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叛逆的青春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1:37:12 来源:网络 []
书名:叛逆的青春
第001章:

天色已近黄昏。好好孕将落未落的夕阳浸在一片血色里,在山的背后,陨落的光芒凄绝而辉煌。这一抹残阳就落在刘雪梅家的屋顶上,使这幢古色古香的石砌小楼看上去像是一幅静物写生。小楼建筑在临海的坡道旁,因地气潮湿而砌在高高的青石平台上,下面有十几级陡直的台阶,连着一条曲曲弯弯的碎石小径一直通到坡下的柏油路。楼的四周有高墙围护,上面满满地覆盖着爬山虎,成了几道绿色的屏障。院子里到处都是爬藤的植物,牵牵绊绊、纠缠不清地紧拥着,依恋着,蓬勃地生长着,浓浓的绿意带来了生命的气息和片片潮湿的阴凉。

  刘雪梅的家平时总是大门紧闭,高墙深院隔绝了里面的声息。可是一到节日或周末,这里又会车马盈门,出出入入的都是些军装笔挺的人。版权haohaoyun.com大家最常见到的那一位却只是穿着便装,比她爸爸刘南辉年轻些。他的车一停在门前,扎着粉红蝴蝶结的刘雪梅就会像一粒橡皮糖似的弹出来,蹦跳着扑到来人的身上,双手吊着他的脖子。这位常客据说是一位将军。刘南辉的拐杖就是他送的。

  刘南辉拄拐杖当然因为他是个瘸子。他左腿长、右腿短,差了十几公分,走路的时候一蹿一蹿的,像是上下蹦跳着,又像是走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永远是地不平的姿势。这又常被小孩子们笑,给他起外号叫“铁拐李”、“李瘸子”,或干脆叫他“地不平”。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在站立的时候,刘南辉双手向前撑着拐杖,右腿空悬着,只有脚尖可以微微点着地面。但是他仍然站得笔直。如果不看他的残腿,他是很有风度,仪态雍容大方的,甚至可以说长得很帅气。他有一张方正的脸,有棱角的嘴唇和下巴。耳垂很厚,微微下坠着—有人说这是福相。然而他的一生并不算有福。

  他的伤腿是抗美援朝战争留下的纪念。好好孕同时留念的还有一枚一等功军功章,抽屉里还静静地躺着一把五寸多长、寒光闪闪的匕首—据说是烈士的遗物。有人说不再习武的人家里放着凶器是不吉利的,日后会有血光之灾。刘南辉不信这一套,依然爱之如命。有一次雪梅趁爸爸忘了锁抽屉,就打开来摸了一摸,立刻招来了爸爸劈头盖脸的严厉呵斥。雪梅吐了一下舌头跑了。

  家里的另一个女孩子宁晓秋是在八岁的时候被刘南辉领养的。现在两个女孩都已十五岁了,上初三。推荐haohaoyun.com不管怎样,雪梅和晓秋看上去越来越像真正的姐妹。雪梅虽然常常找碴儿和她拌嘴,却又一刻也离不开她。晓秋虽比她大一个月,雪梅也绝不肯叫她姐姐,只是大喊一声“宁晓秋!”她便清脆地答应:“哎!”放学回家的时候雪梅不是牵着她的手,就是搂着她的脖子,一张嘴不停地叽叽呱呱说着。晓秋却常常没有话,只是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地点头或摇头。好在雪梅是从来听不进别人说话的,所以对方不说更好。她自己一张开嘴,就是一个喧闹的世界。这世界里她是中心,别人只是陪衬和点缀,就像行星环绕着恒星。好好孕

  每天早晨,两人总是在同一时刻出现在学生们吵吵嚷嚷的教室里。宁晓秋被同学们推选为团支部书记,现在已任满一年,改选的结果又是她得了满票。为了便于班级组织活动,老师安排了班长兼体育委员郎大坤和她同桌。

  “这个活土匪现在也学好了。”刘雪梅这样说道。

  的确,小时候爱打架爱闯祸的郎大坤现在门门功课都是班里数得着的。和宁晓秋不相上下。又踢得一脚好球。他因为小时候留过一级,比雪梅她们大一岁,所以他是全班个头最高的学生。长得挺拨匀称,特别是两条笔直的长腿,穿上浅色的牛仔裤就更是帅呆了。

