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3:38: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第001章 娶她,只是为了吃她

轰隆——

巨大的闪电劈裂夜空,刹那的白光照亮大地。【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小说在线阅读

皇宫一角,两名侍卫粗鲁的将一名女子丢进铁笼,锁上铁锁。

女子爬起来,抓着手腕粗的铁栅栏怒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是晴国公主,是来乌蒙国和亲的,是乌浪王子的正妃,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两名侍卫无动于衷,转身离开,连大门都不合上,任由风吹雨飘进来。

“我要见乌蒙国国师玉大人!我要见乌浪王子!马上让他们来见我,我要亲自问问乌蒙国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被关在铁笼里,女子的声音却还是透着凛然与威严。

“真不愧是晴国第一公主和天下第一美人,成了阶下囚也能如此无惧!”伴随着温柔的嗓音和阴凉的夜风,乌蒙国国师玉朗川鬼魅般的出现在门口,长发飘飘,白衣也飘飘的走进来,“你也只能现在叫了。马上,你就会被放血割肉,而后做成佳肴,供乌蒙皇室食用,你应该为你能成为乌蒙皇室永不分离的一部分感到荣幸。”

“放血割肉?佳肴食用?”女子停止折腾栅栏,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这是想吃了我不成?我分明是来和亲的……”

“和亲只是好听的说法罢了。”曾经给她留下绝佳印象的玉朗川还是笑得人畜无害,“乌蒙皇室要娶晴国血统最纯、容貌最美的公主,只是为了喝其血,啖其肉,以此改善皇室的丑陋血统,提升后代的容貌罢了。网站haohaoyun.com

“你、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女子目瞪口呆,完全无法理解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事情。

“你也知道晴国盛产美女,尤其是晴国皇室,生下来的公主个个美丽绝伦,聪明健康,而乌蒙皇室正好相反。”玉朗川笑吟吟的谈论乌蒙皇室最不堪的历史,“几百年来,不论乌蒙皇室如何努力,生下来的孩子都长得异常丑陋,受尽天下嘲笑,这已经成了乌蒙皇室最大的心病。”

女子明白了:“所以,他们认为喝我的血,吃我的肉,就能生出好看的孩子?”

虽然很震惊,但她知道玉朗川说的并不是笑话。

几百年来,乌蒙皇室的成员,不管是与外人所生的私生子,还是与美貌配偶所生的孩子,全是雄的面如野兽,雌的面如东施,据说无一例外。

即使这些成员普遍生得高大强壮,骁勇善战,世人无不畏惧,然而长相上的缺陷始终是他们的污点,令他们受尽世人的嘲讽和歧视。

这一次,乌蒙皇室凭借强大的军事实力,强迫晴国皇室将最宝贝的公主嫁给他们的第一王子乌浪,晴国人都认为这只是单纯的丑男想娶美女罢了。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哪料到,他们的真实意图竟然是通过吃下美女改善后代……

“没错。”玉朗川微笑,“本座有一种秘术,可以让乌蒙皇室喝了你的血、吃了你的肉就能改善长相丑陋的血统,现在,吉时已到,本座要送你上路了。景琅公主,还请你配合,免得受不必要的苦。”

景琅看出他不是在开玩笑,心生惊恐:“我是景氏皇族最高贵、最受宠的公主,你们这样对我,严重违背了两国的和平条约,我的父皇母后和兄弟们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好吧,本座再告诉你一件事,”玉朗川笑得极其迷人,“其实景立天早就知道这个秘密,他为了保住现在的生活,绝对不会为你出头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骗我!她们绝对不会骗我,绝对不会送我去死……”景琅尖叫,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又低又弱,身体也变得绵软无力。

她蓦然明白,定是她之前喝的茶水被下了药。

“呵呵,真是纯真的孩子啊!乖,别挣扎,我不会让你痛痛的。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玉朗川用女人无法抵抗的宠溺口气哄她,“你要怪,就怪景立天吧,死后下了地狱,记得去找他算帐哦。”

说完之后,他围着铁笼转圈,嘴里念着古怪的咒语,并用柳枝沾了手中玉瓶里的水,点洒在景琅身上。

铁笼狭窄,景琅根本无处可躲。

她瘫倒在地上,看着玉朗川,眼里有恐惧,有愤怒,有怨恨,还有不甘。

转了十几圈后,玉朗川打开铁笼,进去,蹲跪,用小刀在景琅的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而后拿了晶莹剔透的水晶盆接她的血,面容郑重得就像在接受上天的赏赐。

“我、我不是……”景琅艰难的张开双唇,想说些什么,却已经虚弱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以死不瞑目的目光看着他。

她回忆一路以来的点点滴滴,终于恍悟,原来他们、她们全都骗了她!

