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冷王毒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15 22:39:5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冷王毒妃
第一章 穿越
  陆韵语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便是身边的男子。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男子正沉睡,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白皙的皮肤,英俊的五官……陆韵语虽然因为他的长相愣了愣,但她毕竟不是花痴的人,于是立刻想到一件事:为什么会有男人在我的床上?!   她猛然坐起来,却被自己私密处传来的那一丝丝奇怪的疼痛制止住,弄的她倒吸一口冷气。   而身边的那个男子也因为她发出的声响立刻醒来。   让陆韵语惊讶的是,这个男子看她的眼神,是多么冷酷以及嫌恶。   陆韵语努力让自己平静,然后正准备开口问是怎么回事时,突然男子把陆韵语一脚踢下了床。   陆韵语的皮肤就这样挨到了冰冷的地面,混合着那里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把双手攥紧,牙齿也咬住下唇。   可是她始终没有叫出声来。   看到陆韵语眼底流露出的坚韧,男子似乎微微有点诧异,但也不过是一闪即逝。好好孕   而此时。陆韵语才开始细细开始打量这里的环境。   周围是像电视剧里一样古色古香的装饰,床上刚刚盖的被子也是那种丝绸的,那么……难道这里是古代?!   陆韵语闲暇时也曾在网络上看过各种穿越小说,所以她猜到,此刻自己大抵是穿越了!   思及此处,冷静如她,也不禁有些紧张。   不过是睡了一觉,怎么醒来时就……   “哎呀,林王爷,韵语,你们醒了么?”听到屋内的动静,一个富贵打扮的妇人突然跑了出来,看到两人一个赤身luó体地倒在地上,一个冷冷地坐在床上,愣了愣,然后赶紧赔笑道:“王爷,这个……韵语她,惹您不开心了么?”   那个被叫王爷的人冷冷一哼:“陆夫人好胆量,竟敢戏弄我?”   陆夫人露出了紧张的神色:“这……我这不是希望王爷开心么,韵语和依羽那么像……”   “像也并不是一个人。”王爷有些烦躁地打断她,“够了,来人,我要回府。”   陆夫人赶紧点头称是。   而陆韵语正冷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韵语?陆夫人?   难道说,这个身体原来的名字,和自己一样?还有,依羽又是谁?什么一样?这个王爷,又是怎么回事?   陆韵语轻轻皱了皱眉头。   林王爷看了眼陆韵语若有所思的表情,居然不知怎的,对这个昨夜看起来还傻乎乎,今早却像变了个人似的冷静的女子产生了兴趣。   可是很快的,他便又把这个奇怪的想法压了下来。   陆韵语知道马上就有人要来,于是强行撑着疼痛不已的身子,把一旁乱飞的衣服捡起来,快速穿上去。   终于,在有人来之前,她穿好了衣服。   但是进来的几个人,无一不是用嘲弄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她根本还是没穿衣服似的。   陆韵语有些摸不着头脑。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林王爷冷冷地站起来,然后在众人的拥簇下离开。   临走前,他回头道:“这样吧,既然你们一家都那么恐慌,就把她送给我,当小妾吧。”   陆夫人惊疑地看了眼王爷,又看了眼一旁低头不语的陆韵语,然后道:“嗯。”   陆韵语并非不想反抗,只是她明白,这样的情况下,即使自己百般不愿,也无事于补,倒不如乖乖听话,看看这些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爱恨情愁。   待林王爷离开之后,陆韵语看向陆夫人,试探性地叫了句:“娘?”   陆夫人闻言,竟整个人愣住,然后大哭着抱住陆韵语:“韵语啊,娘知道娘对不起你,但是你居然还愿意叫我娘,我真是,真是太高兴了……”   听着陆夫人的号啕大哭,韵语虽然有点烦躁,但也明白,毕竟是亲生骨肉,却要把她推上一个不爱她的人的床并成为代替品,陆夫人自己也定是不好受的。   想到这里,韵语轻轻拍了拍陆夫人的背,柔声道:“娘,没事。我怪您,但是不会恨您。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不过我头很痛,很多东西也不记得了,可以告诉我么?”   陆夫人抹了抹眼泪,道:“嗯,来,先来梳妆打扮一下,我一边慢慢告诉你。”   半响后,韵语才知道,这里是个历史书上不曾出现过的国家——齐飞国。   这个地方有两个国家相互对峙,也就是齐飞国和莫早国。   当今的圣上为林涛,而刚刚的林王爷,便是皇上的第六子——林霄灼。   而陆韵语的父亲,乃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官员。   林霄灼喜欢的,是陆韵语的姐姐,陆依羽,但是一日陆依羽外出时,偶然被皇帝看中,于是招入宫中。   陆家反抗不能,只好让陆依羽进宫,因此陆韵语父亲还升了官。《冷王毒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但是林霄灼自然是非常生气,为了抚平他的怒气,陆家只好出了一个下策——请林霄灼来陆府,并给林霄灼和陆韵语两人双双下药,想让林霄灼消气。没想到,现在却让林霄灼更加生气了,还白白陪了一个女儿去当小妾。   陆夫人越说越难过,又想到依羽嫁给那个可以当她爹的皇帝,竟又开始哭了起来。   陆韵语不免头大,道:“妈,不用哭了,我今日去林王爷家是当小妾,但来日……必定不会!”   她的眼里流露出一丝丝坚毅而隐忍的光芒。   陆夫人看见她的神色,惊了惊,然后笑着抱住她:“那就好!”
