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恋歌为你独唱】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4:20: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恋歌为你独唱

第1章 掠夺他初吻

一对带着余温的手臂紧紧勾住他的脖子。【恋歌为你独唱】小说在线阅读

软软的手臂一收,毫不犹豫地对着他的双唇吻了下去!

她以灵巧的舌奋力撬开他的嘴,一口新鲜的空气就这样输进他的嘴里,带着少女才有的香软清甜。

男人循着本能反吸过她的檀口,用力、般贪婪地汲取她口中的一切!

他用双臂紧紧扣住她的娇躯,将她整个身子纳入自己的怀中用力禁锢。

大手沿着她腰上曼妙的线条一路用力,最终握向她胸口的方向。

强势的吻带着席卷一切的力量无情地掠夺二人的理智。

缠绵的长吻后,他很努力地睁开眼。

迎着光的方向,只那一眼,他便永远地记住了她。

记住她被自己吻过后红肿到不像话的唇,还有她被自己摸过的妖精般凹凸有致的身子。【恋歌为你独唱】小说在线阅读

————

“四少,查清楚了。半年前在青城救了你的小姑娘,原来是慕家的独生女。”

卓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侧过身,将手里的一叠资料与照片递给了后车座上的男人。

并不知自己打断了男人贪恋的回忆,卓希继续报道:“慕家迁来M市已经两年了,可是老家却是在青城的。去年年底慕小姐回乡省亲,刚好遇上了您的那件事。”

后车座上的人不语。

一双漆黑的瞳盯紧了照片里的小姑娘,一张张看过去,再一张张看回来。好好孕

气氛紧绷,卓希额角有些汗。不自然地瞪了眼驾驶座上的大哥卓然,似在寻求帮助。

卓然小心翼翼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后车座上男人的表情,这才试探着开口道:“四少,上次您是被大少二少联合陷害掉进了水库里,慕小姐意外遇上,将您从水里救了上来,那也是情况紧急才会给您做的人工呼吸,那绝对不是轻薄您的意思。再说,人家小姑娘把您一个大男人从水里捞出来,真的不容易您。就不能放过她吗?”

世人皆知,江东首富凌家共有四少,个个玉树临风、卓尔不凡。偏偏这第四少脾气阴晴不定,生人不近,而且洁癖惧水,最难伺候!

卓然跟卓希是自小就跟在四少身边的,他们自然知道,上次那个小姑娘给四少做人工呼吸的同时,也夺去了四少的初吻。

私下里,他们也在猜测,这半年来四少坚持要找到她,为的就是找她算账!

“四少,慕家来M市时间虽然短,但是目前地位可不低,慕小姐又是慕家独生女,你若是找人家算账的话,只怕。阅读haohaoyun.com

卓希话说了一半骤然止住。

只因后车座上的男人突兀地抬起下巴,一双黑瞳凝重又带着探究地、看怪物一般看着他,开口了:“谁说我要找她算账了?”

卓然惊得差点握不住方向盘,卓希也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

上一次四少开口说话,是什么时候?

太久,久到记不清了!

面对手下的惊讶,凌冽微微眯起眸子,莹亮的瞳折射出一丝危险的讯号,却换来卓希不怕死地追问了一句:“那您找她。为什么?”

凌冽心情颇好地弯了弯嘴角,合上了手里的照片收好,两眼望向了窗外。

倾盆大雨浇灌而下,即便是盛夏的下午,天色也是一片黯淡,水雾弥漫,透过深色的车窗瞧向外面,能见度也不高。

“不知道。”

凌冽又吐出三个字。

卓家兄弟又是一惊。阅读haohaoyun.com

卓然猛地打了个方向,又紧急踩住了刹车!

循着惯性,车上三人的身子均用力向前方冲了过去,索性他们都系了安全带,凌冽的额头撞上了驾驶座的真皮座椅,也没有撞破。

“四少!”

回过神来的卓希心中一跳,一边埋怨哥哥一边解开安全带要去后面看看情况:“你怎么开的车,明知道下雨还不开慢点!”

“我”卓然自己也吓白了脸,道:“有人撞上来了!”

“这是绕城高速,谁能撞上来?!”

“真的有人,我骗你做什么,差点就撞上她了!”

