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精品小说《禁忌鬼画》全文在线阅读TXT

2017/12/7 19:34:2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禁忌鬼画

第1章 三不画

我八字苦,不知爹娘是谁,是我二叔将我带大的。精品小说《禁忌鬼画》全文在线阅读TXT从小我有画画天赋,三岁能画鸟,五岁能画人。六岁那一年,我画了一张寡妇沐浴图,被二叔打得个半死,烧毁了我所有的画具,并且,还废了我的右手,导致我右手再也不能画画,也不能拿东西,以后吃饭、穿衣只能用左手,被村子里的人称为“左撇子”。

高中毕业后,我没有再读书,去外地打工。没有二叔管着,我可以放心地去画画了。经常背着画夹去野外写生。因为时间都花在了画画上,工作上一事无成,连女朋友也没有。

我二叔四十岁生日那一年,我决定回去陪他过生日。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当我到家时,二叔却去了别的地方,打电话告诉我需要三四天才能回来,他还说今年是我的本命年,之前请东村的刘大仙给我算了一卦,我今年大凶,而凶地,就在村子。这也是为什么二叔一直不让我回家,而现在我既然回来了,凡事都要小心谨慎。

当晚,我正坐在床上用手机看着各国名画,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我起床打开门一看,是村子里的陆翎。看到她时我很惊讶,陆家是我们村子里的首富,村头最大的那幢别墅就是她家盖的。而陆翎,从小就长得漂亮,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

小时候,我跟陆翎的哥哥陆建秦打了一架,从此咱们便成了仇人,而陆翎因这事也从不跟我说话,平时见到我,都视若不见。原文haohaoyun.com

而她今晚,怎么会来敲我的门呢?

我正想问,陆翎倒先开口了,她听说我画画的好,想请我给她画一副画。不知为什么,我顿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但是,当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时,委婉拒绝了她。因为,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我有一个师父,我称他为蓝叔。他教导我有“三不画”:一,午夜不画;二,眼睛不画;三,鬼不画。

而现在,正是午夜。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没想到陆翎走了进来,望着我说道:“宁知,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默默地望着你,看着你长大。我想陪在你身边。明天,我就要走了,在走之前,请你给我画一副画,难道你也不愿意吗?”

我的心顿然激动起来,没想到陆翎喜欢我!

当下,我再也不顾那什么“三不画”,请陆翎坐下,然后便拿起笔和纸给她画画。

不得不说,陆翎是真的很迷人。从头发、前额、鼻子、嘴以至脖子、胸脯,曲线没有一处不恰到好处,处处蕴蓄着美的意象。陆翎更是望着我,含情脉脉,像是在望着自己的知心爱人。

我陶醉了,感觉这是有史以来,我画得最美的一副画,心中暗想,要是她能成为我的老婆,那该多好啊。精品小说《禁忌鬼画》全文在线阅读TXT于是,我问她明天要去哪里。陆翎幽幽地说:“很远的地方。不过,分别,是为下一次再见。我们会很快再次相见的。”

看来,陆翎是真的喜欢我,我心中美美地想。

画完后,我将画递给陆翎,陆翎接过后,朝画看了看,秀眉微蹙,问我为什么不画眼睛。我跟陆翎解释,说我师傅叫我在给人画像时,不要画眼睛。版权haohaoyun.com陆瑶将画递给我,略感惋惜地道:“画龙点睛,没有眼睛,这怎么能是一副完整的画呢?人若没有眼睛,那便是瞎子。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是一个瞎子吗?”

我一时无言以对。

陆翎说:“给我画上眼睛吧。”

望着陆翎那深情款款的美目,我犹豫再三,点头道:“好,反正为你画画已违反了师傅教我的第一条,这犯一条是犯,犯二条也是犯,不如将这副画作完。”说罢,我便握紧笔,朝画上点去。

可奇怪的是,这次任我怎么点,画上面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这笔,竟然画不出颜色来了!

我一时急了,这笔怎么一关键时刻掉链子呢?

陆翎朝画上看了看,又看了看我的笔,好像想起了什么,惊道:“你一直没有用墨水?”我说是的,我这笔不用墨水。陆翎伸手捂住嘴,睁大了眼睛,半晌说道:“你这支笔,不是一般的笔,是一支神笔啊。”

我呵呵地笑了笑,说神笔个屁啊,它都画不出线了。

陆翎说:“我听说这种笔有灵性,如果用墨水画,那副画就会永远不会褐色。如果用血画,那画,会活起来呢。”

我半信半疑,问她从哪里的知道的。陆翎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叫我用血试一试。我觉得这也太玄乎了,最终在陆翎的催促及我的好奇心之下,我用针刺破了我的食指,用笔尖沾了一滴我的血,然后往画上面的右眼一点……

第2章 死之谜

“啊!”陆翎突然发出一声惊呼,身子一抖就坐倒在地。我吃了一惊,忙将她扶起,问她怎么了。陆翎摸了摸头,扶着我站起身,不由分说地抓起那副画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跑去。

等我追出门外,她早已不见了踪影。

我感觉今晚陆翎真奇怪,想去追她,问她到底怎么回事,但是又想到这么晚了,还是决定明天再去找她。

躺到床上后,我辗转反测,直到一两点才慢慢睡去。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惊醒了。突然感觉床边有人,忙睁开眼睛,赫然发现,我床前站着一个人,而且,正在一件一件地脱衣。

我尚未明白过来,她已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扑到了我的身上。

是陆翎!

