角闪烁出了点点晶莹,但只是一瞬间,她便将自己的手臂从宗文泽的手中抽了出来道:“我没事,宗先生,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宗文泽在耿静柔转身的瞬间一把将她拉回了怀中,“柔儿,我这一次是为了你回来了,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以后不论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面对。”

耿静柔的头被宗文泽压在怀中,嗅着宗文泽身上熟悉的味道,她的眼泪却再也忍不住,顺着眼角不断地流淌。

只有在他的面前,她才会如此的脆弱。

她想要伸手回抱住这个能给她温暖的男人,但是,在双手抬起来的那一刻,她的视线却越过宗文泽的肩膀,看到医院门口那个一脸冷笑的颜霆昊,心猛地一痛,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把推开了宗文泽。

他现在回来又有什么用?一切都已经变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和颜霆昊结婚了,她和他之间再也不可能!

宗文泽猝不及防之下被用尽全力的耿静柔推得往后踉跄了一步,看着耿静柔离开的背影,他赶忙两步追了上去,“柔儿,我知道当初我不辞而别,伤了你的心,但我是真的爱你,我这一次回来就是为了和你在一起的,你原谅我一次好吗?”

耿静柔停下脚步,转身,医院门口颜霆昊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但是,她看着宗文泽手中正散发这耀眼光芒的钻戒,心里却涌起满满的苦涩,她没有期待过这颗钻戒,可是……

前夫,离婚请签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夫 或 离婚请签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南城以南,相思归否6章

    原标题:南城以南,相思归否6章小说名:南城以南,相思归否06.这就是爱“舒雅找你。”白祁风撒谎的样子,还是跟从前一样,装作无事的,低着头。俞相思将地上的信捡起来,放到苏奕辰的口袋里,转身准备走,苏奕辰伸手想要抓她,白祁风抢先一步握紧了她的手,清冷的眸望向苏奕辰。“苏少,白家的丫鬟不是随意让你欺负的,想娶,也要先过了白家这关。”语毕,拉着俞相思,头也不回的走了。“这白少帅也太能污蔑人了,少爷你可是宛城首富,手上还握着一支军队,一大把的姑娘倒贴过来,会娶一个丫鬟,还是个名声不好的,傻子才会想娶俞相思

  • 念念不得情深6章

    原标题:念念不得情深6章小说书名:念念不得情深第六章简直坏透了千钧一发之际,一辆车横在了陆深言的车前面。车门打开,陆老爷子从里面缓缓走下。“我看谁敢动云念。”陆深言的脸色一瞬间难看起来。他和陈云念的婚事,就是老爷子指的。他陆深言谁的话都可以不听,唯独老爷子不行。陆老爷子从陆深言手中接过轮椅,心疼地看着陈云念:“孩子,让你受委屈了。”陈云念忍住想要落泪的冲动摇摇头,一言不发。就连陆老爷子都知道她受了委屈,可是陆深言永远都不会正眼看上她一眼。陆老爷子看着陆深言,无形中释放出一股压迫感:“绝不能让陆家

  • 暗夜里的诱惑6章

    原标题:暗夜里的诱惑6章小说书名:暗夜里的诱惑6.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怎么可能?小九九怎么可能不是他亲生的!我当时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份文件肯定是造了假。我刚一把疑虑说出口,阎磊就笑了起来,那笑容,是那样的苦涩。“你笑什么?谁知道会不会被人动了手脚呢?”没有了那一天的狂躁,他的神情里,只有尘埃落定后的绝望,“我早就料到你要这么说。”“可是——”“这是那晚我爸爸用你给小九九擦伤口的卫生纸上提取的血液,还有我的血液样本,一起送到我们军区医院做的。你说说,是谁要害你?我爸?还是做鉴定的医生?”“

  • 毒妃重生:狼性王爷欺上身6章

    原标题:毒妃重生:狼性王爷欺上身6章小说名:毒妃重生:狼性王爷欺上身第六章孩童失踪案“姐姐刚才的东西是什么啊,好神奇。”刚逃出来,男孩便一脸新奇的望着怜霜问道,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浓密纤长的睫毛就像是一对振翅欲飞的蝴蝶。怜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不答他的话,而是问道,“你的家在什么地方?”“延城。”男孩乖巧的回答道。“嗯,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怜霜定定的看了他一眼,说完起身就要走。男孩一把扯住她的裙角裙角,瘪了瘪嘴,说道,“可是我要是再遇到坏人怎么办?”怜霜秀眉微微的皱起,狐疑的望着男孩

