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书名:上门女婿的情事1章(第一章 离别之苦)

2017/12/15 23:41: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书名:上门女婿的情事

第一章 离别之苦
「强,你知道出国留学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现在我有这么一个机会,我为什么不抓紧呢?」菲菲眼带泪花的说道,声音还是那么的温柔动听。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我叫做黄强,此时我正哀怨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个我爱了四年,不,三年半的女人,如今为了要出国留学而和我分手,刚刚停止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我知道如今怎么劝都没有用,我们的爱情已经走到尽头,已经留不住她离去的步伐了。

    但是我还是不死心,用略带哭腔的声音求道:「菲菲,出国留学难道就那么重要吗?待在国内一样可以发展得很好啊!不是已经在一间公司找到工作了吗?为了我不要去,好不好?」

    「不!强,你就让我走吧!你不是说很爱我吗?你不是说爱情的最高境界是让对方活得幸福快乐,成全对方吗?你就成全我吧!」菲菲用软软的声音说道。

    是的,我确实说过这句话,那是我和菲菲在花前月下说的情话,如今成了她抛弃我的理由,这句话狠狠的捶在我胸口,使我心中一痛,无话可说。

    毕业典礼过后,在这间我租来的房间里,菲菲突然向我提出她要出国,我知道这是她的梦想,可是我们两个人的家庭都是农村家庭,并不富裕,根本供不起这个钱。

    我问道:「哪里来的钱?」

    菲菲嗫嚅着,许久都没有说话。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菲菲终于说道:「你还记得那个陈富贵吗?就是商学院金融系的。」

    「陈富贵,不就是那个纨裤子弟吗?」我心里想道,那是我以前的情敌,他曾经追求过菲菲,天天买九十九朵玫瑰送到菲菲的宿舍,可是菲菲每次都把玫瑰扔到垃圾桶里,最终选择了我这个穷小子。版权haohaoyun.com

    「他借钱给吗?」我问道。

    菲菲又扭捏着,最后狠下心说道:「不,他说只要我答应做他女朋友,他就出钱供我留学。」

    我听了大急,连忙问道:「答应了?」

    菲菲用细如蚊蚋的声音说道:「嗯!」

    我差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晕,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这么说来,要跟我分手?」

    「对不起,强,我知道这样做对你很不公平,可是我真的好想出国留学。」菲菲皱着眉头说道。

    我突然感到很郁闷,在房里走来走去,有如一只发怒的狮子,怒吼道:「就为了出国,就为了那几个臭钱,就要把我们三年半的爱情卖掉?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吗?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这样和卖身有什么区别?」和菲菲在一起的三年半,我从没有如此大声的吼过她。

    「对不起、对不起!强,让我们做好朋友吧!」菲菲泪流满面,哭得很伤心。

    那一天我们争吵了一整天,最后不了了之,接下来的几天也是如此,白天我们一起出去,一回到房里就开始争吵,我总想说服菲菲留下,毕竟我是爱她的,在一起的三年半当中,我们同居了二年,我实在无法割舍这段深厚的感情。来自haohaoyun.com

    今天菲菲要走了,下午四点半的火车,我默默的帮她收拾好东西,这么多年来,每次放假回家都是我在帮她收拾东西,这已经变成一种习惯了。

    在昨天的争吵中,我已经说服不了菲菲,反而让她说服了,我们好聚好散,做好朋友。可是当我在收拾她的衣物时,想起以前的快乐生活,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我把菲菲的最后一件衣服放进行李箱里,拉上拉,然后转过头静静的看着菲菲,这将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她了,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高贵,一头瀑布般的长发从头顶倾泻而下,散披在两肩上。

    我望着眼前的菲菲,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泪眼朦胧中,我看见菲菲向我走来,她举起有如青葱般的纤指,轻轻的抹去我的眼泪,低声道:「强,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可是出国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我忍住眼泪,轻轻的说道:「不要说了,爱我还不是要离开我,我不怪,我只恨我没本事,没钱供留学。」

