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书名:小村渔色2 最新章节

2017/12/16 8:23:58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小村渔色2

第一章 船上夜色
大家都听说川藏公路女游客搭车的事,可很少有人知道,在海庄村也有一些女驴友或是女文青喜欢搭船前往青岛。好好孕

   根据村里上一辈的人说,这些女文青都是单身女,但村里的男渔民很乐意载她们,而他们家里的婆娘却极力反对,其中的原因大家都懂得。

   今天是秦林头一回出海捕鱼的日子,还真就遇到了一对前来搭船的夫妻。

   男的似乎四十来岁的样子,戴着金丝边眼镜,穿着很考究。那女的长得很漂亮,穿得也时尚,两人一看就是城里人的打扮,尤其是那盈盈的细腰,看得秦林眼睛发直。

   经过沟通,那男人愿意给一千块钱的船费,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能够在船上待上三天!

   走海的人,在海上漂上十天半月的都没啥问题,因为是头一回出海,秦林也想船上有个伴啥的,想了想也就答应了下来!

   秦林的渔船是铁皮的,空间不算太大,只有一间休息室和一间储物室,看在船费的份上,他把休息室腾出来给了这对夫妻。

   日头偏西的时候,秦林把渔船停泊在了一个荒废的礁岛上,叫那对夫妻一起吃了晚饭,席间才知道男的姓唐,女的姓洛,至于他们叫什么,秦林也不方便问。

   夜深之后,秦林躺在储物仓,耳边是海浪声,昏昏欲睡的的时候,却听到夹板的另外一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好孕

   秦林好奇心大起,把耳朵贴在了薄薄的铁夹板,听到那边传来女人压低的声音:“不要!被船老板发现就不好了。”

   男人笑道:“怕什么?那船老板早就睡了。”

   接下来,两人砸吧砸吧的,那种声音,真是让人想入非非,秦林听得心里直痒痒,便把夹板上的螺丝帽悄悄扭了下来。

   眼下正是八月天,天气炎热,休息室里此时亮着微弱的灯光,透过帽缝,秦林看到男人用舌头舔着女人明艳的俏脸,一边把手伸进女人的衣服里,上下捏揉搓着。

   女人拼命地咬着嘴唇,似乎很怕被人听见。

   秦林没想到还能看到这种香艳的画面,双眼死死地盯着女人的身体,一刻都不想放过。

   这时男人另一只手强行钻进了女人的热裤里,肆无忌惮的上下求索,他的动作很粗鲁,女人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网站haohaoyun.com

   秦林看得都好一阵心疼,觉得这男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要换成他,那还不得好好捧在手心里,不过令他奇怪的是,女人虽然痛苦,但好像又很享受的样子,连带着嘴里发出了嗯嗯哼哼的声音。

   她的声音好听极了,秦林听得心猛烈直跳,连带着下面都支了起来。

   过了一会,男人开始拉扯女人的衣服。

   女人拼命地想要挡住,可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一具又嫩又白的身体呈现在了秦林的眼前。

   “咕哝!”

   秦林拼命地吞了口唾沫,气息变得愈发的急促。

   要说女人是敏感的,突然她眼睛往秦林这边瞅了过来,露出了惊异地神色,似乎已经发现了秦林在偷看,羞得面红耳赤,可又不敢告诉男人,只能死死瞪着秦林这一个方向。

   娘的!

   难道只准你们弄,就不准我偷看了!

   对于女人眼里浓浓的警告,秦林直接选择了无视。好好孕

   或许是发现并没有效果,女人有些无奈,索性闭上了眼睛,不过她似乎也是第一次体验在偷窥的环境下弄这种事,气息异常的粗重。

   经过这么一段前奏,男人掰开了女人两腿,开始卖力的表演,不过他是个快枪手,没几下就交代了。

   “唉!老了!”

   男人发出一声叹息,然后沉沉睡了过去,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女人好像完全没有得到满足,看起来又急又气,却又莫可奈何,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把衣服穿好,最后目光再次扫了秦林这个方向,背过身去像是睡着了。

   没热闹看了。

   秦林翻来覆去的,脑子里全是女人那白皙嫩滑的胴体,心里那团火没有平息,反而越烧越旺,他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可发现还是热得厉害,怎么都睡不着了。

   可就在这时,休息室那边又传来了一阵异响。书名:小村渔色2 最新章节

   秦林心道,难道又有热闹看了?

   想到这,他蹑手蹑脚地又凑了过去,这一看却发现了更加狗血的剧情。只见女人轻咬薄唇,身上的衣服又脱了个精光,撅起了屁股,她那葱翠的玉指不断地深入其中,上下活动着。

   女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突然换了个方向,把尾巴正对着秦林这边。

   秦林看得心里那团邪火直窜,那弯弯的溪流地,此刻早就泛滥成灾,看来刚才男人撩起了女人心里的那团火,完全没有平息!

