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霸气首长爱娇妻】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6:12:05 来源:网络 []

书名:霸气首长爱娇妻

第1章 老公回来了

  余式微刚在自习室坐下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面对其他同学或好奇或谴责的目光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握着手机弯着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推荐haohaoyun.com

  电话是家里保姆打来的,告诉她陈瀚东回来了,夫人让她立刻回家。

  陈瀚东,是她结婚没多久的老公;夫人,是她的婆婆。

  电话挂断的时候她怔了怔,潜意识的不想回去,可是她也很清楚,婆婆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有些木然的回到教室,她低声对坐在她旁边的夏子苏说到:“小苏,我家里有点儿事先回去了,辅导员来了记得帮我请个假。”

  夏子苏点了点头,随后一脸愁苦的说到:“高数作业你写完了没,借我瞻仰瞻仰,这些高数名人真是死了都不放过我们啊。”

  余式微扑哧一乐,从课本里抽出一张a4纸递给她,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一长串推理公式,老师布置的三道题目竟是全都做完了。

  夏子苏看得眼睛都直了,怎么在她眼里有如天书般的高数到了余式微这里就变成了小学算数啊?

  她用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余式微,说到:“你脑子是怎么长的啊?”

  “尽量不往二百五那边长呗。阅读haohaoyun.com”余式微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夏子苏可不笨,她咬着牙假装用力的捏了一下余式微的手臂低声威胁到:“竟然敢说我是二百五,不想活了是不是?”

  余式微笑着往旁边一躲,课本被手臂带到了地上,一张照片飘了出来,她不由的心头一紧,刚要弯腰去捡,却被夏子苏眼疾手快的抢了过去。

  她看了眼照片然后发出一阵嘿嘿嘿的奸笑声:“这位帅哥是谁啊?是不是你男朋友,快点儿从实招来。”

  照片上的男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穿着一件白衬衫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笑的时候嘴边竟然有一个小小的酒窝,像邻家大哥哥般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余式微脸蓦的一红,飞快的抢过照片重新夹进课本里,然后拍了拍她的手背说到:“别胡说,我先走了。”

  夏子苏暧昧的笑着。

  余式微急忙掉头走了,悄悄溜出学校,打了一辆车直奔陈家。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陈家住的是军委大院,出租车是不让进的,所以余式微在门口就下了车,门口的警卫兵这次认得她了,所以不用像第一次来这里一样被尴尬的拦在门外。

  只是才刚往里走了几步,一辆吉普车就风驰电掣般从她旁边刮过,卷起一阵阵冷风,然后嚣张的在陈家大门口停了下来。

  余式微脚步一顿,她想,她知道车上那人是谁了。

  车门打开,一条笔直修长的腿迈了出来,因为穿着军人特制的军靴,落在地上的时候分外沉重些。

  那脚步像是踩在余式微的脑袋上一样,她的头低的快要挨到地面了,没有一点力气抬起来。

  幸好那人没有过来,而是直接进了家门。

  听到汽车声,陈夫人等一干人纷纷奔出来迎接。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瀚东,你回来了?”陈夫人显然十分激动,连平日里常常用来教导余式微‘喜怒不形于色’的那一套都忘了,也不再用贵妇的身份让自己格外矜持。

  “老二你可算回来了,一家人可都盼着你呢。”这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陈瀚东的二姐陈寒雪,素日里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看似很好相处,实则……

  “嗯,都进去吧。”陈瀚东英挺俊朗的脸上没什么特殊表情,他永远都是一张冰块脸,以冻死别人为乐。

  这样的人,却不怎么的,就看上了沉默寡言的自己。

  看着前面一堆人余式微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过去呢?就在她走神之际忽然陈瀚东状似无意的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他是整场的主要人物,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他这一看,自然也把其他人的目光给拉了过来。来自haohaoyun.com

  余式微微微一笑,张口喊了一声:“妈,大姐。”

  说着已经走到了陈瀚东身边,她抬头露出一个欣喜的表情,尾音略略提高了一点:“你回来了。”

  她身上穿的是白色雪纺衬衫配淡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手里还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看着有点破旧的包包,从头到脚的学生气息,怎么看都和这环境格格不入。

