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亲爱的,喵一个】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5:01: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亲爱的,喵一个
第一章 特招新生

在世界的某处,存在着一所神秘的学院,没有知道创办它的人是谁。【亲爱的,喵一个】小说在线阅读

学校的名字,叫做风洛学院。

传闻中,能够在风洛读书的人都有某些超乎常人的才艺和特长,随便在校园中遇到的一个学生都可能是世界级某奥数冠军,或者是芭蕾天才。

因此,风洛同时代表着世界顶级。

事情也有例外。

已经是巅峰的风洛学院,每年都会破例招收一批资质平凡的学生。这些学生,是被作为优秀学生的陪读而被招收。

于是,众莘莘学子为了这难得的名额真的是各显神通,偏偏风洛对这批资质平凡的学生有独自一套外人无从得知的标准。网站haohaoyun.com

这批学生被称为:近卫者。

外人无从得知,这三个字真正的含义。

…………烟花三月,风洛学院。

今年风洛的樱花依旧繁茂绽放,甚至比往年的花期还要长久,一直开足了一个月。整个三月,风洛的四处都飘散着浪漫的粉红色樱花瓣,校园中洋溢着恋爱时节的青春气息。

只是在这阳光正好的午后,教学楼某个办公室幽暗的角落,却围坐着几个老师,正在低头切切私语,神情中满是狡诈和惊骇。

“听说了吗?今天那个传说中的学生就要来我们风洛了!”张姓老师无比激动的说道。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啊~那个最强近卫者!”王老师也激动的站了起来。

“最强?哪里最强?”其他几位老师也纷纷的围到一起。

“咱们都是从近卫者过来的,你们听说过近卫者和异王者能有后代的吗?”王老师问道。

“这怎么可能!这是被禁止的!”老师们都纷纷摇头。

“但是……今天来的这个学生,就是近卫者和异王者的后代!我听招生办的人说,她的近卫者能力是史上最强的一个,传说能够得到她的异王者,将会统治异王者的世界!”

“什么!!!”众人集体惊叫出声。

老师们暗自心中都开始想要把这个学生,搞到自己的班上。

毕竟,这可是能改变世界的一个伟大的存在啊!

几位老师正激动热烈讨论的时候,清脆而空灵的敲门声突然响起。【亲爱的,喵一个】小说在线阅读几个人立刻安静了下来,视线齐刷刷的射向那扇紧闭的门。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来,走廊中灼眼的阳光随着开启的门缝射入略暗的屋子中,让正在紧张注视的人们眼睛被刺痛。

众人暗自惊呼:果然是最强的的近卫者!出现之时,竟然有如天神降落,圣光万丈!

就在几个老师各种惊诧骇然万分期待的的时候,那带着光芒而来的孩子向前走了一步,遮住光芒,也让她的样貌被众人一览无余。

一个满脸带笑,眼睛笑咪咪,嘴巴笑弯弯,真的是笑开了花的一个女生跳到了众人眼前。

“亲爱的老师们,我来了!”

集体黑线。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王老师,虽然这个女生有一点……神经跳脱。但是她的名字正是他打探出来那个近卫者的名字。【亲爱的,喵一个】小说在线阅读急切的一个俯冲,王老师伸手握住了迟小米的手,激动的说道:“欢迎你!迟小米同学!”

看见王老师那热切的状态,其他老师也明了迟小米的身份,纷纷围了过来,说道:“欢迎欢迎,来迟同学,坐下说!坐下说!”

迟小米开朗的笑了起来,说:“果然是伟大的风洛。连老师都这么伟大的亲民,我喜欢风洛!”

“你们都省省吧!”

一个无比低沉的声音在办公室的门口响起,一名戴着圆框眼镜的男子走了进来,伸手将迟小米一把拉到了自己身后。

他骄傲的昂起下巴,突然露出一个无比嘚瑟的笑容说道:“得罪了各位爷!迟小米同学已经被校长分配到我的高一三班了。各位就不必劳神了!”

“什么?你是不是贿赂校长了?!要不就凭你这个古文狗不理,怎么可能得到史上最强大的近卫者!”王老师无比恼火的嚷道。

为了迟小米,他可是做足了功课,没想到居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是啊!你凭什么?!”其他老师也都愤愤不平。

“稍安勿躁老少爷们,事实已经注定,何必苦苦相逼在下!不如,你们去找校长问了清楚吧!”他得意的一咧嘴,拉过迟小米往办公室门外走去。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让一众老师在里面懊悔去吧!

