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猎灵王】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1:46:16 来源:网络 []
书名:猎灵王
第1章比赛

聂晟是B市区某高校的一名学生外号M。原文haohaoyun.com学习成绩一般但是却很喜欢运动,小雪是和雨君是聂晟在图书馆的朋友,二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猎灵师是聂晟的第二身份,他很喜欢这个身份,因为这个身份可以充分的发挥它的潜能,猎灵师有一个神秘组织叫猎灵师联盟基,在当今城市也不算什么秘密,有很多人都进入了猎灵师联盟基。所以像聂晟这样的猎灵师有很多。

猎灵师每年都会有比赛和测试。今日就是聂晟和她的同伴在比赛的日子,这个比赛已经举行了多日,是为了一个神秘任务而举行的选拔。前几天聂晟因为拉肚子而有失水准。而今天的冠军争夺战。好好孕参加比赛的选手在场下一子排开有司珩,石头、火凤、冰、圣耀、幽。而最后的决战,则由聂晟和司珩拉开了帷幕只听司珩说到

“聂晟,我司珩是个粗人,而今天的冠军争夺战,我是就此认输的。”谁说他是个粗人来着?说话这么有条理。

“呵呵,司珩,我也没想过让你认输。我们两个就各凭本事,看谁能争得了这个冠军吧。”聂晟笑着说到。

场下聂晟和司珩在互相对视着。【猎灵王】小说在线阅读聂晟说完看向场下今天他多么希望小雪和雨君可以来啊!可是却没有看见他们、

“我知道你在之前的比赛中拉肚子……”

聂晟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满头汗水,这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因此我会放弃使用狂化,这样与你公平决斗!”司珩说到。

“没关系的司珩,尽管使用你的能力,我已经没事了。”聂晟说到。

“那我也不会使用我的狂化能力的,你放心好了!”司珩信誓旦旦地说到,他还以为聂晟只是在说说而已的。

“好吧……到时候如果你快输了的话,记得使用狂化吧。”聂晟一阵头疼,有时候跟粗线条的人讲话,就是那么费劲。阅读haohaoyun.com明明都说了让他不用顾忌,他还一个劲地认死理。

“嗯!那我就要开始了。”司珩说到。

“我去,还墨迹个屁呀!”聂晟终于在最后没忍住,率先出手了。

“圣光破!”聂晟挥起拳头,向司珩攻去。

“慢!”就在聂晟举起拳头的一瞬间,聂晟说到。

“嗯?怎么?”聂晟疑惑地收起了攻势,站在原地看着司珩。好好孕

“你不许再用那天那种功夫了,我都听洁丽雅说了,你的那种功夫很邪门,明明你的力气很小,却可以借力打力。洁丽雅还说,这种功夫是专门对付人的,我们都是猎灵师,所以,不许你再用那种神奇的功夫。”司珩居然跟聂晟开起了条件。

“呃……”聂晟无语了,“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地突刺!”就在聂晟答应了之后,司珩突然使用了技能。

“我次奥!”聂晟心中一惊,没想到司珩这家伙居然这么狡猾,自己先出招的时候把自己的攻势搅和掉,自己却不吭不响的一下放出了一个技能。

尽管聂晟被司珩的突然袭击惊吓了一下,但是他还是很迅速的看准了司珩指着的地方,那个地方将会出现地突刺。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而他则在地突刺出现之前移动了自己的方位。

“司珩,你这家伙太狡猾了。”聂晟躲过这一击之后说到。

却见聂晟原本还站着的地方,此时突然涌起了一阵尖尖的突刺,尖刺根根独立,范围越有一米左右。如果聂晟还站在那里,恐怕不死也会被这尖刺给扎残了吧。

“嘿嘿,兵不厌诈!”司珩傻兮兮的一笑。不过,这个笑容却让五天一点儿也不感觉他傻了,而是突然冒出一个词语:大智若愚。

“火海术!”聂晟放弃了使用光系技能,只是给自己加了一个光系的防护技能之后,便开始使用火系进行攻击。

司珩的眼前瞬间燃起一片火海,“地动术!”司珩自认是没有聂晟那么犀利的眼神,也没有聂晟那么快的动作,无奈之下,只好使用地动术来破除聂晟的火海技能。

地动术是使用大地震动的力量,将人震翻甚至掩埋。但是地动术施用的地方不同的话,那么技能威力当然也不一样。司珩使用地动术在自己的脚下,使脚下的地皮掀起一层来,隔绝了火海术对自己的伤害。

