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禁宫惊凰梦3章(第3章 意外重生)

2017/12/16 0:41: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禁宫惊凰梦

第3章 意外重生
姚相府位于城东西北角,高檐翘脊,碧瓦朱甍,门前两座汉白玉的狮子更是威武肃然,此刻,姚莫婉气喘吁吁的直冲进府门。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三小姐,莫不是后面有狗追你?跑的这么快?”府门口,在姚府做了二十年管家的姚图狐疑看向姚莫婉,语气虽少了谦恭,却多了和蔼。姚莫婉仿佛没听到姚图的搭讪,只在府门喘息片刻,便疯了一般冲向自己母亲莫离的淑景轩。
  见姚莫婉如丢了命似的跑进府里,姚图下意识走出府门,四处遥望却未见任何异常,不由垂头轻叹,以三小姐的容貌,若非智商问题,必会与大小姐和二小姐一样封妃受宠。
  穿过庭院,绕过九曲回廊,姚莫婉以疾风般的速度穿过淑景轩拱门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刺耳的叫嚣。
  “老爷,你疯了!妾身做错什么了?你要这样责罚妾身?”碧藻色的理石地面上,一风韵犹存美妇单手捂着红肿的脸颊,细长的丹凤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
  男子身着褐紫色宽袖锦袍,身材尚算匀称,长相儒雅,眉宇间俨然学士风范,幽深的眸沉静内敛,其间的厉芒透着掩饰不住的老谋深算。此人正是大楚宰相姚震庭,而地上被他打落金簪的美妇便是他的正室,姚素鸾的生母,窦香兰。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此刻,姚震庭发雷霆之怒,双目怒视窦香兰,手指狠指着床榻上已经没了气息的莫离,低声吼道。
  “你这个毒妇!平日里你怎样欺负莫离,甚至朝她的饮食里下慢性毒药,令她身体虚弱,这些老夫都可以容忍你!可你居然把她毒死!身为正室,你心胸狭窄,狠毒狭隘!老夫也容不下你了!”姚震庭冷嗤开口,冰冷的眸没有一丝温度。
  “老爷说对了,就是妾身毒死的她!从老爷醉酒宠幸她那天开始,妾身心里就有一根刺!是妾身仁慈,宽容她生下姚莫心那个贱种!却硬生抢了素鸾的皇后之位!若不是在她怀上姚莫婉的时候妾身给她下了慢性毒药,那个姚莫婉也必像她姐姐一样狐媚!虽然姚莫婉命大没有胎死腹中,不过还好生下来就是个白痴!”窦香兰面目狰狞的瞪着床榻上的莫离,解恨般低吼。
  “啪——”就在窦香兰肆意谩骂的时候,姚震庭的巴掌再一次扫了过来。
  “既然你已经承认,那老夫就大义灭亲,亲自送你去刑部!”姚震庭狠戾开口,正欲上前拖起窦香兰,却被其拦了下来。
  “老爷还是先看过这笺密报,再动手不迟!”窦香兰猛的甩开姚震庭的手掌,将袖内宣纸扔了过去。姚震庭犹豫片刻,终是俯身捡起字笺。网站haohaoyun.com
  看着手中字笺,姚震庭脸色青紫交叠,如翻书般变化极快,直至最后,姚震庭微微蹙眉,将字笺收入袖内,眸间闪过一道迟疑后,缓缓走向窦香兰,低低一笑,伸手将窦香兰搀扶起身。
  “委屈夫人了,没想到莫心那个畜牲竟做出如此不知廉耻之事,还是夫人思虑周全,这个贱妇死了也好,一会儿老夫便让管家将她的尸体扔进乱葬岗,免得惹夫人生气。刚刚老夫下手重了,夫人还疼吗?”姚震庭手指划过窦香兰的唇角,替她将血迹抹掉,貌似心疼道。
  “老爷知道错就最好,姚莫心已死,皇后之位必是我女儿素鸾的囊中之物,今后姚府的荣辱可都仰仗素鸾了!”窦香兰斜睨了眼姚震庭,刻意提醒道。
  “是是……夫人累着了,老夫扶你回去休息。”姚震庭殷勤着扶着窦香兰走出房间,余光下意识瞄了眼莫离,眼底流露出一丝哀叹。
  就在姚震庭扶着窦香兰走出房门一刻,姚莫婉忽然闪身藏在庭院角落的榆树后面。好好孕直至二人消失在淑景轩,姚莫婉方才跑出来,直冲进房间。
  “娘……女儿来迟了……娘!”姚莫婉猛的扑向床榻,大颗大颗的眼泪,滚滚而落,膝盖一软,直直跪到地上,双手紧攥着莫离早已冰凉的手指,悲戚哀嚎。
  不知哭了多久,姚莫婉缓缓抬眸,冰冷幽暗的眸子滚动着浓烈的窅黑。