   她的动作很娴熟,看来不是第一次自己弄了,不过她这个方向,让秦林莫名地浮想联翩,难道她是想……

   秦林心里突然升起一团渴望,想要亲手摸一摸那白花花的臀肉。

   这个想法一产生,就再也抑制不住,因为两个房间的夹板是后来加装上去的,只要把螺丝帽全部拧下,他就能完成自己的渴望。

   想到这里,秦林悄悄地开始拧螺丝帽。

   女人自顾自地享受着,动作越来越大,似乎也越来越忘我。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秦林总算把夹板卸了下来,看到女人的臀只离他不过几厘米的距离,尤其是湿漉漉的小溪地,发出极致的诱惑。

   他再也忍不住,终于颤着手摸了上去。

   女人浑身一震,立刻停了手里的动作。

   她急忙转过身来,死死抓住秦林的手,想要把秦林的手推开,可她发现秦林的双手就跟铁钳一样,怎么也推不动。

   这时秦林赤裸着上半身,因为长期劳作的原因,他身材很粗壮健美,那肌肉的线条很明显,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男子气息。

   女人俏脸羞红,眼里闪过一丝异彩。

   老实说,秦林这时有点心虚,尤其是女人推他那一下,明显是在抗拒他,这让他心里充满了迟疑。

   “该继续,还是该缩回去呢?”

   秦林脑子闪过瞬间这个念头,下一刻,他就推翻了这个念头,娘的,到嘴边的肉都不吃,那就真的傻了。

   秦林想要摆脱女人的阻挡,可令他惊讶地是,女人的抵抗突然变得软弱无力,睁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娇羞地凝视着秦林,其中包涵着浓浓的渴望。

   这不禁让他大喜,此刻内心充满激动,看来,今晚真的有肉吃了。
第二章 爽到极致
真得又大又软!

   秦林用力地捏在女人高耸浑圆的胸脯上,这是他第一次摸女人的身体,感觉比村里罗寡妇做的白面馒头,都要软,都要白。

   “你弄痛我了!”

   女人皱着眉,压低了声音娇嗔道。

   秦林的手劲很大,一激动就会没轻没重,不过看女人这会再不抗拒,神情中还带了点跃跃欲试,翻身竟然压在了秦林的身上,开始主动的摸索起来。

   女人似乎对秦林的身体很感兴趣,尤其在抚摸他结实胸膛上的肌肉,眼里露出了痴迷的色彩。

   秦林把手探向了她小腹以下,她的小腹没有一丝的赘肉,摸起来真的就像是嫩嫩的白豆腐,再往下,他的双手开始侵入那充满了神秘气息的三角地带。

   女人早就湿得不像话,被秦林这么撩拨,她的欲火开始高涨,纤纤的玉手也开始滑向了秦林的下面。

   “你的真大!”

   女人忍不住吃惊尖叫道。

   秦林有些得意,在庄海村,他自幼就感觉自己的生理构造跟别人不同,好像要大了一倍,用别人的话说,那就是天赋异禀。

   “要不要试试?”秦林说道。

   女人有些迟疑不定,看得出来她内心充满了矛盾和挣扎,最后冲动代替了理性,她点头同意了。

   就在这时,她身旁的男人侧了侧身,两人吓了一大跳,还以为男人醒来发现了他们的好事,秦林感觉呼吸都要停止,气氛一度像要凝固一般,可男人之后再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儿又打起了呼噜。

   原来是虚惊一场。

   秦林跟那女人对视了一眼,都松了口气,心底却感觉到更加的刺激,那种偷情的滋味一旦尝试,对身心的冲击绝对是一种爆炸。

   “你真的想要我?”女人展演一笑,问道。

   秦林点了点头,他发现女人笑起来,有一种直挠心底的魅惑,他这会痒的更加厉害。

   “别,别在这里,行吗?这里不行,会被他听见。”女人把脸贴在秦林的胸膛上,软语说道。

   看得出来,女人心里似乎很介意和抗拒在自己男人面前弄这种事。

   秦林想了想,“那我们去上面的甲板,那里有个放水靠的暗舱。”

   接下来,两人来到暗舱,女人似乎彻底放开了,主动吻住了秦林。

   两人又是一通互摸。

   秦林的邪火被彻底点燃,一把搂住了女人想要好好地施展本领,可这时候女人却脸色变得很难看。

   “这……这次恐怕不行了,我来……来那个了。”

