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爱你,蓄谋已久】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2:25:1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爱你,蓄谋已久

第001章 赶紧滚

夜已深,窗外是瓢泼的大雨,风将树叶吹得沙沙作响,黑夜里一道锃亮的闪电划破夜空,印在楚川的脸上,把她的脸衬得格外惨白。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儿子已经连续发了好几天的高烧,楚川放下工作不眠不休的在医院守了他好几天。

趁着儿子今天已经好转,她才有时间驱车赶回家换套衣裳,连日的殚精竭虑,她浑身都被汗水打得透湿。

顾家的大宅在雨夜的掩饰下,显得分外阴森,楚川熄了火,将车停在车库里后径直往门口奔了过去。

今天的顾家显得有些奇怪,家里的佣人平时不管多晚总会留有人值班,今天却一个人影也看不着,空荡荡的别墅静谧得格外反常。

她按下密码后打开了大门,鞋子已经湿了,她脱掉鞋子赤脚往里走去。空荡的大厅却忽然传来一声极为隐忍的呻吟声。

“碍…阿泽你好厉害啊!”

楚川走到了卧室门外,衣角的雨水打落在地板上,丝丝寒意顺着脚底只逼心口,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发出声音的二人分明是自己的丈夫和从小与她情同姐妹的好朋友。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纵使她反应再迟钝,也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些什么肮脏龌龊的事情。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居然堂而皇之的在她的卧室,她的婚床上做这种苟且的事情。

她将手握成拳,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她恨不得立刻冲进房间,质问她同床共枕了三年的丈夫,他们怎么会如此的厚颜无耻。

她想打开房门,脚却像灌了铅似的有千斤重,怎么都迈不动步子。

“阿泽,你说楚川要是知道了她细心呵护的儿子,其实是你我爱情的结晶,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管她什么反应,反正我爱的人是你,要不是老爷子拿遗嘱要挟我,非要我娶她,你以为我会和她将就着过这么多年?”

顾温泽的冷哼声像一只沾满毒药嗡嗡作响的蜜蜂,横冲直撞的朝她的耳膜刺了过来,一阵剧痛,她用力的晃了一下脑袋,竟险些昏倒在地。

“不过说来你们家老爷子也真是的,干嘛逼着你娶她,害得我和儿子都不能名正言顺的陪在你的身边。”

“别提了,提到她我就心烦!”

楚川眉心一蹙,墨色的眸子蓦然的紧缩,姚伊伊的儿子?她怀胎八月,历经千辛万苦更险些丢了性命的儿子,怎么成了她姚伊伊的孩子。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那她的孩子呢?她的孩子去了哪儿!

“阿泽,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和我在这里……你就不怕被她发现吗?”

顾温泽加大了自己的动作,惹得姚伊伊不断的求饶:“好了,阿泽,再弄下去我要受不了了!”

“你不是喜欢我这么用力的吗?她要是发现了正好,免得我再为了老爷子和她装下去,我们一家三口也好趁早过快活的日子。”

一声声十足不屑的冷哼声,穿过房门,狠狠的打在她的心口,她捂住因为剧痛而不断抽搐的心脏,所有的理智都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疯了,她彻底疯了!

“砰!”

楚川一脚将门踹开,正在大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二人,看到有人来了立刻仓皇的站起身来提着各自的裤子。

直到看清楚站在门口的是楚川时,姚伊伊才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小川,你听我解释……”

楚川紧紧咬着下唇,眼中的怒火呼之欲出。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听说小敬生病了,所以来家里看他,没想到他还没出院,我刚刚急着去医院看他,可是太着急了,不小心就摔倒在了沙发上,阿泽不过是扶了我一把而已……”

不等姚伊伊把话说完,楚川走上前扬手便用力的给了她一个耳光。这一个耳光她用尽了十足的力气,不仅将姚伊伊打得眼冒金星,连她自己的手臂都被震得有些发麻。【爱你,蓄谋已久】小说在线阅读

姚伊伊被她甩在地上,胸口露出大片春光,眼里波光粼粼,眼看着就要掉下泪来。

“够了,姚伊伊。”楚川狠狠的咬住自己的牙根,强忍着不让自己做出更出格的事来。

“你摔得可真是恰到好处,摔到两人都扒光了衣服赤裸相对吗?”

她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楚楚可怜的姚伊伊,脑海里却不断的浮现着刚刚进门时看到的画面,心中不由得开始翻滚。恶心,她从来没有觉得一个人可以这么的让她恶心!

