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书名:萌妃太腹黑 最新章节

2017/12/16 3:09: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书名:萌妃太腹黑

第一章穿越中毒了
    分不清是梦中,还是现实,如潮水般的记忆涌向沐天雪的脑海中,她无力的晃动着脑袋,想要甩开那如潮般的记忆。书名:萌妃太腹黑 最新章节

    可无论她如何排斥那段记忆,那些记忆如刻在了她的脑海中一般,无法甩去亦无法阻挡。

    她猛得惊醒睁开双眼,眼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但她似乎能看得见浮现在她脑海里的一连串的字幕。

    沐天雪,年十七,未出阁,龙都皇朝,将军府嫡女,胆小懦弱,不仅痴傻且丑女一名,右脸颊上一片红胎记,占据了整个右眼角,看上去奇丑无比。

    因一无貌,二无才,三无智商,四无胆量,所以成为将军府最不得宠的嫡女,却偏偏成为当朝太子龙辰允的未婚妻,不想她嫁的人多了去,大到整个龙城,小到整个将军府。

    沐天雪蹙起眉头,难道她穿越了,还穿在这个奇丑无比不得宠的嫡女身上,且两人还是同名同姓。

    脑海里的记忆告诉她,晚膳之后,将军府里深受得宠,常常欺凌她的亲妹妹沐婉夕,暗地里端了一碗下了毒的参汤给她的丫鬟,让她的丫鬟端给她服下。

    此时,她应该躺在将军府后院的柴房中,下意识的摸向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松了口气,身体还穿着的衣服,就说明,此刻她身体里的药还没发作。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不对,可是,他为何感觉到身体的某个地方,像是被生生撕裂了一般,痛的她浑身打颤,不自觉到吸一口冷气。

    脑海里突然间涌出一段记忆,她简直不敢相信那段记忆中的画面,她的疼痛,是因为……因为她已经被人欺负了,侮辱了。

    她愤怒的皱紧眉头,双眸中透着阴鸷可怕的杀气,在21世纪她守身如玉了二十多年,都不曾被人侮辱过。

    在这里,她却刚醒来,就被人玷污,侮辱了身体,此仇不报,她就枉为21世纪冷血无情的金牌女杀手。

    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人侮辱了她,可脑海的那段记忆中,那个男人的脖子,被她咬伤了,凭着这点线索她一定能够找出侮辱她的人。

    所有算计过她的人,侮辱过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个妹妹沐婉夕,一个玷污她的陌生人,她都记在心里了,总有一天,她会将她所受的一切,都加注在他们身上。

    “吱……”

    这时,柴房的门被打开了,沐天雪一脸戒备的循声望去,只见昏暗中出一个男人的背影,是这个男人侮辱了自己吗?

    “站住,你是谁?”沐天雪见男人迈步向门外走去,急忙挣扎着身体想要起身去杀了那个男人,可她才刚刚移动身体,某个地方传来一阵阵撕裂的疼痛。版权haohaoyun.com

    男人脚步一顿,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黑暗中的沐天雪,便提步想要离去。

    “人渣,你站住”沐天雪疼的浑身打颤,见男人提步离开,她忍住剧疼坐了起来。

    这时,柴房外传来沉重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似乎在向柴房靠近,那男人听到脚步声后,迅速退回柴房。

    随后,脚步声来到了柴房门口,一个人影近了柴房,隐匿在柴房的旁的男人,看似不经意的一掌,便听到一声轻微的闷哼声,进来的那个人昏倒在地。

    那男人见人影昏了过去,便迅速的出了柴房,消失在院子中。

    “别走……”见那男人离去,沐天雪愤怒的惊呼一起,忍痛爬起来追到门前,那男人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

    她愤怒的拳打在柴房的门上,转身蹲下看向被找昏的人,是个男人?还是穿着家丁衣衫的男人,显然是将军府内的人。原文haohaoyun.com

    那刚才的那个男人是谁?难道不是她那个妹妹安排的?

    若是的话,不应该离开,而是等着人来捕捉证据,也不会打昏这个家丁。

    她抬脚狠狠的踹向昏迷过去的家丁,“该死臭男人,敢来与沐婉夕一起来陷害我,我绝不会饶过你们……”

    踹了那家丁几脚后,沐天雪马上意识过来,眼下不是发怒的时候,她要赶仅离开才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章看戏
    沐天雪迅速离开柴房,找了个高处跃到上面,静看接下来的好戏。

    一队人,手提着灯笼,从后院的一个房间走了出来,看人数不下六七人,声音中很是喧嚣。沐天雪望着那个房间,根据陌生的记忆,刚刚走出人来的那个房间,就是她的房间。

    此刻,那一队人,正急步的向柴房赶去,隐约中听到一个极为愤怒的声音说道:“老爷她们肯定是在柴房,竟然能干出这等下贱之事,决不能轻饶她……”

    沐天雪坐在柴房对面的一颗樱花树上嘴角勾起一抺冷笑,她这个角度正好将柴房里的情形看的真真切切,“下贱?还不知道是谁下贱,我到要看看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之前尽言绝不轻饶她的女人,正是将军府二夫人,自沐天雪母亲死后,二夫人便成了将军府的大夫人,而她的女儿沐婉夕却从庶女变成了嫡女。书名:萌妃太腹黑 最新章节

