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猎金瞳】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9:34:40 来源:网络 []

书名:猎金瞳

001公园老丐

“林笑,你过来一下!”屋外传来一声喊叫。好好孕

听到是包工头的声音,林笑立刻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王哥找我有事吗?”

“跟我走!”

看着王哥神神秘秘的模样,在工地做工四个月的林笑还以为要发工资,立刻忙不迭地随着王哥来到工程部的房间。

“监理,人我带来了,他就是一直负责东线工程的精调师傅!”王哥对着监理他们说道。

林笑皱了皱眉,自己只是工地上的一个小工,怎么就成了精调师傅,还是负责人?

“林笑你知不知道这次你闯了大祸?东线两千米轨距误差八毫米,路基全部报废,一千吨水泥,无数的人工、时间全部泡汤,造成直接损失五十万,间接损失上百多万。”王哥劈头盖脸地喊了起来,摘下头上的白色安全帽重重地摔在地上。

“王哥你开什么玩笑?”林笑立时呆在当场,瞪大了双眼,显然是被弄懵了头。

“你还敢胡说?你当初说你是宁川大学的学生,为了妹妹的学费不得已辍学打工,我看你可怜,让你跟技术员学习精调技术,后来让你负责东线工程,这四个月来东线一直是你在负责。阅读haohaoyun.com现在出了问题,你就想要逃脱?”

王哥吼了起来,声音震的房子都瑟瑟发抖,猛地拿起一张工作牌,扔在林笑面前。

林笑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精调组负责人林笑的字样,就连自己照片都贴了上去。

“王长贵,你他妈到底想要做什么?”突然林笑心中微动,有了不好的预感,也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

“我想干什么?我还想问你呢?你自己工作不仔细,造成这么重大的损失,连累的威龙建工都要受损。明天公司就会派人来宣布对你的处置,你就等着坐牢吧!”

听着王长贵的话语,林笑心中一凛,他知道一定出了大事,高铁是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尤其是宁川高铁还被宁川市作为宣传出现在新闻中,现在王长贵在自己和监理面前来了这么一出。

想到这里,林笑也终于明白,他们定是找一个背锅人。

“想要陷害我,没门!我林笑行得正坐得端,做事对得起人,信不信我马上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林笑把那个工作牌回扔过去,一下砸在了王长贵的脸上!

“报警?这里这么多人,都知道你是精调组的负责人,你要是报警的话,监牢你是坐定了。好好孕”被砸中的王长贵脸上横肉抽动了一下,对付这些没有社会经验的人,就是要先吓唬一下,先让他乱了方寸,后面才好收拾。

果然林笑面色就变得发青,他也知道自己在宁川市没有丝毫的人际关系,如果真报警,说不定吃亏的还是自己,这些个大人物冤枉自己,指望工地那些工友帮自己作证,似乎有些困难。

“林笑啊,现在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你乖乖的承认错误,到时候公司也会宽大处理,最多扣除你的工资。”王长贵脸色也缓和了下来,温言劝说。“晚上的时候交一份报告上来,好好的承认错误,我们好向公司说好话。”

林笑瞪眼看着王长贵,又望了一眼旁边的监理,他知道自己现在对着这些人辩解是没有用的,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林笑别跑远了,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妹妹正在三中上学!”王长贵面色阴沉对着林笑的背影下了一剂重药。原文haohaoyun.com

这时候一直闭口不言的监理忽然开口,“老王啊,这个小子真的合适吗?”

“没问题,他大学生的身份刚刚好,精调是个技术活,要是其他人还做不了这个替罪羊!”

忐忑不安的监理又跟着问了一句,“你确定林笑背后没有什么势力吗?不要到时候搞得我们灰头土脸!”

“放心吧,这小子的底细我一清二楚!”王长贵回身坐到沙发上,三角眼眯着,嘴角轻笑起来,对刚才效果很是满意,“估计现在那小子正躲在那个角落委屈的哭呢,到了晚上他就会乖乖的回来!”

监理哈哈大笑,露出一口黄牙,“这就好,一会儿晚上去哪里去吃饭,因为这件事好几天都没有出去潇洒了!”

“妈的,居然拿妹妹威胁我!”