   秦林一听,低头一看,发现女人下面确实有点红色的液体流出,顿时眼里闪过浓浓的失望之色。

   这就像是火药桶被点燃了,结果来了滂沱大雨,全给淋湿了。

   女人似乎也有点不忍心,咬着嘴唇,用带有讨好的语气解释道:“等我好了,在给你弄。”

   “可……可我受不了。”

   秦林喷着粗气说道。

   “你先帮我去把包包还有内裤拿来。”

   女人娇羞地凝望着秦林,就像是媳妇对自家丈夫那么虔诚,说道:“待会,我……我用嘴。”

   秦林一听,盯着她那性感的薄唇,顿时浮想联翩。

   他虽然第一次弄女人,但平时岛国里那些经典的爱情动作片还是有所涉猎的,曾经他可是很羡慕漂亮女优跪舔男人的,没想到今天能亲自体会一把。

   女人似乎经验丰富,她那张嘴就像是自带了吸力,时快时慢,忽冷忽热,好像将他完全包裹在里面,那滋味妙不可言,无法形容,非要说的话,就是极致爽爆了。

   折腾了足足个把小时才完事,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满意,相互搂在一起窃窃耳语起来。

   “没想到你又大又粗,还这么持久。我很喜欢。”女人看着秦林,语气充满了惊喜。

   “对了,你叫啥?”秦林问道。

   女人笑了笑,“我叫洛菲。你呢?”

   “秦林!”

   洛菲道:“唉!遇到你了,短时间里还真不想跟你分开啊!你可真是个迷人的小坏蛋。”

   “你舍得你老公?”

   洛菲道:“你说船舱那位?他不是我老公,嘿,只是我的老板罢了!对了,你要是有办法把他弄走,我就跟你待几天,等我大姨妈过去,想要我怎么伺候你都行。”

   听她的语气,对秦林似乎产生了一种依恋的心理。

   这让秦林心里有种强烈的优越感,想了想,他说:“你不如在青岛的时候,乘机把你老板甩掉。”

   “那还是算了!我的薪水可是他发的,要是被他发现我甩了他,就死定了!”洛菲笑着,好看极了!

   秦林一时竟看得痴了。

   洛菲抛了一记媚眼,娇羞道:“有那么好看吗?”

   “真俊!真好看。”

   秦林由衷地赞叹道,要知道,在他的村里,他就没见过这么俊俏又懂得打扮的女人。

   “没想到你看起来傻傻的,说话却这么好听。”洛菲咯咯直笑道:“那……我给你当媳妇,好不好啊?”

   “好!好啊。求之不得。”

   秦林的憨样,让洛菲更笑的花枝乱颤,“秦林,你真逗。”

   突然,洛菲主动地凑了上来,细声道:“放心吧,等过几天,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到时候,你想怎么弄都可以。”

   说完,她有些动情地主动送上了香吻。

   两人又你侬我侬了一番,洛菲才起身返回舱里。

   看着洛菲那完美的背影,秦林心里愈发想要拥有这个女人,她可是秦林生命中第一个女人,这种感觉完全不同。

   “真是期待啊!”

   秦林想到过几天就能搂着这样的女人睡觉,心里更是美滋滋的,随后他也回到了舱里,看到洛菲这会已经睡着了!

   “还是先把门夹板装上,要不明天就解释不清了。”秦林弄完之后,倦意上涌,倒头沉沉睡了过去。

   等到醒来,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他穿好衣服悄悄地回到甲板上,准备做早饭,刚到甲板上,才发现洛菲跟她老板早就醒了,这时正在甲板上拍着照片,不过他们拍照片的方式却让秦林差点鼻血都流了一地。
第三章 丁雯
洛菲脱光了上衣,摆弄着各种造型,那身段,那模样在晨曦的光芒下,就像是披上了金色的外衣,看起来更加地诱人。

   秦林猛吞了一口唾沫,暗想:这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偷偷的看了一会,洛菲早就发现了他,看到他那憨憨的样子,俏脸更加地明艳动人,连带着摆拍的动作都更加地好看了!