  “娘……你放心去吧,女儿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将窦香兰加诸在你身上的痛苦,百倍的讨回来!还有那个不配为人夫,不配为人父的姚震庭!女儿向你发誓,他们会死的很惨……”一阵冰冷的笑声蓦地响起,回荡在淑景轩的上空,仿佛鬼魅一般阴森骇人,此时的姚莫婉俨然地狱阎王般的存在,浑身散着彻骨的寒意。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姚莫婉柳眉紧蹙,不假思索的俯身藏在床榻下面,在没想好对策之前,她不可以轻易现身,否则只会打草惊蛇。
  “把草席摊开。”姚图沉声开口,目光锐利看向身后的两个家丁。好好孕家丁自是领命将夹在腋下的草席平铺到地上。
  “姚管家,真要将二夫人扔进乱葬岗啊?”家丁陈强狐疑问道。
  “这里是五十两银子,你们两个听着,将二夫人从后门抬出去,买副上好的棺材,好生安葬!”姚图低声吩咐,随手自怀里取出一袋沉甸甸的钱袋。
  “可老爷……”陈强勉强接过银子,愁眉道。
  “老爷会看着你们做事么!二夫人生前待我们不薄,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记着,埋的隐蔽些。”姚图嘱咐道。
  “那碑文上写什么?”陈强狐疑问道。来自haohaoyun.com
  “碑文……唉!就先立个无文碑吧!免得节外生枝。”姚图长叹口气,目光看向榻上莫离时,不禁叹息。
  “大小姐可是当今皇后,老爷怎么敢这么对待二夫人呢?”陈强与另一家丁抬起榻上莫离,嘟囔着抱怨。
  “嘘!只管做事,说那么多干什么!”姚图肃然警告,心底却已猜出一二,想来必是大小姐在宫中出了事,否则老爷就算是做戏,也会将二夫人风光大葬。
  待陈强二人将莫离的尸体抬出淑景轩时,姚图本想跟着出去,却突然怔了一下,旋即令陈强先走,反手将门紧闭。
  “三小姐?”待陈强等走远,姚图方才转身看向床榻下面,低声唤道。床榻下,姚莫婉心知自己刚刚不小心发出声音,再藏已是无意,于是哽咽着自床底爬了出来。
  “姚管家……呜呜……莫婉好怕……娘不要莫婉了……”姚莫婉佯装惊恐的堆在床角,双手抹泪,俨然惊慌失措之态。
  “嘘!三小姐别哭,二夫人是去了很远的地方,你要不要去找她?”姚图心疼蹲在姚莫婉身边,眼底哀色尽显。
  “要……莫婉不想跟娘亲分开……”姚莫婉狠狠点头,梨花带雨的看向姚图,心底,却升起一丝警觉之意。
  “三小姐听好,汀月现在正在柴房等你,这里有钥匙还有十几张银票,你去找她,她会带你去找二夫人,记着,千万别让人发现了,否则他们会抓住你,不让你去找娘亲的。”姚图思忖片刻,遂将柴房的钥匙和腰里的十几张银票塞进姚莫婉手里。姚图清楚,如果三小姐还留在府上,大夫人定不会放过她,自己人微言轻,能做的他都做了。
  看着手中的钥匙和银票,姚莫婉心底划过一抹释然,继而看向姚图。
  “谢谢……”你会为你的善良得到好报的,姚莫婉暗自许诺。
  “三小姐……快去吧!再晚汀月该等急了。”看着姚莫婉眼中的泪光,姚图不禁抹泪,他到底是看着三小姐长大的,心底多少有些不舍。
  “嗯,那莫婉走了!”姚莫婉心知不能耽搁,于是起身离开淑景轩。
  一路上,姚莫婉刻意避开家丁,很快到了后院柴房。见四下无人,姚莫婉急急打开柴房的门锁。汀月是母亲当年在街头救回来的小丫头,后便跟在母亲身边伺候着,或许因为救命之恩,汀月对母亲忠心耿耿,这也是姚图让自己来找她的原因,姚莫婉如是想。
  就在打开房门的一刻,姚莫婉瞳孔紧缩,陡然怔在一处,只见汀月被吊在房梁上,头发凌乱,唇角染血,浑身遍体鳞伤。
  “汀月……汀月!”姚莫婉只微怔片刻,便急急反手将门关紧,旋即搬来凳子踩上去,将汀月救了下来。
  “三小姐……三小姐!你没事?太好了!你没事!”汀月睁眼时,正看到姚莫婉,登时喜极而泣。
  “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姚莫婉眼圈儿含泪,伸手将汀月凌乱的发丝掖在耳后。
  “是……三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快走!从后门走!要是被高嬷嬷发现就糟了!快走啊!呃……”汀月似想到什么拼命推开姚莫婉,却因为牵扯到伤口而失声痛叫。
  “我带你走!”姚莫婉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随手搀起汀月吃力走出柴房,幸而后门离柴房几米的距离,姚莫婉与汀月毫无阻碍的离开了姚相府。
  “三小姐……你……”似是感觉到姚莫婉与平日里不一样,汀月狐疑开口。
  “先找处客栈,随后我会跟你解释。”姚莫婉打断汀月的质疑,费力搀扶汀月至最近的客栈安顿下来,又打发客栈小二找来大夫为汀月医治敷药。整个过程出奇的利落,丝毫看不出半点痴傻。
  