  于是雪梅就常盯着那条腿发呆。有一天她对晓秋说:“你注意到没有?郎大坤的腿特别好看。可惜现在没到夏天,要是穿上短裤就可以看清楚了。”

  “哦?”晓秋眨了眨眼睛,她从来没想到过这么回事,经雪梅一说,她想了一想便也点头说,“他的腿是比别人的长些,跑得也快。你要想看就到操场看,他倒是天天换了短裤在那里踢球。”晓秋说完便埋下头继续做她的三角几何。雪梅喜欢看男孩子的腿在晓秋看来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她想雪梅看惯了父亲的残腿,当然就会对自然的、健康的腿格外感兴趣。看就看呗,又不会看少了一块肉。

  可能是因为婴幼儿时期营养不良,晓秋的身体发育得晚,到这时候还没有少女应有的变化。雪梅常说,晓秋这样呆头呆脑地不开窍是因为她来潮得太晚—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也就是说还没长大。雪梅毫不掩饰地对晓秋表示出一个大人对孩子似的不屑,当然自己免不了洋洋得意。因为她不仅长大了,还长成了个女人。一想到这一点,看着自己隐隐酸胀着的、正在发育中的圆鼓鼓的小胸脯子,她便是一阵战栗,一阵冷,一阵热,难以言表的冲动和渴望好像全身遍布着无数张不停蠕动的小嘴,从里向外啃着、吻着、吮吸着,说不清是痒是痛。最近她常常想起郎大坤,就连小时候他踢了自己一脚的事,现在想起来也别有一番滋味。

  “不是冤家不聚头。”她这样解释。所以她一听到晓秋说郎大坤在操场上踢球,就立刻坐不住了。她从座位上弹起来,书桌上摊着的本子也顾不上收拾就冲出了门,向操场跑去。

  从那天开始,雪梅天天去看球。可是因为她一个人孤零零坐在那里,不像是在看球,倒像是让踢球的男孩子们去看她。也觉得太露骨,便强拉了晓秋一起去,只当是散步聊天,就没人注意了。晓秋基本上什么事都顺着她,这件事也不例外,去就去了。但她手里老拿着一本书,等雪梅坐下来看着球场发呆的时候,她就坐在秋千上读那本英文原版的《雾都孤儿》。

  这一天她正在读着书,忽然从书页底下看见了一双脚——穿着雪白的球鞋、白色长及膝盖的球袜,然后是那一双让雪梅两眼都瞪酸了的颀长健美的腿。晓秋抬起头,果然是郎大坤站在她面前了。晓秋便合上书站起来问他什么事?当然还有一根手指夹在刚才看到的那一页上。她正读到孤儿奥立弗在棺材店干着替人送殡的活儿来糊口,所以两眼泪汪汪的。雪梅这时已经紧张得透不过气来。也不知怎的,她看到郎大坤向她们走来的时候就已经脚底发麻,膝盖酸软,脸上一阵阵热上来,呼吸也不均匀了。这时郎大坤跑得浑身是汗,汗水又被自己的体热蒸出些气味儿来了。男孩子的汗味儿和女孩子的完全不同。雪梅只觉得一阵眩晕,像乘坐电梯从底层一直上到三十三层猛然停下的感觉。

  郎大坤开始说话了,却不是对雪梅,而是对宁晓秋:“我到处找你,你倒躲在这里看闲书!你知道吗,老师说下个月校庆演出让咱们班出一个节目。我想,相声、小品、三句半,连合唱都是老套子,没劲,咱们的节目最好是舞蹈。你知道谁会跳舞么?民族舞,女孩子的独舞才最漂亮。当然也没必要像《丝路花雨》那么高难,只要能适应大众口味又不太俗就可以了。咱们班什么都是第一,这次出节目也不能让人比下去。你这团支部书记也该想想主意,本该是你分内的事,倒光让我一个人忙得人仰马翻的,又找不着人,干着急。”

  郎大坤一只手叉着腰,脚下踏着一只足球,头上还在一蓬一蓬地蒸着汗水和热气,胸脯一起一伏,因奔跑急了,喘息未定,所以说话断断续续的,可他说的事情却让晓秋有些犯难。

  “这个……呃……”

  “什么这个那个的,我去跳就得了。”雪梅脱口而出。她急于让郎大坤注意自己,便不假思索地兜揽下了自己毫无准备的事情,话一出口,自己先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学过跳舞?”晓秋诧异地问雪梅,因为她俩是彼此眼看着并肩长大的,雪梅会干什么晓秋怎么会不知道?