出门后,眼镜老师转头对迟小米说道:“我姓毕,蓬荜生辉不长草的毕,不才是风洛的古文老师。从我的姓。小迟同学应该可以看出来,我对你的到来已经准备了三十多年。可能我这么说你不能理解……”毕老师难以抑制兴奋的搓着双手,停顿片刻后,他振臂一呼,大声道:“你的到来让我的教室从此蓬-荜-生-辉、金-光-万-丈!!!”

他兴奋的呼喊之后,迟小米茫然的看着他好一会。

毕老师尴尬的放下了手臂,迟小米突然拉起他的手臂,深沉的说道:“老师,刚刚你的热情我已经感受到了。现在,轮到我来表达了!”

她突然莞尔一笑,直接给毕老师一个深深的拥抱。

“老师!我爱你!”

“小迟同学,让我们好好的相处吧!”

两个过分热情脱线的人,意外的十分投机。

迟小米还不知道这些老师如此欢迎自己的原因,当然也不知道她是风洛这个新学期都在疯传,都在期待的那个,特招来的近卫者学生中,能力最最强大的一个。

她的体质,和她不自知的特殊能力,整个风洛学院都在期待去见证。

就在他们惺惺相惜的时候,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

风洛的学生陆陆续续的出现在走廊上。

学生们统一的校服是蓝紫色系的制服,不同于迟小米以前读书学校的那种运动式校服。白色的衬衫和紫小西服的上衣或搭配着蓝紫格的百褶裙或是裤装,相当的华美和质感。

迟小米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肥大的校服,突然无比的怀恨自己曾经的母校。

同样的青春年华,为什么人家就能美丽优雅的度过,而她和校友就要被那些麻袋校服摧残!

偶尔有人对迟小米身上邋遢的校服投来惊讶的目光,她突然很是羞愧,忙用手半挡着脸低着头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却不小心撞到别人。

她急忙抬头道歉,却发现学生们都无声的注视着前方。

看什么呢?迟小米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

远处的走廊,此时正走缓步走来一群人。

为首的是一名男生,他身上的校服和周围的不太一样。一身纯白色的西装制服合体的像是量身剪裁,领边袖口有银色的扣子点缀,胸前口袋中还插着一只玫瑰。无比的耀眼,却优雅的让人心醉。

他身后的几个学生也都和他是同样的制服。这几个人都比较瘦高,在人群中穿过,也无法遮住他们。而且,每一个都人无论男女都非常的漂亮的令人惊叹。

尤其是为首的那个男生,就看了一眼,迟小米就心跳过速,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滴院长大人啊!

世界上竟然会有好看的让人眼睛发疼的人存在!

飞扬的眉毛那么刚好的和鬓角形成完美的映照,仿佛是最好的化妆师精心描绘出来一般完美,高一点会太张扬,低一点就会没气质。而眉下的双眸,好似冬日深潭之水,迷雾氤氲,若隐若现的看见一丝忧郁。偏偏在你以为他是忧郁王子的时候,他弯起的嘴角,却像是啜着一抹阳光般的笑意,让你看不清他究竟是属于那种性格,完美的融合了日月的神辉!

他昂着头,像是天神一样,傲然的自人群中穿过,目光不在任何人脸上停留。

“老师,他是谁?也是学生吗?”迟小米无比好奇的问道,视线无法从那个男生一头飘扬的紫黑色长发上拖走。

“你说天骄?”老师回答说。

“天骄?那是什么?是他的名字吗?”

“天骄不是名字,这是我们风洛每年推选出来学生精神领袖的称号。天骄,风洛的天之骄子。他的名字叫皇夜渊。”

“皇夜渊,好像很拗口……”迟小米砸吧嘴说的。

“以后或许你就不会觉得拗口了,甚至我可以预见,在某日,你一定会声嘶力竭的喊出这个名字,却不觉得拗口的。”

迟小米不解的抬起头,看着和蔼的毕老师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意,心里画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她不觉得自己会有机会叫这个名字的主人,更不说声嘶力竭。

毕竟,人家那么高高在上,怎么能看到她这个低矮的狗尾巴草呢!尤其他还总是看着天空,装着范……她也不是阳光,怎么能得到那种眼睛长在天灵盖上的人注视……迟小米正在各自自嘲呢,一个黑影遮去她前方的阳光。

那个美貌不可言传的天骄,竟然伫立在她的面前。一双黑如沉墨的眼睛冷冷的注视的额头,下颌一直高傲扬起。

“同学,你怎么不穿风洛的校服?”皇夜渊散漫低声说道,语气中没有一点质问感。

“呃…………”

迟小米惊讶的长大了嘴巴,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怎么怎么地了……怎么和她说话了,这不科学!他怎么能在人群中看见她较小的存在?她虽然是一个开朗的学生,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分量。

老师也许很喜欢她这种热情好学的学生,但是帅哥可不会买账。

她其实很平凡的呢!