   “菲儿,你真是上天的杰作。”

   洛菲的老板由衷的赞叹,引得秦林连连的赞同。

   不过秦林不敢待太久了,起身回到了舱里做起了早饭,等他早饭刚做完,就看到洛菲的老板找了过来,说是有急事,必须马上原路返回。

   原本计划三天的行程,只过了一半,秦林自然也没什么意见。他先是把船锚拉起,回到驾驶舱发动引擎,急忙返回了海庄村。

   下了船,洛菲老板似乎很满意,除了一千的船费,又多加了四百块钱。

   洛菲在她老板的背后,使劲打了眼色,那意思秦林明白,大致就是过几天我还会过来找你。

   洛菲跟着她老板走了。

   秦林看着洛菲远去的背影,心心念念着那完美无瑕就像艺术品的身体,虽然跟洛菲不太可能,但能这样念着一个人,其实也挺好的。

   秦林揣着钱,回到家里,刚走到村口,就被罗寡妇给堵住了。

   罗寡妇是村里的一枝花,虽然三十多岁了,但风韵犹存,有着非一般的人间凶器,寡妇嘛!有身段,有相貌,自然会惹得不少村民惦记。

   这些年她在村口开了一家“豆腐店”,做得豆腐水嫩嫩的,大家都说她是拿胸脯磨出来了,也让她得了个“豆腐西施”的名声。

   “罗婶,你找我啥事?”

   秦林心底有些奇怪,罗寡妇打小就因为他是个孤儿,对他一直不咸不淡的,这会咋感觉态度完全不一样了。

   罗寡妇笑道:“小林啊!你来俺们家坐会。婶儿今天有事跟你说。”

   跟着罗寡妇来到她家,却看到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这在剥着香蕉皮,其中一个他认识,是罗寡妇的女儿罗玉琴。

   这两大姑娘剥香蕉的手法,轻柔中带了一点点耸动,嗯,很熟悉。秦林心头猛跳,恍然想起了昨夜洛菲摸在他那里的画面。

   秦林暗想:经过昨夜的“洗礼”,他是不是太邪恶了?可看那动作,还真是越看越像那么回事。

   罗玉琴长得很漂亮,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上,洋溢着青春气息,从远处看,罗玉琴跟罗寡妇竟有七八分相似,两人走在一起,还真有点姊妹花的味道。

   秦林一直暗恋罗玉琴,而且还总是扬言要讨罗玉琴当婆娘,或许这也是罗寡妇不喜他的原因吧。

   “林哥哥,你来了?”

   罗玉琴这会剥完香蕉皮,抬眼看到进门的秦林,眼里透着惊喜,一边嘟起嘴吃起香蕉来。她的唇有点厚,看起来很性感,那香蕉肉触碰她的嘴唇,那画面,充满了各种想象力。

   秦林顿时感觉下面硬邦邦的。

   “表妹,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秦林转眼一看,才发现另一名女子相貌一点也不输给罗玉琴,柳眉杏眼,笑起来很甜很迷人,但跟罗玉琴比起来,多了一股泼辣劲。

   罗玉琴脸一红,抿嘴道:“好啊!表姐,你取笑我,我这就去告诉我妈,看你还……”

   那个大美女一把拉住了罗玉琴,求饶道:“好好好!表姐错了还不行?”

   这时,罗寡妇也走了进来,指着那大美女说道:“小林,你现在既然拜了海龙王,正式开始讨海上生活,婶子正好有个事情想求你。这是俺一个远房堂弟生的闺女,叫丁雯。她跟她几个同学是学啥美术的,想去海上写生,俺想这小年轻里头,就你办事牢靠,所以……”

   秦林这会顿时明白过来。

   平日里秦林在村里都是一副傻里傻气的样子,敢情罗寡妇看他秦林为人憨实,又或者不放心其他渔民,害怕他们动些歪心思,所以才求上了他。

   “哦!好!”

   秦林露出一个标志性的憨笑,点头答应了。

   罗寡妇见他想也没想一口答应了,也很高兴,立刻去外面的摊子上点了几块嫩白豆腐递给秦林,说道:“那婶儿先谢谢你了。”

   接过罗寡妇手里的白豆腐,秦林准备问什么时候出发,下一刻,却见罗寡妇把罗玉琴带到了里屋,叽里呱啦的不知道说些啥。

   不过秦林闭着眼也知道,罗寡妇这是瞧不上他,偷偷跟女儿说,少跟他接触之类的话。

   这让秦林心里隐隐有些不快,一旁的丁雯却在好奇地打量着他。

   罗寡妇终于说完了事,返身跟秦林约好了明天清早就出发。

   秦林憨憨一笑,提着白豆腐回到了家中。

   他的家还是土砖盖的房子,在村里也算是独一号了,家里破破烂烂的,四处漏风,不过对他来说,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已经算相当不错了!

   好在村里现在的政策不错了,也分了一条渔船给他,让他能够有吃饭的家伙事,这日子眼瞅着能越过越好,心情自然也跟着好了起来。

   他也是个倔脾气,越不让做的事,他偏要做成,到时候只要攒够了钱,他一定去罗寡妇那提亲,打死也要把罗玉琴给娶回家。

   随便吃过中饭后,秦林又去村里买了两桶柴油,把明天准备出海的事情准备妥当后,再次返回了家中。

   第二天,天刚亮,秦林就来到了渔船上,过了好一会,看到丁雯领着两男一女,一共四个人,各自身后都背了个画板,看他们的打扮,应该就是罗寡妇说的那几个丁雯的同学了。

   “小林哥,我们来了!”