“四少,您没事吧?”

兄弟俩正在努力收拾残局,一道细小的白色身影忽然从卓希身后钻了过来,迅速溜进了车里!

那敏捷灵动的姿态,就像是事先演练过千百回一样!

一道道水渍顺着她的身子滴落下来,弄湿了车座跟脚垫,她还爬到了凌冽的身边半蜷缩着身子,半颤抖地开口道:“快快开车!快点!”

卓然从后视镜看过去——

后车座上冻的发抖的一团,正穿着白色的长连衣裙,衣服跟黑色的长发都被雨水浸湿了,黏腻地服帖在她的身上,她的身材很不错,至少作为女人来说有值得让她骄傲的资本。她整个人不断往下滴着水珠,苍白着半张脸,不大看得清她的表情。

不过,那完美无缺的侧面,那高高挺起的鼻梁,还有弧线优美的下巴都说明了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美人。

她手里有一只小包包,正被她很紧张又很戒备地紧紧攥在胸前。

不论从她刚才开口的声色上判断,还是从她稚气粉嫩的肤质上判断,她都是个不超过十八岁的小丫头,看起来还挺可怜的小丫头。

这样的大雨。说明haohaoyun.com

这样的高速。

这样不要命地拦车。

好奇怪的小姑娘!

卓希嘴角扯了扯,他打开后车座的车门,是为了检查四少有没有受伤,可不是给他人行方便的。

更何况,四少的车,是阿猫阿狗想坐就能坐的吗?

在四少发火之前,卓希拧起眉头就拎住了小丫头的后衣领,准备将她丢出去!

这个忽然冲出来害他们差点出车祸的罪魁祸首!

“别!先生,后面有人追我,麻烦你,把我载到城外就好!”

说着,她从小背包里摸出一百一百的票子,递给卓希:“从市区打车走绕城高速,去到城外也就是一百多块,我给你一千,怎么样?”

卓希愣住。

先是因为她怪异的路数,再是因为她的这张脸,怎么越看越眼熟?

一个答案正要呼之欲出,卓希张大了嘴巴又看向了凌冽:“四少,她、她慕。”

第2章 逃婚,冤家路窄

没等卓希把话说完,小丫头已经三两脚把卓希从车门口踢了出去,白皙的小爪子一拉,后车座的门被关上!

她扭头回来眼巴巴盯着身边的男人,讨好道:“你是他主子吧?我知道你不是缺钱的人,但是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给你两千,你让司机快点开车,到了城外我就下车,是生是死绝对不会连累你!”

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车厘子一般殷红的小唇,还有稚气的小脸白皙如雪,满满的胶原蛋白。

凌冽深深看了她一眼,瞧着被踢下去的卓希又拉开了车门,不着痕迹地给了个眼神。

卓希原本想要说什么,却又会意地闭了嘴,乖乖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卓然也会意地将车重新开到了主干道上。

凌冽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条浴巾,递给她。

她道了谢,接过,毫不客气地擦了起来。凌冽没再理会她,执起钢笔利索地写下一个字,递到了前面:“慢。”

车速一下子变缓,车厢里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没有人看见,凌冽的嘴角似乎又弯了弯。

“我靠!”卓然忽然出声,瞧着擦肩而过的车队,惊讶道:“一连发出十几辆一样的车子出来,这是要组车队吗?”

卓希定睛一瞧:“慕家的车!我认得其中几辆的车牌!”

后车座上的小丫头身子缩了又缩,惊觉到身侧有两道犀利的眸光望向自己,没发现这是凌冽的试探,而像是单纯地被吓住,乖乖自己交代着:“你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是、是逃婚出来的,我家人逼我嫁人,我不想嫁。”

瞧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小家伙,凌冽对她的话有些不信。

他重新打开手里的资料,背着她又看了一眼:慕天星,十八岁。

依着慕家如今的地位,自然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又怎会在女儿年纪这么小的时候让其结婚?

她还是独生女啊,自然是从小捧在手心里宠大的,逼她嫁给不愿嫁的男人,可能性更小。

“我不喜欢撒谎的女人!”