一开始的时候,司珩觉得自己的地动术技能时间可以很长,呃……最起码应该长过比他早使用的火海术。但是慢慢地他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了,这火海烧起来仿佛没完了似的。

就在他的地动术快要结束的那一刹那,司珩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趁着地动术还没有结束,赶紧使用地动术把自己挪移到一旁没有火的地方。

当司珩脚踏实地以后,他的地动术刚好失效,而反观聂晟的火海术,那火烧的依然旺盛。司珩暗中虚了一口气,这家伙要是晚点儿才走的话,肯定又要遭火烤了。

“呼……”司珩喘了口气说到:“这只是热身运动,接下来才是正儿八经的战斗!飞沙走石!”

只见在司珩话音刚落的瞬间,擂台的地面开始再次颤抖了起来,成块的石头漂浮在了半空中,随后不到五秒的时间,平静的擂台上开始刮起了一阵狂风,狂风夹杂着碎石,旋转了起来。

聂晟在场面还可以看清楚的时候就摇了摇头说到:“司珩,难道你忘了,飞沙走石对我的影响,微乎其微。”

等聂晟说完话的时候,飞沙走石的技能威力已经开始显露,尖锐的石头棱角,开始对聂晟身外的圣光天幕的防御技能进行攻击,不断的有石头摩擦着圣光天幕。

“我知道飞沙走石这个技能对你没太大的效果。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你以为我会犯之前那个人那种同样的错误吗?”司珩的声音在整个擂台被飞沙走石影响的看不清楚的时候才响起。而这个时候,他发出声音的位置已经距离聂晟很近了。

“什么?”聂晟一阵惊讶,听着这么近的声音,他开始在暗中做起了防御。

“石破天惊!”司珩那底气十足的声音从聂晟的头顶传来,聂晟抬头望去。

只见头顶处一根一米左右粗的石柱子从天而降,直朝聂晟压来。这个时候,聂晟想要再躲的话,肯定已经来不及了,当务之急也只有用双手向天一撑,用来抵挡。

“咿呀!”当石柱落在聂晟的双手上面以后,猛地一顿,停止了下坠的趋势。一切皆因聂晟在下面,用双手用力地托着。

“嗬……”聂晟的力量慢慢地流失着,此时不仅身外有飞沙走石的侵袭,更有着头顶那根巨石柱的镇压,这一下,聂晟当真是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地,因为他如今托着的石柱,想要将它扔掉,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它太重了。

“咔嚓!”聂晟脚下的地面因承受不了这个重力而向下塌陷,而聂晟的双腿也发生了弯曲,颤颤巍巍的,有种因承受不了重力而跪下的感觉。

“啊……”因为两方面的困扰,使得聂晟的心中充满了愤怒,猛然间,一股巨力突然出现,穿通四肢百骸,以自己的关节为支点,撑起了整个石柱。

“呀!”聂晟口中一声怒吼,猛地将石柱往天空一举,而后他快速的就地一个打滚,逃离了石柱镇压的范围。

没错,这股巨力就是聂晟体内那SV+1型药水所带来的副作用,一旦聂晟发怒,则必然会出现力量不受控制,超出本体数倍的情况出现。

其实这种情况与司珩是相似的,只不过在SV+1型药水的作用下,这个情况则变成了它的副作用,而司珩则是专门想要拥有这种力量的。

石柱被五天抛向天空,最终还是落了下来。只是石柱落下之后,变成了司珩。这倒让聂晟大吃一惊,原来刚才那个有数吨重的石柱,居然是司珩变化来的。

第2章地灵术

“你还是第一个可以将我举起来的人。”司珩落在地上之后,幽幽地说到,“以前见我使用过这招的人或者是灵,都被我压成了肉饼。”

