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总裁不节制:老婆我要把你宠上天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1:35: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总裁不节制:老婆我要把你宠上天

第一章 刚结婚就被赶出来了

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熙攘的人声将坐在角落里观望这一切热闹的夏晓敏给淹没了,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阅读haohaoyun.com

白皙纤瘦的小手覆上饿得扁平的肚子,冷冽的风拂过她的脸颊带来刀割般的刺痛,整个人看起来憔悴消瘦。

迷茫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夏晓敏感到孤独而无助,她明明,就什么也没做,竟然就被那不分青红皂白的自己名义上以及法律上的丈夫给赶出来了。

他甚至不给她见他的机会以及解释的权利,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扔了l出来。

“真是绝情……”被冻得有些苍白的小嘴嘟囔着,被赶出来的时候,身无分文,只有身边被一同扔出来的背包,现在寒秋夜里,她身上单薄,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天气肆虐?

可是,那个素未谋面的丈夫,是下了决心,让那屋子里的人陷害自己手脚不干净,好趁机把她赶走。

走就走吧!反正这桩婚事,也是为了答应爷爷,了却他的心愿才糊里糊涂答应的,在两人没有同意和见面的情况下,就被两家的老人给拿去办了结婚证。

认命的夏晓敏,最后也只能在爷爷去世后,搬出酒店宿舍去到那个所谓丈夫的家里,可是,却被人家这么对待……

想到自己受到的委屈,夏晓敏在心里把那个自己所谓的丈夫给骂了N遍,放肆地大哭一场,心里舒坦了,提着包就回去了酒店宿舍。

一开门,在客厅里看电视剧的陆妮听到了声响,抬头看去,就看到狼狈落魄的夏晓敏瑟瑟发抖地站在门口。总裁不节制:老婆我要把你宠上天 全文免费阅读

“晓敏?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家里人让你回去结婚吗?”陆妮在看到夏晓敏的那一刻眼中露出了些许震惊,才走了几天就回来,着实让陆妮有些疑惑。

“没,他忙,临时要出差,婚礼这简单,办完我们就各自去忙自己的了。”夏晓敏勉强挤出一抹微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轻松。

对于自己这桩糊涂而离奇的婚事,夏晓敏没有做太多的解释,也不过是说要回去和自己谈了好些年恋爱的男友结婚。

离开前,夏晓敏知道那个素未谋面的丈夫为了躲她,把她赶走,特意买了今晚的机票回去了法国。

破产之后,父母双亡,和爷爷相依为命的夏晓敏,一直在现在工作的豪尔酒店当厨师,平时的工资,也就够吃穿住,哪有钱去法国呢?

而且爷爷离开前,她才知道,自己是被卖了。

下意识地摸了摸静静地放在包包里的合约,夏晓敏陷入了沉思,当年为了避免破产而不得已向丈夫的家里人借款,条件是她要成为他们家的儿媳,如果违约,或者离婚,提出那方要支付巨额赔款。好好孕

虽然不知道当时是怎样的氛围情景,但夏晓敏也没有怪罪自己的父母和爷爷,本来认命了,但没想到那个所谓的丈夫竟然这么对她!

所以,哪怕承担巨额赔款,她也要离婚!这是她现在活下去的目标!

“晓敏,你没事吧?不是我说,你那老公,也太不靠谱了吧?”哪有人刚结婚就抛下新娘走人的?陆妮心存疑惑,可终究没有把话说全,因为她看到夏晓敏的脸色不佳,怕是自己所想的给猜中了。

“没事,我没事。我去洗个澡,跟师傅说一下,明天就去上班。”看出陆妮眼中的担忧,夏晓敏的心里暖暖的。

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近的人了,可如今看到和自己一起在酒店厨房打拼的陆妮这么关心自己,夏晓敏又觉得,其实自己还有亲人。

自己的师傅,厨房的伙伴不就是吗?这些年,夏晓敏都能在这个狭小的厨房里感受到满满的人情味。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请几天假休息休息?”陆妮还是不相信,看着夏晓敏略显憔悴的面孔,她不放心她就这么去工作。说明haohaoyun.com

“放心啦!我就是穿太少,刚刚在外边逗留久了才这副模样,没事的,别担心,洗个澡就好了!”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夏晓敏又恢复了平日那副元气的模样。

“好吧。那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吧!”得到她的再次解释,陆妮才相信了她的话。

“嗯。”转身,夏晓敏脸上那抹笑容又垮了下去。

嘴上说着没事,可是她心里还是不舒服,心里对自己那个丈夫更是不满,算了,当他死了吧!