尤其是跟她最亲、对她最好的那个人,说什么姐妹情深,说什么国家大义,说什么乌浪王子是个好男人,原来,那个人对她那么好,只是为了让她代为去死。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呵呵,她的眼里落下泪来,眼睛赤红如鲜血。

她怎么那么傻呢,明明与景氏一族有深仇大恨,明明发誓要灭了景氏一族,却被一时的温情所欺骗,以为景氏皇族真的可以相信,以为一个出身低贱的女奴能被皇室接纳,成为金枝玉叶的公主……

如果、如果时间能倒退到她还在晴国的时候,哪怕只是倒退到一刻钟之前,她都绝对不会让自己落到如此悲惨无望的境地……

在无尽的怨恨与悲伤中,她被放干了血,而后被剥净,摆在一张水晶台上。

她曾经仰慕的玉朗川,一边用赞叹的目光欣赏她艺术品一般的身体,一边举起锋利雪亮的弯刀,朝她的脖子砍下去,没有半点怜悯。

美丽的头颅瞬间落地,没有带起半点血花。

玉朗川弯腰,捧起这颗头颅,在她的眼上印下一吻,宛如对待心爱的恋人。

也许是因为大殿里没有烛光,只有来自夜空的闪电照亮,他没有注意到景琅身上若隐若现的伤痕以及腿部内侧的骷髅标志——那是晴国奴隶的标志。

第002章 逆转,只有一刻的时间

轰——

“啊——”

在震耳欲聋的雷鸣中,景琅尖叫着睁开眼睛,脸上淋漓的汗水滴进浴池里。【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小说在线阅读

刚才那是什么?

她竟然看到她被玉朗川活生生的放血和切割?

还有,她的头怎么这么痛?

身体似乎强烈的麻痹了一会,四肢还在隐隐抽搐着,就像……被雷劈中了?

轰隆隆的声音又从头顶上滚过。她抬头,天空果然电闪雷鸣,一道道白灿灿的闪电在墨沉沉的天空中追逐闪烁,场面壮观华丽得惊人,又野蛮凶残得吓人。

她一手捂住剧烈跳动的胸口,一手狠掐自己的腰间,好痛,她还活着。

难道刚才所见,只是一场噩梦?

不对!

刚才所见的一切太过真实,她能痛入骨髓的感受到那种怨恨和恐惧,怎么可能是假的?

只能说,她很可能是预见了一刻后她的遭遇,或者回到了事发之前的一刻!

不论是哪种情况,她只有一刻的时间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想到这里,她猛然站起来,踩着还在发软的双脚,迅速走出浴池,收拾身体。

一刻的时间太短而敌人太强,这里又是敌人的老巢,足以令绝大多数人绝望和放弃,但是,她不是“绝大多数人”!

她是母亲的女儿,还是会成为真正的景琅的女人,所以她不会放弃!

她将不屈不挠,勇往直前,直到彻底洗清耻辱、夺走敌人的一切为止!

“公主,准备下大雨了,请您务必出浴……”重重纱帘外再度响起侍女的声音。

“等一下,我马上出去。”她说着,迅速往身上抹东西。

这里是露天浴池,她不习惯沐浴时有旁人在场,加上她身上还有身为女奴时的伤痕和标志,所以她命令侍女们在帘外守着,没有命令不得入内。

就是这个习惯,给了她死守秘密和设计圈套的机会。

可笑的是,她这般精心的沐浴本是为了进洞房,与那个乌浪王子结成事实夫妻,哪料到她其实是在主动将自己洗干净了送上敌人的砧板。

“公主,国师派人来接您了,说王子已经等不及了。”侍女又在催促了。

“让他们在外头等一下。”景琅披上睡袍,从纱帘里走出来,“我现在很紧张,赶紧给我泡一杯定神茶,还有,我很饿,赶紧给我准备一些吃的。”