    至于她沐天雪,一个将军府嫡女却沦为将军府人人欺压的傻女丑女。

    若不是她与太子有婚约,她怕是早已经下了黄泉,换个角度来说,也因她与太子有婚约,所以想动害她的人还是对这个身份有几份忌惮。

    眼看着她与太子的婚期将至,这些早想害死她的人,已经开始按耐不及了,才有了今天被人设计的一幕。

    二夫人迫不急待的推开柴门,迫切的想要看到里面暗渡陈仓的场面,门在推开时,火光顿时将柴房照了个透亮。

    一行人看到柴房里的情形时,都不由的瞪大了双眼,意外,惊诧,不敢相信,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投到柴房中的一个家丁身上。

    推门的二夫人,显然不相信柴房里除了那昏到的家丁,就没有其它人,当下便差人将柴房搜了个遍,仍是没有搜到沐天雪半个人影。

    不死心的二夫人,柴房里没有沐天雪的身影,心里怒火中烧,但是当着沐秉傲的面,却又不敢露出来,原本的计划被出乎意料的打乱了。原文haohaoyun.com

    她心中冷笑,即便没有亲自捉见两人私通的场面,她也能扭转前眼的局面,费尽心机的计划竟出了纰漏,今晚她必需要将那丑丫头的太子妃位夺下。

    为此,她还亲自请了“娴贵妃和太子”来当个证人,就是要将今夜发出的事情传入宫内,闹的越大便越好,聪明如她,这点小事情放在狡猾阴狠的她面前,根本就奈何不了她。

    给沐天雪下药的沐婉夕,错愕的瞪大了美眸,惊诧的目光扫过柴房的每一个角落,显然有些疑惑和意外,是她亲自己命人将沐天雪扛到柴房来的,可为什么柴房就只要家丁却不见沐天雪。

    见家丁穿戴整齐身上没有一丝凌乱不醒人世的昏在地上,看样子,并没有生出什么事情,当下便气急败坏的上前怒踹家丁几脚。

    那家丁这才晃动两下,醒了过来,当看到沐婉夕那怒愤的面孔时,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爬起来跪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心虚的环视了一下柴房,见根本没有沐天雪的身影。

    心中一沉,这二小姐交代的事情,他根本就还没来得及办,便被人打昏,这可如何是好,挨顿棍子是小,若是因此丢了饭晚,这可如何是好。

    沐婉夕阴冷的目光望着家丁,心中那个气啊,煞费苦心计划好的事情,这狗奴才竟然给办砸了,看之后怎么处置他,没用的东西,她恨不得,将面前的狗奴力乱棒打死,也不解她心头之恨,偌是此事办成,那么她便是当朝的太子妃。

    岂想,计划竟被打乱,一群没用的狗奴才,沐婉夕心中狠狠的骂道,但在自己父亲面前,却又不得不收敛,免得露出了马脚,吃不了兜着走。

    “你夜半三更在柴房做什么?都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快快从实招来,还可以免你一死,如若有半句虚假,哼……府中的规矩你上懂得的。”

    二人夫望了一眼沐婉夕,不着痕迹的给她递了个眼神,厉声质问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家丁,言语中带着几分威胁,又带了几分警告。

    “该死的奴才,说,在此与谁苟且?”会意二夫人递过来的眼神,沐婉夕怒瞪着家丁,并将一切赌注都押在这家丁身上,只要家丁,说是在此与沐天雪暗渡除仓,那么有没有亲自捉见都已经不重要。

    只要眼前这个计划不毁于一旦,那么今晚所做的一切都还算值得的,明天龙城将会传遍沐天雪与仆人的种种谣言。

    而最好的证人便是,她的姑姑和太子本人,只要这事一传到宫中,那么沐天雪太子妃的位子也该让位了。

    “奴……奴才……不敢……不敢说……”家丁跪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二夫人言语中的警告和威胁已经让他双腿发软,全身哆嗦个不停,而二小姐一副吃人不吐骨头的样子,更是让他惊恐不已。

    “不敢说,你好大的胆子,竟然与人暗地里苟且,来人,拉出去乱棍打死”沐秉傲站在柴房外,一脸怒气,眉宇间是阴冷的戾气。

    “哥哥,切莫着急,我看这家丁是被吓倒了,待他慢慢道来之后,再做处置也不迟,这可是事关将军府的颜面,也关乎着龙都皇室的颜面”娴贵妃言语缓慢,听起来不带丝毫情绪。

    只是那语意中透着股阴寒之意,言下之意,是为了护着将军府的颜面,以及皇室的颜面,对于此事都要彻查到底。

    实者,是想沐天雪与家丁私下偷食的事情,敲定以后,将此事传自宫内。

    到时候,就算她不出手,皇后与太后颜面上过不去,自然会想法子,退了沐天雪这个太子妃,往严重里说,还能将沐天雪这个丑女人至于死地。

    “你莫要紧张,只需要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只要你句句属时,那么将军府的规矩,自然不会落的你身上,你大可能坦言在这里与谁相约?”

