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攻妻不备:老公不要啊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9 2:48:28 来源:网络 []

书名:攻妻不备:老公不要啊

第二章 如此卑微

天色悄然转亮,客厅中传来沉稳的脚步声。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白笙黎心中一紧,她知道他起来了,看到床单上她们昨晚留下的痕迹,他会是什么反应?厌恶?还是恶心?

总之,应该不会是喜悦的。

唇角划过一抹苦笑,白笙黎攥紧了身上的被子,努力抑制着不让自己再去胡思乱想。

卧室房门被轰然推开,撞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温斐然沉着眸子站在门口,目光冰冷且带着嫌恶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白笙黎,冷冷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目的?在他心里自己就是如此不堪的么?白笙黎苦笑,撑起酸疼的身体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门口一脸怒意的英俊男人,努力想要解释,“是你昨晚喝醉了,我......”

温斐然打断了白笙黎后面的话,冷笑道:“我喝醉了,所以你就觉得有机可乘,顺势爬上了我的床?”

闻言,白笙黎脸色骤然变的苍白如纸,他竟然是这么想她的。

见白笙黎没说话,温斐然已经认定了昨晚一切都是她故意的,脸色一冷,沉声道:“如果你觉得爬上我的床就能让我爱上你,那你也未免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白笙黎,你最好记住,我们的婚姻不过是契约关系,所以,你最好还是本分些,否则,我不介意提前结束这段契约关系!”

关门的巨大声响传来,白笙黎努力仰着头才没让汹涌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个她一直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竟然以为是她跟他上传是想用卑劣的手段留住他!

心中燃起一抹愤怒,白笙黎拖着酸疼的身子,赤着脚跑到主卧,一把将染了两人欢爱痕迹的床单扯了下来丢进垃圾桶,想抹去自己昨晚在这房间内留下的痕迹。

白笙黎与温斐然结婚已经足有三个月,可他回家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他每晚宁愿睡在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的床上,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但是白笙黎却很清楚,这些女人不过都是他的借口,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从来都只有那个叫季敏淑的女人,也是昨晚他要她时,口口声声叫出的那个人的名字。原文haohaoyun.com

这是多么可悲又可笑的一件事?

抬头看了看时钟,白笙黎收敛情绪,抓起门口鞋柜上得钥匙,换上高跟鞋,努力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优雅地走向电梯。

电梯到了负一层地下车库,她努力地扯出一抹微笑。在人前,她从来不轻易认输!

可刚扬起的微笑,在白笙黎看到车库中,白色宾利上温斐然隐约和女人暧昧热吻的画面时,瞬间僵硬。

白笙黎低下头,逃似的朝着自己的红色宝马Z4走去。

坐在宾利车上的男子看着白笙黎那匆忙离开的身影,暧昧地拥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突然打开了车门。

“白笙黎!”温斐然英挺的身影坐在驾驶席,脸上满是嘲弄,手则暧昧的搂在那娇媚女人的腰上。

白笙黎闻声,抬头望过去,腿不小心重重撞在了宝马上,可腿上的疼痛并不能引起她丝毫的注意,她只静静地盯着温斐然脸上嘲弄的笑容。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伤害她,他从来都是这么无所谓。不过只要那个女人不回来,她相信终有一天,她会一点点温暖这个男人的心的。

“你知道的,有些事情,我不希望发生,比如说孩子。”温斐然看着白笙黎撞在车子上后瞬间泛红的腿,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烦躁,话音也不由得冰冷了许多。

白笙黎愣怔了片刻,直到他拥着那个女人坐进车里扬长而去,这才堪堪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白笙黎失魂落魄地坐进车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半晌才将车子启动。

浑浑噩噩地将车子开出地下车库,白笙黎红色宝马混入一片车水马龙之中,没多久,她的目光锁定在路边一家不起眼的药店。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缓慢地转动方向盘,车子在路边慢慢地停了下来,她轻缓地打开车门。脚刚刚着地就传来一阵刺痛,她这才想起来刚才自己撞在了车子上,无奈地笑了笑,她忍着痛朝着药店走去。

她手抚上肚子,明知道一次并不一定就会怀孕,心底却还是无尽的苍凉。

她脚步踟蹰,思想也断断续续,不吃药,若是真能怀孕,一个孩子或许能成为他们之间的纽带,可是她真的能用一个孩子要挟一个男人留在她的身边吗?