难道,天骄注意到她身上无与伦比的热情之火了吗?难道,有人能够领会她的内在美了吗?迟小米对着皇夜渊的俊颜,竟然凭空开始YY了。

一旁的毕老师对皇夜渊解释道:“天骄同学,她是刚转来的学生,还没有领校服。”

“哦。”皇夜渊还是很懒散的应了一声。

所有人都不知道,真正吸引皇夜渊和这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女生说话的原因,并不是她身上那套脏得要命的校服。

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召唤,一种只有他能嗅到的,来自近卫者强大的能力散发出的诱人香气。那个近卫者今天来报道的事情他听说了,会是眼前这个一脸白痴的女生?他需要自己去证实一下。

“老师,我想听她自己回答。”

面对老师,皇夜渊依旧像是一个发号施令的君王。

毕老师见迟小米还在发呆,急忙一扯她的手臂。迟小米这才回过身来,看见皇夜渊竟然还在眼前,惊恐的说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毕老师的冷汗开始渗出来了,在风洛,还没有人敢这样质问天骄。

天骄皇夜渊虽然帅气到让说有的女孩子惊叫,但是他暴戾的脾气能让全校师生尖叫。

迟小米不会刚来,就把这个煞神给得罪了吧!

皇夜渊冰冷双瞳下移,直视进迟小米的眼睛中,冷声说道:“回答我的问题,三个数,否则开除你。”

第二章 诡异地牢

开除?!

怎么可以!

迟小米听到开除两个字才终于清醒过来。

她可是千辛万苦的才进了风洛学院的,临走的时候院长哭了一个晚上,说她长脸了争光了云云。

“我是刚刚才来报道的!怎么会有校服!”迟小米大声的回答。

“名字。”他突然换了问题。

“什么?”

“你的名字。”

此刻,没有人看到,皇夜渊的手正在不停的摆出一些奇怪的手势,末了,他一把抓起迟小米的手,将她的手指放进他的嘴里,用力的咬了下去。

钻心的疼痛立刻传来,迟小米本能的想要抽回手,他却不让挣脱,原本冷漠的瞳仁突然晕染上一丝的欣悦。

可以肯定了,这就是他一直在找人!“疯狗啊你!”迟小米痛的大叫。

皇夜渊不理会她的叫嚷,伸出另一只手的手指蘸着口中的鲜血,开始在迟小米的手上画着一个奇怪的图形,并大声的喝问:“快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

“迟小米!”她已经疼的快要哭出来了。

“好的,迟小米,”皇夜渊突然一笑,妖媚对她说道:“让我们来缔结……”

他的话还没说完,双瞳突然变幻了成冷魅的深紫色。

“你的眼睛……”

迟小米刚一惊讶他异于常人的瞳色的时候,那只刚刚还抓着她手臂的手连同皇夜渊整个人,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甚至,小米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冒着鲜血,凄凉的停留在空气中。

一瞬间的鸦雀无声后,在场的所有学生都喧哗起来。

“皇帝消失了!皇帝不见了!”有人惊叫出声,悲惨的声音如同帝王驾崩。

怎么……突然就不见了……迟小米愕然的后退了几步,慌乱的四下看去,那个俊美帅气的男生,那个一眼就魅惑人心的男生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诡异的让人感觉,这就是一场华美的噩梦。

一直跟在皇夜渊身后的几个人中,有一个面容冷厉美艳的女生站到迟小米面前,一指她,厉声说道:“皇帝的消失一定和她有关!把这个奇怪的女生给我抓起来!”

另外几个学生立刻回答道:“是0“巫马静一,你等一下。”毕老师立刻把迟小米护在自己的身后。

巫马静一,正是眼下那个发号施令的女生的名字。

她是风洛高中部的学生会长,在风洛的地位仅次于天骄皇夜渊。风洛学院不同于其他普通学院的地方就是,在这里,老师和校长并不是权力最大的人,权力最大的,是被全校学生评选出来的天骄。

天骄可以随意的罢免老师,甚至是主任和校长。而学生会长,其实就是天骄护卫会的会长。主要负责辅助天骄完成日常的工作。

当然,也负责保护天骄的安全。

巫马静一微微皱了下眉头,严厉的质问道:“毕老师,你是想要包庇犯罪者吗?!”