    娴贵妃一副公正无私的样子,但是难掩双眼中的阴狠,这阴狠也自然落得那家丁眼里。

    只要那家丁咬口说是与大小姐沐天雪在此私约,是大小姐倾慕他,将一切关系都推到沐天雪身上,那么她们今晚的目地也就达到了。

    “狗东西,还不快说,没听见贵妃娘娘在问你话吗?你当真是不想要,你这颗脑袋了”一旁的二夫人,狠厉的话音落下来后,望了一眼沐婉夕,不停的交换眼色。
第三章定罪
    “奴……奴才说,是……是大……大小姐逼着奴才与她好,娘娘饶命,老爷饶命,奴才句句属实”

    那家丁吓的是魄飞魂散,刚才还是二夫人和二小姐向他发着狠话,他已知自己今天若是不将所有罪责推到沐天雪身上,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继而又有娴贵妃出言警告,虽然说娴贵妃话里的意思,是让她实打实的说。

    可若他真是实打实的说,只怕马上便被乱棍打死,若是推卸了所有责任,那么还有活命的机会。

    “沐天雪竟然敢在大婚前,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情,竟逼着家丁与她暗渡陈仓,这不仅是打将军府的脸,更是给皇室带来耻辱……这是要杀头的死罪……”

    沐婉夕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虽然没有亲眼捉住两人在一起的证据,但是沐天雪不在房中,而家丁死咬住在此是与沐天相约,那么沐天雪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况且,她还中了毒媚之药,没有男人为她解除,她便会爆血而亡。

    若是此刻她无事的出现的众人眼前,那身子定是不清白被玷污了,将军府怎么会容得下一个身子不清白的女儿,皇室中又怎么会接受一个不纯洁之人当太子妃。

    沐天雪嘴角勾起一抺,不屑的嘲笑,与家丁暗渡陈仓,亏她们想的出来,随即身轻似燕跃下樱花树,向沐婉夕的闺房飞奔而去。

    她必需在他们找到她前,做好充份的准备,设计她的人,分明是想把她逼上死路,可她却不会如她们的愿,因为她已经不在是那个胆小懦弱的沐天雪。

    而是一个二十一世纪新一代的女杀手,不管是在任何事情面前,她都会保持着一颗冷静的头脑和准确的判断力。

    “来人,将府里搜个干净,把那个混帐东西,给我找出来”沐秉傲听了家丁的话后,那双狠厉的眼睛,似乎喷出了火花一般。

    他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他这个痴傻弱智的大女儿,竟敢私下里与家丁相会,压抑在心底的怒火可想而知。

    众人看到沐秉傲那怒气腾腾的样子,心中窃喜,看来今晚是除去沐天雪的最好机会,连一向甚少发如此大火的沐秉傲都恼怒成这样子。

    事件虽然和计划有所出入,但是结果,已经显而易见,只要是能将沐天雪拉下位,不管过程如何,但求结果理想。

    “哥哥莫要动气,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了,这只是家丁的片面之词,还不足以为信,待找到那丫头好好教诲处置一番,验证她是不是清白之身,那么一切便也水落石出了”

    娴贵妃瞪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家丁,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听话里表面的意思,是在偏袒沐天雪,往深处里,便是想着法子要验沐天雪的身子。

    护卫门听候沐兵傲的吩咐,迅速的向各院各个角落里去搜寻沐天雪的身影。

    而这时,沐天雪早已经准备好如何去应付接下来的事情,她回到自己房间将一条红色贴身物压于床角。

    然后,身上披着件披风,将一头如爆的青丝绾了起来,手中拿着一个白玉瓶,灵活的躲过寻找她的护卫,接着向东南院角的方向跑去。

    如果记忆没有错的话,东南院本是沐天雪母亲生前所住的地方,院子里种满了白色的**,池塘里面的水面上,开着满满的荷花,看起来煞是美丽,沐天雪扑通一声跳进了池塘里。

    池塘里的水不深只是漫到她的膝盖处,水很凉,却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刺骨的冰凉,走近荷花花叶旁便将荷叶中的露水倒入白玉瓶中,她才慢慢的向池塘边上走去。

    恰巧这时,寻人的护卫寻到了东南院,见到一抺白影从池塘中间慢慢的靠近池塘边上,在见到是沐天雪时,那两护卫身体一颤,脸色顿时一片苍白,心中暗骂,这长的丑就算了,大半夜还出来吓人,当真是丑人多作怪。

    沐天雪见到两个护站在池塘边,惊恐的望着她,心中冷笑,她现在这副样子,怕是胆子小的见了她都要吓死,更何况这从池塘里走出来,好比她此刻就是一个可怕的水鬼一般。

    沐天雪无视两人惊恐的表情,语气阴森的说道:“快……快替我拿着白玉瓶,千万不能打破,那里面的东西可真贵着呢?”

