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古墓缠情:鬼夫是祸水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9 2:40: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古墓缠情:鬼夫是祸水

第二章 诡异的面具

念慈看了半天,摇头,刚要说话就被领队的抢先说道:“小齐,你可不要危言耸听吓唬人啊,这面具的表情的怎么会变呢。小说古墓缠情:鬼夫是祸水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的确是没有变化。”念慈说。

没有变化?我又走近,仔细看了半天,这次真的没有任何变化。可我刚刚不可能看错,在那一瞬间这些面具的表情的确是变得温和了。

我心中疑惑更深,自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手电筒。

“继续往前走吧,咱们今天的是要到达主墓室看看情况的。”不知不觉在这间墓室已经耗费了将近半个小时,领队算了下时间,提议说。好好孕

队伍重新出发,我和小夏依旧跟在后面。有了刚才的事情,这次我不敢碰这里面的任何东西。

没有人注意到,在我们离开后,那青铜鼎上面的白烟愈加浓郁了。

再往前的墓道比刚刚进来的时候要窄了许多,我们只能一个跟着一个的往前走。小夏害怕,我只好走在她后面,这样一来我便成了队伍最后面的那个。

刚走了没一会儿,四周突然安静下来,漆黑的墓道仿佛没有尽头,原本走在我前面的人也都不见了。我心中一凉,疾步往前走了一段,还是没发现任何人,试探的叫了小夏两声,却没有人回答我。原文haohaoyun.com

这是什么回事?难道我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不由得心跳加速,回想着来时的路,转身就往回跑。可是足足跑了二十来分钟,还没有找到第一间墓室。这条墓道竟然好像没有尽头一般,我心中惊骇不已。

要知道,我们从第一间墓室出来,才走了五六分钟,怎么会这样?

就在我心乱如麻的时候,前方终于能看到一丝光亮,我顾不得其他,拼命地跑过去。

待跑近后,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在原地。这根本不是我刚刚经过的墓室,这完全是一间陌生的墓室。

空旷的房间中建着半人高的石头圆台,上面刻着战国时期的文字。来自haohaoyun.com看着应该是战国时期用来祭祀的高台,可台子上放的不是祭品,而是青铜石棺。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青铜石棺,从古到今,棺材都是用木制的。这祭祀台上的棺材竟然是青铜的,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我站在门口,本不想进去,可莫名的,有一种力量牵引着我走进去,等我缓过神来,已经站在圆台前了。

我小心翼翼的摸着圆台,竟然也跟通道里的墓砖一样,有着淡淡的湿意。

抬头看着那青铜棺材,我心中有个疯狂的想法,反正来都来了,那就看看里面到底放的是什么。

毕竟,我也是考古系出身,这青铜石棺着实不合古时丧葬之礼,说不准这会是一次重大的发现。

想到这,我手脚并用爬上圆台,走到棺材前,轻轻地摸着,仔细观察着它的结构,不敢轻易打开。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害怕触动了青铜石棺上面的机关,我充其量只能算是动作灵活,要是真有什么机关,只能是等死的份儿。

就在我研究石棺上面的机关时,突然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我倒吸一口凉气,低头一看手臂上不知何时被划了一道口子。我忙着按住伤口,却没有注意到血已经顺着我的胳膊流到了棺材上。

一道指甲大小的口子,却异常的疼,而且是越来越疼。不对,这不合常理,我突然产生了惧意,转身就想要离开。

这时我脑中突然嗡的一声,顿时失去了意识。

第三章 墓中的男人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晕倒在了青铜棺材旁边,手臂上的伤口竟然消失不见。小说古墓缠情:鬼夫是祸水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我是碰到了灵异事件了?这是我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

“可还好?”一道轻柔的声音响在我头顶,虽然突兀,可我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害怕。

愣愣的抬头,就看见一长发男子噙着淡笑低头看着我,一身白袍,墨发垂到脚踝,身姿超然,容貌精美如画,身上有种淡淡的长久与世隔绝的气息。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男子。

一路看上去,我认出他的衣服应该是战国祭祀的服饰,难道他是个男祭师?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他缓缓伸出手,眸子中闪着异样的光彩,道:“不起来么?”