第二章 入府
  陆韵语进林府时,没有任何排场,一切从简。   她只拿了一些从家中带来的衣服,还偷偷带了一些针和药材,然后就坐在林霄灼的轿子后面的一个非常小的轿子里进了门。   下人们看到王爷带了个女子回来,竟也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尤其是看到陆韵语的待遇那么差,眼里还多出几分讥讽。   陆韵语只默默看着,并不多言语。   待下了轿,林霄灼冷冷看着她,道:“进了林府,就该懂林府的规矩。这些以后你慢慢会学到,而现在你所要做的是——把名字改成林依羽。”   陆韵语缓缓抬起头,不卑不亢地道:“王爷,我既然入了林府,自然会乖乖听话。不管王爷有什么吩咐都可以,只是改名字这一条,我做不到。”   她从现代穿越回来,什么都变了,惟独这个名字,还能让她感觉到一丝熟悉而温暖的感觉。所以她拒绝这个要求。   而林霄灼明显非常不高兴,微微眯起眼,道:“敢拒绝我么?哈,好大的胆子。”   陆韵语低头道:“并非是韵语胆子大,而是不忍见王爷自欺欺人。”   林霄灼挑了挑眉头:“哦?”   “王爷既然想叫我改名,自然是因为想把我当成姐姐。但是,再相象的两个人,始终不是同一个人,这点王爷不也很清楚么?若是王爷硬要我换名字,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而我自也有我的原则,我始终是陆韵语,希望王爷体谅。”陆韵语娓娓道来,语气虽温存,但也坚决。   林霄灼咬了咬牙,怒极反笑:“好!好!好一个自欺欺人,好一个原则,好一个体谅!陆韵语,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我便成全你,来人,带她去莫园!”   一个老管家似的人慢慢走过来,本来他在一旁听到陆韵语一直同王爷顶嘴时就已惊讶极了,一听要带陆韵语去莫园,眼里更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王爷……”管家张了张嘴,却在林霄灼冷冷的目光中闭了嘴。   而陆韵语只是听着,并不说话。   管家看了眼陆韵语,暗想也许是她还不知道莫园是什么地方才如此冷静,于是道:“咳,这位夫人,怎么称呼?”   “我叫林韵语。”林韵语抬起头,淡淡道。   管家看见她清澈的眸子时,愣了愣,然后道:“你知道,莫园是什么地方么?”   “大概是类似冷宫那种地方?”林韵语道。   “哎呀,是的。那……那你怎么也什么都不表示一下?”管家提醒她。   “表示什么?”林韵语作出疑惑的样子。   林霄灼面无表情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看见林韵语故做天真地问话时,冷冷一笑:“王管家,你今天是不是管太多了?”   林霄灼自然知道,她不过是不愿意求他或者是向他示弱。   王管家一副醍醐灌顶的模样,然后赶紧道:“夫人,您跟我来吧。”   陆韵语轻轻点头,一脸云淡风清地离开了。   而林霄灼见她这般不在意的模样,更为恼怒,忽然就抓住陆韵语的手臂,而且非常用力。   陆韵语愣了愣,然后问:“王爷,有什么事么?”   就是这个!   林霄灼手上的力不自觉又大了三分,就是这种看起来很温顺,但却流露出丝丝坚毅与不甘的声音与表情!   这个,让他感觉非常不爽的女子!   看到林霄灼神色有异,陆韵语暗自惊了惊,然后柔声道:“王爷,怎么了?”   林霄灼忽然放开她,冷冷一笑道:“没事,我是让你——好自为知。”   说罢,他又忽然对着陆韵语的唇一阵嘶咬,全然不顾周围有多少下人。   看着女子惊慌失措地想要推开他却又没有足够力气的时候,他居然笑了——是的,他就是要看到她不那么云淡风清的模样!   “王爷,七爷他……”忽然,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跑了过来,道。   林霄灼眼睛一眯,推开陆韵语,冷声道:“怎么了?”   “似乎又发病了。”那人道。   林霄灼皱了皱眉头,然后道:“走吧。”   说完,便抛下陆韵语,径自离开。   陆韵语不动声色地调整表情,用袖子使劲擦了擦嘴唇,然后对王管家道:“去莫园吧。”   王管家还处于刚才一系列不可思议之事之中没反应过来,等到陆韵语又叫了他两声,他才连连应是。
第三章 莫园
