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猎金瞳】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9:34:40 来源:网络 []

书名:猎金瞳

001公园老丐

“林笑,你过来一下!”屋外传来一声喊叫。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听到是包工头的声音,林笑立刻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王哥找我有事吗?”

“跟我走!”

看着王哥神神秘秘的模样,在工地做工四个月的林笑还以为要发工资,立刻忙不迭地随着王哥来到工程部的房间。

“监理,人我带来了,他就是一直负责东线工程的精调师傅!”王哥对着监理他们说道。

林笑皱了皱眉,自己只是工地上的一个小工,怎么就成了精调师傅,还是负责人?

“林笑你知不知道这次你闯了大祸?东线两千米轨距误差八毫米,路基全部报废,一千吨水泥,无数的人工、时间全部泡汤,造成直接损失五十万,间接损失上百多万。”王哥劈头盖脸地喊了起来,摘下头上的白色安全帽重重地摔在地上。

“王哥你开什么玩笑?”林笑立时呆在当场,瞪大了双眼,显然是被弄懵了头。

“你还敢胡说?你当初说你是宁川大学的学生,为了妹妹的学费不得已辍学打工,我看你可怜,让你跟技术员学习精调技术,后来让你负责东线工程,这四个月来东线一直是你在负责。好好孕现在出了问题,你就想要逃脱?”

王哥吼了起来,声音震的房子都瑟瑟发抖,猛地拿起一张工作牌,扔在林笑面前。

林笑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精调组负责人林笑的字样,就连自己照片都贴了上去。

“王长贵,你他妈到底想要做什么?”突然林笑心中微动,有了不好的预感,也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

“我想干什么?我还想问你呢?你自己工作不仔细,造成这么重大的损失,连累的威龙建工都要受损。明天公司就会派人来宣布对你的处置,你就等着坐牢吧!”

听着王长贵的话语,林笑心中一凛,他知道一定出了大事,高铁是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尤其是宁川高铁还被宁川市作为宣传出现在新闻中,现在王长贵在自己和监理面前来了这么一出。

想到这里,林笑也终于明白,他们定是找一个背锅人。

“想要陷害我,没门!我林笑行得正坐得端,做事对得起人,信不信我马上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林笑把那个工作牌回扔过去,一下砸在了王长贵的脸上!

“报警?这里这么多人,都知道你是精调组的负责人,你要是报警的话,监牢你是坐定了。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被砸中的王长贵脸上横肉抽动了一下,对付这些没有社会经验的人,就是要先吓唬一下,先让他乱了方寸,后面才好收拾。

果然林笑面色就变得发青,他也知道自己在宁川市没有丝毫的人际关系,如果真报警,说不定吃亏的还是自己,这些个大人物冤枉自己,指望工地那些工友帮自己作证,似乎有些困难。

“林笑啊,现在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你乖乖的承认错误,到时候公司也会宽大处理,最多扣除你的工资。”王长贵脸色也缓和了下来,温言劝说。“晚上的时候交一份报告上来,好好的承认错误,我们好向公司说好话。”

林笑瞪眼看着王长贵,又望了一眼旁边的监理,他知道自己现在对着这些人辩解是没有用的,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林笑别跑远了,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妹妹正在三中上学!”王长贵面色阴沉对着林笑的背影下了一剂重药。版权haohaoyun.com

这时候一直闭口不言的监理忽然开口,“老王啊,这个小子真的合适吗?”

“没问题,他大学生的身份刚刚好,精调是个技术活,要是其他人还做不了这个替罪羊!”

忐忑不安的监理又跟着问了一句,“你确定林笑背后没有什么势力吗?不要到时候搞得我们灰头土脸!”

“放心吧,这小子的底细我一清二楚!”王长贵回身坐到沙发上,三角眼眯着,嘴角轻笑起来,对刚才效果很是满意,“估计现在那小子正躲在那个角落委屈的哭呢,到了晚上他就会乖乖的回来!”

监理哈哈大笑,露出一口黄牙,“这就好,一会儿晚上去哪里去吃饭,因为这件事好几天都没有出去潇洒了!”

“妈的,居然拿妹妹威胁我!”

