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赠我一场空欢喜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9 1:43:22 来源:网络 []

书名: 赠我一场空欢喜

第3章 恶人先告状

  慕深深动了下双|腿,一阵酸痛。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她的第一次竟然和陌生人做了,不知道对方身份,还什么措施都没采取。

  但是想想又觉得这种担心有些可笑,也许她早就没有生育能力了。

  慕深深环视四周,这是一间总统套房,房间大的吓人,装潢以暗色调为主,显得尊贵、神秘,房间里早就没了人,床头放着一叠粉红色的纸币,显得格外刺目。

  慕深深努力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能想到的只是最激|情时刻的零星画面,热血沸腾的让人脸红心跳。

  而男人的容颜早已模糊。

  慕深深不敢再想下去,揪着头发痛苦的低下头,连哭都哭不出来。

  至少她没有让裴毅得逞,她安慰自己,那对贱人还没有得到惩罚,她不能倒下去。好好孕

  慕深深艰难的爬起来去洗澡,穿过客厅的时候,蓦地被茶几上的东西惊住了。

  茶几上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一套新的衣服,连内|衣都齐全。

  旁边有个餐盒,是江城某著名高档餐厅专用的保温盒,还印有企业的LOGO。

  旁边有张纸条,上面的字苍劲有力,带着几分霸气和洒脱:【房间给你开了三天的,好好休息。】

  慕深深手一抖,差点将手里的纸条掉在地上。

  昨天的情事有多激烈她比谁都清楚,可面对男人的体贴,慕深深有种说不出的不安,她宁愿这只是单纯的一|夜`情,以后再不相见,永不打扰。

  可是只要想到他可能记得她的样子,甚至认识她,她就紧张的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赠我一场空欢喜小说txt全文阅读

  慕深深甩甩头,让自己不要多想,如果对方想威胁她,就不会在床头留下那叠钱了,她真是被裴毅打击的有点受害妄想症了。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慕深深看了眼来电,目光微沉,努力稳了稳情绪,接听:“喂,爸。”

  “深深,你在哪儿?”夏德海声音有些低沉的质问。

  慕深深猜到夏德海应该是知道什么了,不紧不慢的回答:“有事吗?”

  夏德海是她的亲生父亲,他们之间却并没什么父女情分,她也随母亲的姓。

  “你回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夏德海不容置疑的说道。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慕深深顿了顿,简单的回答:“好,我这就回。”

  挂掉电话,她却并没有急着回去,反而不紧不慢的打开保温盒。

  慕深深多少猜到夏德海让她回去是因为夏如烟和裴毅的事,他们昨晚的计划失败,现在肯定急坏了。

  夏如烟为了防止她提前有所动作,肯定会先下手为强,用夏德海施压。

  这不,一大早就让夏德海打电话给她,是怕她发布记者会将他们的事广而告之吗?

  呵,不知道夏如烟又编了个什么凄惨的故事来博取同情。

  既然他们这么着急见她,她就慢慢来好了,反正着急的又不是她。

  保温盒里面的饭菜还热着,香气四溢。版权haohaoyun.com

  慕深深这才发现自己饿坏了,不由想起昨晚的男人,除去他趁人之危要了她之外,倒是个贴心的男人。

  慕深深吃完饭换好衣服整理妥当,才施施然的起身下楼。

  到了夏家,她用头发遮了遮脖子上的吻痕,摆出淡定的笑容:“爸,找我有什么事?”

  客厅里,夏德海,他现任妻子贺淑贞、女儿夏如烟还有裴毅都在。

  贺淑贞看到慕深深脸色阴沉了下,张嘴就要说什么,却被夏德海拉了一下,阻止了。

  慕深深微微嘲讽的勾唇,等着他们开口。

  夏如烟小脸苍白,眼中像是泛着泪花,楚楚可怜的坐在沙发一角。

  裴毅坐在她旁边,表情严肃,目光盯着慕深深,更确切的说是从慕深深一进门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好好孕

  慕深深今天的衣着和平时很不一样,以前她总是穿一身刻板的职业套裙,今天却穿了件很女性化的ArmaniPrive白色泡泡裙,整个人显得纯洁动人。

  头发随性的散在肩头,清纯中又带着几分慵懒和性|感,竟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整个气质仿佛都变了,像是带着几分被男人宠着的娇媚,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变,眼中依旧清冷而理性。

  夏如烟见裴毅一直盯着慕深深看,伸手拉了他一下。

  裴毅收回目光,看着夏如烟娇媚艳丽的脸,心里稍稍平衡了些,还是夏如烟的五官更精致妖娆更让男人迷恋。

  夏德海等慕深深坐下,让佣人给上了杯茶,顿了顿才道:“深深,听说你昨天和裴毅吵架了?”

