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嫡女有毒:冠宠皇后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4:18:22 来源:网络 []

书名:嫡女有毒:冠宠皇后

第一章 噩梦

顾倾城喉咙火烧火燎的疼,几乎发不出声来,眼睛胀痛,眼泪都已经哭尽了,周围的议论谩骂却仍旧像利箭一般向她攒射而来。好好孕

“这就是我们大禹第一才女?”

“我呸!什么才女,不过是个下贱的荡-妇罢了!”

“就是,楼子里的粉头也比她端庄!”

“那些圣贤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竟然青天白日和四个男人在花园子里干那种事!”

“可惜了咱们那位状元郎哟!头顶上就这么多了四顶绿油油的帽子!”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听说她爹襄宁侯都被气病了,立刻开了祠堂把她从顾家除名了。洛王妃撞见了她的丑事,当场吓得动了胎气,这万一有个闪失,这贱人不是更加造孽?那可是皇孙!”

……

顾倾城凄然苦笑,流言甚于毒,愚昧的看客又怎知她是被人算计了?当她看到端阳公主冷酷嚣张的笑容时就已经想明白了:不过是端阳公主看上了她的夫婿——大禹皇朝最年轻的英俊状元郎崔晋。

可是她搞不懂,端阳要崔晋,令他们和离,甚或让崔晋以她无子为名休妻便可,为何非要她死?

不,他们不止是要她死,还恶毒地毁了她的名声,并且让她连埋骨之地都没有!

为什么?

牛车虽然行驶缓慢,但还是到了浊湖。

站笼是新造的,木头上还有新鲜的毛刺,顾倾城娇嫩的肌肤都已被磨出血来。只是她被一路的颠簸颠得七荤八素,又听了那么多恶语,感官早已麻木。

牛车刚刚停稳,顾倾城便被粗暴地从站笼里拖出来塞进猪笼里。

安乡的风俗便是把不守妇道的女子在浊湖浸猪笼。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所以他们才千方百计将她哄到安乡来吧?若是在京城之中,是得不到这样惨烈的死法的。

是了,他们还隐瞒了她的身份。否则,安乡风俗又怎处死堂堂的官太太!

安乡德高望重的长者带着一脸的鄙夷,痛心疾首地宣布了她的罪状,便命人将猪笼推进浊湖。

“等一等!”一个大着肚子的美丽**在一群丫鬟婆子的簇拥下排众而来。

众人全部伏地跪拜:“给王妃娘娘请安!”

来得正是顾倾城嫡亲的妹妹、洛王妃顾倾华。乡民们不知道她与顾倾华的关系,顾倾华是昨日以投宿的名义来到她的庄子上的。

顾倾城眼角涩涩地痛。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顾倾华手帕遮着脸,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不知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围观的众人都倒退了半里地,她贴身的婢仆们守在百步之外。

顾倾华一手扶着腰姗姗上前,没了手帕的遮挡,她妆容精致的脸明丽不可方物,腮边一抹笑容更是甜美如蜜。

“姐姐,”她拿手帕垫了手,扶住猪笼,声音细细,“你可知你为何会落到这般田地?”

顾倾城面容僵滞,她早该明白,这件事,自己最疼爱的妹妹也插了一脚!否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心都在滴血。

顾倾华笑语嫣然,两片嫣红的嘴唇里吐出来的字却如刀似箭:“你可知道为什么崔晋会千方百计娶你?他若真的爱慕于你,为何崔府庶子庶女都有好几个了,你却还是黄花处子?

“你可知道为何父亲从小就那般厌弃于你,这一次一听说你出事,根本就不问情由便将你除族?

“你可知道为何端阳要这般不留余地的算计你?”

顾倾城睁开眼睛,眼角有粉色的液体流淌,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蛇蝎一般的女子竟是自己昔日疼到骨子里的亲妹!

她嘶声道:“你说……”一张嘴,喉咙里像是有刀子在刮。

顾倾华笑得花枝乱颤,又倏然收了笑,肃容道:“你想知道真相,到地下问阎罗王吧!不过,”她美丽的双眼往浊湖里一瞟,“妹妹听说浊湖里多的是水鬼,而水鬼找不到替身是无法转世投胎的。嗯,从今日起,世上便再无浊湖了,因为,”她笑靥如花,“我会让人填平了它!”