林笑竭力遏制着自己的怒火,像是无头苍蝇一样走出了工地。

工地外围就是宁川市的东城,正好和一座公园相接,林笑走在绿荫道上像是着魔了一样,如果自己出了事情,妹妹怎么办?父亲临终的时候一再告诫自己,妹妹是他战友的女儿,父亲答应了战友,自己答应了父亲,要好好抚养妹妹长大。

“怎么办?怎么办?”林笑的脑海中只有这么一个问题,他知道负责精调的两个人都是王长贵和监理黄思聪的亲戚,现在出了事,算到自己头上是可以想明白就是诬陷,不过肯定他们也已经做了全套准备,自己凭借一人之力,定难翻身。

“小伙子,我看你似乎有什么烦心事吧!”一个突兀的声音从旁边绿草地上传来。

说来也怪,正在发蒙的林笑却听得清清楚楚,他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衣不蔽体的老丐躺在那里,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皱巴巴的老脸挤出一丝笑容,“有时间过来陪大爷聊聊天呗!”

怒火中烧的林笑自然是没有好话,本来想要骂人,可是话到口边,却没有说出来,犯不着和一个乞丐计较。

看了一眼之后,便继续前进,脑海中再一次想起刚才的事情。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素质,见了老人都不知道尊敬一下!”那个老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上来,一把拉住了林笑的胳膊,挤眉弄眼地看着林笑。阅读haohaoyun.com

“放开我!”林笑终于喊了一声,低头看去,却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老丐的头上斑秃杂乱,几处没有长头发的地方,生起烂疮,黄色脓水流淌,黑白灰的发丝之间夹杂着许多结痂,背后的衣服裸露出的皮肤也是一样,疮疤渗人。

“对不起,大叔。”林笑吞了下口水,动起了恻隐之心,自己比起这个老丐的遭遇究竟是谁更惨呢?另一只手掏出几十块钱放在老丐的跟前,“这个给你!”

老丐哈哈一乐,“把我当乞丐了?”

林笑顿时无语,这副打扮自然是乞丐无疑,“大叔不是乞丐,这钱是我借给你的!”

老者伸手把钱攥在手里,露出豁牙笑得极为顺畅,“不错不错,有钱吃饭了!”忽然抬起头来,昏聩的老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直愣愣地凝视着林笑。

林笑被看的心底发毛,本来就不愿意多呆,看到老者放开自己,扭头就走。

“小伙子,不要着急走啊?借钱给我总得有个抵押吧!”老者又一次缠了上来,从怀中掏出一个圆润石头硬塞进林笑手中,“这是我立身之本,立命之根今天就送给你了!”

林笑望着那朴实无华灰色黯淡的石头,还以为老丐是从河边捡来的鹅暖石,也就不在意,随意的放在口袋中,“谢了,现在你我两清了!”

这一次离开,那个老丐却没有追上来,这让林笑还有些奇怪,回头望了一眼,却不见了老丐的踪迹,正在他狐疑的时候,忽然感到周身一阵炙热,身体跟着剧烈的颤抖起来,双眼发花,眼前的景色变的模糊,喉头发干,想要说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就直接给晕倒了过去。

梦中那颗石头从口袋中升起,化为齑粉,散做一道神光冲上云霄,耳边雷声大作,忽的那道神光又自天而下,落入他双眸之间,林笑感到眼睛有一股被撕裂的疼痛。

许久,许久,暮色笼罩。【猎金瞳】小说在线阅读

“啊……”林笑发出一声哀嚎,倒不是被梦中眼睛的撕裂导致,此刻他已经清醒许多,这个疼痛是因为有人踩在了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踩他的人也发出了一声大叫,“你怎么躺在地上!”

那人慌忙蹲下身子来看林笑,怒嗔的模样就在脸上,鼓起脸颊气呼呼地上下查看林笑的身体。

林笑也是一愣,惊呼起来,“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一个娇俏的容颜映入林笑眼帘,嫩白的脖颈以下竟然是一丝不挂,雪白细腻的肌肤看得林笑心神迷乱,胸前高耸的地方上下起伏不停。这正是林笑看到的景象,一时间他竟有些呆滞起来。

“胡说八道什么?我明明穿了衣服!”女孩嘟囔了一句,原来是个神经病,刚要起身,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呀,他们追来了!”