“此言甚错,包庇,意指袒护犯罪的人。你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说明迟小米就是害皇夜渊失踪的人!”毕老师收起和蔼的笑容,句句犀利的说道。

巫马静一霸气的手一挥,指向迟小米:“第一,皇夜渊就是和她有肢体接触才会消失的,她是在案发现场最近的人,也就是最大的嫌疑人。第二。我们学生会办事,什么时候需要和一个老师来解释!来人,带走那个女嫌疑人!”

“是,会长!”

跟着她身后几个同样是白色校服的学生几步上前,把迟小米架住,就要走。

毕老师长叹了一口气,认命似的闭上眼睛,大喊一声:“都给我住手!”

巫马静一已经离开的脚步,又折了回来。

“老师,难道你是不想继续在风洛工作了吗?你知道在风洛,学生才是真正的主宰。”她冷冷的说出所有风洛老师最害怕的关键。

毕老师苦笑道:“呵呵,这里的待遇如此优渥,不想留下的,才是痴人。只是作为长者,我不想看着一个好孩子被冤枉。迟小米同学根本不可能会陷害皇夜渊同学,因为,她是一个近卫者!”

巫马静一冷冷的等着他,说:“继续说。”

“如果她是敌人来杀害皇夜渊的话,以天骄的本能,你认为会感觉不到吗?”

巫马静一说:“近卫者,和天骄的本能没有什么关联。”

“你到底是不是称职的学生会长?这两件事情怎么会没有关系。难道你忘记天骄的是异王者了?!是近卫者还是敌人,还不是一辨即知?!”

“近卫者,也有可能是敌人!老师,这件事情我们学生会会处理的,请你不要干预。”

巫马静一一挥手,瘦小的迟小米被两个高大的男生架住往前走去。不理会毕老师在身后挣扎的解释。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迟小米慌张的问着。

“你去了就会说实话的地方!”一个男学生冷漠回到道。

……………………这就是他们说的……说实话的地方?!

分明就是地牢,好咩~~~被强行带走的迟小米,此刻像是受难的耶稣一样,被绑在一个十字木架上。

关押她的地方,墙壁中红砖裸露,上面长满发黑的苔藓,发出阵阵的霉味。密封的三面墙,没有窗户,正对着迟小米的是一扇大铁门。

想不到,风洛这种世界顶级的学校,竟然也有地牢这种阴暗的地方存在。

这还真是皮毛下长虱子,华丽下隐藏着腐坏。

迟小米轻轻的挣扎了几下,无奈叹了口气,。胳膊被绳子绑的太紧,很疼。

现在,地牢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原本她以为,到了地牢之后,那个看起来很嚣张的女生必定会来个严刑拷打什么的。

没想到,她只是让人把她绑住之后,就走掉了。迟小米听到她走的时候在说什么,要先找到皇夜渊之类的。

说起来,那个女生还真是好笑,说什么……自己是害那个天骄的坏人!

拜托,要是她有能力把一个大活人凭空变没有,还会白白被他们抓住吗?这显然是逻辑失调!

而且,现在也不派人看守自己,分明就是找替罪羊的赶脚!!!

风洛啊风洛,她心目中伟大的风洛,竟然是这么个是非不分的地方。

此刻,她忽然怀疑那么执着的进入风洛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迟小米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是他们孤儿院中唯一一个到了十几岁还没有愿意收养的老大难。

原因,就是她脱线的开朗性格。每次有收养的大人来院里的时候,她都过分积极的表现,各种才艺展示。直接导致的后果是,那些大人都认为这孩子有点二百五,收养之后会惹很多麻烦。

那些安静的孤僻的都被人领养了,只有她一直被留在了孤儿院中。

院长每次看见她,都摇头叹息。孩子是好孩子,就是有点傻。

后来,傻鱼竟然也翻身了。

一天,院长兴高采烈的拿着一个通知书,说她被世界上最好的学校风洛学院特别招收了。然后和她说风洛如何好如何难进之类的话,总之,让她对风洛学院充满了向往。

但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徒有虚名。

地牢此刻越发静的瘆人,迟小米不安的四下张望。她似乎隐约听到有人呼吸的声音。

呼…………呼…………及其细小,却又如同在她的耳后。

“是谁?谁在我身后?!”她试探着喊道。

没有人回答,呼吸声也消失了。

迟小米刚刚送了一口气,突然发现自己对面的铁门上竟然不只到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脸的图案,只一张中年男子的脸,画的栩栩如生,仿若真人。

这里刚刚还是空白的呀……迟小米慌忙眨了眨眼睛,怕是自己看错了。

但是,几次眨眼之后那个图案并没有消失,反而愈发的清晰。

突然,一个浑厚的男生在屋中响起:“小朋友,不要怀疑,你没有看错。”

“啊?谁?你怎么只知道我在想什么?!”迟小米被凭空冒出的声音吓了一跳,“你是谁啊?为什么我看不见你?”

