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5:24: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
第一章  叛逃

北燕上京城郊的崇宁塔,高耸入云的塔顶上亮着点点灯火。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宽敞的房间里,一道厚重的碧水云紗隔出一道纱帘,纱帘后隐约可见一个女子曼妙的身姿坐在一张硕大的椅子上。

纱帘外跪着四个人,俱是一身黑色焰火绣的长袍,发髻用墨玉簪束着。

“消失了十八年的玄音宝盒重现人间,阁主有令,让我们千秋阁务必将玄音宝盒带回。”纱帘后的女子声音阴沉,虽看不清样貌,但单凭说话的语气便知身份在那四人之上。

“是。”四人齐声应道。

那女子微微拢了拢袖口,慵懒的坐在椅子上,又道:“三日后,振阳王会将玄音宝盒作为贡礼献给皇上。原文haohaoyun.com此番玄音宝盒出世势必会引起三国纷争,到时候定会有一场恶战。只是振阳王此人狡诈如狐,收藏玄音宝盒的地方定然危险万分。”

那女子分析着眼前的形势,目光透过纱帘扫着眼前跪着的四个人。他们是千秋阁的四大护法,个个武艺高深,尤其是……

她的目光落在左手第二个人的身上,“残月。”她唤着那人的名字。自从三年前她犯了阁规,死而复生之后,连性格也变了。

三年时间,她跻身成为四大护法之首,且屡建奇功,功不可没。【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小说在线阅读这一次,夺取玄音宝盒的任务非她莫属。

“此次任务交予你全权指挥,朔日,寒星与良辰三人任你差遣。”她说着眉头一挑,唇角带着一抹清淡的笑意。

那名唤残月的女子,眸光微微一亮,旋即低头应道:“是”,她垂下的眸子里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一晃而逝。

三年了,她来到这个地方三年,便是为了等玄音宝盒的出现。她还记得三年前发生的一切。

她本叫楚凉月,是来自21世纪的一名绝世神偷,当日她盗取了宝盒正要打开,背后却被中了一枪,她并没有看见是谁暗算了她,她只看见宝盒发出一道强光。说明haohaoyun.com

当她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黑暗的地牢里。而自己占据的身体名叫残月,是千秋阁的杀手,因为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犯了阁规而被处死。

后来阁主见她未死给了她一次机会,让她杀了那个男人,就让她重回千秋阁。当她提着那个男人的首级回来的时候,残月早已不是以前的残月了。

三年时间,她从千秋阁一个普通的杀手成为了四大护法之首。之所以没有离开千秋阁是因为这里方便她探查宝盒的下落。

当年就是这只宝盒将她从现代带到了古代,她要找到这个盒子,解开它的秘密回到自己的家乡。推荐haohaoyun.com

楚凉月在千秋阁也听过这只宝盒的传说,十八前前它曾被西越所拥有,可就是因为这只盒子,导致北燕、南齐和东陵三国合力灭了西越,而玄音宝盒也失去了踪迹。

此番玄音宝盒出现,定然又要有一场腥风血雨。

出了崇宁塔,楚凉月站在薄凉的月光下,心中隐隐激动。

“残月,烟娘将此次的任务交给你,你可有把握?我听说江湖中被称为盗王之王的玉面郎君也会前来抢夺宝盒,我们未必会是他的对手。”朔日有些担忧,眉宇间隐隐愁容。

楚凉月侧头,撇了他一眼,却笑道:“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就没有拿不到的。玉面郎君吗?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他的本事。【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小说在线阅读”说着她唇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脸上满目狰狞的疤痕在月色下甚是恐怖。

……

上京暗流汹涌,因宝盒一事外泄,振阳王府中守卫越发的森严。明日,便是振阳王带着宝盒进献的日子,若想拿到宝盒只有今夜。

楚凉月等四人站在重檐飞角的屋梁上,环顾着眼下的振阳王府。“王府中守卫最为严密的是聚宝楼,宝盒一定在里面。”良辰笃定道。

其余三人也十分赞同的点点头,看着楚凉月的反应。

楚凉月放眼望去,振阳王府内,几乎一半的守卫都在聚宝楼,而其它地方的守卫却很是松懈。

她眸光微微一沉,将视线落在了别处,那是一座与聚宝楼相当的阁楼,名唤明月楼。

她唇角微微勾起道:“你们三个制造混乱,引开聚宝楼的守卫,我趁机溜进去寻找,一个时辰后在约定地点会面。”