林笑站起身来,心中更是惊异,此刻明显已经到了夜晚,远处灯火通明,就是这里一隅的路灯都已经点亮,他狐疑的目光朝着那个女孩看去,只见女孩也在看着自己。

“看什么看?还不是因为你躺在路上,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人追上!”女孩大叫一声,忽而提高嗓门,说着急切似乎要哭出来,道,“你知不知道我回去以后将要面对是什么样的生活?”

对面果然出现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瞥了眼林笑,又对着那个女孩说道,“小姐请不要闹了,现在就跟我们回去吧!”

林笑揉了揉眼睛,忽然发现女孩的身上又出现了一身黑色皮衣,他茫茫然地站在原地,心中古怪已极。

女孩突然嘿嘿一笑,大声说道,“要我回去也可以,不过你们得先把他教训一顿!”

002小姐律师

那两个大汉明显一怔,互望了一眼,他们也知道大小姐刁蛮无理,做起事来总是出乎意料,对于一个衣着褴褛的小子,他们不介意出手教训一下。

其中一人对着林笑说道,“得罪了!”

林笑也没有料到这种事情会出现在自己身上,他已经发现那个老丐给自己的石头消失,心中已有了想法,猛地那人伸拳过来,他急忙应对。

好在林笑幼年曾经跟随当兵的父亲学过军体拳,而且农家体力活多,工地打工的他力气还是不弱,拳头挥动,也反抗起来。

两个保镖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还有两手,两个人左右夹攻而上,四个拳头纷飞起来,打的林笑节节败退,他身形不停倒退,本来就脑海一直嗡嗡作响,此刻更是感觉头昏脑涨。

就在此时旁边一直观看的女孩,猛地大喝一声,便冲了上去,其中一个大汉下意识的抬起一腿,朝着女孩便踹了上去。

噗通一声,女孩倒飞出一米远,哇哇大叫,“你们竟敢打我,我今天就是不回去!”

保镖这次吓得额头冷汗直冒,慌忙停手,其中一人掏出手机,打过电话之后,便急忙离开了这里。

林笑望着那两个大汉远去的背影,越来越觉得今天出乎意料,先是被人无由来的冤枉,又遇到了神秘老乞丐,现在又被人莫名其妙的攻击。

“喂,你过来扶我一把!”女孩瞪眼看着林笑,不客气地叫道。

林笑嗤笑一声,犯不着和一个女孩计较。走过去,还没有伸手,就听到那个女孩又说道,“真是的,看人摔倒了也不知道扶人一把!”

这话听得林笑哭笑不得,“我刚才也差点摔倒了。”

“那是你实力不济,两个保镖都对付不了!”女孩也哼了一声。

林笑一看还是个蛮不讲理的主,顿时心中有气,不过还是伸手去扶对方。

“哎呦,好疼,你这人怎么不知道轻重!”女孩忽然大叫一声。

林笑撇了撇嘴,朝着女孩的胳膊上看去,皮衣擦破,露出一截雪白的玉臂,不过上面多处地方已经擦伤,他定睛一看,忽然又呆住了。

目光移动,看着圆润的香肩,里面是一件黑色蕾丝胸罩,他的眼神呆滞地更加集中,这一下连胸罩都已经消失不见,雪白圆润的大胸微微起伏颤抖,目光再次移动,纤细的腰肢就在眼前,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女孩的肚脐眼。

这时林笑毫无意识地把女孩上身看了个遍,却弄得自己口干舌燥,欲望驱使着他不由自主的移动了目光,朝下面看去。

“喂,我胳膊脱臼了,你会复位吗?”女孩不满了叫了一声,黑暗中女孩似乎没有注意到林笑的变化。

林笑惊醒过来,赶紧说道,“会会会!”他尴尬的点点头,自己曾经在家中随着父亲学过这个。

咔嚓一声,女孩的脱臼的胳膊就接好了。女孩伸展了一个胳膊,当即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林笑,问道:“你有事吗?”

林笑发现只要自己集中精神去看一件东西,就可以穿透这些东西的外表,他心中惊骇不已,犹如走在梦中。

“喂,问你话呢!”女孩大声喊了一句,“你治好了我的胳膊,我请你吃一顿饭,大家扯平,我这人不喜欢欠别人的!”

