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左眼看见鬼】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8:11:46 来源:网络 []
小说:左眼看见鬼
第一章:家族克星

我叫温小宁,是家里的独女,听说我一出生我的父母就因为各种离奇的巧合撒手离去。好好孕

我成了家族里面的克星,传说是天煞孤星转世。

家族里面但凡是知道我的人,都离我远远的,也只有奶奶才舍得和我亲近,不幸的是,奶奶年岁已高,一直瘫痪在床。

还记得奶奶去世那晚,我和奶奶睡一个屋,到了半夜,突然听到奶奶叫我,我懵懂揉着睡眼,吓了一大跳,顿时清醒了不少。奶奶一直瘫痪,此刻竟然站在我床边。

我惊得合不拢嘴。奶奶叹了一口气,上前拍了拍我的肩,给了我一串黄花梨木珠,对我说,“宁宁啊,奶奶要走了,有件事必须告诉你。其实,我们家祖上是驱鬼师,能降魔能驱鬼,也曾是风光无限的人家。【左眼看见鬼】小说在线阅读从前我们家每一代都会出一个驱鬼师,代代相传,代代继承上一代驱鬼师的衣钵,一直传承到上个世纪。驱鬼师左边眼睛就是阴阳眼。阳的时候与右边的眼睛无异,阴的时候就能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奶奶说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左边眼睛就开始火辣辣的疼,我一边揉一边听奶奶继续说。

“宁宁啊,我们祖上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是犯了什么大忌讳,总之,到了你爷爷这一代,一个阴阳眼都没出来过。宁宁,那个珠子……”

奶奶说到这里,突然“轰”一声倒下,再也没起来。

我也没来得及问,到底这个黄花梨木珠是用来做什么的。网站haohaoyun.com既然是奶奶临终交给我的,我就一直戴在手上。

说来也是蹊跷,奶奶过世后,我左眼一直疼。有时候一抽一抽的疼,有时火辣辣的疼。

奶奶头七那晚,是我四叔守夜。

我睡在隔壁屋子,睡到半夜,我听到灵堂里有动静,于是起来看,一看吓一跳。

四叔躺在奶奶灵堂前,正和一个美艳女子……虽然我不懂男女之事,但这样场面还是能看懂的,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我也不知道这事该不该管,于是回隔壁睡觉。好好孕灵堂里这样的限制场景持续了一整晚。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看见四叔眼眶发黑精神不佳,我犹豫来犹豫去,最后还是将这事告诉了我四婶。

谁知道我四婶把我大骂一顿,说昨晚屋子是从外面上锁的,她就睡在屋外,别人根本进不来。四婶骂我,说我和我爷爷一样招人讨厌,煞星。

我是真不懂,四婶骂我就骂我,扯上我爷爷干嘛。从前听奶奶说,爷爷死的时候才五十岁。我其实都没见过。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奶奶提起,我都十分的难过。如今四婶骂我爷爷,我竟然又觉得心口钻心的疼。

四叔知道后,也骂了我一顿,说我神经病,一肚子坏水,见不得他们好。骂完后四叔就骑着摩托车出门了,说是去开奶奶的死亡证明,好取出奶奶存折里的钱。

四叔骑车走的时候,我分明看到昨晚那个妖艳女子坐在四叔身后,双手紧紧搂着我四叔。我惊得嘴巴能塞下一个鸡蛋。

没想到,四叔这次出门,没能再回来。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听目击的邻居说,四叔本来好好的骑着车,突然失控撞上了一辆大卡车,身首异处。

我疑惑的问,还有别人受伤么?