声音说道:“你不是正在看着我吗?”

“你骗人,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你不要装鬼来吓我!要是你把我吓死了,你可是要偿命的!”

迟小米大声叫道。

“我不就在你面前吗?哈哈哈?”声音说着的同时,迟小米发现那个人脸的图案突然变得立体起来,而且,一直在向外凸起,接着下面出现了这个人的上身,然后是双腿。

一个完整的中年男人,像是魔术一半,凭空就出现在迟小米的面前。

迟小米惊讶的眼珠子已经快从眼眶中脱落了。

“你,你怎么……从铁门穿过来了”这是迟小米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比如特异功能。

“你觉得我神奇吗?小朋友。”

“神奇……”要人命的神奇。

“那么你愿不愿意和我玩意个更加神奇的游戏?”

“不愿意!”迟小米直接拒绝这种诡异的事情。

“呵呵呵——哈哈哈————”男人突然由低笑转为大笑,说:“看来伟大耶幕之月最后一点的勇气,你也没有继承。不过,现在你拒绝已经太晚了。”

“游戏,已经开始了!”

男人说着倒退回铁门,像来时那样,一点一点的与铁门融合,而后不见。

第三章 牢中遇险

望着恢复正常的铁门,迟小米身体一下子软了。如果不是被绳子绑着,她一定会直接瘫软在地上。

风洛学院,你到底是一个什么鬼地方?!

遇到了那个所谓的天骄之后,一切事情都变得诡异的出奇。

首先,她虽然很惊慌,但是她没有看错。皇夜渊的眼睛竟然是紫色的。那么深沉妖异的……紫色。她知道世界上最诡异的是绿色眼睛的人,但是,人类中似乎没有紫色。她是信奉科学的人……世界上绝对没有什么鬼神存在。

那么,是不是她的知识太有限了。她真心不能接受这个突然消失在他眼前的皇夜渊。当然,刚刚出现在铁门上的人让她更加想哭……院长……救救我碍…迟小米在心中无奈的呼喊着。

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脖子上一紧,接着她的头剧烈的疼了起来。

这种疼,就像是自己的头盖骨要被人掀开来一样。迟小米立刻疼到要叫,张开嘴,却发现自己的喉咙一直在抽搐,根本叫不出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要死掉了?!!

好疼,好疼……迟小米渐渐被疼到时去了意识,慢慢闭上了眼睛。

在她闭上眼睛之后,一个人影出现在她的背后,割断了绑着她的绳索。

失去了绳索的支撑,迟小米直接扑倒在地上。这个人弯腰放了一把匕首在迟小米的手中,然后将双掌用奇怪的姿势合十,口中开始默念什么。

原本昏迷的迟小米,突然睁开了双眼,露出的瞳孔变成了诡异的红色。她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大哭,而后又狂笑不已。

“我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的出生,我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一个可笑的错误!”

迟小米疯了似的狂叫着,突然高举起手中的匕首,对着自己心口就要刺下去。

与此同时,那个身份不明人的口中默念越来越快。

他是在控制迟小米把匕首刺下去。

突然,迟小米的身体一震,眼睛中诡异的红色忽然褪去。她清醒过来,错愕的看着自己对面,竟然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医生模样的人。

“你是谁?”迟小米慢慢的放下手中的匕首,不解的问。

白衣男子一愣。

他显然没有想到迟小米竟然从他的控制中清醒了过来。他眼睛一黯,手势开始反转,口中默念的速度更快了。

迟小米的头再一次剧烈的起来。

她忽然明白,自己头疼似乎是和这个人有关,挣扎着向那个人扑去,却还是失去了理智。

匕首又一次被举了起来。

就在刀尖马上就要刺进肉中的瞬间,白男子突然疑惑的发出一声“咦?”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香气?这种香气他只在天爷的实验室中闻到过一次。这是专属于他们一族的近卫者才有的香气,这个女生身上怎么会有它的存在。