啊?我这才意识到我还在躺在地上,心中微窘,却不敢扶他的手,只自己手脚并用的爬起来。

空旷的战国墓地、貌美如谪仙的男子,这不是美妙的邂逅,这是能把人逼疯的惊吓。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站起,退后两步,警惕的看着他。

我不敢跑,在没弄清他的意图之前,我不敢冒然行动。起码现在他对我是没有恶意的,要是因为我的逃跑触怒了他,那得不偿失了。

他依旧淡淡的笑着,衣袖轻挥,带出一股迷人的幽香。“我在等你。”他轻轻说道。

幽香入鼻,我看着面前的男子,先前的警惕、谋算完全消失不见,脑海中只剩下一个想法:我想亲近他。

我缓缓走进他,仿佛痴恋般的伸手抚摸着他的眉眼、黑发。

他并不抗拒我的靠近,相反在我走到他面前的时候,直接伸手揽住我的腰,把我抱在怀里。轻轻地嗅着我的发顶,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任由我的手在他脸上轻轻地摸着。

在我摸到他的薄唇时,他倏地轻笑一声,一低头竟然含住了我的手。

我心中微窘,耳根发红,却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踮起脚尖,轻轻地靠近他。他双手一用力,直接把我抱着坐到青铜石棺上。同时按住我的后脑,炙热的吻住了我。

微凉的双手顺着我的外套伸进来,我的呼吸愈加急促,最终迷失在他给予的热情里。

……

“小悦,醒醒,上班了!”小夏的声音突兀的传进来。

我激灵一下,猛地坐起,脸上还有未褪的红潮,往四周一看,这才发现我竟然是在办公室睡着了。

那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了么?这梦也太过真实了些,而且从始至终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他缠绵……这种感觉着实怪异。

小夏站在我面前,笑着说:“看来你这一觉睡得挺舒服的,红扑扑的,好可爱。”

我忙着捂住脸,这哪里是睡觉睡得,明明就是做了春梦。瞪了她一眼,问她:“你怎么过来了?”

我们虽然是同事,但是却不在同一楼层办公。

“刚刚主编让我通知你一声,咱们来负责跟这次的战国墓报道。”小夏说。

战国墓?我惊讶的看着小夏,怎么会这样?刚刚做了一个战国墓的梦,转眼就真的要去了,这是巧合还是冥冥中的安排?

第四章 指南针失灵

我虽然内心抗拒,但是也不能不去。一个实习生,主编说往东我绝对不敢往西。

认命的收拾好东西,跟着车队,颠簸了一天,到了晚上才迷迷糊糊的到了古墓所在地,赵家村。

进了村子,我才知道为什么主编会指定我们两个实习生来跟这次考古报道了。赵家村这边重山环绕,连公路都没有修通。进出村子的就是一条泥路,关键是这村子现在还没有通电。

这样的条件,也只有实习生肯来了!

我看着桌子上跳跃的烛光,叹口气,没想到人生中第一次烛光晚餐竟然交待在这里了。

就着烛光,我们苦巴巴的啃着压缩饼干。现在天已经晚了,第一批过来的工作人员已经睡下了,领队的给我们分配好房子后,也就离开了。

虽然没有通电,但是住宿条件还不错,女孩子还有特殊照顾,一人一个房间,不用像男人一样挤在一起。

吃完东西,简单的洗漱过后,直接睡下了。

这次我没有梦见那个仙风道骨的男人,却在半夜突然惊醒。我猛地坐起来,捂着心口,看着门边的那团白雾,冷汗直流。

又来了!

考古出身,却不否认这世上的灵异之事,只因为我真真实实的经历过。在农村老家时,每到了晚上,我就总是会在门口看到一团白雾,它有各样的模样。

有时是我去世的亲人,有时却是我不认识的人,甚至还有各种动物的样子。

此时,我抱着被子,看着在门口徘徊的那团白雾渐渐地显现出人的模样来。漆黑的夜晚,除了远处人家的狗吠声我什么也听不见。

虽然害怕但还是无比冷静的穿鞋下地,直接把门关上。这么多年经验告诉我,那团白影对我没有恶意。

再次上床,被子盖到一半,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睡前我明明把门关上了,那刚才的门是谁打开的?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检查了一遍背包,确认没有丢东西,这才松了口气。又搬了长板凳把门挡上,这才重新躺回去。

紧紧地握着胸口的平安扣,睁着眼看着房顶,丝毫睡意也没有了。

天刚微微亮,我听到小夏在喊我,忙着穿好衣服梳洗。简单的吃过早饭后,准备跟着今天工作人员下墓。

“小齐?”一道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

我一回头就看到我的老师念慈缓缓走来,她一看我背的摄影机拿着的本子,就知道这次报社把我派来当苦力了。“不要觉得辛苦,都是锻炼的机会。”她笑着安慰我。

“嗯,我知道,老师。”我乖巧的点头,心中却惊讶不已。梦中出现的念慈老师竟然真的在这次考古队伍中,这是不是太过巧合了?

