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逐爱游戏:坏蛋总裁你走开】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21:19:31 来源:网络 []

书名:逐爱游戏:坏蛋总裁你走开

第一章 戒指

夏夜的风柔柔的吹着满身,却依旧挡不住那份酷热与难耐。好好孕

路旁低矮的含笑花开满枝,漾着浓浓的香,也为着这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凭添了一份别样的真纯。

我徘徊在路边上,我这样子不停的走动有多久了,似乎是从黄昏就开始了吧。抬首仰望着不远处那座大厦上的巨型时钟,时针已悄悄的转向了新的一天,夜深了,凌晨的夏风最是清爽怡人,可是我的心里却是无尽的茫然。

走吧,徒步再回到车站去,找一处角落熬过这难耐的一夜。可是肚子又是不争气的叫起来,肚子在抗议,抗议我对它的不负责任,整整一天我已经滴米未进了。

我真是没用,找了一整天的工作,可是就连那最普通的饭店也不要我,没有身份证,他们说没有身份证那就是‘黑人’,在X市这是无人敢用的。

我要怎么办?我狂乱的在心里呐喊着,可是我周遭的人却没有一个听得见,他们不理会我,他们把我摒弃在了这个世界之外。网站haohaoyun.com

我看向不远处那个倚树而立的女子,那窄短的裙子,黑色吊带的背心,雪白的臂膀随时在向你打着招呼一样……

看,她又向着一个新的目标迈进了,我看着,满眼里的都是羡慕,为什么我就没有她的洒脱,为什么我站了一个晚上居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也许不用三两分钟她就又可以将几块钱随意的塞进她鼓鼓的腰包里了吧。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我叹息着向前走去。

闻着那路边摊上浓浓飘来的面香,我不自觉的转首,好香啊,把手插进裤袋里,一面看着摊主在忙碌着一面感慨自己裤袋里两手清风的命运。

“砰”,我似乎是撞到了什么,好痛啊,我抬起头却又是立刻撞到了一个人的头上,“啊……”我下意识的一叫。

“走路也不长眼睛。”一道男声气愤的向我吼来。【逐爱游戏:坏蛋总裁你走开】小说在线阅读

“啊啊,对不起。”可是不对啊,“你不是也没有看到我吗?”我强词夺理,却是有些心虚了,刚刚的自已只顾着看向那面摊了。

“我在找东西。”这男人说着已然弯下腰又是仔细的在路面上寻找着什么了。

“哦,那对不起了。”沮丧的说完,今天的自己真是背到家了。

男人头也不抬的说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逐爱游戏:坏蛋总裁你走开】小说在线阅读

“我,我无家可回。”

“那你帮我找东西吧,我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说不定是我眼神不好的缘故,你要是帮我找到了,我有奖。”男人低着头一边在逡巡着什么一边向我说道。

“当真有奖吗?”我欣喜的问道,似乎那一碗热腾腾的面已经在向我招手了。

“嗯,找吧,找到了我就奖赏你。”男人没有抬头,依旧还在专注的寻找着什么。

“要找什么?”

“一枚白金的戒指。好好孕

“好的,没问题。”我不知道倘若真的找到了,他会不会食言,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无聊罢了,如果没有奖励,那就权当是打发我无聊的时间吧。

我站在原地,我看着他寻找的范围,心里已大致清楚了,“就在你现在位置的附近,是吗?”

“嗯。”他的话简短而清晰。

找吧,我要开工了,就当是自己的一份工作来做,找到了有他的奖励呢。

我蹲在地上,一寸一寸的向前面搜索,可是找了半天,所有那男人走过的地方我皆找遍了。

没有。来自haohaoyun.com

真的没有。

是他弄错了吧。

一个白金的戒指,说不定早就被谁捡去了,谁捡了也不会还他的。

我想着已是泄气了,我坐在路边的草坪上,看着他依然不气馁的在寻找着,“你说,你这白金戒指是什么时候丢的。”