算了,白笙黎自嘲地笑了笑,她终于做出了自认为最明智的决定。

短短几步路,她像是走了一辈子那样久,从小到大她一直洁身自好,独自跑来药店买避孕药这种事,她以为根本不会在她身上发生,却没想到如今也要来经历一次。

“一包毓婷,谢谢。”话说出口,她才明白其实并没有想象中艰难。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那小药店的老板顺手拿出一盒毓婷,扔在了柜台上,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对这些事情她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的年轻人还不都是这样。

白笙黎拿起药,将手中已经攥得有些褶皱的钱扔在了柜台上,甚至都没等收银员给她找钱便狼狈的快步离开。

返回到车中,白笙黎拧开矿泉水瓶,仰头将避孕药药喝了下去,这才松了口气,踩了油门驱车离开。

或许是因为太心急的原因,白笙黎甚至没有注意到马路对面那辆熟悉的宾利。

第三章 旧人归来

宾利上,温斐然眼神冷漠地看着白笙黎一系列动作,心中莫名有些烦躁。

“温总,我们接下来去哪?”副驾驶席上娇媚的女声传来,打断了温斐然的思绪。

取出只烟点上,温斐然吸了一口,可心中的烦闷却丝毫未退。网站haohaoyun.com

那娇媚的女人见温斐然没说话,凹凸有致的身体缠了上去,“温总......”

“滚下去!”冰寒的声音在车厢内骤然响起,女人微微一愣,仿佛没有想到他变脸竟然如此之快,伸手准备环上温斐然脖子的手也是一僵,“温总......”

“别让我说第二遍。”

看到温斐然冰冷的目光,女人身体微微一颤,不敢再纠缠,赶忙拉开车门下了车。

车内重新恢复安静,温斐然再次扭头看向药店的方向,却发现那火红的车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踪影。

刚刚在车库里,他看到白笙黎失魂落魄的驱车离开,心中不知为什么莫名的烦闷,下意识的竟然就这么跟了上来,心中自我辩解,自己不过是想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有去药店买药。

如今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但为什么他心里却更加的烦躁?

皱了皱眉,温斐然不由得自嘲,昨晚喝的酒到现在竟然还没醒。

发动车子,温斐然朝着和白笙黎相反的方向而去,他们从一开始,走得就是相反的路,所以很多年,他们之间都在不停的兜兜转转。

正在温斐然觉得一切都脱离了轨道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有一瞬间恍惚,仿佛像是做梦一般,那个一年前离他而去的女人,终于肯联系自己了?

接听了电话,温软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然,我回国了。”

温斐然一愣,时隔一年,她终于舍得从国外回来了?看来这场契约婚姻到底对她还是有些许触动的。

“你在哪?我去接你。”温斐然的声音依旧冷清,但却难掩温柔,这是对白笙黎从未有过的。

“我在你公司楼下。”电话那头传来季敏淑温温软软的声音。

温斐然挂断了电话,不动声色地加快了车速,心中忍不住有着几分期待。

她是否还和一年前一样,明艳动人,温润可人?关于她的回忆突然纷至沓来。

机场门口,季敏淑看着远处踱步走来的温斐然,不由得笑了起来,一年未见,这个男人似乎变的越发成熟,举手投足间都是属于成熟男人的魅力,不过这个男人的心现在是否还在自己这里?

想到最近新闻上关于这个男人的消息,季敏淑眼中闪过一抹嫉妒,再次抬起头时已然恢复如常,朝男人挥了挥手,“斐然,我在这里。”

季敏淑声音甜糯,一袭浅绿色的纱裙在夏风中飘扬,看上去异常清纯可人。

温斐然寻着声音望过去,看着站在机场候机大厅门口娇俏甜美的女人,唇角有了一丝笑意。

不得不承认,季敏淑比一年前更加漂亮,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种温润和优雅。

他大步走了过去,“怎么舍得回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季敏淑有些嗔怪地开口,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

温斐然接过季敏淑手上的行李箱,冲她微微弯起臂弯,“走吧,一起吃饭。”

看着他的动作,季敏淑笑道:“你现在可是有妇之夫。”

无所谓的笑笑,温斐然举步走向车子,手臂上却是一紧,垂眸却见季敏淑一双细长的手臂紧紧环住了他的胳膊,占有欲十足。

季敏淑却仿佛没察觉到温斐然的目光,脸上温婉的笑容却没有任何变化,“伯母说,让我带你回家吃饭,我爸妈也会过去,算是我的接风宴。”

温斐然听着季敏淑的话,脚步顿了顿,“我妈常念叨你。”

季敏淑怎会看不出他脚步的迟疑,她庆幸自己回来的还不算晚,不然她都怀疑,属于她的东西就快要被那个叫白笙黎的女人抢走了。

那个白笙黎不过是白家的一个私生女,有什么资格跟她抢温斐然!