手腕处忽然一紧,她木然抬起头来,正对上顾温泽愤怒的眼神:“够了的是你,在我发火之前,赶紧滚!”

滚?这就是她的丈夫,掏心掏肺的爱了三年的丈夫,在她撞见他和别的女人偷情的时候,就只冷漠的对他说了一个滚字。

楚川蓦地往后退了一步,她淡然的扯了扯自己的嘴唇,却发现脸已经僵硬得做不出任何表情。

眼泪无声的打落下来,她艰难的张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开口问道:“为什么?温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顾温泽盛怒的面孔下是掩饰不住的厌恶,他垂下眸子扫了她一眼:“为什么?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你自己难道不比我清楚?”

他收起愤怒的神情,将倒在地上的姚伊伊扶了起来,转而眯着眼睛,愤愤的对她吼道:“我警告你,伊伊是我的女人,不要再对她动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窗户没有关紧,有丝丝冷风吹了进来,打在她的脸上,犹如一个个火辣辣的耳光。推荐haohaoyun.com

楚川双眼呆滞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居高临下的男人,心中像是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呼呼的朝里灌着冷风。

这一刻,她所构建的完美世界,彻底崩塌。

千言万语如鲠在喉,楚川黯然的低下头来,冷冷的问道:“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里?”

听到她的询问,顾温泽和姚伊伊的脸色皆苍白了两分,他抢先开口:“你的孩子不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吗!”

她咬牙切齿的吼道:“我是问你我的孩子,那个被你们换了带走的孩子!”

顾温泽眸光一沉:“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混蛋!”楚川咆哮着扑向顾温泽:“顾温泽,你禽兽不如!”

还未接触到顾温泽,他已经反手一把将她推了出去,楚川身子向后一倒,重重的摔倒在茶几上。

头砸在茶几的一角,发出沉闷的响声,有湿热的液体顺着额角留了下来,她已经顾不上额头的伤口。从来没有一刻,让她这么的绝望。顾温泽伸出手将她推开的瞬间,她的心随着这脆弱的玻璃,一起摔成了碎片。【爱你,蓄谋已久】小说在线阅读

第002章 你是谁?

楚川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窗外的雨已经停了,阳光透过窗帘淡淡的洒落进来,她无力的伸出双手遮住被阳光照射得有些刺痛的眼睛。

隐隐作痛的不止是额头的伤口,还有破裂成碎片的心。

自从和顾温泽结婚以来,她便恪守本分,兢兢业业的做好每一件事。可是除了在婚礼前夕的那一晚放纵,他就再没有碰过她。

怀胎八月的时候,他更是残忍的将她推下台阶,导致她命悬一线。她一直以为他有难言的苦衷,现在看来,一切竟然都是他的预谋。

房间门忽然被推开,楚川无声的将自己的眼泪抹去,瞥过头看着窗外。

“你醒了。”

她充耳未闻,任凭窗外强烈的阳光一束束冲进自己的眼球,她知道在顾温泽面前,眼泪是最为廉价的东西,可是她就是忍不祝

“既然醒了,我说的话就好好听着。”

顾温泽的声音里没有一丝的怜惜,寒凉的眸子里尽是不屑。

如今两人已经撕破脸皮,他对她连伪装都不愿了。

楚川擦了擦眼泪,侧过身子回头看着这个与自己已夫妻之名,同床共枕了三年的男人。

“爷爷奶奶就要回来了,有些话,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不计后果会有什么样的惩罚。”

他话里的恶意楚川不会听不明白。

“惩罚?”她脸上扯出一抹苦涩的笑:“难道你对我的惩罚还不够多吗?我还有什么能让你威胁的。”

他意味难明的笑了笑:“你忘记你还有个孩子在我手上吗?”

即便已经心如死灰,听到顾温泽的威胁,她的心在这一刻还是被狠狠的刺痛着,喉间涌上一顾腥甜,堵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

“难道,那不是你的孩子吗?”

看着楚川痛苦到极致的面容,顾温泽不为所动,反而冷漠的笑了笑:“你还真以为,我会信那是我的孩子。”

“你什么意思?”