她像一只饥饿的狼,令我不知所措!

我以为这还是在做梦,直到,陆翎亲自用手让我进入到她的身体里,当我感觉到那份柔软之时,才知道,这是真实的。

只是,陆翎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又是怎么进到我屋里来的?

并且,我发现,她还是个处!

当欢愉越来越浓,我头脑也越来越昏沉,我想,这是个梦,一个美丽的春梦。

第二天醒来时,发现陆翎果然不在身边,只是,我却光着个身子,并且,感觉十分疲倦。

难道昨晚是真的?可当我走到门前时,我又否定了我的想法,因为,门是从里面锁上的。如果人要出去,是没法这么锁的。

我甚至在怀疑,昨晚陆翎来找我画画,是不是也是一个梦。

但是又感觉,一切都像是真真切切发生过。为了求证,我决定去陆翎家看看,去问一问她,应该就清楚了。

可是,我还没有到陆翎家,就听到从她家传来一阵悲恸的哭泣声。我不由一惊,发生什么事了?忙加快了步伐。待我到了陆翎的家门口,发现陆翎家围了很多人,都是村里人。而陆翎的母亲坐在那里哭,好几个婶婶奶奶在一旁安慰着她。

我意识到了不妙,忙问了一位大叔,大叔沉重地说道:“翎翎她——昨晚,去世了。”

“什么!”不啻晴天霹雳,令我半晌回不过神来。她死了?昨晚不是还好好地吗?还跟我——我一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提步便朝屋子里走去,结果,在陆翎的堂屋里看见了一具棺材。

陆翎死了,昨晚死的。死因不祥。

我的心异常地悲痛。如果说,她昨晚没有来找我,那么,我的心可能不会这么难受,可偏偏,她昨晚来找我了,还向我表白。我想起她昨晚跟我说过的话,说她要走了,难道,她知道自己要死了?可是,她后来又说了一句,我们会再相见,这又怎么解释?

就在全村人都在为陆翎的死而悲伤难过时,从陆翎家的堂屋里隐隐传来一阵怪臭味。始之,大家并没有太在意,直到来给陆翎主持丧事的刘大仙说了一句话,大家才震惊过来。

刘大仙说:“这是尸臭!”

如果说这真是尸臭,那么,唯一的来源就是棺材里。可陆翎昨晚才死,她又怎么会这么快就传出尸臭来?

陆翎的父亲陆叔与陆建秦推开了棺材,几人往里一看,“啊——”地一声,齐发出一阵惊呼。陆叔眼泪直流,陆建秦惊愕地问:“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而旁边刚才朝棺材里看了一眼的人齐退出了好几步,其中有两人干脆蹲在地上呕吐起来。

我想去看看棺材里陆翎的尸体到底怎么了,结果还没到棺材旁,陆叔一把将棺材盖给盖上了,然后直接瘫坐在地。

刘大仙掐指一算,沉重地道:“如果我算得没错,这尸体,至少已死了半个多月了。”

陆建秦一把抓住刘大仙的前衣领,气势汹汹地问:“你说什么?翎翎昨天还是好好地,你凭什么说她死了半个月了?你说的什么屁话!”

刘大仙说:“从尸体腐烂程度看来,的确死了有半个多月了。而且,而且……”

“放屁!”陆建秦重重地将刘大仙推了出去,若不是后面有人扶住了刘大仙,他绝对会被推倒在地。

我这才明白,那尸臭是从陆翎的尸体里发出来的,而刚才他们看见陆翎的尸体,一定是腐烂得非常严重了,不由惊异道:“这不可能,昨晚陆翎还去了我那里,怎么会死了半个月?”

陆建秦顿然怒目朝我瞪来,我不由一怔,这才意识到我说错了话。果然,陆建秦一步一步走到我面前,阴沉沉地问:“你说什么?翎翎昨晚去了你那里?什么时候?去你那里干什么?”

众人也将目光聚集了过来,齐盯着我。

我只得如实说道:“她来找我画画。”陆建秦大骂:“画你妈,她深更半夜来找你画画?画完后,她回来就死了?”接而,陆建秦一拳朝我打了过来,我猝不及防,被他打了个正着,这一拳正打在我脸上,我身子朝后一退,差一点坐倒在地。而未等我再反应过来,陆建秦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恶狠狠地问:“是不是你杀了翎翎?”

“没有!”我大声叫道:“我喜欢她,我怎么会杀她!”

众人忙围了上来,将我和陆建秦强行拉开了。陆建秦伸手指着我,骂道:“你这个左撇子,凭什么喜欢我妹妹?是你杀了她,我要你血债血偿!”

在几位叔叔的劝说下,我狼狈地离开了陆家。

随后,陆叔与刘大仙来找我,问我昨晚的事。我只得如实说了,可陆叔回家后,将房子找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我给她画的那张画。他们对我的话半信半疑。

村里一位大婶劝我离开村子,因为陆建秦扬言要杀了我。这小子一向嚣张跋扈,不少人都怕他。我打二叔的手机,偏偏他手机关机。接着,又有一位大叔过来劝我离开,他们你一言我一言,好像陆建秦随时会冲过来杀了我。我在他们的劝说下,急急离开了村子。

可走在半路上时,我又想起了昨晚的事。昨晚的事是真的,那么,陆翎在死前还来跟我发生了关系。她为什么会这么做?难道在我们完事后,她就回去自杀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谜,如果我不能解开这个谜,只怕我这一生都难以安宁,并且这一辈子都可能要背负起杀人的罪名!