  慕深深看了裴毅一眼:“吵架?呵,他是这么说的?”

第4章 白莲花飙演技

  夏德海自然听得出她话里的嘲讽,刻意忽略掉,继续装作慈父的样子耐着性子道:“谈恋爱哪有不吵架的,再完美的婚姻也总是磕磕绊绊,两人要互相体谅才能幸福的走下去。”

  这句话没什么错,但是从夏德海嘴里说出来,慕深深就觉得可笑的不行。

  夏德海之所以不愿意让慕深深和裴毅取消婚约,还不是担心自己的公司名誉受损,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一个把自己怀孕的妻子赶出家门娶了小三的男人,居然说什么互相体谅婚姻幸福?

  想到去世的母亲,慕深深就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说话不由冲了些。

  “爸,一个赶走正妻娶了小三的人给我谈婚姻的幸福,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夏德海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一时没控制住情绪,呵斥道:“深深!”

  贺淑贞早就忍不住插嘴了,连忙做出一副家长的姿态苦口婆心道:“深深,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呢,他这些年心来里一直很愧疚,这不是把你接回夏家了吗,还分了夏氏百分之十的股份给你,你怎么就不能理解一下你爸爸呢?”

  慕深深在心里冷笑,是,夏德海是把她接回了夏家,可那时她已经十三岁了,他以为她稀罕?

  他为什么不能在她母亲没有病逝之前给她们一点照顾?

  夏德海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跟她和她母亲说一句对不起,这就是他所谓的愧疚?

  说起夏氏的股份,当年夏氏是夏德海和慕婉清共同创办,启动资金还是慕家出的,离婚的时候慕婉清一分没要,夏德海也就装作不知道真的一分没给。

  夏德海给了慕深深百分之十的股份,但实际上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都应该是慕婉清留给慕深深的。

  她应该对夏德海感恩戴德吗?他也给了贺淑贞百分之十,给了夏如烟百分之十,她们母女俩又凭什么分享公司的股份?

  然而这些话慕深深不能说,贺淑贞的目的就是挑拨离间,她越生气,夏德海只会越偏向贺淑贞和夏如烟。

  慕深深紧紧握拳,控制着心里的怒火道:“是,我知道爸不容易,所以这几年我在公司也很努力,希望可以替爸爸分担。”

  夏德海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提到工作,夏德海确实很欣慰。

  什么难做的项目交给慕深深她都能想方设法拿下,那种上亿的大项目别人做一个就有些吃不消,她手里同时操控几个都游刃有余的样子,总揽全局而不失精准,虽然才24岁,却已经初露锋芒,所以他才敢把项目经理的位置让她做。

  说到这里,夏德海不免拿两个女儿比较,夏如烟在这方面就比慕深深差远了,只知道逛街、花钱、买衣服、买奢侈品。

  贺淑贞看到夏德海看向夏如烟时一闪而逝的失望,心里对慕深深又妒又恨。

  她本来想挑拨夏德海和慕深深的关系,却不想被慕深深引到工作上,反倒让夏德海看到了夏如烟的不好。

  贺淑贞叹了口气,意有所指道:“深深这么努力工作是没有错,可也不能光顾着工作疏忽了家庭啊,如果深深能多关心下阿毅,阿毅和烟烟也就不会犯糊涂了,哎!”

  慕深深瞪大眼睛,她没听错吧,贺贱人的意思是裴毅和夏如烟出|轨是因为她忙于工作疏忽了未婚夫?

  他们就是这么在夏德海面前诬蔑她的?

  简直是颠倒黑白!

  “爸,”慕深深眸色微冷道:“这件事我有必要跟您好好说清楚……”

  “爸爸,”夏如烟生怕慕深深说完,忙打断她,两眼噙着泪水哽咽道,“爸,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我看姐姐经常冷落姐夫,还跟别的男人……走的那么近,姐夫常常一个人喝闷酒,我觉得姐夫可怜,也不希望姐夫因为伤心耽误了工作,才想多关心关心他的,谁知……”

  慕深深真要给夏如烟颁个奥斯卡影后奖了,什么叫“她跟别的男人走得很近”?暗示她和别的男人有染?

  夏如烟捂着脸,失声痛哭,白皙的小脸上满是泪水,我见犹怜。

  夏德海看着最宠爱的小女儿痛哭流涕,又生气又心疼,怒火无处发泄,憋得老脸通红。

  裴毅也连忙假惺惺的道歉:“深深,对不起,是我一时糊涂,我们好好的行吗?”