“你这招是怎么来的?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招式。”聂晟好奇地问道。此时飞沙走石的威力,也因为时间的关系,而消失了。擂台上的情况,再次公布于众。

只是此时擂台上早已经满目疮痍,不堪入目了。特别是司珩,他的脚下有一个大大的圆坑,这就是他化作的石柱落下来之后砸出来的。

“这是我自创的,某一天我在飞沙走石中发现,通过我对于土元素的感知,可以轻易的使他们附着在我的身上,为我所用,化作一根数吨重的石柱,压向敌人。一般的人或者是灵,都经不起我的一次镇压。”司珩说到。

“你的力量,又是怎么来的呢?原本的你没有这么强劲的力量。”司珩解释完以后,问聂晟到。

聂晟耸了耸肩说到:“你知道的,我们联盟里有那么一个科研人员,随随便便的就拿我做了小白鼠了,所以我才会这样。”

“哦……”司珩点了点头,声音拉的老长,“呵呵,看来,如果我不进入狂化状态的话,恐怕还真跟你不是一个等级的。”

“是啊,我都说了,你不用那样的,狂化作为你特殊的能力,这也算是一种力量,如何运用,以及怎样妥善使用,也是实力的证明啊。”聂晟说到。

“嗯,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无法将你当做一个病人来对待了。我要使出我的绝招了。”司珩队伍天说到。

控制自己的情绪,司珩早在以前为了使自己在狂化的时候不失去灵智而特意学了,后来发现,当自己狂化了以后,控制情绪的能力根本就不能使用,因为那个时候自己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心思去控制自己的灵智,让自己苏醒。

知道昨天,在铁锤将它狂化后失去灵智的毛病只好以后,在才想起来,自己还有这种能力。

于是,在司珩自己的控制下,他开始变得狂暴了,狂化的力量,在一瞬间附着在了他的身体上,而他的身体也开始变得鼓胀。也许是知道自己今天会狂化,司珩穿的衣服也是很宽松的,等他狂化过以后,宽松的衣服则变成了紧身衣。

“哈哈,来吧,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刚开始呢。”聂晟笑着说到。

“嗬!”司珩口中大喊一声,向聂晟飞射而去,拳头在握,一拳打向聂晟的头部。

聂晟双腿微弓,双臂向上交叉在身前,已经准备好了接过司珩这一招。

“碰!”一声闷响,在反作用力的作用下,聂晟与司珩两人各退后了两米的距离。

“也不过如此嘛!”聂晟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胳膊,看着司珩说道。

第一次与司珩战斗,那一次没有从正面对抗,只是与他推太极,所以在心里聂晟对司珩的力量根本没有任何的定义。而这一次,在聂晟刻意的尝试下,用自己的力量与司珩来了个硬碰硬,两人势均力敌,这样心中才大定。

不过司珩也够厉害的了,聂晟心中也挺佩服司珩,因为他的身体经过了营养液的浸泡,还有SV+型药水的强化。经过这些之后力量才能够达到如此的水准,而司珩只是单纯的肉体力量,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练就的。

“哼哼,力量也不是说出来的。”司珩说道,随后再次向聂晟攻去。两人你来我往,都已经放弃了使用法术技能,转而使用肉体力量进行对抗。

两个冠军选手的这种打法,早就看呆了台下的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两个猎灵师,放弃了自己的技能,完全使用肉体力量进行对抗,而且还打的这么起劲。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在台下听得也很起劲。来自于肉体的碰撞,拳脚与周身关节都可以作为武器,闷哼声处处不断。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激起了台下所有猎灵师的热血欲望。

无论是男女,每个人心中都隐藏着暴力欲望,而他们平日里习惯了使用法术技能,这猛地一看到有人用力量对抗的,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暴力欲望。