将心一横,我返了回去。

结果我一到家门前,便看见我家的的房子被铲为了平地。我惊住了,这时,天色已晚,光线灰暗,我定睛一看,只见陆建秦坐在推土机里边铲边骂道:“宁知,你他妈的有种别出来,老子铲死了你这个左撇子,你就给我妹妹陪葬!”

我火冒三丈,冲上去叫道:“陆建秦,你他妈的疯了!”

陆建秦闻声朝我这方望了一眼,一见我,双目一鼓,停下车,从车上跳了下来,随手抓起地上一根木棒朝我冲了过来。

我愤怒了,随手也捡起一根木棒朝陆建秦迎了上去。

在我们相距尚差一米远时,陆建秦身子一顿,突然扑倒在地,接而,便看见他的身子径直朝后退了出去,一下便退到了两米开外,接而听到他愤怒地大叫:“谁?谁拉我的腿?放开我!”

我一时不明所以,这什么情况?难道我二叔回来了?我忙追了上去,突然间,一阵冷风吹来,四周又飘来一股黑烟,顿时耳边阴风瑟瑟,烟雾弥漫。我没注意这些,只当是夜晚了,有风很正常。而这烟雾,可能是哪里烧火了。我现在确切地想知道陆建秦去哪里了。

结果我找了一阵,地上到处是残垣断壁,但没有陆建秦的影子。

这家伙去哪了呢?我正疑惑,突然听到陆建秦在身后大叫:“翎翎,是你吗?为什么!”

我忙回过头,眼前一条黑影一闪而过。我顿了两三秒才回过神,忙追了上去,可是,并没有看见陆建秦的影子。

刚才那黑影速度极快,不可能是陆建秦。而陆建秦的声音本出现在我身后,为什么又突然不见了?

更奇怪的是,他所说的话。难道,他看见了陆翎?可是,陆翎不是已经死了吗?

莫名地,我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就在这时,一道光朝我射了过来,我忙将手挡在眼前,半晌才发现,在离我一丈开外站着一个人,这时正用手电筒朝着我。因为光线太暗,我看不清楚他的脸。

第3章 魂再现

对方慢慢朝我走了过来。我的心紧紧绷起,一手挡在眼前,一手抓紧木棒,警惕地盯着对方。待近了,我才看清楚,对方竟然是刘大仙。

“刘叔。”我礼貌地叫了一声。

刘大仙用手电筒将我全身上下照了一遍,也怔道:“宁知,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将刚才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刘大仙听后,眉头皱了起来。他说今天下午在得知我走后,陆建秦骂我是畏罪潜逃,办了陆翎的丧事后就会来找我算帐,后来又扬言要铲平我的房子。当时大家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并没放在心上,谁知天还没黑,陆建秦就把推土机开了过来,不顾众人的劝阻,硬是将我家给铲平了。

陆叔与陆婶见事已至此,又因陆翎一事,心力交瘁,没再理会陆建秦,任他胡来。而天黑后,大伙也都各自回去了。

刘大仙觉得陆翎一死这事实在蹊跷,觉得跟我似乎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于是就信步朝我家的方向走了过来,谁知到了这儿时,便看见一个人在废墟里左张在望,待近了才发现是我。

诡异的是,刘大仙并没有看见有烟雾,也没有看见陆建秦。

我想,我真他妈的见鬼了!

刘大仙说,陆翎的事,极可能是鬼魂作祟,叫我提高警惕,以免惹祸上身,若有发现什么不对劲,马上联系他。

我想去陆家找陆叔叔谈谈,我这房子可不能被陆建秦这样给白铲了。但一想到陆翎刚死,陆叔与陆婶都还在极度悲痛之中,我若去找他谈这事,只怕不全时宜,况且现在又晚了,只得明天再作打算。

因为房子没了,我只得去了离我家最近的周叔家。在吃饭时,周叔因陆建秦铲平我家的事也非常气愤,说从来没见过这么乱来的人,简直比新闻里那些强拆队还要霸道。尔后又问起我跟陆翎的事,看得出来,对于昨晚陆翎来找我画画这一事,他也心存置疑。最后安慰我说,陆翎的死跟我没关系,我也不必放在心上,毕竟这世上还是有王法的。

当晚,我就睡在周叔家。

正睡着,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唢呐声,我心存好奇,这么晚了哪来的唢呐?而且好像就在家门外。于是,我下了床,来到屋外,远远看见有光从村头传来,而唢呐声,正是在村头那儿。我觉得疑惑,刚才明明听见唢呐就在屋外,怎么一下到村头了?而且,那村头的光,像是有无数人在举着火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要去给陆翎下葬?可就算急着要给了陆翎下葬,也不必急于在这晚上啊。

我决定去探个究竟。

走了两步,我想起了刘大仙的话,便拿出手机准备打个电话问问他,如果真的是给陆翎下葬,他一定是知道的。

响了六七声后,对方接了。我叫了声刘大仙,但他并没有回话,从手机中只传来一阵沙沙声,就像是收音机频道不对的那种杂音。莫不是手机信号不好?我想挂掉重打,里面的杂音突然没了,我又叫了一声刘大仙,但对方还是没有回应,我想,可能是我听不到对方说话吧。就在这时,突然一阵轻笑声从手机里传了出来,这笑声,我听着熟悉,听了五六秒,我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毛骨悚然。

因为,这笑声,是陆翎的。

接而,听见对方说道:“宁知,你来,我等你。”说完,对方便没了声音。

我一时怔在当场,将手机放在耳边迟迟没有放下来。我明明是打给刘大仙的,怎么会是陆翎接的电话?况且,她已经死了啊!