三人齐齐的点头,各自行动起来。待他们三人离去,楚凉月却朝着与聚宝楼背道而驰的明月楼而去。

不一会的功夫,振阳王府就传来嘈杂的打斗声,而偏僻的明月楼却显得安静了许多。

第二章  聪明女子

楚凉月落在明月楼顶铺着金瓦的重檐上,便听身后传来戏虐的笑声:“能找到这里你也是个聪明人,只可惜你来晚了。”

楚凉月猛的回头,却见月光下一袭白衣的男子脸上戴着一面白玉打造的精美面具,露出的薄唇微微上扬,面具下一双幽深的眸子格外的慑人。

“玉面郎君?”楚凉月下意识的喊出这个名字。这个江湖上号称盗王之王的男人,没人有见过他的容貌,也没有人知其姓名。一面玉雕精美的面具便是他身份的象征。

楚凉月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盒子上。盒子只有一掌大小,远远望去盒子上的纹路雕刻的极其精美。

只一眼她便知,这盒子正是当年带她来此的那只宝盒。

“千秋阁?”他挑了挑眉,又道:“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就不要在此枉费时间了,这宝盒今日非我莫属。”

他得意的惦着那宝盒,一副挑衅的样子,唇角的弧度扬的格外的魅人。

楚凉月嗤笑一声,隐在长袖中的手动了动。“我最讨厌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还有……”伴随着那声还有,她手心的金针已经打了了出去,人也朝着他攻击过去。

那男人的目光微微一沉,侧身躲过三根金针,却没瞧见楚凉月左手的动作。就在那个男人忙着躲避暗器的时候,楚凉月左手一枚珠子却朝着他握着盒子的右手击去,正中他臂肘的穴位。

他手臂一麻,盒子脱手飞出,而楚凉月已飞身过去一把将空中的盒子握在手心之中,余音落下:“自以为是的男人。”

她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完美至极。她素手轻轻抚着宝盒上的纹路,眼中犹如见到了老友一般激动。缓缓抬眸她看着对面那号称玉面郎君的男人站在不远处,一手轻轻抚着发麻的右手,有些赞赏的目光很是大胆的望着她。

“江湖中盛名已久的盗王之王也不过如此。”楚凉月轻哼一声,躲开他大胆的目光。

“在下见你是女子所以让着你而已。姑娘,可否告知你的芳名?”他浅浅一笑,分明带着风流韵色。

月光下,她一面黑巾覆面只有一双灵动醉人的双眸格外的好看,纤薄的身躯被一袭黑衣裹着,虽然装作男人打扮,但她说话的声音和她的体型以及露出的那双眼睛他便知她是个女人。

楚凉月目光微微一晃,嘲笑道:“说什么玉面郎君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我看就是个无耻下流之辈。想知道姑娘我的名字,下辈子吧。”说着她又掷出三枚暗器,而后身影如风一般越过一旁的屋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那男人双指并拢接过她手中的暗器,细细的观望,却见金针上有着细致的纹路,做工精雕细琢。

他望着楚凉月离去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轻细的声音飘散在空中:“且让你回去复命,只是……”他垂头,唇角蓦然一勾,随后将那三枚金针小心的收在怀中。屋檐下,有侍卫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他不在停留身子一跃,迅速的消失在了黑夜中。

身后传来王府侍卫惊叫的声音:“不好了,宝盒被盗了。”

……

楚凉月拿着宝盒却没有回和朔日他们约定的地方,她已经拿到了宝盒,就没有必要在回千秋阁去。

只是叛逃出千秋阁,这等大罪,不容她马虎。她将自己一身夜行衣扔掉,然后又揭了脸上的疤痕。

人人都以为残月是在七年前受了伤毁了容貌,其实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奇书,学会了绝妙的易容术。她将自己本来的容貌隐藏起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离开千秋阁。