聂晟与司珩两人在台上打的起劲,而他们则在台下叫喊的起劲。转眼间,一场好好的狩灵大会,变成了临时的角斗场。而角斗场的主角,就是聂晟和司珩。

“呼……”聂晟与司珩两人在场中间,双脚相撞的一瞬间,靠着反弹力将两人再次弹开。弹开之后聂晟则在原地站着,喘起了粗气。

司珩也是,由于长时间的力量对抗,司珩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而且微弓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小幅度的晃动。

“如果我们一直这样的话,恐怕直到我们两个都累趴下了,也分不出胜负来。”聂晟与司珩两人似乎同时都下决定要稍事休息一下。

“哈哈,但是不这样,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分出胜负吗?”司珩笑了笑说道。

“我承认,我从来没有与人这么费劲儿地打过架。感觉虽然很累,但是心里却觉得很爽。不过,我是不会让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再继续下去了。”聂晟摇了摇头说道。

“嗯?”司珩表示不理解。

“我给你看看,我前些日子潜心研究的冰系技能。”聂晟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说道:“这可是第一次使用哦,请多多包涵!”

“呃?什么?”司珩一阵惊讶,“冰系技能?”

“伟大的冰之精灵……”聂晟在自己身外布置了土系的土墙,光系的圣光天幕,水系的水幕天华,连着使用出这三系防御技能之后,便开始专注地念起了咒语。

司珩面对这个现状都已经麻木了,对面的M不仅仅拥有火系,光系和金系,还有水系、土系,甚至就连水的变异元素冰系都可以有。

这让司珩想不清楚了,M到底可以有多少系元素?这么多系的元素同修,那他的能力将会是多么的强悍,这绝对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的问题啊。

但是现在问题却不在这儿,因为看着聂晟这么有信心的样子,如果这个技能不阻止他施展的话,恐怕最终自己真的会输掉了。司珩赶紧上前去想要打断聂晟使用技能。

而聂晟早在司珩的路上埋下了伏笔,那三层防御技能,全部是为司珩准备的。尽管司珩知道攻击打破这些防御技能之后,很有可能聂晟都已经念完咒语了,但是没办法,如果不去攻击,那么光等着挨打也是没用的。

“……冰风暴!”聂晟技能的咒语终于被他念完了。

猛然间,整个擂台上狂风大作,并且下起了大雪,空气的温度急速降低,瞬间达到零度以下。

“我……”司珩连我勒个去都没说完,就被聂晟的冰风暴给冻上了。

不同于他们一开始的对抗,把地面弄得全是窟窿,也不同于中间的力量较量,全部都是肉体碰撞,这一次,聂晟的冰风暴如同一个高雅的艺术家,把整个擂台都当做了艺术品。

司珩的身体外表结了一层冰,晶莹闪烁,玲珑剔透,如同一件栩栩如生的艺术雕刻。但是这一切看在别人的眼里,却是无比恐怖的,把一个人活活地冻住,这会是怎样的困难。

“喂,这个技能,你能施展吗?”台下,看着台上如同梦幻般的漂亮的一幕,火凤问身边的冰说到。火凤和冰都是参加比赛被淘汰的人他们认识聂晟。

“不行,我根本就没有这么强悍的力量去支撑我完成这个技能,哪怕使用我的项链中所储存的能量,都不足以达到这种水准。”冰摇了摇头说到。

“真怀疑M这家伙根本就是个怪胎,连这样变态的技能都能释放出来,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火凤口中嘀嘀咕咕地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技能该怎么施展,不过看起来这个技能的效果还有待提高啊。”冰仔细地看着擂台上的场景,说道。

聂晟看着眼前的情况,摇了摇头,有些失望的样子,似乎这个在别人看起来都羡慕不已的技能,被他给释放的有些失误一样。

“唉,果然只是第一次使用,还不够完美。居然只能冻住一点儿,这稍微挣脱一下就出来了嘛!”聂晟摇了摇头说到。

聂晟所说的就好像是一个准确的预言一样,司珩身上的冰开始发出了异响。

“咔嚓……”从第一声咔嚓声出现以后,便开始不断的发出爆裂声音,还有冰块掉落地上发出的声音。没错,司珩的肉体力量很强悍,刚一被冻住以后,他便在里面开始用力想要挣开,结果也证明了,聂晟的冰风暴冰冻的并不怎么给力。

司珩身上的冰块层层剥落,只有头上的冰层,还附着在头发上。

“呼……”司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而呼出来的气却在遇到空气以后,变成了冰渣。聂晟看的也愣了一下,有这么冷?