这时,那唢呐声再次传了过来,并且,越来越响亮,而这曲子,显得非常欢快,我记得电视里古代人迎亲时吹的就是这种曲子。

我将手机往袋子里一放,提腿便朝村口跑去。

远远看见村口有一条队伍。队伍很长,从头望不到尾。在队伍的最前面,由十二人抬着一顶轿子,轿帷乃大红色的彩绸,红如鲜血。轿帏上面绣着“富贵花卉、丹凤朝阳”的图案。花轿后面跟着数名身穿白衣的女子,各持一顶花篮,不时从花篮中抓起一把白花撒向空中,白花飘飘洒洒,漫天飞舞。

我目瞪口呆,这显然是一支送亲队伍!

不多大一会儿,那支送亲队伍便到了我面前。我的眼睛紧紧盯着那顶大花轿,想知道那位出嫁的人到底是谁。

就在这时,那花轿的轿帷慢慢地被一人白皙的手给拉开了,接而,一张脸映入眼帘。一见那张脸,我大吃一惊,呀地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才发现,刚才是一个梦。

而那响亮的唢呐声,犹在耳边。

只是,我为什么会被惊醒?应该是见了花轿里的那个人。可是,花轿里到底是谁,我又记不起来了。

这时,我再也睡不着了,索性下了床,来到屋外,发现天已朦朦亮了。我信步来到我家门前,昨天还是好好的一幢房子,一夜之间就化为平地,我不由一阵悲从心来。二叔回来看见这一幕,不知他又会是什么反应,只怕以他的性子,非宰了陆建秦不可!

突然,我看见在废墟中有一个黑影,远看像是一个人蹲在地上,背对着我。

当发现那是个人时,我的心猛地晃了一下,随之紧紧悬起。是谁在那里?我咽了咽唾沫,沉声问:“谁?”

那人没有动,也没有回应我。因为天才微亮,光线灰暗,实在看不清楚,我左右看了看,见地上有一把锄头,便提了起来,紧盯着那人,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待离对方两三米远时,我又问:“你是谁?”

对方终于动了,慢慢地回过头。我不由一怔,“陆建秦?”

陆建秦站起身,慢慢地朝我走来。我紧盯着他,发现他一脸紧绷,手中拿着一把柴刀,阴沉的双眼紧紧瞪着我。我下意识地想跑,但又想起,他拿的是柴刀,我拿的是锄头,若打起来,我并不一定会吃亏。况且,我若跑了,没了士气,他一旦追上来,只怕我更没有勇气跟他打。

眼看他离我只有一米来远了,我忙用锄头指着他,喝道:“站住!”

陆建秦用柴刀将我的锄头给推开了,依然朝我走来。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紧望着他手中的柴刀。终于,我们之间不过两个拳头之间的距离了,我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建秦阴沉沉地反问:“你跟我妹,到底什么关系?”

我微微一愣,不知怎么回答他。

陆建秦又说:“昨晚,我看到她了。我本要杀了你,她却帮你!”说到这儿,他看了看手中的柴刀,猛地咆哮道:“她死了都要帮你,为什么!”

我震惊非小,并非来自于对陆建秦手中的那把柴刀,而是他刚才所说的那句话。

“你看见陆翎了?”我问。我想说,她不是死了吗?你怎么看见她?不过这句话我没敢问。

陆建秦一字一句地道:“她变成了鬼!她还对付我!她是我的妹妹,为什么会帮你?你对她到底做了什么!”

这一刻,我只觉得,陆建秦疯了,真的疯了。这种人很危险,因为他随时会攻击人。所以,我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慢慢地后退,待离他有一米多远的距离时,我才说道:“我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你不自己去问她?”

“不必了!”陆建秦咬牙切齿地道:“你对我妹妹一定做了什么,才会令她死的。你一定要去给我妹妹陪葬!”

“事情没那么简单。”刘大仙走了过来,对陆建秦说:“先回去给陆翎下葬,她的尸体不能再放了。”

“不行!”陆建秦恨恨地道:“还有一件事没有做,不能下葬!”说着,陆建秦从衣袋里抓出一把白纸狠狠朝我的脸扔来。

第4章 地缝

我下意识地用手将那些纸给打开了,扬扬洒洒数张纸便悉数落在地上。我不明白陆建秦为什么用纸打我,这小子莫不把纸当成了暗器?我朝地上的纸看了一眼,这一看,不由怔了一下,只见每张纸上面都画着一副画。而上面所画的,是人。我好奇捡起两张纸,见上面所画的人,竟然是我!