凌冽冷冷开口,再次望向她的眼神也是冷冷的,似有要把她从车里丢下去的意思。

慕天星心中警铃大作,誓死捍卫着车门,精致到不像话的小脸满是坚定:“真的!我没有骗你!我父母为了商业利益,硬是逼着我嫁给凌家的四少爷!”

凌冽:“……”

慕天星:“我才十八岁啊,可是那位四少已经二十六岁了,都那么老了,还要老牛吃嫩草!”

凌冽:“……”

慕天星:“你也一定听说过,四少为人怪异的很,脾气阴晴不定,家里那么有钱,二十六岁还不恋爱结婚,搞不好他有严重的心理问题!没准,他的生理也有问题呢,那我嫁过去,每天受气提心吊胆不说,还要守活寡!”

凌冽:“……”

慕天星:“我死也不要嫁给这种男人!”

凌冽:“……”

卓然通过后视镜小心翼翼瞥了眼凌冽的表情,只这一眼,就有种“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感觉。

他匆忙错开了眼,忍不住将车里的暖气又加大了些。

卓希捏着袖子悄悄擦着汗,这慕小姐该不会是上天派下来专门对付他家四少的吧?

之前在青城救了四少一命,现在又把四少损成了这样。

她到底知不知道、记不记得眼前的男人究竟是谁?

他忽然想起今日凌老爷子一再叮嘱,非要四少回凌家大宅一趟,还说有要事。莫非,这要事就是指四少跟慕家小姐的婚事?

“四”卓希刚要开口,却被凌冽一个眼神制止。

他想要说的,凌冽早已经猜到了。

深不见底的眼眸幽幽地望着慕天星,凌冽面无表情道:“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凌家的那位四少,十七岁遭遇了一场车祸,所以双腿失去了站立的能力。”

慕天星愣愣地看着他,傻傻开口:“你在跟我解释他至今单身的原因?”

凌家四少爷双腿瘫痪,还是个哑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只是整个江东一带凌家独大,凌老爷子又特别护短,有些身份地位的人若还想要在江东混下去,就很忌讳说凌家四少爷有残疾的事情。

毕竟祸从口出、人心险恶,哪怕只是随口一提,没准落在别有居心的人那里再添油加醋转述一番,迎来的只会是凌家的厌怒与不可预知的灾难。

而眼前这个男人,猜到了她是慕家的女儿,还如此直言不讳地说出凌家的忌讳,这不由让慕天星心中一怔。

凌冽又盯着她瞧了一会儿,补充道:“他还是个哑巴。”

慕天星:“你胆子真大!”

凌冽不置可否地回应:“你胆子也不小。”

她反驳:“我可没提过凌家忌讳的事情!”

“呵呵。”

他浅笑,她是没提,可是她一个小姑娘,却敢逃婚,敢独自跑到下着倾盆大雨的高速公路上,敢随随便便就上了一辆陌生的车,敢当着他的面诋毁他本尊!

小胆儿,挺肥的!

车子驶下高速出口,卓然将车停在路边。

卓希递给小丫头一把黑色的大伞,凌冽也给了她一张白净的便利签,上面写着的,是他的手机号码:“你一个小姑娘逃婚在外,勇气可嘉,车钱先欠着吧,回头安顿下来了,再还我。”

慕天星原本数了两千块放在后车座上,听他这么一提,犹豫着接过了雨伞,清亮的眸子从凌冽的脸上再到便利签上来回流转着。

最后,她在他指尖抽走了那张便利签,也拿回了钱,下车,走人。

车子很快从她身侧驶过,还溅起了一道道水花洒在她湿漉漉的裙摆上。

凌冽坐在原来的位置,一手半撑着额头,一手懒洋洋地在便利签上写下什么,递到了前面。

查?

卓希见到便利签上的这个字,愣了一下:“四少,您是怀疑慕小姐今天接近您是别有用心?”

卓然也道:“会不会半年前青城的那件事,她就已经是个饵了?”

凌冽没有说话。

他不是一个信命的人,更不会相信太多太过巧合。

至于那丫头是不是真的别有用心,只要等着看她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就知道了。

他让卓希去查,不过是想要知道,如果她真的有问题,那么藏在她背后的人是谁?