他的宽边眼镜在路灯的照射下反着光,那文质彬彬的气质告诉我他也许是哪个公司的文职员工。

“昨天。”他想也不想的,轻描淡写的说过。

老天,他没有搞错吧,我想我一定是遇到了一个疯子,昨天就丢了的戒指,今天才来寻找,他的后知后觉也太过严重了吧,如果这样也能找到那真是奇迹了。

“先生,我想你不用找了。”给他一个忠告,省得我与他一起挨累。唉!我的那碗面又没了。

他不理我,依旧坚持着在暗黑的地面上寻找着早已不知主人为谁的白金戒指。

“先生,你觉得它还有可能存在吗?”真不知道要怎么劝他,丢了一天了,这马路上也不知经过了多少个人,或许此刻那得到戒指的新主人就躲在哪个角落里兴奋的庆祝呢。

“你不觉得你很罗索吗?”男人小小声的低咒,却是被我听个一清二楚,吐吐舌头,或者真是自己多事了吧。

仰躺在草坪上,浓浓的草的味道袭了满身,却是暗香一样,是我最喜欢的大自然的味道。看着天空中的星星在眨着眼,这夏夜是多么美好啊。

闭了眼,真想就在这里睡去,这草坪上比起车站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可是我却不敢,因为这里没有车站来得安全,我宁愿遭乘务员的白眼,也不愿睡在这露天的草坪上,倘若有陌生的男人打起我的主意,那自己岂不是……

再躺一会,就一会,让自己再体验一下这夜风的柔和,夏,其实是美丽而多姿的。

面香又是浓浓的从马路对面飘了过来,口水哗哗的流,我忍不住的想要坐起来,吃不到看看也好。

重新坐起来,才发现刚刚那个傻瓜男人此时正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向斜前方走去。

唉,终于他也是放弃了吧。丢了一天的戒指怎么可能从这大马路上找回呢。

打着哈欠,慵懒的伸展着手臂,我依然渴望对面街上的那一碗面,可是我却也只能望洋兴叹。

走吧,去车站。

就在我的手掌支着地想要站起来的刹那,我发现有一个小小的硬硬的金属一样的东西咯到了我的手。

下意识的低头一看,一枚白金的戒指此时正乖乖的躺在那里等待着我的拾起。

第二章 再遇

这是一枚小巧而别致的白金戒指,戒指上面镌刻着的一朵玫瑰花,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女人带过的戒指。

看了看我的手指,轻轻一送戒指就套在了我的无名指上,呵呵,真是好看。

可是那冰凉的触感却是一下子惊醒了我,这戒指就是刚刚那个男人在寻找的吗,看他急切与专注的样子,这枚戒指于他一定是珍贵无比的。

这样想着我立刻冲了出去,我向着他的方向大叫,“先生,等等,你的戒指。”

可是他还在打着电话,他丝毫也没有听到我叫着他的声音,这一刻我突然犹豫了,如果这戒指我留下了,那么三五天内我的衣食起居就都可以解决了。

但是那个男人呢?失去了这枚戒指或许就影响了他一生的幸福。

片刻的犹豫之后,我还是起身向那男人飞跑过去。

“刷”,一辆车疾驶而过,是我的急切让我分神了,我竟是没有看顾这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

待车驶过,我再看向对面的人行横道时,又哪里还有那个男人的踪迹了。

我四处寻着他的身影,我不信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能上天入地眨眼间让自己消失不见。

可是任凭我四处找寻,却依旧没有他的踪影,他果然神通,一转眼的功夫就在我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低首看着无名指上的那枚白金戒指,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一片银光,好靓丽的一枚戒指啊。

这一定是他女朋友的戒指吧,或者就是他送给她的,可是戴在我的无名指上却也奇异的刚刚好,看来他与他的女朋友一定是订过亲了。

心里羡慕着,瞧他对这枚戒指的精心也知道那女孩于他的重要性了……

找不到他,我重新又坐回了草坪,却没有了去车站的欲望,总是感觉那男人还会再来找寻他的戒指的,这是他的爱人的,丢了,两个人之间一定免不了一场战争。我想着,脚下更是移不动分毫。

夜风凉爽的吹在我的脸上,舒服的赶走了我的嗑睡虫,这草坪上,这露天的地方,我真的不敢睡。

呆呆的望着街对面,望着他突然消失的那一个位置,我期待着他的出现,还了他戒指,就是祝福一对恋人,我渴望所有的人都能够幸福快乐,因为这也是我自己的向往。

于人为善,才是于已为仁。

可是我从暗黑的夜一直等到了那夜空现出了鱼肚白,天就要亮了,这是黎明前的黑暗,街路上的路灯还在闪亮着,面摊的主人在整理着一地的狼籍,收摊了,又是一夜过去了,而我依旧一无所获。

