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贵妾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8 9:25:2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贵妾

第一章:入府

  沈薏虽觉自己凄惨,却从不知庇护她的祖父沈雨去后不久,父亲沈青酒后那话将她变卖是真的。贵妾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当她与沈青一同来到埖阳镇上,被逼迫到一大户人家后门时,她终是有些不敢相信,惶恐,眼中打框的泪珠也随着那开启的门缓缓掉落,言语带着诸多不愿叫了她从懂事就再未叫过的言词,心凉透地乞求道:“父亲。”

  她希翼的希望沈青告诉她,眼前的场景只是一个假象,她依旧会是他的女儿。

  沈青却并未经沈薏那一声而所动容,只那门敞开后,接过那开门的婆子递过来的钱银,丢下句“好好做事。”便转身离去。

  “小姑娘,跟着进来吧。”开门的婆子任沈薏站了会,便对朝着明明眼前已看不见那身影,却依旧落泪的沈薏温声道。

  那不停留的脚步,那般无情,沈薏擦干脸上的泪珠。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下一刻,那婆子便见着沈薏往那狭窄的巷口跑去,拐了个弯,不见踪影。

  那婆子却并未慌乱,未走几步,对片刻又因前方几魁伟的人退回来的沈薏道:“跑什么跑,你父亲是送你来享福的。”

  说完便强挽着沈薏胳膊往后门走去,又依旧温声的暗示她,给个枣道:“若不是你身份不同,这会你怕是要挨上几棍了。”

  沈薏却未明,只些许疑惑,些许怨天。

  从后门跨进府里,那婆子便见着沈薏又不停的掉泪,便有些不忍的些微放软言语道:“这荒年,能吃饱饭你就该笑了。况府里会山珍海味的伺候你。”

  一路上逼真的假山假景,沈薏却无心顾忌,虽那婆子说了那些言语来宽慰她,她却也不知好坏,反而心里更加惶恐。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直至再走过一月拱门,挽着她的婆子似真只为她好般说了几句,便不再说了。沈薏那眼泪也慢慢停下,接受现实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我该做何事?”

  “伺候好你的主子就行了,伺候好了,荣华富贵便是你的了。”那婆子依旧那么和蔼,指点着眼前的小姑娘。

  “我该称你为什么?”眼前婆子的好说话,而她也似乎无法逃脱,沈薏便心死的提问。

  “姓李呢。”李婆子脸上展开皱皱的笑容,轻拍了拍沈薏粗糙的手道。

  有些拘谨的道了声:“李婆子。版权haohaoyun.com

  “哎,多看看周遭,熟悉熟悉些。”不知不觉沈薏与李婆子又走过了一处回廊。

  

  当沈薏跨入那门匾上苍劲有力的“生平乐”的门槛后,映入眼帘的便是隔着大片莲花的凉亭中一少年似在作画的背影。

  沈薏快速撇了一眼,便垂眼,那大概是她的主子吧?似乎是个君子。

  李婆子带沈薏来到耳房,便道:“你就住这儿了,床旁有身衣,你换了吧。”

  沈薏再来不及问什么,李婆子便已出了门。

  换下那身素白的裙衫,穿上李婆子所说的衣裳,沈薏竟觉,格外的合身。好好孕她也不知道大户人家是什么样的,她便未多想。

  

  

  

  

  

  

  

 

  

  

  

  

  

  

  

  

  

  

  

  

  

  

第二章:妾室

  “你说那姑娘什么心性?”黎府老太太隔着罗帐询问着。

  “进府前,跑了次,怕是不愿的,因不是个贪的。人比画上的却是好看许多,算是通彻知礼。”李婆子如实回答。

  “人你便先带着吧,让她伺候维儿几日。”黎老太太虽知李婆子说的是实情,却依旧有些不放心道:“盯着点儿,退下吧。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李婆子退下后,站在一旁的丫鬟黎玉雯透过罗帐依稀能见黎老太太还未入睡,便轻声询问:“老太太,可要再睡会?”