更令我惊讶的是,这两副画,画功了得,功力堪比一代画师。并且,画上面还题有一首诗,词是按照古代辞格式所写,也就是从上到下从左到右。

只见其中一首诗是: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字迹工整隽秀,入纸三分。

我又将地上的纸捡了起来,无一例外地,画的都是我的像!而且,每副画上面都题有一词,或一词。不少诗词都表达了作者对思念之人的相思之苦。

这是谁画的?我诧异地望向陆建秦。

陆建秦冷冷地道:“这是从我妹妹的房间里找到的,她为什么会画你的像?你是不是跟他偷偷地在拍拖?”

我这时,既惊异又疑惑,这些年来,我几乎都没有跟陆翎讲过话,甚至自从我去打工,因为没有回家,这两年都没有见过她,也没有跟她联系,又怎么跟她拍拖?

“没有。”我答道。

陆建秦哼了一声,抓起一张画对着我问:“那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还装蒜!”陆建秦举拳便朝我打了过来,被刘大仙挡住了。刘大仙劝道:“这事有些古怪,我觉得陆翎她,似乎……”

“咔嚓!”突然,一声脆响传了过来,我们闻声望去,只见在离我们两三米开外的地上突然裂开了一条地缝,紧接着,又是几声咔嚓传来,四周断断续续也出现了好几条地缝,每条地缝约摸有一个大拇指宽,就好像地底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我们全都吃了一惊,忙朝后退,一直退到一丈开外。我朝刘大仙看了一眼,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刘大仙也目露惊愕,缓缓地摇了摇头,锁眉深思。

“要地震了?”陆建秦突然说道。

“不对。”刘大仙伸手朝那些地缝指着,“这不是对震,而是——天呐,怪哉,实在是怪哉!难道这是——”说到这儿,刘大仙突然闭嘴了,脸色陡然间变得十分苍白。

这时,有不少村民好奇地过来看热闹,一见此状,也都惊愕莫名。刘大仙对我说道:“你这地基下面有古怪,快,把那上面的东西都弄开,我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我忙问:“这是什么?为什么地面裂开了?地下面有什么东西吗?”

刘大仙沉重地道:“你先别问,把那些泥、瓦、木头都移开,我要确定一下。”

因为房子被陆建秦铲平,变成了废墟,上面全是残垣断壁以及破碎的桌椅木块,要将其弄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大家全围了过来,议论纷纷。我说这怎么一下弄得好?有人建议叫陆建秦用推土机来弄。陆建秦哼了一声,转过了身去,说道:“老子弄个JB!”刘大仙严肃地道:“这事,极可能跟你妹妹陆翎有关。这地底下,另有玄机,弄明白了这下面的东西,你妹妹陆翎的死,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陆建秦犹豫了一番,望着刘大仙问:“你说的是真的?”

刘大仙重重点了点头,陆建秦便跳上了他推土机,将其开了过来。

这事把村里所有人都给惊动了,包括陆叔与陆婶。他们来了后,向我道歉,说待陆翎的丧事办完后,会给我一个合理的交待,并且会给我赔偿损失。我叫他们去跟我二叔谈。

不到半个小时,将那一片废墟给移平了,那几条地缝变得更加清楚,放眼一望,像是一副图案。我用手机拍了下来,摆了好几个角度,最后确定,是一个类似“卍”的图案。

刘大仙激动地说道:“这是一个‘镇魂伏魔阵’,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地底下,一定镇压着什么妖魔鬼怪!”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我也吃惊非小,若真的是这样,那这些年来,我和二叔岂不是一直住在那妖魔的上面?光想一想,我都感觉一阵后怕。

刘大仙又大声道:“这地表出现裂缝,说明下面的阵法受到破坏,只怕,被镇压的妖魔就要破土而出了!”

“啊!”众人大惊失色,忙问刘大仙现在怎么办。刘大仙摇了摇头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道行太浅,无能为力啊。不过,我有个朋友道行很深,可以请他来看一看。”

说着,刘大仙拿出手机走到一旁去打了一个电话。不大一会儿,他又走了回来,说他的朋友下午就来,现在,得赶紧把陆翎给下葬了。

陆建秦立即说道:“不行,我妹妹的死因还没有查明,怎么就能下葬?”

有人说:“如果还不下葬,我们整个村子都要变臭了!”

陆建秦勃然大怒,用手指着那人叫道:“你他妈的再说一遍!”那人赶紧噤声,转身灰溜溜地走了。

刘大仙叹息一声,对陆叔说:“令爱的死,恐怕跟这镇魂伏魔阵有关,如果不早些下葬,迟则生变啊。”陆叔点了点头,对陆建秦说道:“你别再惹是生非,马上回去给翎翎下葬。”

这陆建秦虽然说为人不可一世,但对陆叔倒是还挺尊敬,当下没有反驳,只是阴沉着脸走了。

于是,大伙又来到陆家,准备给陆翎出殡。

陆婶哭得死去活来,声音都嘶哑了,大家看了,莫不落泪唏嘘。我的心里也异常地悲痛,感觉喉咙梗梗地,说不出话。

在出殡前,陆建秦阴森森地对我说:“你跟我妹妹的死绝对脱不了干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没有理会他,走到棺材前,给陆翎抬棺。陆建秦把我推开,说不用我抬,被陆叔训斥了一顿。