男子犹豫间,迟小米的匕首停止在半空。

外面隐约传来了脚步声。

穿白色大褂的人停止了操控迟小米,静静的看了看她,开始犹豫是下手还是……脚步声却愈来愈近。

最后,他叹了口气,伸手在迟小米的额头一点消除了她刚刚的记忆,接着向空中一跃,消失不见了。

迟小米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依旧站着一个人,但是,并不是刚刚想要杀掉她的人。而是那个学生会长,巫马静一。

现在的迟小米,根本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

巫马静一进门后,就发现迟小米竟然从绳索中挣脱了。她俯视着躺在地上的迟小米,冷冷的说道:“现在你还能否认和皇夜渊的失踪没有关系吗?”

她认为迟小米是自己从绳索中解脱出来的。

迟小米也还纳闷,她怎么突然躺在地上了。从阴湿的地面上爬起来,她回答道:“你说的那个皇夜渊失踪,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经历了一系列诡异的事情后,迟小米突然没有功夫自卑了,说起话来也顺溜了许多。

“那你是怎么从绳索中逃出来的?”巫马静一直截了当的质问。

“我也想知道,同学!”迟小米无奈的站起来,伸出自己的手臂给巫马静一看,说:“我要是有能力逃脱的话,何必让我自己的胳膊被弄成这样。”

巫马静一瞥了一眼,上面果然都是被绳子勒出的红樱

迟小米接着说道:“这位同学,我看你也是一个学生领导者吧,怎么一点脑子都不用呢?难道你留着它谈恋爱去了!”

巫马静一脸一寒,低喝道:“不要胡说八道!”

迟小米气愤的说:“是你一直在胡说好吗?难道你就不明白,要是我有办法让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消失那么厉害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被你们抓到好吗?我要是真的犯人,你怎么不找人看着我呢?!”

她一股脑的吧心中的话都倒了出来。

巫马静一听了她的话,略微沉思了一会。

迟小米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也许敌人是利用她接近皇夜渊,然后趁机暗算也说不定。渊,你到底为了什么要接近这个脏兮兮的女生……“那也许就是你厉害的地方吧,你想装无辜,全身而退。”巫马静一冷冷的说道。

迟小米惊呆了。

她想起了岳飞,想起了那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起了狗血的某编剧的神作……好吧,你赢了。

“总之,我真的没有那个能耐。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迟小米感觉在这个女生面前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普通,普通的学生可是进不了风洛学院的。”巫马静一嗤笑她说:“你就不用装可怜了。不要跟我说,你连自己是近卫者都不知道。”

近卫者,这个词她听毕老师说过,似乎院长也说,她是很与众不同才会被招进风洛的。

但是,她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不同。

“那个,巫马同学……”

“哦,你知道我的姓?”巫马静一脸色更阴沉了,怀疑加深。

“毕老师说过,你叫巫马静一。”这个人,疑心病也太大了。

“哦。”

“你们一直说的近卫者到底是什么?还有,风洛学院,是不是闹鬼啊?”她想问刚刚铁门人面的事情。

“呵呵呵……”巫马静一难得的笑了笑,说:“你要装无辜,还要我配合你。好吧,反正现在也没有找皇夜渊的线索。我就陪你玩会。近卫者,是特招的学生。身上有特殊的能力。 被风洛的某些学生需要。但是,风洛并不闹鬼。这里,本来就是妖魔鬼怪横行的地方。你,要小心了。”

她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学生急急的跑来,说道:“巫马会长,皇帝回来了!”

“什么?快带我过去。”巫马静一急忙跟着离开了。

“喂!不要又留我自己……”迟小米的叫喊中,铁门咣当一声关上了,

她突然觉得一直恶寒。

这里,真的是妖魔横行……吗?**************巫马静一和来报信的学生一起去了学校的医务室。赶到的时候,皇夜渊已经包扎完毕,躺在床上。

“渊,你怎么样了?”巫马静一急切的问道。

皇夜渊的脸色十分惨白,他微微的睁开眼睛,虚弱的问道:“那个女生呢?”

巫马静一知道他问的是迟小米,恨恨的说道:“放心,她逃不掉的。我把她关在地牢里了!”

“不是她害我的。”皇夜渊淡淡的说道。

巫马静一一愣,说:“不是她?怎么会……”

皇夜渊挣扎着坐了起来,说道:“敌人是在她背后的一个学生。因为我专注于她的事情,才会一时大意。没有发现那个杀手。静一,你要是不想我死,马上带那个女生来见我!”