  “呵,”慕深深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不紧不慢道,“想好好的也行,把夏如烟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什么?”贺淑贞没忍住怒骂道,“你让烟烟做掉孩子?小贱人你怎么这么恶毒,连个孩子都不放过,你知道人流伤害多大吗?”

  说完发现自己暴露了,连忙看了眼夏德海,见夏德海并没在意,才稍稍安心。

  裴毅脸色也很难看,拧着眉道:“深深,不要任性,就算烟烟生下孩子,我爱的人依然是你。”

第5章 都是特么狠角色

  慕深深真不知道裴毅怎么说得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一个眼睁睁看着别人往她饭里下药让她永远无法生育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说爱?

  一个为了谋害她的家产骗了她三年还跟她妹妹苟且的混蛋有什么资格说爱?

  慕深深不想再跟他们纠|缠下去了,转过身对夏德海道:“爸,事情并不是你听到的那样……”

  贺淑贞忽然大声打断她,委曲求全道,“深深,算阿姨求你了,放烟烟一条生路吧。”

  慕深深嘲弄的勾起唇角:“贺淑贞女士,你是不是搞错了,是夏如烟和裴毅要害我,怎么成我不放过他们了?”

  “姐,我知道你恨我,是我一时糊涂,可我最初也是希望你和姐夫好,爸爸的公司也不能没有阿毅……”

  “你闭嘴!”慕深深忍不住动怒。

  一个出|轨姐姐未婚夫的小三,把自己说的跟多伟大、多自我牺牲的女神一样,太不要脸。

  慕深深轻笑:“要不要我把昨晚的录音放给爸爸听?”

  录音?夏如烟脸色大变。

  裴毅眸光蓦地阴沉了下来,死死盯着慕深深,眼中满是警告和威胁。

  慕深深不紧不慢的拿出手机,做出一副要播放录音的样子。

  夏如烟脸色惨白,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决绝而哽咽道:“姐,我知道你一直讨厌我的存在,可我真的是为了你和姐夫好,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肯原谅我?如果我死能让你解恨,那我……”

  夏如烟一咬牙,突然朝沙发前的茶几就撞了过去。

  “烟烟!”裴毅惊得连忙去拉,虽然阻止了巨大的冲力,可夏如烟的脑袋还是撞得流出了血。

  屋子里所有人都惊愣在原地。

  贺淑贞反应过来,哀嚎一声,痛哭道:“我可怜的女儿啊,你们是不是非逼死我们母女才算完?烟烟不过是想这个家好好的,你们想逼死她吗?”

  “夏德海,你是不是怪我当年骗你说我怀的是个男孩,害你和慕婉清离婚,可查了三家医院说我怀的是个男孩,那是我的错吗?你对慕婉清有愧疚,那我呢,我无名无分的跟了你七年,现在嫁给了你依然抬不起头,活该被人欺负一辈子吗?可怜了我的女儿,没有爸爸疼爱,现在还要被生生流产遭人践踏……”

  慕深深冷眼看着这一切,觉得这就是场可笑的闹剧。

  当年贺淑贞有没有撒谎不是查不出来,可惜夏德海被贱人蒙蔽了双眼,根本不看、不听、不信。

  “够了!”夏德海一拍桌子,看着头破血流的夏如烟,终究于心不忍,铁青着脸道,“都别闹了!深深,你和裴毅不准取消婚约,烟烟生下孩子后过继给你,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谁也不准再提!”

  慕深深蓦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虽然早料到夏德海不会偏向她,可也没想到他会完全向着贺淑贞母女,根本不问是非对错,不但要她忍着自己的未婚夫和自己的妹妹偷|情,还要帮他们养儿子,简直荒天下之大谬。

  他知不知道贺淑贞母女觊觎夏家的财产很久了?

  可惜,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她说什么夏德海都觉得她是在诬蔑报复贺淑贞母女。

  她没有证据,没有人会相信她,连她的亲生父亲都不信。

  她很想就这么一走了之,远离这个恶心的家。

  可她又怎么甘心?

  母亲一手创下的公司凭什么被坏人鸠占鹊巢?

  他们对她的那些伤害凭什么得到原谅和遗忘?

  她惨死的母亲凭什么连一句“对不起”都得不到?

  “深深,爸爸知道你委屈,”夏德海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有些过了,放软了态度劝慰道,“可爸爸也是为你好,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裴毅都已经知道错了,你何不给彼此一个机会,我相信他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深深,”裴毅连忙表态,“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种事了,如果做不到天打五雷轰,你相信我好不好?”

