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贵妾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8 9:25:2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贵妾

第一章:入府

  沈薏虽觉自己凄惨,却从不知庇护她的祖父沈雨去后不久,父亲沈青酒后那话将她变卖是真的。推荐haohaoyun.com

  当她与沈青一同来到埖阳镇上,被逼迫到一大户人家后门时,她终是有些不敢相信,惶恐,眼中打框的泪珠也随着那开启的门缓缓掉落,言语带着诸多不愿叫了她从懂事就再未叫过的言词,心凉透地乞求道:“父亲。”

  她希翼的希望沈青告诉她,眼前的场景只是一个假象,她依旧会是他的女儿。

  沈青却并未经沈薏那一声而所动容,只那门敞开后,接过那开门的婆子递过来的钱银,丢下句“好好做事。”便转身离去。

  “小姑娘,跟着进来吧。”开门的婆子任沈薏站了会,便对朝着明明眼前已看不见那身影,却依旧落泪的沈薏温声道。

  那不停留的脚步,那般无情,沈薏擦干脸上的泪珠。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下一刻,那婆子便见着沈薏往那狭窄的巷口跑去,拐了个弯,不见踪影。

  那婆子却并未慌乱,未走几步,对片刻又因前方几魁伟的人退回来的沈薏道:“跑什么跑,你父亲是送你来享福的。”

  说完便强挽着沈薏胳膊往后门走去,又依旧温声的暗示她,给个枣道:“若不是你身份不同,这会你怕是要挨上几棍了。”

  沈薏却未明,只些许疑惑,些许怨天。

  从后门跨进府里,那婆子便见着沈薏又不停的掉泪,便有些不忍的些微放软言语道:“这荒年,能吃饱饭你就该笑了。况府里会山珍海味的伺候你。”

  一路上逼真的假山假景,沈薏却无心顾忌,虽那婆子说了那些言语来宽慰她,她却也不知好坏,反而心里更加惶恐。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直至再走过一月拱门,挽着她的婆子似真只为她好般说了几句,便不再说了。沈薏那眼泪也慢慢停下,接受现实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我该做何事?”

  “伺候好你的主子就行了,伺候好了,荣华富贵便是你的了。”那婆子依旧那么和蔼,指点着眼前的小姑娘。

  “我该称你为什么?”眼前婆子的好说话,而她也似乎无法逃脱,沈薏便心死的提问。

  “姓李呢。”李婆子脸上展开皱皱的笑容,轻拍了拍沈薏粗糙的手道。

  有些拘谨的道了声:“李婆子。说明haohaoyun.com

  “哎,多看看周遭,熟悉熟悉些。”不知不觉沈薏与李婆子又走过了一处回廊。

  

  当沈薏跨入那门匾上苍劲有力的“生平乐”的门槛后,映入眼帘的便是隔着大片莲花的凉亭中一少年似在作画的背影。

  沈薏快速撇了一眼,便垂眼,那大概是她的主子吧?似乎是个君子。

  李婆子带沈薏来到耳房,便道:“你就住这儿了,床旁有身衣,你换了吧。”

  沈薏再来不及问什么,李婆子便已出了门。

  换下那身素白的裙衫,穿上李婆子所说的衣裳,沈薏竟觉,格外的合身。版权haohaoyun.com她也不知道大户人家是什么样的,她便未多想。

  

  

  

  

  

  

  

 

  

  

  

  

  

  

  

  

  

  

  

  

  

  

第二章:妾室

  “你说那姑娘什么心性?”黎府老太太隔着罗帐询问着。

  “进府前,跑了次,怕是不愿的,因不是个贪的。人比画上的却是好看许多,算是通彻知礼。”李婆子如实回答。

  “人你便先带着吧,让她伺候维儿几日。”黎老太太虽知李婆子说的是实情,却依旧有些不放心道:“盯着点儿,退下吧。好好孕

  李婆子退下后,站在一旁的丫鬟黎玉雯透过罗帐依稀能见黎老太太还未入睡,便轻声询问:“老太太,可要再睡会?”

