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谋妃步步倾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16 17:35: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谋妃步步倾心

第4章狠手弄死他

白起宁回家禁足,第二天,独孤皇后竟然派来心腹太监崔公公来,给将军夫人传了话,皇后念白起宁上次之举乃无心之过,皇后娘娘并没有放在心上,稍作惩处也是做做样子。网站haohaoyun.com

皇后派来了崔公公?白起宁微微蹙眉,不就是独孤皇后那个心腹太监崔桂!

这个太监手腕可了不得,深得皇后独孤禧的信任,好些个忠臣都是他悄悄弄死的,贪财作恶。

白起宁的眸光里闪过一丝可怖的杀意。

她被迫选为太子妃,也是那个崔桂公公帮着独孤禧一力促成的。哦,差点忘了,这个崔桂的结局也比她好不到哪儿去,亦死于李昭平的那封涂过毒汁的信。

既然最终都是死,她何不做个好人,让崔桂死得舒服点,也省得他多做恶事。

“要奴婢说,这皇后娘娘待小姐还不错,不过那太子那般痴傻不明是非,对小姐好不友善。”沐姚给小白狐喂食,语气满是失落,“还有那昭惠王,居然袒护独孤嫣斥责小姐,明明是独孤嫣挑衅在先。阅读haohaoyun.com

睡觉修炼,还不用出去找吃的,这日子过得还算舒坦,小白狐满足地尝着美味。

白起宁让沐姚把所有值钱的玩意儿都拿出来,沐姚不明所以:“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自有用处。”白起宁微微笑道。

“小姐,你真肯嫁给那个傻子啊?”沐姚一脸不忿,多年来小姐待她好,她也事事为小姐着想,可舍不得小姐毁了一生幸福。

“阿姚,为我做件事儿,不要让母亲及家中其他人知晓。”沐姚是白起宁值得信任的丫头,她们情谊极深。

母亲杨氏在正厅盛情招待崔公公,果然崔桂此来是为了白起宁参加晋选太子妃一事。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现在还不能得罪皇后,白起宁当面欣然答应了。

崔公公传完了话便出了将军府,沐姚请崔公公移步到府邸外不远处的小巷子里,称小姐有话私下对公公说。

白起宁送上一袋珠宝银两,这些可是她的所有私钱。

“若是我有幸能被选中太子妃,今后还劳烦公公多加照顾。”

“白家小姐太客气了,做奴才的,自然会多为小姐美言。”

崔桂不动声色收了这些珠宝银两,白起宁凑到崔桂的耳边轻声道:“其实,白家还准备了一份大礼给公公,只是不便招摇,省得让人说闲话。”

白起宁递了个眼色,示意崔桂身后跟着的小太监,崔桂心领神会,这份大礼当然要私下悄悄送。原文haohaoyun.com

此人视财如命,白起宁确信,崔桂一定会中计。崔桂以为有更多的钱财好处,怎么会想到,今夜便是他的死期。

在约定的荒郊野外,身着夜行衣的白起宁潜伏在大树上,屏气凝神注目四周。

有马蹄声传来,是崔桂来了!

白起宁扫视四周,确定来者只有崔桂是一个人,拉上面纱,慢慢拔出佩剑。

崔桂刚到树下,停了马,黑影掠过,如同鬼魅一般,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剑锋冷寒,他便被割断了脖子,跌落下马去。

白起宁的剑法极准极快,那崔桂死得没有多大痛苦,还瞪大着眼。

崔桂的这份大礼送了,自然更少不了李昭平的大礼。小说谋妃步步倾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李昭平,不知为何,脑海里闪现过这个名字的时候,白起宁的心竟还是痛了。

她冷漠着双眸,割下了崔桂的头颅,装在精致的盒子里。

办完这件事,就好好回府睡个觉,明天还有好戏上演。

……

翌日,清晨。

白起宁懒洋洋地起了床,吃过早饭后,就在院子里抱着白狐狸晒太阳。

“小姐,出大事儿了!”不多久沐姚又是慌慌张张跑了过来,“外面传得沸沸扬扬,那个崔桂公公昨晚上被人给杀了,人头竟然挂在昭惠王府!”

今天一大早天刚亮,昭惠王府的下人打扫书房时,发现竟然有一个装着崔桂人头的木盒挂在房梁上!

皇后娘娘身边的大红人崔桂竟然死了,头颅又出现在李昭平的王府中,这可是轰动皇城的大消息啊!