“为什么?”顾倾城眼中一片哀凉,“为什么你这般恨我?”

这时耳边忽然传来隐隐的马蹄声。

顾倾华脸色猛然一变,打了个手势,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从围观的百姓中冲出来,把猪笼推进了浊湖。推荐haohaoyun.com

顾倾华一声惊叫:“姐姐,你好糊涂!”随即便晕倒在抢过来的婆子怀里。

顾倾城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被绑在猪笼上的身子便急速向湖底坠去。

无形的压力挤压着她的胸腔,瞬间便把胸中的空气压榨得干干净净!仿佛要把她压爆!

她努力睁开眼,便看到游到眼前的鱼瞪着死灰色的眼珠冷漠而嘲讽地望着她。

她想呼救,一张嘴,浊臭的湖水瞬间将她的声音香没。

到了如今,还有谁来救她?

谁还会屑于给她一个温和的眼神?

虽然她不知道他们为何这般算计自己,可是若端阳不是尊贵的公主,若她是备受父亲宠爱的女儿,若她身份足够显赫,他们又怎么敢这样对她!

****

“啊!”顾倾城惊叫一声坐了起来,身上衣衫已经全部被汗水湿透。

同样的噩梦半年之中她已经做了七八次!

不,这不是梦!梦中曾经经历过的一切她正在经历着。

所以最初的惶恐不安过后,她已经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说明haohaoyun.com

上一世死得太冤枉,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

还是因为死后怨气太深,难以再入轮回?

怔忡间,Ru娘周刘氏已经悄悄走了进来,轻声细语地问:“小姐,又做噩梦了?”

然后嗔怪地把在脚踏上值夜的丫鬟百合推醒,令她去准备热水,自己拿被子把顾倾城裹紧,“可不能受了风,这场风寒好容易才熬过去……”

“周妈妈……”顾倾城嗓音还有些嘶哑,溺水的窒息感仿佛还在。

周刘氏忍不住低声抱怨:“侯爷也太狠心了,你才九岁!”就因为没有完成侯爷布置下来的课业,侯爷便把大小姐关进了随园。

随园是襄宁侯府里最偏僻的院落,年久失修,四处漏风,如今秋深了,稍不留神便会受了风寒。

“不要紧,”顾倾城虽然裹了被子,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前一阵子因为病得糊里糊涂,又被重生的事吓到了,因此很有些迷糊,如今却是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我把课业完成了,父亲自然会放我回去。”

以前她糊涂,以为父亲对她是爱之深责之切,如今却知道,他不过是要培养一个优秀的联姻棋子罢了!

一旦这棋子出了问题,便成了弃子!

他甚至还会伸一脚把这弃子踩进尘埃里!

当年他仅仅凭借崔晋的一面之词,就断定自己与崔晋暗通款曲,一文嫁妆都没给就把她嫁给了崔晋,那些绝情的话刀子一样扎心。

后来自己才一出事,他更是不问情由便把自己除名,等于坐实了自己的罪名!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父亲!

周刘氏心疼得眼泪都要下来了,可怜大小姐小小年纪就要受这些苦楚……

侯夫人若是……

她只是心里想想,不知如何却说出口来。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顾倾城眼神一黯,两世为人,她都很少见到母亲,只知道母亲是个在家的居士,很虔诚的在侯府礼佛。

若不是相貌相像,她简直要怀疑自己不是母亲亲生的,因为她对自己实在是太冷淡了,不,不只是冷淡,更多的是厌恶……

和父亲的冷酷一样,都令她觉得心寒又莫名其妙。

这到底是为什么?

若说他们恩爱,他们又形同陌路,若说他们不恩爱,侯府里只有两个嫡女一个嫡子,父亲连通房丫头都没有,更不要说乱七八糟的妾室。

“妈妈,”她抓紧了周刘氏的衣袖,前世未弄明白的事情,她想弄明白,“父亲和母亲之间……”

周刘氏煞白了脸,急忙转头去看,见百合正端了热水进来,忙低声道:“我的好小姐,这件事以后再也别问了……”

顾倾城心里咯噔一下,却也开始苦笑,可见自己上一世有多么懵懂!这么大的事竟一直没想过要弄明白!