  “没学过现学。不是还有一个月么?”

  “不到一个月,是二十三天。”郎大坤终于把目光落在雪梅身上,打量着她。雪梅趁这个机会,也睁大眼睛把他看了个饱。他长得的确不错,脸庞是圆中见方,肤色比雪梅略白,头发浓密乌黑,留得比一般男孩长一些,即使静止时也像要飘动起来;微笑时显得儒雅斯文,但又非常挺拔,举手投足都会透出凛凛英气,细看时眉目舒展,五官俊朗。他的目光是带电的,把雪梅从头到脚看了一个遍,这电流就从上到下在身体里过一遍,整个身体像是要从绷在身上的紧身衣里挣脱,直扑到他身上似的,简直难以按捺。雪梅高高地挺着比同龄人都显得丰满的胸,扬着眉毛说:“我说行就行。你们就等着到那天看节目吧。”

  ……她是准备去创造奇迹了。为了让郎大坤的眼神在自己身上多停留几秒钟,她愿意去赴汤蹈火。她就是这么个性子。她的蛮暴的热情,爱也好,恨也罢,发作起来都是吓得死人的。宁晓秋了解这一点,可还是觉得非常惊讶。

 

第002章:

雪梅开始了夜以继日的紧张排练。教导处汤主任的爱人在歌舞团工作,给她找了个临时老师,突击教她一套二十多分钟的舞蹈。雪梅选了一段印度少女的独舞,节奏紧、难度大。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一段,原因很简单:因为只有这一段舞蹈需要一个伴舞的男子。他的角色只是变换几个姿势,敲敲手鼓就行了。雪梅当然指名选择了郎大坤。这主意本来是他出的,他又是班长,全面负责这次活动,不挑他挑谁?所以不只是郎大坤没有推辞,大家也认为非常合理。因为他俩看上去非常般配,在台上一亮相,是极漂亮的一对。

  于是每天放学他们都一齐去歌舞团上课。雪梅经常推说她的自行车坏了,要坐在郎大坤的后车座上,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地一只手揽着他的腰了。郎大坤也假装不在乎这种看似无意的触摸。可是那只手放在他腰间像一只熨斗似的,烫得他心烦意乱。

  “你的车怎么老坏呀,不是新买的吗?”他终于皱着眉发牢骚,“你怎么也有一百多斤呢,越长越胖了,累得我一身汗。”

  “哟,不到一百斤还叫人哪,那是骷髅—白骨精。”雪梅笑道,“你嫌累你坐后面,我驮着你。”

  “什么?让一个丫头驮着我,满街的人都要笑掉牙齿。当我是残废呢。”郎大坤赌气跳上车,一下子蹿出好远,想把她甩掉。可是雪梅却紧跑几步,“噌”地一下跳上了车。这次她不是像多数女孩一样两腿并坐的,而是像坏男孩似的叉开腿骑着,这样就可以张开双臂来抱着他了。

  郎大坤被两只蛇一样的手臂紧紧缠在腰间,急红了脸。车把扭来扭去,头上出了汗,手心里也尽是汗。车子歪歪斜斜地冲过了一段下坡,几乎翻倒,可是两只手臂还是像他的裤腰带似的顽强地围在他的腰间,让他全身发热。也不知怎么的,他竟被软化了,放低声音央求道,“别这样,雪梅……马路上人多,大家都在看我们。”

  “那么不在马路上,没人看见的时候就可以喽?”雪梅松开了手臂却又把嘴唇贴在了他的后背上。隔着薄薄的运动衫,她的肥满多肉的元宝嘴将一阵阵热浪传入他的脊椎。郎大坤像被一枪击中似的呻吟了一声,叹了口气停下了车。

  雪梅也跳下车来,歪着头看着他,一脸坏笑。这样的笑如果放在三十多岁的女人脸上就是十足淫荡的浪笑,但她只有十五岁,所以看上去只是有些淘气。

  “刘雪梅,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腐蚀干部?”郎大坤想义正辞严地呵斥她来表示自己的清白无辜,但不知怎么的,有点儿底气不足。雪梅弯下腰笑得几乎岔了气,捂着肚子直“哎哟”,“你把脸绷得像一块面板似的,真好玩儿哦……”

  郎大坤感到泄气……他该拿这个疯丫头怎么办?他做出了一脸怒色对着她,但心里却并不怎么生气,隐隐的反而感到一种被诱惑的快乐。他被自己这种危险的快乐弄得有点儿难为情。

  “你个芝麻绿豆干部,那么怕腐蚀吗?真正的干部哪有不喜欢被腐蚀的?你问问那些大人,有谁不喜欢被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诱惑?有谁?你问问去!”她一手叉腰,挺着翘翘的胸脯子,眼神很有劲道,火辣辣地盯着郎大坤,一脸都是傲慢的挑衅。她的眼神像是在说,“难道我很丑很邋遢吗?我哪里配不上你?”