林笑一天没有吃东西,这么一说,还真有些饿了,他点了点头,就随着女孩朝着公园外面走去。

宁川东城是新城,否则新火车站也不会修建在这里,行人稀少,林笑和女孩走在路上,嗅着那淡淡的幽香,又想起刚才香艳的一幕,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路边随便找了一个菜馆,两个人对面而坐,叫了几个家常菜,就吃了起来。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拿着筷子显得没有食欲,只是用筷子插着碗里的米饭。

“林笑!”

“做什么工作的!”

“工地打工!”

“哦,那你今天不上班啊!”女孩依旧是随口问着。

林笑听到这话,正在大口吃着米饭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良久才叹息一声,“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女孩看着林笑的表情,顿时来了兴趣,眼珠子骨碌一转,“出来什么事?说来听听,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

林笑想了一下,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说完之后,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当然他也没有想过从女孩那里得来什么帮助,只是觉得找个人诉说一遍,心中会舒服点。

“哇,这么曲折离奇,简直跟故事书里看到的一样!”女孩的眼睛中闪烁出热切的光芒,“咦,这种事你为什么告诉我?我和你非亲非故的!”

“无所谓,反正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值得隐藏的。告诉了你,说不定你明天就忘了!”林笑淡淡地说着,然后又一次提起了筷子。

“哼,没有想到你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女孩撅起红唇,秀眉微蹙,似乎在考虑事情,“那你今晚去哪里?是不是要回去承认错误?”

一句话又问得林笑哑口无言,过了许久,他才说,“应该不会!”

“好,就是这样!”女孩啪的一声拍打桌面,霍然站起,顿时引来饭馆中一阵惊愕的目光,“我支持你,作为你不甘权贵欺压所表现出来的傲骨,我决定帮你一把!”

“帮我一把?”

“你笑什么?是不是瞧不起人?”女孩脸上露出一丝愠怒,“今天算你运气好,我可是一名律师,既然你要讨回公道,律师是少不了的!”

林笑听得一愣,有点分辨不出来眼前的人是否再和自己开玩笑。

女孩看到林笑还是不相信,顿时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皮夹,拿出一张名片放递到林笑面前,上面写着,秦思雨,云天律师事务所的字样。

“你真是律师?”林笑惊喜说道,“你真的愿意帮我?”

“那是自然,不过这样以来你就欠我一个人情,以后我找你的时候,你可不能推辞!”秦思雨嘿嘿一笑,眼角闪过一丝狡黠,似乎对于别人欠她人情颇为满意。

“好,只要你能够帮到我,你让我做什么都愿意!”林笑大声说道。

两个人吃了饭,林笑本来还想要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给秦思雨说一遍,可是秦思雨却没有什么兴致,老是问着林笑的家事,最后一直探听到林笑离家出走想要做雕刻师傅被家人追回来,打了一顿的狗血往事都翻了出来。

“哎,没有想到你的经历竟然这么有意思!”秦思雨晃了晃脖子,忽然大叫一声,“好疼,你快帮我看看!”

林笑看到秦思雨疼的皱眉咬牙,赶紧过去查看,只见秦思雨的脖颈上有一个青色瘀团,“这里好像扭到了!”林笑伸手摸上去,轻轻按揉了几下,忽然想到自己眼睛的功能,集中精神看去,又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雪白的皮肤上表皮正在慢慢绷开,下面真皮变的模糊,皮下组织更是如同气团一样的分裂,这一幕看的林笑胆战心惊,他没有想到自己的透视能力竟然可以直达人的机体内部,一下血管、肌肉、骨骼都出现在了他视线中。

“哇,居然肿了起来!”秦思雨也伸手摸着自己脖颈,不由得秀眉紧蹙,很是郁闷。

林笑用手轻轻按揉,精神更是集中,忽然眼睛一阵干涩,他赫然看到从自己眼中飘出一股淡淡的青色清流,落在那处瘀痕上。

正在林笑感受那阵奇异变化的时候,一个佝偻的身影也出现在了饭店的玻璃窗外,如果林笑看到,一定会认出那就是给自己石头的老丐。他站在那里,头发乌黑,也没有先前的脏乱,更没有那些可怖的疮疤,枯黄黑瘦的皮肤也变的白皙红润,整个人看起来饱满了不少。

“承天之命,通天眼后继有人,也算了了一桩心事”老丐默声说着,眼睛落在正在忙碌的林笑身上,嘴角翘起,“宝物加身,万恶侵扰!愿你多行善果,多积善德,日后有缘或可相见!”