“崔公公昨天还好好的,今个儿怎么就身首异处啊,真是可惜。”白起宁闭着眼,不痛不痒抛出这么一句话,想来消息传进宫里去,独孤皇后的心里是难受了。好好孕

还有那昭惠王府,怕是也平静不了,无故摊上事儿的皇长子李昭平定会惴惴不安。

“是啊,昨天小姐还送那崔公公好些珠宝,想着崔公公在皇后面前为小姐说些好话。”沐姚倒是心疼起了那些送出去行贿的财物。

“没关系,都是身外之物,很快会回来的。”白起宁慵懒地附了一句。

躺在白起宁怀里的小狐狸动了一动,换个舒服的睡姿,看来以后不用再为主人的安危担心,它也好潜心修养。

当然崔桂这个奴才的死,别说与李昭平无关,就算证据确凿就是他所杀,独孤皇后也不会因这个就动他。

独孤禧派人调查崔桂之死,在荒郊野外找到了崔桂的尸首,推断是被贼匪劫杀,便葬了。

至于匪徒为何要把头颅送到昭惠王府,办案的官儿也编了个借口糊弄过去,并还抓到了那个杀崔公公的匪人,皇后娘娘交代的案子,必须尽快彻查了结。

白起宁不用多想,肯定是那些人在死牢中,随便抓了个死囚结案。

“阿姚,有件事儿,你得按我说的去做。只有你,才能帮我!”白起宁严肃了神色,这一计能否得逞,尚且未知。

“小姐哪儿的话,吩咐便是,我照做。”沐姚正在整理房间,应声答道。

白起宁走到沐姚面前,亲昵地握住她的双手,柔声道:“也许……会让你受些委屈。”

沐姚一怔,感觉事关重大,犹豫片刻后重重点头:“阿姚从小蒙受小姐恩惠,只要能于小姐有益,阿姚便不怕委屈!”

“沐姚,接下来,你可要好好配合我演一场苦肉计,越像越好。”白起宁决定按原计划行动。

白起宁嘴角荡起一抹冷凝,对了,独孤禧迫害她时,不就给她冠上了私通李昭平的罪名么?

罪名虽不好听,但点子还算受用,得换个于她无害却能击垮李昭平的法子。

白起宁的珠宝私钱都没了,于是声称沐姚所偷,沐姚不认辩驳,惹怒了白起宁,被一阵毒打赶出将军府。

连夫人杨氏为沐姚说情,都没能让白起宁改变心意,白起宁认定沐姚恶仆偷了她的钱财。

“起宁,你从小就识大体,行为做事自有主张,可这阵子极为反常,是何故?”杨氏不明白,温顺善良的女儿,怎么在短短数日性情大变,变得蛮横无理,手段恶毒。

“娘亲,女儿自有主张,但凡之后发生的事,请母亲万万不要插手。”白起宁跪在地上,语气慎重,“否则,不但女儿性命不保,将军府也会有危险。”

“你不把话说清楚,让我如何放心?”杨氏叹了一口气,贤惠大度的将军夫人,出生即为大家闺秀,生儿育女,把将军府打理得甚好。

“娘亲,有些话不便言明,你信过女儿便是。”白起宁重重磕了三个头,示以诚心。

杨氏扶起女儿,了解自己的女儿聪慧过人:“娘信你便是了。”

白起宁七岁时,便离开将军府,与大哥白戬一同拜师孟君子,十三岁时才回到将军府,接着又随大将军出征一年多历年,这回将军府也不过一年光景。

娘亲杨氏知书达礼,跟其他大臣的夫人一样,恪守三从四德,不懂权谋不议政治。但母女连心,白起宁相信母亲,就算不明真相,一定会支持信她护她。

这次,光有沐姚帮忙还不够,白起宁还得用上三弟白冉。

沐姚被白起宁毒打驱逐之后,便四处说这位恶主的不是,加之上次皇宫大闹青鸾殿的事儿,白起宁可谓是恶名远播。

国公府的独孤嫣听说了沐姚的遭遇,正琢磨着如何整治白起宁泄心头之恨,便心生一计决定利用沐姚。

独孤嫣派人找到了沐姚,并金钱好处诱惑让沐姚服服帖帖当了她的婢女。在沐姚这儿,独孤嫣可是听了有关白起宁一个“见不得人的秘密”。

第5章惊鸿剑舞

“此话当真?白起宁尚未出阁,就与男人私通有染?”独孤嫣又惊又喜,这个可是大把柄。

“是啊,我是亲眼所见,绝不虚言,她时常和那个男人幽会。”沐姚低头答道。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贱人,失了清白还妄想做太子妃?上次害我出丑,被姑母责备,我独孤嫣这次绝不会放过她,把她连根拔起,死得难看!”独孤嫣笑得狠辣。

独孤嫣根据在沐姚那儿得到的详细线索,打算派人轮流去将军府外全天盯梢,看看沐姚所言是否属实,必定这个奴婢的话还不能全信。

守到第三天,得到证实,果然白起宁偷偷摸摸趁着夜里静下无人,独自去了郊外一座雅致木宅,与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相会,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知道天快亮了,才各自离开。

独孤嫣欢喜得手舞足蹈,这次肯定能好好整治那个贱人,让她名誉尽毁,成为蜀国皇城最大的笑话!