有了念慈老师,考古队伍的工作人员对我的态度出奇的和蔼,有问必答,倒是省了不少的事。

我和小夏跟在队伍最后,刚下到墓地,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同时我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与梦中的一条墓道不同,我们眼前足足有十来条墓道,通向不同的方向。

罗盘和指南针完全失灵,领队的王教授颇有经验,仔细的看了看墓砖,说:“这墓砖里掺着磁石,咱们的仪器起不了作用。不过不用慌,这是古时墓主人防盗的常用手段。这样吧,咱们两两一组,选一条通道走。无论有没有发现,四个小时后,都原路返回,在这里集合。”

古墓缠情:鬼夫是祸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古墓缠情 或 鬼夫是祸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情深如曼4章

    原标题:情深如曼4章小说:情深如曼第四章她不是不相干的人薛曼深深地看着越走越近的这一对璧人,眸子愈发酸涩。江泽,你怎么敢!死死地咬着牙,她才不至于在人前失了态。“江泽,你在做什么!”江景刚从楼上下来就看到这相携而来的二人,再看看薛曼孤零零地坐在沙发上,忍不住怒吼道。“老公,你这么凶做什么!哎,瑶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顾瑶松开江泽的手,笑嘻嘻地走到江母身边,熟络地搂着她的手臂道,“阿姨,我回来有几天了,之前想来看看您和伯父,但阿泽说,等奶奶生日再来给你们一个惊喜,所以才来晚了,真不好意思。”“没

  • 妻身难上4章

    原标题:妻身难上4章小说名:妻身难上第四章这个婚我结定了两人刚走到拐角处,单亦兮忙松开挽着宫墨的手,向后退了两步。“宫先生。”现在的情况是她始料未及的,蹩着眉似乎很头疼的样子。宫墨的视线一直跟随着单亦兮放下的手,看见那双手收回到身侧,紧张的捏着衣角来回搓动。这个女人是要躲开单家夫妇才挽住自己。得到这个认识之后,宫墨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墨色的瞳仁颇有意味的望着眼前的人。“宫先生,你也知道今天来这里是因为什么。”单亦兮不想去看这个男人的目光,面上有些尴尬。半个月前刚把人家女朋友‘弄丢’,现在又要麻烦他

  • 十里红妆不如你4章

    原标题:十里红妆不如你4章小说名称:十里红妆不如你第4章:爱的是你何承西狠狠地瞪了简一沫一眼,冷嗤着看向陆羽,“沫沫是你叫?她是我老婆,不是你老婆。”陆羽楞了一下,完全想不到这么快就见到简一沫结婚的丈夫,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反驳他的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何承西把人带走。何承西把所有东西都丢给助理,不让他跟着,自己扯着简一沫上车,把人狠狠地往车里摔。简一沫感觉胃口翻江倒海的,脚踝的疼痛也根本顾不上,怒吼着过去,“何承西,你干什么?”何承西一双狠戾的眸子燃烧着火焰,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绳子,两手钳制着他的

  • 你好,陌生人4章

    原标题:你好,陌生人4章小说名称:你好,陌生人第4章割腕自杀苏音扯动嘴角,想要还以一个微笑,但却疼的倒吸一口冷气。“谢谢。”“没事,你好好休息,有事按铃。”护士好脾气的说道。苏音手抚上腹部,她的孩子还在就好,真的没有想到,权安和竟然会去为她办住院手续,她还以为他压根不会管她呢,看来他心中也是爱这个孩子的吧。想到这里,苏音忍不住偷偷笑了,而在病房外一阵脚步声响起,门被推开,她惊喜的盯着病房门的眸子,一瞬间变得黯淡。“子谦,是你送我来医院的么?”苏音心中带着丝丝幻想的开口问道。“不是我还能是谁,放心