若是知道了为何会被父母厌弃,是不是人生的道路便会不一样了?

不过,上一世自从三岁启蒙开始,每日面对的便是繁重的课业,从九岁起,也就是这一次伤寒病愈之后,襄宁侯又给她请了四个教引嬷嬷,与之前服侍的嬷嬷不同,这四个嬷嬷都是从宫里出来的,专门教导她礼仪规矩、养身之道、处事之法、三从四德。

每日忙得连睡觉都觉得不够,自然也便没有心思去想别的。

不过回忆起来,好像并未学到过切实有用的处事之法,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女工针黹倒是样样都能拿得出手。

她的容貌继承了母亲的娇艳,再刻意保养,倒与她的名字相得益彰。

可以说,这样的女子不论摆到谁家都是个养眼至极的摆设。

所以后来崔晋便千方百计把她娶回去做了摆设?

顾倾城目光一沉,事情怎会这样简单!

百合把拧好的热毛巾递给周妈妈,周妈妈细心地替顾倾城擦身。

刚擦了一半,忽听外面“咕咚”一声响。

顾倾城心中一凛,猛然想起一件事来,一把推开周妈妈,趿了鞋就往外跑。

“小姐!”周妈妈想也不想立刻追了上去,顺手把床边椅子上搭着的外衣抓在手里。

百合瑟缩了一下,忽然想起这个院子闹鬼的传闻,联系方才小姐苍白的脸,“妈呀”一声钻进了顾倾城的被子里。

顾倾城在中堂停住脚步,冷冷望着内室门上晃动的帘子。

周刘氏给她把外衣披上,拢紧,絮絮不休地嘱咐她要保养身子。

顾倾城慢慢收回目光,沉声道:“这丫头,留不得了。”

第二章 搜府

周刘氏一怔,随即醒过神来,哪有做丫头的遇事躲在主子身后的道理!

百合还不顾尊卑爬上了小姐的床!

她气咻咻便要回去找百合算账。

顾倾城一把将她拉住,悄声道:“我们到外面去看看。”

周刘氏劝阻无效只得拉了她的手,仔细叮嘱:“小姐躲在我身后,要是发现有什么不妥的,立刻大声叫出来。”

顾倾城微微一笑:“不会有事的。”反而越身走在周刘氏前面,熟门熟路走到院子里。

夜黑无月,到处黑沉沉的,草木未曾全凋的院子里影绰绰如有鬼影幢幢。

顾倾城踱到墙边,轻“咦”了一声,“妈妈,刚才那响声你也听见了吧?”

周刘氏一脸紧张地护着顾倾城,警惕地打量着四周,生怕突然从黑暗中跳出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顾倾城手腕忽然一痛,一股大力涌来将她扯进了黑暗之中,身边的周刘氏一声闷哼,软软倒了下去,顾倾城的口鼻也被人捂住了。

和前世发生的事情几乎一模一样。

虽说已经经历了一次,但顾倾城的心还是忍不住砰砰直跳,耳边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你别作声,我不会伤害你的。”

顾倾城大力点头。

捂在她口鼻上的手松开了,她的手腕却仍旧被人牢牢握着。

“给我找个地方躲一下,事后必有重谢。”少年中气有些不足,很明显受了伤。

顾倾城低声道:“你把我的Ru母弄醒,我房里还有一个丫鬟,知道的人多了,终究不好……”

少年仔细盯着她看了半晌,一双眼睛在黑暗之中仍旧熠熠生辉。见顾倾城没有退缩,他才点了点头,轻声吩咐:“宝成……”松开了手。

一个粗壮的少年应声过去把周妈妈扶了起来。

顾倾城走上前在周刘氏惊呼之前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低声道:“妈妈,你别做声,把百合调开……”