一路上,鞭炮声连天。突然,我耳边传来一阵歌声。是一个女孩子唱的,声音悠扬清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我惊讶地四下张望,眼下全是送葬的人,哪里有什么人在唱歌?难道,我产生幻听了?而我听着的着,感觉到失去了什么,心如刀割,眼泪便不受控制地涔涔流了下来,我擦了又流,不大一会儿,便已泪流满面。大家不时朝我望,眼中尽是复杂的神色。

将陆翎下葬后,我又打了二叔手机,依然打不通。刘大仙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冲我们说道:“人来了,人来了!”说罢便我家快步走去。我们知道,他所说的人,想必是他那个道法高深的朋友,于是齐跟了上去。

远远看见有一个人站在我家地皮那儿。我定睛一看,没想到对方是一名女子,二十三四岁,身材高挑苗条,上穿一件紧身的T恤上衣,更显得胸前那两处的坚挺和腰的纤细,那紧身牛仔裤也将她那翘臀完美地勾勒出来,特别性感,而且,她神色严肃,下颌微抬,给我有一种居高临下、气势凌人的感觉。

第5章 白骨

谁也没有想到刘大仙口中道法高深的朋友是一个年轻的美女,她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好像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和四周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大家围了上去,大婶们都在夸女人漂亮,还有几个说给儿子找媳妇就要找这么漂亮的。

陆建秦跟了上去,看到美女两眼放光,脸上有些轻佻的味道,“这妞真靓,长的能出水。”

刘大仙一惊,急忙拉住了陆建秦,道:“不要乱说话,得罪了杨法师,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想调查你妹妹的死因,你就乖乖的,不要再闹出什么乱子来。”

陆建秦撇着嘴巴,目光一直在美女身上落着,美女则毫不在意,完全不理会陆建秦,就当他不存在一样。

刘大仙给大家介绍,“这位就是专门负责这次事情的朋友杨颖,你们不要看她年轻,比我还厉害呢。”

刘大仙是村子里德高望重的人,大家对刘大仙的话极为信服。

这杨颖年纪轻轻,看上去比我还小,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杨颖的目光有些冷,目光扫视了众人一圈,问道:“谁是这里管事的?”

陆叔走向前去,非常客气的笑道:“我是这里的村长,杨小姐,我们这里偏僻,路途遥远,你刚来,先在我家休息休息,我们将这里的事慢慢的告诉你,大家再商量。”

杨颖面无表情,“请你叫我杨法师。”

陆叔忙道:“好,杨法师。”

“你家就不用去了,刘大仙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了。”杨颖的态度非常冷,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好像将这里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

毕竟是刘大仙的朋友,大家对杨颖非常尊敬,陆建秦凑了上来,道:“杨法师,刘大仙说宁知家地皮下面有妖魔鬼怪,是不是真的?我妹妹的死是不是和这个有关?”

杨颖这才转过头来,目光淡淡的看着陆建秦,“是你把人家房子铲倒的?”

陆建秦似乎不满杨颖的态度,道:“是又怎么样?我就是要把他家给废了,也想把宁知这个左撇子废了。”

我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冲向前去,“陆建秦,你特么把我家房子铲平了,等我二叔回来,你等着瞧!现在随便盖几个房子就十几万,你要是不盖,你就等着坐牢!”

“宁知!要不是我妹妹是你害死的,我会铲平你家么!”陆建秦不知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总是将妹妹的死扣在我头上,他朝我吼道:“你等着,我迟早弄死你!”

陆建秦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仗着老爸是村长,一直在村子里横行霸道。

我恶狠狠的回敬道:“你有种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我等着!”

我和陆建秦的梁子越结越深,我根本就不怕他,他铲平了我的家,村民都是知道的,等我二叔回来,有他们好看的。

陆叔发火了,“建秦!你要是在这里胡闹,就给我回去!”

陆建秦再厉害,父亲的话他还是要听的。

陆叔急忙给杨颖赔礼道歉,“杨法师,真是不好意思,我家的孩子不懂事,才酿出祸端,还请法师帮忙,看看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颖根本不在乎我们的争吵,目光落在脚下不远处的裂缝上,淡淡的道:“挖,继续挖,把这片地基全部挖开,下面的阵法已经被破坏,挖开后,重新布阵。”

刘大仙似乎感觉不妥,道:“杨法师,这下面有不干净的东西,要是全部挖开后,下面的东西会不会跑出来?”

难道下面真有邪物不成?这句话让大家人心惶惶。

杨颖道:“只有重新将阵法布好,然后再建个房子,将下面的东西镇压,不会出事,再说,有我在这里看着,还怕什么妖魔鬼怪?”