第3章 全世界都在嘲笑他

凌家大宅坐落在M市东郊的一座山顶。

正值夏季,车延环山公路盘旋而上,入目之处满是一片翠绿葱茏。大雨过后的空气清新至极,微微放下车窗,已经可以听见清脆的蝉鸣。

凌冽是凌家四公子中唯一一个外居的孩子。

他的三位哥哥至今都随着凌家的长辈们一起住在凌家大宅里。

只因凌老爷子疼惜小儿子的残疾,不忍他市里市外来回奔波,才会在市里给他买下了一座漂亮的宅子,美其名曰让他安心休养,实则就是已经弃了他做凌家接班人的意思。

凌冽深深懂得这一点,也不戳破,甚至他更乐意与那一宅子的豺狼虎豹分开居住。

事实上,自从凌冽十七岁起搬离了凌家大宅之后,他的生活还真是安宁了不少。

薄薄的卡片一扫,精致的电子门应声而开,卓然将车缓缓驶入凌家大宅。

将近一年没有回来过,这座宅子还是如过去一样,即便是立于山顶,看似阳光普照,却也透着令人压抑的厚重感,与院门外钟灵毓秀的景致、还有清新怡爽的空气完全不搭。

车子越过了园子内的停车场,直接在别墅门前停下,这是凌冽才能够拥有的特权。

卓希从后备箱里取出轮椅,于后车座的门口处打开。

管家过来接走了卓然手里的车钥匙,卓然走过来跟卓希一起小心翼翼地将凌冽从车里搀扶出来、安稳地放置在轮椅上。

大雨过后,山顶的天边挂起了一弯绚烂的彩虹。

卓希推着凌冽缓缓走向别墅大门,那一幕映衬在阳光里,凌冽身下那抹银色宛若耀眼的战车,竟有着令人目眩神迷的璀璨。

然,轮椅刚刚转过门口处有墙壁般高大的水族箱,凌冽甚至还没看清里面海龟的正脸,几道戏谑悠扬的声音已经越过玄关传了过来——

“小四!你终于回来了!”

“呵呵,还是咱爸有号召力,几个电话一追就把小四追回来了。”

“这也不能怪他,他不能走路也不能说话,生活全要靠着卓然跟卓希俩料理,回来一趟不容易,大哥二哥,你们就别苛责他了,毕竟咱们好手好脚还能说话,小四那样的,是咱们不能感同身受的。”

“哈哈哈!”

“老三说的是!”

卓希的脸色很不好看,与身体健全的其他三位少爷相比,凌冽无疑是遭受凌家歧视的。从少爷们平日里的称呼上就可以看出来,叫别人都是:老大、老二、老三,轮到凌冽就成了:小四。

对此,凌冽却是表情淡淡。

轮椅绕过玄关处,凌冽的身影完全落入大厅中央几人的视线中之后,卓希彬彬有礼地微微低首:“大少,二少,三少!”

沙发上三人还未来及有反应,视线已经被侧边电梯里出来的老爷子所吸引了过去,竟不约而同道:“爸爸!”

一袭橘红色的娇美身影,一半依偎一半搀扶着这位凌家的大家长凌元缓缓靠近。

她便是凌元的第四任妻子曾倩。

凌家大少跟二少,乃是凌元的原配妻子所出。

后来凌元迎了二太太进门,大太太年仅四十岁便郁郁而终。

二太太进门后一直无名无分,直到生下三少才被凌元承认了身份,领取了结婚证,还大摆了婚宴。

而凌冽的母亲,是凌元在瑞士的时候邂逅到的一位风华绝代的佳人。

凌元一直隐瞒自己已婚的事情,苦苦赖在瑞士追求佳人两年时光,待佳人怀有身孕后,才将其带回国来。

凌冽的母亲发现被骗的时候,执意离去,而凌元也下定决心要跟二太太离婚。

上一代人的爱恨纠葛,错综复杂,女人之间的争斗也使得几位少爷们彼此戒备隔阂,而缘由种种,皆源自于凌元的多情与薄情。

而今凌元已经老了,折腾不动了,前面三位太太全都早逝,这才又娶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小妻子曾倩,终日陪伴在自己身边。

问问这四位少爷,对于凌元,他们心中哪儿有不恨的?