温斐然此刻跟季敏淑并肩走着,自然没有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阴冷和恨意。

“伯母,您比一年前还年轻了许多呢!”季敏淑优雅地从温斐然的宾利上下来,看着站在门口等她的温夫人,一张精致的小脸挂着甜美的笑容,看上去温润可人。

温夫人听着她的话,不由得笑出了声音,几步走到季敏淑的面前,“还是我们敏淑好。”边说还不忘瞪一眼温斐然,口中的话更是不留余地,“你说说你,怎么就选了那么个女人结婚!”

“伯母,我们还是进去说吧。”季敏淑挽住温夫人的手臂,落落大方地走进了温家别墅,仿佛像是走进了自己家一样。

温斐然看着她们亲昵的背影,不由失笑,他当时如果有得选择,如果当时敏淑没走,他如怎么娶白笙黎那种他根本不喜欢的女人?

第四章 卑微至此

叹了一口气,温斐然有些哭笑不得地走进了别墅。

刚一进门,他就不由得愣住了,就算是当年他从国外回来的时候,父母也不见得如此兴师动众地为他接风洗尘,看来,爱敏淑的不止他一人,牠的父母也是心仪这个女人做儿媳妇的。

看到这儿,温斐然蹙了蹙眉,如今季敏淑一紧回来,他自然想要结束掉跟白笙黎那所谓的契约婚姻。

但是她会让他如愿吗?他不会忘了昨天,那个女人是怎样爬上自己的床的!

“伯母,您对敏淑实在是太好了。”季敏淑看着别墅中的温馨,脸上笑容真切,更是伸手拥住了温夫人。

相比于此时的热闹,白笙黎一个人站在偌大空旷的办公室里,目光落在窗户外面的河滩,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在想在温斐然心里,究竟是怎么看自己的?难道在他心目中,自己就是那种为了钱不惜一切代价什么都可以出卖的女人?

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个答案,索性她也就不想了。人投入到工作中,似乎也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也是极容易过去的,她看了看时间,抓起放在椅子上的新款包包,匆匆离开。

她不会忘记今天是周一,是每周必须要去探望温家人的日子,开车去超市随便买了一些家常用品,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发动引擎,朝着温家别墅而去。

白笙黎将车子停在门口,下车看见温斐然的车怔愣了片刻,这才朝着别墅而去。

通常情况下,他都会避开今天回家的,今日怎么竟然回来了?

她靠近别墅,里面欢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她有些踌躇不知道应不应该进去打扰。

她心里清楚,温夫人是多么的讨厌自己。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手机铃声却突然大作,她一惊,慌乱地想要从包包中拿出手机挂断,可越是心急,便越是事与愿违。

就在她将手机拿出来之后,门在这个时候突然被打开,“你来干什么?”

白笙黎目光掠过挡在门口的温斐然,落在端坐在温夫人身边的季敏淑的身上,她最终还是回来了。

她看着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仿佛自己像是一个登堂入室不知廉耻的女人。

最可怕的是,在她的心里,她竟然也是这样认为的。

“对不起,今天是周一。”她的声音有些小,却清晰。

温斐然不耐烦地点了点头,却没有打算让她进门,“东西放这儿,你可以走了。”

听着他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话,白笙黎一张脸出奇的平静,她早知道会有这样一天的,但她却该死的还不想放弃。

嘴角扯出一丝微笑,侧身走进别墅,走到了季敏淑的身边,顺手拿起一杯红酒,“敏淑。欢迎你回来。”

“行了,行了。拿着你那些寒酸的东西赶紧走吧。”温夫人不耐烦地看了一眼白笙黎,声音中带了几分尖锐。

白笙黎听着温夫人的话,低头看了看在超市买一些琐碎的东西,她只是希望这个家像一个家的样子,带着烟火的气息,却被他们做当是最廉价的东西。

她朝着温夫人一笑,轻声开口,“妈,那我就先走了。”

温夫人瞪了白笙黎一眼,伸手拉过季敏淑的手。

温斐然看着母亲的动作,阴沉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以后这种时候就不要进来自取其辱了。”

白笙黎闻言,猛地抬头却不小心撞在了吊挂在房间中的风铃上。她仓皇地离开,仿佛那悦耳的风铃声都在嘲弄着她。

“然,你这样对待笙黎,她会难过的。”季敏淑看着跑出去的白笙黎,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却起身走到温斐然的身边好心相劝。

温斐然听到季敏淑的话,收回望着窗外的目光,他原本有些心疼那个孤独而落寞的身影,但触及到季敏淑的温暖,皱了皱眉,他刚才那一晃而逝的痛觉一定是错觉!