    两个护卫愣愣的看着沐天雪,倒抽一口冷气,沐天雪那半边红胎记的脸,由为骇人,在微弱的火光下,平添了几分白意,让她此刻的面血色全无,更加凸出那片红胎记的可怕。

    沐天雪将两个护卫脸上表情收尽眼底,未出声,转身又向池塘深处走去,两个护卫面面相觑后,“这丑女人,晚上一看更吓人了,本来生的就像鬼,这一身白衣从池塘中出来,更像是水鬼一般,这胆小的看见她,准能吓死。”

    护卫说这话的声音很低很轻,但还是被沐天雪听的真真切切,她继续向池塘中间走去,后边传来,护卫的声音“大小姐,老爷有事找你。”

    “这个丑女傻子连话都懂不懂,哪里知道你是在叫她,”

    “可……可老爷和夫人急着审问她呢?她要是一直都呆在水里,我们总不能不去秉告吧!”

    正在俩人谈话之际,一队人员向东南院走来,沐天雪听到凌乱的脚步声,慢慢向这边靠近,不由的冷笑一声,终于来了,她可是等了很久。

    她双手棒着荷叶,一步步的向池塘边走去,还未等她靠近,一个愤怒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沐天雪你还要不要脸,竟然暗地里与家丁私会,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还有没有一点耻辱心,竟给我们将军府丢脸。”

    沐婉夕冲着池塘里的沐天雪怒喊着,心里恨不得将沐天雪按在池塘中活活淹死她,她一个一无事处的丑女,凭什么跟她抢太子妃,在龙都皇朝太子妃之位只能由她沐婉夕才有资格来当。

    沐天雪你一个痴傻丑女还妄想登上枝头变凤凰,哼……休想。

    沐婉夕的话与愤怒,沐天雪视而不见,她唯一注意的便是,沐秉傲与二夫人的表情,两人的脸色在灯火下,血色全无,皆是一比惊恐的眸子盯着一脸笑意的沐天雪,浑身冷汗直冒。

    沐天雪见沐秉傲与二夫人脸上的惊恐神情时,心中冷笑,这一幕想必两人看来都不陌生吧!回想她的母亲再世时,总会在这个时候来池塘上采取莲叶上的露水,而她正好,也借此场所来为自己开脱,而自己这一身衣裳正是母亲死之后留下来的。

    现在的她,在夜色的朦胧下,看不清面貌,唯一能看清楚的就是一身白衣披风,头带斗蓬帽,与她死去的母亲身影重叠就如同一个人一般。

    这一幕,让心虚的人瞧见自然是惊恐,因为在之前的沐天雪记忆里,她的母亲就是死在这个池塘里。

    “天雪,你夜半时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二夫人脸色惨白,双唇微颤,说出的话也带着微弱的颤音,显然是有些心虚。

    “沐天雪,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与家丁私会,丢我们将军府的颜面,你眼里还有没有父亲”沐婉夕恶狠狠的瞪着沐天雪,此时她发话并做不了什么作用,唯有借言提醒父亲她犯下的死罪。
第四章强加之罪
    “女儿不明白,母亲所说的是何事情?”沐天雪将捧起的荷花叶交给了一边的护卫,一脸无辜的表情望着二夫人,那样子似乎在说,她真的不知道所发何事。

    “沐天雪,你就别装了,你与男人私会还敢说不明白”沐婉夕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心想,沐天雪此劫难逃,死定了。

    “二妹妹能拉姐姐一把吗?姐姐脚下滑怕是站不稳”沐天雪没将沐婉夕辱骂她的话听在耳里,只是一脸淡定,嘴角勾着一抺处事不惊的笑容。

    沐婉夕的面容在火光的照下,看起来很美,确实美得令人妒忌,这是沐天雪仔细看清她的第一感觉。

    众人一愣,这沐天雪还是头一次说话这么利索,竟然开口让沐婉夕拉她一把,胆子也大了不少,以往这个丑痴女人连话都不敢说,胆子可是比鼠胆还要小。

    “沐天雪我看你痴傻的不轻,就你现这个样子,让我拉你,你也配,一个不洁污秽之人,妄想污秽了我的手”沐婉夕厌恶的瞪了沐天雪一眼,想让她拉她,也不看看自己那德行。

    沐天雪早料想沐婉夕不会拉她,反而会羞辱她一番,好啊,既然说她污秽,那么不污秽一下她,都对不起,“污秽”这个词。

    她含笑踩上池塘边上的大理石,刚上岸脚下一滑,“啊……救命啊!“她惊呼一声,整个像后倒去,双手迅速的拉住面前的沐婉夕,脚下的滑力在她的控制下,将两人同时跌落到池塘中。

    “啊……放开我”沐婉夕惊慌的大呼一声,随着沐天雪的落水,也噗通一声落下池塘,池塘的水在两人落下后,池水溅起了半米之高。

    众人都还没反映过来,两人已经躺在水里,而沐天雪的手还紧紧的抓住沐婉夕的衣服将她往下拉,口中却惊呼,“救命啊……快救妹妹,妹妹也落水了。”

    沐婉夕是面对着池塘底,挣扎几下才脱离沐天雪的手,突然落水让她猛的喝了几口池水,胃里一阵反胃,这才从水里露出头来。

    而这时一旁的护卫才反映过来,连忙下池塘将沐婉夕扶了起来,池塘边上的众人才从惊慌中缓过神来,刚才落水的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了,导致所有人都未看清楚两人是怎么落水的。

    沐婉夕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全身湿答答的,头发凌乱难看,脸上还沾着几片枯叶,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还未站稳便冲着还未起身的沐天雪,拳打脚踢一通。

