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情深不寿,良人已陌路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8 9:10:2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情深不寿,良人已陌路
第1章 你永远也不可能取代她

“莫兰!你给我滚出去!”

祁安修暴躁地掀开被子,手指着门口,对床上一丝不挂的女人怒吼。情深不寿,良人已陌路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他面前了,上次是偷溜进浴室,上上次是躲在车后座,这次居然直接脱光了躺床上来了。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羞耻?

床上的莫兰眼神一暗,丝毫不介意自己姣好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中,光洁的双腿交叠着,动作妖娆地伸出一只脚去钩站在床边的祁安修的睡袍。

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从微微敞开的浴袍中露出来的健硕的胸膛。

“我好看么?”

放眼整个A市,谁敢说莫兰不好看?

精致的五官,妖娆的身段,目含情,声带娇,三围傲人,性格火辣直爽,端似一朵娇艳妩媚的玫瑰花。

别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心目中的玫瑰女神,每天都在上演勾引姐夫的背德戏码。

祁安修厌恶地把被子又重覆到了莫兰身上,他实在想不通,像莫莉那么温文尔雅的美好姑娘,怎么会有莫兰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妹妹。

想到莫莉,他的心一痛,眼神里酝酿的黑气越来越重。原文haohaoyun.com

“我叫你滚出去你听到没!要不是看在莫莉的份上,你连跟我说话都不配!”

已经习惯祁安修的毒舌和抗拒,莫兰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看着面前俊朗非凡的男人,她嘴角微微一勾,身体在床上弓起,借着柔软的腰部身子立了起来,双腿分开跪在床上,背后的长卷发随着她的动作拂过光洁的背,落在不盈一握的腰间。身前的风光自然被被子挡住了。

看着身体前倾慢慢向他靠近的莫兰,祁安修喉头一紧,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女人贴面的问候。

没能如愿挨到他,莫兰微微嘟起嘴。

“祁安修,我叫你姐夫难道不是更刺激么,呵呵,你在避讳些什么呢,我姐都死了三年……”

讥笑的话语因为一个狠历的巴掌戛然而止。莫兰倒在床上手捂着脸沉默地看着怒不可遏的祁安修,撑着身体的手臂因为疼痛颤抖不已。

祁安修手背上青筋暴起,足以得知他刚刚那一巴掌有多用力。好好孕低头看着阵阵发麻的掌心,祁安修心里生出深深的厌倦感。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痛让他的呼吸变得沉重。

这是他第一次打莫兰。

这个女人总是乐此不疲想方设法的揭开他心里的伤疤,也不知道到底是讽刺了别人还是侮辱了自己。

莫兰受了一巴掌,沉默片刻不怒反笑,慢条斯理的下床捡起之前被自己扔在地上的衣服,优雅地穿上,光脚背对着祁安修站着,长时间的赤身裸体让她感觉森冷。

房间里一时无声,莫兰走到门口,突地发出轻哼的笑声。正准备彻底离开这个令人尴尬的房间,祁安修凛然的声音直直刺向她的心门。来自haohaoyun.com

“莫兰,我告诉你,你永远也不可能取代莫莉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门口迤逦的身影一顿,装作没听见一般消失在了祁安修的视线中。

没有人看见,莫兰美艳无双的脸庞此刻尽是肝肠寸断的泪水。

第2章 悲剧

莫兰慵懒地伏在吧台上,空酒杯在手里百无聊赖地转来转去。

“莫兰你丫的又翘班。”

严卿卿站在吧台里面数落她,手轻巧的一抬又往莫兰的杯子里加满了柠檬水。

莫兰好笑地看着自己的闺蜜,舔了舔嘴唇,把杯子送到嘴边仰头就是一大口。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却在下一刻表情扭曲地蜷缩起身子,仿佛喝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你TM柠檬水根本没放水吧!”

牙根和脸颊被酸涩地不停抽搐,莫兰此刻只想把杯子砸到严卿卿头上。

“你丫喝柠檬水的姿势就跟喝二锅头一样豪迈,怎么着要上山打虎啊?”