就算他们是陌生人,但作为一个男人,这样对一个弱女子,由此可见,他是多么地可恶。

甩甩脑袋,夏晓敏决定不再去想今晚的事情,她要改变心情,想想怎么赚钱才可以。说明haohaoyun.com

钟家别墅,二楼的一间房间灯火明亮,一身休闲衣的钟洛展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高脚杯,透明的杯子里,盛装着香气芬芳的红酒,鲜艳欲滴。

“老板。”门被推开,一个面无表情的男子站在了门口,恭敬地朝着沙发上的男子喊了一声。

“嗯,那个女人走了吗?”钟洛展的视线始终目视前方,没有回头看向自己的身后。

“佣人说已经赶出去了。”声音清冷,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柔和的月光打在门口男子的脸上,脸部的轮廓,线条愈发冷硬。

“嗯。总裁不节制:老婆我要把你宠上天 全文免费阅读”没有多说一个字,钟洛展对于这个莫名多出来的妻子不感兴趣,在他的身边,不乏有些不自量力的女人想要攀上他,无非就是为了一个钱字罢了。

他最看不上的,就是这样的女人。

听说他这个妻子,没有家世,普普通通,一看就是为了钱才嫁给他的,钟洛展不明白,自己的家人怎么会答应这门婚事的?

还瞒着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们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可他心里早就有了别人,又怎么可能答应这门婚事!

这样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钟洛展不屑于看一眼,让自己住宅里的人打发掉了她,什么手段都可以,他也不想多费心思。

“老板,林小姐来了。”门口的男子并没有退出去,而是沉默了片刻之后又开口道。

“熙瑶来了?让她上来吧!”钟洛展原本闭着的眼睛在听到林熙瑶来了之后,忽然睁开,眼眸中散发着一丝雀跃而不可忽视的光芒。

“我在这儿等了很久了。”

还没等门口的云响开口,站在他身后的人却是率先开口了。

“熙瑶?”不敢置信地转头望过去,瞪大着略微惊诧的眼睛,钟洛展此时才发现了身子曼妙地站在云响身后的林熙瑶。

“来了很久了,不该听的该听的,都听到了。”

林熙瑶没有避讳,很直接地就告诉钟洛展,自己听到了他和云响的对话。

“熙瑶,那不是我愿意的,是家里老人的意思。哎,算了,不解释,反正,你了解我的,既然你听到了,你也知道我怎么处理的。”钟洛展的眸中恢复了往日的冷情,没有刚才那见到她的激动和惊喜。

“我知道。”她当然知道钟洛展做起事来毫不手下留情,甚至让人忌惮,所以林熙瑶绝对相信,对于这个他不喜欢的女人,把她赶出去?当然是有可能的。

使了个眼色给云响,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不动声色的离开了房间,留下钟洛展与她两人。

慢慢地踱步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面上没有多日来未见自己心上人的那种激动。

看出了林熙瑶与往日的不同,钟洛展不禁有点儿诧异,似乎今日,林熙瑶的到来,会给他带来噩耗,

“洛展,我来,不是单纯为了见你。”果不其然,被钟洛展猜中了,在他还没有开口之前,林熙瑶先声夺人。

“熙瑶,这么久没见,我们要不……”心里的恐慌开始无限放大,钟洛展的担心愈发地膨胀,下意识的,他打断了她的话。

多么可笑,在别人面前,钟洛展就是天不怕地不怕,没人敢惹的主,可是在面对林熙瑶,他什么都听她的,只要她想要,他都会给她,只是因为他爱她。

“洛展,我没有太多时间,我一会儿还有通告要赶。”没等钟洛展把话说完,林熙瑶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身为明星的林熙瑶,总是没日没夜地赶通告,连两人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今天,她忙里抽闲,来这里就是为了看他一眼么?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钟洛展的担忧少了几分。

“我来是想和你说,我们分手吧!”深呼吸了一口气,林熙瑶最终还是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哐当”一声,钟洛展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瞪大着一双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女人,这个他不惜一切代价去爱的女人。

“你说什么?”钟洛展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久久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分手,我倦了这样的日子,我知道你爱我,可是,我想靠我自己的实力在这个圈子混下去,不是你的名声和权力,你懂吗?”