手指上依旧带着那枚闪亮的戒指,迎着曙光我起身站在清晨的霞光里,我遥望着远天正在悄悄升起的太阳,原来日出是这样的美丽。

我是这样懒散啊,有多久没有看过日出了,我欣喜着,看着太阳在慢慢而出之后,突然一下子就跳到了天空中,太阳自由了,再也没有了禁锢着它的黑暗。

伸出手,让阳光从指缝间穿过,这是我心中的阳光,我相信我终是可以战胜一切的。

忍着饥饿我开始漫无目的的在街路上走着,慢慢的有早起上班的行人疾速的从我身边一闪而过,看着他们嚼着包子或者面包,还有豆奶,那香甜的味道真是惹我垂涎……

一个个的商店门前,我伫足看着那上面的每一则广告,我希望那里有我要找的工作,随便一份工作就好,我不奢求,此时的自己只要求得了温饱就好。

“请问,这里还需要营业员吗?”走进一家店面问向那状似老板娘的女人。

女人从头到脚的审视了我一下,然后问道:“有卖过衣服吧?”

我摇摇头,我不习惯撒谎。

“那很遣憾。”她说完微笑着点头径直从我面前走过。

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感觉,我似乎已经有些麻木了,二十二了,我并不小,这么些年从没有吃过的苦却在这几天内一下子冲进了自己的生活。

可是我不后悔,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延着这条街路一直走,我突然就闻到了海的气息,那海水的味道漫延在我的周遭,这里离海不远了吧。

心里雀跃着,真想去感受一次海的浩渺与宽广。

步子依旧有些踉跄,我很饿,可是我依旧挣扎着向那海的方向走去,投入海的怀抱,它博大的胸怀会给我积聚一份力量吧。

咬着牙,我要挺过这一段漫长的路。

渐渐的我看到了天空中飞翔的海鸥,看到了那水天一色的海。

眼前的一切真美,这一刻,我忘记了饥饿,忘记了自己早已浑身没了力气,我拼命的向那沙滩奔去。

当我喘着气仰躺在沙滩上时,眯着眼,看着蓝蓝的天空,闻着这无尽的海的味道,心里平静的就如一池湖水。即使这海里的浪在大,也掀不起曾经的过往与涟漪了,挖着一个又一个的沙坑,在一个一个的用沙填满,我想把所有的不开心都埋葬在这里沙里,让海水与浪花来洗涤我的不甘吧。

痴望着波涛起伏的海,正是涨潮时,那浪花溅起了太多的美丽与妖娆,真想在那潮水中奔跑追逐着浪花,可是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了生气。

不远处,有嘻笑声传来,我没有回首,那是别人的幸福,我不想去打扰别人的世界。

我只是,一个孤单的寂寞的灵魂,我依附在这海天一线间,我向往的就只有对生的不懈努力。

我要生,因为我不是懦夫。

一个美丽的穿着婚纱的女人从我面前闪过,她身后一个男人在快乐的追逐着她,在其后却是摄影师如影随形般的跟随与拍照。

原来是一对恋人在拍婚纱照。

就在我的面前,他们表演着他们的爱情与眷恋。

此是,新娘背对着我,我看到了她纤细的腰肢挺拔的站在沙中,而对面那男子则无限深情的向下吻去,我知道这是在做戏,这是做给摄影师看的镜头,我却还是忍不住的被这一份情所感动。

闪光灯无数次的闪过,而男子也终于缓缓的抬起了头。

没有眼镜,一刹那间的愣怔后,我告诉我自己,这男人,他是我手上这枚白金戒指的主人……

第三章 喜欢他的笑

我专注着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眉清而秀,薄唇咧开弧度,皮肤白皙却不显苍白,发丝柔顺而飘逸的散在耳后,那带笑的俊颜上一道浅浅的酒窝仿佛盛满了似水的柔情,而那柔情,他倾身以对的是他即将的新娘子。