周刘氏看着身前虽然个子不甚高却一身凶悍之气的粗壮少年,还有少年身后闪着寒光的短刀,他们身上还有浓重的血腥气,心中害怕,只当他们在拿小姐的命威胁自己,含着泪点头答应,去把百合叫起来,让她去大厨房给小姐端宵夜过来。

百合走后,顾倾城才帮着粗壮少年把那受了伤的少年扶进自己的内室。

“小哥,我妈妈年纪大了,眼目不方便,劳烦你去把院子里的血迹打扫干净,”顾倾城一边催着周刘氏去拿纱布一边吩咐那粗壮少年,“免得出了麻烦。”

这件事本来是上一世那受伤的少年吩咐的,不过,她既然有意施恩,自然要抢占先机。

粗壮少年宝成站着不动,两只眼睛盯着那受了伤的少年。

少年一身锦衣,只是早已血迹斑斑,但一身的气度甚为华贵,即便落难也没有半点狼狈,他含笑点了点头。

宝成这才快步走了出去。

顾倾城看着周刘氏给锦衣少年包扎伤口,轻轻背转了身子,“这位公子,男女授受不亲,请您进了我的闺房只是权宜之计,您身上若是有药不妨让周妈妈给你上了,包好了伤口,就请离开吧。今晚妈妈和我没见过任何陌生人。”

她之前悄悄打量过,锦衣少年剑眉朗目皮肤细嫩,是一副英俊的好相貌。

上一世她一味畏惧倒真的不曾看清这少年的容貌。后来这少年多次明里暗里给她送谢礼,她也一直不敢收。

富贵人家有很多不足为外人的隐秘,知道得多了未必是好事。

可现在不同,上一世她被权力碾压成了齑粉,今世便要让曾经碾压自己的人成为自己脚下的尘埃!

为了达到目的,便要谨慎行事,周密谋划。

这少年将是自己冲出襄宁侯府桎梏的第一步。

但是,这样以退为进,相信效果会更好。

锦衣少年语气温和:“落难之人给小姐添麻烦了……”他背上有一道刀伤,伤口很深,周刘氏给他上药的时候,肌肉都在战栗,可他脸上却是神色自若。

周刘氏看得胆战心惊。

刚包好伤口,宝成已经走了进来。

锦衣少年招手叫过宝成,半个身子都倚在宝成身上,站起来告辞:“多谢小姐高义,我这便告辞了。”想了想,他从怀里掏出一枚私章递给周妈妈,“若是我侥幸逃过此劫,定有后报,此物便是兑现诺言的凭证。”

宝成一脸担心,“爷,你这样子怎么能走?”

锦衣少年因为失血过多,脸色白的怕人,却仍旧坚持着:“走吧。”

宝成不敢违逆,只得半扶半抱着自家主子往外走。

才走了没几步,锦衣少年便从宝成身上滑了下去,陷入昏迷。

宝成立刻掉下泪来,转身就给顾倾城跪下了:“这位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家主子!大恩大德宝成永世不忘!”

顾倾城百般为难:“这位小哥,不是我不肯帮忙,只是,到底男女有别……”

宝成“咚咚咚”磕头,苦苦哀求:“求小姐慈悲!求小姐慈悲!”只磕了几下,头上便已经皮破血流。

周刘氏都不忍心看下去,把脸别过去,倒忘了初见时对这主仆的畏惧。

顾倾城这才勉为其难地道:“好吧,只是此事还请小哥谨守秘密,你也知道女子的名声大过天……”

宝成一跃而起,忙不迭答应,弯下腰把主子抱了起来就要往顾倾城床榻上放。

顾倾城忙制止:“不可!如此一来,你主子和我都活不成了!”

宝成一呆。

顾倾城忙叫周刘氏:“把夹壁里铺上两条被子,请这两位暂避一时。”

周刘氏奇怪的看了顾倾城一眼,她也是侯府里的老人儿了,怎么不知道这个偏僻的院子里还有夹壁?

顾倾城也不解释,这夹壁还是上一世那锦衣少年在关键时刻发现的,她走过去在墙壁上摸了几摸,找到机关打开夹壁,催着周刘氏收拾妥当,让这一主一仆躲了进去,还不忘让周刘氏送进去一壶热水一碟点心。

刚刚收拾妥当,百合提着灯笼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道:“小姐不好了!小姐不好了!”