这些日子里,林熙瑶听到了无数的流言蜚语,尽管钟洛展爱她,可是,自尊心作祟的她不能接受,自己那么多年的努力,被视而不见,对她的评价,就是用身体换取机会。

第二章 敌在明他在暗

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林熙瑶顿时觉得心里舒坦多了,虽然这样很对不起一直包容自己,爱自己的钟洛展。

她也知道,钟洛展其实从来不干涉她的工作,现在的名气,所有的机会,都是凭她自己的努力得来的,这些她的经纪人知道,跟她一起奋斗到这个位置上的身边人都知道。

然而……观众,看客,网民们却不是这么认为的,媒体的捕风捉影和空穴来风,一些误导性的娱乐报道,都引导着那些圈子外的人往并非事实的道路上走。

别人并不管那些报道的虚实,只要能够让他们开心,有话题讨论,赚足眼球,谁又在乎呢?

高傲的林熙瑶,无法忍受自己的努力,被践踏在那些肮脏的报道之下,这其中,最为抢眼的,无非就是和钟洛展的绯闻。

“熙瑶,这是你一直的想法吗?”他没有暴怒,也没有愤然而起,而是出乎意料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用平静而压抑着情绪的声音问道。

“是的。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没时间了……我走了。”轻叹了一口气,纵然知道钟洛展这么问是因为没办法接受,但是林熙瑶不断地说服自己,不能手软。

最终,留下了这句话以后,林熙瑶转身离开,期间没有回头一次,彻底让钟洛展绝望了,也深深感受到了她的绝情。

在房内独自一人静静地沉思了许久,钟洛展才说服自己放手,他冷静得不似常人,纵然爱着林熙瑶,可是还没爱到失去理智。

既然是她想要的,那钟洛展便放了她自由,不再纠缠,因为他从不食言,记得他曾经答应过她,只要她开口想要任何东西,他都会毫无条件地答应。

心里空落落的,再次拿起那杯被他放在了一边的酒,空洞的眼睛望着窗外灰黄的天,冰冷的唇触碰到酒杯的边缘,不假思索地一饮而尽。

一杯接着一杯,幽黑清澈的眼眸渐渐变得模糊混浊,钟洛展眯着眼睛,看着已经空了的酒瓶子,这才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手肘撑在了一侧椅子的扶手上,扶着自己沉重混沌的脑袋,算是暂时把烦恼都给屏蔽掉了。

可惜上天似乎不愿意让他平静,偌大的房间里安静得只听到他不平稳的呼吸声,下一秒,手机嘈杂的铃声响起,扰乱了钟洛展的思绪。

不悦地皱了皱眉头,处于轻度醉酒状态的钟洛展,差点就想着抓起手机狠狠地把它摔烂。

幸好余光瞄到了手机闪烁的屏幕上赫然标识着“奶奶”两个字,才压抑住了他想要摔的冲动。

霎时正襟危坐,被酒精侵蚀的脑袋瞬间就变得清醒了些许。

轻咳了几下,清了清喉咙,钟洛展这才按了接听键,对着电话那头的老人问候道:“奶奶,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语气乖巧得全然不像是平日里冷冰冰的钟总,倘若给他的员工看到了,肯定是大跌眼镜。

“你说什么事儿呢?晓敏看到了吗?虽然说你们没有见面就结婚,但是感情这种事啊,培养培养就好了,日久生情这种事比较靠谱一点……”

一开口,那头的钟老太太就停不下嘴来,她是清楚自己这个孙子的脾气的,就这么让他糊里糊涂地接受这门婚事,绝对不可能。

可是她又远在法国,没有办法回去,偏偏又担心两人相处不来,只好打电话来探探情况,劝劝钟洛展。

“奶奶……”