举起手,想要告诉他我无名指上多出的那枚戒指,这是他的,或者是他的新娘子的。

可是他却没有看见我一样,继续深情的凝视着他的新娘,那样的专注而完全无视于这沙滩上十几双紧盯着他们的人。

我看着他幸福灿烂的笑颜,这一瞬间我竟呆住了。

然后,我看到了他对新娘子的轻轻一吻,看到了那一吻之后那略显粉红的肌肤在阳光下更加的耀眼。

OK。

我看到摄影师举起了手势,于是十几位工作人员欢呼雀跃着,对于他们来说是又完成了手中的一项工作,而对于那一对新婚的夫妇来说,他们则是即将走向他们人生最辉煌的一刻。

或许这枚戒指他已不再需要,他需要的只是他的新娘子温柔的笑意就足够了。

我落寞的起身,原本迎向他的脚步在瞬间就转了方向。

肚子还在叫嚣着,抗议着我的残忍。

去找工作吧,前面似乎已经没有了路,只有无尽的沙绵延在海岸线上。

一步步,深深浅浅的种下我的脚印,而更多的是要埋葬一份沉重。

重新又回到了那片路边的草坪之上,连我自己都奇怪自己的举动,似乎这里是我唯一想要来到的地方一样。

我想过只要我拿了我手中的戒指去金店就能换上一点点的钱,那么这两天的用度也就有了,可是这念头只在脑海里闪了一闪,就立即被那阳光一样的男人的微笑给止住了,他仿佛就站在那沙滩上对我道:“这是我的,你要还给我。”

是的,我不能拿着别人的东西去换钱,那是我的不屑,虽然我真的很需要钱。

我默默地等待着对面面摊的开业,只要让我闻着那面香就好。

夕阳日落,又一个夜来临了,我这样坐着有多久了,我不知道,时间太多了,多得让我无法盛载一样,终于我看到了那面摊的主人推着车向着我对面的摊位走去。

看着他熟练的做好了准备工作,两排桌子与小椅子已整整齐齐的摆在了路边,真羡慕他啊,可以靠自己的能力来获得一份收入,而我,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我就象一个废人一样。

那面香又是飘了过来,那些吃着面的都是他的老顾客了吧,一边笑着与他谈着什么,一边吃着碗里的面,好温馨啊,就如家一样。晚饭的时候到了,他更忙了,那桌子上用过的碗也顾不得捡下来了,我看着摊主的忙乱突然间就有了主意。

慢慢的踱到那面摊前,我轻轻的说道:“叔叔,我帮你收拾碗筷帮你洗碗,好吗?”

他奇怪的看着我,似乎不相信天下会有这么好的事情一样。

我尴尬一笑,“叔叔,你只要给我一碗面吃就好了。”

他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我大喜,没想到心中所求竟会这般的顺利。

虽然很饿,可是我还是强忍着,我麻利的收着桌子上狼籍的盘盘碗碗,再放进水桶里一一的洗净,洗过了再收,收过了再洗,我卖力的做着这一切,心里却是开心的。

终于,人越来越少了,我也累得快爬不起来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再也不想动了。

“叔叔我饿了,我想要吃面。”两天一夜的滴米未进,那面已经在我面前飘啊飘啊,就象一朵飘渺的云一样了。

他点点头,动作麻利的果真在煮面给我了,我感激的看着他,也看着周遭这熟悉的一草一木。

原来夜又是很深了,对面大厦上的时钟上的时间就快步入凌晨了,那是灰姑娘与她的王子分离的时间,我想象着灰姑娘的水晶鞋滑落在楼梯间的情形,心里是淡淡的哀伤。

一碗面放在了我的面前,叔叔总算没有食言,我赢来了我人生中第一份靠着我自己的劳动而换来的食物。

掰开了一次性的方便筷子,迅速的探向了碗中的面,好香啊。

却在我刚要将一筷子面送到口里的时候,一只手伸到了我的面前,“拿来。”

我抬首,我看到了沙滩上那个英俊的迷死人的男人,筷子“啪”的一声掉在了桌子上。

“拿来。”他强势的向我吼道。

我奇怪了,明明在沙滩上我就打了手势告诉他,是他自己不理我的,怎么这一刻他倒是跟我吼上了,我不爽。

重新又取了一双筷子,我继续吃着我的面,当第一口面落入口中的时候,我才知道其实饿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此时这一碗面竟象是我此生吃过的最香的一顿美食。

囫囵吞枣的端起碗,三两下一碗面已被我吃个精光,随手从那桌子上扯了一张面巾纸,我擦着嘴角,我才抬头看向那个一直坐在我对看盯着我吃的男人。

“很好吃吗?”他不解的问道。

“是的,是我生平吃过的最好吃的面。”

“真的?”他不相信的问道。

我点头,“是的。”虽然这面比不上撒了芥沫与黑胡椒的意大利面,可是这一碗面却有着让我重生的感觉,或许这一辈子我也不会忘记这碗面。

“老板,给我也来一份。”他动心了,招呼着也叫上了一碗。

我伸出了手,把无名指连带整只手送到他的面前,“就是来要这个的吗?”