其实残月是聪明的,只可惜她爱上了一个负心薄幸的男人,落得红颜薄命的下场。

如今她终于替死去的残月完成了心愿,离开了千秋阁,也恢复了残月那原来就清丽无双的容颜。

长街上有王府的侍卫在搜查,她慌忙中跳进了一座府邸的后院里。后院里晾晒着女子的衣物,楚凉月胡乱的找了一件换上,正打算离去,却听有人叫住了她。

“妹妹,你也是新来的吗?这么晚不睡,是不是担心明天会被选作冲喜的人?”那人语色极其温柔,像一股清凉的泉水。

楚凉月本不想理会,那人却已经上前抓了她的手安慰道:“妹妹,我知道你心中担心。荣王他一个将死之人,没有官员肯将大家闺秀下嫁给他冲喜。只能找我们这样的家世清白的女子,虽说是荣王妃,可是这风光也不会有几日,只怕嫁过去就要与荣王爷殉葬了。”

听着这话,楚凉月双眸一亮,眼下她如果带着玄音宝盒出城肯定是出不去的。倒不如先在京城躲上一阵子,荣王府貌似是个不错的安栖之处。

第三章  冲喜

三日后。

日暮方过,一顶八人抬的花轿从礼部尚书府抬了出来,花轿中,楚凉月一袭红色的喜服端坐在里面。

那天夜里,她偶然间得知礼部在甄选家世清白女子为荣王冲喜,便潜进了尚书的书房将自己的名字写进了牌籍名册里。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当礼部尚书楚良易看见她的时候甚是惊讶,原来残月的容貌与礼部尚书已过世的女儿有几分相似。

又因楚凉月姓楚,因此楚良易竟将她认作了义女,让她以礼部尚书义女的身份下嫁。

北燕皇上子嗣不多,除却太子萧常青外只有荣王爷萧夜浔。只可惜荣王自小体弱多病,身子孱弱,去年入冬后病情更加严重。

而今更是传出,荣王撑不过今年的冬天。这件事在上京人尽皆知,谁都知道嫁给荣王的人就是死路一条。

但是为了逃避千秋阁的捕杀,逃开京城掘地三尺的搜查。她只能成为皇家的人,成为荣王妃。

花轿在荣王府门前停下,楚凉月被喜娘搀扶着走进大厅行礼拜堂。听说萧夜浔重病不能下床,不知代萧夜浔行礼的会是何人?

繁琐的仪式结束,楚凉月被人送进了洞房之中。宝盒被她当做普通的盒子搀在了嫁妆之中送到了她居住的地方去了,她并不担忧宝盒会被人发现。

安静的洞房里,气氛有些沉闷,外面传来侍女轻柔的声音好像喊得是:“世子。”

房门推开,吱呀的声音响起,楚凉月垂头一双绣着蟒龙的靴子映入眼底,眼前的盖头被人挑下。

楚凉月装作有些惊慌的目光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一袭名贵的深紫色蜀锦纹绣长袍,端的玉树临风,俊秀不凡。

千秋阁中人,上至皇室贵胄,江湖名流,朝中百官,下至商贾、贩夫走卒等只要颇有名气都识的,眼前的男人正是景阳侯世子莫容与。

“你不用怕,王爷身子不好,本世子奉命代王爷行礼,过来只是依礼揭了你的盖头。顺便带太医给王爷瞧瞧病。”他说着目光落在躺在喜榻上的男人。

楚凉月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自己身后的床榻上躺着一个身着喜服的男人,只是他双眼紧闭脸色苍白,面容看上去很是俊朗,但一副惨白的病容显得毫无生机。

“孙太医,进来。”莫容与朝着门外唤了一声,随即走到了桌前坐下,随手倒了一杯酒端在手中。

一个身着官服的中年男人提着药箱走了进来,对着莫容与微微一礼随即又对着楚凉月行了一礼这才走到床榻前蹲下给萧夜浔断脉。

楚凉月早让了地方站在一侧,双手绞在一起看似不安的样子。一旁坐在桌前喝酒的莫容与,时不时的抬头看似无意的目光撇向她,像是在打探。

楚凉月只当做不知,只是看着孙太医的动作,想听听他怎么说。

“如何?”莫容与放下酒杯,温润的声音带着一丝清锐。

孙太医收了手,轻叹一声回道:“还是老样子,怕是熬不过今年冬天了。”