    「不!不是你的错,强,让我们好聚好散,让我为你跳最后一次舞吧!」菲菲说完便走到电脑前,放了张学友唱的《吻别》,然后在狭小的房间里翩翩起舞。

    这是我们同居以来的一个习惯,菲菲每天下午都会在房间里为我舞上一回,而我则一边欣赏,一边背诵曹植的《洛神赋》:「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推荐haohaoyun.com荣曜秋菊,华茂春松。彷焚馊羟嵩浦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书名:上门女婿的情事1章(第一章 离别之苦)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休迅飞凫,飘忽若神,陵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明haohaoyun.com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我觉得曹植这篇《洛神赋》简直就是为菲菲而写,那时候又是看又是背,的确是一种享受,可是今天我哪有心情看她跳舞,满脑子都是伤心欲绝。

    我记得有一次菲菲边跳舞边脱衣服,到最后脱得精光,一丝不挂,裸着身体跳舞给我看,只见乳波臀浪,勾人魂魄。

    菲菲还不时的对我抛媚眼,看得我血脉贲张,欲火焚身,下体立即有了反应,高高耸起,把裤子顶得如同搭了一个帐篷一样。我当下就扑了过去,抓住她,来个就地正法。

    那次我们的热情都极为高涨,前所未有的**让我们做了很长一段时间,整整一个下午和晚上我们都在床上翻云覆雨,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只记得直到我们都无力再动了才停止。

    我想着这些,突然发现下体有了反应,龙柱正一点一点变粗、变大,蠢蠢欲动,有如一条想找洞的蛇。它的变化让我的脑中有了一股原始的欲望,一丝一丝的滋长,欲火慢慢燃烧起来,很快就把我吞没。

    「笑得越无邪,我就会爱爱得更狂野,总在x那间,有一些了解,说过的话不可能会实现,就在一转眼,发现的脸,已经陌生不会再像从前,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冷得连隐藏的遗憾都那么地明显。」张学友声嘶力竭的唱着,这首悲伤的歌曲好似一盆冰冷的水当头淋下,我的欲火完全被浇熄,顿时从欲望之火中脱身而出。

    「天呀!我怎么到现在还有这种想法啊?我真是昏头了。」我拍拍脑袋,摇晃了一下,为自己在这个非常时刻还有如此的念头而感到惭愧,不禁抬头望向正在旋舞着的菲菲。

    菲菲微扬的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是那么的甜美无邪,那么的纯真绝美,我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意,好似坠入一个冰窖里,以前听张学友唱这首歌时,总是找不到共鸣,现在我觉得张学友似乎知道我会有此一劫,好像是专门为我写的。

    此时的菲菲莲步轻移,柳腰轻摆,挥舞的右手突然伸到胸前,轻轻的用拇指和食指拈住领口的拉,一边轻轻的扭动腰肢,一边缓缓的往下拉,慢慢的露出雪白的胸脯和白嫩的肌肤,纯白的胸罩也随着拉的下滑而露了出来,两个罩杯上分别绣有许多粉色的花朵,花朵上有两只调皮的小蜜蜂在采蜜。

    两个罩杯紧紧的包住菲菲那一对傲人的乳峰,本来就坚挺的乳峰此时显得更加挺拔高耸。菲菲的的胸围是三十四D,而她喜欢穿半截式的胸罩,所以总是在胸罩外面露出一大半雪白的肌肤来。

书名:上门女婿的情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上门女婿的情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神医毒妃:王爷要霸宠4章