她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没料到起身太急扯到额头的伤口,一阵眩晕朝她袭来,稳住身形后,她才瞪着浑圆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一丝冷汗 顺着发丝缓慢的滴落下来,打在枕头上,瞬间就没了痕迹。

就在此刻,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位妆容精致穿着华丽的妇人迎面走了进来。

“哟,终于醒了啊?还以为你要等到老爷子老太太回来才醒呢! v”

她将眼里的泪意敛去,转头向门边看去,与此同时,顾温泽也收起了眼底的冷漠,换上如同往日一般温和的模样。

“妈。”楚川强撑着坐了起来,林岚没有阻止,径直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听阿泽说你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是怎么回事?”

楚川心中一紧,她抬起头看向顾温泽,却正对上他充满威胁的眼神,她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回家的时候淋了雨,脚一滑就摔倒了。”

林岚不满的打量了她几眼,抱怨道:“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顾家是大户人家,好歹这还是在家里摔的,要是当着外人的面,岂不是丢了顾家的面子。”

“知道了妈,下次我会注意的。”

这个婆婆向来就不喜欢她,这是从她嫁进顾家的第一天就知道的事实,或许更早,十几年前,她在孤儿院被老爷子带回来的那一刻起,林岚就已经对她有了怨气。

顾温泽的父亲在她入住顾家不到一个月的里,就发生了严重的车祸,丢下他们母子撒手人寰,而顾温泽的妹妹在这场车祸中更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所以林岚将一切的责任,都推在她这个身世凄惨的孤儿身上,如果不是她带来了不幸,顾家又怎么遭到如此变故。

谁能想到老爷子偏偏将这个扫把星许给了她唯一的儿子,顾老爷子的权威又有谁能挑战,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这些年楚川倒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林岚对楚川的厌恶之情,却有增无减。

想到往事,林岚又觉得厌烦,她皱了皱眉头:“既然没事,就出院回家吧,小敬也和你一起。”

听到林岚口中说出小敬的名字,楚川才想起被自己遗忘的“儿子”。

如果不是这次的意外,小敬依旧会是她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碎了的心肝宝贝。可是现在,她再也无法像往常一般对待他。

他是姚伊伊和顾温泽苟且生的孩子,而她的孩子还不知道正在那个地方,也许正遭受着非人的痛苦,想到这里,她的五脏六腑都痛得绞成了一团。

林岚无视她痛苦的神色,只当她装腔作势,扭头走了出去。

将两人的出院手术办好后,一行人坐着车浩浩荡荡的回到了顾宅,几天前顾老爷子和顾太太临时有事去了国外,算算日子,也该回来了。

一路上顾敬一直往楚川身上攀,她将头靠在窗边不去看他,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睁开眼将他抱在怀里,可只要想到那天夜晚顾温泽和姚伊伊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她又将心中的想法强压了下去。

车子缓缓开进鎏金装饰的顾家花园大门,绕过正中央的喷泉,在门口停了下来。

“小宇叔叔,你快来抓我呀!”

楚川刚从车上下来,便听到一阵银铃似的欢笑声从不远处传来,她驻足站在喷泉旁边,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迈着步子飞快的奔了过来。

他看上去和顾敬差不多大的样子,却比顾敬一柔柔弱弱的样子要显得健康许多,一张白嫩的小脸在盛夏夕阳的映衬下,呈现出诱人的粉色来。

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楚川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觉得分外的熟悉,可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小男孩见到众人站在一边打量他,忙停下步子收起了笑容,安安静静的望着她。

忽然想到什么,楚川心弦一震,她走上前弯下腰蹲在了他的面前,一把将他的胳膊紧紧握住,连声音都带了颤抖。

“你是谁?”

第003章 糖扫是什么?

小男孩将头一偏,两个葡萄一般黝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他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反问道:“你又是谁?”

他的眼神清澈透亮,犹如一汪明净的泉水,楚川看着他眼睛里倒影的两个小小的自己,方才觉得有些失态了。

“我是楚川,你呢?”

不知道为何,她会这样向他介绍自己,或许是他的眼神太过清澈,不含杂质,所以她才会卸下心防,展现出自己最真实的那一面。

因为在他的面前,她就只是楚川,不是顾家的养女,更不是顾温泽的太太。

小男孩含唇一笑:“我是顾长宁,很高兴认识你。”

盛夏的夕阳还有些余温,顾长宁鼻尖泛着细小的汗珠,楚川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温柔的将他的汗水拭去,转而答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他一笑便露出一排小小而又整齐的牙齿,阳光下连着他的笑容,都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谁说我是一个人,我爸爸在那里。”