   丁雯走过来笑嘻嘻地道。

   秦林却是眼睛一亮,丁雯穿了一件低胸圆领的白T恤,她微微弯着腰,从秦林的角度恰好能看到那嫩得出水的高耸。

   “喂,你眼睛往哪里看呢?”

   丁雯身后一个尖脸眼镜男,阴着脸不悦地道。

   看得出来,眼镜男很在意丁雯的一举一动,丁雯似乎跟这个眼镜男关系很不一般啊!秦林憨憨地笑了笑,也不去争什么,转身回了驾驶室,发动了引擎,准备出海的最后工作。
第四章 荒岛求生?
“哇!真是太美了。”

   出海五个小时后,甲板上丁雯跟她的同学都忍不住赞叹。

   蓝天,大海,接天连碧,确实是美极了。

   “那个,小林哥,可以麻烦停一会船吗?我们想在这里写一会生。”丁雯突然出现在了秦林身后,笑着说道。

   秦林点了点头,停了船。

   在此之前,秦林跟着村里的几个叔伯出过海,这景色也看得多了,早就习以为常,但对于丁雯这些旱鸭子,却充满了各种好奇,仿佛大海里藏着某种神秘的宝藏,等待她去挖掘。

   其实就这段时间,秦林已经知道这四人的关系,丁雯跟那个尖脸眼镜男,很明显是一对热恋的情侣,尖脸眼镜男叫曹磊。

   另外一个女生叫叶宓,是丁雯的闺蜜兼好友,而另一个男生则叫刘云海,跟叶宓是一对。

   他们一边画着大海,一边打情骂俏。

   秦林左右无事,也跑到甲板上,看他们写生,不过那个曹磊明显对他还有敌意,眼里发着冷刀子。

   秦林懒得回应,他东看看,西瞧瞧,看到一幅幅美丽的大海画跃然纸上,心里充满了惊奇。

   丁雯和叶宓不愧是大学生,身上充满了朝气和活力,尤其是她们那修长白皙的美腿一颤颤的,看得秦林也是心头邪火乱窜。

   “咦?那是什么?”

   丁雯指着天边突然出现的金黄色的彩云。

   秦林抬眼一看,脸色却是大变,说道:“你们快回舱里,没事别到甲板上来!”

   “小林哥,怎么了嘛?”丁雯撒娇地问道。

   “别问了!”

   秦林急忙回到了驾驶舱,发动引擎,掉头往回走。

   那金黄色的彩云来得极快,一波接着一波,转眼就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有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

   秦林的渔船本来航速就不快,一下就被卷了进去,再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地,秦林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渔船就在一旁,他摸了摸疼痛欲裂的头,起身看了四周一眼,才想起遇到了海尘暴。

   这玩意来得快,去的也快,但卷到里头的,很难活命,再看渔船,他这才想起,急忙看渔船有没有啥问题,这一检查,竟发现船舱里破了好几个洞,得修补之后才能动。

   “小林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丁雯的声音,她此时有些狼狈,穿在身上的衣服,竟被撕裂了大半,露出了白嫩嫩的那一团,一脸羞涩地瞅着秦林。

   “这里是哪?小林哥,你……你能给我去船舱里,找出我的包包吗?我……我想换一下衣服。”

   秦林憨憨一笑,“我也不知道在哪!”说完,他翻身进入了船舱,不一会手里就多了个小挎包,递给了丁雯。

   丁雯道了声谢,就钻到了旁边的椰树底下换起了衣服,不一会儿,她来到了秦林身旁,脸上留有余悸,显然是想起了被海尘暴卷起的瞬间。

   “小林哥,现在该怎么办?”

   秦林想了想,说道:“先去附近搜索一下,看看其他人有没有活着的,另外再找找手机,我们得求救才行。”

   两人沿着沙滩,搜寻了半天,不知是不是海暴太温柔,其他三人都卷在沙滩附近,而且先后都醒了过来。

   丁雯她们劫后余生,自然要抱着一起痛哭伤感一番!不过秦林却利用这个时间,沿着沙滩搜索了大半个区域,一无所获!

   而且这个岛屿,似乎跟他平时航道上的岛屿很是不同,起码他感觉很陌生,似乎从未到过这里。

   丁雯她们收集了各自的手机,可发现经过海水的浸泡,早就不能用了!唯一能用的,还是秦林那老掉牙的手机,可拨打一通,却没有丝毫信号。

   这一发现让丁雯她们备受打击,她们顿时哭了起来,想着这辈子怕是回不到家了!