听钟老太太这语气,好像是挺满意这个孙媳妇的,钟洛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诉她,自己并不满意这桩婚事,也擅作主张地把这个夏晓敏的女人给赶走了。

刚刚驱散的酒精再次起作用,闹得钟洛展的脑袋愈发地胀痛,揉了揉太阳穴,这才让自己好受了一点。

“洛展?洛展,你有没有听奶奶的话啊?”那头的钟老太太说得正起劲,却发现钟洛展一声不吭,以为他没有在听,便停下来唤了几声。

“奶奶,我在。”心里轻叹了一口气,钟洛展始终不忍心把实情说出来,只好隐瞒了下来。

“嗯,我说的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心不在焉地应着,钟洛展只能见一步走一步。

“那过段时间,把晓敏带回来给我看看吧!”钟老太太眯笑着眼睛,很是满意自己孙子的这个反应,想想,除了在照片里看过夏晓敏,都还没亲眼看过呢!

“好……什么!”习惯性地,钟洛展不假思索地就应了下来,迅速反应过来之后,他“噌”地一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顿时心急火燎。

“什么什么,我让你带我孙媳妇儿回来给我看看。”钟老太太以为钟洛展没听清楚,没好气地重复了一遍。

“奶奶,这个不急。”扶着自己的额头,钟洛展感到头大,这回要怎么收场才好?

“什么不急?很急!奶奶都一把年纪了,你呢!拖了那么久都不结婚!让我抱个曾孙的机会都没有!”钟老太太一改刚才的和颜悦色,数落起钟洛展的罪行来。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可是奶奶,我们新婚,总得先培养感情,过过二人世界吧?你这样盲婚哑嫁,我们在一起很尴尬的。”

最终,无奈的钟洛展只能妥协,好言劝说,各种理由都搬了出来,这才搞定了远在法国那个家里的老人家。

“臭小子!还知道培养感情,行,给你时间,但是记得一定得给我带回来让我瞧瞧。”唯恐钟洛展反悔,挂电话前,钟老太太一再强调。

“一定。”钟洛展做出保证。

听到这两个字,钟老太太这才满意地把电话给挂了。

拿下放在耳边的手机,感觉被算计了的钟洛展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看来无论如何,家里人也不会让他轻易放弃这桩婚事,而他,必须得和这个贪慕虚荣的女人扯上关系的了。

虽然已经把夏晓敏给赶了出去,可是他们的婚姻关系也还是存在的,钟洛展要解除这个关系,还是必须找到她。

反正这次之后,想来这个夏晓敏也是对自己恨之入骨吧?毕竟新婚夜,就被赶了出去,那事情,也就好办了。

想归想,办事谨慎的钟洛展还是没有太贸然地找上夏晓敏,而是选择先去观察一段时间,看看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

有了想法,当然是要付诸行动,拿起手机拨通了云响的电话,不一会儿,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老板,有什么事吩咐吗?”云响一直守在楼下,自然知道林熙瑶面色不好地离开了,而一进房间,扑鼻而来的浓烈的酒气,也昭示着刚才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但云响知道自己的本分是什么,从来不过问钟洛展的私事,不逾越半步,是钟洛展最为信任的人。

“帮我查一下,夏晓敏现在在哪里。”钟洛展重新坐回了位置上,恢复了云响初次进来时的模样。

他的语气平平淡淡,听不出一丝的思绪,好似刚才林熙瑶的到来只是一场梦,他们之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更加出乎意料的是,被钟老太太这么一搅和,钟洛展的心思全都摆在了夏晓敏这哥女人身上,全然忘记了林熙瑶的这码事。

“老板,她就在豪尔酒店。”在钟洛展这句话之前,云响早就把这个夏晓敏的一切都给打听得仔仔细细了。

不过他这个人不喜欢邀功,所以都是在等钟洛展开口询问,他才会把自己知道的倾囊而出。

虽然云响的话少,和自己一样,总是摆着一副生人勿进的面孔,可是办事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他这样不争不夺,本本分分,有问必答的性格,也正是被钟洛展重用的原因之一。