第2章 他的妻子

  陈瀚东鼻腔里哼出一声,没理她自顾自的往前走了。

  陈夫人严厉的瞪了她一眼,眼中满是警告。

  得知儿子今天要回来,她一大早就起来了,把自己打扮得体之后又把大女儿以及三儿子给叫了回来,然后安排家里的佣人把整个家都打扫了一遍。

  可是三儿子被他那个未婚妻缠着暂时回不来,家里人少显得不够热闹,要不是寒雪提醒,她都要忘了家里还有余式微这么一号人。网站haohaoyun.com

  她当初看中的儿媳人选根本不是这个出身见不得人的保姆的女儿,可是陈瀚东坚持,说如果新娘不是她,那他就不结婚。

  她没办法只得同意了,可越看越觉得碍眼,所以如果没事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和余式微说话的。

  余式微才不怕她,心中暗暗做了一个鬼脸之后也跟了上去。

  陈老司令正端端正正的坐在餐桌前看报纸,听到动静也只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眼皮都没抬一下。

  陈瀚东走到他跟前喊了一声:“爸。”

  “坐吧。”陈司令应了一声。

  陈家有陈家的规矩,那就是吃饭的时候绝对不说工作上的事。

  “坐啊坐啊。”陈夫人推了一把陈瀚东,让他坐在了陈司令的左下手的地方,自己则坐到了陈司令的右下方。

  陈寒雪立刻占据了陈瀚东旁边的位置,她没出嫁之前一直都是想坐哪里就坐哪里,也没人说她。

  可是这次陈瀚东竟然盯着她看了一眼。

  陈寒雪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陈瀚东皱眉问到:“她呢?”

  “啊?谁?”陈寒雪傻傻的问。

  陈夫人却比她精明的多,一下就猜出陈瀚东说的是什么。

  她嘴角一侧抬起,有些讥讽的笑到:“小微在厨房帮着上菜呢,不用等她。”

  连他在的时候他们都敢这样对她,可见他不在的时候她必定受了不少欺负。

  可那个女人倔强的可怕,就算这样也不肯低头。

  他冷哼一声:“她是我的妻子,不是佣人。”

  陈夫人不免有些讪讪:“没人把她当佣人,是她自己……”

  “好了,”陈司令突然出声打断,“把她叫过来,话多。”

  陈夫人立刻收了声,这时陈寒雪也反应过来陈瀚东看自己那一眼的意思了,她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起身去把余式微给叫了出来,让她坐到了陈瀚东旁边,而自己坐到了陈夫人旁边。

  余式微本来是故意躲到厨房去的,因为她总觉得陈瀚东看她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可这下被人叫了出来还坐到了他旁边,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被钉住,背脊挺的直直的。

  偏偏陈寒雪还刻意说:“老二,你可瞧仔细了,我们可没虐待你媳妇,还帮你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

  然后陈瀚东的眼神就正大光明的落到了余式微身上。

  余式微眼角抽了抽,脸上笑着,可是眼底的神色并没有多大改变。

  “小微,我们老二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也不表示表示?”陈寒雪看着余式微别有意味的笑着。

  余式微故作羞涩的帮陈瀚东夹了一块葱爆海参,然后也不说话,装没存在感这种事她最拿手了。

  可是气氛却一下子冷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陈寒雪有些得意有些夸张的说到:“亏我们家东子这么惦记你,你却连他不吃海参都不知道。”

  余式微当然知道。陈家餐桌餐盘摆放也是有规律的,陈老爷子喜欢吃白色肉类,比如鱼鸡羊肉,所以这类菜一般放在他跟前。陈夫人喜食汤类,陈寒雪口味较杂,陈瀚东不怎么吃海鲜。所以这一盘海参是放在她面前的。

  但是为了防止这夹菜行动没完没了的继续下去,她故意给陈瀚东夹了海参。

  闻言她故作惊讶的抬起眼,说到:“啊……我真的不清楚,大约是还没熟悉的缘故吧。”

  他们结婚第一天夜里陈瀚东接到紧急任务就离开了,直到今天才回来,所以那个借口完全站的住脚。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听到她这么说陈瀚东竟然侧过脸看了她一眼,虽然依旧是不苟言笑的模样,可是眼里却闪过一丝高深莫测。