    原标题:神医毒妃:王爷要霸宠4章小说:神医毒妃:王爷要霸宠第4章算什么东西凌修寒看着云曼舞离开,冲身后的侍卫使了一个眼色,无息便兀自离开,跟着去了后院。“萧苏染,我不管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野种,赶紧给我滚出将军府,这里只有我一个嫡女大小姐,你算什么东西?”云曼舞是娇宠长大的,家里有权势,又和皇家沾亲带故,被众人捧着一路无忧成长,性子可谓骄纵。萧苏染对她不闻不问,置若罔闻,仿佛没有看到这个人一般,把她气得不轻,上前,扬手就想打萧苏染,“你个该死的野种……”萧苏染陡然一转身,狠狠握着她纤细的手腕,大力甩

  • 隐少绝宠:暖妻365天4章

    原标题:隐少绝宠:暖妻365天4章小说名:隐少绝宠:暖妻365天第四章外婆家,传承转眼间就是一个星期过去,又是一个周末,也是温柔的生日。一大早,外婆就打了电话来,告知了温柔地址,叮嘱温柔一定要去。温柔按着外婆给的地址过去,那是离市区挺远的一座山,而外婆给的地址是半山腰。然而一道这里的时候,温柔就愣住了。她想过外婆住的可能是别墅,可能是那种木屋,可是她没有想到,外婆这里居然是一个很大的,类似于古代大户人家的宅院。温柔见外婆知道自己的疑问却不解答,便也不出声,沉默的跟了过去。走进一间小院,外婆才转身

  • 暖婚厚宠:冷傲总裁请克制4章

    原标题:暖婚厚宠:冷傲总裁请克制4章小说书名:暖婚厚宠:冷傲总裁请克制第四章绝不会再信刚出民政局,韩雪念便接到了前男友庄科翔打来的电话。她的心猛地一颤。庄科翔!她曾深深的爱过那个男人,傻傻的以为她们两会海枯石烂,天长地久。但在父亲去世,她脆弱无助的关头,庄科翔劈腿,和秦兰梅的女儿上床!甚至……设计她的种种,他都有份参与!韩雪念摁断来电,那边毫不放弃的再次打来。她抿抿唇,还是接通了。“雪念,我是庄哥哥,我有重要的事想要和你说,你过来一下吧,在星月咖啡厅……”电话接通后,传来庄科翔过分温柔的声音。韩

  • 萌宠嫁到:摄政王的小狐妃4章

    原标题:萌宠嫁到:摄政王的小狐妃4章小说名字:萌宠嫁到:摄政王的小狐妃第4章:气势不能输想着,张开嘴就想咬端木离的手。端木离把牧悠悠脸上和眼底里的情绪都看在了眼里,冷冷出声:“想变成野狼猛兽的腹中餐就尽管咬。”牧悠悠被这话语吓了一跳,看着那白皙的手指,又想到了刚刚他对双胞胎小哥哥的责罚,勇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张开嘴巴就朝着那只手指咬去,端木离的眼神也逐渐变冷。只是,预料中的痒痛感却没有传来。牧悠悠当然不会真的咬端木离,但是总也得要个面子好嘛?气势不能输!就算不咬他,也要做做样子嘛……所以某只九尾狐

  • 娇妻太鲜嫩,我的邪恶老公4章

    原标题:娇妻太鲜嫩,我的邪恶老公4章小说书名:娇妻太鲜嫩,我的邪恶老公第四章冒充妈妈季梓沫越哭越伤心,抽抽噎噎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这是苏黎第一次见季梓沫哭的样子,心疼的都揪到一起去了,不由的瞪了一眼季莫安,蹬蹬蹬几步上前,一把将季梓沫抱了起来,转身往外走。季莫安盯着她离开的背影,眉头下意识拧紧。她刚才是瞪他了吗?“沫沫不哭,不哭,梨梨阿姨给沫沫做好吃的好不好?”季梓沫伤心的把脸扁到了季梓沫肩头,哭的更伤心了。苏黎感觉自己肩膀都要被她哭湿了,小心翼翼的拍着她的背一路到了厨房。“梨梨阿姨给你做小