  陆韵语在王管家的带领下,走到莫园。   这王府本是有极好风景的,一路上鸟语花香,假山池塘处处涟漪,万紫千红艳芬芳。   可到了莫园,便无端感受到一股清冷之气,一点点直逼人的心头。   陆韵语皱了皱眉头。   “哎,这里毕竟都是不受宠女子的住所,怨气阴气都很重,所以你也不用太在意。”以为陆韵语是害怕了,王管家安慰道。   “没事,我只是觉得,此地太过阴湿,实在不适合住人。”陆韵语摇头。   “呵呵,没关系,反正生病什么的本就是常见的事,所以王府大夫也不少的。”王管家笑道。   陆韵语颔首不语。   她自己前世,其实本就是个医生,而且还是中医西医的结合。   因为她修的是医学系,而家里的爷爷又是有名的老中医,故她也会经常看看一些关于草药以及针灸等中医方面的医书,现在穿越了,似乎以前有跟着爷爷学医术,是正确的选择。   陆韵语慢慢走进莫园,首先入目的,是一个大大的庭院,旁边有一大片的土地,上面没种几朵花,就算有几朵,也因没人照料而枯萎。倒是白白浪费了好好一块地。   胡思乱想间,她又走到了一间大大的厅堂前,王管家对她道:“夫人,我先离开了。”   陆韵语点点头,然后拿好自己的行李,走近大厅。   迎面而来的,便是一阵极香的气味,似乎是女子的胭脂味。   果然,大厅里坐着好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罗扇轻摇,纤纤长指,细嫩的皮肤,波光流转的美眸,皆是不可多得的人间美色。   然而,她们脸上的表情,大多是带着讥讽的。   “哟,又新来一个呀。”其中一个绿色衣服的女子笑道。   “可不么,而且看面孔生疏的很,我来这里不过一个月的光景,却没有见过她,看来,她是在王爷身边待了不到一个月就被赶了出来的呢。”另一个红衣女子也笑道。   “哎呀,你们别这样说嘛,这么不受王爷待见,也怪可怜的。”一个白衣女子摇头。   “切,就你会装好人。”开头的那个绿衣女子道。   旁边就有人开始附和,并且不时的嘲笑陆韵语与白衣女子,可怜白衣女子没有一张利嘴,只能呆呆地坐在那里,眼中泪水越积越多,就快流下。   “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陆韵语冷冷道。   众人一惊,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非常娴静的姑娘一开口就如此大胆。   陆韵语不理会众人惊讶的表情,看向绿衣女子和红衣女子:“你们也不过是被王爷抛弃了的女子,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冷嘲热讽?本来嘛,没有了王爷的宠爱,心理或许的确会有点不正常,但是拿我出气有什么好玩的?要真正不乐意,就去找王爷啊。”   绿衣女子和红衣女子被她堵的没话说,众人也愣愣地看着她。   陆韵语懒的理她们,冷哼一声便欲去找空房间,可红衣女子忽然反应过来,抡起巴掌就要往陆韵语脸上打。   陆韵语皱了皱眉头,随手一扬,一根细细的银针便刺在了红衣女子手上的某个穴位中。红衣女子尖叫一声,满地打滚地乱叫:“救,救救我……对不起……啊!救救我……”   越说到后面,声音便越带哭腔。   众人非常惊讶,纷纷用手捂住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陆韵语。尤其是绿衣女子,脸色发白,生怕陆韵语要对她怎么样。   陆韵语道:“要我放过你?好呀,你去向她道歉。”陆韵语指了指一旁的白衣女子。   红衣女子赶紧连滚带爬地向白衣女子磕了个响头,白衣女子吓了一大跳。   红衣女子痛苦地看向陆韵语。   陆韵语随手一捏一挑,银针出来了,红衣女子重重地松了口气,然后哭道:“妈啊,痛死我了……”   因顾忌着陆韵语,旁人也不敢安慰,只同情地看她。   陆韵语冷笑一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白衣女子赶紧跟了出去。   “你好……我叫宛白,杜宛白。”白衣女子怯生生地对陆韵语说。   “你好。我叫陆韵语。”陆韵语也对她微笑一下。   白衣女子见了陆韵语的微笑,竟愣了愣,然后轻声道:“你笑起来真好看,为什么不多笑呢?”   陆韵语恢复了冷冷的表情道:“没什么好笑的事罢了。”   杜宛白听她这样说,也觉得有道理,点点头,然后道:“你好厉害哦,刚刚那一下,友容就变成那样,我从没见过她那么狼狈的样子……”   “这世界上,总有些人是欺善怕恶的,对付恶人,你只有比她更恶。我会一些医术,刚刚用针刺了她的某个穴位,教她的手抽筋且痛苦,所以她才会变成那样。”陆韵语道。   “真厉害……”杜宛白露出向往地表情,然后对她笑,“莫园虽然本来环境就不好,但是因为人数挺多,稍微好点的房间都没了,你肯定睡的不舒服,和我一起来睡吧,反正我床够大!”   陆韵语看了她一眼,然后笑道:“好呀。”   ————————————————   “哦?”容貌俊朗无双且表情阴鸷的王爷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看似漫不经心地道,“你说,她把友容弄的跪地求饶?”   “是的。”一个处于黑暗中的人点点头,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此刻心中有多大的波澜。   “好了,你下去吧,继续监视。”林霄灼淡淡道,手却不自觉地捏紧了茶杯。   ——陆韵语,你竟然会医术?而且道行还如此高深?   ——呵,好,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给我多少“惊喜”!
第四章 挑衅