  “你觉那姑娘如何?”黎老太太静默了会,出声却又是一问话。

  “奴婢看,因是个端庄的姑娘。”黎玉雯听黎老太太那么一问,便忙拿过衣物服侍黎老太太起身。

  “怕就怕心性不端。”黎老太太叹息道。

  

  数日前,黎府门前突来一道士,嘴里囔囔着黎府有血光之灾。有奴才上前驱赶,那道士竟有板有眼的说着黎府逝去的少奶奶和少爷何时何地因什而逝去。驱赶的奴才自是不晓,也不信,正要和几奴才打骂那道士时,恰这幕被出府的何妈妈给瞧着了。

  那道士说的确是不落的。何妈妈把道士引到黎老太太身前。黎老太太竟也信了,驱退众人,黎老太太便问道士那血光之灾该如何解,那道士也不隐瞒,说方圆之外有与府里痴傻的少爷八字十分合的姑娘,娶为少奶奶血光之灾便可解了。

  若他人来看,便会觉着有些荒唐,可黎老太太却是心惊,道士所言与她一日前那所梦到的菩萨解说那黎府的劫难,正差不离,只她那菩萨梦里那姑娘的身世家底更为详细。

  黎老太太派人打探,请来媒婆寻问,确有那么一人,确都对的上。只沈家的名声不好,沈家俩女子竟都为怪病逝去,即使沈雨为村里的教书先生。却也惹人口舌,而沈雨去后,名声也越传越差。

  沈家的名声,沈家的家底,黎老太太并不愿他们黎府的家业,落在那名誉还端不端的一贫家女的手里。哪怕黎府的少爷是个傻子。但若按门登户对,他们黎府的少奶奶再怎么也轮不到沈薏来当。

  黎老太太便暗中使人从沈青手里买下沈薏。若问沈薏为黎家什么人?有黎老太太在一日便是妾,也顶多是个妾。

  

  沈薏已等得有些心慌,正要出门看看时,那禁闭的门却又被推开,李婆子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下换了身衣裳的沈薏,便笑吟吟道:“姑娘换下粗布裳,就是跟方才不同了。”

  沈薏低头不好意思的抿嘴笑了笑。

  李婆子又慈爱道:“以后老奴便是教导沈姑娘府里规矩的嚒嚒了。若老奴有不知轻重的地方。沈姑娘可别放在心上。”

  

  

  

  

  

  

   

第三章:敌意

  这几日,李嚒嚒算是教全了沈薏礼仪,沈薏的聪慧她也看在眼里。逐黎老太太传话,她便往好的说:“府里的规矩,沈姑娘只几日便学了个全。伶俐着呢。”

  走在漆黑的路上,李嚒嚒觉着这一趟传话,真快的很,黎老太太问了句沈薏近日如何,便未再问其它。

  不出所料,她以后便因是沈薏的人,对于黎老太太未挑刺,黎府现仅有的俩准女主子,李嚒嚒是乐意看着俩人和睦相处。

  黎府中除黎老太太,却并不知沈薏本应是道士所说,菩萨梦里所解,黎府的少奶奶。

  

  第二日早,李嚒嚒便带着沈薏去给黎府唯一的黎维黎少爷请安,告知她从今日起便是她来伺候黎少爷,也宽慰道李嚒嚒却也会伴在沈薏身边。

  沈薏心中是有些忐忑的,到李嚒嚒所说的黎少爷寝房中,却被眼前的那幕给惊着了。

  沈薏俩人到达黎少爷寝房外,还未走近,便瞧着那门竟是敞开的,李嚒嚒谩骂几句奴才的不长眼,沈薏才跟着李嚒嚒进了寝房。

  寝房内,她几日前所看到的君子身上竟有位女子,那女子不同于她的穿着,媚而美,衣着暴露,手上拿着瓷勺在比肩的位置,那黎少爷凑过去。那女子便把瓷勺快速偏移过去,娇嗔着:“黎少爷可没答应茹儿的事,黎少爷可得先答应……”

  “王茹!”李嚒嚒也被眼前这幕给惊滞,直那名唤王茹的女子娇媚的开口,李嚒嚒才上前使力把王茹从黎少爷身上给拉下来。

  王茹似乎才发现房中有人,正了正身,扣上那裸露肌肤的环扣。又娇媚的朝着怒瞪着她的李嚒嚒道:“这不是伺候黎少爷用膳。”

  “王小姐可管好自个儿!”李嚒嚒怒气难消,却也只能任王茹那般嚣张的走出寝房。

  王茹从沈薏身旁走过时,沈薏也不知是不是多想的,那王小姐对她的低眉顺眼竟有万般鄙夷,万般敌意。

  直至王茹走出房中,黎少爷才突然明白所发现的事,孩童般的朝着李嚒嚒囔道:“茹妹妹那是在喂本少爷用食,李嚒嚒怎能赶走茹妹妹!”