    “啊……别打了,姐姐脚下滑,没想到妹妹也跟着滑下来了,别打了”沐天雪捂着头,身上传来火辣辣的痛疼,心想这个沐婉夕还真狠,竟然用力十足,脚下不经意的一扫,沐婉夕便又一头栽入了池塘里。

    沐天雪双手都捂着脸,真好让众人看清楚,沐婉夕再次落水与她无关,正当她想起身去扶沐婉夕的时候,沐婉夕已经被护卫扶了起来。

    “噗……”站在沐秉傲身边的太子龙辰允忍不住笑了起来,池塘里的两人人,狼狈且滑稽,他从不知道沐婉夕一个弱不经风的女子竟也会出手打人,那样子倒是有几分泼辣劲,心里更加喜欢她了。

    “闹够了没有,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沐秉傲阴冷着脸,愤怒的瞪着沐天雪,眼神中闪过不加掩饰的厌恶和阴狠。

    在护卫的搀扶下,沐婉夕本想上前再踹上沐天雪几脚,却见父亲怒气冲冲的瞪着沐天雪,心中恨意十足,心想,等会有你好看,父亲的狠可比她厉害多了。

    “你与家丁私约可知这是死罪”沐秉傲坐在大厅之上,怒视着沐天雪,阴冷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让这跪在地上的家丁与丫鬟吓的身体抖若筛糠。

    “老爷……这……这都是奴才的错,我不应该在小姐的威逼下,一时糊涂就与她相好,老爷你要怪就怪奴才吧!小姐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家丁跪在地上惊恐的说道,话里的意思都是在维护她沐天雪,可简单的“与她相好”这几个字,早已经就将她定罪。

    “大胆狗奴才,小姐是你下人能够诬陷的吗?你与别人相好,竟然将小姐给扯进来,看来,你是不想活了”二夫人面上愤怒的厉声斥道,可眼底中却还是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得意。

    这微小的细节,却落入了沐天雪眼里,之前还是她口口声声说她与家丁相好,现下,却是一副维护之意,明明恨不得将她置于死地,却还能装出一副假惺惺的样子,这演技不得不说,烂极了。

    “奴才……奴才不敢诬陷小姐,奴才坦言,是奴才一时糊涂,经不起威逼竟与小姐私好,还请太子,娴贵妃饶恕小姐”家丁低着头,语句通顺的将一切都揽到他的身上,看起来还真是护主。

    沐天雪恨恨的瞪了那家丁一眼,心中,记下了今天这份维护之意,改天,她会好好给他点报酬,还有设计害她的任何一个人,她都不会放过,真当她是吃素的。

    “你……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竟然敢做出这等事情,今天我……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个不知廉耻的混帐东西,来人,将她给拉下去重打五十大棍”沐秉傲怒发冲冠的指着沐天雪,吩咐着下人。

    “父亲根本就不给天雪一个解释的机会,就给天雪定罪,这未免太仓皇了吧”沐天雪很清楚所有的人,都不会帮她,每一个人都急着盼望她死。

    而他那个未婚夫,太子,早就想退这门婚,现下只怕巴不得她与人私好,让他看场好戏,还可明正言顺的退了这门婚事。

    “沐天雪你还想解释,你的老相好,都已经说了出来,此刻还在维护你,你还说你没有罪吗?“沐婉夕浑身湿嗒嗒的怒视着沐天雪,身上披了一件外衫,怕是错过了处置沐天雪,硬是穿着湿衣服没去换。

    沐天雪冷冷的目光瞪着上前拉她的两个护卫,眼神里是慑人的阴冷,这让两个护卫浑身一颤不由的打了个激灵,硬是没敢动手。

    “天雪,你若是清白的大可说出来,姑姑和太子都在这儿,不会让你蒙了不清白的名誉”娴贵妃语气平缓的说道,只是心中暗自得意,一个丑痴的丫头能洗刷什么清白,还别说,她现在是一个不清白的身躯。

    “多谢姑姑能给天雪一个澄清的机会”沐天雪向娴贵妃行了个礼,望着大厅中的几个人,冷言道:“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有与家丁私好,可有罪证,仅凭丫鬟与家丁的话,你们就定我的罪,是否过于草率。”

    “罪证?当然有,你夜半与家丁在柴房私好,这还不是罪证吗?而且还有家丁的证词和丫鬟的证词”

    沐婉夕仇视着沐天雪,因为衣衫湿溚溚的贴在身上,所以脸色略显苍白,到为她添了一副若不惊风的样子,只是她眼神的恨意却覆盖了她那份楚楚可怜之相。

    旁边的太子望着沐婉夕,脸上露出一副怜惜之色,那眼神恨不得马上将沐婉夕搂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证据?我不在房间难道就是去与家丁私好?这个欲加之罪未免太强加了吧!”沐天雪脸上没有一丝惊慌,更没有一丝愤怒,有得只是一副从容,一副淡定。
第五章开始反击
    “那你说,你半夜不在房间,去做什么了?为什么丫鬟和家丁不说与别人私好,却说与你?”娴贵妃望着一脸从容的沐天雪,心中多了几分疑惑,这……真的是沐天雪吗?以前她可未这般过。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陷害我,将这不耻之事强加在我头上,我虽然生不如几位妹妹,也不如几位妹妹聪明。