  “你觉那姑娘如何?”黎老太太静默了会,出声却又是一问话。

  “奴婢看,因是个端庄的姑娘。”黎玉雯听黎老太太那么一问,便忙拿过衣物服侍黎老太太起身。

  “怕就怕心性不端。”黎老太太叹息道。

  

  数日前,黎府门前突来一道士,嘴里囔囔着黎府有血光之灾。有奴才上前驱赶,那道士竟有板有眼的说着黎府逝去的少奶奶和少爷何时何地因什而逝去。驱赶的奴才自是不晓,也不信,正要和几奴才打骂那道士时,恰这幕被出府的何妈妈给瞧着了。

  那道士说的确是不落的。何妈妈把道士引到黎老太太身前。黎老太太竟也信了,驱退众人,黎老太太便问道士那血光之灾该如何解,那道士也不隐瞒,说方圆之外有与府里痴傻的少爷八字十分合的姑娘,娶为少奶奶血光之灾便可解了。

  若他人来看,便会觉着有些荒唐,可黎老太太却是心惊,道士所言与她一日前那所梦到的菩萨解说那黎府的劫难,正差不离,只她那菩萨梦里那姑娘的身世家底更为详细。

  黎老太太派人打探,请来媒婆寻问,确有那么一人,确都对的上。只沈家的名声不好,沈家俩女子竟都为怪病逝去,即使沈雨为村里的教书先生。却也惹人口舌,而沈雨去后,名声也越传越差。

  沈家的名声,沈家的家底,黎老太太并不愿他们黎府的家业,落在那名誉还端不端的一贫家女的手里。哪怕黎府的少爷是个傻子。但若按门登户对,他们黎府的少奶奶再怎么也轮不到沈薏来当。

  黎老太太便暗中使人从沈青手里买下沈薏。若问沈薏为黎家什么人?有黎老太太在一日便是妾,也顶多是个妾。

  

  沈薏已等得有些心慌,正要出门看看时,那禁闭的门却又被推开,李婆子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下换了身衣裳的沈薏,便笑吟吟道:“姑娘换下粗布裳,就是跟方才不同了。”

  沈薏低头不好意思的抿嘴笑了笑。

  李婆子又慈爱道:“以后老奴便是教导沈姑娘府里规矩的嚒嚒了。若老奴有不知轻重的地方。沈姑娘可别放在心上。”

  

  

  

  

  

  

   

第三章:敌意

  这几日,李嚒嚒算是教全了沈薏礼仪,沈薏的聪慧她也看在眼里。逐黎老太太传话,她便往好的说:“府里的规矩,沈姑娘只几日便学了个全。伶俐着呢。”

  走在漆黑的路上,李嚒嚒觉着这一趟传话,真快的很,黎老太太问了句沈薏近日如何,便未再问其它。

  不出所料,她以后便因是沈薏的人,对于黎老太太未挑刺,黎府现仅有的俩准女主子,李嚒嚒是乐意看着俩人和睦相处。

  黎府中除黎老太太,却并不知沈薏本应是道士所说,菩萨梦里所解,黎府的少奶奶。

  

  第二日早,李嚒嚒便带着沈薏去给黎府唯一的黎维黎少爷请安,告知她从今日起便是她来伺候黎少爷,也宽慰道李嚒嚒却也会伴在沈薏身边。

  沈薏心中是有些忐忑的,到李嚒嚒所说的黎少爷寝房中,却被眼前的那幕给惊着了。

  沈薏俩人到达黎少爷寝房外,还未走近,便瞧着那门竟是敞开的,李嚒嚒谩骂几句奴才的不长眼,沈薏才跟着李嚒嚒进了寝房。

  寝房内,她几日前所看到的君子身上竟有位女子,那女子不同于她的穿着,媚而美,衣着暴露,手上拿着瓷勺在比肩的位置,那黎少爷凑过去。那女子便把瓷勺快速偏移过去,娇嗔着:“黎少爷可没答应茹儿的事,黎少爷可得先答应……”

  “王茹!”李嚒嚒也被眼前这幕给惊滞,直那名唤王茹的女子娇媚的开口,李嚒嚒才上前使力把王茹从黎少爷身上给拉下来。

  王茹似乎才发现房中有人,正了正身,扣上那裸露肌肤的环扣。又娇媚的朝着怒瞪着她的李嚒嚒道:“这不是伺候黎少爷用膳。”

  “王小姐可管好自个儿!”李嚒嚒怒气难消,却也只能任王茹那般嚣张的走出寝房。

  王茹从沈薏身旁走过时,沈薏也不知是不是多想的,那王小姐对她的低眉顺眼竟有万般鄙夷,万般敌意。

  直至王茹走出房中,黎少爷才突然明白所发现的事,孩童般的朝着李嚒嚒囔道:“茹妹妹那是在喂本少爷用食,李嚒嚒怎能赶走茹妹妹!”