可生长在大家族里,懂得审时度势跟权衡利弊,是他们生存的基本。

“小四回来啦?”凌元微微一笑,示意曾倩将自己扶去沙发前就坐。

老大立即奉上老爷子最爱喝的云雾嫩茗,老二拿了个软软的靠背垫在老爷子身后,老三亲自为老爷子点上了一根雪茄。

凌冽依旧坐在他的轮椅上,表情淡淡。

卓希将钢笔跟手巴掌大的小本子塞进了凌冽的手心里,便安静地退在一边。

老爷子的眼神在凌冽的脸上扫过好几瞬,问:“近来身体如何了?”

凌冽拿起纸笔,回了一个字:“故。”

就是说,一切如故,还是老样子。

凌元似乎厌恶极了小儿子这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态度。

这些年,不论他们之间交谈什么话题,凌冽对他写下的,永远只有一个字。

他知道,儿子这是因为当年三太太的事情耿耿于怀着。

不过,也正是小儿子身上这份难得的骨气,让他在老爷子心里跟其他只会趋炎附势的儿子们区别开来了。

可惜的是,这样有骨气的儿子,却是个残废!

凌元不再看他,目光在几个儿子身上一扫,徐声道:“星灿纺织的慕家,有个独生女今年十八岁,你们谁娶?”

短暂静默,众人各怀心思。

老三终是打破沉默道:“大哥孩子都上中学了,家庭和睦的,显然不合适。二哥虽说刚离婚,但是年纪比起慕家的闺女大了十来岁,显然也是不合适的。我虽说三十出头了,但是一直单着呢,爸,我看,这烫手的山芋还是我来接着吧!只要这门姻亲能给家里带来利益,娶谁我都无所谓,从小受家里的恩惠庇佑长大,也是我回报家里的时候了。”

老大不屑地白了老三一眼。

老二扑哧一笑,道:“咱爸这次把小四叫回来了,显然,小四也是在咱爸的考虑范围之内的。”

老三蹙眉:“不会吧?人家慕家的独生女,那是掌上明珠般的宝贝着的,岂能舍得嫁给一个残废?”