看着瘀团慢慢散去的林笑愈加的欣喜,忽然身体一僵,来不及发出声音,就又一次倒在了地上。

003目力所及

一阵清晰的水声响起,惊醒了正在沉睡的林笑,他睁开眼睛一看,赫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且不是工地脏乱十几个人挤在一起的宿舍。

“咦,这是哪里?”林笑想起昨天晚上事情,自己正在给秦思雨按摩,忽然感到头晕脑胀,难道自己再一次晕倒了?

正在这时,旁边洗手间的门里走出来一个裹着浴袍的美女,正是秦思雨,水淋淋的长发披在肩头,不施粉黛的容颜愈加的清丽,一双灵动的双眼看着林笑。

“真是的,让你个给我按摩一下就昏倒了,没用!”秦思雨走到床边,看着林笑呆滞的样子,又说,“怎么还怕我趁你睡着了,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林笑尴尬地摇摇头,“我是想我晕倒了,你怎么送我回来的?”

“能怎么办?我给出租车司机五百块钱,让他把你给抱回来的!”秦思雨笑着说道,忽然显得斗志昂扬,捏紧了拳头,“赶紧去洗一下,现在我们就要去打官司了!”

林笑一听,自己怎么把这件事忘了?也赶紧去了洗手间,里面还有秦思雨留下的淡淡香气,林笑吸了吸鼻子,总觉得这一天一夜的经历太过诡异。

清晨阳光明媚,王长贵早早起了床,站在工地院子中,正在漱口,忽然一个肥胖的身影从旁边跑来。

“老王不好了,那个小子跑了!”肥胖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工程监理。

王长贵先是愣了一下,看着监理黄思聪那火急火燎的样子,心中就有气,这小子要不是摊上一个好姐姐,怎么能到这里当监理?屁事不懂,就知道找他们这些包工队的晦气,那天不孝敬他们就拉下脸来,不过这些情绪他可不敢表露出来。

“没事,没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还掌握着他妹妹的消息呢!”王长贵吐了一口牙膏渣子,又喝了一口水,涮了下,“要是他跑了才真的好,倒时候来一个畏罪潜逃,事情就板上钉钉了!”

黄思聪一听,顿时大喜,“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跑了好,跑了好!”

“谁说我跑了!”忽然一个声音传来,两个人同时扭头看去。

工地院门处正走来一男一女的两个人影,男的正是林笑,而女的他们却不认识,只是惊奇这个女的长得漂亮,一身黑色套装,看起来知性文雅,腿上裹着黑色丝袜,踩着黑色高跟鞋,走在这破烂的工地,显得有些古怪。

林笑也没有想到秦思雨居然大早上买了一身正装,据她说这样显得有氛围。

王长贵看着林笑有恃无恐的样子,面色一僵,随即笑道,“林笑,报告写好了没有?一会儿威龙建工的彭总就到了,你把报告交给我,我帮你转交上去,到时候省得你挨骂!”

黄思聪也在一旁大声说道,“彭良玉可是当过兵的人,脾气不好,你小子这次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估计当场打你也说不定!”

林笑其实对秦思雨这个律师心里也没有底,不过还是大声说道,“你们把工程做烂,还隐瞒不报,事情终究会水落石出!”

王长贵看到林笑的样子,心中愈发的奇怪,又望了一眼旁边的秦思雨,“不知道这位小姐怎么称呼?她来干什么?”

林笑还没有开口,早已经想要表现的秦思雨就已经站了出来,“我是林笑的律师,专门和你们这些罪恶势力作斗争的,今天我一定会帮林笑讨回公道的!”

“哈哈,这个黄毛丫头是律师?我不信!”黄思聪被秦思雨那双手叉腰的姿势逗得哈哈大笑,只有王长贵在一旁沉默不语,瞅了瞅秦思雨,又看了看林笑。

这时候一辆黑色悍马也从大门行驶进来,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那些坐在房中的人几乎全部都来到了院子,无论是打工的农民工,还是技术员、会计、监理、监工一时间数百号人都挤满了院子。

从车上走下来一个四方大脸的中年人,粗眉大目的他往哪里一站,自有一股气势,扫视了众人一圈,喝道,“大早上的不准备上班,都挤在这里干什么?”