  经过几天相处,陆韵语渐渐知道,那日的红衣女子叫顾友容,绿衣女子叫卫新柔,两人以前都是非常得宠的王妃,后来因为太过张扬才被王爷嫌弃,于是才被送入了莫园。   本来两人进了莫园之后,仗着与如今在王爷面前受宠的一个王妃——杨安燕与自己交好,还是照样张狂。杨安燕虽然是现在还得宠,却老是来莫园,跟另外两人一同欺负别的女子,不可谓不是心理变态。   于是莫园里的众人分成了两派,一派是跟着友容她们胡作非为的狗腿子,一派是心怀不满但敢怒不敢言的。而自从上次陆韵语那样对待顾友容之后,顾友容与卫新柔收敛不少,狗腿子子们却总在找陆韵语麻烦。   陆韵语却总在不动声色中化解。   陆韵语把那块荒废了地弄了弄,准备种点有用的药材,以后可以做点榜身毒药以及一些比较常用的药材。   “哟,怎么,被王爷抛弃了,就打算当医师了么?哈,不好意思,我们王府啊,别的不多,医生特别多。”一个女子冷笑着走过来。   陆韵语看了她一眼,认出她就是杨安燕,而且后面还跟着顾友容与卫新。   杨安燕也常常找陆韵语的茬,不过因为陆韵语不大愿意惹到莫园以外的地方以免又要见到那个王爷,所以都没对她怎么样,不想今日杨安燕又来烦她。   于是陆韵语也道:“是么,医师多呀……是用来治你们这些人的口臭的么?”   杨安燕哪里被人这样说过,一时又找不到话反驳,一张脸涨的通红,正准备开骂时,却见远处一个人影慢慢走了过来。   是林霄灼。   杨安燕见他来了,连忙推了陆韵语一把,力气不大,却也让陆韵语稍稍有些吃痛,陆韵语还未说话,却见杨安燕自己倒在了地上。   陆韵语愣了片刻,随即明白过来她打的是什么主意,于是冷笑了笑,也不再说话,任她一个人倒在地上哼哼唧唧。   林宵灼慢慢的走到这边,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人,稍带怒气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杨安燕一听林宵灼开口,急忙梨花带雨的哭道:“王爷,你得给奴家做主啊!奴家看到陆妹妹一个人在这荒地上来回忙碌,好心来询问下,不知怎的就惹到陆妹妹了,一下子把奴家推倒在地,呜呜。。”   说完那杨安燕看了一眼林宵灼,然后故作娇羞的揉了揉自己的那双细腿。   听完此话的林宵灼瞪着陆韵:“燕儿说的可是实情?”   一旁仍在鼓捣着那些花药的陆韵语翻了翻眼皮道:“你若信我还用问我?再说我这废妻的话能赶上你这娇妻的千分之一吗?何苦说这些多此一举!怎么办随你吧!”   林宵灼竟然一时被这陆韵语的话搪塞起来,本以为她会跪地求自己饶恕呢,却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的淡然。   倒在地上的杨安燕看着沉默在那里的自家王爷,以为自己的计谋要失败了呢,赶忙又开始唧唧歪歪起来:“王爷,你得替燕儿做主啊,你看陆妹妹这态度,而且听莫园的顾姐姐和卫姐姐说,这陆妹妹自从来到这园子,就一直作威作福,仗着自己有银针在手就谁都不放在眼里,请王爷做主啊!”   种完手里的几棵白芷之后,陆韵语才斜视的看了看地上那个满嘴胡诌的女人,继而又忙了起来,不去理会他们,这些草药可是她好不容易托莫园的马管事给买的,可不能因为这几个人的没事找事而坏掉了,那才不值当呢!   正在林宵灼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意思的时候,早已经在远处睨视很久的顾友荣和卫新柔两人也跑了出来,顾友荣装作刚看到倒地的杨安燕,一把将她拉起来问道:“杨妹妹,这是怎么了?谁把你推倒了?”   陆韵语听完,大声笑道:“顾姐姐还真是神算子呢,这刚出来就知道杨姐姐是被别人推到而不是自己摔倒的吗?”   “你。。。”顾友荣顿时无语,同时也懊悔自己怎么那么轻率,脱口而出了呢。   一直沉默的林宵灼终于发话了:“王管家,将陆夫人送到冰窟去,没我的允许不许放出来!”   虽然知道结果会是这样,可是陆韵语的手仍不禁颤抖了一下,瞬间又变得淡定起来,在大家没发现的情况下往袖中塞了几棵附子的根。   王管家无奈的来到陆韵语身边,其实他还是很同情这个女子的,刚进来就不被宠幸,而且还被这样冤枉,可是王命难违,只好淡淡的说道:“老奴也没办法,王爷的命令不可违背,陆夫人请随我来吧!”   知道王管家是个好人,话语里也充满对自己的同情,自己不想为难他,于是陆韵语冲着他点点头,跟着他往王府的后山方向走去。   临走之前,陆韵语回视了一眼林宵灼,然后转身离去。   林宵灼竟被着这眼神震慑住,眼神中带着鄙夷带着唾弃,似乎告诉他:这点小把戏都看不出来,枉你还是王族之后。   从小在后宫经历尔虞我诈的林宵灼,又岂会看不出这其中的端倪呢?这点小把戏根本就是小孩过家家嘛!只不过他想试探下这个让他“惊喜”的女子还有什么本事。   林宵灼轻描淡写的安慰了杨安燕几句之后便离去了。   剩下的顾友荣还有卫新柔急忙巴结讨好杨安燕,顾新柔赞叹道:“还是杨妹妹足智多谋,这下可好了,没人敢在这莫园里作为作福了。”   杨安燕只是捂着嘴巴笑道:“她陆韵语想跟我玩,还嫩点,我杨安燕可不是吃素的!”   而在不远处的假山后面一袭白衣闪过,一直躲在山后的女子挥了挥衣袖,嘴里念叨着:“呵呵,看来这个陆韵语才是我真正的对手啊!”
第五章 冰窖