林笑竭力遏制着自己的怒火,像是无头苍蝇一样走出了工地。

工地外围就是宁川市的东城,正好和一座公园相接,林笑走在绿荫道上像是着魔了一样,如果自己出了事情,妹妹怎么办?父亲临终的时候一再告诫自己,妹妹是他战友的女儿,父亲答应了战友,自己答应了父亲,要好好抚养妹妹长大。

“怎么办?怎么办?”林笑的脑海中只有这么一个问题,他知道负责精调的两个人都是王长贵和监理黄思聪的亲戚,现在出了事,算到自己头上是可以想明白就是诬陷,不过肯定他们也已经做了全套准备,自己凭借一人之力,定难翻身。

“小伙子,我看你似乎有什么烦心事吧!”一个突兀的声音从旁边绿草地上传来。

说来也怪,正在发蒙的林笑却听得清清楚楚,他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衣不蔽体的老丐躺在那里,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皱巴巴的老脸挤出一丝笑容,“有时间过来陪大爷聊聊天呗!”

怒火中烧的林笑自然是没有好话,本来想要骂人,可是话到口边,却没有说出来,犯不着和一个乞丐计较。

看了一眼之后,便继续前进,脑海中再一次想起刚才的事情。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素质,见了老人都不知道尊敬一下!”那个老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上来,一把拉住了林笑的胳膊,挤眉弄眼地看着林笑。推荐haohaoyun.com

“放开我!”林笑终于喊了一声,低头看去,却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老丐的头上斑秃杂乱,几处没有长头发的地方,生起烂疮,黄色脓水流淌,黑白灰的发丝之间夹杂着许多结痂,背后的衣服裸露出的皮肤也是一样,疮疤渗人。

“对不起,大叔。”林笑吞了下口水,动起了恻隐之心,自己比起这个老丐的遭遇究竟是谁更惨呢?另一只手掏出几十块钱放在老丐的跟前,“这个给你!”

老丐哈哈一乐,“把我当乞丐了?”

林笑顿时无语,这副打扮自然是乞丐无疑,“大叔不是乞丐,这钱是我借给你的!”

老者伸手把钱攥在手里,露出豁牙笑得极为顺畅,“不错不错,有钱吃饭了!”忽然抬起头来,昏聩的老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直愣愣地凝视着林笑。

林笑被看的心底发毛,本来就不愿意多呆,看到老者放开自己,扭头就走。

“小伙子,不要着急走啊?借钱给我总得有个抵押吧!”老者又一次缠了上来,从怀中掏出一个圆润石头硬塞进林笑手中,“这是我立身之本,立命之根今天就送给你了!”

林笑望着那朴实无华灰色黯淡的石头,还以为老丐是从河边捡来的鹅暖石,也就不在意,随意的放在口袋中,“谢了,现在你我两清了!”

这一次离开,那个老丐却没有追上来,这让林笑还有些奇怪,回头望了一眼,却不见了老丐的踪迹,正在他狐疑的时候,忽然感到周身一阵炙热,身体跟着剧烈的颤抖起来,双眼发花,眼前的景色变的模糊,喉头发干,想要说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就直接给晕倒了过去。

梦中那颗石头从口袋中升起,化为齑粉,散做一道神光冲上云霄,耳边雷声大作,忽的那道神光又自天而下,落入他双眸之间,林笑感到眼睛有一股被撕裂的疼痛。

许久,许久,暮色笼罩。版权haohaoyun.com

“啊……”林笑发出一声哀嚎,倒不是被梦中眼睛的撕裂导致,此刻他已经清醒许多,这个疼痛是因为有人踩在了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踩他的人也发出了一声大叫,“你怎么躺在地上!”

那人慌忙蹲下身子来看林笑,怒嗔的模样就在脸上,鼓起脸颊气呼呼地上下查看林笑的身体。

林笑也是一愣,惊呼起来,“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一个娇俏的容颜映入林笑眼帘,嫩白的脖颈以下竟然是一丝不挂,雪白细腻的肌肤看得林笑心神迷乱,胸前高耸的地方上下起伏不停。这正是林笑看到的景象,一时间他竟有些呆滞起来。

“胡说八道什么?我明明穿了衣服!”女孩嘟囔了一句,原来是个神经病,刚要起身,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呀,他们追来了!”