    但是,就冲着我是太子的未婚妻,一直都迷恋着太子的这份情意,我也断然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沐天雪望着怒气冲冲的父亲,嘴角一直都噙着笑意,可眼神中流露出的是淡淡的冷意。

    太子龙辰允听了沐天雪的话,脸上露出一副厌恶之色,他从来不知道,被一个女人表白竟会让他如此恶心想吐,并且一脸无光,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沐天雪,眼神里是阴冷的杀气。

    沐秉傲看到沐天雪眼神中的冷意,心中一惊,这眼神从她这个女儿眼里流露出来,让他感到太震憾了。

    同时,也感觉到,自己女儿的变化,让人有些心颤,她面对眼前的情况,竟没有一丝惧怕,反而镇静的出奇,甚至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清晰可闻,且还能洗脱自己的罪过。

    “天雪啊!你若是没有与人私通,那么我就将这两个诬陷你的狗奴才拉出去,乱棍打死,以此来证府中的规距”二夫人说着便差下人将家丁和丫鬟往下拉。

    沐天雪望了一眼二夫人,心中思索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了,这其中应该还有什么阴谋,她们明明知道她现在已经不是清白这身,断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夫人饶命……饶命……饶命……我知道谁有证据,夫人饶命啊!”听到要行府规,那丫鬟吓的全身哆嗦,连哭带爬的爬到二夫人面前,眼泪鼻涕一大把。

    “什么?你有证据,你可不能乱说,这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娴贵妃语气微带欣喜,早就事先安排好了,她们可不会轻易让沐天雪逃过此劫。

    “狗东西,什么证据还不快拿出来,若是胡言,定将你大卸八块”二夫人厉声喝斥着。

    “奴婢这里没有,可是他有啊!是奴婢亲眼看见小姐送他的!”绿荷泪眼蔢挲的指着那个家丁。

    “夫人,小姐……小姐是送给奴才一个定情之物”那家丁颤颤抖抖的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女子的红色贴身物,物体上还绣着戏水鸳鸯,颜色鲜亮,花纹漂亮。

    “你说这是我送给你的?当真?”沐天雪看都没看一眼那女子的贴身物,只是冷冷的瞪着那家丁,眼神中的冷冽如一把泛着寒光的刀,让那家丁冷汗涔涔,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沐天雪,你还想在狡辩吗?现是人证物证都有,你可别说,这肚兜不是你的?你还真是不知羞耻,那种贴身的东西也能送的出去”沐婉夕冷笑道,这下看你还怎么狡辩,这种东西可是女子最贴身的东西。

    太子瞧见那贴身物后,不由的眉心紧蹙,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厌恶之色,看不出来,这丑女人还用如此花鞘的贴身物,当真是一个水Xing扬花之女,还敢这东西送给家丁,真是丢将军府的脸面,又丢他的脸面,他现下真是恨不得,将沐天雪一掌劈死。

    沐天雪嘴角勾起一抺嘲笑,波澜不惊的双眼望着沐婉夕,疑问道:“妹妹的意思是这东西若是我的,就说明我与家丁私好,可若这东西是别人的,是不是可以说明,是这东西的主人与家丁私好呢?”

    “哼……那还用说”沐婉夕扬起下巴,趾高气扬的样子,真想让人刷她几耳光。

    “你们都听到了,婉夕妹妹说了,这东西是女子的贴身之物,是谁的,就说明谁与这家丁有私情”沐天雪语气平缓,不紧不慢的说道,但是却给人听起来却有一种无形压力。

    “混帐东西,这人证,物证,如今都在,你还想怎么狡辩”沐秉傲阴沉着脸,觉得自己的老脸在太子面前都丢尽了,自己女儿竟将那东西送……。

    “父亲,这东西不是女儿的,父亲若是不信可以让母亲察看”沐天雪望向二夫人“母亲,你应该知道,我们几个姐妹每人的贴身衣物上有绣有闺名,这东西是不是女儿的一看便知。”

    沐秉傲一听,立刻喝斥着二夫人上前察看,二夫人见沐天雪不慌不忙,心中一沉隐隐有股不祥的预感,但那东西则是在沐天雪房间的床榻角落找到的,不是她的还能是谁,想到这里,她便接过那东西查看起来。

    这一看,她差点惶恐的倒在地上,这不可能,怎么会是?她本能的望向自己的女儿。

    “到底是谁的,你愣成这样”娴贵妃一把扯过二夫人手中的红肚兜,当看到上面的闺名时,也如二夫人一般,不由自主的望向了一脸错愕的沐婉夕。

    “父亲,母亲,你们这都在干什么呢?”沐婉婷这个时候睡眼惺松的出现在大厅,当看到太子与娴贵妃的时候,连忙上前行礼,眼角余光正好瞧见红肚兜上面的字,不禁惊唤起来“二姐姐,你的肚兜怎么会在姑姑手里?”