回头朝着季敏淑笑了笑,温斐然道:“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我和她......算了,不说了,去吃饭吧!”

季敏淑敏感地觉察到了一丝异样却一言不发,微笑着走回温夫人的身边,“伯母,赶紧尝尝这个狮子头,这个可是我亲手做的。”

温夫人含笑看着季敏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是我的儿媳妇,多好啊。”

“伯母,这都要怪您的宝贝儿子不等我。”季敏淑知道自己这话说得露骨,可她若这个时候再不说,难道等着白笙黎真的将他从她的身边带走吗?她的东西,即便她不要,也容不得旁人染指。

温夫人听到季敏淑如此说,看了一眼温斐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温斐然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母亲的目光,一双眼睛紧紧地落在季敏淑精致的脸上,心中的喜悦开始蔓延。

季敏淑也看着温斐然,随即耸了耸肩膀,“赶紧吃饭吧,以后好好对待笙黎。”

他看着她坦诚的目光,心中不由得一阵失落,她竟如此容易便说出了祝福的话,这让他怀疑她前面说得一切都是假的,但是此时他却想要忽略这句话,盲目地相信着前面的话。

“好。”温斐然落寞地回答,刀削斧凿的脸上不带任何生气。

季敏淑看着他的模样,心底暗笑了一声,她今天种种不过是以退为进,她的东西谁也动不得。

“我听伯母说,你明天想去参加一场拍卖会?”季敏淑慢条斯屡地吃着面前的食物,她从来都是如此优雅。

温斐然点了点头,“恩,你想去吗?敏淑。”

这是她回来后,他第一次这样叫她,他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可就是这样叫着她都好像是一种幸福。

“你就把敏淑带着,这孩子刚回来总要和圈子里的朋友联络联络。”温夫人看了一眼温斐然,她懒得看见自己的儿子和那个私生女同框的照片,所以忍不住开口。

“算了伯母,这种场合本应该笙离去参加的。”季敏淑温婉地笑了笑,那善解人意的模样更是让人无法忽略。

“没关系。”温斐然打断季敏淑的话,垂了眸子淡淡开口。

攻妻不备:老公不要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攻妻不备 或 老公不要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厚爱无需多言TXT

    原标题:厚爱无需多言TXT书名:厚爱无需多言第一章委屈的一晚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结婚三年的丈夫陆俊会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和另一个男人睡一晚。那天是我生日,陆俊难得回来的早。我上前接过他的外套,陆俊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说道:“莫凝,能帮我一个忙吗?”我愣了一下,淡淡地笑了笑,不以为意地回道:“我能帮你什么,这几年在家待着,什么本事都没了。”“不,你可以的,只有你行。”陆俊的语气有些急促,“公司快支撑不下去了,你一定要帮我。”我惊讶的看着他,“你要我帮什么忙?”“陪一个人,只要一晚,你点头就行。”陆俊的

  • 嫂子的诱惑TXT

    原标题:嫂子的诱惑TXT小说名:嫂子的诱惑第1章尤物表嫂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我爸把这事怪到了我头上,每次喝醉了酒就打我,骂死的为什么不是我。我五岁那年得了小儿麻痹,左腿落下了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打小班里的同学都欺负我,叫我死瘸子,我变得非常自卑,感觉我爸说的对,当初死的为什么不是我。升县高中后学校离家很远,表哥可怜我,让我借宿在他家,因为我是农村人,腿又瘸,表嫂特别不待见我,家里所有家务活全扔给我干,起初她内裤丝袜什么的还自己洗,后来也都扔给我洗。表嫂长得非常漂亮,是个瑜伽老师,身材好的没

  • 乡村大凶器TXT

    原标题:乡村大凶器TXT小说:乡村大凶器第一章摸还是不摸?夜幕降下,龙根同以往一样,翻身而起,顺着墙角小洞望了过去,耳边除了夜鸟蝉鸣,还有哗啦啦的水声,伴随着点点呻吟闷哼。一道曼妙身躯从澡盆里站起,乌黑如瀑布一般的长发随意披挂双肩,两颗大.奶.子如同木瓜,轻轻晃动,震慑心魂!“咕噜!”龙根咽了一口口水,摁了摁早已撑起的巨大帐篷。房间那边,沈丽娟正轻轻抚摸着坚挺双.峰,一双桃花眼眨巴了两下,似享受般的闭上了双眼,“嗯哼”一声轻哼。双腿紧紧夹住,正前方小腹处一小撮卷毛还有几颗水珠。静静欣赏着诱人酮体