楚凉月听着这话突然捂着嘴颤抖了起来,莫容与看着她的动作微微挑眉,放下手中的杯酒起身走到楚凉月身边对着孙太医道:“今夜是王爷大喜的日子,想办法让王爷醒过来,不能浪费了这良辰美景。”

孙太医似是有些为难,但还是应下,提了药箱起身道:“是,下官去为王爷熬药。”说着微微颔首退了出去。

房间里,楚凉月依旧有些不安的样子。一旁的莫容与却是有些意味深长的对她说道:“想必王妃你也不想与王爷陪葬,如今只有一个办法能保你不死,那就是你尽快的怀上王爷的孩子。这样,你后半生便无虞了。”

楚凉月含着水雾的眸子微微一愣,微微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萧夜浔,声音微颤有些结巴:“可,可,王,王爷他……”

莫容与一笑,薄唇突地凑到楚凉月耳后低声道:“如果你想活命,本世子可以帮你。”

楚凉月霎时间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她突然吓得瘫软的跌倒床上,手掌压在了萧夜浔的腿上,身子在不停的颤抖着。

莫容与抿唇,看着楚凉月。不得不说,这个女子这般很是楚楚动人。从揭下她的盖头他就发现了这个女人长得很不错,而且还很聪明,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与其将她送死,倒不如便宜他。

“你若想好了,便来找本世子。”他俯身唇角轻擦着她的耳垂,一抹戏虐的笑扬起,随即起身走了出去。

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百跃·爱丽瑞|爱心奶粉京山行

    有人说,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湖北省荆门市京山市罗店镇的一个小村子,本来一个完整的家庭,因为突如其来的一场车祸,瞬间便失去了支撑……一对年轻夫妇因为车祸溺亡,留下一个刚满一岁的小宝宝,和家中两位年迈的老人。小宝宝今年一岁,是个可爱的女宝宝。这本该是由父母日日陪伴,快乐成长的阶段,却因为这场不幸,失去了两位自己最为亲密的家人。家里两位老人因上了年纪身体不好,已基本无劳动能力。小宝宝尚小,正是长身体的阶段,奶粉缺乏,家里又经济贫困。百跃爱丽瑞湖北省区工作人员听闻这个消息,联合当地孕

  • 常常觉得是我让她陷入感情困扰

    每年三月二十,是我们这里最隆重的庙会节,村头的小寺一改往日的冷清,变得热闹非凡,十里八乡的人都会赶来,有的上香,有的许愿,有的还愿。对于我们这些学生娃,当然就是可以在这天可以放假好好去闲逛一番,这一天,不知名的商贩也会赶来,连算命的也是多的不得了。那时,你是家里的乖乖女,家里人都叫你小琼,住得和我家隔着五里路,但我们在一个学校,一个班读书,小时觉得你很难让人接近,都说你很难相处,家里除了哥哥就只有你一个妹妹,所以是家里最受宠的小丫头,但我们却又同时去离家二十多里的镇上去读书,慢慢我们就形影不离,

  • 慧诚法师:听别人故事,长自己见识;善于请教,学会聆听……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当我们回首过去时,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昨天的故事;有一天,当我们老了,也许什么都没有了,但我们还有故事……我们每天都是在谱写自己的故事,人生的精彩就是那些酸甜苦辣的经历,无需分别,请不要让生命缺位……听别人的故事,长自己的见识;俯下身段,去除己见,善于请教,学会聆听……

  • 无拘无束的思绪漫游于浮岚暖翠中

    一段行程,一朵思绪,一片景,是思绪美了一片景,还是一片景美了一朵思绪。当晨曦悄悄打开门时,是一片景唤醒了思绪,梳妆过后的思绪明净素雅,款款玉步行向车窗外的绿叶,飞向枝头的花儿,莞尔一笑,纤细的手轻轻抚过一朵花一片叶,携同叶的娇色花的芬芳缓缓前行。日照乘彩云,落于青山落于密林,抚拨绿的琴弦,荡漾花的幽香,只闻鸟歌不见其影,沙沙作响摇落一片叶。一辆前行的车踏着清晨的柔光,惊醒了薄纱缥缈睡眼惺忪的高速。晨曦擦洗过的绿叶清亮而温婉,好似面容微笑的少女手捧鲜花,迎接每一位疾驰而过的速客。一路往后退一路向前