  慕深深抬眸看向他,眼中带着淡淡的嘲讽,自己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他,只是长得人模狗样了些,怎么会觉得他正直可靠?

  不过是个满嘴谎言的伪君子,唯利是图的野心家。

  “裴毅,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报应,有时候真的会发生的。”慕深深敛起眼底的仇恨,轻描淡写的说。

  裴毅表情一僵,但很快恢复了正常,温柔笑道:“深深,我绝对说到做到。”

  他对夏德海深深鞠了一躬,又对贺淑贞深深鞠了一躬,诚恳道:“伯父,伯母,对不起,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我伤害了深深,也伤害了烟烟,我一定好好弥补,为夏家做牛做马,尽我毕生努力。”

  夏德海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闹出这样的事他不可能不气,但也没有到撕破脸的地步。

  夏氏正是用人之际,确实离不开裴毅,而且裴毅知道太多夏氏的商业机密,把事情闹大对谁都没有好处。

  权衡利弊,夏德海轻易就选择了站在原谅这一边。

  他的轻易原谅让慕深深更加看清她在他心里真的一文不值。

赠我一场空欢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赠我一场空欢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嫡女厚黑攻略19章(第19章 投其所好)

    原标题:嫡女厚黑攻略19章(第19章投其所好)书名:嫡女厚黑攻略第19章投其所好漪澜院里,木紫槿吩咐,“把那琴包起来,带着跟我走。”水茹知道主子隐晦之语,指的是那焦尾琴,赶紧拿了块暗沉沉的布,仔细地包好了,小心地拿起,跟了上去。木紫槿边走边嘱咐,“若有人问起,就说我拿琴去找乐师调音。”那看来就不是了?小姐这是要去哪里?水茹心中疑惑,但在如今的主子面前,却是不敢多问,只管应道,“是,三小姐。”主仆二人大大方方出了门,路上也有仆人婢女投过来好奇的目光,但他们都知道三小姐脾气有多暴躁,除了主子们,谁敢

  • 寒号鸟19章(第18章 真实的谎言)

    原标题:寒号鸟19章(第18章真实的谎言)小说:寒号鸟第18章真实的谎言天虽然已经黑了,但明亮的路灯依然清楚地照耀着宽阔的马路。一辆辆拥挤的公交车上载满了为生活忙碌的人们,他们挂着疲惫的汗水向着各自的归宿而去。叶欣怡挤进了一辆普线车,心里满是激动与欢乐。因为她现在也和其他人一样,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工作,一份正式的工作。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并没有使她再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叶欣怡突然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可以迎接任何的挑战。下了车后,叶欣怡踏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那条熟悉的闭街。长久以来的压抑终于得到了某种程

  • 诛仙求魔19章(第十九章 聚首与梦想!)

    原标题:诛仙求魔19章(第十九章聚首与梦想!)小说名字:诛仙求魔第十九章聚首与梦想!昆仑大殿后,是一方幽静的古朴小院,那是昆仑派的根基之一,药园。药园外,荒鼻青脸肿的坐在那里,依靠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之上,微眯的双眼眺望远方若隐若现的群山轮廓。“吱呀!”药园腐朽的木门被推开,昆老手中握着几株药灵,从里面跨步走出,来到了荒身旁。“想什么呢?”昆老此时早已清理好伤势,换上了一袭干净的黑袍,脸上的血痕也没了,像是新生了一般。不过那股浓浓的,围绕昆老身旁的药草味,还是暴露了昆老重伤的事实。“我在想一句话!”

  • 庶女重生攻略19章(我是来拆台的)

    原标题:庶女重生攻略19章(我是来拆台的)小说书名:庶女重生攻略我是来拆台的月倾城心中一惊,情不自禁抬头,正看到日光下,他那比日光更绝色的容颜,他刚刚的笑意,让整个眼眸如含着春意一般,让人看了不觉飘飘欲仙。这个妖孽,月倾城心里暗骂,小脸却越发严肃谨慎:“皇子莫要再取笑倾城,倾城只是保而已,不想被人当做棋子,如此说,皇子可肯放倾城离开了?”“你的好长姐安排了人在斗诗的时候,坐在你旁边,她还说要让你的一双漂亮的眼睛留在诗会后。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了吧?”夜瑾见月倾城这么乖巧,也就不欺负她了,淡淡笑着

  • 极品天师19章(第19章 行动)