  • 聂少,我爱不起全文TXT

    原标题:聂少,我爱不起全文TXT小说:聂少,我爱不起目录预览:第一章蒙住她的眼睛第二章心上有阴影第一章蒙住她的眼睛夜。染着黑色。男人灼热的吐息伴着浓重的酒气喷洒在她耳边,带着含糊不清的呓语。骨节分明的大手直接撕开她的纯棉睡衣一路像里探去,‘嘶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苏晴猛地惊醒过来,梦里与那人温柔的耳鬓厮磨此刻早已化成泡影。男人此刻动作粗暴毫不留情,说是爱抚,不如说是折磨。身体上的疼痛越发提醒着她,现在发生的一切。她早明白他不可能那么温柔,梦醒了却依然有一种痛的不能呼吸的错觉。伸出手抵在

  • 亿万星辰说爱你全文TXT

    原标题:亿万星辰说爱你全文TXT小说书名:亿万星辰说爱你目录预览:第一章委屈的一晚第二章瘦田有人耕第一章委屈的一晚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结婚三年的丈夫陆俊会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和另一个男人睡一晚。那天是我生日,陆俊难得回来的早。我上前接过他的外套,陆俊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说道:“莫凝,能帮我一个忙吗?”我愣了一下,淡淡地笑了笑,不以为意地回道:“我能帮你什么,这几年在家待着,什么本事都没了。”“不,你可以的,只有你行。”陆俊的语气有些急促,“公司快支撑不下去了,你一定要帮我。”我惊讶的看着他,“你要我

  • "传承中华文化 增强中法友谊" 法国东部华人联谊会成立大会举行

    1月14日,法国东部华人联谊会在蒙贝利亚(Montbéliard)市召开成立大会。根据协会的章程,协会选举产生第一届协会会长,孙旭山以全票当选。随后协会选举产生了常务会长团8人及会长团33人。嘉宾代表与会长团合影。(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由华谊提供)成立大会由筹备秘书处黄胜军和夏敏主持。中国驻斯特拉斯堡总领事馆王旭东副总领事和刘奇主任代表总领事馆前来祝贺。王旭东副总领事在贺辞中说,今天东部华人联谊会的成立是法国东部华人团体的一件大事。协会不仅聚集着一批享有盛誉、事业有成的长者,更可喜的是吸引了一批

  • 【CPA发布】2017中国商业摄影大赛征稿火热进行中

    前言商业摄影是商品生产者、经营者和消费者之间沟通信息的重要载体,也是企业占领市场、推销产品、提供劳务的重要方式;主要目的是提高经济效益和扩大社会影响力,因此,商业摄影是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随着中国商业摄影师在世界顶级比赛中频频获奖,越来越多的国内摄影师,渴望和国际接轨,渴望增加自己在世界舞台上的分量。一年一度的中国商业摄影的盛会,将通过中国摄影师协会新媒体矩阵等渠道发布,聚集来自全国各地的摄影师,并通过网络初选、入围作品公布和现场终极打分的形式,评出“2017中国年度商业摄影师”称号及金

  • 不负时光不负己全文TXT

    原标题:不负时光不负己全文TXT小说名称:不负时光不负己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啦,真讨

  • 厚爱无需多言全文TXT

    原标题:厚爱无需多言全文TXT小说名:厚爱无需多言目录预览:第一章委屈的一晚第二章瘦田有人耕第一章委屈的一晚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结婚三年的丈夫陆俊会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和另一个男人睡一晚。那天是我生日,陆俊难得回来的早。我上前接过他的外套,陆俊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说道:“莫凝,能帮我一个忙吗?”我愣了一下,淡淡地笑了笑,不以为意地回道:“我能帮你什么,这几年在家待着,什么本事都没了。”“不,你可以的,只有你行。”陆俊的语气有些急促,“公司快支撑不下去了,你一定要帮我。”我惊讶的看着他,“你要我帮什么

  • 嫂子的诱惑全文TXT

    原标题:嫂子的诱惑全文TXT小说名称:嫂子的诱惑目录预览:第1章尤物表嫂第2章惊人的秘密第1章尤物表嫂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我爸把这事怪到了我头上,每次喝醉了酒就打我,骂死的为什么不是我。我五岁那年得了小儿麻痹,左腿落下了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打小班里的同学都欺负我,叫我死瘸子,我变得非常自卑,感觉我爸说的对,当初死的为什么不是我。升县高中后学校离家很远,表哥可怜我,让我借宿在他家,因为我是农村人,腿又瘸,表嫂特别不待见我,家里所有家务活全扔给我干,起初她内裤丝袜什么的还自己洗,后来也都扔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