邻居奇怪的看着我,怎么会有其他人呢?四叔是一个人骑得摩托车。

这时,我的左眼又开始剧烈地疼起来。我依稀感觉到一种史无前例的恐慌,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奶奶走的时候话也没说清,我想,我的命运可能将从此改变。

第二章梦一场

四叔死了,四婶哭得昏黑天地。

我想安慰却被四婶煽了一耳光。四婶觉得是我这个天煞孤星害了四叔,说什么要把我赶出家门。

我收拾收拾东西就走了,本来我就是个孤儿,奶奶不在了,我也没必要留下来。高考结束,现在正好是放暑假,我成绩一般,所以填的冷门,其他人不愿去的专业——某地质大学考古系。

我是浙江湖州人,学校在河北那边。好在奶奶原先留了些钱给我,我算了算,省着点花差不多能够第一个学期的学费。

于是我买了最便宜的火车硬坐票,只身去了河北。

学校坐落在山脚下,说实在的,学校背后那样的山也真是怪,我从没见过那么像坟头的山,阴森森的感觉。

我最先到宿舍,我的宿舍楼在最后一排,紧挨着那个像坟头的山,一开窗就能看到阴森森的山景。放下行李之后,我定睛一看,似乎还能隐约看到白色的石碑,不由得皱了皱眉,难怪这学校填的人少。不然我这成绩也上不了大学。

我挑了一个靠里面的上铺,收拾了一番,下铺就留给其他室友吧,我这个人比较孤僻,不喜欢与人过多交流。

舍友们陆陆续续到了。

其中一个叫叶绾贞的女孩跟我有些投缘,我感觉几年的话,都在一下午同她说完了。这个叶绾贞据说来头很大,是原先满清正黄旗家的子孙。后来建国时给改了姓。

其实我对满清什么什么旗的不是很了解,到是知道有个叶赫那拉氏,不知道是不是跟她有关。第一天见面时间比较匆忙,我也没细问。

晚上,其他舍友一起出去吃饭,据说还约了几个男同学,AA制,我就没去了。她们也真是厉害,刚来就和男同学联系上了,这点我是沟通不来的。我天生不喜人多。再者,我的钱要节约着用,交完学费所剩无几了。我还琢磨着得赶紧找个活赚点生活费。

她们走后。

“轰隆隆”一声巨响,好好的天就要下雨了,我朝着外面看了一眼,不由得有些讶异,北方九十月的天气,怎么突然打起雷了!

我赶紧起来把门窗关上。

门窗关好后我便转身回来,一转身门板吱呀一声,我脚步一顿,转身朝着门口看去,地上滴滴答答的两个水印子。

仔细一看,水印子又没有了。

但门却是开着的。

兴许是门外风大雨大刮开了,走回去又推上了门。

这次以免门板再开,我特意用门插给插上。

折腾了一天了,我有点累了,于是爬到上铺躺下,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一回事,一躺下顿觉周身冷风阵阵起来!我疲惫极了也没太在意,很快就睡着了,可睡了一会儿就被一阵冰凉刺骨的寒意惊醒。

而与此同时我的左眼又开始疼起来,我揉了揉眼睛,刚想继续睡,却突然感觉身边的床吱呀了一声,跟着床上的被褥就动了。我倒吸一口凉气,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紧紧皱眉,身体僵硬紧绷,吓得不敢睁开眼睛。

我敢肯定,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我床上,而且越发的靠近我。

恐惧令我想逃,但我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像是被牢牢绑在床上,四肢张开。这样的姿势让我觉得很羞辱很无助,很害怕,恐惧感像一根藤蔓向着我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蔓延开来。

接着,我感觉身上越来越重,像是被压着一个人似得,我的衣服被解开。

这是要做什么??鬼压床?会不会是像我看到的我四叔那样……

想到那晚的限制场景,我脑中“轰”一声,全身发热,恐惧慢慢转变成了愤怒,我可是个清白的姑娘,我才不要被鬼……可任凭我怎么挣扎,还是一点也动不了。一股冰凉的触感在我周身游走。接着一阵阵我从没体验过的感受传来,我的脸火辣辣的烫。

隐约间,我似乎听到耳畔有声音回荡。

“宁儿,你终于来了……你逃不掉的……”

这是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极其吸引人,只听着声音仿佛都要沉醉。

我的意志开始被慢慢瓦解,理智被一丝一丝抽离出身体。愤怒,恐惧都消失了,仿佛我从来没有这种情感。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渐渐连意识都不受控制,只沉浸在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感受中。最后,一股放松愉悦的感受传遍全身,而我的身体像是解开了枷锁,立刻能动了,我猛地起身,大叫一声,“啊!”