严卿卿手撑在吧台上说风凉话,嘴里边发出啧啧的嘲笑声,每回这样整莫兰都屡试不爽,偏偏莫兰还是个不会往外吐只会往肚子里咽的,瞧她眼角泪水白花花的样子严卿卿就兴灾乐祸。

终于把口腔里那股强酸感缓和过去,莫兰苦大仇深地复又趴到了吧台上。

“我要不是酒精严重过敏,你这酒吧三天之内就得关门。”

“得了吧,莫美女您可真能吹。”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酒吧里三三两两的客人,还没到群魔乱舞的高峰期。网站haohaoyun.com

莫兰坐在高脚凳上的屁股配合着腰扭了扭,活动了下酸胀的身子。一番姿势性感妖娆,长腿一抬,牛仔热裤里的蕾丝边隐约可见。

祁安修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幅惹眼的画面,眉头一皱。

背对着他的莫兰当然不知道前天才狠狠给了她一巴掌的男人就在身后,严卿卿却是一眼就看见了。

她眼里闪过一抹晦暗的神色,若无其事的提醒莫兰。

“美女,你要打的虎来了。”

莫兰拿着杯子的手一僵,立马就听懂了严卿卿的暗示,灵活地转过身子,脸上装作惊喜的样子,和祁安修打招呼。

“姐夫,晚上好啊。”

祁安修垂下眼睑,一个眼神都不屑于给她,径直绕过了吧台向里面走去,把避如蛇蝎的举动表现地淋漓尽致。

莫兰左边的脸颊仿佛在隐隐作痛。

外人都道曾经的祁家大少祁安修和莫家千金莫莉是一对令人艳羡的神仙眷侣,青梅竹马郎才女貌。要不是新婚那晚一场意外悲剧,恐怕两人孩子都能打王者了。

令人啧啧喟叹的,是痴情绝对的祁安修,不顾祁家长辈的反对,硬是给自己坐实了一个祁莫氏未亡人的名头,今年都28了,坚决不再另娶。

莫兰这小妮子比莫莉小两岁,第一眼见到祁安修的时候才两岁半。和小男生打架哭鼻子跑去找姐姐求安慰,就看到了偷偷给姐姐递巧克力的同一个幼儿园大班的祁安修。

小时候的莫家两姐妹就出落得水灵灵了,一个乖巧文静,一个活泼任性。相对莫兰来说,莫莉的甜美可爱更得同龄孩子的喜爱追逐。

整天和男孩子闹得灰头土脸,踩着别人肚子让人叫“老大”的莫兰,不知怎么就独独对斯文整洁安静高冷的祁安修有着充分的好感。

年幼的时光总是过得没那么多深沉的心思的,直到有一天莫兰发现,乖巧柔弱的姐姐已经不需要她这个小两岁的妹妹来保护了,她的身边有一个俊朗意气安全感十足的少年。

再后来,他们就订婚了。

莫兰继续做她的小太妹,只是这个小太妹的心里,却有了姐姐身边的小少年。

第3章 一个巴掌一杯酒

莫兰又重新无精打采地坐回来。

看着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比谁都固执。

就是一个画地为牢的傻子。

察觉到闺蜜的关心,莫兰心里一暖,脸上又扬起娇媚的笑。

“听说今天祁安修的小舅舅刚从国外回来,想必他今天就是来这里聚会的。”

莫兰眼里散发出狡黠的光,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又要惹事了。

“讲道理我也要叫一声小舅的,怎么能不去欢迎他呢?”