   而曹磊跟刘云海也是一脸苦瘪的样子。

   “好了!这里没有信号,我们只能自救了,你们分成两组,再沿着沙滩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没有的话,就去海岸边捡些海鲜回来,我去找找修补渔船的材料,争取早点离开这里。”

   秦林的话,让她们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很快天色暗了下来,秦林在岛上一个地方,找了个看起来很精致的盒子,因为这个荒岛究竟什么情况,他并不知道,所以不敢太过深入。

   刚回到集结点,丁雯她们找了很多蚌壳,竟然还捕了两条海鱼,看起来她们也并不完全没有用处。

   秦林从渔船找出打火机,又拾了些干柴,来了一通蚌肉海鱼烧烤宴。

   吃完之后,秦林就回到了船舱,打算把那个精致的盒子拆开,看看能不能塞住渔船那窟窿,可刚一打开那盒子,他就惊呆了。

   那是一双眼睛,而且还溜溜的还在转动。

   秦林平时胆子很大,可这回见了,心头还是有些发怵。

   那眼睛仿佛活着一般,盯着秦林一顿猛看。

   下一刻,秦林感觉脑子昏昏的,双眼一黑,竟然一头栽倒了下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睁开了眼,盒子里的眼睛竟然不见了,而他却发现脑子里似乎多了些什么。

   “咦?”

   秦林抬眼一看,发现他的目光竟然能够穿透船板,无比清晰地看到外面的情景。

   这时,天色已晚,丁雯一丝不挂地躺在沙滩上,曹磊趴在她的身上,来回地耸动着。

   秦林心里不禁万分惊奇,他感觉自己跟以前完全不同了,他的眼睛,似乎特别特别厉害!

   等等,我还是先把戏看完再说吧。

   秦林咕哝地猛咽了一口唾沫,继续看到曹磊卖力地运动着,丁雯的身子很白,在皎洁的月光下,仿佛白得就像是海水里的珍珠一般。

   她的胸不算大,但也绝不小,在某种频率下,上下来回的运动着,浑身散发着一股很特别的味道。

   蓦然,秦林心底升起一股渴望,透过他的眼睛,射入丁雯的身体内,只见丁雯娇躯一颤,下一刻,她似乎高潮迭起,那小溪流开始了井喷似的表演,把一旁的曹磊看得直呆了眼。

   靠!

   秦林一阵感叹,真是人间胜景,可惜趴在丁雯身上的,却不是他!可就在这时,他的心底却泛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似乎丁雯心底最紧要的人,是他秦林,而并非小男友曹磊。

   夜深人静,长夜无眠!

   秦林迷迷糊糊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瘙痒,睁眼一看,却看到丁雯光着身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轰!

   秦林的脑子,顿时炸裂开来。
第五章 眼睛会放电
秦林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眼睛里在释放着某一种未知的物质。

   那感觉很玄乎,他根本没办法解释,但却实实在在能感觉。这物质是啥,他不知道,如果真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仿佛就是某种能量,对,未知的能量!

   难道这是盒子里那双眼睛的神奇功能?

   他现在几乎能肯定,所有的异变都是因为那双眼睛,而他或者已经成为了那双眼睛的载体,才能获得这些神奇的能量。

   “我听表妹说,村里早就有搭船的习俗了,你年纪轻轻的,肯定已经搭了不少女人了吧?”

   丁雯把脸凑了过来。

   秦林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丁雯长得确实很漂亮,笑起来两个浅浅的梨涡,看起来很女人。

   “没有搭过,我刚出来跑海。”

   “上船的时候,你就在偷看我,难道我比表妹还好看?”丁雯在他的耳边喷着热气,撩得秦林心痒痒的。

   “好看!你表妹也很好看。”

   秦林实话实说道。

   丁雯咯咯娇笑不已,“你真会说话……嘻嘻,不过我很喜欢。”

   老实说,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妞,上半身一丝不挂地站在他的面前,他又是个血气方刚的年纪,自问没有什么定力,一把将丁雯搂在了怀里。

   “放开我,你们这些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丁雯本能地有些抗拒。

   可在秦林看来,她更多的是半推半就,那个啥欲拒还迎。这女人嘛,要真不想理人,还会深更半夜的光溜溜地出现?除非得了失心疯。

   “男人不坏,女人也不爱啊!”

   丁雯道:“想要弄我也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啥事?”