    沐婉婷这一声惊唤,太子龙辰允和沐秉傲才知道娴贵妃手里的东西是沐婉夕的贴身之物。

    沐婉夕当然不相信,连忙上前扯来看,见上面金色丝线绣起的“夕”字时,顿时惊恐的瞪大了美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父亲,您现在知道了吧!这东西根本就不是女儿的,这分明是有人想陷害女儿,想栽赃给女儿,不知道父亲打算如何处置”沐天雪嘴角勾起一抺得意之色,想陷害我,没门,最后谁死还不一定呢?

    沐秉傲得知那东西是二女儿的,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颤抖着手指着沐婉夕,“你……你……。”

    “老爷,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夕儿可是恪守本份的闺房女子,定是那狗奴才垂延婉夕的美暗地里偷去的”

    二夫人见沐秉傲怒火冲天的样子,连忙护在自己女儿面前,将肚兜之事推到了那家丁身上。

    “母亲,说的事,定是那家丁垂延二妹的美所以才起了邪心,偷走二妹的贴身之物,当做是与二妹的“定情之物”然后再来嫁祸给女儿,不想却拿出了二妹的肚兜.

    父亲你可不能饶了这帮奴才,今天敢偷二妹的贴身之物陷害女儿,明日就能骑到主子的头上去.”

    沐天雪在一旁冷笑,舔油加醋一番,特地将那“定情之物”加重的语调,突然这几个字的重要Xing。

    “沐天雪,你给我闭嘴,明明是你与人私会,却将事情推到我身上来,你敢不敢验身洗刷清白”

    沐婉夕咬牙切齿瞪着沐天雪,她知道沐天雪已经是不清白之身,肯定是不敢验身,只要她一验身就会露馅。

    “二妹你怎么能这样陷害我,刚才可是你说的,那贴身之物是谁的,就证明是谁与那家丁有见不得人的情。

    但是我相信你不会做出那么“恬不知耻”的事情来,所以才让父亲教训下人,让他们知道诬陷主人那可是死罪。”

    沐天雪一脸无辜的望着沐婉夕,意思是,她相信她不会做出那等“不要脸”的事情来,都是下人想翻天,不知死活的陷害主子,这样一来,下人被逼急了,自然会供出背后Cao作之人。

    “老爷饶命,饶命啊!奴才(奴婢)不敢陷害主人,求老爷饶命”两个下人一听是死罪连忙惊恐的磕头如捣蒜。

    “不敢陷害?我看你们的胆子太的很,来人,将两人拖下去,乱棍打死”沐秉傲气的是,全身发抖,双眼充血,那样子实在是让人心惊。

书名:萌妃太腹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萌妃太腹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香村多娇5章(第5章 舍身相救)

    原标题:香村多娇5章(第5章舍身相救)小说名称:香村多娇第5章舍身相救可是当她看到自己那对胸前之物的时候,这里也曾被他咬过,难道这个东西也要切掉?兰兰已经找不到忘记他的办法,她止不住地想他,她阻止不了自己思念他。她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在一个月的相处以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对这个傻呵呵又结巴,而且其貌不扬的大伯动了感情。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张富贵无微不至、舍己为人的关怀下,她兰兰举手投降了,而她投降地很纠结,一边是自己当年情深似海的丈夫,一边是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丈夫他哥,一边是旧情难却,另一边则

  • 最强兵王在都市5章(第5章 假警察)

    原标题:最强兵王在都市5章(第5章假警察)小说书名:最强兵王在都市第5章假警察桑塔拉出了路口,便立刻上了立交桥,上官婉儿惊魂未定,奇怪的看着叶凌风道“他们是假的?”“嗯!”叶凌风百忙中点了点头。“你怎么看出来的?”上官婉儿又问,因为她刚刚一点都没有看出来,那两名交警是假的,差一点她就要真的打开车门下去接受检查了。叶凌风瞥了一眼后视镜,那辆警车已经追了上来,他回答道“用脑子!”你的意思是我没脑子?上官婉儿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突然车身一偏,她差一点就撞在了车窗上,回头见叶凌风满脸郑重,上官婉儿连忙回

  • 露水之爱5章(第5章你不会爱上我了吧)

    原标题:露水之爱5章(第5章你不会爱上我了吧)小说名:露水之爱第5章你不会爱上我了吧我愣了下,转头看着他。在车上,那不就是那啥震吗?他知道我看他,却没有为我解惑,只唇角微微翘起,娴熟的点火,踩油门,转方向盘。路虎很快驶出停车场。路灯的光在他脸上染上一层层光晕。看着我做什么?他问。一双桃花眼看过我一眼后,很快又看着前方。那年头,查酒驾没现在那般严,也罚得不那么凶,人的安全的意识远不如现在。你好看。我望着他,痴痴的笑。他当即又笑了,唇角勾起的弧度再往上半分,特迷人。小妮子该不会真爱上我的吧?他问。是

  • 终极强兵5章(第5章 玩女鬼,娶鬼妈)

    原标题:终极强兵5章(第5章玩女鬼,娶鬼妈)小说名称:终极强兵第5章玩女鬼,娶鬼妈小五与小弟们推杯换盏,喝得满脸通红。忽然,一个穿着印有“米奇蛋糕店”字样制服的年轻人,拎着一盒蛋糕,走进店里。”五爷?有人给您定了生日蛋糕!“年轻人似乎很害怕,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地说道。”嗯?哈哈!你们这帮兔崽子,还整这个洋玩意?草,有那闲钱还不如给五爷也找个大屁股娘们耍耍!“小五咧嘴大笑,脸上的刀疤像是活了起来,更显狰狞。“滚蛋吧!”一个小弟麻利地接过蛋糕,挥手赶走送蛋糕的年轻人。送蛋糕的小伙子立即快速退了出去,