莫兰钻进严卿卿的办公室不知道从哪搜出一件兔女郎的制服,大大喇喇就换上了,紧身的粉红色连体背心将她火爆的身材紧紧包裹住,长腿配黑丝堪堪到大腿的位置,整个腿根都是露出来的,屁股中间一个拳头大的兔尾巴毛球,头上粉色的宽大兔耳映地莫兰脸色红润。她翘起臀、部,背对着严卿卿晃了晃尾巴。

作为女人,严卿卿都觉得眼前的画面不忍直视。

祁安修自进酒吧看到莫兰,就一直有股不安感,他甩了甩头,拿起酒杯和身旁的人聊天。

包厢门突然被敲响了,祁安修想是他叫的酒到了。待门打开,却是一个打扮性感暴露的兔女郎。

莫兰端着托盘,一扭一扭地就走到了祁安修面前,弯腰凑近,只要祁安修一低头,就能看到一对呼之欲出的双峰。

祁安修的头一看到莫兰就隐隐作痛,太阳穴的青筋暴起,憋着一股怒气正要发作,莫兰突然开口说话了。

“小舅你好啊,初次见面,我是莫兰。”

本来饶有兴趣看戏的小舅微微诧异,莫兰对着他打招呼,眼神却是直勾勾看着祁安修的。

“莫兰你又搞什么鬼!”

“姐夫刚刚就在外面看到我了,也不叫我进来和小舅打个招呼,真不够意思。”

莫兰跪坐在茶几前,边是向祁安修抱怨,边把酒杯逐个斟满,言行举止间尽是媚意。

祁安修知道莫兰从小就喜欢他,但就算没有她姐姐,他也不可能会喜欢莫兰这样孟浪性感肆无忌惮的女人。以为她这次又是处心积虑地想勾引他,却在下一刻看到莫兰端着酒杯坐到了小舅旁边。

“小舅我敬你一杯,以后在A市多多关照了。”

嘴上说着敬酒,莫兰手上却只拿着一杯酒往他跟前凑,“一个不小心”酒杯没拿稳,液体全洒在了他胸口。

“哎呀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莫兰就双手贴上了男人被酒水浸透变得透明的衬衫,胡乱在胸膛上揉搓,尽情揩油。

看到这一幕的祁安修胸口一阵郁闷之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莫兰你够了!”

一杯冰凉带着刺鼻发酵味道的液体兜头就淋了下来。

说不清的一种酸涩感在祁安修心里发酵,看到莫兰对着别的男人“惺惺作态”,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莫兰抬手擦了擦脸,眼睛有些刺痛,酒精的激烈味道熏得她想掉眼泪。

两个人静静对峙着,多余的小舅早已借着清理的名头去了洗手间。

“一个巴掌一杯酒,祁安修你不怕以后要还的么?”

祁安修嗤笑,他还真不知道莫兰哪来的自信。

“莫兰,你在我面前,从来都是自找侮辱。”

“能不能少在我面前晃,我祁安修,看着你莫兰,倒!胃!”

第4章 试你,我嫌恶心

莫兰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手放在两边用力簒成拳,关节都微微发白。祁安修一字一顿的话像锋利的刀尖又给她心口添上血淋淋的伤痕。

“你就非我姐不可?情愿为她鳏居一辈子?”

祁安修淡淡的回答“是”,眼里沉淀着化不开的伤痛。

三年前祁安修和莫莉还是一对令人艳羡的未婚夫妻的时候,祁安修对莫兰还是挺友好的,后来一切就变了,莫兰满心以为姐姐死了,她可以连带着姐姐的份一起爱祁安修。哪里知道,这个男人的感情掺不得一点杂质。

偏偏莫兰是个不服输的,从一开始的礼貌拒绝到如今的恶语相向。她敢说是祁安修不识好歹对她不公平么?

她本来就不是公平竞争者,更何况是和一个死人争。

莫兰站在原地低头一言不发,祁安修起身就要绕过她出去。却被一双柔嫩纤细的手臂拦腰抱住了。

背后的女人顶起脚,在他耳边呵气,低低的说话。

“姐夫你试试呗,也许你就发现我比我姐更合适你了。”

热气熏得祁安修耳根处发烫,他转过身,一手捞过莫兰的腰,一手轻捏她的下巴,脸慢慢凑近。

莫兰感觉自己的心快跳出嗓子眼了,不明白祁安修突然扭转的态度。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嘴唇快要挨上的时候,莫兰闭上了眼睛,没有看到祁安修嘲讽的笑意。