  李嚒嚒也不知怎向天真的黎少爷解释方才所发生的事,只好一一掩过:“哎,王小姐那是有事,老奴来伺候少爷。”

  沈薏听着黎少爷与李嚒嚒的对话,心中又激起一翻波澜。

  “沈姑娘,你便收拾桌上的残迹吧。”经方才的事,虽沈薏现做的本应是伺候人的事,李嚒嚒却也不好意思再让沈薏来伺候黎少爷,只好李嚒嚒来伺候黎少爷穿上外衣。

  沈薏听李嚒嚒的话,才回过神,忙上前收拾着桌上的残羹。

  

  黎少爷穿好吃好后,对她这个新来的丫鬟别有兴趣。黎少爷让沈薏坐着,沈薏自是不敢。黎少爷便拉扯了沈薏一把,沈薏未站稳,便倒在了床上。

  李嚒嚒见着了这场景,才出声:“黎少爷既这般说了,沈姑娘自是可陪伴在黎少爷身边落坐。”

  

  

  

  

  

  

   

  

  

  

  

  

  

第四章:不周

  沈薏便有些别扭的坐在床旁,黎维一人玩了会,便囔着要与她玩那精致的布老虎,沈薏哭笑不得,他俩人究竟该如何玩那布老虎。

  黎维把布老虎递给沈薏,道:“本少爷玩了许久,该你玩了。”

  沈薏下意识的去看李嚒嚒,李嚒嚒却会意她接着。沈薏有些僵硬的拿着布老虎随意乱动着。她觉自己也是玩了许久,便如释重负的把布老虎递给黎维:“奴婢也玩了许久。”

  黎维伸手,却是一把抓住沈薏的手一同乱挤压着那布老虎,不谙世事道:“你玩错了,因是这样的。”

  “黎少爷……”眼前的人比她年长几步,又是男子。沈薏几次挣脱却未果,手依旧被黎维紧握着,她出声乞求的看向李嚒嚒。

  李嚒嚒对沈薏的求助不放在心上,笑吟吟道:“黎少爷那是跟你玩呢,欢喜着你呢。”

  直至黎维似乎是教够她了如何玩,便松手:“以后你可得记着了,本少爷可不会教人第二次的。”

  “奴婢知晓了。”禁锢没了,沈薏忙把手放在身后,低声应着。

  

  用膳时,沈薏觉她终能轻松点,李嚒嚒却走了,独留她服侍黎维用食。

  沈薏端着瘦肉粥,盛了半勺,勺底抵在碗边放了放,觉着因是不烫的,便不自在的朝着那不厌其烦的玩着布老虎的人道:“黎少爷可吃一口吧?”黎维充耳不闻,沈薏只好又道:“布老虎陪黎少爷玩了这许久,它也该是累了。它面上不显,心底里应是累极了,黎少爷忍心看它累着吗?”

  黎维被沈薏这番话给吸引,转头盯着沈薏看。沈薏不自在的苦涩的抿了抿嘴角道:“黎少爷在看什么呢,黎少爷用食吗?”