“喂,你倒是给个反应啊?!”聂晟看着舒完一口气之后,司珩站在原地不动了,眼睛直视木讷的看着前方,甚至连聂晟这边都不看一眼。这反倒让聂晟着急了。

第3章认输

“得得得得……”然而不一会儿的功夫,司珩开始浑身颤抖,口中不停地发出上牙与下牙摩擦的声音,双手开始不停地揉搓着身体上的每一个部位。

“冷……冷死了……”司珩一边身体打着颤,一边口中哆哆嗦嗦地说道。

“呃……”聂晟一阵无语,“有这么冷吗?”

“冷……冷,冷……冷死了……好冷。”司珩没有回答聂晟的话,只是一直不断地重复着冷死了的话。双腿似乎被冻僵了,根本就无法弯曲,司珩不断地走路,都是双腿直直地向前走。

“我……我……认……认输……我好冷……冷……”司珩说着,慢慢地,哆哆嗦嗦地走向了擂台的边缘。

“西方猎灵师司珩认输,比赛结束,本届狩灵大会单人赛,冠军获得者,来自东方猎灵师联盟的猎灵师,M!”

最终,裁判宣判了比赛结束,并且宣布聂晟获胜,获得了冠军。

“司珩!”当裁判宣布聂晟获胜以后,洁丽雅几人便跑上了擂台,去看司珩到底怎么样了。

“冷……好冷……”司珩的口中依然重复着这句话,聂晟一时间也纳闷了,自己的冰风暴,真的有这么冷?

其实作为施术者,是不会感觉到自己技能的威力有多大的,但是出去冰冻的厚度聂晟有些不满以外,对于温度,聂晟似乎很满意了。

获得了个人赛的胜利,聂晟被通知随时可以去找贝卡斯西方猎灵师联盟的负责人,然后再在西方猎灵师联盟的仓库中,拿一件自己心仪的猎灵师装备。

猎灵师装备的重要性聂晟算是见识到了,那一下将技能连带着本人都弹飞了的背心,正是聂晟偶然间得到的猎灵师装备圣灵衣。

还记得当初小灵让聂晟把那件圣灵衣认主的时候,聂晟还有些看不起它的样子,换做这时候想想,如果不是那件圣灵衣,恐怕聂晟早,就被轰下场了,甚至早已身负重伤,再想想现在的自己已经是冠军了,聂晟心中顿时有种世事多变的感觉。

“咚咚咚!”聂晟敲响了贝卡斯房间的门。

“请进!”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聂晟推开门进去,发现里面坐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西方猎灵师联盟的负责人,与使者相同级别的负责人,贝卡斯。

“哦,欢迎本届狩灵大会的冠军获得者M,M,你是来领取特殊奖励的吗?”贝卡斯看到聂晟之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热情地说道。

“是的,尊敬的贝卡斯先生。”聂晟说到。普通的奖励都在擂台上发过了,聂晟获得的是二十万元奖金以及一枚冠军荣誉勋章。别小看了这勋章,这种勋章五年才出一次,是可以用来提升猎灵师勋章等级的物品。

“那好,你跟我来吧,我们西方猎灵师联盟是不会食言的。”贝卡斯说到。说完之后便带着聂晟去了西方猎灵师联盟的仓库。

“进来吧,这里就是我们西方猎灵师联盟的仓库了,所有我们现有的猎灵师装备,除了已经被人带走的以外,其余的都在这里了。”来到一个守卫森严的大门之前,贝卡斯对聂晟说到。

聂晟好奇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仓库大门,这是一个现代化高科技产业下的成果,这里有着完善的监控设施,以及人员守备。大门是一种密码门,需要输入三十二位十进制代码进行解码,解码成功后还需要用三把钥匙来开。