  跟着王管家缓缓来到了王府后山的冰窖,刚到门口便感觉一阵阵冷气刺骨,陆韵语不禁往下拽了拽衣袖。   王管家带着些许怜悯说道:“陆夫人,恕老奴多嘴,要在王府生存,有时候一些必要的卑躬屈膝还是要有的,以夫人的傲骨真的是很难。。。”   “王管家,韵语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人如果连最根本的原则和自尊都没了的话,那不如死掉的好!”陆韵语打断王管家的话。   无奈的摇了摇头,王管家吩咐身后的阿福阿寿打开冰窟的小门,弯腰朝着陆韵语做了个请的姿势。   看到毫无惧色的陆韵语昂首挺胸的走进冰窟,王管家无奈的摇摇头,示意阿福阿寿把门再关上,心想:这丫头脾气太倔,以后恐怕会有更多的亏吃呢,虽然自己看惯了王府的那些争斗,但是还是希望这丫头可以福大命大平平安安的吧。   听到门外的三人已经走远,陆韵语才仔细打量起这冰窖,不得不说这林宵灼还这是个得宠的王爷,否则也不会有钱盖这么大座冰窖了。   陆韵语沿着冰窖两边墙壁上的火把慢慢往里走去,一块块几米长宽的冰块矗立在地上,虽然外面是夏季,可是冰窟的温度却骤然下降到零下。   也不知道那个林宵灼会把自己关到什么时候,不会真的被冻死在这里吧?陆韵语想到这里真的不禁打了个寒颤,刚刚获得新生,这么快又挂掉了?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她又摸摸袖口的那几根附子的根,不禁微微一笑,幸亏当时随手拿了,要知道这附子可是和生姜一样具有驱寒保暖的功效,虽然干嚼的药效不如煎熬,但是总比没有要好吧,在冰窖的这段时间全靠这几根附子根了。   “也不知道那个糊涂的林宵灼什么时候才答应放自己出去,不过他怎么那么笨,那几个女人那么拙略的计谋他都看不出来,这种男人确实没什么值得指望的。”一边絮叨着,陆韵语一边擦拭干净一根附子根用嘴巴嚼起来。   没想到还真有用,身上顿时涌出一阵热气,似乎不那么冷了。   “什么?她吞食附子来驱寒?好个聪明的女人!”林宵灼听完贴身侍卫墨雨的回禀之后,不禁眉头紧锁,本来英俊的脸颊更增添了几分豪气。   一旁沉默的墨雨心中不禁赞叹道:好久都没有人能够让主人如此蹙眉了,看来那个叫陆韵语的女人还真不简单呢!   微微走到林宵灼身边,墨雨低声探试性的问道:“那主人决定让陆夫人在冰窟待多久呢?”   林宵灼将装着刚沏好紫玉茉莉花茶的白玉杯递到嘴边,用纤长的手指点了一下白玉杯中央的花瓣,俯下嘴角轻轻抿了一口,之后又冷笑道:“既然她那么厉害,就让她躲在里面多待会子吧!我们且看着,只不过你要给本王好好盯着,有什么动静及时和本王汇报,而且一定记住千万别让她死在我的冰窟里,本王可不想她脏了我的冰窟。”   虽然主人表面显得很冷漠无情,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挺关心那个女人的,只是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罢了,呵呵!想到这里墨雨心里不禁窃喜着。   “是,墨雨遵命!”应声之后,墨雨从窗户飞身一跃,消失在夜幕之中。   偌大的屋内只剩下林宵灼,林宵灼将手中拿喝了半盏的茶水仍在紫檀圆桌上,眼睛望向远方,也不知道依羽在皇宫之内过的怎么样了?   陆依语,这个从小与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清晰的记得她的那双眸子是那样的清澈,不染一丝杂尘,犹如不食人间烟火,她的笑容也是那样的甜美,让人难以忘怀,可是如今那个自己朝思慕想的女人却被他们陆家送给父皇,做了妃子。   更可恶的是陆家竟然还将长得有些神似她的陆韵语送给自己做妾!实在不可饶恕!陆家,本王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还有那个陆韵语,本王一定会好好的折磨你!   莫园,顾友容和卫新柔正围坐在南瓜桌上一边悠闲的磕着瓜子一边眉开眼笑的数落着被关在冰窖的里陆韵语,一旁的杜宛白只是沉默的盯着远方,丝毫不去参与她们的这次话题。   两人聊的正开心的时候,杨安燕带领着她的婢女芙蓉妖娆的走了进来,顾友容急忙站了起来过去搀扶着杨安燕坐下来,而一旁的卫新柔也赶紧递上一杯刚沏好的绿茶。   接过小绿瓷茶杯子,杨安燕只是轻轻吮吸了一口那略带浑浊的茶水,便急忙吐出来,又让芙蓉把帕子递给她。   用帕子擦拭了嘴巴之后才嫌弃的说道:“哎呀,这种劣质散茶姐姐们也喝?难不成莫园会把人的品味也变差吗?芙蓉,赶紧去我的玉漱堂把王爷刚刚赏赐的西湖龙井拿些来给姐姐们尝尝。”   听完杨安燕的这番炫耀之语,站在一边的顾友容脸色微变,正欲发作,但是莞尔一想之后,瞬间又堆满笑脸道:“妹妹,这茶叶就免了吧!只是不知道妹妹上次提到求王爷让我和新柔出莫园的话可还作数?”   杨安燕眯了一下眼睛,然后微微笑道:“姐姐别着急嘛!虽然王爷现在是很宠爱妹妹,但是要知道这莫园进来容易,出去可是难上加难啊!所以姐姐们还是少许忍耐会子,等王爷他心情变好之后再…”   没等她的话说完,卫新柔便怒不可遏的说道:“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现在又用这些漂亮话来搪塞我们,你真当我和顾姐姐那么好糊弄吗?杨安燕,别忘了王妃的孩子可是…”   旁边的顾友容急忙跑过来捂住她的嘴巴,一边朝着杨安燕抱歉道:“妹妹千万别往心里去,卫妹妹她只是一时情急才会胡说八道的,姐姐在这里替她向杨妹妹道歉了。”   听完卫新柔的话,脸色已经低沉到极点的杨安燕只是狠狠的甩了一句:“姐姐说的话妹妹我权当没听到,如若真的传出去从而惹出什么端倪的话,那到时候可别怪我这个做妹妹的没有提醒,芙蓉,我们走!”   说完甩了甩她粉红色的长袖,带领着芙蓉她们离开了莫园。   在回玉漱堂的路上,杨安燕咬着牙根狠狠地说道:“这可是你们逼我的,我杨安燕生平最痛恨别人的威胁还有背叛,既然你们不讲姐们情分,那也休怪本夫人心狠手辣了!“   说罢,让身边的贴身丫鬟芙蓉附耳过来,交代她一件重要的事情去办。   芙蓉顺从的点点头,然后乖乖的将耳朵贴了过来,听从着杨安燕的吩咐。