林笑站起身来,心中更是惊异,此刻明显已经到了夜晚,远处灯火通明,就是这里一隅的路灯都已经点亮,他狐疑的目光朝着那个女孩看去,只见女孩也在看着自己。

“看什么看?还不是因为你躺在路上,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人追上!”女孩大叫一声,忽而提高嗓门,说着急切似乎要哭出来,道,“你知不知道我回去以后将要面对是什么样的生活?”

对面果然出现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瞥了眼林笑,又对着那个女孩说道,“小姐请不要闹了,现在就跟我们回去吧!”

林笑揉了揉眼睛,忽然发现女孩的身上又出现了一身黑色皮衣,他茫茫然地站在原地,心中古怪已极。

女孩突然嘿嘿一笑,大声说道,“要我回去也可以,不过你们得先把他教训一顿!”

002小姐律师

那两个大汉明显一怔,互望了一眼,他们也知道大小姐刁蛮无理,做起事来总是出乎意料,对于一个衣着褴褛的小子,他们不介意出手教训一下。

其中一人对着林笑说道,“得罪了!”

林笑也没有料到这种事情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他已经发现那个老丐给自己的石头消失,心中已有了想法,猛地那人伸拳过来,他急忙应对。

好在林笑幼年曾经跟随当兵的父亲学过军体拳,而且农家体力活多,工地打工的他力气还是不弱,拳头挥动,也反抗起来。

两个保镖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还有两手,两个人左右夹攻而上,四个拳头纷飞起来,打的林笑节节败退,他身形不停倒退,本来就脑海一直嗡嗡作响,此刻更是感觉头昏脑涨。

就在此时旁边一直观看的女孩,猛地大喝一声,便冲了上去,其中一个大汉下意识的抬起一腿,朝着女孩便踹了上去。

噗通一声,女孩倒飞出一米远,哇哇大叫,“你们竟敢打我,我今天就是不回去!”

保镖这次吓得额头冷汗直冒,慌忙停手,其中一人掏出手机,打过电话之后,便急忙离开了这里。

林笑望着那两个大汉远去的背影,越来越觉得今天出乎意料,先是被人无由来的冤枉,又遇到了神秘老乞丐,现在又被人莫名其妙的攻击。

“喂,你过来扶我一把!”女孩瞪眼看着林笑,不客气地叫道。

林笑嗤笑一声,犯不着和一个女孩计较。走过去,还没有伸手,就听到那个女孩又说道,“真是的,看人摔倒了也不知道扶人一把!”

这话听得林笑哭笑不得,“我刚才也差点摔倒了。”

“那是你实力不济,两个保镖都对付不了!”女孩也哼了一声。

林笑一看还是个蛮不讲理的主,顿时心中有气,不过还是伸手去扶对方。

“哎呦,好疼,你这人怎么不知道轻重!”女孩忽然大叫一声。

林笑撇了撇嘴,朝着女孩的胳膊上看去,皮衣擦破,露出一截雪白的玉臂,不过上面多处地方已经擦伤,他定睛一看,忽然又呆住了。

目光移动,看着圆润的香肩,里面是一件黑色蕾丝胸罩,他的眼神呆滞地更加集中,这一下连胸罩都已经消失不见,雪白圆润的大胸微微起伏颤抖,目光再次移动,纤细的腰肢就在眼前,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女孩的肚脐眼。

这时林笑毫无意识地把女孩上身看了个遍,却弄得自己口干舌燥,欲望驱使着他不由自主的移动了目光,朝下面看去。

“喂,我胳膊脱臼了,你会复位吗?”女孩不满了叫了一声,黑暗中女孩似乎没有注意到林笑的变化。

林笑惊醒过来,赶紧说道,“会会会!”他尴尬的点点头,自己曾经在家中随着父亲学过这个。

咔嚓一声,女孩的脱臼的胳膊就接好了。女孩伸展了一个胳膊,当即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林笑,问道:“你有事吗?”

林笑发现只要自己集中精神去看一件东西,就可以穿透这些东西的外表,他心中惊骇不已,犹如走在梦中。

“喂,问你话呢!”女孩大声喊了一句,“你治好了我的胳膊,我请你吃一顿饭,大家扯平,我这人不喜欢欠别人的!”

林笑一天没有吃东西,这么一说,还真有些饿了,他点了点头,就随着女孩朝着公园外面走去。

宁川东城是新城,否则新火车站也不会修建在这里,行人稀少,林笑和女孩走在路上,嗅着那淡淡的幽香,又想起刚才香艳的一幕,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路边随便找了一个菜馆,两个人对面而坐,叫了几个家常菜,就吃了起来。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拿着筷子显得没有食欲,只是用筷子插着碗里的米饭。

“林笑!”