  • 相思入骨情可待6章

    原标题:相思入骨情可待6章小说名:相思入骨情可待第6章打扮这么好看,想取悦我?暮凝语迟疑着不动,翠儿又喊了一声:“快走啊,不用管我,小姐,你回去看夫人最后一面吧!”暮凝语点了点头,朝着外面冲去。然而,到了家里,却发现空无一人!整个暮宅,短短几天时间,变得一片萧条,仿佛经历洗劫一般!暮凝语想到了一个人,封缄言!暮凝语立即转身赶回封公馆,刚一进门,就听说翠儿被抓了,正在受罚。翠儿自小和她一起长大,她即便再忧心暮家也不能放任翠儿的死活不管。暮凝语赶紧转向专门惩罚下人的院子里。刚入园,便听见翠儿的惨叫声

  • 金主,我们不熟6章

    原标题:金主,我们不熟6章小说名字:金主,我们不熟第六章弄脏了您可真抱歉这一刻的叶昕仿佛真的置身在梦中,三年前,有人跟她说过类似的话。‘叶昕,你永远都活在梦里面,凭什么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要围着你转,你今天滚了,我永远都不会帮你。’头好痛,她怔怔的看着岳寒零,越看他的脸越模糊,她弯下身抱着头,为什么每次想到这句话心都会那么痛,可是再深想,那人的脸总是看不清楚。可是那句深藏在脑海深处的话和岳寒零的话竟然神奇的融合了,迷雾后的脸好像在慢慢显现。“喂,叶昕,别装了。”岳寒零抱着手臂皱眉看着地下的叶昕,脸色

  • 盛世容颜:宠爱一生6章

    原标题:盛世容颜:宠爱一生6章小说名:盛世容颜:宠爱一生第六章侧妃聂昭容傅昔珏绑的很紧,苏扶风挣脱不开,她脸色十分难看,一咬牙,干脆冲着外面大喊道:“外面有人吗?来人!”这会儿,她也不再顾及什么面子里子了,如果让她这个样子,躺一个晚上,非得冻感冒不成!苏扶风喊了半天,总算是有脚步声传了过来,紧接着是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含着几分惊讶,几分若有似无的嘲讽:“哎呀,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碧玉,还不给妹妹松绑。”话音落下后,立即有一个小丫头上前,帮自己解开了手腕上的腰带,又不知道从哪里拿来

  • 爱情从未远离6章

    原标题:爱情从未远离6章书名:爱情从未远离第6章满血复活梦,总是混乱又模糊。浑浑噩噩中,林小乔好像回到了当年被妈妈带进林家的时候,明明她很乖巧的叫着哥哥姐姐,可转过身她的两个姐姐就把她推到了地上,而那个哥哥只是淡漠的站在一旁。等到大一点,表面上看似情况有些好转,实则本质上没有丝毫的转变,她依旧处在林家的最底端,爹没空疼,娘不敢爱。再后来误打误撞进了娱乐圈,从被人无视的十八线艺人一点一点爬到了当红二线,凭着真诚的性格赢得了一票的圈中好友,也拥有了令人艳羡的爱情。只是,突然之间,所有的东西全都碎了。

  • 豪门蜜宠百味妻6章

    原标题:豪门蜜宠百味妻6章书名:豪门蜜宠百味妻第五章沐桐的反击“我以为以你的性子,经历了那件事,少说也要闭关大半年,没想到这么快就出关了?”“滚!邀请你来我这里吃饭还这么多话,不想来?喏!大门在那里!不需要我把你踢走吧?”“看来已经完全正常了,这我也就放心了。”男子诙谐地开着薛影桦的玩笑,顺带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嘴角的笑容毫不掩饰,温和的眉宇间没有一丝戾气,完美的侧脸好像带着阳光,语气中带着十分的惬意。欧梓逸在一个月前知道薛影桦的挚爱之人去世后,便算到薛影桦会颓废好一阵子,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欧梓逸

  • 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6章

    原标题: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6章书名:红颜劫:惹上狼君难脱身第5章天然居遇不凡人现在,我和千仪已经站在了京城最有名的客栈“天然居”门前。方才在路上问路人京城最好的去处是哪儿时,好些路人都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我,难道这个天然居就那么有名气?可门面装修,不过如此嘛。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天然居的门前居然有这么一副楹联,李次青啊李次青,难道你也穿越过来了?“客官,您里边请。”眼尖的店小二躬着身子迎了出来。一楼大堂的布局很舒适,四面都有窗,很亮堂,八仙桌和椅子上都铺了清一色的碎花桌布,客人并不多,衣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