大家都听说过彭总脾气不好,顿时所有人又都跟着忙碌起来,不过眼睛的余光都一直扫视着这里。

彭良玉听说两千米的路基出现了问题,在公司总部正在开会的他当时气得砸了手机,连夜赶回宁川市,看了一眼黄思聪,便道,“把当事人都给我叫进来,不相干的人都赶走!”

说完转身就走进了工地的会议室。

黄思聪也不含糊,狐假虎威起来,大声呵斥众人,叫着旁边的王长贵、林笑以及秦思雨走进了会议室。

几个人进去之后,黄思聪、王长贵、林笑都站在桌子在旁边,他们都是工地的员工,经理面前也不敢坐,只有秦思雨大咧咧的往彭良玉对面坐下。

“喂,你就是这里的经理吗?知道你的工地发生了什么大事吗?”秦思雨先声夺人,颇有声势的叫了一声。

彭良玉一愣,正要发问,就听到王长贵急忙说道,“彭经理,这个人是林笑请来的律师,你也知道林笑粗心大意造成工程损失,不思悔改之下还想着请律师来逃脱罪名!”

旁边的黄思聪也跟着帮腔,“是啊,这个林笑看起来文文弱弱,做起事来一点都不含糊,昨天让他承认错误,他竟然都动手打人。”

彭良玉一听,便怒目瞪着林笑,“你有什么要说的?”

林笑耻笑一声,望着王长贵和黄思聪二人,“你们说我造成了东线精调铁轨损失,可是我只是一个打混凝土的小工,你们两个冤枉我造成轨距偏差,不就是因为我林笑一穷二白吗?我知道负责东线的人两个人一个是王长贵的侄子,还有一个是黄思聪的儿子。现在你敢把他们叫出来对质吗?”

王长贵冷笑一声,“胡说,工地上根本没有我的亲戚!”

“就是,就是。”黄思聪也跟着附和。

彭良玉听罢,皱了皱眉眉头,“事情的真伪看看出工记录就知道了。”

黄思聪顿时喜上眉梢,赶紧把手中的文件递了上去,彭良玉接过一看,翻开了第一页,就看到了林笑的工作证,也就是那个王长贵他们作假的工作证。

“哦!”彭良玉翻看了几页,发现每天都有林笑出工去精调组工作的记录。抬头望着林笑,也不说话,黝黑的脸颊泛起一阵赤红。

“彭总,试问你见过那个工地员工佩戴了四个月的工作证居然这么新!还有你仔细闻一下,这出工册子上还有这墨香味道呢!”林笑缓缓说道,瞥了一眼王长贵,“你真是小瞧你这些手下了,他们在你没有回来以前就做好了全套的准备!只等着你回来糊弄你了!”

彭良玉也觉得那些纸张过于新了,他抬起头来朝着黄思聪看去,黄思聪顿时低下了头,偷瞄了一眼王长贵。

“彭总,事情是这样的,现在的出工记录都是电子存档,这些是为了方便您回来查阅,才打印出来的,有墨香也不奇怪,至于工作证,那个是我们在电脑中备案的记录,也是一样新做的!”王长贵淡淡说着,脸上丝毫没有表情,似乎一切都合情合理。

林笑也是微微一愣,冷笑几声,他知道王长贵这个人极为难缠,目光朝着黄思聪看去,精神集中之下,看到了一个丑陋不堪的肥胖躯体。

“咦,胸口的红斑是什么?海天酒楼八号?这名片是什么意思?”

“好啊,你们太气人了,冤枉了人居然还理直气壮!”秦思雨顿时拍案而起,上前一步就把彭良玉眼前的资料撕得粉碎,“这些都是假的,作为律师我不允许你们胡来!”

这个粗鲁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彭良玉,大声斥道,“你算什么律师?赶紧给我出去!”

秦思雨也怒了,本来她的律师资格证就是走后门弄来的,被人戳到了痛处,顿时一甩手扔出自己的名片,“看好了!云天律师事务所!”