这三把钥匙平时是由西方猎灵师联盟里的三个人带着的,正是因为聂晟需要奖励的原因,贝卡斯才从其他两个人手中将这两把钥匙要过来。

打开了这道门之后,聂晟随着贝卡斯走了进去。走进门内才发现,这墙面居然有两米厚,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墙,至少聂晟可以确定的是,这墙并不是我们常见的水泥结构。

“这里有装备、有技能、有材料、有工具,甚至就连灵兽都有,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挑选任意一件东西过来,过了这二十分钟,如果你还没有找到满意的东西,那我也没办法,只有请回了。”在聂晟临近仓库之前,贝卡斯安排到。

“我明白了。”聂晟微微欠身,对贝卡斯说到。

“请!”贝卡斯示意聂晟进去,“能够得到什么,就看你的造化了。”

聂晟走到了仓库里,“轰”的一声,身后的大门关上了,而仓库里头顶上的灯却在大门关上的一瞬间全部亮了起来,整个仓库顿时一览无余。

这里,从聂晟的面前到远处,都是一排排的货架,架子上摆放着各类东西,聂晟的正前方是一个走道,而货架就在走道的两边。聂晟走向左边的货架,这里摆放的全部都是材料。再抬头看看走道的右边,那里也同样全是材料。

聂晟摇了摇头,看着这些材料一排排地摆放着,再看看那些材料表面隐隐闪现的光华,聂晟可以确定,这里的材料绝对都是非常罕见的东西,至少不是那些随处可见的材料可比的。

但是这么多珍贵的材料在这儿放着,聂晟却是一个不识材的家伙,因此只能说可惜了这么多材料了。如果铁锤在这里,看到这么多珍品材料,恐怕会激动的走不动路吧?不过不管怎么着,聂晟还是转身离开材料架,继续往后面走去。

“这个是什么?”聂晟突然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物品,这个东西说它是材料吧,但是怎么看怎么像一件装备。说它是装备吧,但是它还是在材料货架上放着。聂晟拿起那个东西看了看,最终又放了下去。

不管好的与不好的,聂晟这次来的目的,是想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尽管那个东西很奇特,也很特别,但是凭聂晟的感觉,它不是自己这次所来的目的。

“嚯,这不是金角的角嘛!乖乖咧,这家伙得杀了多少金角才能有这么一堆啊。”聂晟突然看到眼前的货架上,那一根根金色的小角,这么粗略的计算了一下,至少要捕杀百十只金角也不止啊。

不过聂晟看着这些金角,显然并不是聂晟此行最终的目的,因为司珩之前已经答应了铁锤,要帮他找到一些金角,因此,这些金角尽管珍贵,却也不至于浪费了这次机会。

继续往前走,再次走过两个摆放着材料的货架,这次的货架上,全是一本本的技能书。

“嚯!好家伙,从这儿开始,都是秘技了啊。”聂晟从书架上随手拿了一本书,书皮上写着书名:《冰火五重天》。

但是无论聂晟如何翻书,都翻不开书的第一页,尝试了几次聂晟便释然了,既然贝卡斯这么放心地放自己进来,而且还说了里面有技能,肯定就防备着随时想要偷学的人了。打不开书页,这就证明了他们的防盗技术还是比较先进的。

恐怕想要阅读它,就要拿出去以后让西方猎灵师联盟里的人来解除上面的禁制了。

将书扔到书架上,聂晟越过这几个书架,来到了后面的地方,这里,摆放了数量众多的装备。从第一个摆放装备的货架上往后看,这里有将近三十个装备架,摆放的全是各系猎灵师的装备,有头盔,有战甲,有鞋子。

聂晟一个个看着那些装备,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把小灵带过来,这么多装备,就算让他挑,他也不知道哪个好啊。

而且,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挑选一件装备出去。这里这么多好的东西,如果挑了一个装备,到头来却是一个鸡肋,那就有点儿遗憾了。但是如果不拿装备,又能那什么呢?