“试你,我嫌恶心。”

随即莫兰的身子被推开,狼狈的摔在茶几上,酒杯酒瓶在大力的冲撞下,滚在地上发出尖锐的玻璃破碎声。

莫兰手肘磕在烟灰缸上,片刻就泛出黑紫的淤青。她颜色惨白,的看着再次对他粗鲁相待的祁安修,密密麻麻的难受情绪将她淹没。

我嫌恶心

短短的几个字莫兰听在心里像复读机一样重复播放。看着祁安修走出包厢的背影,她咬牙切齿地冲他喊。

“恶心是么?祁安修,总有一天我要你吐出来的都吃进去!”

祁安修的脚步一顿,觉得有些可笑,他从来不吃不新鲜的东西。不再看狼狈的莫兰一眼,消失在了包厢门口。

严卿卿走进包厢的时候,正看到莫兰捧着自己的脸表情痛苦。刚刚情绪激动她没察觉脸上火辣辣的刺挠感,这会满脸的红色小疙瘩已经全部冒出来了。

好不容易清理了身上的脏污换了衣服,莫兰坐在吧台任由严卿卿给她的脸上药。

“啧啧,从没见过这么没风度的男人。”

“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严卿卿一句话骂了两个人,语带嫌弃,莫兰听着只是无所谓的笑笑。

酒吧里放着抒情温柔的音乐,细腻的女声和伤感的歌词环绕在莫兰耳边。仰着头闭着眼睛的她,感受着脸上药膏冰凉凉的触感,突然鼻头一酸,白花花的泪就从眼角汩汩的留下来,止也止不住。

怪不得人说年少不听李宗盛,长大方知林忆莲。

“夜已深,

还有什么人,

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

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

你若勇敢爱了就要勇敢分。”

莫兰一生的勇气,都用来爱祁安修了,无止境的追逐和骚扰都已成了习惯,大概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情深不寿,良人已陌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深不寿 或 良人已陌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中国驻日大使馆昨晚举办旅日华侨华人新春招待会

    中国驻日大使馆昨晚举办旅日华侨华人新春招待会“2018年旅日华侨华人新春招待会”,2月20日晚在中国驻日大使馆举办。在日各界华侨华人代表约350人出席了招待会。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首先致辞,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廖雅彦和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名誉会长颜安分别致辞,驻日公使刘少宾祝酒。新老华侨华人欢谈交流,日本华乐团助兴演出。精彩图片分享:

  • 安徽龙溪油坊:岁月无声 香飘百年

    随着现代化机器榨油技术的普及,传统的人工榨油作坊逐渐远离人们的视线。当周围的老油坊在我们的记忆里渐渐远去时,位于青阳县朱备镇江村的龙溪油坊却依然坚守着。图文:刘国兴汪峰老油坊很老了。这是一个传统的农家院落,正对厂门最大一座屋子便是老油坊的生产车间。走进去,一个传统手工作坊的景象映入眼帘,光线昏暗、土墙斑驳,几根柱头被风雨长久地剥蚀已经漆黑,屋外亮晃晃的阳光透进来,仿佛走进了老油坊久远的光阴岁月。

  • 贵州苗族数百万响鞭炮齐鸣震撼山岳

    2018年2月20日,正月初五,在贵州省贵阳市麦格苗族布依族乡龙窝村,当地上万苗族同胞自发举行隆重的燃放爆竹、跳芦笙迎新春、祭祖活动。据了解,苗族人称每年正月初五的民俗活动叫“苗族迎春年厂节”,是当地苗胞同胞跳芦笙迎新春和纪念先祖或怀念故人、祈祷来年风调雨顺的传统民俗活动。图片作者:吴东俊/视觉中国活动现场人山人海,苗族人家先是以家或家族为单位围在一起、将去世人的衣物用阳伞遮挡在一旁。苗族人头上拴着白布条,在去世人的衣物前,边烧黄钱、边点燃爆竹,苗族妇女有的哭泣告诉去世的先祖或亲人,现在都过上了