秦良玉听到云天这两个字愣了一下,要知道云天律师事务所可是全国有名的律师事务所,在全国的所有大城市都有,他瞥了一眼上面的字样,心中顿感不好。

“我告诉你,要是我在这里输了,我就让我哥哥来,我哥哥输了,我就让爸爸来,我爸爸输了,我就让我爷爷来!”秦思雨憋得脸颊通红,恶狠狠地说道。

“你爸爸是谁?”彭良玉缓了口气问道。

“秦国栋!”

彭良玉顿时睁大了眼睛,头上冒出冷汗,这个名字他再熟悉不过,华夏第一律师秦国栋!

如果让秦国栋接手这件事,恐怕会弄得全国风雨,到时候恐怕自己的位子都保不住,没有想到林笑居然找来了这么一尊大佛,正在踌躇的时候,忽然听到林笑又开口了。

“彭总,如果工地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我想你一定会整晚的睡不着觉,可是有一个人却在昨天晚上去了海天酒楼,不仅大吃大喝,还找了两个漂亮姑娘作陪。”林笑刚才透过黄思聪的衣衫,赫然发现口袋中还装有海天酒楼八号的名片。

听到海天酒楼四个字王长贵和黄思聪都是一怔,神经质般地互望了一眼,难道林笑昨天晚上跟踪他们?

猎金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猎金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我师父说】祈求佛菩萨,让自己在一切境界中学到该学的功课

    关注祈求佛菩萨:让自己在一切境界中学到该学的功课。让众生悟入佛之知见,是佛菩萨最想给予我们的大利益。自己是怎样祈求佛菩萨的?又是如何依教奉行的呢?佛菩萨的护佑,并不是让我们心想事成、永无逆境,而是当我们至心与三宝相应时,会启发善因感果。要看自己祈求的深切与勤恳程度,也要看自己的业力因缘。另外,佛菩萨的心意深远,有时候给我们的加持并不是自己期望的样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业力因缘,不应迁怒于菩萨。自己的人生要靠自己去经营,佛菩萨对我们最大的护佑就是告诉我们佛法的道理,要真正得到大利益,要靠自己一步一个

  • 世界读书日|名家巨匠谈读书

    梁实秋,1903年1月6日出生于北京,浙江杭县(今杭州)人。中国现当代著名的散文家、学者、文学批评家、翻译家。代表作《莎士比亚全集》(译作)等。1923年8月赴美留学,取得哈佛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26年回国后,先后任教于国立东南大学(东南大学前身)、国立青岛大学(中国海洋大学前身)并任外文系主任。1949年到台湾,任台湾师范学院英语系教授。1987年11月3日病逝于台北,享年84岁。书从前的人喜欢夸耀门第,纵不必家世贵显,至少也要是书香人家才能算是相当的门望。书而曰香,盖亦有说。从前的书,所用

  • 马未都:在上海最高楼里开一家博物馆| 陆家嘴有艺术

    上海中心巨大、忙碌,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金融机构与高端人才,超乎想象的大额数字在每个人口中吞吐。这一切似乎与一家博物馆的缓慢、悠长相去甚远。但是由收藏家马未都先生创办的上海观复博物馆就栖身于上海中心大厦37层,在风云莫测的金融中心开辟了一块文化圣地,见证着历史与未来的相融交织。不仅如此,观复博物馆也成为民营博物馆的典范,是国内为数不多的能够盈利的博物馆之一。“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反反复复地看,才能窥见历史,贯通文化。上海观复博物馆1996年,观复博物馆成立,于2004年开始实行

  • 母亲的眼泪

    母亲的眼泪文/刘元兵今天是母亲节,非常想念我的母亲。想起母亲的慈祥、善良,想起母亲的吃苦耐劳,想起母亲的宽宏大量,想起母亲一生的艰难与困苦。但是记忆犹新的是母亲的眼泪。我的母亲今年75岁了,小时候没有读过书,与父亲一道艰难的养育了四个儿子,受尽了无尽的苦难。累坏了自己的身板。母亲一生坚韧,咬牙渡过了一个个艰苦的日子,可是我很少看见母亲在我们面前流泪。几十年的光阴中,母亲的泪眼屈指可数。给与我们的都是一种积极向上、面向未来的心态,时常露出幸福的微笑。小时候我很调皮,喜欢到处摸爬滚打。不知道什么叫危