“做什么工作的!”

“工地打工!”

“哦,那你今天不上班啊!”女孩依旧是随口问着。

林笑听到这话,正在大口吃着米饭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良久才叹息一声,“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女孩看着林笑的表情,顿时来了兴趣,眼珠子骨碌一转,“出来什么事?说来听听,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

林笑想了一下,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说完之后,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当然他也没有想过从女孩那里得来什么帮助,只是觉得找个人诉说一遍,心中会舒服点。

“哇,这么曲折离奇,简直跟故事书里看到的一样!”女孩的眼睛中闪烁出热切的光芒,“咦,这种事你为什么告诉我?我和你非亲非故的!”

“无所谓,反正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值得隐藏的。告诉了你,说不定你明天就忘了!”林笑淡淡地说着,然后又一次提起了筷子。

“哼,没有想到你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女孩撅起红唇,秀眉微蹙,似乎在考虑事情,“那你今晚去哪里?是不是要回去承认错误?”

一句话又问得林笑哑口无言,过了许久,他才说,“应该不会!”

“好,就是这样!”女孩啪的一声拍打桌面,霍然站起,顿时引来饭馆中一阵惊愕的目光,“我支持你,作为你不甘权贵欺压所表现出来的傲骨,我决定帮你一把!”

“帮我一把?”

“你笑什么?是不是瞧不起人?”女孩脸上露出一丝愠怒,“今天算你运气好,我可是一名律师,既然你要讨回公道,律师是少不了的!”

林笑听得一愣,有点分辨不出来眼前的人是否再和自己开玩笑。

女孩看到林笑还是不相信,顿时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皮夹,拿出一张名片放递到林笑面前,上面写着,秦思雨,云天律师事务所的字样。

“你真是律师?”林笑惊喜说道,“你真的愿意帮我?”

“那是自然,不过这样以来你就欠我一个人情,以后我找你的时候,你可不能推辞!”秦思雨嘿嘿一笑,眼角闪过一丝狡黠,似乎对于别人欠她人情颇为满意。

“好,只要你能够帮到我,你让我做什么都愿意!”林笑大声说道。

两个人吃了饭,林笑本来还想要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给秦思雨说一遍,可是秦思雨却没有什么兴致,老是问着林笑的家事,最后一直探听到林笑离家出走想要做雕刻师傅被家人追回来,打了一顿的狗血往事都翻了出来。

“哎,没有想到你的经历竟然这么有意思!”秦思雨晃了晃脖子,忽然大叫一声,“好疼,你快帮我看看!”

林笑看到秦思雨疼的皱眉咬牙,赶紧过去查看,只见秦思雨的脖颈上有一个青色瘀团,“这里好像扭到了!”林笑伸手摸上去,轻轻按揉了几下,忽然想到自己眼睛的功能,集中精神看去,又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雪白的皮肤上表皮正在慢慢绷开,下面真皮变的模糊,皮下组织更是如同气团一样的分裂,这一幕看的林笑胆战心惊,他没有想到自己的透视能力竟然可以直达人的机体内部,一下血管、肌肉、骨骼都出现在了他视线中。

“哇,居然肿了起来!”秦思雨也伸手摸着自己脖颈,不由得秀眉紧蹙,很是郁闷。

林笑用手轻轻按揉,精神更是集中,忽然眼睛一阵干涩,他赫然看到从自己眼中飘出一股淡淡的青色清流,落在那处瘀痕上。

正在林笑感受那阵奇异变化的时候,一个佝偻的身影也出现在了饭店的玻璃窗外,如果林笑看到,一定会认出那就是给自己石头的老丐。他站在那里,头发乌黑,也没有先前的脏乱,更没有那些可怖的疮疤,枯黄黑瘦的皮肤也变的白皙红润,整个人看起来饱满了不少。

“承天之命,通天眼后继有人,也算了了一桩心事”老丐默声说着,眼睛落在正在忙碌的林笑身上,嘴角翘起,“宝物加身,万恶侵扰!愿你多行善果,多积善德,日后有缘或可相见!”