  • 作家们说给春天的话(六):一切都清亮蓬勃

    说给春天的话:一切都清亮蓬勃祈盼春天张楚昨天立春,很多发小5点29分起床迎接这个时刻。我睡得晚,临到中午才爬起,很是被他们嘲笑一番。可他们不晓得,我对春天的祈盼同样真诚。今年少雪,我祝愿故乡那条河流来年依然丰盈宽绰,百亩荷花窈窕,荷下野鸭悠然。祝福侄子高考金榜提名,老妈依然开心地写书法、扭秧歌、做帽子,老爸依然开心地跟胡同里的大伯大叔打扑克、下象棋、晒太阳。我也祝福我的朋友师长来年健康自在,写出他们心中的甜蜜与忧伤。至于我自己,我希望我能按照写作计划写出理想中的好小说。人到中年,我没有感觉到油腻

  • 林能海盆景根艺奇石欣赏

    浙江石浦盆景奇石爱好者林能海盆景根艺奇石欣赏我是林能海,浙江石浦盆景奇石爱好者,祝各位盆友狗年幸福吉祥,事业称心如意!精彩回放:林能海盆景奇石欣赏盆景鸿运照,送你十个好!盆景贺岁,欢乐祥瑞!欣赏龙鱼禾微型盆景:掌握好打开幸福之门的四把钥匙

  • 上世纪80和90年代的那些墙上标语,你还记得吗?

    标语作为极具中国特色的一种文化现象,是我们许多人童年无法磨灭的记忆。不同时代的标语都写满了属于那个时代的特殊气息,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7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那些墙上的常见标语。这些标语充满了时代的印迹,也写在每一代中国人的生活里,即使现在,很多农村依然深受标语里所蕴含的思想的影响。本文转自网络

  • No.11 | CL&WL 第四期(Vol. 2, No. 2)目录

    CL&WL第四期封面VOL.2,NO.2目录Dialogue一QingPoetry,TranslationPrinciplesandLiteraryTheory:AnInterviewwithProfessorJerrySchmidtJerrySchmidt(UniversityofBritishColumbia)/ShiGuang(BeijingNormalUniversity)Articles二ContemporaryChineseFictionintheContextofWorldLite

  • 中国之美:最有年味儿的城市,有你家吗?

    无论春风柳上归,仲夏苦夜短;无论鸣笙起秋风,置酒飞冬雪。总有人鲜衣怒马,陪你看烈焰繁花;总有人素面白纱,陪你度恬淡年华。春节已至,无论回故乡,还是在远方,都不妨寻美一场。记忆《欢欢喜喜团年路》2018年2月12日,湖北省利川市。两位青年,欢欢喜喜地踏上回家团年的路。吴华斌摄《孩童时的年》2018年2月16日,山西省榆次市。对于孩子,年的味道就是穿上长辈缝制的崭新的小棉袄,压岁钱的味道就是用不多不少的钱买个自己心爱的玩具,无忧无虑的去小伙伴家里拜个年。APieceofCake摄《龙腾盛世》2018

  • 最好吃的饭,是妈妈做的饭

    美食,中国人过年的重头戏。家里的每一道菜,融入绵密心意,幸福与团圆做调料,山珍与海味比不上,不然冰心、老舍等名家怎会将浓浓惦念诉诸笔端?最好吃的饭,是妈妈做的饭。家,就是这个味儿!年,就是这个味儿!知年俗·品年味话初五◎“破五送穷”正月初五,俗称“破五节”。旧时,初一到初五民间有很多迷信禁忌,在过了初五之后,这些禁忌即告解除,故称“破五”。这一天,要“赶五穷”,包括“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家家户户在黎明的时候就要起来放鞭炮、打扫卫生,鞭炮从里往外放,边放边往门外走,意思是将一切不吉利的

  • 《经典咏流传》16首歌,读最美的诗,唱最美的词

    《明日歌》明·钱福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临江仙》明·杨慎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登鹳雀楼》唐·王之涣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苔》清·袁枚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墨梅》元·王冕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长沙铜官窑瓷器题词》唐·佚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