    原标题:极品天师19章(第19章行动)小说:极品天师第19章行动叮铃铃……十几分钟后,正当李辰恢复了精神准备出门帮助妹妹做饭时,一阵铃声从他的衣兜内传了出来!取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不出所料是刘胖子的来电,这让李辰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接通电话“刘老板你好!”“大师您好,没打扰您休息吧?”刘胖子的声音从电话内传了出来。“已经起床很久了,昨晚的事情联系好了吗?”李辰不会客套,招呼之后直奔主题。“嗯,联系好了,对方在鬼宅处等您过去,您要是方便的话我现在过去接您!”“这么早?”李辰看了一眼时间才七点过点,皱

  • 纯情烈爱19章(018 挑衅)

    原标题:纯情烈爱19章(018挑衅)书名:纯情烈爱018挑衅林成看安莫琛那不怀好意的笑容,立即像个女人一样咬着五根手指,一脸担心的盯着副总那张俊脸:“老大,姚总不会让咱们两个去渡蜜月吧?”“嗯……”安莫琛点点头,看着林成那委屈的表情安慰道:“知足吧。谁像你这么幸福,天天跟头儿去渡蜜月?”“不行。你太强悍了。一天四五次谁受的了。”噗。。安莫琛拿着身后的靠枕笑着砸了过去:“滚。老子的清白都毁在你身上了。”林成一把抱住靠枕,鄙视的道:“老大,你什么时候有过清白了?”“老子还是处男呢。”“要不改天我们几

  • 特种神兵在都市19章(第19章 出席宴会)

    原标题:特种神兵在都市19章(第19章出席宴会)书名:特种神兵在都市第19章出席宴会冷哼一声,王浩手里突然出现一柄匕首,对着面前的渔网一划,整个渔网就被变成了两半。王浩刚刚冲出渔网的包围,一阵破空声就突然传来。扭头一看,一个被绳索缠绕的铁球正飞过来。曾经的特种训练让王浩的身体拥有强悍的抗击打能力,可要是被一个铁球击中也不是闹着玩的,王浩急忙再次躲闪。而这个时候龙哥突然拿出了他真正的大杀器,一架十字弩。帝龙会不过是一个小帮派,没有办法买到枪械,可购买十字弩并不困难,对于一般人,只要在射程之内。使用

  • 执爱不悟19章(019 理智廉耻)

    原标题:执爱不悟19章(019理智廉耻)小说名字:执爱不悟019理智廉耻很难受……快点……一副“等不及”的样子…乔安明简直快爆炸了,所幸教养尚在,只能作深呼吸,拽着怀里的杜箬又朝外走,身后有议论声传来:“带女人来开房居然不带身份证!”“他说他不住,就那女的一个人住!”“你信?都那样贴在一起了,还一个人住?啧啧……”“……那男的年纪看上去比那女的大好多吧…”“现在流行梨花压海棠,大叔Style…”“那大叔超有型,要是我是那女的,我也愿意…”“……”乔安明的面部表情已经不只“黑沉”这么简单了,他是在

  • 惊声尖叫19章(第十九章 黑疮)

    原标题:惊声尖叫19章(第十九章黑疮)小说名字:惊声尖叫第十九章黑疮被冰灼伤是什么感觉?以前我不知道,但现在我明白了。那真的不是人能受得了的痛苦。就在我快要昏过去的时候,手臂突然传来一阵不受我控制的震动,然后我眼睁睁看着白霜如同被掀起的皮肤一般,大块的掉落下去,接着露出其下的皮肤。疼是第一个反应。不同于刚才的那种针扎一样的感受,这时我只有一种手指被硬生生折断一样的钻心痛苦,那种想要控制却无法阻止的心态更是加剧了这意识。然后是痒。仿佛皮肤下面生出的无数的虫子,不断在我血肉脂肪之间游走移动,那种切肤

  • 锦绣凰途19章(第19章 查到低)

    原标题:锦绣凰途19章(第19章查到低)书名:锦绣凰途第19章查到低暖阁里的人还没从她跪下去的震惊中回过神,看到这个从来只会蛮横的少女此刻娇柔的哭着,大脑中一片的空白。“三妹妹,你怎么能这样诬陷我。我为什么要给你下毒?”沈婉瑜抹着眼泪,哭的那叫一个委屈:“我虽然平日里顽皮了一些,可我一直都记得祖母的教诲。家和万事兴,我是大姐姐一定要爱护妹妹。更何况我是侯府的嫡女,又怎么会想要去毒害庶妹。”沈婉瑜将嫡女和庶妹咬的及重,她就是让所有人都明白这嫡庶之分在大坤国甚至整个五洲大陆是多么大的差距。沈雨凝被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