“查到那个男人的身份没有?”独孤嫣厉色问。

“没有,那个男子武功高强,把属下给甩脱了。”暗探答道。

沐姚走到独孤嫣的身旁,小心翼翼道:“沐姚可没有半点欺瞒,现在既然小姐已知白起宁如此不齿作为,何不将这件事告诉皇后娘娘?让白起宁再无翻身的机会。”

独孤嫣思索了良久,冷笑道:“这件事,是要必须让皇后娘娘知道,不过我去说,未必娘娘肯信。必要让娘娘亲眼看到,所谓眼见为实。”

沐姚又道:“可眼下就是娘娘册封太子妃的日子了,如果让白起宁当选太子妃,那娘娘兴许会为保皇室声誉而不敢公开此事啊,到时候牵扯甚大可就麻烦了。”

独孤嫣点点头,沐姚的话有道理,在屋子里走了两圈:“我也怕来不及啊。你多带一些人快去将军府门口盯着,若再见到白起宁深夜外出,立即回禀,我让皇后娘娘亲自裁度!”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算无遗漏,白起宁在收到沐姚的暗号后,便决定速战速决。

白起宁让三弟白冉专程去了一趟昭惠王府,亲手将这封信交到了李昭平的手上。

信上只有时间地点,白冉以自己的名义,约见李昭平今晚单独相见,有要事相告,务必赴约。

昭惠王李昭平与大将军白崛有共战的交情,与白起宁的大哥白戬更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将军府的三公子白冉相邀,李昭平答应赴约。

在大将军府外盯梢的人发现白起宁深夜又有异样,前去幽会情郎,立即回国公府禀明独孤嫣。

太好了!独孤嫣大喜过望,让人继续监视,切勿打草惊蛇,她即刻进宫去见独孤皇后。

今夜无月,竟下起了纷飞小雨,几颗寥寥星辰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木屋外,李昭平撑着伞独自依约前来,看见大树下,有一个人影,长身玉立在青伞之下。

一袭蓝衣,款款而来,袖袍在微风中轻轻翻飞,骨子里由内而外的傲然霸气,令万物沉寂。

李昭平走过去,才看清不是白冉,而是白起宁。

上次大闹皇后宴会,李昭平对这位白家小姐记忆犹新。

“是你,要见我?”李昭平的声音温和动人,他止步于在她面前,虽着素袍,不失浑然天成的贵气,遗世独立的气魄世间罕有。

仇人就在眼前,近在咫尺,白起宁握着青伞是左手有些颤抖,右手紧握红炼剑,恨不得下一刻就将剑刺入他的胸膛!

她承受的刺骨之痛,绝不能让他死得太容易,她要毁了他,还要利用他毁了独孤外戚势力!

“小女子,白起宁。”她隐藏着杀意,露出友善的笑容。

即便是黑夜,星辰微弱的光芒下,白起宁依旧看得清他的脸,看得清那一份淡雅出世的卓绝风姿。

“何故约我来此,何事相商?”他问。

“不急,今夜有的是时间,我正好有了兴致来个剑舞,请昭惠王殿下鉴赏。”她答。

白起宁得等候时机,等到独孤嫣的到来。

“若是不能相告,那改日我再登门将军府拜访。”李昭平心中起疑,对白起宁深夜的邀请有了异心。

“昭惠王殿下请留步,我现在不说,是因为朋友还没到,等她到了,殿下自然明白一切。”白起宁微笑道,“而且,殿下难道没有发现,四周已都埋伏了探子?”

李昭平方才已经洞悉到了,四周有异样,所以才要走,这分明是个圈套:“那些探子是什么来历?”