在几名侍女分头准备茶点的时候,她迅速从衣箱里取出几样小东西,藏在身上。

而后她坐在镜子前,若无其事的擦拭长发。

茶点端上来,她迅速将那些点心全吃了,而后当着她们的喝了一杯茶。

这杯茶里一定下了可以让她失去力气并麻痹神经的药物,导致她在“前世”被控制时毫无反抗的能力。

现在,她看起来是喝下了这杯茶,实则是她拿宽大的袖子掩住唇部,茶水都顺着手臂流进了睡袍里。

看到她喝下去,侍女们放心了,恭敬的道:“公主请——”

景琅微笑着站起来,走出去。

两名虎背熊腰的侍卫已经在门外等着她了。

她随两名侍卫离开,踏过一道道空荡荡的回廊,狂风吹得她白色的睡袍飘起来,闪电不时照出那双隐藏在长袍下的玉色长腿。

任是两名侍卫如何训练有素,也不受控制的盯着她的腿看。

好美……

真的好美……

这位景琅公主号称天下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虚传。

特别是乌蒙国的女人长得跟男人一样,加上皇宫美女稀缺,更衬得这位公主美得不似凡人。

只是,这位美人是第一王子的女人,他们也只能偷偷看上两眼。

接下来的发展,就如同景琅之前“看到”的一样:她被这两名侍卫带到一间只有铁笼、刀子、水晶盆、水晶台等杀人工具的大殿里,然后被丢进铁笼里。

不同的是,她没有哭闹和挣扎,只是平静的接受眼前这一切。

命运的转折点,出现在玉朗川走进来的时候。

“公主竟然没有哭闹和追问?”玉朗川以为会听到景琅的哭声、骂声和哀求声,哪料景琅只是斜斜的靠在铁栅栏上,一条光洁晶莹的玉色长腿从睡袍里伸出来,颜色和线条都堪称完美,令他时不时的往下瞟。

这女人,真是世所罕见的艺术品啊,他在心里赞叹着。

若不是皇室要求,他真想将她冰冻了存放起来,用以珍藏和欣赏。

“如果我哭泣和流泪,你会心疼我么?”景琅偎着冰冷的铁栏,就像偎着冰冷的爱人,用一双美丽迷人的、初生小猫般的眼睛,满是爱恋和幽怨的看着他。

玉朗川的心脏立刻就漏了一拍。

哪个男人抵抗得了这样的眼神和诱惑?

还好,他不是普通男人。

他定了定神,摇头:“你是乌浪王子的女人,我可不敢染指。”

“所以,我再哭再闹又有什么用呢?”景琅幽幽的道,“见到王子以后,我对未来不再抱有希望,要我跟王子生孩子也好,要我现在就死掉也好,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她顿了顿,眼里的爱意更深了:“你一路护送我从晴州到乌帝城,万里迢迢,将我照顾得如此周到,你不知道,我有多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然而,我也知道这个梦想不可能实现。事到如今,我只有一个简单的愿望,希望你能答应我。”

之前的她,确实对这位面容俊美、白衣飘飘、风度翩翩的国师颇有好感,甚至还对他抱有那么一点情窦初开的少女特有的幻想,但,也仅止而已。

眼下,一定早就被他看透的这点幻想,足够让她拿来蒙蔽这个男人了。

玉朗川道:“你说吧,我能做到的,一定做。”

“要了我!”景琅直直的看着他,眼里有无法压抑的狂热爱恋,“我的身体还是清白的,我愿意把我宝贵的第一次献给你!”

玉朗川心头大震,看着异常美丽妩媚的她,说不出话来。

“你怕王子知道吗?”景琅慢慢扯掉那根系得松松的腰带,“乌蒙国乃是野蛮之地,民风开放,男女之间不设大防,我相信乌浪王子就算知道我有过男人,一定也不会在意的。”

关键是,她很快就会被抽血割肉,她是不是清白的,谁会知道?

第003章 献身,只为了杀他

玉朗川沉默了一会儿后,眼里闪过难明之色,缓缓的道:“说不定你接下来就会死,这样你也不后悔吗?”

景琅脸上闪过凄凉:“与其被那头野兽舔咬我的身体,我宁可让你把我吃了。”

她见过了传说中的乌浪王子,当时心里只有震撼。

一个男人丑成这样,怎好意思让别人称呼他为“王子”?

难怪那个人会哭着求她嫁给乌浪,换了哪个正常的女人都接受不了。

“你真的愿意死在我的手里?”玉朗川朝她走去。

“嗯。”景琅媚眼含春,声如猫吟,晶莹纤秀的手指从大腿上轻轻滑过,“让我在你的爱与怀里死去好不好?”