宿舍的灯立马亮了。

下铺的叶绾贞起来看着我,“你咋啦?”

“我……”我说话的时候,声音沙哑,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样的声音竟然是我发出的。

我惊魂未定,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下真实感,原来叶绾贞她们都回来,我竟然睡得一点都不知道?难道刚才的事,只是一场梦?

这时,其他室友也起来了。

宋玲看着我,问,“咦,你脸怎么这么红?浑身是汗,头发都湿透了,还不停地喘气,哈哈这样会让人误会的哦。”

叶绾贞一听,顿时乐了,“哈哈,你该不是做春梦吧!看你想男人想的,叫你一起去吃饭还不肯去,以后别矫情了哈。”

我尴尬得要死,但想起刚才那种刺激感觉,我确实……该不是我真的做春梦了?

“你们先睡吧,我还没洗澡。”我赶紧下床,一溜烟跑进卫生间,脸烫的估计能煮熟鸡蛋了。

身后,叶绾贞她们笑成一片。

真是太丢人了!

第三章:古墓相会

宿舍第一晚的事,就这么悄然过去了,也没人再提。

正式上课前是军训,我趁着休息的时候,溜出学校找兼职工作。

毕竟生活费不多了,下个星期的伙食费都没着落。

想不到学校对面竟然是一条古玩街。一间接着一间的店面,里面摆着各种稀奇的玩意儿。

我找了家大店铺走了进去。

老板是个中年小矮个,留着山羊胡子,看着很怪异,这年头还有留着山羊胡的人,不觉得热么?他身边坐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扎着四个羊角辫,正眨巴眨巴望着我。

“你要买什么?”老板边问边瞥了眼我手上的黄花梨木珠。

“我想找份兼职,打扫卫生,收银等都行。”我咬了咬唇,开口。

老板奇怪的看我一眼,“你缺钱?”

我点了点头,这人真是奇怪,不缺钱出来找什么工作,他问得可真直接。我见他眼神一直看着我手上的黄花梨木珠,于是便想摘下给他瞧瞧,谁知道,竟然摘不下来了。我只觉得头皮都发麻……这也太怪异了!明明之前还能拿下来的!但好似到了学校以后……就不一样了。

老板连忙阻止我,“别,你这珠子老料油润,颗颗上面有鬼眼,价值连城。我店小,你卖我我也不敢收。”

我吃了一惊,再看手上珠子,原来一圈一圈对着的,像是两个眼睛一样的,叫做鬼眼。竟然是价值连城??

“老板,我只是想找个兼职。要不,我给你带孩子也成。我很会哄孩子的!”说着我指了指他身边的小女孩。小女孩听了还冲我一笑,甜甜的。

我话一说,老板顿时惊呆了。

半天他才说出话来,“你……你看的见她?”

“啊,什么看的见?”我一愣,“她不就坐你旁边吗?”

老板几乎是跌坐在地,伸出一指指着我,颤颤巍巍的,“你,你有阴阳眼!我女儿十年前就过世了。”

“我有阴阳眼?”我惊叫出声!只觉得全身连牙齿都在打颤!心脏“砰砰”直跳。但冷静下来后,我轻叹一声。我早该想到了,只是自己一直不能接受,如今老板不过是点穿我长久来内心的纠结与困惑。奶奶临终前的那番话,以及和四叔交合的,应该是个美艳的女鬼吧。那时候,我就已经开了阴阳眼!