  李嚒嚒也不知怎向天真的黎少爷解释方才所发生的事,只好一一掩过:“哎,王小姐那是有事,老奴来伺候少爷。”

  沈薏听着黎少爷与李嚒嚒的对话,心中又激起一翻波澜。

  “沈姑娘,你便收拾桌上的残迹吧。”经方才的事,虽沈薏现做的本应是伺候人的事,李嚒嚒却也不好意思再让沈薏来伺候黎少爷,只好李嚒嚒来伺候黎少爷穿上外衣。

  沈薏听李嚒嚒的话,才回过神,忙上前收拾着桌上的残羹。

  

  黎少爷穿好吃好后,对她这个新来的丫鬟别有兴趣。黎少爷让沈薏坐着,沈薏自是不敢。黎少爷便拉扯了沈薏一把,沈薏未站稳,便倒在了床上。

  李嚒嚒见着了这场景,才出声:“黎少爷既这般说了,沈姑娘自是可陪伴在黎少爷身边落坐。”

  

  

  

  

  

  

   

  

  

  

  

  

  

第四章:不周

  沈薏便有些别扭的坐在床旁,黎维一人玩了会,便囔着要与她玩那精致的布老虎,沈薏哭笑不得,他俩人究竟该如何玩那布老虎。

  黎维把布老虎递给沈薏,道:“本少爷玩了许久,该你玩了。”

  沈薏下意识的去看李嚒嚒,李嚒嚒却会意她接着。沈薏有些僵硬的拿着布老虎随意乱动着。她觉自己也是玩了许久,便如释重负的把布老虎递给黎维:“奴婢也玩了许久。”

  黎维伸手,却是一把抓住沈薏的手一同乱挤压着那布老虎,不谙世事道:“你玩错了,因是这样的。”

  “黎少爷……”眼前的人比她年长几步,又是男子。沈薏几次挣脱却未果,手依旧被黎维紧握着,她出声乞求的看向李嚒嚒。

  李嚒嚒对沈薏的求助不放在心上,笑吟吟道:“黎少爷那是跟你玩呢,欢喜着你呢。”

  直至黎维似乎是教够她了如何玩,便松手:“以后你可得记着了,本少爷可不会教人第二次的。”

  “奴婢知晓了。”禁锢没了,沈薏忙把手放在身后,低声应着。

  

  用膳时,沈薏觉她终能轻松点,李嚒嚒却走了,独留她服侍黎维用食。

  沈薏端着瘦肉粥,盛了半勺,勺底抵在碗边放了放,觉着因是不烫的,便不自在的朝着那不厌其烦的玩着布老虎的人道:“黎少爷可吃一口吧?”黎维充耳不闻,沈薏只好又道:“布老虎陪黎少爷玩了这许久,它也该是累了。它面上不显,心底里应是累极了,黎少爷忍心看它累着吗?”

  黎维被沈薏这番话给吸引,转头盯着沈薏看。沈薏不自在的苦涩的抿了抿嘴角道:“黎少爷在看什么呢,黎少爷用食吗?”

  黎维凑到沈薏身旁,道:“本少爷觉得你说的对,那让布老虎休息会吧。”

  黎维把那清粥吃了半碗,便又去玩那布老虎,沈薏只好在黎维身后道:“那布老虎软塌塌的,不如先前那般精神,黎少爷可知不知那就是没休息好的意思。”

  沈薏算是懂了,究竟如何让黎少爷不那么折腾点,老实点。只全靠一张嘴,瞎掰。

  

  直至那粥快见底了,李嚒嚒才回来。

  进门便是沈薏尽心伺候着黎维的场景,李嚒嚒便放宽心,她走些许时辰。沈薏倒也能照顾好黎维。

  李嚒嚒欣慰道:“沈姑娘比老奴还用些心,真是有……”李嚒嚒顺嘴差点把“夫妻相”三字说出口。恰好黎维又闹着不吃了,沈薏便又去操着心。李嚒嚒便自往别的说:“沈姑娘和黎少爷真合的来。”