  • 难断的家务事

    难断的家务事文/刘元兵王雪英是成都市区人,2010年响应号召,当了一名大学生村官,她供职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赵家沟村。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她,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由于,我们家乡的乡民,都是湖广填四川移民,一直都保留着湖广的口音,经过很多代人的流传与变异,周围的几个乡镇依然还是说着自己的乡音。乡民相互之间的交流很顺畅,但是,对于这个外地人王雪英来说,那就很困难了。雪英在村里是村主任助理,主管脱贫致富和民事调解工作。春日的阳光,洒在这片田野上,大地开始复苏,万物开始发芽。王雪英骑着自行车,走在去赵家沟五组

  • 难忘的那张花手绢

    难忘的那张花手绢文/刘元兵时光飞逝如电,年轮的尖刀已经在我脸上刻下深深的皱纹,岁月的风霜已经染白了两鬓。经历的五十多个春秋,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人和事,总有那么一些事情难以忘怀,总有那么一些人在我心中沉淀,总有一些东西在脑海里时常浮现。青春年少时的那张花手绢,时常在我梦里浮现。春暖花开的时节,我又想起了那张花手绢。记得那是1983年的春天,我收到了一封来自重庆的信。信封是带着彩边的,字体娟秀,信封上写着:四川省金堂县邮电局刘元兵收,寄信人地址是重庆市沙坪坝,寄信人写的是内详。在那洁白的信封上,还有一

  • 你的健康就是我的追求

    你的健康就是我的追求——记县一医院党总支书记、副主任医师李迁文/刘元兵听说过李迁很忙,没有想到那么忙,想采访一下他,预约了几次都没有实现。周末的上午我们相见了。李迁原来是一位非常和善的医生,五十刚出头的他,头上已经有很多的银发了。说话轻声和气,一脸的谦逊。他不停地说:“不要采访我,我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你应该去多采访我们医院一线的医生和护士。把他们好好写一写。”是的,是广大的医务工作者的默默奉献铸就了县一医院的成就,是他们与医院70年风雨兼程,为全县群众的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李迁是土生土长

  • 「艺术先锋」书法家豆文科为《有画说》等题写匾额作品欣赏

    《有画说》头像图片豆文科题写豆文科老师与兰棠汇老总豆文科作品豆文科老师豆文科老师与兰棠汇老总豆文科题写《兰棠汇》1豆文科题写《兰棠汇》2豆文科题写《兰棠汇》3豆文科题写《奖生堂》1豆文科题写《奖生堂》2豆文科,号,雪三人,松韵堂门下。一九六一年生于陕西咸阳,现任长城书画研究院副院长、黄山名人书画院副院长兼北京分院院长。2003年入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书法研究生班学习,随后在北京人文大学书画艺术学院任职书法系主任,从事专业书法教学与管理工作,培养了一批中国书协的年轻会员。2012年起,在北京

  • 殷海光:知识分子的责任

    作者:殷海光(1919年12月5日-1969年9月16日),原名殷福生,湖北省黄冈市团风县人。中国著名逻辑学家、哲学家。1949年到台湾,同年8月,进入台湾大学哲学系任教。曾任《中央日报》《自由中国》主笔。被称为台湾自由主义开山人物。来源:《中国文化的展望》什么才是中国应走的道路?怎样才能使中国有个光明的远景?关于这些问题的解答可以浓缩成八个字:道德,自由,民主,科学。只有实现这四目,中国才有希望。我们要实现这四目,必须积极地努力于新的文化创建。要努力于新的文化创建,必须有健全的知识分子作努力。

  • 龙应台:玩,是天地之间学问的根本

    没有摸过树的皮,闻过花的香,没有走进过大自然,没有穿越过一座古城,没有在清晨逛过市场,那么一个孩子如何能成长呢?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经历和玩耍,说不定比多做几道习题,多背几首诗歌更重要。龙应台说,孩子不会玩,就是缺点。谈教育——玩,是天地之间学问的根本说到“玩”,你知道吗?我觉得不懂得“玩”,确实是一种缺点。怎么说呢?席慕蓉曾经说,如果一个孩子在他的生活里没接触过大自然,譬如摸过树的皮、踩过干而脆的落叶,她就没办法教他美术。因为,他没第一手接触过美。我有一个非常欣赏的作者,叫沈从文,我觉得他的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