  余式微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右眼皮开始突突突的跳着。

  她记得上一次眼皮跳的时候是她被逼嫁给了陈瀚东,那么这次……

  陈寒雪又开口了:“那这次老二回来你可要仔细的留意他的生过起居,下次不要再犯这种错误了。”

  余式微低头说了一声是,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她也没去在意陈瀚东到底有没有吃那块海参。

  饭后陈瀚东和陈老司令上书房谈话去了。余式微被留下来接受陈夫人和陈寒雪暴风骤雨般的洗礼。

第3章 老公护着

  陈夫人端坐在沙发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陈寒雪坐在她右侧的小沙发上,颐指气使的看着余式微,仿佛余式微就是她们脚下的泥,可以任意践踏。

  陈夫人一边喝着燕窝一边拿眼角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余式微,然后皱眉说到:“真是穷人家出身,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里是什么意思。”

  陈寒雪翻着白眼说到:“还不快坐下,要不然待会儿东子出来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他哪知道你就会见天儿的装可怜。”

  余式微强忍着想要掉头逃跑的欲望挪动着脚步乖乖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心中却想起她上次因为没得到允许就坐了下来结果被她们联手教训的事,不免有些疲惫,想到还在霍家的妈妈又不得不兀自强撑着。

  陈夫人让管家老莫递了三页纸给余式微,然后说到:“这是瀚东一些生活起居方面要注意的事,你必须全部牢记在心里,下次再出现今天这种失误,我饶不了你。”

  陈夫人说完陈寒雪又迫不及待的开始教训她起来,余式微一言不发的听着。

  他们满腹牢骚对她不满可又哪里知道她心里只怕比他们更不愿意呢?只因为他儿子的一句喜欢她就要变成一个十九岁的新娘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瀚东从书房里出来了,看到楼下滔滔不绝的陈寒雪他心中掠过一丝不快。

  “大姐你没事就早点回家吧,要不让姐夫过来接你也行。”

  陈寒雪很怕她老公,听陈瀚东这么说立刻收了声。

  陈瀚东走下楼梯,似乎无意之间站到了余式微旁边,又说到:“妈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吗?”

  他站在这里一副不想走的样子,陈夫人就算有再多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她挥了挥手说到:“没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陈瀚东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先上楼去了,妈你也早点睡。”

  说完长腿一迈就走了。余式微急忙跟了上去。

  陈寒雪忍不住低声抱怨:“这才几点就睡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陈夫人皱眉:“你没看出来他是来救他媳妇儿的吗?”

  “啊?”陈寒雪有些诧异。

  陈夫人哼了一声:“娶了媳妇儿忘了娘这话果然没错。瀚东从一回来那眼睛就没离开过他那小媳妇儿,为了帮她解围竟然连海参都吃了。我看啊,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爬到我头上来了。”

  陈瀚东和余式微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楼上走去。

  看着陈瀚东宽阔结实的后背余式微却不由得一阵阵的发抖,她的脑海里回想起上次两人见面的时候发生的那些恐怖的事情,她不知道回到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陈瀚东会对她做些什么。

  鼻尖依稀传来他身上风尘仆仆的味道,和那个夜晚一模一样。

  不好的记忆袭来,她的脚步顿了顿,忍不住想冲下楼去,可是才一转身就又对上了陈夫人和陈寒雪的眼睛,她们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她压抑不住的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这样前有狼后有虎的处境让她觉得格外的窒息。

  身后传来一声冷哼,陈瀚东斜睨了她一眼然后自顾自的转身进了房间。

  余式微僵在那里,明明知道再不进去他会生气腿却犹如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这时陈寒雪不知听陈夫人说了什么竟然起身朝她这边走来。

  余式微倒抽了一口冷气,抱着书包的双臂紧了紧,然后咬牙低头冲进了卧室。

  卧室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惊动了里面那个正在脱衣服的高大男人。

  陈瀚东转过身疑惑的看着一脸惊悸的余式微,宽厚的肩膀和健硕的胸膛就那样毫无遮掩的撞进了余式微的眼睛,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男性阳刚的味道,八块腹肌线条流畅,形成一个标准的倒三角身材,劲瘦的腰身充满了爆发的力量,虽然下半身还穿着长裤不过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身材比例是多么的完美。