等待着吃面的这一刻,他把手搭上了我的无名指,他欣喜的着握住我的手,他仔细的看着这枚玫瑰戒指,然后他立即毫不迟疑的从我的无名指上拿下了它,“谢谢你。”

他随手拿在手指间把玩着,口里哼着歌,他很开心,可是我还是很饿。

“那个,你说的奖励还要不要兑现了?”我问,眼里满是期待。

他乍然听到,就伸手向怀里掏去,立刻一大叠的人民币就送到了我的面前,“这个给你,对不起,我忘记了。”

我推开了他的手,以及他手中的钱,“我不要这些。”

他嘲弄的一笑,那戒指在他的手中上下的滚动着,“那么,你想要什么?”

我展颜一笑,“我只要你送我一碗面。”

我的话音才落,随后,我看到了他的一排好看的牙齿,原来帅帅的男人笑起来更好看……

逐爱游戏:坏蛋总裁你走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逐爱游戏 或 坏蛋总裁你走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冷剩妃:皇家二次婚18章

    原标题:冷剩妃:皇家二次婚18章小说书名:冷剩妃:皇家二次婚第18章内情“杀?”楚凌扬皱眉,“太可惜了吧?”“没出息的东西!”梅皇后怒骂一句,狠狠在他额头点了一下,“区区一个玉琉璃算什么?只要皇位到手,想要多少美人得不到?”楚凌扬不做声,想想却终是不甘心:“母后,您会不会太杞人忧天了?”梅皇后理理鬓角,微微冷笑,“玉琉璃治好了老三的咳疾,万一再治好他的腿,解了他毒,你以为这东越国的江山还会有你的份儿吗?”“什么?”楚凌扬吓了一跳,终于变色,“若是如此,她的右臂岂不是也很有可能治好?”梅皇后点头:

  • 撒旦的红颜18章

    原标题:撒旦的红颜18章小说名:撒旦的红颜第18章欺人太甚“给,遗留在这栋别墅的生活用品张妈都帮你收拾好了,全在里面,现在统统还给你,简婉清,你接好了。”欧艳艳将手上装着生活用品的袋子从别墅石梯上扔向简婉清。噼里啪啦,袋子在高空中划开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毛巾、杯子、牙膏、拖鞋、纷纷从半空中掉下来,眨眼散落了一地,牙膏不巧还砸到简婉清的额头,砸中她额角上猩红的伤口。“唔……”雪白的纱布,一霎染红,痛的简婉清眼泪差点迸出。“还有你的行李箱,也接着。”欧艳艳合上拉杆箱,脚下用力一踢。砰,重重的拉杆箱从石

  • 二世祖的美娇娘18章

    原标题:二世祖的美娇娘18章小说名:二世祖的美娇娘第18章东方先森热情似火顾凡看得晃了一下神。许京暗自咬了咬牙,搔首弄姿道,“我就说嘛,小香早就忘了。”尤香维持着微笑,考虑要不要找借口离开,毕竟她现在真是一点也不想看见许京那张脸。许京的话还在继续,似是故意说给顾凡听,“毕竟,人家现在是东方阎的女人。”尤香看向他二人,微微挺直了腰杆,“没错,我是东方的未婚妻。”说着,她抬手抚了抚自己黑亮的发丝,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样子,这样简单的动作,却使她看上去很有女人味。顾凡和许京闻言,皆微微一愣。虽然这两天关于

  • 新婚老公太用力18章

    原标题:新婚老公太用力18章小说书名:新婚老公太用力第18章最佳老公人选和以往一样,许小宝只要出现在人群中,就备受瞩目。但他总觉得只是坐在购物车上根本不足以展现他的魅力和帅气,所以打算下地好好表现一下。到了人少一点的地方,许可才将许小宝放下,任由他跟在自己身边。果然,这样的许小宝更加惹人注目了,内心的优越感瞬间爆棚。许可确定购买齐全之后,就打算去收银台结账,低头的瞬间却发现许小宝不知何时不见了。心里‘咯噔’一下,许可精致的脸蛋儿刹那间血色尽失。这边,许可疯了一样的寻找着许小宝。那边……许小宝看着