按照杨颖的安排,这次挖掘,不能用挖掘机,只能人力挖掘,顺着地面上半米多宽的裂缝挖,阵法已经破坏,谁也不知地下面有什么,所以,要小心翼翼的探索。

陆叔组织了一些身强体壮的年轻人,准备了工具,开始向地皮下挖去,我也在其中之内。

村民们都没有事,围着地基,都想知道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裂缝很多,密密麻麻,五六米方圆,每个裂缝都是一指之宽,纵横交错。

在杨颖的安排下,村民们先是顺着裂缝外围向下挖,如果直接从裂缝之处挖,怕万一裂缝之处有什么东西被损坏了,总之,一切都要小心谨慎。

所以,挖掘的范围扩大了七八米,大家围着裂缝周围使劲的挖土,没有机器,人力非常慢,不过村民很多,大家换着挖。

一个上午时间,裂缝的外围已经挖了半米多深,午饭过后,杨颖让大家向中间挖。

“骨头……骨头,这里有骨头……”一个村民突然大叫了起来。

大家都围了上去,半个白森森的头骨从村民的脚底下冒了出来,一双黑洞洞的眼眶似乎在盯着我们,这村民吓的丢掉手里的铁锹,从坑里连滚带爬地上来了,其他人也是一惊,纷纷离开了坑里。

看着坑里的头骨,我心底冒出了一股寒意,我家下面怎么会有头骨?难道我家地皮下面是墓地吗?谁会把房子盖在墓地上面?

杨颖道:“谁去把头骨拿上来。”

旁边的村民战战巍巍,没有人下去。

“大白天的有什么怕的?真特么胆小!”陆建秦跳进了坑里,将头骨上面的土弄干净,在旁边挖了几下,将头骨掏了出来。

他将头骨拿在手里,没有半点害怕,拿到了杨颖旁边,献殷勤的道:“美女法师,你喜欢,就送给你。”

杨颖将头骨那在手里,这头骨有些发黑,头顶有一道裂缝,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砸开了,杨颖检测片刻,淡淡道:“女人的头骨,没有什么稀奇的,这下面果真有问题。”

说完,杨颖将头骨丢到了刘大仙手里,刘大仙也是检测了一番,道:“杨法师,这骨头……骨头似乎有些年月了,恐怕,恐怕在百年以上。”

百年?怎么可能?村民们被吓着了。

杨颖皱眉,“刘大仙,这里是我管事,你道行不深,就不要乱说话。”

我走到杨颖身边,道:“杨法师,这是我家的地基,虽然我家的房子旧,几十年了,可是盖房子的时候,地基肯定是工人们打地基,怎么会出现骨头呢?”

旁边的村民都是议论纷纷,觉得此事极为蹊跷,不可思议。

杨颖抓他盯着我,不冷不热的道:“你问我,我问谁?难道你家的房子是我盖的么?”

我一下被噎住了,这不是欺负人么?这女人太嚣张了,我真想和她顶几句,杀杀她的气焰,不过,这个女人我不能得罪。

我的目光看向了陆叔,陆叔开口了,“这房子已经三十多年了,当年建房的时候我在,地基都是村民们打好的,我们村的地质都差不多,大概都是一米五左右就出现老土,绝对没有骨头,这点我可以保证。”

旁边的很多长辈都证明陆叔的话,他们也参加过建房,这里没有骨头。

那骨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地底里怎么会出现骨头?

陆叔问我,“你二叔呢?怎么这两天一直没有看到你二叔?”

我也在找我二叔,电话都打不通,不知道干吗去了,我说道:“前几天二叔说去办事,现在还没有回来。”

杨颖开口道:“好了,只是一些普通的骨头而已,继续挖!”

陆建秦第一个冲到了坑里,拿起了锄头顺着刚才头颅出来的坑挖了下去,其他人也都下坑去挖。

禁忌鬼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禁忌鬼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如何保养一把紫砂壶

    紫砂壶泡茶既不夺茶真香,又无熟汤气,能较长时间保持茶叶的色、香、味。紫砂茶具还因其造型古朴别致、气质特佳,经茶水泡、手摩挲,会变为古玉色而倍受人们青睐。紫砂壶是用于泡茶煮茶的。对于紫砂壶性能“色香味皆蕴”过去早有定论。从很早时候紫砂壶就成了喝茶时候钟爱的茶具,日常养护很重要,紫砂壶才会变得更加好看,学会了正确的养壶方法,才可以让您的紫砂壶表现出真正的个性。泡壶是好的养壶方法。以前只是随便地拿来一把紫砂壶泡茶,并没有特别留意养护,这里收集了许多养壶经验介绍,除了说的新壶如何处理以外,还要提醒的是,

  • 好心车夫无意中救下一位路人,居然是一位富商,一夜后成全村首富

    文/南极企鹅导读:好心车夫无意中救下一位路人,居然是一位富商,一夜后成全村首富俺们村里有一位忠厚老实的车夫,乡亲们都称呼他老憨,他平日见人都是笑哈哈的,话语不多,但无论乡亲们有什么要他帮忙的地方,他从来都会爽快的答应下来,帮别人办完事后连饭都不吃,人们也都知道他的脾气,所以都会在他临行时,在马车里放上一坛粮食酒,他就好这一口,酒量也好的惊人,所以也不会拒绝乡亲们的一番美意。更让人羡慕的是老憨家里有一位美娇妻,人长的那叫一个水灵,30出头的年纪那叫一个俊,乡亲们都说老憨这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能够娶

  • 带着信回到1958年,亲眼见证一段大家闺秀与放牛郎的爱情故事

    文/南极企鹅导读:大家闺秀与放牛郎的爱情故事,却因一封来自22世纪的信笺公之于众清晨阳光照射在脸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我睡眼朦胧的坐了起来,随后关掉了桌子上的闹钟,突然一条大腿压在了我的身上,仔细一看腿毛比我的都长,吓得我一哆嗦,这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缓缓转过头看着旁边一脸滚刀肉的胖子,差点吐出来,我的天啊,昨晚喝断片了,孙胖子怎么跟我睡在了一个床上啊,我赶忙看了一下自己的下身,还好没有异样,但昨晚确实喝的太多了,以至于怎么回家的都忘记了。孙胖子是我的死党,外号肥猪,人如其名,一米八十多的身高

