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8 22:51:3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

第16章 貌似温柔的控制

  第三天,我恢复上学。好好孕

  不知道殷亦桀到底有多少车,但这辆我是第一次坐。

  车前脸上一个小型方向盘,非常醒目。车子里座位又高又宽敞,但是,好硬啊。不明白有钱人怎么搞的,这么硬邦邦简直和冷板凳有一比。不过坐一会儿,感觉还不错。

  别的家长送同学来学校,车子都停在校门口;宋大学送我的时候也停在校门口。但殷亦桀每次都能长驱直入,停在教学楼底下,攒足眼球。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殷亦桀打开车门,因为越野车比较高,他几乎是抱我下来的。

  好似他在公众场合从不避开对我的亲呢行为。

  在我石化前,他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打开皮夹,塞给我一叠钱。再挥手和我道别。

  背着书包,我立刻去教室。路过的声音,我可以忽略,或者假装忽略,完全无视。

  “妆可人!你来了!”廖亮挥舞着手,三两步利索的奔到我跟前,道:“听说你病的特别厉害,好了没?苗苗好像也是今天来,你看到她没有?”

  我摇头,我才到,不知道别人谁来了谁没来。原文haohaoyun.com

  “妆可人!廖亮!”曹操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第一次有了和廖亮一比高下的气势。

  我看她一眼,从表面看她已经完全好了。冲她微微一点头,往教室走去。

  “哎妆可人!几天不见,你怎么还这样。”苗苗非常不满,小脸儿憋的通红。跑过来抓着我胳膊,像个小猫儿一样,瞅瞅我的新衣服,嗅嗅我衣服上的香味儿。

  难不成她还想学小狈,在我身上那什么然后做个记号?

  我挑挑眉,抬了下眼皮,拖着两个人,继续往教室走。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妆可人,请我吃饭吧。”廖亮没觉得我有什么异样,直接提个现实问题。

  我吓一跳,还请吃饭,那一回饭吃的差点儿一块被人……那啥了,一个二个还不知道害怕。

  “你要请我们,还有冉桦。”

  我们三个被流氓拦截的事儿,看看周围同学的表情,不难想象,已经人尽皆知。

  只有一点比较疑惑,我看着廖亮,问她:“冉桦是谁?”

  方圆五丈内,一片寂静,唯有我的脚步声,带着裙摆,窸窸窣窣的响起。

  二个人集体被雷翻了!傻傻的站在原地,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我。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妆可人!”

  苗苗快一步挡在我前面,无比悲愤的控诉道:“妆可人,我算服了你了。如果不是这么多年同学,我真怀疑你把人当不当人?新生联谊会上,你和他跳了一曲西班牙斗牛舞,跳得那么好,轰动全场。他还是你们班的,你竟然不认识!”

  她捶胸顿足声泪俱下状:“我躺在医院等你电话,一直等到今天,你都不说问候我一声。就算相互安慰,也该吭个声。枉我还替你担心,怕你走丢了,唉……”

  廖亮第八军正义之师双手叉腰,站在我的另一边,激动地满脸通红,义正词严的指责我:“妆可人,你除了学习和那个殷总,能不能也注意一下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我们就算学习没你好,条件没有殷总好,可好歹也是你同学,怎么可以这样呢?”

  杯具啊!

  舒服当晚等不到我,打我电话又不通,七弯八拐找到同时落难的廖亮和苗苗,说我失踪了,二丫头就一直担心,唯恐我再被流氓撞上。

  没想到,我这么没人性,竟然红光满面容光焕发背着新书包走老路,继续无视她们。

  廖亮慷慨激昂的煽动群众:“妆可人,我们都是同学。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互相帮忙也就算了,你怎么可以一点儿记性都没有呢?我看这样吧,今儿你请客,把旧账一笔勾销,以后和平相处。”

  呃和谐社会是建立在我请大家吃饭的基础上的?

  我心虚,我有罪,可是,这是不是也太牵强了点儿?当时如果没有我,你们二丫早被人……

  那一份功劳又算谁的?

  “妆可人,你好了吗?”