“豪尔酒店……”听到这个名字,钟洛展嘴唇轻启,低声重复了一遍。

真没想到,夏晓敏就在他的地盘里,那就好办了,省去了许多功夫。

况且在他的地盘也好办事,敌在明他在暗,可以好好地玩弄一下,这个贪婪的女人。

思此,钟洛展嘴角微勾,在黑暗中露出一抹玩味而邪魅的笑容。

既然今天这么倒霉,又正好有个猎物送上来让他玩玩,他当然奉陪。

法国那边是暂时回不去了,免得钟老太太问来问去的,露馅儿了又是一阵说教,他最烦的就是这样。

所以钟洛展决定留在这边,把事情都处理好以后再回去,到时候即便钟老太太问起,也好做应付。

“好了,你下去吧!明天我就去豪尔任职,你去跟酒店里的相关人员说下。”摸清了夏晓敏在哪里,接下来就是名正言顺地出现在她面前而已。

另一头,好不容易忘记了在自己丈夫那里受到屈辱的夏晓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徐尚武看着面色不佳,略显憔悴的夏晓敏,心里也是一阵心疼,趁着不忙的空档,来到了她的身边。

“晓敏,发生什么事了吗?”具体情况陆妮之前和他说过了,然而徐尚武还是觉得夏晓敏的心里有事。

原本处于失神状态的夏晓敏听到徐尚武的声音,身体抖了一下,一晃神,把思绪从放空状态拉了回来。

总裁不节制:老婆我要把你宠上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不节制 或 老婆我要把你宠上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余生,不必相见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不必相见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余生,不必相见第14章:宰割宁思睁开眼,看到霍景年坐在旁边,眼里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冰冷。她的孩子……没有了。她仍然记得,自己被宁萱注射药物之前,用尽最后的力气求他,救救孩子,可他没有,就这么将她送上手术台,任由魔鬼来宰割她。“醒了?”霍景年一惯冰冷的语调,冷冰冰吐出两个字。宁思只是转了转眼珠子,沉默以对。“既然醒了,大概身体已经没事了,回去会让保姆照看你,协议书在这里,我已经详细补充过,关于赡养费方面,不会亏待你的,包括现在住的那栋别墅,也会转到

  • 小说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秘爱潜伏:非典型式宠妻第014章被辞也许,他并非像传闻中那样难以接近,也不是对秦家有着某种偏见,大家都错怪他了,对他不受宠的媳妇儿尚能如此大手笔,更何况是对家人呢?想到这里,秦远暗下决心,下次妈妈说大哥坏话的时候,他一定要替大哥辩解几句,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弄得像仇人一样呢?大哥自小便旅居国外,学习生活都是独自一人,没有家人的照顾,该是多么的孤独啊?“大哥,她的衣服多的是,你实在不用这么客气。”秦远挠挠头,头上那片茶叶黏在手指上,让

  • 小说如果爱情可重来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如果爱情可重来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如果爱情可重来第十四章双标的典范秦舒雅被霍祁南一路拽着直接上了顶楼,她只觉得手腕几乎被眼前这个男人扯断一般。霍祁南将她一把甩在顶楼的阳台上,原本就受伤的双腿碰到地板时疼得她霎时间倒吸冷气。“秦舒雅,你他妈就这么下贱?为了秦家那么点的股份,就下贱到如此地步?”霍祁南钳住她的下巴,句里行间都是无处宣泄的火气。方才让她当众受辱的是他,现在嫌弃他下贱不堪的人还是他,秦舒雅不由得冷笑出声,“霍先生,你可真是双标的典范啊。”话音刚落,下巴上的疼痛便加重了几

  • 小说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总裁老公太难缠:老婆要翘家第14章除了他,不喜欢别的男人靠近宫御从没试过被人威胁,甚至胆敢对他撂下狠话。不怕死的魏小纯一再挑战底线的举止,彻底把宫御给激怒了。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洛庭轩,她居然说要杀了他。想到魏小纯说那句话时的发狠模样和毫不犹豫的神情,宫御恨当下没有掐死她。“滚出去……”转过手工制造的皮椅宫御恶狠狠的瞪着魏小纯。那道声音犹如来自地狱的招魂令,瞥着宫御毫无温度的眼眸,魏小纯吓得唇瓣抖了抖,他生气的样子好可怕,她想求,求他