看着瘀团慢慢散去的林笑愈加的欣喜,忽然身体一僵,来不及发出声音,就又一次倒在了地上。

003目力所及

一阵清晰的水声响起,惊醒了正在沉睡的林笑,他睁开眼睛一看,赫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且不是工地脏乱十几个人挤在一起的宿舍。

“咦,这是哪里?”林笑想起昨天晚上事情,自己正在给秦思雨按摩,忽然感到头晕脑胀,难道自己再一次晕倒了?

正在这时,旁边洗手间的门里走出来一个裹着浴袍的美女,正是秦思雨,水淋淋的长发披在肩头,不施粉黛的容颜愈加的清丽,一双灵动的双眼看着林笑。

“真是的,让你个给我按摩一下就昏倒了,没用!”秦思雨走到床边,看着林笑呆滞的样子,又说,“怎么还怕我趁你睡着了,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林笑尴尬地摇摇头,“我是想我晕倒了,你怎么送我回来的?”

“能怎么办?我给出租车司机五百块钱,让他把你给抱回来的!”秦思雨笑着说道,忽然显得斗志昂扬,捏紧了拳头,“赶紧去洗一下,现在我们就要去打官司了!”

林笑一听,自己怎么把这件事忘了?也赶紧去了洗手间,里面还有秦思雨留下的淡淡香气,林笑吸了吸鼻子,总觉得这一天一夜的经历太过诡异。

清晨阳光明媚,王长贵早早起了床,站在工地院子中,正在漱口,忽然一个肥胖的身影从旁边跑来。

“老王不好了,那个小子跑了!”肥胖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工程监理。

王长贵先是愣了一下,看着监理黄思聪那火急火燎的样子,心中就有气,这小子要不是摊上一个好姐姐,怎么能到这里当监理?屁事不懂,就知道找他们这些包工队的晦气,那天不孝敬他们就拉下脸来,不过这些情绪他可不敢表露出来。

“没事,没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还掌握着他妹妹的消息呢!”王长贵吐了一口牙膏渣子,又喝了一口水,涮了下,“要是他跑了才真的好,倒时候来一个畏罪潜逃,事情就板上钉钉了!”

黄思聪一听,顿时大喜,“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跑了好,跑了好!”

“谁说我跑了!”忽然一个声音传来,两个人同时扭头看去。

工地院门处正走来一男一女的两个人影,男的正是林笑,而女的他们却不认识,只是惊奇这个女的长得漂亮,一身黑色套装,看起来知性文雅,腿上裹着黑色丝袜,踩着黑色高跟鞋,走在这破烂的工地,显得有些古怪。

林笑也没有想到秦思雨居然大早上买了一身正装,据她说这样显得有氛围。

王长贵看着林笑有恃无恐的样子,面色一僵,随即笑道,“林笑,报告写好了没有?一会儿威龙建工的彭总就到了,你把报告交给我,我帮你转交上去,到时候省得你挨骂!”

黄思聪也在一旁大声说道,“彭良玉可是当过兵的人,脾气不好,你小子这次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估计当场打你也说不定!”

林笑其实对秦思雨这个律师心里也没有底,不过还是大声说道,“你们把工程做烂,还隐瞒不报,事情终究会水落石出!”

王长贵看到林笑的样子,心中愈发的奇怪,又望了一眼旁边的秦思雨,“不知道这位小姐怎么称呼?她来干什么?”

林笑还没有开口,早已经想要表现的秦思雨就已经站了出来,“我是林笑的律师,专门和你们这些罪恶势力作斗争的,今天我一定会帮林笑讨回公道的!”

“哈哈,这个黄毛丫头是律师?我不信!”黄思聪被秦思雨那双手叉腰的姿势逗得哈哈大笑,只有王长贵在一旁沉默不语,瞅了瞅秦思雨,又看了看林笑。

这时候一辆黑色悍马也从大门行驶进来,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那些坐在房中的人几乎全部都来到了院子,无论是打工的农民工,还是技术员、会计、监理、监工一时间数百号人都挤满了院子。

从车上走下来一个四方大脸的中年人,粗眉大目的他往哪里一站,自有一股气势,扫视了众人一圈,喝道,“大早上的不准备上班,都挤在这里干什么?”