  舞男,哦不,是冉桦,快步来到我跟前,觉得气氛有些不大对,挠挠头,热切的看着我。

  然后周围的人自觉的噤声,因为前一刻我都不知道他贵姓。这样确实值得人神共愤、万众唾弃。

  我微微点下头,侧身,继续走自己的路。

  “那就好,听说你那天好久都没回家,我们”冉桦自己接话。

  那个问题,我不想提。

  “冉桦,妆可人今天请客,你一定要来!”廖亮替我说了一句,声音响亮,三层楼外都能听的见。

  有人阴阳怪气的道:“我看到殷总给了她好多钱,今个儿要吃好的吧!”

  别的同学一阵哄堂大笑,各种眼神都有,各种闲话都有,嘻嘻哈哈,没点儿尊重。

  我深呼吸,冷静!

  忽然觉得,殷亦桀为什么要这样,我们明明在家呆了好几天,要给我什么不行,他为什么要出来在人前给我钱?

  他又演得那一出,我看不懂?

  不过,他的面具那么多,我怎么都能看懂呢?

  摇摇头,想甩掉那个噩梦,我有些疲惫

  上课铃响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都来米当地当——”

  久未响起的电话,忽然响了。

  我赶紧接起来,看了一下,是殷亦桀,我没说话。有点不快,感觉这个男人控制欲太强了,似乎永远阴魂不散的在我左右。

  “下课了?”他声音一如既往的优雅。

  “恩。”我低头搓着扣子,时间久了会发出一种水果香味儿。

  “吃得消吗?”他柔声问,背景有一阵轻微的悉唰声,似乎在翻动纸张。

  “恩,还好。”我闻一下手指头,还闻不见,拽起扣子,衣服会被撩起来,不雅,我先放弃。

  “中午让舒服给你送饭去,要记得吃药,恩?”他话音有些严厉,似乎又见我不肯吃药。

  “恩。”我听话就是了。

  “那天几个和你一块儿的同学,也算帮过你,就请他们吃顿饭吧。”殷亦桀忽然停下来认真的跟我说话,一边儿还在那翻找资料。

  我,还没想好呢,他怎么会想到这里?连这些细小的事都为我考虑周到,说他不是真心关心我,真说不过去。

  “中午让舒服给你订,你叫上他们就行,听话。”殷亦桀似乎已经打定主意,左右都要我应。

  什么事儿,真是!这边有人让我请吃饭,那边有人替我请客,我何苦为难自己?

  “如果不喜欢,下次我们不欠人家就行了,就算一点儿瓜葛都不要,好不好?”

  “恩。”我应了就是。

  突然,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子娇媚的声音,殷亦桀按住话筒,我听不大清。

  过了一会儿,他挂了电话。

  我实在没有什么被宠爱的经验,所以,一直以来对殷亦桀的貌似温柔的控制欲接受度很高。

  但在心里,却隐隐觉得不安。

  中午放学,舒服带我们一起就近去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菜早定好了,一落座就开始上。

  大家第一次吃到如此美食,一会儿就油光满面,喜笑颜开,高兴的手舞足蹈。

  廖亮指着舒服开怀笑道:“舒服哥,真的很好吃,你不尝点儿?”

  舒服摇摇头,微微一笑,继续给我剥螃蟹,先把蟹黄舀出来让我吃了,在把蟹肉夹出来,放到我跟前的碟子里,倒上点儿调料,清香扑鼻,鲜嫩可口。

  “妆可人真幸福,吃饭还有人专门为你服务。”苗苗手里抓着牛骨,小心的吸髓,满脸羡慕。

  “这菜味道真好,虽然没有酒水,舒服哥,这些该要好几百块吧?”廖亮舔着手指头,笑问。

  舒服笑笑,夹起一个扇贝,倒了一点点儿调料,放在我跟前。

  “我也要!”苗苗冲我喊。

  蒜蓉粉丝扇贝,大概也算是少见的海鲜美食,几个人都垂涎的看着我的盘子。

  “一人一个,都有。”服务员看我一眼,转过身去捂着嘴儿笑。

  我纯当没看见没听见,继续吃我的。

  “舒服哥”廖亮不知道想吃什么?

  从没想过和谐社会竟然如此简单,就是一顿饭而已。

  吃晚饭,抹抹嘴,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不论之前有过多少冲突多少不快,都被吃下去,消化,拉掉。剩下的,就是长了二斤膘,美其名曰:友谊。

  看着舒服,廖亮两眼冒绿光,只觉得这男人,真他妈的太男人了!