聂晟一时之间陷入了沉思中,在装备架的后面,有一排货架,这排货架就是最后的一排,这里摆放着几个蛋,想来就是灵兽的蛋了。

但是聂晟已经有了小灵了,这些也被他抛之脑后,而他则在原地站着,苦恼地挠着头,不知道到底该选哪个好了。到底是装备?还是技能?还是要材料?

聂晟一时半会儿的难以抉择。材料,自己不知道哪个好,而且也不知道能给多少的量;技能书,这东西绝对是可以通过自己感悟来获得的,就好像自己自创的冰风暴一样,只要自己把冰风暴的技能能量释放方式记录下来,别人一样可以学会。

而后就剩下装备了。但是这么多装备,到底该选哪个?

“要不,就随便拿一个?至少也不会空手而归啊。”聂晟在装备货架间往返留恋,拿起一个,再放下,又拿起另外一个,再次放下。实在是不知道如何选择了。

做不出选择的聂晟,一时之间居然急出了一头大汗,没成想,这本来是领奖励来的,结果居然让他作难了。

就在聂晟四下为难的时候,突然间,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心跳的声音。

“噗通……”

“嗯?”聂晟心中一阵疑惑,“这是什么声音?”

“噗通……”

回应聂晟的,依然是一声心跳声。

“不对,是心跳的声音,这里难道还有人?在哪?”聂晟只觉得好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这心跳声音本来是自己发出来的一样。但是仔细感觉一下,与自己的心跳又是有着差距的,而且频率也不同。

猎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猎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完整版【故园难再留眷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故园难再留眷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故园难再留眷恋目录预览:第9章癌症第10章囚禁第9章癌症他淡漠将血抿掉,去卫生间洗了手,接着,打通私人医生的电话,“你说实话,我还能活多久?”“三……三个月。”那边的声音带着颤意。谁都不知道。商场上那个叱诧风云的慕寒卿,身患绝症,只剩下三个月的生命。一旦他去世,华国的经济市场将产生难以估量的震荡。这些,跟慕寒卿无关。他得知自己患癌的那天,就决定找出那个爱不得恨不得的女人。她是他心头难言的痛,跟附骨之蛆一般,将他整个人牢牢绑住。他这辈子,

  • 完整版【女神的贴身护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女神的贴身护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女神的贴身护卫目录预览:第9章活宝陈扬第10章气场强大的女人第9章活宝陈扬齐娇娇是个八面玲珑的女人,她很有手腕。知道依靠宋庆安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她自己早已经用宋庆安的钱悄悄开了一家西餐厅。另外,她还要多帮宋庆安赚钱,以此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也是她将目光盯到雅黛公司的重要原因。并且齐娇娇又勾搭上了独眼。独眼虽然是宋庆安的手下,但宋庆安也要依靠独眼,给独眼面子。因为独眼身手厉害,还有一帮师兄弟,个个都是厉害之辈。此时,齐娇娇抓住独眼作怪的

  • 完整版【刺痛的婚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刺痛的婚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刺痛的婚姻目录预览:九、戳破妻子的谎言十、吃饭与发现出轨九、戳破妻子的谎言九、戳破妻子的谎言当事情来临了,不能回避,也没有必要退让,更没有必要去企盼。如果回避,事情依然摆放在这儿;如果退让,是得不到理想的结果;企盼更加会失去尊严。只用去解决!挂断电话的张杰长长吸了口气,在自己的脸脸拍了拍,努力让自己的脸上带上笑容。进入公司的大门时,正好看到走在前面的凤清吟。张杰快走了二步,含笑地招呼道,“小凤,早上吃过了没有?”听到张杰的声音,凤清华吟停下脚

  • 完整版【总裁要生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总裁要生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总裁要生娃目录预览:第9章担忧第10章迷人曲线第9章担忧小星伸手轻轻推开了那小屋的门。赶快跑了进去。心里暗想:幸亏没有上锁!要不然今天自己非得被雨淋死不可了。转身关上木门后,小星在已经灰暗的光线下四下扫了一眼这小木屋。发现这是一间很小的木头造的房子。屋子里的关设也很简单,只有一张小床,一张简单的桌子和一把椅子。看到小床上竟然有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毯子的时候,小星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刚才的雨水又湿又凉,现在的她就是个落汤鸡。而且还是个浑身是泥的落汤