顺着他指的方向,楚川看了过去。

逆着阳光,她果然看到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个男子。

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微微斜靠在梧桐树下,阳光透过叶子斑驳的洒在他的脸上。上身穿着最简单不过的立领白色衬衫,下身穿着一条卡其色的裤子,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悠闲又慵懒的模样,如泼墨一般的眸子淡淡的看着正与顾长宁交谈的她,嘴角微微扬起,勾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从容,高傲,又带着一丝的阴郁。

那是老爷子最小的儿子,杭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顾家六爷顾毓瑁不过比顾温泽大了七岁而已,却硬生生比他高了一个辈分来。

她记得以前顾温泽曾和她说过这个小叔的事迹,不到十八岁便修到了博士学位,原本老爷子已经准备将整个顾氏财团交到他的手中,他却决然独自一人去了欧洲打拼,这些年他甚少回国。

楚川和他接触的机会不多,一方面是因为他总是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待在顾家的日子屈指可数。最近一次见他,还是三年前她与顾温泽准备结婚的那一段日子。

三年不见,没想到如今的他居然悄无声息的结婚,还生了个这么可爱的儿子带了回来。

楚川站起身子抬头,眼神不期而遇的跌进顾毓琛一双浩瀚如星空的墨色眸子里,她不禁呼吸一滞,赶紧低下了头。

“小叔。”

顾毓琛淡淡点头,将站在两人脚边的顾长宁抱了起来,顾长宁咬着手指,轻轻问道:“爸爸,这个漂亮姐姐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是你堂嫂。”他的声音波澜不惊,淡淡的带着一丝清冷。

“糖扫是什么?”顾长宁反问一声,眼里尽是疑惑。

“小包子,她是你阿泽哥哥的老婆,所以你要叫她堂嫂。”林岚想着他还小,自认分不清这些称呼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走了过来,主动和顾毓琛打着招呼:“毓琛啊,好久不见了。”

顾毓琛依旧是一副冷冷的样子:“嫂子,好久不见。”

在这个家里,谁的地位最高谁便最有权利说话,顾毓琛显然是那个最有着得天独厚的话语权的人,不仅仅是林岚一家人对他毕恭毕敬,连老爷子对他也得顾着三分薄面。

一时间气氛有些降了下来,顾温泽从后走上前来,先是和顾毓琛打了个招呼,随后伸手朝顾长宁笑道:“包子,来,到阿泽哥哥这里来,哥哥抱你去和小敬一起玩好不好?”

顾长宁双手勾住他爸爸的脖子,一张小脸嘟得圆鼓鼓的:“我不要你抱,我要楚川抱。”

这一副依赖的样子,在场的人无不异常惊讶,楚川和他不过是才见一面而已,他怎么就这么熟稔的和她扯上了关系。

“长宁,不许没有礼貌。”

顾毓琛出言制止了他的举动,顾长宁有些不悦的别过了脸,原本就圆嘟嘟的小脸现在更像一只白胖胖的小包子,看样子他的小名并不是没来由的。

看着他的模样,楚川心中一痛,如果她的孩子在她的身边,是不是也会像他一般活泼可爱。

她暗自低下了头,唯有用一抹苦涩的笑意来掩饰心中的刺痛,顾毓琛的眼神停留在她的身上,只一瞬又迅速的挪开。

“你们都站在外面做什么,还不进来?”

大家顺着声音望去,霜边染着银白的顾老爷子,正杵着拐杖站在门边看着众人,大家纷纷转身朝里走去。

一行人进了大厅,楚川原以为可以见到传闻中的婶婶,可是打量了一圈,除了一屋子的佣人,其他的再也没有。

她心下顿时更加生疑,脚边忽然有人用手拽着她的裤脚扯了扯。

“妈妈,我要抱抱。”

楚川愣在原地,顾敬一从下车到现在,一直都围在她的身边,只盼着她能抱一抱他。

霎时间她的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的苦的一齐涌上心头。她能恨她一手带大的“儿子”吗?做错事的人从来都不是他,不管顾温泽和姚伊伊对她有多过分,顾敬一都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我要妈妈抱!”思忖间,顾敬一已经用手抱住了她的小腿,两只小脚不断的向上蹬着,楚川心一软,叹了口气便要将他从地上抱起来。

“小敬,妈妈的伤还没有好,还是到爸爸这儿来吧。”

说话间顾温泽已经弯腰,快速的将顾敬一抱到了自己怀里,楚川的手僵在空中,眼睛酸涩不已,她直起腰在沙发上坐了起来。

沙发对面的顾毓琛正懒洋洋的靠坐在沙发垫子旁,眼神有意无意的飘到她的身上,她窘迫的低下头,不断的绞着自己的手指。

“阿楚,我听温泽说你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是怎么回事?”