禁宫惊凰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禁宫惊凰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打湿的人生(深度好文)

    有一段时间,弟子感到活得很痛苦,甚是烦恼。师父把弟子带到一片空旷地带,问:“你抬头看看,看到了什么?”“天空。”弟子答。“天空够大吧,”师父说,“但我可以用一只手掌遮住整个天空。”弟子无法相信。只见师父用一只手掌盖住了弟子的双眼,问:“你现在看见天空了吗?”继而,师父把话题一转,说:“生活中,一些小痛苦,小烦恼,小挫折,也像这只手掌,看上去虽然很小,但如果放不下,总是拉近来看,放在眼前,搁在心头,就会像这只手掌一样,遮住你人生的整个晴空,于是,你将错失人生的太阳,错失蓝天、白云和那美丽的彩霞。”

  • 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做最好的自己(深度好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母亲对我影响很大。她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从来不屈服于生活。我很小的时候,她就一边教我们干农活,一边给我们讲故事。我永不屈服的性格就来自母亲。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失去过信心,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求。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失败,只有放弃。”这是除了生命之外,她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丢到一个巨大的麦田里割麦子,毒太阳晒着我,过一阵我就会流鼻血,变身流汗,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去。我那时候就想,我不能这样活着。我的爷爷这样活着,我的父母这样活着,我的弟弟这样活着,

  • 一群人围着这口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过晚饭,灵官猛子到了井上。井上灯火通明。村里人都挤到井上,黑压压的,悼念这个葬埋了全村人血汗钱和欢乐梦的黑窟窿。孙大头蹲在井台上,垂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沮丧相。孟八爷则轰着娃儿们:“滚!滚!这有啥好看的?掉下去,连钻头一起成个泥鬼。”因为井已塌了,就取消了禁忌。女人们都到了井上,围成一团叽咕,时不时指戳一下垂头丧气的孙大头,用眼色和低语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愤怒。一提起明年或后年又要出很多钱打井,便引出一阵长吁短叹。男人们大多沉默,形态各异,蹲的蹲,站的站。时不时,走到井架旁望一眼,唉一声。瘸五爷的

  • 念佛法门非常殊胜 不要再持怀疑!