大家都听说过彭总脾气不好,顿时所有人又都跟着忙碌起来,不过眼睛的余光都一直扫视着这里。

彭良玉听说两千米的路基出现了问题,在公司总部正在开会的他当时气得砸了手机,连夜赶回宁川市,看了一眼黄思聪,便道,“把当事人都给我叫进来,不相干的人都赶走!”

说完转身就走进了工地的会议室。

黄思聪也不含糊,狐假虎威起来,大声呵斥众人,叫着旁边的王长贵、林笑以及秦思雨走进了会议室。

几个人进去之后,黄思聪、王长贵、林笑都站在桌子在旁边,他们都是工地的员工,经理面前也不敢坐,只有秦思雨大咧咧的往彭良玉对面坐下。

“喂,你就是这里的经理吗?知道你的工地发生了什么大事吗?”秦思雨先声夺人,颇有声势的叫了一声。

彭良玉一愣,正要发问,就听到王长贵急忙说道,“彭经理,这个人是林笑请来的律师,你也知道林笑粗心大意造成工程损失,不思悔改之下还想着请律师来逃脱罪名!”

旁边的黄思聪也跟着帮腔,“是啊,这个林笑看起来文文弱弱,做起事来一点都不含糊,昨天让他承认错误,他竟然都动手打人。”

彭良玉一听,便怒目瞪着林笑,“你有什么要说的?”

林笑耻笑一声,望着王长贵和黄思聪二人,“你们说我造成了东线精调铁轨损失,可是我只是一个打混凝土的小工,你们两个冤枉我造成轨距偏差,不就是因为我林笑一穷二白吗?我知道负责东线的人两个人一个是王长贵的侄子,还有一个是黄思聪的儿子。现在你敢把他们叫出来对质吗?”

王长贵冷笑一声,“胡说,工地上根本没有我的亲戚!”

“就是,就是。”黄思聪也跟着附和。

彭良玉听罢,皱了皱眉眉头,“事情的真伪看看出工记录就知道了。”

黄思聪顿时喜上眉梢,赶紧把手中的文件递了上去,彭良玉接过一看,翻开了第一页,就看到了林笑的工作证,也就是那个王长贵他们作假的工作证。

“哦!”彭良玉翻看了几页,发现每天都有林笑出工去精调组工作的记录。抬头望着林笑,也不说话,黝黑的脸颊泛起一阵赤红。

“彭总,试问你见过那个工地员工佩戴了四个月的工作证居然这么新!还有你仔细闻一下,这出工册子上还有这墨香味道呢!”林笑缓缓说道,瞥了一眼王长贵,“你真是小瞧你这些手下了,他们在你没有回来以前就做好了全套的准备!只等着你回来糊弄你了!”

彭良玉也觉得那些纸张过于新了,他抬起头来朝着黄思聪看去,黄思聪顿时低下了头,偷瞄了一眼王长贵。

“彭总,事情是这样的,现在的出工记录都是电子存档,这些是为了方便您回来查阅,才打印出来的,有墨香也不奇怪,至于工作证,那个是我们在电脑中备案的记录,也是一样新做的!”王长贵淡淡说着,脸上丝毫没有表情,似乎一切都合情合理。

林笑也是微微一愣,冷笑几声,他知道王长贵这个人极为难缠,目光朝着黄思聪看去,精神集中之下,看到了一个丑陋不堪的肥胖躯体。

“咦,胸口的红斑是什么?海天酒楼八号?这名片是什么意思?”

“好啊,你们太气人了,冤枉了人居然还理直气壮!”秦思雨顿时拍案而起,上前一步就把彭良玉眼前的资料撕得粉碎,“这些都是假的,作为律师我不允许你们胡来!”

这个粗鲁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彭良玉,大声斥道,“你算什么律师?赶紧给我出去!”

秦思雨也怒了,本来她的律师资格证就是走后门弄来的,被人戳到了痛处,顿时一甩手扔出自己的名片,“看好了!云天律师事务所!”

秦良玉听到云天这两个字愣了一下,要知道云天律师事务所可是全国有名的律师事务所,在全国的所有大城市都有,他瞥了一眼上面的字样,心中顿感不好。

“我告诉你,要是我在这里输了,我就让我哥哥来,我哥哥输了,我就让爸爸来,我爸爸输了,我就让我爷爷来!”秦思雨憋得脸颊通红,恶狠狠地说道。

“你爸爸是谁?”彭良玉缓了口气问道。

“秦国栋!”