  我们都洗手漱口完准备下车,廖亮还瞅着舒服大叫道:“舒服哥,你有女朋友没有啊?像你这么体贴女孩子的,一定有很多人喜欢。你女朋友,漂不漂亮啊?”

  舒服看看她,笑笑不答。

  拿出药,递给我,盯着我吃完。

  廖亮在一旁看着。两眼放光,崇拜的一塌糊涂,脸上又有点儿吃味,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丫头似对舒服一见钟情了。

  “哇,舒服哥真好,细心温柔体贴。妆可人,我都羡慕你了!”廖亮替我把话说了。

  “廖小姐过奖,这是我分内该做的。”舒服没所谓的笑笑,打开车门,边说道:“天凉了,注意保暖。”

  接过他手里的外套,我乖乖的点头,看着他安静的眼眸,我总能放松许多。

  到学校,和舒服分手,几个人向班上走。

  “妆可人,舒服是谁呀?我看怎么比殷总对你还好?”苗苗眨巴着眼睛,神秘兮兮的道。

  “那服务员为什么叫他‘舒总’?”冉桦也觉得有些意思,又赶忙说道,“今天沾了你的光,大饱口福,改天我请客,咱们去吃烤肉。城隍庙那边有家新开的烤肉铺,特别好吃。下午三四点就坐满了人,一到晚上就得排队等老半天。”

  我穿好外套,摇摇头,再不能出门吃饭了,我监护人不肯。

  “真的呀,在哪,周末咱们一块儿去,妆可人,你也去。”苗苗大概刚才鸭舌芦笋汤吃多了。

  我看她一眼,摇头。

  “哎呀,去嘛。”廖亮满嘴都是油,兴冲冲的拉着我道,“叫上舒服哥,咱们一块儿去。你以前生活不稳定,没时间和我们一块儿玩。现在都好了,就该多玩玩。别成天绷着个脸,像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似的。”

  “就是!”苗苗一排双手,跳起来转了半圈,倒退几步看着我笑道,“廖亮,你过来看,妆可人真的像个公主,连化妆打扮都不用。就这么往这儿一站,这身材、这气度、这”

  不论她们如何明里暗里看着冉桦手中的零食,我依旧没有松口。

  “妆可人,是不是怕不安全?”快到我们教室门口,冉桦忽然试探着问道。

  我停了半步,伸手要过我的袋子,低着头,没说话,往自己的位子走去。

  很多同学已经在桌位做好,有低声说话的,有趴着打盹儿的,还有许多写作业看书的。我随便瞟了一眼,便在自己座位坐好。

  深呼吸,开始看书。

  “妆可人,是不是怕别人说你?”冉桦不屈不挠的跟过来,趴在我桌子上,压低声音问道。

  别人说我?别人说我还少吗?

  我有什么好怕的?

  我挑挑眉,懒得搭理。不然怎么办,难道我能跳起来大喊一声:我不象你们所说的那个样子!?那不成不打自招欲盖弥彰了?我没那么傻。

  冉桦看着我的神情,低声道:“我知道她们说的都不对,你不用在意。我不会怪你的。”

  怪我?呵呵,好笑!你有什么权利。神经病吧!

  我抬头冷冷的看着他,看着他,看着他不知所措抓耳挠腮两腮发红,冷笑道:“离我远点儿,免得连累了你。”

  冉桦被我吓得不轻,赶忙说道:“妆可人,我明明不是这个意思。我咱们换个地方,我给你解释。真的,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

  知道?呵呵,好笑!

  我知道的事儿多了,那又怎么样?我能和每一个疯子解释:我是黑道混混和娼妇生下的正常人?随便好了,每个人都长了嘴,出了吃饭,就是说话,谁管得住。

  冉桦已经被我看的浑身冷汗,依旧斗胆说道:“我是认真的,周末我再叫几个伙计,一块儿去吃烤肉,然后出去玩会儿。我一定保证你的安全,怎么样?”