第六章 胆大妄为
  夜幕已经悄悄降临降临,冰窟外的大树上几只老鸦呱呱的叫着,似乎在告知夜晚的降临。   但是已经在这冰冷的冰窖中待了一整天的陆韵语却浑然不知,顺手带来的附子草根已经嚼的不剩几根,而且冰窖里那冰冷的温度早已经让附子草失去了作用,陆韵语只好在冰窖内来回跑动,摩拳擦手,最后做起了俯卧撑从保持自己身体的温度。   冰窖外大树上的墨雨一直透过那条细长的门缝留意着里面陆韵语的一举一动,当看到这个女人在里面咿咿呀呀的趴在地上做俯卧撑的时候,他差点从树杈上摔下来!心里说道:这个女人确实是很让人出乎意料呢!   正准备看看这个女人接下来准备做什么,突然听到冰窖里发出冰块落地时候才有的噼里啪啦的响声,这女人该不会是…这些冰块可是王府里的主子们整个夏天要用到的啊!   看来必须去告知主人了,想到这里,墨雨从树杈上飞跃而下朝着林宵灼的栾庆堂狂奔而去。   冰窖内的陆韵语听到门外监视她的人走远了,才放下手中凿冰的石头。   其实陆韵语早已经知道门外有人在一直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说到这儿真得多亏了爷爷中医的熏陶了,自古以来中医讲究望闻问且,而陆韵语最擅长的便是听取别人的脉搏声音,哪怕是隔着很远一段距离,对方的脉搏以及心跳都瞒不过她的耳朵。   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招有用没用,陆韵语一边扔掉手中的石块一边思考到,如果没用的话,自己恐怕真的要葬身这冰窖里了。   而另外一边,墨雨以最快的速度再次飞奔回栾庆堂,看了一眼正在和杨安燕把酒言欢的林宵灼,低声道:“王爷,属下有事禀报!”   林宵灼拍了拍身上的杨安燕,笑着说道:“夫人先下去吧,等会儿本王会去你的玉漱堂找你的!”   杨安燕乖乖的从林宵灼身上下来,挥动着帕子朝他娇媚的说道:“王爷一定要来啊!妾身回去等你!”   临走前还不忘瞪了墨雨一眼,要不是这个碍事的家伙,说不定早就和王爷那什么了,不情愿的领着芙蓉下去了。   看到杨安燕走了之后,林宵灼恢复了原来的那副威严和冷峻,低声问道:“又发生什么事了?让你这么着急跑回来了?”   墨雨不敢抬头直视林宵灼的眼睛,只是吞吞吐吐的说道:“陆夫人好像…正在冰窖里…破坏那些冰窟…所以属下来禀报。”   “什么?这个可恶的女人!胆大妄为,她不知道这些冰块可是要向皇宫进贡的!墨雨,跟我去冰窟!”林宵灼大声吼道。   躲在窗外的杨安燕听完之后,捂住嘴巴偷笑着:“陆韵语,这次不用本夫人出手,王爷也不会饶恕你的,哈哈哈!”   冰窖里的陆韵语已经到了极限了,这冰窟里的冷气已经将她全身彻底包围了,她都不敢开口了,因为她觉得现在自己一开口估计都能吐出冰块来了。   终于,陆韵语的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   睡梦中她仿佛看到了冰窟的那扇小门打开了,透进光亮来,而且进来一个人把她抱了出去,难道是天使?可是当她想仔细看清楚那人脸的时候,视线却越来越模糊…   再次醒过来时,自己已经躺在莫园的那张床上,而一边趴着睡着的杜宛白。   陆韵语慢慢的向后挪动着身体,想靠坐在床头上,却惊醒了趴在那里的杜宛白,看到陆韵语醒了过来,杜宛白高兴的又是念佛又是作揖的。   “杜姐姐,我睡了多长时间了?”陆韵语在杜宛白的帮助下靠坐在床头上之后问道。   杜宛白从紫藤小桌子上拿起一碗白粥递给她,然后才说:“你都昏睡了整整两天两夜了,快先吃点白粥暖暖脾胃。”   陆韵语端过白粥,用小瓷勺子食了两口,然后递给杜宛白,因为刚醒过来,实在没有胃口。   “对了,杜姐姐,你知道是谁把我抱回来的吗?”陆韵语急切的问道。   “这个…是咱们家王爷啊!”杜宛白支支吾吾道。   “什么?”陆韵语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男人那么恨自己怎么还会好心去救自己,还亲自把自己抱回来?糟糕!难道他是想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果然,没等陆韵语想完,顾友容和卫新柔这俩粘人精就进来了。   先是顾友容看了一眼陆韵语,然后鄙夷着:“原来某些人是有预谋的,先是故意顶撞王爷,事后进冰窖,然后凿冰块引王爷去冰窖,再然后就是装晕倒博取王爷的同情,然后让王爷亲自送回来,这一出连环计玩的可真是好呀,实在不得不佩服陆妹妹的手段。”   “是啊!如此好智谋不得不说是女中诸葛了呢!”一旁的卫新柔也添油加醋。   顾友容又捂着嘴笑道:“只不过呢,没有成功,王爷还是没有宠幸你,还把自己的身体糟践成这样,又着实可笑,你说是不是,卫妹妹,哈哈!”   卫新柔配合的点点头,也用衣袖捂住嘴巴咯咯的笑起来。   一旁的杜宛白再也忍不住,站起来反驳:“陆妹妹都这样了,你们就不能少说两句吗?都是自己家姐妹何苦这样挖苦?”   卫新柔斜视了一眼杜宛白,轻蔑道:“杜宛白,你不要以为整天穿着一身雪白的衣服就能说明你是什么贞洁烈女,要是真的那么纯洁的话你也不会和我们一样在这莫园里了!如今莫要在我们面前装好人,识相的闪到一边去。”   柔弱的杜宛白被卫新柔气的凝噎起来,竟无反击之力,只能在那里浑身哆嗦。