彭良玉顿时睁大了眼睛,头上冒出冷汗,这个名字他再熟悉不过,华夏第一律师秦国栋!

如果让秦国栋接手这件事,恐怕会弄得全国风雨,到时候恐怕自己的位子都保不住,没有想到林笑居然找来了这么一尊大佛,正在踌躇的时候,忽然听到林笑又开口了。

“彭总,如果工地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我想你一定会整晚的睡不着觉,可是有一个人却在昨天晚上去了海天酒楼,不仅大吃大喝,还找了两个漂亮姑娘作陪。”林笑刚才透过黄思聪的衣衫,赫然发现口袋中还装有海天酒楼八号的名片。

听到海天酒楼四个字王长贵和黄思聪都是一怔,神经质般地互望了一眼,难道林笑昨天晚上跟踪他们?

猎金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猎金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原来你不曾爱过我2章

    原标题:原来你不曾爱过我2章小说:原来你不曾爱过我第二章刚刚是梦境还是现实?听闻他的话,湛云海与妻子迅速交换了一个安心的眼神:“那就好。”羊水穿刺很快完成。主任亲自捧着化验单跑出了手术室,门外一脸焦灼的湛氏夫妇看到医生出来已经有些急不可耐的站了起来。“湛总,湛夫人,恭喜恭喜!胎儿一切正常,配型目前来看,也相当合适!我们初步看来,成功率至少在百分之七十以上!”“太好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陶敏眼眶都急红了,此刻一颗心放了下来,只想谢天谢地。湛云海脸上也露出欣慰的笑容,安抚的摸着妻子的脊背,对主任

  • 超级武大郎系统2章

    原标题:超级武大郎系统2章小说:超级武大郎系统第2章长高了宋朝现在的主要流通货币就是铜币,金、银、钱引(这时的一种纸币)都是在豪商们大额交易的时候才会用上。1000个铜币又被称为1贯钱,对于平常百姓家来说,1贯钱已属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了。武植强忍着让身体变高的欲望,用这10经验换成了一贯钱,自然是为了今后的长远打算着想。如果不换点钱的话,就凭他全身那十八个铜板,别说卖出50个炊饼了,连做炊饼的材料恐怕都买不了,一切都将无法继续下去。现在看着眼前的这1贯钱,武植觉得自己的决定还是十分明智的,至于身体

  • 限量婚宠:国民女神带回家2章

    原标题:限量婚宠:国民女神带回家2章小说:限量婚宠:国民女神带回家第2章负起男人的责任走出度假村酒店,颜采薇坐进了关琳停在路边的黑色凯迪拉克。“颜采薇,你到底怎么回事?”“你又不是第一天混娱乐圈?”关琳握紧电话的右手重重的砸了一下方向盘,满是焦头烂额。一时间,颜采薇沉默不语。不过,她却半眯起眼眸仔细的回想昨晚的点点滴滴。几个发小的聚会,然而她来了之后才知道他们为唐深专门办的接风宴。最最关键的一点,昨晚她是喝了萧如菡递给她的那杯果酒之后,一切才变了样。“萧如菡,那个贱人。”颜采薇忍不住爆粗口。关琳

  • 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2章

    原标题: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2章书名: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第2章谁算计了太太安小希气苦。虽然明知昨晚被人算计,可无奈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无法去分辨他这话的真伪。而且,这个男人,一身矜贵,举止闲雅,似乎很不好惹!气势,慢慢弱了下来,咬着唇瓣,讪讪地道,“那你说怎么办?”古炎晟桃花眼一眯,又是一抹意味深长的算计,“既然占了我的便宜,你就得负责到底!随传随到,你能做到?”“随传随到?”安小希微愣,这个男人,是不是傻啊?她走了还会回来?狡黠一笑之后,马上点头,“好,我答应你!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吧

  • 重生之都市逍遥王2章

    原标题:重生之都市逍遥王2章小说名字:重生之都市逍遥王第2章一百万?李诚尽管愤怒,却被说得哑口无言。他从贫困山区走出,在人生落魄之际碰到了李玟,并且两情相悦。这一桩婚事,李家一直反对,直到生下了李如风,李家的老爷子这才认了他这个上门女婿。岂料李如风出生才一年多,李玟就得了宫颈癌去世了。若非老爷子喜爱李如风,他们父子两早被赶出李家了。李如风在七岁的时候,老爷子也去世了,李家的人彻底撕破脸皮,将他父子二人赶出了李家。想起往事,李诚又看了眼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竟无语凝噎。四人的争论声声,将住户都惊动