  沈薏自没注意那突然转折的言语,只那黎少爷躲进床里,抱着布老虎,说什么也不吃了,沈薏只好求助般的看向李嚒嚒。

  李嚒嚒便道:“少爷胃口也就那么点,沈姑娘放下碗勺吧,小心洒了。”

  沈薏听李嚒嚒那般言语,便从床里边出来。怕自己方才那言行以上犯下:“奴婢端着粥往床里边爬,真没大没小的。”

  

  

  

  

  

  

  

  

  

  

  

  

  

  

贵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贵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那个如你一般的人16章

    原标题:那个如你一般的人16章小说名称:那个如你一般的人第16章慕容浩,你他妈的疯了是吗?第16章慕容浩你他妈的疯了是吗?慕容浩硬拽着白若灵来到了另一个高档豪华的包间。“喂,慕容浩,你到底想干什么?”这句话已经被白若灵问了三遍了,从走廊上到这里,白若灵问了同样的话,可慕容浩回答永远都是沉默,然后继续沉默。“砰!”慕容浩一脚踢开门,紧接着就把白若灵甩在了床上。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白若灵有些头晕目眩,可在她还没适应过来时,下一秒,就感觉腰间一紧,接着一具充斥着阳刚气息的身躯压了过来。这眼看着自己的衣

  • 特工妖后16章

    原标题:特工妖后16章小说名:特工妖后第十六章谋划“对了,听御医们说,近日林贵人感染了风寒,你就不要去看完她了,若是也被传染了便不好了。”墨玥再三强调不能去看望林芮一,洪娇娇也不敢违背皇上的旨意。“皇上都这么说了,臣妾自当保住身子为好,要是这林妹妹需要些什么,臣妾派下人去给她送便好。”洪娇娇知道墨玥只是在偏袒林芮一,她在心里盘算着,若是哪天皇上忙的时候,她定将亲自到那碎玉宣去看看。“小李子,你陪一个人盯着贵妃的寝宫,若是发现她去碎玉宣你就立马回来禀报。”墨玥还是怕这纸包不住火,这就算在精密的打算

  • 桑林未晚16章

    原标题:桑林未晚16章书名:桑林未晚第十六章绿帽子桑晚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手臂已经被突然冲上前的宋怀安拽住。闻言,姜甜虽不明白宋怀安要做什么,也还是二话没说,转身进了厨房,不久后拿了一些麻绳出来。“宋怀安,你做什么?”桑晚脸上血色尽失,深知这个情况下不会有好事发生,只是无论她怎样挣扎,也还是挣不开被宋怀安用力钳住的手腕,“放开我!听见没有?宋怀安你放开我!”“现在知道怕了?”宋怀安冷笑一声,接过姜甜递来的麻绳,“晚了!”桑晚挣扎的厉害,宋怀安费了些力气才将她双手反剪到身后,“甜甜,把绳子捡起

  • 此情成追忆16章

    原标题:此情成追忆16章小说:此情成追忆第16章爱不得,恨不了,死不成她的额头上刻上了耻辱的印记,她的身体上残留着无数的鞭痕,还有无数个午夜梦回钻入梦中的婴儿哭泣……都真真切切的告诉她,变了。他变了,她也变了。曾经无比依恋的皇宫和他的温柔,此刻却成了困住她的牢笼。而这些云庭峥派来的宫女太监不过是换了身份的狱卒罢了。爱不得,恨不了,死不成,这是云烟如今的状态。正发愣着,就见熟悉的宫人走了进来。云烟知道又到了当血牛的日子,拢了拢衣服,不用对方说便走了出去。每日一碗血,这是云庭峥的命令。只是今日似乎出

  • 凰不归16章

    原标题:凰不归16章小说:凰不归第016章他是个狠角色敖辛道:“我还真不清楚。”楚氏冷笑道:“他是侯爷从外面带回来的,来路不明,不清不楚,到底是不是敖家的血脉也未可知。早些时候你待他形同陌路,不就是因为如此吗?“这次他帮你说话,只不过是为了拉拢你,以便将来谋取更多的东西。辛儿,婶母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被他给骗了。你要知道,我们才是一家人,你和婉儿、放儿才是敖家之后,是一脉同宗的兄妹。”一脉同宗的兄妹么,那为何婉儿要几度至她于死地?那为何敖放又不管好他辖地内的流匪,使得她一下山便遇上了强盗?