冷王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冷王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这才是真正懂书法的人

    懂不懂书法,是书法学习与交流的一个常识性概念。谈到对“书法”的理解,有的人自以为是、大言不惭,也有人暗自菲薄、过于谦虚,更多人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那么,什么才叫真正都书法的人?符合下面这些标准才能算。1要懂古今之书法演变:书法史书法的演变是有前因后果的。从殷商的甲骨文到现在所看到的文字,五千年的岁月展露无疑。欣赏时要清楚书法史,了解什么是隶书、草书,什么是楷书,各自代表人物、流派和创作于审美标准是什么?艺术目的是什么?2要懂古今之书法家背景:历史着名的书法作品大多都有一段趣闻,这有助于把握作品

  • 沉香木同产地同等级克重相近, 为什么有的沉香雕件更贵?

    前两天有位香友问了我们一个很专业的问题“都是一个产区的沉水级,克重也差不多,为什么有的雕件更贵?”这其实涉及到了一个原材料利用率的问题,今天我们就为大家简单的说明一下。沉香雕件在工艺上可以大致分为立体式雕刻、外层浮雕、表面轻修三种形式。其中立体式雕刻的损耗率最高,平均都在50%左右。表面轻修的损耗率最低,通常不超过10%。而外层浮雕则位于两者之间。也正是因为损耗率高,所以采用立体雕刻形式的雕件价格会更高。而采用外层浮雕和表面轻修的沉香雕件,因为对原材的利用率更高,所以在等级克重都相同的情况下,价