   “想办法尽快把我们都带回去。我不想在这里待太久,要是我爸妈找不到我,会急坏的。”

   秦林点了点头,憨笑道:“我会的。”

   丁雯这才放开了怀抱,她俏脸一红,一副娇羞的可人模样,坐在了秦林的大腿上,嗅着秦林身上浓烈的男子气息,她竟有些意乱情迷。

   “其实,人家也有点喜欢你呢,你虽然看起来傻傻的,但眼睛好像会放电,很像那个明星梁朝伟,迷死人了。嘻嘻。”

   经过了洛菲的“洗礼”后,他很清楚男人弄女人的时候,前奏是很重要的,用洛菲的话说,这叫那啥调情。

   秦林抚摸着丁雯那如奶酪般的肌肤,动作尽量保持地很轻柔,一边问道:“你那个小男友,好像很喜欢你啊。”

   丁雯嗤地一笑:“怎么?吃醋了?”

   “你这么优秀的女人,谁不想天长地久的拥有呢?”秦林突然发现,他的脑瓜子比以前要更灵泛,这换以前,他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丁雯听了也是一愣,像是首次认识秦林似的,那表情就像在说,这还是我印象中的农村人吗?

   她感觉身体被秦林的双手抚过之后,会有很异样的酥麻感,很舒服,也很能勾动她体内的那团火。

   “唔!”

   丁雯被彻底挑起了心中欲念,嘴里发出一声很撩人的轻吟。

   “这里能给我吃吗?”

   秦林看时机成熟了,指着丁雯那高耸浑圆的地儿,说道。

   “你坏!”

   丁雯嗲嗲的撒着娇,俏脸红到了耳根,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秦林笑得很得意,俯身下去,啃了起来,他发现丁雯那馒头香香的,软嫩软嫩的,这种体验跟洛菲的又完全不同,洛菲的身体更成熟一些,而丁雯身上还充满了少女气息,让他有些迷醉沉迷。

   他啃了一会,感觉自己的眼睛越来越亮,凝目望去,发现丁雯身上闪烁着一些红光,他顺着红光摸了摸,丁雯娇躯猛地颤着,“唔!真……真舒服。”

   这是丁雯的兴奋点!

   秦林脑子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下一瞬,他继续顺着红光抚摸,丁雯竟自己疯狂地扭动起了腰肢,喃喃地道:“小林哥,你快弄……我……我好喜欢!”

书名:小村渔色2》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小村渔色2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大梦三国之东方传奇》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大梦三国之东方传奇》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大梦三国之东方传奇目录预览:引子第一章人小鬼大第二章一个大汉第三章鸟蛋兄弟引子“董卓,如果还有机会,老子还要再杀你一次。”…………东方睿杀人了。杀了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不是在战场上,而是在闹市里。那天是他退伍复原的第一天,离开了待了七年的部队,和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战友难舍难离,和军纪严明却亦师亦友的各级首长依依惜别,真的是很揪心、很伤感。回到了地方,东方睿不知道要去哪里,从孤儿院长大,如今孤儿院所在已经变成了“亿邸”别墅区,于是,东方睿

  • 《别具医格》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别具医格》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别具医格目录预览:第一章何山求佛第二章脏和尚劝死第三章磕拜狄仁杰第四章灶王爷烤全羊第一章何山求佛何山急匆匆地爬到归山半山腰,在地摊上,花了六百元钱,请了三柱高香,便进了归元庙中。归元庙虽然不大,可香客很多。院中老榕树下硕大香鼎,插满了燃烧的高香。何山从来没有干过求神拜佛的事,先站在一旁观察人家香客怎么做。他怕程序错了不灵验,得罪了菩萨不帮忙。他妹妹小荷车祸正躺在手术台上,生死关头,马虎不得。看了一会儿,程序基本上是一致的。先点燃高香插入香鼎之中

  • 《都市兵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都市兵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都市兵王目录预览:第一章大打出手第二章身份第三章纠纷第四章打探第一章大打出手故土难离,时隔九年,孟凡提着帆布包。走在从小生活的街道上,让这个外表刚毅的汉子脸上,凭空增添了几分伤感。没走多远,就听到前面人们的吵闹声,一群人聚集在空地上。“老东西,哪都有你,都是快入土的人了,还是回去等死吧!”一个长相粗狂的男人,恶狠狠的盯着人群中的一位老人骂道。“你……”老人身体本就不好,怒气攻心之下,竟仰头晕了过去。幸好被他身边的小女孩扶住,才不至于摔倒。老人的状态