  • 余生要定你!4章

    原标题:余生要定你!4章小说书名:余生要定你!第4章我们已经尽力了林相思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是,这不是三年前失踪的苏娅吗?又想起昨晚司霖宇的异常,她的一颗心更觉得像是被泼了一盆水。苏娅,果然是回来了!林相思站在门口,双手不自觉的紧握。“苏娅,我真的是小看了你的狼子野心。以前思思对你那么好,你现在竟然这样报答她?”“林大董事长还真是会说话,你们不就是替我交了几年的学费罢了。你们林家家大业大,差这点钱吗?难不成你还想让我跪下来给你们磕头不成?再说了,她是对我好?还不是为了满足你们这些有钱人的虚荣

  • 暗香4章

    原标题:暗香4章小说名:暗香第四章逃跑后来他折腾累了,倒头就睡,还威胁我,我要是再嚷嚷,他就把我卖到山里去,给一个村的人当媳妇儿。我不知道两者的区别,但因为他恶狠狠的语气,开始变得更加恐惧。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去做饭了,这次我没有再往里面加料,我表现地尽量乖巧,我不想再被卖了,我知道如果我再被卖一次,我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刘亚琛这个时候搓着手哈着气走了过来,这里的冬天格外冷,即使穿着棉衣,我还是觉得自己的骨头刺痛地不行。刘亚琛走大灶前的时候磨皮擦痒的,他挂着浓重的黑眼圈想要跟我说点什么,但始终没

  • 晚安,假面老公4章

    原标题:晚安,假面老公4章小说:晚安,假面老公第四章戏看够了就走吧步闻礼见状,赶紧上前解围,墨先生别生气,小孩子说话没有分寸。随后又瞪了一眼步依念,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上一边去。转头的瞬间,脸上又挂上那种谄媚的笑容,墨先生如果觉得合欢伺候的舒服的话就尽管开口,千万别客气,别说陪一次或者提供一点卵子了,就算是给你做情妇都可以。陆合欢咬紧了牙关,手指攒成拳,她很想一巴掌狠狠的扇回去,可是莫姨还躺在里面,那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不想伤害的人。墨云琛的俊颜上透着几分玩味,俯首,在陆合欢的耳畔轻吐出声,你未婚

  • 婚久必伤身4章

    原标题:婚久必伤身4章小说名:婚久必伤身第004章:车中强吻“我说过……”沈新月被掐得喘不过气,但还是颤声答道,“我不怕死。”阎霆轩怔了怔,随即厌恶地甩开她,从西装里面摸出了一张支票扔到她面前:“你要多少钱,自己填个数。”“我不要支票。”沈新月没接过去,她要的不是这个。“你就怎么想做我的情人?”阎霆轩冷笑。他阎霆轩在龙城是什么角色,要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威胁他,凭他的手腕绝对不会让那个人看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阳,更别提女人。可今天他居然连续两次被同一个碰瓷的疯女人给威胁?阎霆轩感到颇为火光。“是的,

  • 婚心计,恶少轻点疼4章

    原标题:婚心计,恶少轻点疼4章小说书名:婚心计,恶少轻点疼第四章霸道鸭子“谁要啊,哎,你没拍什么照片吧?我可告诉你,要是你敢拍了什么照片来威胁我,我拼着不要名誉,我搭上自己的小命也要告你!”“哈!我堂堂邱一凡要威胁你?你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能来这儿的人用得着来威胁你这小丫头片子?”邱一凡不怒反笑,有些无语。“那可就最好了,那咱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各走各的!”千寻一听他没有拍什么裸照什么的,顿时也松了口气。虽然眼前这个臭男人让她失了身,自己再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想到这些她还是内心久久不能平复。邱

  • 向来情浅,奈何婚深4章

    原标题:向来情浅,奈何婚深4章小说书名:向来情浅,奈何婚深第4章被卖了两次荣浅浅捏着薄薄的合同,整个人呆若木鸡。“你都签了什么条款?”荣欣欣凑上去,突如其来问了句话,让荣浅浅一激灵。“让我看看嘛,是不是真的卖了两个亿?”荣欣欣伸手去拿那叠合同。荣浅浅眉头紧皱,猛然抽回手:“看什么看?荣欣欣,整个事情都是你和妈搞的鬼吧?你们明明知道我和林军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为什么还用这样阴损的招数玷污我的名声。”“玷污?”荣欣欣扬着下巴轻哼了一声:“就你那点儿名声,我还看不上呢,你还真当自己是荣氏大小姐啊?就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