  • 死鬼老公太生猛4章

    原标题:死鬼老公太生猛4章小说:死鬼老公太生猛第4章被鬼睡回到学校,天色已经晚了,看门的老大爷正在吃东西,听到我进门的声音,突然抬起头,我看过去,吓得魂都快没了。原来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老头,他在我们学校已经呆了很久了,就像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一个看门的,没有人会注意他。我看到他两只眼睛雪白雪白的,没有瞳仁,他的嘴巴在咀嚼,嘴里也是白花花的,看起来像是雪白色肉呼呼的虫子,是蛆!这一天我已经受够了刺激,连尖叫都叫不出来了。我快步往女生宿舍方向去,路上眼里全是古怪的一幕一幕,原来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学校简

  • 竹马总裁:倔强娇妻会成瘾4章

    原标题:竹马总裁:倔强娇妻会成瘾4章小说名:竹马总裁:倔强娇妻会成瘾第四章亲昵“唔不要”熟悉的身体,熟悉的感觉,苏荷极力压制住心中莫名疯狂升起的战栗,伸手想要推开冯唐。触及他的胸口,手却忽然没了力气,软软地顺着他的胸口滑了下去。“嘶——”手碰到冯唐火热的皮肤,他一声闷哼,某处反应忽然更加爆炸。只得皱眉吸气,在她耳边哑声道,“你别乱动”“你放开我好不好”她早已意乱情迷,乞求的声音更像是求欢。冯唐终于忍不住,手顺着苏荷的衣服大力一扯——一室春光。第二天。苏荷洗完澡拖着身子一步步走进卧室,衣服都没有脱

  • 鬼夫缠人:我有第三只眼4章

    原标题:鬼夫缠人:我有第三只眼4章小说书名:鬼夫缠人:我有第三只眼第四章噩耗接踵而来“晓言,你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靳乐安组织着语言,看起来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原本就心情不好,很烦躁,看到他这样心情就变得更差,于是我跟他说:“你直接告诉我,你师父都说什么了。”靳乐安犹豫了一下,说:“你……活不太久了。我师父让我离你远一点,说你邪魔附身,跟你走的近了,就会被牵连。但我觉得凡事一定有解决的方法,你相信我,我一定能救你的……”我打断了他的话:“不用了,学长。我最近心情很不好,你多担待点

  • 邪性总裁狠狠宠4章

    原标题:邪性总裁狠狠宠4章小说名称:邪性总裁狠狠宠第4章哑巴就是哑巴牧南池行事雷厉风行,只要是他想得到的东西,就从来没有得不到过的,只要是得罪他的人,就从来没有好日子过。这在圈内,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才不是,这个男人虽然帅到天理难容,但我的心,日月可鉴,只有羽然哥哥一人。”钱安心努力为自己正名,提及爱人,两眼都冒出红心。肖羽音摇头叹息,“我哥除了块头大,长得帅些,打架在行些外,其实完全就是块榆木疙瘩,到底哪里值得你这么死心塌地的喜欢?”“喜欢就是喜欢,哪里来的那么多理由。”钱安心脸上的笑容甜蜜蜜

  • 落魄千金:总裁来宠4章

    原标题:落魄千金:总裁来宠4章小说名:落魄千金:总裁来宠第4章:恩威并施一场让云以沫彻头彻尾狼狈不堪的检查在煎熬之中终于结束了,云以沫赤裸着下身从机子之上下来,莫大的屈辱感充斥着她的胸膛,她第一次在外人的面前赤果身体,还是在这种的情况之下,说不羞耻是不可能的。云以沫咬了咬下唇,隐忍的痕迹很明显。而顾景风和黄医生显然是没有察觉到这一点,黄医生用笔点了点电脑上的一点,朝着顾景风解释道:“顾先生,你看着一点,这一点正是顾太太身体内的卵子,她具有完好的卵子,受孕没有一点问题。”“所以说,她很健康。”淡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