“既然这是你最后的愿望,那么我就成全你。”玉朗川打开铁锁,走进铁笼,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进怀里,吻上她红艳动人的唇。

真软,真香,手感真好,不愧是美人中的美人,他在心里这么想着。

景琅迎合他的吻,但没有把唇打开,只让他的舌在她的唇上打转和慢慢下移。

她的身体娇软无力,似乎全身的力量正在迅速流逝。

一定是药效发作了,玉朗川很放心,吻得毫无防备。

突然他身体一僵,慢慢的从她胸间抬头,看向她的脸。

景琅冷漠的看着他,眼中没有半点方才的温柔。

“你、你做了什么?”玉朗川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哑着声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你在身上抹了什么……”

他知道他中了毒。

发作很快、药性很强的毒,迅速令他呼吸困难,全身麻痹。

景琅用力一推,将他僵硬到掐不紧她的身体推倒在地,而后用力踩踏他俊美的脸,冷冷的道:“你这个死太监,真以为我会看上你?呸!”

口水吐在玉朗川被踩得青肿不堪的脸上。

玉朗川扭曲着身体,目光极其愤怒和凌厉的瞪着她,似乎真能将她千刀万剐一样。

“你以为你这样看着我,我就怕了吗?”景琅将脚从他脸上移开,踩在他的胯间,欣赏他的表情,“你就怀着对我的恨意,去死吧!”

说罢她走出铁笼,从大殿一角的水晶台上取下本该用来对她割脉取血的小刀,走回来,单膝跪在玉朗川的身侧,双手握紧小刀,高高的举起来,狠狠的刺入他的左胸:“再也不见。”

然后她拔出小刀,在他的白袍上擦了擦,收起来,而后掀开他的衣袍,脱下他的裤子,并用无比蔑视的目光扫了一眼他的下面后,“呸”了一声穿上他的裤子。

接着她掀起睡袍的下摆,塞进腰带里扎紧,离开。

玉朗川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的背影,因为毒发而朦胧呆滞的目光,不曾从她的背影上移开,只是,她立刻就在他的视线中消失了。

因为他昏迷过去了。

外面电闪雷鸣,风雨飘摇,天地间一片黑茫茫,廊下的灯光透不到一丈开外。

景琅从门框后面探出头,看到走廊两端各守着一名侍卫。

想了想,她走到大殿一角,拿起那只水晶盆,继续躲在门框后边观察外头。

两名侍卫显然很是无聊,不时的打呵欠。

又一阵狂风吹来,挟带落叶与雨水,拂得两名侍卫下意识的抬手遮眼,而闪电与雷鸣正好暂停。

抓住这个机会,景琅将水晶盆朝侧前方那棵她早就看准的大树用力砸去。

水晶盆砸中大树,发出好大的声响,吸引了两名侍卫的目光。

大树的位置离走廊并不远,但已经在灯光照不到的范围里,两名侍卫互视一眼后,左边那名侍卫朝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

国师说他要在大殿里举行非常重要的仪式,严令他们守好殿门,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和打扰,他们得弄清楚刚才那道声响是怎么回事。

另一名侍卫眯着眼睛,看向同伴。

趁他们转移注意力的瞬间,景琅从门框后面冲出来,从左边的走廊窜进风雨里,朝刚才闪电亮起时看准的方向,全力狂奔。

从她冲出来到消失在风雨里,只不过两三秒时间,两名侍卫没有发现有人从他们的身后一闪而过。

景琅跌跌撞撞的在黑暗和风雨中冲出一条求生之路,摔了爬,爬了摔,反反复复,只靠不时亮起的闪电分辨方向和道路。

她隐隐记得侍女告诉过她,小门是在皇宫的东北方,她只能朝那个方向奔去。

就算她能跑到那里,又该怎么逃出去?

她不知道。

时间太紧迫,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不知跑了多久,她再次重重的摔在地上,腰间疼得厉害。

她伸手摸向腰间,摸到有点黏、有点温热的液体,她知道,她的腰侧受伤和流血了。

她想爬起来继续奔跑,但不行,她已经疲惫不堪,何况还带着伤?

她不得不就地坐下,用腰带扎紧伤口。

唯一幸运的是,雨已经小了许多,她就着闪电看到就近有一个亭子,而四周没有别的建筑,于是拖了沉重的身体爬过去,靠坐在亭柱下,剧烈的喘息。

腰侧虽然不知被什么伤到了,但伤口应该不深,静坐一阵后应该会自动止血,她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她没想到的是,因为身心俱惫,她刚阖上眼睛,就不知不觉的陷入睡乡。

不知过了多久,隐隐约约的脚步声传进她的耳里,触到了她紧绷而敏感的神经。

有人来了?