  因为解开了裤扣,所以他的长裤就那样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部,两道深刻的人鱼线出现在了余式微的视里……

  余式微先是呆了一呆,她长这么大连公共游泳池都没去过,所以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具有冲击性的场面,在反应过来之后尖叫一声转身就想打开门逃跑。

  可是陈瀚东反应比她迅速动作比她敏捷三两步就冲上前将她压在了身下,一手横在她肩膀上一手捂住她的嘴巴,耳朵敏感的察觉到了门外的动静。

  余式微见陈瀚东裸着上半身朝自己冲了过来吓的快要魂飞魄散了,立刻激烈的挣扎起来。

  陈瀚东手劲大,余式微的挣扎根本是无用功。

  他玩儿似的制住她然后垂眼问到:“你叫什么?”

霸气首长爱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霸气首长爱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闪婚蜜爱:慕少的心尖萌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闪婚蜜爱:慕少的心尖萌妻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闪婚蜜爱:慕少的心尖萌妻目录预览:第1章逃命第2章两毛五第1章逃命夜晚,九点,至尊酒店。一豪华的包间,有人夺门而逃,是两个年轻的女孩。“抓住她们,别让她跑了!”两个女孩分路而逃,后面有十几个黑衣保镖跟了出来。“一定要把那两个女人给我带来!”之后,包间内走出一胖子,脖子里戴着金项链。胖子吐了口吐沫,骂道:“今晚老子一定要那两个女人生不如死。”就算逃又能逃到哪去。喝了他桌上的酒,再怎样的贞洁烈女一旦药效发作,都只能任人宰割。精致小巧的面容,如雪的肌肤

  • 蜜情霸爱:爵爷宠上小甜心在线阅读

    原标题:蜜情霸爱:爵爷宠上小甜心在线阅读书名:蜜情霸爱:爵爷宠上小甜心目录预览:第1章神秘的男人第2章那个梦第1章神秘的男人森林幽处,偌大奢华的城堡被黑夜笼罩,静得吓人。液晶屏里的画面火辣的播放着,令人想入非非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影音室。夏沐闭眼捂耳朵,却抵不过脑子里胡思乱想。不知过了多久,房门打开,一个面无表情的肌肉男走进来:“时间到了。”幽深漫长的走廊,夏沐紧紧的跟在肌肉男身后,在一扇巨大的墨黑漆门前停下。夏沐知道,她要“伺候”的人,就在这扇门后面!门悄无声息的推开……上百平方的房间里,四面墙上

  • 头号宠婚:总裁的风水宝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头号宠婚:总裁的风水宝妻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头号宠婚:总裁的风水宝妻目录预览:第1章重生平行世界第2章你好严先生第1章重生平行世界“这个贱人!根本不是什么江家大小姐!她是她妈和野男人私通生的野种!”“她妈是个贱人,她也是个贱人!平时嚣张跋扈的,原来是个假凤凰啊!”“把她赶出去!别让她脏了江家的地毯!”江颜一阵天旋地转,被推推搡搡地推倒,一跤跌在了地上,手肘和粗糙的地面摩擦,一阵刺痛从皮肤内传来。怎么回事?江颜头痛欲裂,手指按上太阳穴,努力地睁眼,看着眼前混乱的景象。好多人……衣着光鲜,戴着

  • 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在线阅读小说: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目录预览:第1章找到她,不惜一切代价第2章全都背过身,不准看第1章找到她,不惜一切代价陆清婉只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着火一般,她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清楚。她伸手触摸,对方是有着非常强健的肌理,而且似冰块一样的冰冷。她只会是越来越想要靠近,紧紧的抱住对方。此时的陆清婉根本就不知道,她的黑色长发散落在洁白的大床上,就如同海藻一般的魅惑,但更透着清纯。而就在那床的四周围还零零散散的落着几件女款衣物,整个房间除了大床是铺着白色的床单以