  • 宠妻恶魔18章

    原标题:宠妻恶魔18章小说:宠妻恶魔第18章八卦新闻第二天,夏冰放假,来皇庭壹号找乔念唠嗑,顺便听一场免费的顾南live演唱会。乔念趁着还没到换班时间,陪她聊聊天,还给她端了一杯她最喜欢的蓝莓汁。“还是这里接地气!”夏冰随着音乐左右摇摆了两下,愉快的说道。乔念看着她一脸满足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看来这妮子天天呆在那么具有人文气息的地方确实有点闷坏了。“你下班后可以来这里放松一下,趁我还在这里打工,还能请你喝杯果汁!”“念念,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夏冰喜笑颜开。突然想起了正事,看着她说道:“我们经理知

  • 首席邪妃18章

    原标题:首席邪妃18章小说:首席邪妃第18章蓝色花蕊竟是蓝色花蕊!“怎么会?”左瑶儿脱口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慕洛怎么可能拿得出蓝色的花蕊!有问题!一定是有问题!”不只是左瑶儿,其他人也都是傻眼了,根本不敢想心自己的眼睛。蓝色的花蕊啊!这已经算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花蕊了,可慕洛随随便便的采摘一下,竟就采到了?这难道真的只是慕洛运气好那么简单吗?一片震惊之中,只有一抹欣长的身影,格外的平静。是冷无决。他看着前方坐在轮椅上,神色淡淡的少女,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果然,他没有猜错。这个丫头,

  • 惊鸿一场爱18章

    原标题:惊鸿一场爱18章书名:惊鸿一场爱第18章我妹妹凌菲,怀孕了“厉老夫人,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你是来支持凌薇的吗?”“凌太太,请问凌菲为什么没有出席此次见面会?”“凌太太,你觉得凌薇和凌菲,谁更有资格继承启程?”“厉老夫人,厉家在凌家这场姐妹争夺财产案中都扮演了什么角色?”“厉老夫人、凌太太,对于外间传闻,说你们合伙欺负孤女,你们怎么看?凌菲是不是因为有了你们的支持才打败凌薇的?”面对记者们一哄而上,七嘴八舌的提问,林淑芬和厉美琳表示压力很大,一个回答不当,就惹祸上身,所以两人很有自知之明的

  • 白天坏夜晚爱18章

    原标题:白天坏夜晚爱18章小说名:白天坏夜晚爱第一卷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8章特别无力“不要……”名可咬着唇,知道这个男人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她如果大叫惊动了外头的人,他们进来的时候看到两个人现在这模样,能不误会么?他是大老板,和个女学生在这里做点什么出格的事,对他不会有什么影响,顶多添一笔花边新闻。但,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她还怎么在同学面前抬起头做人?“北冥先生,这里是学校。”她咬着唇,只希望他可以看在外头人多,房门又没有被锁上的份上,别乱来:“不要……”“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在学校,就可

  • 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18章

    原标题: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18章小说书名:恋爱尽头:老板,求封休书第18章给我生个孩子吧凌少宸的西装外套、别致淡雅的领带、干净的衬衫、紧缚着的皮带……一件一件,自简宁眼前慢慢滑落。偏偏凌少宸这脱衣的速度是磨人的、具有挑逗意味的,但同样也是赏心悦目的,是力量与美感的结合。故而,在这种视觉冲击下,简宁发现自己根本挪不开眼,她甚至呆呆地连句“下流”都说不出口。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天晚上简宁不曾见识过的。当晚他们亲密的时候,黑灯瞎火,而且两人都是不情不愿。事后,凌少宸甩门就走,简宁闷闷地哭,谁有心

  • 倾心倾情18章

    原标题:倾心倾情18章小说名称:倾心倾情第18章阿斯顿马丁是凌墨轩的见鬼了这是?凌墨轩怎么也来了?他一个医生,顶多再加一个律师楼的合伙人,怎么还受了萧然的邀请来这里了?苏末发呆的时候,凌墨轩已经迈着优雅的步子来到了她的身边。“呆了?半月不见,智商都降低了,见人都不知道打招呼了。”凌墨轩扬起招牌似的薄笑,当然那笑里也带着惯有的讥诮。被这笑一刺激,苏末回神了,“你怎么来了?”与她有同样疑问的还有萧然,他也疑惑的看着凌墨轩,“凌医生,我好像没请你。”在他眼里,凌墨轩不过是个医生,实在还够不上他这次宾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