我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位老板并没有把我当成怪物。还激动的泪流满面,说请我帮一个忙,然后给我两万元重谢,我算算这么多钱,够我读完大学了,于是就爽快的答应了,反正先试试嘛。

晚上,等到舍友们都睡了以后,我独自爬窗来到后山。我不能直接出宿舍,宿舍管理阿姨是要登记的,大半夜出去,又不回来,别人会以为我出去和男生厮混,名声就不好了。

学校后面这座山,阴森的出奇,真是想不通,为什么要把学校建在这里。

我抬头看看天,天上无星无月,可我明明记得,今晚的月亮又圆又大,真是奇怪了!

店铺的老板姓何,何老板十年前,带着女儿在山上时候,女儿不慎走丢了,据说是在一个山洞前发现了她的鞋。何老板说这么久了,他也不期待奇迹,只希望能找到女儿尸体入土为安,不然找不到归宿的女儿的魂魄就会一直飘荡在外,不得转世。就像我看到的那样。

而那个山洞里面据说有恶灵,没有阴阳眼的人是走不进去的,也不能避开恶灵。何老板讲的时候支支吾吾,我怀疑估计他找人试过,可能没结果,也可能是出了意外。

虽然我也害怕,但我反正是孤身一人,为了学费,我拼了。

到了何老板说的山洞前,我发现那个洞很小,要爬进去,我刚要弯腰,一块石头竟然自己移开了位置,就像门一样的打开了,要我进去的意思,我有些迟疑,这是什么情况?可是想想那些钱,我还是决定摸黑进去。

进去后眼前越发的昏暗,但是在不远处明显有不算明亮的光。

只是我一动,便觉手腕上的黄花梨手串有些躁动,洞里也开始忽明忽暗起来。我低头,忙着去看手上,发现手串上竟微微张开一只只眼睛。

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我做过一个梦,梦里一个老者站在我面前,他的手腕上面就有一圈像是我手串上的眼睛。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那老者难道真是爷爷。

做梦那会,我就和奶奶说了这事儿,奶奶说那是爷爷。奶奶说那话我多半不信,爷爷长得并不是那样。但奶奶那时无比笃定,而今我也有些信了。

洞穴里终于恢复平静,我的手串也在没了动静,我看向洞里那一点暗光。

有钱能使鬼推磨,一想到学费和佣金我就狠了狠心,这次冒险想当于一劳永逸,我鼓起勇气,迈步朝着洞口哪一点暗光走去。

原来洞的里面还有一个洞里洞,进去之后眼前便出现了一个古墓式的地方。

我既然是报考的考古系,自然对古墓学有些研究,但眼前的古墓格局,着实有点难到我了。

看了一会,我便泄气了,我竟然一点没看出,眼前的古墓是哪朝哪代的墓穴。

不过我能肯定,这里肯定是个有权势之人的墓穴。

墓室四周的墙壁上亮着长明灯,数了数,一共七七四十九盏,灯座都是金色的。这里墓主人的身份可想而知。

墓室正中的墙上还设了北斗七星,七颗星正对着的便是我这里,但奇怪,地上却是空出来的。

这么高规格的墓室,为什么没见棺椁?难道说还有比我先来的,已经把墓室给盗了?但想想又不像,就算是被盗了,也不能把棺椁都给背走了。

正想着,突然感觉身边有个什么东西扯了我一下,我转身那东西便不见了。

顿时,我有些毛骨悚然,我深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在墓室里面看了一圈,不知怎么身后竟飘来一股奇异的香气,我刚沉下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这里是墓穴,怎么会有香气,还是来的这么突然的?

“宁儿,你终于来了!”身后一个清幽而婉转的声音传进脑海,然而此刻,再好听的声音对我来说都实在瘆的慌。

墓室里没人,除了我还有谁?

我小心翼翼的转身看去,手心里汗水直冒。

结果,对面站着一身华丽红衣的男子,面若白玉,神采飞扬,双目深邃而明亮,似夜里的星辰那么璀璨,眉毛浓密,鼻梁高挺,连嘴唇可以堪称绝美,望着他那风华绝代的容颜,我竟看的有些忘乎所以。

好看的人也不是没见过,只不过如他这般,美得让人可以忽略性别的人绝无仅有。

男人长成这样,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他为什么着装怪异的出现在这里?他为何叫我宁儿?