  • 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卢林 心匠自得

    卢林,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沈阳市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沈阳市文史研究馆研究员。“岁月匆匆叹所思,苍华渐染尽由之。学书试卷羞持赠,最忆髫年问字时。”这是书法家卢林写的一首诗。卢林的书法,就像他的为人:宽厚、朴实、真诚、善良、坚毅、不慕浮华、不喜张扬。在卢林身上,深挚的感情主宰着通达的理性,内向的性情包孕着特有的顽强,脚踏实地的进取常依凭着悠悠的文化情怀,而雄厚的张力又蓄积在强大的凝聚力中。在书法艺术的表现功力上,卢林追求在书写技艺上的创新,并且已经能够达到精湛的造诣

  • 最有收藏价值排名前三类的古币

    存世量小的古钱币值得收藏宋钦宗时期铸造的“靖康通宝”、“靖康元宝”,由于钦宗在位16个月就被掳往北国,该钱币流通时间短,后世比较罕见。宋代靖康通宝唐代叛军史思明占据洛阳后,铸造“得壹元宝”,后来发现“得壹”两个字不吉利,就改为“顺天”,铸造“顺天通宝”,这两种钱币传世很少,现在十分难见。唐代顺天通宝还比如明代末期李自成建立大顺政权后,铸造“永昌通宝”,也是属于短期发行流通的钱币,存数量很小,价值不菲。微信:13213211722清代顺治通宝二、文化艺术价值高的古钱币值得收藏北周时期“五行大布”的

  • 开始是那么可笑!

    EdwardWadsworthLaRochelle想要有完美的开始,就没有开始。想要有完美的过程,很难有开始。想要有完美的结束,很难有开始。人的行动,总是不完美的。尤其是开始。有人将之形容为开始的脏水:一个水龙头,很久没开,你想喝水,就会打开龙头,让水流一会,开始这部分水,可能是脏的,流掉了,干净的水才会出现。学习的过程很漫长,开始更不容易。太焦虑,希望速成;太完美,苛责开始,导致了学习失败。别着急,慢慢来。开始笨拙,慢慢熟练。先埋在土里,再长向天空。允许自己不完美,允许自己偶尔偷懒,当成一次休

  • 机器人可以成为伴侣吗:不只是伦理的挑战

    近段时间,机器人伴侣在西方社会引起广泛讨论,各方评论者就机器人伴侣可能带来的法律、伦理、道德、性别权力问题各抒己见。但在国内,公众对这个话题仍旧相对陌生。不过,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人工智能以超乎我们想象的速度发展,未来机器人很可能承担起人类伴侣的角色。如果这成为一种普遍事实,又会在社会和文化等层面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做好应对的准备了吗?机器人在成为“伴侣”《真实的人类》第三季海报。英国公共服务电视台Channel4播出的《真实的人类》(Humans)中曾出现过这样一幕:人类与机器人做爱。HBO的《

  • 淄博周村:千年唐槐立于当街虽已枯萎仍就记录沧桑

    在淄博市周村区西马村当街有一棵千年唐槐,虽经千年风雨,枝干业已枯萎,但依然挺拔。茂盛时高5.5米,冠径5米,树干直径2米余,根部更是近3米。村民为保护这一古木当街立亭,将古树护围在中间,道路几经修缮,房舍多次变迁,唐槐的位置从没动过。体现了西马人民对历史的尊重,对文化的传承。

  • 清晰地记得那个如莲一般的女子

    每到四月天,我就会想起一位女子,唤名为林徽因。她是爱,是暖,是希望。她住在清淡温婉的文学里;住在衷肠热心的建筑里;住在无数人吟诵的康桥中。且又是一个雨天了!我坐在窗边感受着随风飘进的细雨,温柔、细腻而又有些淡淡的湿冷。打湿了那一头飘逸的长头,打湿了那一张温润的脸庞,却在朦胧的雨雾中闪现出一丝神秘。再手捧一杯淡淡的菊花茶,轻轻地啜上一口,这香气就这么直逼入心底,使得一股涓涓细流的情绪喷涌而出。也许我总希翼在淡雅的芬芳里静看素雅流年,用一张便签写上那素锦文字。古人有云中托书之说。可我倒愿把它折成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