  郎大坤低下头不敢看她,心里却在盘算着:“也许我可以犯一次规吧?大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一次。”

  雪梅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见他一声不吭地踢着石子,只当他是害羞,反倒撩拨起她更大的热情,一心想招惹他。她跳上自行车,扭回身拍拍后座笑道:“上来,我带着你。”郎大坤不由自主地跨坐上去,却不敢扶她的腰。她柔软的腰肢似乎经不起这么一扶。他只是一动不动地低头坐在那里,也没有话,倒像是很沮丧似的。但是那犯了规的快乐却像是沸腾的开水锅,“咕噜咕噜”直冒出泡泡来。

  雪梅和郎大坤体验着春qing萌动的快乐花季,仅仅是走路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碰撞一下,或递拿东西的时候偶而搭一下手都会脸红心颤。孩子毕竟只是凭着初恋的本能彼此渴望、好奇,并没有太多的yu望。日子本来可以就这样在暖融融的*里悄悄滑过,如果不是出了那件事—如果那天阳光不是那么明媚绚烂,暖风不是那么轻柔可人,而且那黑白相间的足球也没有飞到雪梅脚前的话,也许就什么也不会发生了。可偏偏的,郎大坤穿着一身雪白的运动衣向她跑去。他飞奔的身姿像一只矫健的银鹰,敏捷而迅猛地向她逼近,在她最不提防的时候扑入了她的视线。那时候刚好晓秋被人叫走,雪梅便拿起她在石头上的那本《雾都孤儿》,坐在操场那架秋千上,一荡一悠地读着,却发现生词太多,读不懂。也不知晓秋什么时候学了这么多单词,也难为她。雪梅一页一页地翻着,几片槐花落在头上也不觉得,银红的连衣裙拖到了地面,凉鞋甩在了一边,涂了红趾甲的赤脚踏着茵茵绿地。她刚打算把书收起来就看见了这个旋转着滚过来的足球。当雪梅捡起球,顺着它的来路看到了追踪而至的郎大坤,便含笑将球捧给他。

  “他迎风飘动的头发像一蓬黑色的火焰,他的双眸炯炯如星,好温柔地看着我。”雪梅咬了咬笔杆儿,兴奋地托着腮,将这令人心动的一刻写在周记簿子上,压在枕头底下。语文老师是班主任。她让同学们每周写一篇周记,记下自己生活中闪光的片断,并答应不告诉任何人。不管孩子们写什么事,都不对别人提一个字。可是这一次不同。因为事关风化,她不能这样听之任之。

  “好温柔地看着我……”班主任刘老师在班会上大声朗读,读到这里,还怪怪地拖长了声调,同学们“哄”的一声笑起来。

  “老师,您不该这样读……”雪梅含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知道见不得人就别做这么丢人现眼的事!”老师铁青着面孔,凌厉的目光从冰凉的玻璃镜片后面直射出来,刺得人又冷又痛。雪梅难以招架,求助的目光向教室的各个角落扫视,可得到的只是一阵高过一阵的哄笑和怪叫声。她怔怔地站着,一时弄不懂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那素日里要好的同学也都笑得这般残忍。在这一片经久不息的轰笑声中,老师三下两下扯碎了周记簿子,向她脸上抛来,那些写满了娟秀的钢笔字的纸页化作雪片儿漫天飞舞。