奶奶也只是叫我宁宁,他为什么叫我宁儿,他是人亦或是‘鬼’?

想到这里,我的思绪都随着自己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那种恐惧,不安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我。

我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对了,怎么听着他的声音哪里听过,那样耳熟?

他是……

左眼看见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左眼看见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无妻徒刑,老婆大人请息怒18章

    原标题:无妻徒刑,老婆大人请息怒18章书名:无妻徒刑,老婆大人请息怒第十八章:我要带走这个野种!林芷苒有些担心,她左右看了看,很快把目光放在了楼梯口转角的地方。这里有东西遮挡,而且也能听见楼下的声音。所以只是考虑了一秒,林芷苒就过去了。这个时候楼下的争吵更加剧烈了,桌子上一片狼藉,畏惧于争吵的两位主角,没有人敢来收拾东西。白老爷子根本都没有再坐在那里,他的脸上由于愤怒都涨红了起来,“……不管你同不同意,明天我必须把人带走!这件事没得商量!”“那我也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让你把无痕带走的!”白天袭也强

  • 万古大帝18章

    原标题:万古大帝18章小说名:万古大帝第十八章冲突修炼塔之中,楚云站在最高的第九层,第九层之中,无尽的灵气萦绕,化为了漫天光芒,直接进入楚云身体之中。轰隆隆。几乎是瞬间,楚云周身是散发出来雷鸣之音,体内的杂质更是直接排出,体内被灵气包裹,楚云浑身充满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之感觉。“不愧是修炼塔,果然不一般。”楚云自语道,他直接运转混沌神龙体,楚云身体之上,出现一个漩涡,瞬间无数的灵气进入楚云身体之中。楚云直接坐下来,开始修炼起来。他的实力变得强势无比,在这里修炼塔修炼,苏叶吞噬了所以灵气,疯狂注入苏叶

  • 混沌大神戒18章

    原标题:混沌大神戒18章小说名字:混沌大神戒第十八章统筹计划“不,我不能!”罗云怎么也没想到,这句话会从父亲一直推崇的好友口中,如此斩钉截铁般地说出来。连玉真子都不能帮助他,看来他只能依靠他自己了。好在他还有混沌戒灵,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存在。罗云能走到今天,就有它一半的功劳。虽然难掩失望,罗云即将告别玉真子。但是玉真子道:“首先你得明白你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强大。”“我明白。”玉真子道摇头:“你还不够明白,不然也不会以为我能帮得上忙。”“哦?”罗云想听听对方的高见,或者是——借口?“抓你父亲的柳州西

  • 日久生情:陆总,轻点宠18章

    原标题:日久生情:陆总,轻点宠18章小说书名:日久生情:陆总,轻点宠第18章能拿出来个怪想坐吗?突然,陆慕弈的声音在苏沛霖的耳后响起,声音好听到爆,让苏沛霖心尖都跟着一颤。她回头去,恰好看到陆慕弈敛着淡淡笑意的深眸,她的回答,透着几分纠结,可以吗?当然可以。陆慕弈笑看着她,怎么?你觉得我是多不近人情?我不是这个意思,苏沛霖急忙反驳辩解,我只是觉得你工作这么忙,还让你陪我乘坐热气球太耽搁时间了。旁边的店家疑惑地看着苏沛霖,她倒是头一次见跟丈夫说话这么客气的女人,换做是其他人,无论是小两口还是夫妻,

  • 邪气孤少18章

    原标题:邪气孤少18章书名:邪气孤少第十八章混乱的态势等到白萱萱将毕荣的住院手续办好的时候,毕荣也已经安心地在病床上输液睡着了。经过今天晚上这样一闹,白萱萱也觉得很累,不知不觉中也趴在毕荣的床边睡了过去。在毕荣睡着的时候,无论是南州,还是黄家都出现了一种比较混乱的态势。南州的每一个二线以上的家族都收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外宾酒店的事情。事情明明早上刚刚结束,但消息很快就从南州的外宾酒店传到了整个南州之中,而在此刻,每一个家族看到信息之后都是为之一颤。他们其中大部分人对毕荣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南州酒吧