    念佛法门是非常的殊胜,因为我们这些众生对参禅、学密、学教都不能行持,都不能去做,释迦牟尼佛在两千多年前就告诉我们这么一个殊胜的法门,阿弥陀佛在十劫以前已经成就,在无量劫以前发的愿已经实现,已经往生到那里去的众生无量无边。如果你对这个法门再持怀疑,那你就是没有救了。念佛一天要念多少呢?没有一个定数,阿弥陀佛那里不是贸易公司,不做交易的,往生的条件,阿弥陀佛说乃至十念都可以往生,《观无量寿佛经》里面说乃至一念都可以往生,只要至心信乐,发愿往生,具足信愿,只要一念都可以往生。这一念就是哪怕天塌下来也要

  • 你的现状,代表不了你的未来

    点上方绿标收听温馨朗读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出息,料定别人不会有所作为。人一辈子有时会犯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就是断定自己没什么出息。你会说我家庭出身不好,父母都是农民,或者上的大学不好,不如北京大学、哈佛大学,或者长得太难看了,根本就没人看得上我等等。由此来断定自己这辈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出息。第二个错误是我们常常会判断别人失误。比如说某个人好像显得挺木讷,成绩不怎么样,也没人喜欢,我们就会断定这个家伙这辈子没什么出息。所以,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一是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不会有大的

  • 张学勇:教师要学会“弱其志”

    教师要学会“弱其志”2018年1月18日谈到“志”,许多成语或俗语会浮现在我们的眼前,什么“壮志凌云”啦,“志当存高远”啦,“鸿鹄之志”,不胜枚举。就是教我们要立大志,做大事。树无根不活,人无志不立。从小帮助学生立志,是教育工作者的一大任务。不过,我们在和孩子们交流时,往往给予那些志向“远大”的孩子更多的鼓励。至于,他的志向合不合适,能不能实现,就已经不在我们的“服务区”了。今天上午大课间,教导处有三个女孩来帮助老师撕试卷,无意中聊起了关于理想的话题。“你们说说,你们的理想是什么?”我停下手中的

  • 钱穆先生:学而篇第一(10)

    十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观其志:其,指子言。父在,子不主事,故推当观其志。观其行:父没,子可亲事,则当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道,犹事也,言道,尊父之辞。本章就父子言则其道其事,皆家事也。如冠、婚、丧、祭之经费,婚姻戚故之馈问,饮食衣服之丰俭。岁时伏腊之常式,子学不忍遽改其父生时之素风。或说:古制。父死,子不遽亲政,授政于冢宰,三年不言政事,此所谓三年之丧。新君在丧礼中,悲戚方殷,无心问政,又因骤承大位,未有经验,故默尔不言,自不轻改父道、此亦一说。

  • 南怀瑾老师:老鼠生儿的孝道

    老鼠生儿的孝道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讲到这里,我们要向前的某些儒者、理学家、读书人告个罪了,他们的解释,又是错误的。他们说看一个人,他父母孩子的时候看他的志向,父母死了的时候看他的行为,三年当中,没有改变他父母所走的路线,这个人就叫做孝子了。问题来了,假使父母行为不端,以窃盗为生,儿子不想当小偷,有反感,可是为了孝道,就不能不当三年小偷去。这样,问题不就来了?如果遇到坏人的话,明明知道错,可推说:“孔子说的呀!圣人说的呀!为了作孝子,也只好做错三年呀!”这叫圣

  • 最好的友情:各自忙乱,互相牵挂

    有一种朋友不在生活圈,却在生命里;有一种陪伴不在身边,却在心间。有一种情,不必朝暮相见,只想在灵魂深处相偎,能多久,就多久,相视无言。友情,能够随时说话找一个能随时随地和你聊天的人真的很难。当你某一刻想倾诉时,翻遍所有通讯录,也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那个人。或许你人缘不错,与你认识的人很多,和你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他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电视剧《康熙王朝》

  • 养好你的大气,今后必有福气!

    养成一个大气的人不要在意别人在背后怎么看你说你,因为这些言语改变不了事实,却可能搅乱你的心。心如果乱了,一切就都乱了。理解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理解你的人,不配你解释。因为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见人心。人贵在大气,要学会对自己说。并请相信,真正懂你的人,绝不会因为那些有的、没有的而否定你。养好你的大气,大气不是性格,是一种人格魅力,相信你,没问题。大气是一个人的气质或气度,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一种外观表现,是一个人综合素质对外散发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大气不是从小生来的,而是经历生活慢慢培养出来的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