  • 完整版【神棍小村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神棍小村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神棍小村医目录预览:第009章拓展销路第010章疯狂购物第009章拓展销路次日,方小宇天未亮就出发了。在村口,他遇见了苗秀花,像昨天一样载着她来到了镇上。方小宇把三十三斤松乳菇交给苗秀花代卖。特意留了两斤准备带到县城去,看有没有饭店要。凌红美的助理小田八点多钟才赶到镇上,方小宇将一百斤松乳菇转交给她后,便匆匆往回赶。他得带母亲去县城看病,九点半镇上有一趟开往县城的车子。他必须赶在这之前到镇上。他飞快地踩着单车往返,累得汗流浃背,等他载着父母到

  • 完整版【超级兵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超级兵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超级兵王目录预览:第9章第10章第9章第009章集合的信号陆俊天闯入了浓雾中,以敏锐的控知力,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生命,遮无天日的密林,成为了他的王国,这里是他的地盘。以神魂的体魄附身到一个都市人的身上,有些力量无法挥发出来,因为这具身体实在虚弱了,但有些幸运的是陆俊天参加了飞龙特训营,而且经过了大半年的苦苦磨练,体质有些提升,此刻借着收割的猎杀,陆俊天在一步步的提升自己。飞龙特训营的密林训练,变成了对方的猎杀训练,却不知道,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而

  • 完整版【美女的近身护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美女的近身护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美女的近身护卫目录预览:009:加班放松010:话当年009:加班放松林雨馨的心情极度不好,加班加到了很晚,要回家。一想到柳逸尘那张脸就觉得恐怖,从办公室出来才发现,她除了家,竟然没地方去。这些年一直都是这种两点一线的生活,家,公司。坐在车子里,目光茫然。也许真的应该让自己发泄一下了,要是这么下去的话,她还真担心该死的柳逸尘把自己给逼疯。绯色酒吧。这个城市里算不得最奢靡,却是年轻人最多的酒吧。这个酒吧之所以这么多年轻人来,完全是因为酒吧

  • 完整版【万千风月宠一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万千风月宠一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万千风月宠一身目录预览:第9章:萧铭杨的儿子第10章:天之骄子第9章:萧铭杨的儿子林雨晴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唤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踏上了马路,也忽视了旁边那些来来回回的车辆。“叭――”一辆车子迅速冲来,听到喇叭声,林雨晴才扭过头看去,一看那辆车子没有一点停的意思,她吓得怔在了原地,瞪大眼睛看着那辆子朝自己撞来。以为自己这一次要被撞飞出去了,可是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如期而来,电光火石之间,一个白色的人影搂住她的腰,搂着她往旁边扑去。林雨晴

  • 完整版【略过岁月去爱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略过岁月去爱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目录预览:第9章惊呆闺蜜第10章帅哥相助第9章惊呆闺蜜林语嫣周一去工作室上班时,得到的消息便是工作室被gt投资集体给收购了。今天就要搬到总部去报道。她们工作室一共四个人,除了老板,她们连人带着合同被转卖了。除了林语嫣一脸懵逼,另外三个女设计师兴奋地不得了,简直要上天!“天哪!我从小到大,只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进了咱们工作室,如今被gt收购,我感觉要嫁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了!”设计师杜小美一边收拾一边幻想。林语嫣一言不发,默默收

  • 完整版【那一年,我十八岁】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那一年,我十八岁】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那一年,我十八岁目录预览:第九章帮助第十章兄弟第九章帮助赵强走后,郝思思对我说:“林然,以后在有人来欺负你就告诉我。”我嘴上答应了,但是我心里明白,我不能永远依靠郝思思的保护,那样我和一条苟延残喘的狗有什么区别?我看着郝思思窈窕的身影,不由得握紧了双拳,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强大起来,不能一直让郝思思替我出头,不能做一个缩头乌龟,更不能被别人当成一个软弱可欺的窝囊废!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一转眼又放学了。同学们很快就走光了,郝思思整理好书包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