她猛的一抬头,才发现顾老爷子正关切的看着她,她一时心虚,手心里也开始冒起汗来。

如果不是顾老爷子将她从孤儿院接出来,只怕她早就已经流落街头,又怎么有今天这样锦衣玉食的生活。顾温泽虽然对不起她,可她也不能不顾全顾老爷子的身体。

“爷爷,我没事,就是……”

爱你,蓄谋已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你 或 蓄谋已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异界苍穹17章(第17章 心鱼)

    原标题:异界苍穹17章(第17章心鱼)小说名字:异界苍穹第17章心鱼那一群灵魂齐齐发出了阵阵地嘶叫声,瞬间飘到了那洞穴深处的一面墙壁处。亚嘶鼻间的金光顿显,那被挂抹得十分光滑的墙壁在这道道的金光中坍塌,一具具挤在一起的尸体从墙壁中掉落下来。那已是干尸的尸体瞬间堆满了面前的过道。亚嘶呆呆地望着这些可怜的灵魂,喃喃地问道:“为何会是这般的埋葬呢?”一群灵魂顿时发出了阵阵地哀嚎,让还在呆望的亚嘶有些惊诧,嘴里再次念起了咒语,意念瞬间穿透了这些灵魂,那被杀时的影像出现在了亚嘶的脑海之中。一具具的暗黑族人

  • 都市近身兵王17章(第一卷第17章 改天请你吃饭)

    原标题:都市近身兵王17章(第一卷第17章改天请你吃饭)小说名称:都市近身兵王第一卷第17章改天请你吃饭沈冰晴听到这里满脸黑线,同时心中生出不服气的想法:张妙茹,我记下了,倒要看看她的胸是怎样优美!傅恩奇道:“你在听我说话吗?”沈冰晴道:“我就是警察,才不找警察男友,早出晚归,执行任务十有八九会有生命危险,没有安全感,我才不找。”傅恩奇笑道:“那找臭流氓男朋友好不好?就像我这样英俊潇洒的青年人物?整天陪着你,好不好?”沈冰晴呸了一声:“你脸皮真厚。”傅恩奇笑了笑,跟着正色道:“另外一桩心事是银行

  • 剑临17章(第一卷 上古传承第17章 修罗卫士)

    原标题:剑临17章(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7章修罗卫士)小说书名:剑临第一卷上古传承第17章修罗卫士风雪之城!这赫然又是一件天阶上品的灵宝!据说是由当年的风雪剑皇炼制出来的小灵宝,但放在这个场合,就是能够镇压一切的存在。在枯木长老手上,一座金字塔状的小城池显现出来,城池之上,是一座十万里宽广的城池投影。狂风咆哮,雪淹乾坤,整座蛮荒天魔谷,瞬间进入了隆冬,无边无际的毒瘴,都被冻成了固态,一层一层掉落下来。风雪之城的器灵,正在贪婪地吞食着这层层毒瘴。“给我镇压!”轰!一座偌大的城池,能将整座万丈深渊都给

  • 极品邪帝17章(第17章 葬神渊)

    原标题:极品邪帝17章(第17章葬神渊)小说:极品邪帝第17章葬神渊“英雄救美?问问美女答应不?”年轻男子大笑,眼眸中露出一抹不屑:“滚开!”大手一挥,却是一股神芒掠过,一股大力涌现,摧枯拉朽一般,将那男孩手中的长剑卷动,直接震飞。一脚踢在男孩胸口上,男孩身形无法保持稳定,直接便是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跌飞出去。见状,没有人再敢上前,前车之鉴在那放着呢。“魔道?”杨飞这才看清楚了,那修为不凡的年轻人,并非正道某一宗派的,而是身上显化出魔气,显然是魔道一派的。正邪魔在此汇聚,各种人物都有啊!便是在下

  • 都市狂龙17章(第一卷 破茧为龙第17章 后会无期)