  • 我从你心上走过2章

    原标题:我从你心上走过2章小说:我从你心上走过第二章羞辱聂亦茹气得浑身发抖,她是聂家二小姐,只有别人等着被她羞辱的份,没有人敢嘲笑她!更没有人可以对她指手画脚!“你——”聂亦茹扬起手臂,怒不可遏地朝黎商的脸劈过去。还没碰到,陡然被聂亦景抓住手腕,拦截下来。他薄唇微启,“你们都出去。”淡淡的语气,就像暴风雨来临前夕宁静的海面,让人心生一种不详的预感。他一说完,都乖乖退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他和黎商两个人,气氛渐渐诡异——聂亦景松开了她的下巴,黎商终于得以喘一口气。只是一道灼热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意游走,从

  • 公主有喜:妖娆皇帝慢点来2章

    原标题:公主有喜:妖娆皇帝慢点来2章书名:公主有喜:妖娆皇帝慢点来卷一元启乱第2章拿你开刀“程小姐,刚刚分明是你伸腿绊了我,怎地现在就忘了?”敛去眼中的神情,霍翎瑶借着玉珂的手站起来,“难不成那条腿不是你的?”犀利的话一出口就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看着往日里柔弱不堪的公主竟然快语连珠地说出这番话,心下都开始揣测霍翎瑶是否刚刚摔坏了头。而最为惊讶的则是程千朵,她指着霍翎瑶半天,最后怒道:“你疯了吗!没凭没据说什么胡话!”“玉珂,你来说!”根本懒得再看程千朵一眼,霍翎瑶直接侧头对着身边丫鬟道,“

  • 医见终擒:壁咚试婚嫩妻2章

    原标题:医见终擒:壁咚试婚嫩妻2章小说名称:医见终擒:壁咚试婚嫩妻第2章被迫相亲眼前的男人虽然有时候会冲动,还有些小骄傲,可从不曾发这么大脾气。他终究是没有想象中那么爱自己,包容自己。顾依然抖动着苍白的唇瓣,倔强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一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婚检结果说她不仅非处子,还生过一个孩子。她自己都是懵的,怎么解释?“不结了?”安子遇的脸涨得通红,从内到外散发出一股阴郁。他深爱了七年的女孩早就属于别的男人,还给别的男人生了孩子。他的自尊被她踩在脚下践踏。他那么骄傲,怎么能容

  • 欢情薄2章

    原标题:欢情薄2章小说名:欢情薄第二章小产“皇后娘娘……娘娘她……”“萧衍哥哥……”身下温香软玉的女子的玉臂缠上了他丰硕结实的肩,榴齿含香,唤道他的名儿,“你答应过今天只在这儿陪我,哪儿都不去的对么?”两只圆溜溜的水眸可怜兮兮地瞧着他,萧衍被这突如其来的打扰扰乱了兴致,一掀锦衾,“皇后怎么了?”“皇后小产了!”“小产就小产,大惊小怪。”萧衍微抬眼皮,只默默把玩着手里的白玉扳指,唇齿间尽是道不尽的凉薄。“皇后小产是大事,皇上还是去瞧瞧吧,免得那些个言官说臣妾狐媚惑主,妖精转世,惹得皇上不分嫡庶,不

  • 总裁很宠很强势:小妻,乖乖!2章

    原标题:总裁很宠很强势:小妻,乖乖!2章书名:总裁很宠很强势:小妻,乖乖!第2章私人助理秦小初:“……”祁烈:“……”迷之对视。显然祁烈忘了家里有那么个人,门卡还是自己给她的。秦小初则在一瞬间想到可怕的事情,倒抽一口凉气,噔噔往后退了两步。“哦,是你,老爷子的助理,我老婆。”祁烈先反映过来了,见她穿好鞋子大衣,急匆匆整装待发的模样,又问:“要上哪儿去?”秦小初差点因为他超级自然的‘我老婆’三个字而心梗!“我肚子有点饿,想出去买吃的。”她找借口,眼珠子转得滴溜溜的——紧张。“冰箱里有。”祁烈没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