  • 《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二章林小惜的前世第三章沈夕的前世第四章暖心的爸爸第一章重生“夕夕,怎么还不醒呢?”谁在说话,朦胧中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围绕。“夕夕,你怎么样了?没事吧?”耳边的声音,且越来越清晰。闷哼一声,林小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浑身像是被碾过一样,酸痛不已。这是哪?林小惜挣扎着坐起身来,她不是被车撞下山崖死了吗?声音的主人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士,看到林小惜醒来,紧张的说道,“我的宝贝你可吓死我了,昏迷了一天

  • 《荒帝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荒帝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荒帝传目录预览:第一章帝荒世界第二章僧光无限第三章秋水剑第四章西门钟归来第一章帝荒世界“轰!”“嘣!”星辰瞬间黯淡,日月变得无光!只见,在巨大无比的乌云团中,有一条足足几千丈长的五爪金龙,他那庞大的身躯在云团中若隐若现。“嗷……”一声清亮的龙吟,将附近的星球都震裂开来,化成一粒粒碎石块向外飞去!再仔细一瞧,在巨龙那庞大的身躯前,竟然站立着一个漆黑如墨的小点!“夜魔帝廖苍穹!给本帝滚开!”巨龙身体一变,化成了一个虬髯的中年人模样,瓮声瓮气地吼道。原

  • 《落跑妈咪:总裁爸比求复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落跑妈咪:总裁爸比求复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落跑妈咪:总裁爸比求复婚目录预览:第一章他有了外遇第二章酒吧里的发泄第三章跟他回家第四章醋意大发第一章他有了外遇办公室门口。“顾总,你慢一点嘛……急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一阵让路悠然鸡皮疙瘩都起来的声音从办公室的门缝中传来,那声音就像是台湾偶像剧中撒娇的小女生一样,黏黏的,嗲嗲的。若是男人听了这声音,估计都会控制不住兽性大发吧。但是这声音对路悠然来说,简直比她刚才站在卓越大楼门前的那种喧闹的汽车鸣笛声还要让她烦躁上千千万万倍。一

  • 《隐婚蜜爱:前妻乖乖生二胎》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隐婚蜜爱:前妻乖乖生二胎》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隐婚蜜爱:前妻乖乖生二胎目录预览:第一章左右为难又尴尬第二章扶你去浴室第三章洗澡第四章电话第一章左右为难又尴尬海城卫星电视艺术中心五楼里面的一个办公室,一个娱乐头条轰炸了整间办公室的人。“小扒爷爆料的照片好像是真的?谢芸芸真像网上那些爆料者说的,要息影嫁人了吗?”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女职员一边拿着手机刷微博,一边跟周围的人诉说着。“天啦!这是真的吗,谢芸芸可是我的女神啊!”一个男职员惊呼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我刚刚已经看到论坛上面

  • 《我的师傅是妖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我的师傅是妖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我的师傅是妖兽目录预览:第一章:被困海底第二章:拜虫为师第三章:逃出生天第四章:立志修真第一章:被困海底楔子北极冰山之巅,寒风烈烈,涂腾一席白衣立于其上,身如剑,目如炬。“准备好了吗?”趴在涂腾左肩上的大强问道。“准备好了。”“这一走,归期遥遥,或许没有归期。”大强语气深沉。听到师傅的提醒,涂腾眼神茫远,似有追忆。“心愿已了,再无牵挂,回不来也没什么。”“臭小子,你还是忘不了她。”“刻骨铭心,哪有那么容易忘记。”“修真之人,儿女情长总是牵

  • 《潜个总裁好乘凉》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潜个总裁好乘凉》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潜个总裁好乘凉目录预览:第001章这邋遢女人哪里来的第002章缘分是挡不住的第003章比泥鳅还滑溜第004章你居然劈腿第001章这邋遢女人哪里来的“啊~~!!!!”尖叫声划破寂静的楼道,紧接着传来了摔门声,随后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十分钟后,从D栋7层楼5号房冲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飞快的了冲进了电梯。身为WIN公司的正式员工,林海眠从未有过如此慌张的时刻,因为她居然迟到了!而且是在这么一个超级重要的日子里。十万火急的赶到路边,却面临着打不到的士

  • 《神灭之界》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神灭之界》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神灭之界目录预览:序章第001章月下魔影第002章心中的山峰第003章玄泰武者序章空气化作无形的力量,将大地拉扯、撕碎,一片一片,一层一层,将这块方圆千万里的大地硬生生拉起来。裂开了,这块大地与这个世界彻底裂开,被拉上半空。天空变成了一个漩涡,将这块大地吸了进去,它的碎片形成一道一道、一圈一圈的漩涡臂,最后完全消失。“唔。”这条魁梧的身影在强大的吸力中无法站稳,跪在地上,绝望地看着那个巨大的漩涡,巨大的长剑从手中脱落,重重砸在地上。他的面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