周刘氏脸一沉,斥道:“你胡说些什么!”

百合满面惊惶,嘴唇都在打颤:“小姐,咱们府被许多当兵的围起来了,听说……听说要搜府,侯爷正在跟那位将军交涉。”

周刘氏一听吓得腿肚子都转筋了,眼睛不由自主便往夹壁那里瞟。

顾倾城忙捏了捏她的手,沉声道:“既然有父亲做主,你慌什么?”

百合浑身发抖,心里叫苦,怎么就进了襄宁侯府当差,万一侯府完了,自己也就成了罪奴了!

顾倾城安慰周刘氏:“既然那将军没有一见面就把父亲怎么样,反而跟父亲交涉,说明不是我们侯府犯了事,妈妈别怕。”

百合一想确实也是这么个道理,便放下心来,忽然吸了吸鼻子,奇怪地道:“周妈妈,怎么屋子里有血腥气?”

周妈妈一呆,下意识去看顾倾城。

顾倾城早有防备,一提裙子:“我方才擦伤了脚……”

周妈妈一声惊呼忙扶着她坐下,心疼地道:“小姐怎么不早说?百合,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拿纱布?”

顾倾城小腿上血迹殷然。她悄声道:“不要紧,只是擦破了一点皮,也不觉得很疼,否则我怎会不说?”

嫡女有毒:冠宠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嫡女有毒 或 冠宠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热门小说《怪谈异质论》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怪谈异质论》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怪谈异质论第9章第九章枕边的人影张子岭毛骨悚然,觉得这些蜈蚣可能是被自己带进来的,于是立即去找杀虫公司帮忙。不过讽刺的是,四五个杀虫专家在张子岭的家里转了一整天,竟然没有捉到一只蜈蚣,一只昆虫,那几个专家甚至怀疑张子岭是不是在消遣他们。虽然这事儿古怪,不过张子岭还是一分不少的付了钱。他觉得可能家里就那么几只蜈蚣,恰巧被自己碰上了吧?也就没多想。张子岭每天有个固定的习惯,就是下午茶的时候,会读书看报,增加阅历。不过他刚打开报纸,分明看到四五

  • 热门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9章不敢置信她想要再挣扎,却在他冰魄一般的眸中死死的忍下委屈,磨蹭着被他拉到医生的问诊室,姚爽全身都开始哆嗦,她捂着脸,大颗大颗的泪珠儿就从指缝间落了下来……“医生,立刻安排手术,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陆泽楷这话说的毫无感情,那脸上的笑容也是冷的嗜骨,和蔼的女医生有些讶异望他:“先生,这位小姐的身子很虚弱,不适宜现在做手术的。”陆泽楷唇角扬了扬,不动神色的将一张名片推了出去:“现在就去安排。”那医生还未看完

  • 热门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红尘里遇见你9、撞见别人的好事所以,别人怎么看她,她都无暇顾及了。她只要她的女儿。今天来面试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裴念的前面还排着许多的人,还要很久才能轮到她。所以她便起身先去一下洗手间。她进了隔间,过了一会,她听到了些声响,好像是有人撞击在门板上的声音,她以为是别人不小心撞到的,所以病没有在意。隔了一会,喘息声传来,女人娇媚的声音和男人粗喘声交替在这狭小的洗手间回响着。一瞬间,她明白了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她的脑子立刻空白一片。外面的情况,进行

  • 热门小说《神级妙手》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神级妙手》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神级妙手第九章躲进衣柜里李秀云将林逸推进卧室,让他藏在衣柜之后,赶紧去给王志强开门。王志强手里提着几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林逸吩咐他买的药材,他进屋后不悦的睨了李秀云一眼说:“在屋里做啥呢?磨磨唧唧的半天才来开门。”李秀云有些心虚的锊了锊肩头的秀发,讪讪解释道:“刚才在卧室里面看电视呢,没听见。”王志强也没多想,点点头后问李秀云:“小林医生人呢?”“他啊……他出去了。”“出去?”王志强疑惑的问:“去什么地方了?”李秀云低着头说:“我也不清楚,说