“是!”

巫马静一行了一个礼,出了医务室的门,对手下的几个学生吩咐道:“等一下送天骄回他的住处。”

吩咐完,她回头看了看,最后,还是离开了。

天骄这么在意那个女生,一定会是她日后最大的麻烦!

**********迟小米第二次和皇夜渊相见的时候,是在皇夜渊的豪华宿舍中。

皇夜渊紧闭着眼睛,面色苍白的躺在豪华的床铺上。迟小米砸吧砸吧嘴,这待遇,跟皇室有一拼了。难怪别人都叫他皇帝。

家具摆设看起来都是很名贵的样子,大概卖一件就能让他们孤儿院翻修一下吧!

迟小米感叹着,往床边走去。

即使是睡着的,皇夜渊依旧是那么的光彩夺目,让人无法直视。

只是迟小米不理解,这样一个耀眼的男生,想要看什么样漂亮的女生没有,非要见自己呢?她缓步的走近皇夜渊睡着的巨型床铺。

“请问,是你要找我吗?”她怯怯的问了一句,直到现在他也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皇夜渊没有说话,直挺挺的躺在那里,脸色惨白如同纸人。

迟小米听巫马静一说,皇夜渊能够回来,已经是死里逃生。

捡回一条命回来第一件事情,却是见你这个肮脏的人。

这是巫马静一的原话,说的时候咬牙切齿的。

迟小米在走到床脚处,就没有胆量在往前走了,只好再一次问道:“皇夜渊同学。是你找我吗?”

床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露出那魅惑的紫色双瞳。

迟小米吓了一跳。

原来她真的没有看错。这个人的眼睛真的是紫色的!

“你,你,你不是人!”

亲爱的,喵一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亲爱的 或 喵一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乾坤圣手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乾坤圣手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乾坤圣手目录预览:第五章一再羞辱第六章流感来了第七章对垒村医第八章铁蛋的烦恼第九章王芳第十章治了个半好第五章一再羞辱“你有吗,拿你的医师资格证出来看看!”张石头抿着嘴想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吆喝,小兔崽子,你有什么资格看我的?”焦二安歪着嘴说道,对张石头可是一百个看不上。其实他的行医资格证也早就过期了,只是在这农村没人管而已。“那你也管不着我!”张石头为人老实,但是也性格倔强,直接开口讲他怼了回去。“臭小子,我大耳光子扇你!”焦二安怒了,伸出手掌就要打了下

  • 清风向晚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清风向晚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清风向晚目录预览:第5章肌肉裸男第6章杀人啦!第7章私会你的小白脸!第8章水性杨花的女人!第9章两份文件第10章是一个意外第5章肌肉裸男困意一下子就没了,叶之晴下了床,她打算再去洗个澡,去去这一身的晦气。脚板沾到地面,身体的酸痛感再次传来。那个肌肉裸男的体力未免也太好了点!叶之晴已经不太记得昨晚的过程了,只记得疼痛过后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天上人间来回游荡了好多回。最后她觉得她都要晕死了,那个男人才放过了她。想到这,叶之晴忍不住红了脸颊。摇了摇小脑袋,叶之晴

  • 应是清欢经年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应是清欢经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应是清欢经年目录预览:第5章逃脱简少寒第6章简少寒来了第7章宠物就要听话第8章不要给脸不要脸第9章起码不要在大街上第10章一夜破产第5章逃脱简少寒课堂上穆唯一认真的做着笔记听课,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高考,她一定要拿出像样的成绩!简家。柔柔软无比的大床上,两个人影在耳鬓厮磨。穆唯一看不清他的脸,但却清晰的听到男人暴怒的声音传来。“穆唯一,你这个贱人。”“穆唯一,你第一个男人是谁!”“穆唯一,你不说话我现在就咬死你!!”男人把她压在了身下,狠狠的进

  • 混世侍卫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混世侍卫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混世侍卫目录预览:第5章:夜少爷!第6章:同桌第7章:体育老师第8章:暴打东洋鬼第9章:校长的态度第10章:情妹妹第5章:夜少爷!“是谁这么大胆欺负我的露儿?”这个豹哥怒眉竖了起来,目光在露儿的事业线上扫来扫去。“就是他!这个小子说我长得丑,还打我的脸!我是靠脸吃饭的嘛,被打坏了还怎么混啊!”露儿指着夜浩的背道,夜浩像是没听见一样,依然在那里一口口的喝着酒,似乎整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一样。豹哥望了一眼,原来是一个小子,竟然敢在自己的酒吧里欺负自己的女人?