  • 小说顾少,我们结婚吧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顾少,我们结婚吧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顾少,我们结婚吧第14章:送她到森林半个小时后。顾景宸那头猪!居然把他眼睛蒙住了,啊!他还要把她送到森林里!疯子!她已经什么都看不见的过了半个小时了,那根绳子根本不是用来跟她玩捆绑情趣的,纯粹是用她绑住她的,她的手被紧紧的绑在身后,动弹不得。手腕被麻绳磨得十分的不舒服,她乱扭着身体希望能够把两手之间的空隙弄得大一些让自己的手舒服一些,可是却感觉到越动绳子缠得越紧。她暗暗的掐着手心,保持痛感让她自己镇静下来。黑暗代表着未知,未知便是恐惧,刚才

  • 小说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第14章你在这里紧张个什么劲?慕槿歌在距离好味道家常菜馆不远处的地方下的车。这里相较偏僻,来往人不多不宜被发现。下车后,慕槿歌道了声谢就直接朝目的地走去。来的时候她已经给导师打了电话,此刻恐怕已经等候在里面。站在好味道门前,慕槿歌不由看了眼不远处热闹的校大门,轻挑秀眉,暗忖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在A大校门口就引起轰动。想着的这会,慕槿歌踏入好味道,进去就看到导师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手里拿着什么正看着,眉头紧皱

  • 小说我们的故事叫幸福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们的故事叫幸福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我们的故事叫幸福第十四章属于他一人他不想回答,她也就没再追问,当晚,靳漠深住在了她这里。第二天一大早,文晴初亲自给靳漠深挑了衣服,给他穿好。理了理衣领,文晴初踮起脚尖,吻向他的唇,“快去吧,别让那边都等急了。”“可我舍不得你,怎么办。”摸着她的肚子,里头的胎儿轻轻踹了他一脚,也不知是在和他打招呼,还是在和他告别。“去吧,之前你们的婚礼被媒体那样宣传,你若不去,不就是逃婚吗。”那样总归不好。心痛归心痛,她也不得不替靳漠深考虑。吻了她的额头,

  • 小说浮生如此,不如莫遇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浮生如此,不如莫遇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浮生如此,不如莫遇第14章她必须死温侧妃五月里生了个女儿,而冉绿也因为“王妃的职责”,被迫在芙蓉苑里守候着。燕王抱着女儿过来,笑得恶意:“她也叫你一声母妃,以后王妃可以尽到嫡母的职责才是。”孩子身上未散的血腥气钻进冉绿的鼻子里,她脸色一白,一股恶心涌上来,扭头便干呕起来。燕王正高兴着呢,被她这么一弄顿时就要发怒。此时屋里几位府医中,有一位突然多嘴:“王妃像是有了呢!”成功阻止了燕王的怒气,也让冉绿愣住了。有孕了?会吗?她过得绝望,连带着

  • 小说情深不枉此生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深不枉此生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情深不枉此生第14章玩死为止顾景深这段时间一直很忙,今天破例的回家早了一些,晚饭后陪着顾老爷子下了几盘棋,一个佣人急匆匆的跑来了,“老爷,我听见佛堂旁边的房间里有奇怪的声音。”“什么奇怪的声音?”老爷子莫名其妙的看向佣人。“就好像是……好像是偷情的声音!”佣人大着胆子。“什么?柳妈你可千万别乱说,佛堂现在是子淇在里面住,你这样污蔑子淇是不想做了吗?”方母厉声呵斥。“方夫人,我没有说谎,真的是那种声音,不信你们可以去看看!”柳妈一脸委屈。顾景深本来

  • 小说一往情深深几许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往情深深几许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一往情深深几许第14章我们母女的天下!她原来如此恨他吗?秦子非趔趄着后退了一步,她连死后的身体也不想再让他碰触一下了吗?这个可恶的女人,口口声声说着爱他的女人,可是死后竟然这样处理和他的关系吗?“秦子非,看到了吧!婉婉连死也不想和你扯上任何关系了,你放开她,她要去火化了。”安子豪推开秦子非,跟着护士拉着顾婉的病床就要出去。“安子豪,你凭什么拉她走,她是我的妹妹,就算她死了,也该由我来处理!”秦子非狠戾的看着安子豪,猩红的眸子里一片阴蛰。“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