  • 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佳人有约第009章岌岌可危但在我看到她那雪白的蕾丝边时,两只手却又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如果我趁现在上了她的话,等她醒过来,肯定是不会放过我的。现在那个姓田的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江柔说不定还能保住我。所以为了活命,我现在可不能惹她,还得把她给哄好了。我强行压住心里的欲望,帮江柔换了一件衣服,还帮她把被子给盖了上去。想起酒吧里的事情,我还有些放心不下,就又重新开车去了一趟。但这时候已经有警察过去,外面围了好多人,似乎都是在看里面

  • 热门小说《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大小姐的疯狂护卫第9章活宝陈扬齐娇娇是个八面玲珑的女人,她很有手腕。知道依靠宋庆安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她自己早已经用宋庆安的钱悄悄开了一家西餐厅。另外,她还要多帮宋庆安赚钱,以此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也是她将目光盯到雅黛公司的重要原因。并且齐娇娇又勾搭上了独眼。独眼虽然是宋庆安的手下,但宋庆安也要依靠独眼,给独眼面子。因为独眼身手厉害,还有一帮师兄弟,个个都是厉害之辈。此时,齐娇娇抓住独眼作怪的手,说道:“眼哥,那个小保安到底什么来头

  • 热门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9章恐怖的梦陆亦琛之后给的解释是,既然你要这个妻子的名分,也要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任微言,你要知道,我跟你上床,其实是不需要解释的。”她无声答应,沉默的样子让陆亦琛更加嫌恶,只怕她心里还高兴着吧。但是不管他和任微言这个女人上多少次床,他都只是为了折磨她,都是不带任何爱意的,要不是昨天晚上星儿受到了那样的欺负,他也不会一时冲动去要她。但是好歹陆亦琛还是履行了自己的话,没有在再放任任氏不管,任氏终于又开始运营了起来。而任微言

  • 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佳人有约》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佳人有约第009章岌岌可危但在我看到她那雪白的蕾丝边时,两只手却又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如果我趁现在上了她的话,等她醒过来,肯定是不会放过我的。现在那个姓田的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江柔说不定还能保住我。所以为了活命,我现在可不能惹她,还得把她给哄好了。我强行压住心里的欲望,帮江柔换了一件衣服,还帮她把被子给盖了上去。想起酒吧里的事情,我还有些放心不下,就又重新开车去了一趟。但这时候已经有警察过去,外面围了好多人,似乎都是在看

  • 热门小说《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时间很重,爱情很长第9章能做到什么程度陆亦卓找了苏小柒整整一个星期。最后,电话直接打到了罗桥那里。魅色酒吧。见到陆亦卓的时候,罗桥上前去便给他一拳。陆亦卓被打的有点懵,回过神来的时候,便回了罗桥一拳。就这样,你一拳我一脚,两人乒乒乓乓打了起来,直到两人都挂了彩,气喘兮兮之后才停下来。“陆亦卓,你他妈的真不是个东西!”罗桥呸出一口血痰后骂道。陆亦卓抹了抹嘴角边上的血迹,冷笑:“罗桥,把苏小柒交出来。”二十多年的兄弟,两人彼此了解,罗

  • 热门小说《我的婚姻不如意》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我的婚姻不如意》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我的婚姻不如意第九章让江暖阳今天内回来顾席城看胸膛处的水渍,顿时脸黑了。“江暖阳,你居然……”他从浴室出来,发现江暖阳已经没在卧室里,蕴含的怒气憋得内伤。顾席城穿好西装,打上领带,快速的出现在客厅。看见江暖阳正狗腿的给顾老爷子倒茶,横眉冷母的看她一眼后,走到顾老爷子身边。“爷爷,我去上班了。”“啊!席城啊,吃完早餐再去上班呗。”顾老爷子心情很好,笑呵呵的眼睛都迷成一条缝了。说完又看看江暖阳,说道:“暖阳这孩子不错,乖巧懂事又漂亮,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