  • 世界读书日:读书人的气质,是学不来的!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第一次感受读书人的气质是中学时候。一位语文老师,每次上课前,都会双手将课本端在胸前,深深地鞠一躬。上课讲到精彩的部分,会欣喜地沉醉,喜欢的句子,会一遍一遍地读给学生听。当所有人读书的目的只是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时,他身上那种对知识的尊重,对文学深深的热爱触动着我。那种触动一直指引着我,在人生的每一次选择中,我都没有放弃过与文字打交道,以至于它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读书,是成本最低的投资,却是一生的财富。它能够陪

  • 世界读书日 一个人为什么要读书?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答案

    4月18日,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发布。2017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6本,全年读书10本以上的国民不超过一成,七成以上每天读书不超过半个小时,而人均每天用手机高达80.43分钟。随着科技的日益发展,现代人生活节奏的加快和大量信息爆炸式的出现使得人们的阅读习惯发生了较大的改变,读书对于现代人来说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同时社会的发展形成一种不读书依靠其他方式也能成功的模式,让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读书无用。有趣的是中国的家长自己每年读不了几本书,却都希望子女

  • 【亿亿理财】世界读书日:中亿云正青春飞扬,知识竞赛锦绣文章

    为响应全民阅读热潮和4.23世界读书日活动,中亿云投资有限公司第一届知识竞赛在公司总部海洋石油大厦28楼会议室如期举办。本次知识竞赛活动由人事行政部策划、主办,技术部孙东青和名庄荟聂曼主持、人事行政部王海韵计分,公司旗下亿亿理财与名庄荟各部门员工均参与了这一活动。赛前,支持人宣读了比赛规则与分组方式。首先进行分组,此次知识竞赛采用抽签分组的方式进行,为增进凝聚力采用了不同部门员工混合组队方式,共分为ABC三组,每组皆是有不同部门员工组成。开始比赛,三组成员开始了激烈的抢答,几度得分打成平手。期间

  • 古代四大“潮”流职业 自由职业者比比皆是

    提起古代时尚职业,不少读者会觉得奇怪,我国古代是农业社会,职业不就是“士农工商”,哪来时尚职业呢?其实古代也有很多职业,尽管有的依附在这四大职业中,但工作内容和方式也比较新颖,和当下某些时尚职业相差无几。一是新闻记者古代没有新闻记者这个名称,但确实存在类似的职业,比如采诗官、左拾遗、右拾遗等,尽管名称不同,但职业内容大同小异。周朝时的采诗官,就是以专职到民间采集诗歌的职业,他们每年深入基层的田间地头,和村民们打成一片,寻找民间逸闻、诗歌、谚语和对政府的抱怨,实际上就是现在说的“社情民意”,那时流

  • 家庭主卧室宜挂哪些画,美感十足的国画花鸟画

    卧室是我们每天睡觉的地方,也是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卧室进行适当的装饰十分有必要,卧室装饰挂画不仅能美化居室环境,也能陶冶身心,那么卧室挂什么画好呢?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带来适合床头床尾的卧室装饰画。一、孔雀图有着美好的寓意,适合在卧室的床头床尾上悬挂,此画面十分具有美感,会让人感到一股清新的气息,同时,也会让双方的感情更加甜蜜和稳定,让人心生羡慕。王一容新品孔雀牡丹图《花好月圆富贵呈祥》(作品来源:易从网)古往今来,人们之所以喜欢牡丹不仅仅是它那姹紫嫣红的花色、雍容华贵的气质,更在于它是集颜值、寓意

  • 装傻(说的太好了)

    要想在这个现实社会站稳脚跟,有时候就要学会装聋作哑。不该说的话别说,不该管的事别管;不该惹的人别惹,不该生的气别生。眼,只有装瞎才不流泪;嘴,只有装哑才不惹祸;人,只有装傻才会轻松。装傻,不是真傻,而是糊里糊涂,不计较。装傻,不是毛病,而是心胸宽广,不记仇。现实的社会,复杂的人心。理,不要争得太明白,事,不要弄得太清楚。理,争多了伤感情,事,弄明白心会痛。装傻,不是没有底线让步,不是没有原则宽容。而是顾全大局,心里有数,不理是非,不增仇恨,不添烦恼,不生闷气。装傻,看似糊涂,实际精明,话不说得太

  • 制作一个企业宣传片周期要多久?

    企业宣传片的制作从策划到提交企业宣传片一般在20-30天左右。如果企业提供材料,在后期的编辑中只能完成一个星期。这种宣传片的制作没有亮点。那么做一个企业宣传片需要多长时间呢?我相信这也是大多数客户所关心的问题。上海鸿阳宣传片制作公司小编和你一起分享一下。首先,在拍摄初期拍摄的宣传片类型,需要了解客户的需求,这一环节是确定整个企业宣传片是否满足客户需求的最关键环节。通常需要3到5个工作日。二、计划规划阶段以双方的沟通为基础,公司将给出相应的创意计划(脚本),并由企业宣传片制作公司进行报价。通常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