  黎维凑到沈薏身旁,道:“本少爷觉得你说的对,那让布老虎休息会吧。”

  黎维把那清粥吃了半碗,便又去玩那布老虎,沈薏只好在黎维身后道:“那布老虎软塌塌的,不如先前那般精神,黎少爷可知不知那就是没休息好的意思。”

  沈薏算是懂了,究竟如何让黎少爷不那么折腾点,老实点。只全靠一张嘴,瞎掰。

  

  直至那粥快见底了,李嚒嚒才回来。

  进门便是沈薏尽心伺候着黎维的场景,李嚒嚒便放宽心,她走些许时辰。沈薏倒也能照顾好黎维。

  李嚒嚒欣慰道:“沈姑娘比老奴还用些心,真是有……”李嚒嚒顺嘴差点把“夫妻相”三字说出口。恰好黎维又闹着不吃了,沈薏便又去操着心。李嚒嚒便自往别的说:“沈姑娘和黎少爷真合的来。”

  沈薏自没注意那突然转折的言语,只那黎少爷躲进床里,抱着布老虎,说什么也不吃了,沈薏只好求助般的看向李嚒嚒。

  李嚒嚒便道:“少爷胃口也就那么点,沈姑娘放下碗勺吧,小心洒了。”

  沈薏听李嚒嚒那般言语,便从床里边出来。怕自己方才那言行以上犯下:“奴婢端着粥往床里边爬,真没大没小的。”

  

  

  

  

  

  

  

  

  

  

  

  

  

  

贵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贵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墨竹原创诗歌】轻点键盘弹出的不是12345……

    文/墨竹手指轻点键盘弹出的不是12345……而是埋藏在心底的一个名字缠绕于心回味无穷每当想起一种甜蜜从心海慢慢涌起翻越高山跨过江河周身每个细胞都绽开灿烂笑意每当想起一种兴奋不觉油然而起花儿忘却开放月儿驻足不前美丽的心飞入云端与湛蓝的夜空一同分享有你的快意每当想起一种幸福会满天飞舞百灵鸟停止了歌唱星星也不知疲倦且忘记走过的云乡就这样,就这样当我想你的时候,泪水会情不自禁地奔流当我想你的时候,心会不自觉地颤抖当我想你的时候,诗句会如彩虹飞入你相思的渡口手指轻点键盘弹出的不是12345……而是一个激情

  • “党旗更红 祖国更美”大型书画展,在蒲城县文化馆隆重开幕。

    渭南市十县(市).学习宣传贯彻落实十九大文件精神,“党旗更红祖国更美”大型书画展,定于2018年元月19日上午十点,在蒲城县文化馆隆重开幕。此次书画展,集中了渭南市十县(市)中省市美协、书协会员的精品力作,是一次高规格的书画大展,也是近多年来第一次由我县承办的渭南十县(市)优秀书画展,更是一次难得的学习十九大精神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文章、访谈等的具体体现,希望全县各单位干部职工及广大市民前来参观学习,体会书法之美、绘画之美、新时代之美。这次书画展由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华夏儒园书

  • “阿细跳月”的古今评价

    “阿细跳月”从南诏皮罗阁时期产生以来,至今已有1260多年的历史了,有许多中外名人、伟人都盛赞“阿细跳月”。这里,仅举几个大家十分熟悉的名人、伟人的事例加以说明。公元738年,当皮罗阁到前线看到“奴隶军”跳“打火舞”后,就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种能增强将士体质、激励将士杀敌斗志的舞蹈”。所以,不仅重视和扶持这种舞蹈,而且给它取了“嘎斯比”(巍山彝语意为“独脚乐”,现阿细人叫“高斯比”)的名字。后来,将士们配上三弦、竹笛、木叶等乐器,唱着“打火舞”的调子自娱自乐。南诏组织庞大的进贡团到京都长安时,不

  • 金庸笔下八大反面人物排行,只有一名女子上榜,最大反派是他

    8【杨康】杨康,又名完颜康,金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的人物。杨铁心与包惜弱之子,金国六王爷完颜洪烈的养子。杨康聪明机警,外貌俊美、气质卓绝,生母养父对其万般宠溺,自幼在顺境中成长,处处争强好胜,不择手段。在铁枪庙中被黄蓉拆穿真相后欲杀之灭口,掌击黄蓉软猬甲上,被江南七怪之南希仁遗留在刺尖上的剧毒刺破手掌,而中毒身亡。7【李莫愁】李莫愁,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中主要反面人物之一,她是主人公杨过的师伯,小龙女的师姐。许多重要情节都由她推动,占尽重头戏。李莫愁容貌甚美,却心若蛇蝎,因此江湖中人取