  这时郎大坤是羞得面红过耳,恨不得一头扎进桌斗里。从这一天起,他得了一个雅号“好温柔”。

  “女孩子这样的不知羞耻,实在是罕见!”老师推了推眼镜,愤然做出了总结性的评价。

  “罕见的不知羞耻。”这几个字从此成了她的招牌,走到哪儿都有人把它读出来。不过这是后话了。当这位刘老师尖厉的喉咙和冰冷刺耳的训斥在飞舞着的雪花似的碎片中落地,教室里终于出现了沉默,短暂的,却又是极凝重的沉默。学生们开始觉得不对味儿了。大家低着头,像是在追悼会上默哀。这个透着勃勃生机的爱的故事,像一个酣睡的婴儿,在最不设防的时候被一把扼死在摇篮里,给人一种流出了眼泪的悲哀。在这一片令人不安的沉默中,一个清丽不俗的女孩子慢慢站了起来。一下子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刘老师也惊愕地张开嘴—居然是全校公认的小才女宁晓秋。她的每一篇作文都在学校的橱窗里陈列着,她的一举一动都会得到广泛的关注。当然这和她的容貌也有关系。可是刘老师怎么也不能相信她现在说出的话。这个听话的好学生居然在当众指责她。

  “老师,您没有这个权力。”她无视老师的惊讶和愤怒,像连珠炮似的一口气说下去,“您没有权力把一个女孩子的隐私公诸于众。您不能这样残酷地伤害学生。您不该用世俗的眼光,机械、冷漠地处理爱憎。您说过在周记上可以写最隐秘的事情。您答应过保守秘密—您为什么违背诺言?没有人能忍受这样的羞辱。您拿学生还当不当人?”

  由于太激动,太气愤,宁晓秋的声音微微发颤,眼里闪着泪光。她的象牙色的脸是那么美,就连生气的时候也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秀雅和端庄。她的眼睛清亮得像两粒葡萄,还是沾着露水的。同学们被她的勇气感动了。本来都是一样正在成长中的青少年,彼此都有一种知己之感。就连先前一齐哄笑的男生们,也忽然觉得宁晓秋的话大有道理。一下子满教室里鼎沸起来。大家站起来七嘴八舌地指责老师粗暴尖刻、侵犯人权,甚至变态。更有甚者蹿上了讲台,抓起板擦,“铛铛”地敲着毛玻璃黑板。有的干脆踩上了桌子。班会至此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场无法控制的骚乱。

  “啊?反了!造反了你们!好你个宁晓秋,班干部领头闹事。我要找教导主任,要跟校长反映,我……”

 

叛逆的青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叛逆的青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佳人有约第17章三进夜色秦风朗过来的并不算经常。他也有工作,自己一个人虽然没必要准点上班,但是他每天所做的工作超过公司的任何一个员工。谁说董事长就不用上班?董事长每天的工作量,几乎是普通员工所不可想象的。没有人可以不用花费任何代价就能获得好的生活:金钱、名望,香车美女,名酒豪宅,哪一样不要人拼了命换来?那首歌说的:人年轻时候用时间换钱,到了老用钱换时间不得。徐又佳其实完全明白这些。她自己也曾经工作,每天跟在秦风朗的后面做许多事情,完全对得起她

  • 热门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深山神医采仙药第十七章治病“我昨晚调好的,春妮儿跟她妈昨晚就用了,春妮儿皮肤嫩得跟水豆腐一样。”王石蛋不死心,继续推销他的中药美容面膜,“要不,你在手背上抹一些?”手背上抹点还是没问题,林韵儿从王石蛋手里的瓶子蘸了一点,抹在手背上,揉开,要等一会才知道会不会过敏。“林总,你借摩托给我,又给我买衣服,对我这么好,趁这会功夫,我再给你治治脚,等我从山里再采味药回来,就能配置黑玉断续膏了,彻底治好你的脚。”王石蛋一付知恩图报的样子,“待会

  • 热门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17章这是我男朋友自从夏紫墨不是千金后,那些所谓的亲朋好友都不理她了,只有萱萱经常请她到这来吃酸菜鱼。菜一上来,萱萱男朋友就给萱萱盛了一碗。可是花痴的萱萱却对着东方辰说:“快尝尝吧,这家酸菜鱼做得最好了,我跟墨墨都喜欢吃。”“墨墨,”东方辰笑着也对她喊了一声。然后东方总裁看着漂在上面的红辣椒与酸菜叶,想着,这东西能吃吗?夏紫墨淡淡撇了他一眼,自己盛了一碗,管他爱不爱吃。看到她盛了,东方辰也跟着盛了