  • 隐婚兽爱:总裁老公宠坏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隐婚兽爱:总裁老公宠坏你在线阅读小说名:隐婚兽爱:总裁老公宠坏你目录预览:第1章忍让的结果就是进监狱第2章这男人有毒第1章忍让的结果就是进监狱宁沁善穿着雪白礼服,站在窗边,看着眼前的女人对自己古怪一笑,用唇形无声地说:你斗不过我的。随后发生的一切就仿佛是一场噩梦……女人从窗户跳了下去。本该是她订婚的日子,她成了杀人凶手。未婚夫抱着那个血泊里的女人,扬言要她偿命。宁家与她断绝关系,将她赶出家门。法院最终宣判的八年徒刑,昭示着她的青春岁月将在监牢度过……她未来的人生,是一片黑暗的。冰冷,从四

  • 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在线阅读

    原标题: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娇妻太甜:霍少,好凶猛目录预览:第1章离婚第2章小妖精第1章离婚鲜花美酒,烛光晚餐。莫小满坐在餐桌旁,忐忑的搓着手,想象着等会儿余昊回来时看到她精心准备的这一切,不知道会不会惊喜……钥匙插进锁孔的声时响起,想是余昊回来了。莫小满脸上泛起激动的绯红,急忙小跑过去开门。“余昊……”房门打开,当看到门口热情拥吻的两个人时,一桶冰水当头冲下,沸腾的心霎那间冻结!她全身僵硬的看着两人浑然忘我的热吻,血色尽失的唇不住的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后烛光摇曳,酒香

  • 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在线阅读

    原标题: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诱妻成瘾:傲娇老公宠不停目录预览:第1章雨夜惊魂第2章邂逅国民小金腿第1章雨夜惊魂夜幕,天空中电闪雷鸣,大雨将至。废旧的居民楼区,犹如废墟一样阴森恐怖,一个人影没有。楚乔扶着7个月的孕肚疯跑下楼,身后传来了一道十分狠戾的喊叫:“你个小兔崽子给我站住,你往哪儿跑!”她下意识的回了下头,看到那个肥猪一样的女人捂着不断冒血的额头,心下一惊,又加快了速度。身后那女人还在不停的追逐,发狠似的喊着:“死丫头你给站住,你要跑去哪儿?你给我回来!”楚乔回眸又看了

  • 总裁掠爱很强势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掠爱很强势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总裁掠爱很强势目录预览:第1章怀孕了第2章谁成全她第1章怀孕了怀孕了!苏辞没想到惊喜来得这么快!要是林琛知道了,肯定会比她更开心!苏辞激动不已,拿着孕检报告单忍不住在卧室里来回踱步!“姐姐怀孕了?这是谁的孩子啊?”讥诮的话语忽然响起,她手中的孕检报告霍地被抽走!谁的孩子?苏辞愣住,拿走她孕检报告的女孩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苏洛洛啊,她怎么会不知道这孩子是她姐夫的呢?苏洛洛的脸上堆满冷然的笑意,道:“姐姐总不可能是七月十三号,星都大酒店那个晚上,受孕的吧?”苏辞

  • 贱妾贵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贱妾贵妻在线阅读小说:贱妾贵妻目录预览:第1章当家玉镯第2章走水了第1章当家玉镯北方的天气像四季一样分明,雨便是雨,晴便是晴。可是今天,时近黄昏,却看不到太阳落山前的满目辉煌,有的只是浓重的、压抑的、带着硫磺样的气息在飘荡。一座看上去颇为恢弘的大院内,其他地方都静悄悄的,只有正中的房子人声不断。“夫人,用力,用力啊!”稳婆用手扶着产妇的腿,试图安抚床上的产妇:“夫人,再用力些,再用力些!很快您就能看到小少爷的模样了!”床上的产妇听了稳婆的话,仿佛注入了一剂强心针,按照稳婆所说的方法,嘴里

  • 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在线阅读书名:婚后极宠:高冷男神萌萌爱目录预览:第1章十万火急去救场第2章高冷男人来相亲第1章十万火急去救场六月末的滨海市酷暑炎热。空气里没有一丝风,窗外的树叶子静止不动,蔫蔫垂着无精打采。窗内唯一的电风扇开着,发出嗡嗡的声音,又加上这闷热天气真的让人憋闷的透不过气。可是乔灵溪却在这样的环境下很认真的背着书。这一学期的期末考就要到了,乔灵溪想拿到奖学金,所以把双休日别人都尽情去挥洒青春的好时光也用在了书本上。突然,手机‘嗡嗡’响起来。第一次响,乔灵溪正在用功的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