  • 她的秘密5章(第5章)

    原标题:她的秘密5章(第5章)小说名称:她的秘密第5章“是啊……”朱砂手慢慢伸下去,攥住了江承的肉棒,感受着从绵软到坚硬。朱砂的声音仿佛带着钩子,江承深深吻住了朱砂,朱砂闭上了眼,用舌头去纠缠江承,追逐,缠绕,直到江承喘着粗气分开了朱砂的大腿。朱砂的身体总是像在迎接他,那种水润的紧致感再次袭击了江承。朱砂搂住了江承的脖子,依旧送上了自己的唇舌。感受着江承从一开始的三浅一深到后来的毫无章法。朱砂在床上摇晃。即便是发泄,你对我的欲望,也不能源自他人。这一场很持久,大概是连着做了两次。在朱砂颤抖着哭求

  • 校花的极品狂医5章(第5章 魔尊毒煞)

    原标题:校花的极品狂医5章(第5章魔尊毒煞)小说书名:校花的极品狂医第5章魔尊毒煞这是个单人病房,床上躺着的是一个面容憔悴的少妇,印堂发黑,痛苦地呻吟着。她床边放着个桶,里面盛着半桶像馊水一样的东西。却见那病人突然凑到水桶上面“哇”一声吐了个底朝天,让人恶心。关浩不由皱皱眉头,抓块衣领捂着鼻子说道:“大姐,你得了什么病?”“医生,我吃错了东西,肚子很痛……”病人呻吟道。关浩抬手转了转架子上的吊瓶,诊断竟是肠胃炎。“庸医害人啊,这分明是食物中毒,怎么诊出个肠胃痰呢?”“啊?医生,我到底会怎么样?”

  • 终极小农民5章(第5章:老师,给我吧)

    原标题:终极小农民5章(第5章:老师,给我吧)小说书名:终极小农民第5章:老师,给我吧没想到她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一个女人,媚起来的这么够味呢。我有点神魂颠倒,舔着嘴唇说:“真的?那我想吃你咪咪。”马玉香媚眼如丝:“馋猫!那你来啊,有贼心没贼胆。”马玉香香喷喷的,细腻温暖的怀抱,把我美的魂儿都飞了。这感觉,做梦都梦不着啊!下面二弟来已经达到了最大化,胀鼓鼓得把裤子顶起来老大一个包,我胆子忽然就大了起来,猛然用力就把马玉香抱了起来,来到床边放她躺下了。我看着这具近乎完美的诱人身体,一时之间竟然无从

  • 美女的妖孽保镖5章(第5章 阴谋)

    原标题:美女的妖孽保镖5章(第5章阴谋)小说:美女的妖孽保镖第5章阴谋我以为江冰这个女人还是个处女的消息已经让我大吃一惊,没想到我还从柳欢欢的嘴里听到了更大的秘密。她说:“嗯,我打听到了,江冰和她那个贱女人泫萌萌会去名胜KTV,就在明晚,明天我会找准时机下药。”尼玛,还下药?因为没开免提的原因,我没听到王宁涛那边怎么说,但我心里已经能想到泫萌萌是谁了,她不就是经常到江冰的别墅找她的那个时髦女吗?看来柳欢欢了解的事还不少,她居然连泫萌萌的名字都知道。不过这不是重点,柳欢欢现在连江冰的行踪了如指掌,

  • 民间绝密档案5章(第五章 买命财)

    原标题:民间绝密档案5章(第五章买命财)小说:民间绝密档案第五章买命财我问她,为什么?小女孩说,这里面没有一个好人,你听我的没错,刘蓉想害你!脑袋顿时嗡的声,像要炸了似的,我忽然有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这栋楼里一定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其他人好像都知道什么,但却只有我,囫囵吞枣被人各种利用。我问小女孩,我怎样才能逃出去?小女孩认真的说,如果哥哥能坚持到明年鬼节,灵梯重启、阳关大开,你就能走了。我又问她,王涛和刘蓉,我到底该相信谁?小女孩顺着楼梯跳着跑了下去,我刚要追问,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 美人余香5章(第5章)

    原标题:美人余香5章(第5章)小说名字:美人余香第5章“糟糕!”李子牧听到王春梅的声音,心里一惊,顿时回过神来。“嘘!”李子牧心里一惊,这才想起王春梅要过来。赶紧冲王春梅发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李子牧眼睛向着瓜棚里瞄了瞄,还好还好,这两人如今正忙碌着,看上去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声响。李子牧冲着赶过来的王春梅向瓜棚里指了指,可没等她解释什么,王春梅的脸就红透了。瓜棚里女人的叫声非常响亮,在远处因为有风雨声还不容易听到,可一走近瓜棚就能听个分明,身为一个结过婚的女人,王春梅怎会不知,这叫声里所传递出来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