  • 什么样的翡翠才好?看这一点就够了!

    世界,是千姿百态的,总有你未曾看见过的美好~而每一种美,都是独一无二的,也就是说,美是没有界限的,也是没有明确的标准的。因为每个人对于美的定义,是不尽相同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只有在明显的美与丑的对比下,才会形成一种视觉偏差,觉得这个更美或者那个不好看。但在美好的事物里面,是没有最美一说的,只存在着风格不一的美。也解释了,为什么一些小伙伴,在面对同样美好的事物时,分不清哪一件更美!因为在人们的视觉中,没有丑的事物与之相对比。或者说,摆在人们面前的,只有美好的事物。昨天,小编分享了一些,不同料子

  • 2018,靠自己!

    】蓝色字体人生路上遇风雨,才发现,路必须自己走,苦必须自己受;生活路上有苦甜,才发现,伤必须自己舔,槛必须自己过。你是你人生的作者,谁都不能帮你去写;没有人会陪你一辈子,指望谁都是白扯。担子沉重,咬牙也要挺住,因为你是人物不是废物;心中有苦,没必要逢人就诉,若不身在其中何来感同身受。当人生让你碰壁头破血流时,别害怕,没有这些挫折,怎能练就一身钢筋铁骨。当生活给你一百个理由哭泣时,别沮丧,你就拿出一千个理由笑给它看。树木结疤的地方,也是树干最坚硬的地方;而我们遍体鳞伤的地方,到后来都成了最强壮的秘

  • 六公里诗话汉字系列‖《天》《地》《方》《略》

    《天》感悟:人在天中,天在人上,天人合一。人拔地而起,鼎立于天地,好一个天时地利人和。一个舒展开双臂的人拥抱着深邃的苍穹与风云际会与雷电交鸣踏走过风和日丽包容尽阴晴圆缺广袤的胸怀人天交融脚踩着大地拔地而起的人鼎立于天地与划过天际的两道彩虹化成天人合一一阵东风来好一个天时地利人和......《地》感悟:地,是领土也好生命也罢,都离不开循环、轮回。前世今生,来世......善业孽果,都被一地包容。藏匿了无数神秘,每一寸泥土都深不可测每天都在制造现场,有月黑夜推高案情山峰高了又矮,矮了又高凶猛的水漫过

  • 玉雕题材里的汉八刀工艺

    “汉八刀”是中国玉雕技法中十分有特色的技法,在玉雕史上也是一个传奇,名气非常大,玉器行内的老玩家不必说,都比较了解,今天主要是跟不太了解的玉友们说说;这种玉雕技法中十分有特色,其实是汉朝葬玉文化带来的产物汉朝,古时有身份人死后要穿上用金线连着玉片制成的衣服,并在人的九个孔窍里也有塞上玉石,在含在口里的叫“玉琀”,汉八刀就是因为玉琀兴起,随着葬玉文化的衰落,这种技法后来也不怎么采用了。汉八刀的刀法很简练,而且神态逼真,要是把琢玉看成绘画,笔法简练,神态十足,亦不失为一幅好画,从绘画角度来说,就是简

  • 人生的真相:婚姻对等律(图)

    问:因为家里穷,人长的也不好,就娶不到年轻漂亮的女人吗?柯云路答:在社交生活中,人们往往愿意找比自己更强一些的人交谈,相反,人们又都不愿意与比自己差一些的人交谈,所以,谈来谈去,最后总是水平差不多的人在一起谈。这种对等结合律,社会生活中到处可见,最典型的就是结婚找对象。都想找更好的,都不愿找更差的,可结合是两厢情愿的事情,所以找来找去,最后总是对等的结合。对等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呢?衡量标准有多方面;年龄,相貌,身体,经济状况,政治地位,家庭,文化程度,思想,性格,才能,风度,总之是综合的,又常常是

  • 一号楼位置你知道在哪里吗?…

    带着耳机路上,一个陌生君拍了拍我:Anyhow,一号楼的位置巴拉巴拉...不太开心陌生人说话还跟我讲英文,Anyhow表示一种转折一种递进一种focus,是这个话题应该要用的吗?就很冷漠的走了.后面突然反应过来人家说的是:哎!你好一号楼位置你知道在哪里吗…___________心小了,所有的小事就大了;心大了,所有的大事都小了。Ifyoueaseyourmind,thereisnothingtoworryabout.

  • 长清中学:腊八粥浓 师生情真

    今天是腊月初八,也就是我们的传统节日——腊八节。俗谚说“腊七腊八,冻死寒鸦”,意思是说到了腊七腊八,就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风俗就是喝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腊八粥,预示着一个冬季可免受寒冷之苦。进入腊月以来,校长王家政提出了建设“有温情的校园,办有温度的教育”的倡议,要求学校各个部门树立“服务学生,温情长中”的理念,首先安排学校食堂每天早晚免费为学生提供热粥,并要求成为以后的工作常态,来体现长中教育“以人为本,大爱教育”的宗旨。在腊八节这天,凌晨5:50值班领导刘尚升和刘其坤早早来到食堂,虽然外边寒冷刺

  • 谁再问你翡翠有什么种,就把这篇文章甩给他!

    翡翠行业里关于种地的分类有很多,今天小编就为大家详细的介绍一下!1龙石种翡翠龙石种翡翠,是翡翠中的顶级品种,基础底细不吃色,色也不吃基础底细,无棉纹、杂质,如丝绸般滑腻精致,极端温润,荧光四射。2芙蓉种翡翠芙蓉种翡翠就像出水芙蓉花般柔和精致,污浊清亮。这类翡翠的种水比冰种翡翠差,透光才能较差,色彩为淡淡的绿色,绿色的色彩比拟纯粹,全体有一种优雅而浓艳的秀气,令人觉得异常舒适。3藕粉种翡翠藕粉种的视觉感很好,像用开水调制变熟了的藕粉,故是以得名。藕粉种翡翠质地精致,色彩呈浅粉紫红色(浅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