  我摇摇头,对于人类的好胜心和好奇心,实在没太大兴趣。

  我只知道,上了高中,离成年近了,离大学也近了。我该好好学习,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和生活。别再一大把年龄没有谋生的手段,只能沦落风尘,沦为笑柄。

  我还知道,随着我的胸越来越大,衣服越来越华丽,我和母亲的相似度会增加,嫉妒的眼光也会增加。所以,我完全不用费力和他们一般见识。清者自清,只有将来的事实才能算数。

  “妆可人,那你还要怎么样?要不,咱们白天去玩,够安全吧?难道你害怕被人家说?”冉桦似乎吃了秤砣铁了心,无论如何都要邀请到我。

  赵昀从他后面过来,踢了他屁股一脚,不怀好意的看着他,眼里有些嘲讽,或者是挑衅,我没太在意。

  上课铃响了,大家各就各位,没得再啰嗦。

  “他粘着你又想做什么?”赵昀落座后趁老师还没进来,偷偷和我咬耳朵。

  “他想请我吃饭。”我淡淡的应了一句。

  “别去,他就没安好心。上次”赵昀声音很低,但还是没敢说完。

  只是,上次,上次上次如何?

  朋友,朋友是个什么定义!

  好在,有没有朋友,我都活这么大了,日子长了,人心也就现了。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这绝不是三国6章

    原标题:这绝不是三国6章小说名:这绝不是三国第五章【战神?战神出马】叶败天眼瞳一缩,太强了!这些人实在是太强了!与他们相比,自己完全就是一只蝼蚁!“别激动,看下去。”秦力拉住叶败天的手,叶败天感觉自己的身子无法动弹,右手就这样想被钳子一样狠狠抓住,心中突然萌生的死亡阴影瞬间消散了不少。“是啊,秦力应该比他更强才对!”叶败天看了不动如山的秦力身影想到,如此想到,心中放心不少。“那你为什么不救他?”叶败天突然想到,如果秦力比对方强的话,为什么一直不腾出手呢?突然!“阁下,该出来了!”秦力松开叶败天的

  • 重生之天命不凡6章

    原标题:重生之天命不凡6章小说名:重生之天命不凡第六章神农诀“哎哟!我擦,又是你这吸血的妖精,你想干嘛?”周凡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紧张兮兮的拿出玉佩说道。只见玉佩上的净瓶,还是不停的朝自己流淌着白色的真气,周凡心中又安定了一些,不过他是不敢再全神贯注的看了,万一又进去了,那可怎么办?“哼!谁是妖精啦,都和你说了,以后叫我大仙!我和你做一个交易怎么样?我教你方法让你治好你父亲的病,你给我再吸一口怎么样?就一口嘛!”这大仙的声音糯软好听,周凡差点就要点头了,不过听她说又要吸血,惊道:“不行!谁知道你是

  • 强宠99次:娇妻太撩人6章

    原标题:强宠99次:娇妻太撩人6章小说:强宠99次:娇妻太撩人第6章措不及防不知道那个季总说了什么,人群哄然大笑,一扫之前商业紧张的气氛,设计总监神色自然许多,拍拍手:“都停一下啊,季总请大家吃下午茶,来来来,都过来。”“哇!”所有人都欢呼着,簇拥而去。颜夕站在角落里,恨不得将自己塞进门缝。虽然想到过他们会见面,她甚至有想过再见时要以一副怎样的面目对待他,可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措不及防……她要如何对待他?他,如今又是什么模样?“颜夕!”彭娇一探头,抓了她就走:“哎呀你怎么还在这打印

  • 最强修真打工仔6章

    原标题:最强修真打工仔6章小说:最强修真打工仔第六章倒霉鬼的妙用大半夜,在公墓这个阴森地方,脑袋里突然响起女子声,陈平吓了一大跳。不过,很快陈平就镇定了下来。“美女,我要怎么才能拥有法力呢?”陈平一脸好奇的问道。“修炼呗。”女子声再次响起。“额……那美女,你能不能教我修炼?”陈平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帮我弄齐这些东西,我就教你修炼。”这一次,差不多沉默了一分多钟后,女子的声音才在陈平脑袋里响起。随着女子声音落下,一股陌生的信息冲进了陈平的意识中。千年人参、百年雪莲、紫玉何首乌、人形灵芝、血