  • 撞邪18章

    原标题:撞邪18章书名:撞邪第018章我终于找到你了话筒里是斜眼男的声音!我手一哆嗦把话筒扔到了桌子上,刚想说话却被刘警官一把拉住蹲在地上。“嘘……”我不敢出声,心脏起伏不定,刘警官也有些紧张,攥住我的手直哆嗦。她将门打开一条缝,顺着门缝看出去,正好看到电梯。电梯从下面升了上来,停在六楼。当电梯门打开,我立刻欣喜若狂,是大眼上来了。我刚想叫大眼,却被刘警官捂住了嘴巴。“不要出声,先看看。”刘警官说。我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电话,不由的点点头。大眼从电梯里走出来,他脸色乌青,像是中了毒一样,在电梯口面无

  • 美人出殡18章

    原标题:美人出殡18章小说名字:美人出殡第十八章小芳出事了我和班主任正在劝说白子谦的时候,警察来了,这一次,我的心是真的,慌了。来的警察已经是我的老熟人了,就是那个,之前对我态度很不好的小警察。那小警察看到我,也明显没什么好脸色。但是他的脸上依然带着一种,抓住了我的把柄的骄傲。真是幼稚,我嗤之以鼻。那个小警察径直向我走来,我已经不感到意外了,肯定就是要我去警察协助调查吧。我心里有些不安,可以是任何一个人出事,但我不希望出事的是小芳。这么说可能有些自私,但是毕竟人有亲疏。我乖乖跟着他们上了车,来到

  • 苍云灭18章

    原标题:苍云灭18章小说名:苍云灭第十八章战枭高手各怀心事间,莫晓晴领着队伍抹过一片街区,直穿出镇北,镇北有一处三岔道,一条通往靖宁方向,剩下的一条,自然是去往战神府!“左!”在距离三岔道区域还有数十米,莫晓晴就提前指明了方向。高速骑行中,若没有提前预判,急拐弯时很容易冲过头。“晓晴,保持这个速度!”秦飞察觉到前队速度越来越快,出声提醒了一句,又对身侧几人道,“若有有追近,直接打!”成杰、子舟、柳姑娘一齐点头。很快,那落后得并不算太远的数百骑手也涌入了去往战神府的官道,蜿蜒在山林间,宽不过五米的

  • 八域之主18章

    原标题:八域之主18章书名:八域之主第18章变故李秀凤自顾说着,恐惧的表情似乎令她又陷入当天发生的事情当中,这是可怕的表情。良久,她才回过容来。仿似自语自言的话,彭小邪震惊地说不出话,他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时常被人喊“野仔”,他最在意的就是身世,李秀凤话中的那少年竟然是自己,也就是说自己不是野仔,自己也有亲人,只是一时无法相认而已,也许那蒙面人就是自己的亲人,就算不是,起码他肯定知道自己的身世。第一次听说自己朦胧的身世,彭小邪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曾经多少次猜测自己的身世,也多次问过父亲,可

  • 完美替身:重生娇妻宠上天18章

    原标题:完美替身:重生娇妻宠上天18章小说书名:完美替身:重生娇妻宠上天第18章垃圾桶里的书江晚一早醒来看到自己的黑眼圈时,想要自杀的心都有。同样是熬夜,江晚竟然一夜就出了这么重的黑眼圈,而她还是夏云汐的时候,一夜不睡也没有什么区别。“我去公司,你想要去参加你们的表演培训,让司机送你去就好。”霍时钦沉声说道。“好,我知道了。”江晚将准备好的早餐放到霍时钦的面前。早饭过后,霍时钦和江晚两个人分别去到公司和聚星影视。霍时钦踏着坚实的脚步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邱池已经将今天需要的文件摆放在霍时钦的桌上。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