她来不及多想就睁开眼睛,惊慌失措的爬起来,准备逃走。

但,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人站在她的面前,上下打量她,哈哈笑道:“原来是景琅公主,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宫里上上下下正在寻你,你却躲在这里等本公公找到,本公公这下有大功可立了!”

就着朦胧的晨光,景琅勉强看清对方那一身不俗的打扮。

他应该是相当有地位的大太监,落到这种人手里,哀求和哭泣是没用的。

而且听他所言,恐怕她干的一切已经东窗事发,宫里正在通缉她。

她极力压制心里的惊慌,快速的思索着,嘴上却还是哀求:“公、公公,您、您看我这么可怜,就放我一条生路如何?我发誓日后一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奴妃难驯 或 枭皇请慎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大尊者6章

    原标题:大尊者6章小说书名:大尊者第六章改变体质第二天,天还未亮,张小九就背着一个大背篓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青瓦小院。而这一走,便是三天的时间。当他再次回到青瓦小院时,背篓已经被装得满满当当。夏寒这一等也是三天的时间,当看到张小九胸前的那片血迹后,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九,这伤你绝不会白负!”“夏老大……”“有什么话就说!”张小九将背篓卸下,随后便直接坐到了地上,叹了一口气:“唉!我三日前出门,听说潘虎给咱们下了封战书。我倒是还好说,皮糙肉厚地顶多挨一顿捶,可老大你……可恶!定是那潘虎搞的鬼!”

  • 再小的个体,也要有自己的信仰!

    你刷着微信买买逛逛的时候,阿里的JACK马云已经在大宝法王座下皈依我佛;你听着微课点着外卖的时候,真格基金的王强已经给美团的王兴讲完了金刚经;你玩着抖音哼着音乐的时候,王菲已经用她空灵剔透的声音在法会上唱起了般若心经;你吐槽综艺看着电影的时候,功夫巨星李连杰已经默默在藏地闭关修完了四加行;有一些区块链走不到的路,有一些人工智能闻不到的空气,有一些在大数据里永远遇不到的人。作者:悟空。佛系居士,专注认知修炼,突破人生瓶颈。用佛法做第一原理,跨越个人成长的认知业障,到达第二曲线彼岸。微信公众号:认知

  • 红楼梦里和林红玉有过节的人不是晴雯,而是这两个丑女人!

    《红楼梦》故事中,和林红玉有过节的人不是晴雯,而是这两个人!这两个人分别是秋纹与碧痕。上一回的姜子说书,我们已经说过,晴雯与林红玉是一个阵营属性,都是林黛玉的影子,还是林黛玉的第二世。晴雯和小红,是不可能有过节的,让晴雯带头训斥小红,那不过是作者石兄的演样法。那么,故事中与小红有过节,生怕小红被贾宝玉看上,夺占了她们位次的丫鬟,究竟是谁呢?上一回的说书,姜子已经说过,林红玉与晴雯一样,都是出力得用的人才,是同一类人,而这一回故事中出现的秋纹与碧痕,则不然。作者写秋纹和碧痕两个人共提着一桶水,结果

  • 属于五月节日里的思念的回溯

    文/王志刚(预计阅读1分钟)(一)汨罗江畔的那一袭青衣在水中涤荡了千年连同束发之冠一直绵延了千里直到,此时,我们还用一场水中游戏和一口糯米作为缅怀的开始(二)那个被怀念的时代和那个被怀念的人时而英雄般的传颂时而悲情般的伤感时而是你无法想起的昨天时而是你无处触摸的明天(三)我们不读他的诗是因为我们没有那场家国情怀我们读他的诗是因为我们可以在那些古韵中迷离我们一次次别离是因为始终相信下一次就会相聚一如那个纵身一跃的身影被镌刻了千年(四)那些所谓的缅怀有些只是路过而已毕竟与他的文字相比名字的意义更为特