  • 网游之唯我主宰6章

    原标题:网游之唯我主宰6章小说名称:网游之唯我主宰第6章辣手摧花“小姐当心,这是潜行者的技能潜行,别被他给绕背了。”被称作沛蓉的姑娘一见古川逸突然不见了,马上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忙提醒了下刁蛮大小姐一声。即便沛蓉看穿了古川逸的技能,可她心中还是有疑问的,潜行者无法使用单手剑、但使用单手剑的剑客又不能使用潜行,难不成这人是隐藏职业?“我……我当然知道了,用你多嘴。”大小姐回答得有些心虚,她见对方用单手剑便以为他是剑客,没承想竟用出了其他职业的技能,这让她有点措手不及。此时古川逸处于隐身状态,大小

  • 末法疑云6章

    原标题:末法疑云6章小说名称:末法疑云第六章三星聚阳阵“呼哧!呼哧!”亮子和老宗两人攥着拳头,喘着粗气,一副要把村委会拆了的模样。“是谁!老子把他活拆了!”老宗眼睛痛红对着我吼道。我无语的想他翻了一个白眼,说道:“鬼知道,也不用你们的那个猪脑瓜子想想,这个风水局是以九个村的位置为阵基,我们九个村子你知道存在几百年了?就算知道当年布阵的那个人是谁,现在恐怕骨灰都找不到了,在这里发个屁的狠啊!”我的一番话说下来,亮子和老宗都愣住了,呆呆的开口道:“那就是说,找不到人报仇了?”两人说完后就在村委会里‘

  • 都市掠夺系统6章

    原标题:都市掠夺系统6章书名:都市掠夺系统第六章一招致残“你还敢回来!”十八中门口,十几个人堵住了大门,保安大哥将头缩回窗户去,易千祥扛着一根钢管,笑眯眯的走向江楚韵。“拉基王,你有种!我都有点佩服你了!”小美站在一边,生怕鲜血会溅到自己身上,此刻已经是放学一小时后,学校少有其他人。常雨霖带着十几个兄弟在一边随时准备支援易千祥。江楚韵给易千祥打电话的时候,就没想过要退缩。“我来,是想告诉你们,老子要做十八中的王!”“哈哈,哈哈哈,我没听错吧!”江楚韵上前就是一拳,一个小弟应声而飞,半天还没从地上

  • 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6章

    原标题: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6章小说: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第6章夜半行刺“啊,奴婢不敢!”环儿闻言大惊,身体像是筛糠似的止不住颤抖,忙不迭的磕头告罪,其他下人更是一头雾水,要说当年谁都怨怼过自己的主子,不严重的背后议论,严重的摆摆脸色,可如今这是闹哪出?“何来不敢一说,这是本小姐赏赐给你的机会。”“求小姐,饶,饶命,奴婢再也……”“饶命?莫不是我这床上有什么毒蛇猛兽让你怕成这样不成?”“不,不是!”环儿惊恐,又拼命摇头。“那就好,”林羽杉踱步回桌边,自顾自的倒了杯茶,“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 兄台,我们可否做炮友6章

    原标题:兄台,我们可否做炮友6章小说书名:兄台,我们可否做炮友第6章消失的尸体第二天,天色还漆黑一片的时候,吴晓就已经醒了过来。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对于士兵们准时准点起床的生物钟,吴晓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和罗桑大叔同步完成了穿衣和洗漱动作之后,房间外,一阵沉闷的鼓声响起,是鼓手在敲响着他们的起床鼓了。有必要一提的是,这个世界虽然有火药这种东西,但是起床号却是不存在的,于是,整个唐国传递命令的工具,鼓是最为常见的一个。“如果我不当兵了,也许在这个世界还能成为一个发明家。”吴晓站在队列之中,心里想着,

  • 龙心兵王6章

    原标题:龙心兵王6章小说名:龙心兵王第六章硬盘的秘密第二天一早,几人随便吃了点早餐后,杨立与龚小文就打道回府了,杨立的儿子等着这钱救命呢,向家俊与欧阳华把两人送到客车站,看着车开走后才离开。此时太阳已经出来了,8点过了,向家俊叫欧阳华把他送到县公安局,搞得欧阳华一阵紧张,以为是他要去自首。向家俊似乎感觉到了欧阳华的异常,笑了笑,说道:“我到这里,是办身份证,没有身份证很麻烦的,那退伍证,人家卖你面子就认,不卖面子什么也不是。办了身份证,咱也是有身份的人了。”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两人进到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