  • 宠妻无度:狼性总裁狠狠爱16章

    原标题:宠妻无度:狼性总裁狠狠爱16章小说名称:宠妻无度:狼性总裁狠狠爱第十六章竟然是他(上)“孟氏集团?先等一下……”沈冽天听上去很耳熟,他看着文件上面的第一个预约的名单,上面出现一个熟悉的名字,孟雨桐,怎么会是她?“是的,来我们沈氏房产的是孟氏的总裁孟佑齐,还有总监孟雨桐小姐。”沈冽天得意地坐在总裁的座椅上,“我一直很想再见到她,没想到今天她今天主动送上门了,真是有趣!明羽,你去把孟氏集团的资料拿给我,我先看看。”明羽惊讶沈冽天的态度,明显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难道是因为对孟氏感兴趣,对那个孟

  • 人生何必如初见16章

    原标题:人生何必如初见16章小说名:人生何必如初见第16章你能为他生孩子,就不能为我生一个?白以末的话令安婉星如五雷轰顶,她难以想象,平日里谦谦有礼和蔼可亲的白叔叔,怎么会变成了这副模样?她自然不知,白以末今晚在百乐门陪欧洲人玩乐,可无论那些舞女在他面前如何搔首弄姿,他都完全提不起任何兴趣。更可恨的是,那群欧洲人一边玩女人还一边嘲笑他那方面能力不行,但只有他自己明白,不是他不行,而是他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花街柳巷的女人!“白叔叔,你到底在说什么?!”安婉星开始慌了,想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可白以

  • 关于我爱你16章

    原标题:关于我爱你16章小说:关于我爱你第16章,叶如星死了这种场合,自然是少不了应酬,来和顾盛廷打招呼的一波又一波,张小冉觉得乏味,借口去洗手间,离开甲板。海风吹着有点凉,她本想找个房间休息一下,结果推开一间休息室的门,里面一对男女正做着羞耻的事。女人几乎都脱光了,正趴在男人裤裆上,给男人口。张小冉关门就想走,结果发现那男人是自己爸。她气的浑身发抖,这是什么场合。索性推开门进来,对着女人吼,“穿上衣服滚!”女人不愿意,张峰飞也没有因为被女儿看到不好意思,提上裤子就让女人走了,“晚点我去找你。”

  • 【花样年华】每个人都可以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她没胸没腰没屁股,却是我见过最美的健身女神!

    花样年华红颜花样年华遇见企盼的真爱就是相信不会再改変青葱的花样年华满心想念彼此的承诺内心却无比幸福甜蜜神奇的心灵相遇任谁也难相信在花样年华遇见了宿缘红颜墮红尘中的花样年华似曾相识的宿缘在那一世今生遇见了如魔法咒般的致命吸引力无法自拔的念念难忘一颦一笑一投足浮起那一世合掌虔诚祈愿今生灵魂的脉动如投影般虔诚落在花样年华的红尘中毕竟瞬间幻化成明日黄花红颜刹那真实写照俩人的一生真爱入於心相知相惜俩人若相爱又豈在朝朝暮暮花样年华遇见了前世因缘舍生忘死也要共结白首不忘君不负卿以爱的名义宠爱彼此于心里花样年华

  • 【中国诗歌黄金台】纪念专号丨诗人伊蕾追思会在北京蒙古大营举行

    诗人伊蕾北京追思会在蒙古大营举行当代著名诗人、画家、京津冀诗歌联盟副主席伊蕾女士魂归冰岛,震恸诗坛!由京津冀诗歌联盟、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天津诗人》诗刊编辑部主办,《作家网》承办的“诗人伊蕾北京追思会于在2018年7月16日下午3点在北京蒙古大营恭肃举行。出席伊蕾北京追思会嘉宾名单(1)赵智(京津冀诗歌联盟常务副主席、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常务副主任,作家网总编辑)(2)北塔(京津冀诗歌联盟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主任)(3)洪烛(京津冀诗歌联盟副主席、中国文联出版社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