    原标题:都市狂龙17章(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7章后会无期)小说名:都市狂龙第一卷破茧为龙第17章后会无期小杰客气的一笑,闪身让开。韩云枫大步流星走向南如雪的房间。砰!韩云枫走进房间后随手把门用力的关上,指着南如雪说道:“你什么意思?你把我当什么人?你这是在侮辱我你知不知道?”韩云枫刚一进屋就一连气的质问,心中却在暗爽不已。南如雪穿着白色的睡衣,坐在床边,两条白皙的美腿露在外面,睡衣的领口很松,可以轻易的看到那半露的春光。凭借韩云枫多年的把妹经验,搭眼一看便知道,此刻的南如雪里面是真空状态。“用的着

  • 易龙志传17章(第17章 较量)

    原标题:易龙志传17章(第17章较量)小说名字:易龙志传第17章较量原本有些担心的黄君仪此时更是诧异了,小嘴微张,粉嫩的小脸有点呆滞。“恩?喂,肥条你干什么?打啊!”红发男大喊着那个定住的男人。红发男觉得很奇怪,怎么就要打下去的时候停了下来了,再加上他交流那个叫肥条的人几声都毫无反应。红发男再次看向易皓,这次看易皓不再是那种嚣张的态度了,而是以另一种眼神。他小眯着眼睛,伸出鲜红的舌头略微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带着点微笑对易皓说:“你在他做了什么?我劝你还是尽快道歉赔钱,不然的话……嘿嘿!”再次扭

  • 金牌商人17章(第一卷 风起石岭村第17章 野猪肉香喷喷)

    原标题:金牌商人17章(第一卷风起石岭村第17章野猪肉香喷喷)小说名字:金牌商人第一卷风起石岭村第17章野猪肉香喷喷野猪接连吃亏,早已红眼发狂,哪里肯善罢甘休?埋着脑袋跟在骆阳屁股后面就追了过来。两条腿速度再快也跑不过四条腿。只往前跑了几步,野猪就追了上来,骆阳甚至都能感觉到了背后传来的粗重鼻息!无奈之下,他只好不断地绕着S形。可是没想到绕S形这个业务,野猪居然比他还要熟练!刚饶了一个大S和一个小S,骆阳就感觉到一股巨力猛然朝着他的屁股撞过来。在这股巨力作用下,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重重扑倒

  • 桃运保镖17章(第17章 落魄的追求者)

    原标题:桃运保镖17章(第17章落魄的追求者)小说名字:桃运保镖第17章落魄的追求者没有障碍之后,这两个人大步的走了进来。前台是个小女生,更不敢说什么,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这王天林追求何语菲也有一段时间了,开始的时候彬彬有礼的,非常的客气。尊重何语菲的意见,不到公司里来。可花了小半年的时间,竟然连何语菲的小手都没碰到过,几次表白都被拒绝。王天林的面子上可就有点挂不住了,今天打算来点硬的,让何语菲看看,自己可不是软蛋,别把我王天林看扁了。王天林和随从直奔电梯,走着走着忽然感觉耳际

  • 村官韵事17章(第17章 打探消息)

    原标题:村官韵事17章(第17章打探消息)小说名称:村官韵事第17章打探消息秦岚站在台阶上,颐指气使地冲林学涛脆声说。刚刚被她溅了一裤腿的泥,又要被当苦力一样驱使,林学涛心里一阵怒火,情急就要吼出声来。却被强子一把拉了拉。看在强子的份上,林学涛这才勉强忍下了。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想动。“怎么?林老师,你不想去?你这个为人师表的校长,平时不都教育你的学生要诚信,要勤劳勇敢么!”秦岚撅着小嘴,眼睛望着天,更加得意地说着。“我去!我去!我来挑!秦老师,这事儿就包在我强子身上啦!”强子忙不迭地说着,已经

  • 武绝凌天17章(第17章 一剑灭杀)

    原标题:武绝凌天17章(第17章一剑灭杀)书名:武绝凌天第17章一剑灭杀“好一个方三少爷,好一个暗算。既然如此,今日就让你知道暗魔剑的厉害。”楚易于冷笑声中忽然抬起脚来,紧接着暗魔剑潇洒无比的冲着方天下攻出一招。楚易这一招攻出,场中所有人顿感惊艳。只觉楚易动作潇洒飘逸至极,如闲庭信步一般,没有丝毫滞碍,没有丝毫烟火气。但是脚步落下的时候却已经到了方天下身前,而那一剑更是仿佛天马行空,无拘无束;又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宛若镜花水月,如梦似幻。“什么?”“这不可能。”刚刚稳固了修为的洛仙儿和李诗语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