恋歌为你独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恋歌为你独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神级透视第四章古玩一条街走出赵横天的院子,叶寒的心里很是不平静,西南王赵横天可是连他这个市井小民都听说过的人物,在西南地区,他凭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就打出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天下,在西南地区,他就是绝对的王者。不过近几年赵横天却消失了,传言有很多个版本,不过今天叶寒却亲自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人物,西南王之称,名副其实,哪怕断了腿的西南王,都没人敢小觑他,那双眼睛让人感觉很可怕!走出小巷后叶寒朝着自己和姐姐叶轻租房的地方走去,现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乡村大凶器》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乡村大凶器》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乡村大凶器第四章咦,小鸡鸡吐...龙根当然不满意了,心想,你丫儿倒是满足了,在老子处子之身上为所欲为,自己倒是爽了,小爷却还没到高潮呢。“不行,小爷不能在破处之夜如此窝囊,虎头蛇尾算什么?一定要来个十全十美!”“表婶,表婶,来嘛。小龙还要嘛,刚刚那样好爽哦,难道表婶不舒服吗?”龙根哭丧着求乞道:“要不,表婶,你教教我,我在上面,你就不累了。好不好嘛”沈丽娟叫苦不迭,细细一想,倒也正常,这家伙事儿,比旁人两三个加起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前妻似毒,总裁难戒》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前妻似毒,总裁难戒》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前妻似毒,总裁难戒第四章时日无多的裴老爷子裴桓风是她这一生唯一爱的男人,即便真心换来冷漠,她也依旧甘之如饴。让他痛苦的三年,就用自己的心脏来还吧,如此一来,欠的……便都还清了。麻醉渐渐开始起效果,苏依依昏昏沉沉的,眼中闪过的全是裴桓风的脸。只希望这颗心脏,日后能够在你忘记我的时候,提醒你记起来,有个曾经如此爱过你的女人甘愿把心给你,让你下半生平安无忧……“苏小姐,这是裴老爷的午饭,麻烦了。”护士将手里的餐盘递过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晚安腹黑首席第四章回国赵逸轩的话,让林琅心花怒放。虽然赵逸轩每天都会有桃色新闻上报,可是林琅知道,赵逸轩对自己不一样!因为她是他的初恋,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次不完美。所有的男人都会对自己初恋难以抗拒,那毕竟是自己青涩青春中的一抹记忆。特别是年龄越大,越会回想往昔。“轩,你可要记住你说的话哟,我我会一直等你的!”林琅洁白小巧的贝齿咬着樱红的下唇,两眼露出迷离。鼻尖嗅到林琅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刚刚偃旗息鼓的赵逸轩顿时又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四章戳瞎水一心被他拉到了车上,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云皓寒其实想道歉,为了今天晚上自己没有相信她的事情,可是看着水一心这张不同于以往的脸,道歉的话他说不出口。到了公寓楼下的地下停车场,水一心打开车门下车。云皓寒被冷落,脸色阴沉的厉害。下车绕过车子,一手拉住了她的手腕:“水一心,被人救了不知道回家吗?家就在这里,你还跑部队干嘛去?”“什么?”水一心回头看着他,带着不可思议,自己被绑架,他除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婚外试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婚外试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婚外试爱第4章心死,等于重获新生张鹏也一晃膀子,跟个虎比似的对我吼道:“杜明伟,你特么就欺负我姐行,怎么,你看我姐好欺负是不是,你特么跟我比划比划试试,我干的你满地找牙!”张晓丽这时什么也没说,好像见娘家人为她撑腰,一时间更觉得自己委屈了。张晓丽竟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还口口声声的说,这日子没法过了。张鹏见状,上来就一把揪住我的脖领子,义愤填膺的样子,好像有多么的牛笔似的。“姐,你说怎么办,咱张家门儿里的人,不能让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是一场浩劫第四章:无法弥补的过错医生把氧气机调大,强行注射镇静剂,这才缓和下来。秦雪依然愤怒难耐,瞪红的双眼死死盯着旁边的男人。慕少承面无表情,随意瞥了她一眼,便转过身去问医生:“她什么情况?”“病人刚刚醒来,情绪不稳定,但能够醒来就表示度过了危险期,只要好好休养保持情绪稳定,就会好起来。”慕少承点了点头,医生给秦雪做了些检查,确定她的情绪缓和,心跳稳定,才离开病房。秦雪用力吸取氧气,镇静剂的药效起了作用,不然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004风花雪月“丽姐,我……”乔怜一手扶着沙发,微微欠了下酸痛不已的腰,“我不出台的。”当初荆楚瑜把她扔进红狐狸会所,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过,但不成文的规定早已心照不宣——她乔怜就只是他一个人包养的玩物。所以对乔怜来讲。玩物归玩物,妓女是妓女,这两者之间——是有本质区别的。丽姐用少见多怪的眼神看了乔怜一眼:“我知道,但那是以前。昨晚荆少临走的时候说了,以后你在红狐狸的事,由我随便做主安排。嘿,我说小怜啊,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4章用嘴堵沈倾?难以置信,她是真的看到了当初跳海身亡,让贺少琛思念三年,也因此狠狠折磨她整整三年的沈倾!当年沈倾跳海,留下一封遗书,字里行间都直指是沈相宜逼着她跳海身亡,而沈相宜当时看到这封遗书,整个人都傻了。她根本没对她怎样,所以也不知道沈倾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写这样一封信来污蔑她。现在看到本该死去的沈倾,沈相宜头皮发麻。如果沈倾还活着,那这三年来贺少琛对她的恨又算什么?如果沈倾还活着,那她为什么不现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你已如云烟第四章现在这个男人还没走?明显的意思是等她这个恩客起来给他钱!顿时对失身失心又要付钱满是痛苦,顾爽爽心情很差地扭头翻出钱包,这时浴室里走出一道男人挺拔的身影,他只简单地过了一条浴巾,浑身都是性感的肌肉滴着水滴,那双墨眸犹如浩瀚的海一眼深沉,此刻正慢悠悠的朝她看过来。顾爽爽呜的叫了一声,不敢直视这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呀!抬起被子火速捂住烧红的脸,小手从被子里伸出去,哆嗦着,“多多多、多少出台费?给你,拿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