  • 特种天王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特种天王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特种天王目录预览:第005章柳暗花明第006章私人模特第007章脱胎换骨第008章前情往事第009章逃学少女第010章请你配合第005章柳暗花明保安小王见到那女子,像见到了救星一样,指着楚寻欢,大声说:“夏总监,这个流氓来公司闹事,把我们大家都打伤了!”楚寻欢已经认出坐在黑色揽胜车上那位“夏总监”,就是上午陪在夏定国身边的那位美女夏琪琪。夏琪琪也已经认出了楚寻欢。上午的时候,他穿着工作服,戴着安全帽,她都没看清楚他。这时见他一件半新不旧的迷彩服,宽宽垮垮地包裹

  • 人生若只如初爱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人生若只如初爱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人生若只如初爱目录预览:第5章:孩子是你的吗?第6章:你是谁?第7章:我的衣服第8章:美好生活第9章:冤家路窄第10章:装什么清纯第5章:孩子是你的吗?“没什么,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叶雨薇呆呆地看着他,凄婉一笑,“子宸哥,恭喜你。”顾羚想,若她是个男的,见到叶雨薇这幅模样一定忍不住把她拥在怀里,好好安慰。但显然穆子宸不是一般男的,他搂过顾羚,说道:“谢谢,结婚的时候请你喝喜酒啊。”顾羚疑惑地看着自己肩膀上的手,这什么情况?在医院的时候,他不是说他只是不小

  • 燃情秘爱:老公晚上见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燃情秘爱:老公晚上见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燃情秘爱:老公晚上见目录预览:第5章我有多疼?第6章一巴掌第7章撑腰第8章目的第9章打脸第10章野男人第5章我有多疼?柳亦慕怔怔的看着他发怒的样子。又想走?他是以为自己又要离开吗?她连连的摆手,他误会了她的意思,“不是,我……”下面的话没说出口,她就直接被安逸皓用嘴狠狠的吻住了,掺杂着满满的怒火在她的唇上肆意的撕咬蹂.躏,两人亲吻着嘴里渐渐有了一些血腥味。不知吻了多久,安逸皓才放开了她,眼里的怒火却是丝毫没有减少,语气比之前更加的冷然。“看来,我真

  • 娇蛮萌妻赖上门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娇蛮萌妻赖上门全文在线阅读书名:娇蛮萌妻赖上门目录预览:第5章关系第6章告白第7章醉酒第8章忠实粉丝第9章邻居第10章挑衅第5章关系翌日。沈氏大楼。“小沈总好!”沈墨安对来来往往的员工点了点头,然后内心风起云涌的走近他堂哥的办公室,他不知道他昨天是怎么回到家的,他竟然让一个女人推了出来,毫无反抗能力。不是他无用,真的是他未婚妻的段数太高。“哥,我只能用几个字来形容你的未婚妻,高大威猛,好生养。”说着,沈墨安将昨天偷拍的照片拿出来。沈雁南拿起他的手机,很是淡定的看了一眼,但却不小心扫到了照

  • 在时光深处呼唤你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在时光深处呼唤你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在时光深处呼唤你目录预览:第5章撑腰第6章刁难第7章买醉第8章救她第9章对我负责第10章解围第5章撑腰“你敢打我?”靳之谦声音阴森,透露着丝丝寒意。“有什么不敢?”莫念冷笑。靳之谦狠道:“莫念,在我和你好好说话的时候,别逼我动手。”“怎么,要打我?昨天那一巴掌被人拦住,不甘心?”“你——”靳之谦暴怒,扬起手掌,正要重重的扇下去,忽然被人一手握住,来人力气之大,让靳之谦直接痛呼出声。莫念转头看去。“是你?”蔚迟头也不回,只是紧紧盯着靳之谦,一种无形的压

  •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唯有爱情不曾荒唐目录预览:第5章:勾三搭四第6章:不准你死第7章:移动血库第8章:没有怀孕第9章:陷害第10章:她人呢?第5章:勾三搭四“你休想,我不会答应离婚,你欠洛雨的还没还清!”白洛晴刚燃起来的希冀,瞬间凉了个透彻。姜言承看到她脸上的失落,怒火更甚,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跟他离婚,然后投进别人的怀抱吗?想到这里,他一把扯过白洛晴推到床上,在白洛晴的惊呼声中,整个人重重压住她,因为愤怒而变得粗重的呼吸响在她耳边,“白洛晴,你就这么缺男人吗?别忘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