  • 热门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十七章:碰见顾彦西叶天行站在原地看着陆非凡的车子渐渐远去,不禁一个人呢喃着:“小子,你到底想得到什么……”——车内。叶海凝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车窗外的夜景,坐在这么奢华的车里她有点不安,偷偷地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陆非凡,棱角分明的侧面轮廓犹如笔锋勾勒出似的,英挺的鼻梁,深邃如海的双眸让人永远也看不透他的内心在想些什么,冷漠的表情令人不敢轻易靠近。“陆先生,刚才谢谢你。”确实很感谢他,否则回去了之后又是一场恶

  • 热门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狂妃重生之江湖乱017,方氏吃鳖!丞相府大厅,此时冰恒与方氏皆是一脸严肃坐在上位,冰烟与媚霜走进来时,两人皆冷眼扫来,冰烟心中冷哼,微微扫向大厅两侧。只见冰旋一身粉色罗衣,头上珠钗横陈,优雅左于左首位处,显得十分端庄美丽。而她左下首还有对面还坐着三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正是丞相府三位姨娘,宁姨娘、白姨娘、黄姨娘,大厅正中间站着一个褐色衣袍的老妇人,不是那之前虐待程姨娘的李妈妈是谁。冰烟眸中泛寒,眼眶突然一红,快走过去,抬手便在李妈妈那

  • 热门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女领导的情爱事第17章冷美人的电话又是在梦中,刘立海被刺耳的手机响声惊醒了,昨夜和冷美人折腾到大半夜,好不容易睡得正香,却又被手机响声吵醒,刘立海内心的那种窝气,真恨不得摔了手机才行。他拿起手机没好气地问了一句:“谁啊,一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哼。”对方冷哼了一下,接着就是“啪”地一声,压掉了电话。刘立海听清楚了这一声冷哼,梦意一下子消失了无影无踪,他快速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又傻住了。这人啊,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刘

  • 热门小说《随遇而安》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随遇而安》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随遇而安第17章厕所被抓包秘书不小心将咖啡朝安朝阳泼去,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纵使他反应迅速,没被烫到,但西服上也被泼上咖啡了。杨枫马上站起来了,着急的问:“安总没事吧,真是抱歉,是我公司员工的失误”,转头对秘书轻斥“怎么搞得,一杯咖啡都端不稳么,快去拿纸巾给安总擦一下”。安朝阳接过纸巾,擦了两下,但被咖啡渍沾染的面积太大了,光用纸巾根本擦不掉,他抬头淡淡说:“算了,我去趟卫生间吧,麻烦带一下路。”惹祸的秘书一边诚恳的道歉,一边领着安朝阳往卫

  • 热门小说《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017:暗恋他又过了好半晌,后座的男人揉揉眉心,视乎很是疲累:“先挂了,再说吧。”阖上手机,他视线微抬,瞧着前面后视镜里那双清亮的眸子。苏昀赶紧缩缩脖子,收回视线,这种偷窥被抓到的感觉,尴尬又难堪。车子继续往前,看看导航,已经快到工地了。这时,后座的男人,冷不丁的出声:“晚上有没有空?”苏昀眼睛一抬,瞧向后视镜,只见秦子琛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漆黑的眸子,正对着她。“我?”她问,表情很错愕。男人目光淡凉:“

  • 热门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8章:一百万,出手还挺大方温暖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忽然冒出一个令二人都吃了一惊的问题。“有没有人说过你该去当模特?”“怎么,你觉得我适合?”男人的视线从支票上移到了温暖的脸上,幽深的眸子毫不避讳的对上她。温暖被他看的小心脏突突乱跳,还是如实说道:“我觉得挺适合的。”“哪里适合?”“你长得很帅,身高体形都很完美。你若有意向,我可以帮你引路。”“你这是在夸我?”男人露出一个笑容,这样的他,俊美的好像会发光。温暖

  • 热门小说《夜店风流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夜店风流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夜店风流事第十七章求我要不是芸姐把手抽回去。土匪还握着不松呢。我把土匪的情况简单和芸姐说下。芸姐拿起办公桌上的对讲,喊着让四秃子到她办公室。四秃子一进门,见我和土匪在那儿。他看了我俩一眼,接着问芸姐什么事。芸姐指了指我俩说,“这是中宇的朋友,要到保安部上班。一会儿你去安排下吧!”四秃子转头看了土匪一眼,还没等说话。土匪两步走到四秃子跟前,又主动伸手说,“你是保安部的老大吧?我以后就跟你混了,你多照顾点我啊……”四秃子微微眯缝着眼睛。他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