  • 桅子花开

    桅子花洁白的花瓣淡淡的清香留在记忆的花篮里蕴育在现在的土壤里开在未来的枝头上陪伴我们走向未来心里有一只兔子时常蹦到外面去玩它看过了人间风景品尝了人间百味难过时返回养一养又蹦岀去了⋯静是自我沟通的桥梁静与外界沟通的桥梁静是抚平浮躁的手静是填充空的养料⋯静能让人离自己更近与世界更近与和谐更近太阳照着感觉被宇宙拥抱被自己拥抱

  • 新精气神理论趣解《渴望》歌词,毛阿敏唱哭了蒋大为,肝经人物

    1995年电视剧《渴望》歌词作词:易茗作曲:雷蕾演唱:毛阿敏悠悠岁月日子过得漫长,过得迷茫,过得不明白欲说当年好困惑肝经人物,成熟得比较晚,明白得也晚,道说年轻时的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肝经人物,是求真的,这种真,是理论的层面的,是一种务虚。现实与理论并存的一种状态悲欢离合肝经人物,三国演义,开篇说了,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是肝经人物的所必须经历的,也是价值观里面的一项主要内容。都曾经有过肝经人物,追求的是大而全,全而不深,全面不深刻的一种状态,没有不懂的,但是确是不精。肝经人物的工

  • 孝行天下

    少见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不见了“古道西风瘦马”。但“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却并不新鲜。这首曲道出了多少游子的心声?有多少人为思念家乡的父母而断肠?又有多少人想到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现在人只知道尔虞我诈争名夺利,只知道自己的事业。忙的尽孝的时间都没有,就差忘记孝字怎么写了,在这一切向利息看齐的时代,有多少人真正理解孝?孝字拆开来上面是老字的一半,下面是子女的子。意思不言而喻,就是当父母老了不能养活自己照顾自己的时候,下半

  • 从佛经中看佛陀的教导

    《杂阿含经‧卷二十六》:(白话译文)一日,世尊告诉诸比丘:“刚出生的婴儿,父母将之付与乳母照顾,使乳母得以随时为他沐浴、哺乳或给予任何照顾。倘若乳母不谨慎,婴儿会以草、土……等不净物放置口中,此时乳母必须教导孩子除去口中不净物。若是孩子不能自己除去,乳母则要以左手扶其头,以右手伸入口中除去哽物,此时孩子虽然痛苦,乳母仍要于苦中除去哽物,如此才能令孩子于长夜中得以安乐。”接着,佛陀问诸比丘:“那么孩子长大后,自己懂得辨识,还会放不净物于口中吗?”比丘回答:“不会的,佛陀!当孩子长大就懂得分别,不会

  • 生活的意义: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传说中:“只有遇到一个肯让它圆满的人,八尾猫才能有九条尾巴”。传说世间的一切生灵皆可修炼成仙,而猫自然在其中。每修炼二十年,猫就会多长出一条尾巴,等到有九条尾巴的时候,就算功德圆满了,连天上的神仙都要敬让三分。可是这第九条尾巴却是极难修到的,当猫修炼到第八条尾巴时,会得到一个提示:帮助它的主人实现一个愿望,心愿完成后,会长出一条新的尾巴,但是从前的尾巴也会脱落一条,仍是八尾。这看起来是个奇怪的死循环,无论怎样都不可能修炼到九条尾巴。有一只很虔诚的猫,已经修炼了不知道几百年,也不知道帮多少人实现了

  • 新蔡县练村镇驻村第一书记李晓刚荣登“河南好人榜”

    凤凰生活网驻马店讯(记者郎瑞杰特约记者史红超通讯员李健)1月17日晚,由河南省委宣传部、省文明办、省广播电视台、省总工会主办的2017年度“德耀中原•道德模范在身边”颁奖仪式在河南省广播电视台演播大厅举行。11位道德模范、10名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第一届河南省文明家庭代表、2017年度河南好人代表在仪式上接受嘉奖。来自河南省不同市县的“敬业奉献、见义勇为、诚实守信、孝老爱亲、助人为乐”的100名好人荣登“2017年度河南好人榜”。其中,新蔡县练村镇驻村第一书记李晓刚喜获“见义勇为”类好人。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