  • 秋收深夜,路遇鬼魂

    儿时的我总喜欢听大人讲那些奇异的事情,也对那些事情特别的好奇,我自己亲身经历过很多事,但并没有恐惧感。我家是湖北乡下的一个城镇,到了秋收的时候,我们乡下人白天就会忙于田间收割稻谷等等作物,一般人家都会有好几亩田地,又为了省钱不愿花钱请人帮忙,那时乡下人日子都不好过,能省一点是一点,而如果那个时候月亮好的话通常要忙到很晚。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就有了这个故事。那天是十五所以月亮很圆,我家里有很多稻谷要收,又看到电视里天气预报说第二天有雨,爸爸就对我和妈妈说,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早已割好晾干的稻谷收回家去

  • 刘东 丨【玉·见欧洲——中国当代玉质媒介艺术邀请展】特邀名家

    2018/2019年度第四届西班牙CCACO中国文化节第二届西班牙中国工艺美术与传统文化艺术系列展“玉·见欧洲——中国当代玉雕学术邀请展”是“玉·见未来”展的延续,作为“玉·见”系列的第二展,从时间到空间,以玉为媒,穿越古今,连接起丝绸之路的东西两端。玉,石之美兼五德者。玉文化是中华民族独有的、从未间断的一种文化,它承载着独特的中国美学思想和艺术精神,并在当下得到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玉作,这一蕴含着技术因素的造物艺术,集材美、工巧、艺韵于一身,在中国,似乎没人不喜欢。如今,我们秉持“各美其美

  • 先生杂谈丨你在图书馆打瞌睡,他在里面发现美

    对于阅读爱好者来说,图书馆是书籍的遇见,是陌生的封皮和封底之间的链接和集结。而对于喜静的人来说,图书馆又是关于停滞的时光的遇见。而对于来自瑞士的摄影师ThomasGuignard来说,图书馆又是关于独特视觉的遇见。目前在加拿大多伦多一家担任图书馆管理员的他,本职以外的兴趣便是捕捉不同图书馆里闪烁着智慧之光的建筑美学,以及这些空间设计又如何彰显图书馆这一城市建筑本身在延续人类知识方面的神圣地位。ThomasGuignard镜头下的德国StadtbibliothekStuttgart图书馆。“尽管我

  • 爷爷鬼魂回家

    结婚的前一天,我去给去世8年的奶奶和去世6年的爷爷上了坟,就算是告诉他们二老我的结婚喜讯吧。本来想着去给姥爷也去上上坟,告诉他老人家一声,他最疼爱的外甥女要出嫁了,可是由于地方远还有种种原因就耽搁了。其实我的心里一直很内疚,即便是迷信也好,我也是想亲口告诉他我要结婚了的,我是跟着姥姥姥爷长大的,从我记事起,就和姥爷睡在一张床上,他有两个孙子两个孙女,却是最疼我的。只可惜他只陪伴了我七年,就匆匆的走了,至今已经有20年了。但是那七年的时光和爱却照亮了我整个人生,每每想起来我都觉得很温暖。结完婚当天

  • 萧峰为何内功这么强悍?这个秘密金庸直到倚天才说出,很明了

    文/叶七大家好,我是江湖人称“北洪七,南叶七”的七先生。本期话题我们来说说萧峰,他一出场便顶级高手,武学天资之高无人可比,一套降龙十八掌更是威震江湖。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年纪三十来岁却拥有极强内力,比之六七十岁萧远山、慕容博也不遑多让。可是他练习的也过是少林派的普通内功,而且未有什么奇遇,一身武功全靠自己练。那他这么强悍的内功,到是怎么来的呢?在金庸笔下能够速成的内功少林派有《易筋经》《神足经》《洗髓经》以及出现在《侠客行》中的《罗汉伏魔神功》,而其他派别速成神功有《九阴真经》、《九阳真经》等。可

  • 这位大理人在一场车祸之后创作出家喻户晓的名曲,还把白族歌曲唱到了好莱坞!

    大理的白族歌曲有很多,其中有一位歌唱家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把白族歌曲唱到了好莱坞,唱到了北京上海,唱到了全世界,他就是苏锦弟。最近苏老师又“火”了一把,因为他把自己的家改造成了个人风格浓郁的客栈。5月下旬的一天,小编在苏老师的新家见到了他,原来大家耳熟能详的名曲《白族酒歌》竟是一场车祸之后的“涅槃重生”。让好莱坞认识白族歌曲2016年的10月于苏锦弟来说是难忘的,他和另一位白族歌唱家李建英老师接到了美国蒙纳瑞克斯好莱坞公司邀请,邀请两位白族歌唱家到大洋彼岸的洛杉矶进行演出。10月8日,苏锦弟《翘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