“如果我没有猜错,是国公府的人。殿下若想知道接下来的真相,不如静下心来,先看完我的剑舞。”

这个白起宁,究竟耍什么花样?黑夜下,李昭平一双明眸深邃不见底,这个女子每次总能给人带来意料不到的“惊喜”。

青伞落地,白起宁拔出手中的红炼剑,这是她随身所带的佩剑。

红炼剑,上等兵器,第一次出征立下战功时,大哥白戬送给白起宁的宝剑。此剑非同寻常,长可挥如铁鞭,短收则为长剑。

白起宁身轻如燕,凌空一跃,转身两圈,挥手一击,剑变长鞭,击打树叶。

叶被剑气所震,落而纷飞,她剑法精妙绝伦,扫动落叶,漫天飞舞,在朦胧的星光下,竟是美得恰到好处,宛如脱俗精灵。

本就轻功卓越,白起宁的舞步身形似风,剑舞柔中带刚,刚柔结合,翩然欲飞,霎是好看。

李昭平淡雅长立,一双狐狸眼眸分外明亮,此刻望着眼前动人心魄的一幕,惊艳于此。

小雨中,她身着白色袍裙尽湿,不施粉黛,素雅动人,清丽绝俗,在剑舞中仿若女神,惊鸿一现。

李昭平的眼中唯有她的倩影,绝世天骄,他情不自禁伸出右手接住空中盘旋的一片落叶,吹叶奏曲,几个简单的音符,伴奏这剑舞,甚是妙哉。

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此刻她送他的风景。

本埋伏在四周监视他们的探子,个个眼睛瞪得大大,想不到竟然能看到一场如此精彩的剑舞,仿佛仙境般的画卷,忍不住陶醉其中。

他居然会单手持叶吹曲伴奏,真好的雅致,白起宁抬头看过去,与他目光相对。

白起宁脸上绽放了灿烂的笑容,冲他一笑,继续飘逸起舞。

前世的他,冷漠如冰山,从不曾对她正眼一顾,今夜竟然会为她的剑舞伴曲。

想到他一心要她死,视她为草芥,白起宁就忍不住很想笑,呵,真的是很可笑。

忽然间,杀气四溢,白起宁的目光变得凶狠至极。

白起宁收鞭为剑,刺向李昭平,李昭平几分意外,左手握紧伞迅速侧身避开,他手中的那片叶儿落下,她极准极快地将空中那片落叶划开成两半。

方才甚是惊险,若李昭平反应慢了一步,可就死在白起宁的剑下了!

“得罪了,只是试探下昭惠王的功夫,还望不要介意。”白起宁轻笑挽回局面,险些被仇恨之火蒙蔽,出手杀他。

“你那一剑不是试探,而是想杀我。”李昭平的语气依旧温和,他在她眼中看到那个必杀的眼神。

谋妃步步倾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谋妃步步倾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美丽相约花为媒

    中国龙主题花车吸引了大批荷兰民众。本报记者任彦摄春风和煦,阳光明媚。当地时间4月21日9时30分许,荷兰一年一度规模最大的花车巡游从荷兰西部海滨城市诺德韦克启程。花车巡游历时12小时,晚9时30分抵达哈勒姆市。据悉,今年约有100万当地民众和外国游客沿途观看花车巡游。诺德韦克市市长约翰·利普斯特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荷兰第七十一届花车巡游,今年花车巡游的主题是“文化”,展示荷兰和一些嘉宾国的特色文化,“鲜花让我们彼此走近。鲜花是多姿多彩的,正如各国的文化一样,我们希望通过花车巡游能够更好

  • 中国琉璃惊艳法国

    小女孩欣赏琉璃作品“且舞春风共从容”。法国观众在欣赏张毅的“一抹红”系列作品。由琉璃工房创始人、台湾琉璃艺术大师杨惠姗和张毅携手法国玻璃艺术大师安东尼·勒彼里耶的当代琉璃艺术联展,近日于法国古安博物馆拉开帷幕。展览集中展示了杨惠姗、张毅富有东方人文色彩的近20件中大型作品,以及安东尼·勒彼里耶的历年代表作。陈建明摄

  • 中国漆画展在波兰华沙开幕

    据新华社华沙4月21日电(记者韩梅、陈序)“溯古融今——中国漆画展”21日在华沙开幕,活动旨在以人文交流为纽带,让波兰民众更多地了解中国艺术,促进中波文化交流。画展精选了中国当代老中青三代优秀漆画艺术家的40幅代表作品,作品主题鲜明,内涵丰富,将天然漆所具有的温润、华丽、含蓄、神秘的材质特点,通过漆画本体语言的视觉审美效果呈现出来。《人民日报》(2018年04月23日03版)

  • 小说:总裁蜜宠小助理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蜜宠小助理在线阅读书名:总裁蜜宠小助理目录预览:第3章请吃自助餐第4章被围住了第5章他找来了第6章请她上车第7章盯着她看第3章请吃自助餐手绞着衣角,柯晓晓真的很不自在,就算是被普通人盯着都会不自在的,更何况面前这男人太帅太有型了,她垂下头,不敢看他了,不然,心跳的太快了,快的仿佛要跳出来一样,柯晓晓低低的道:“是。”她想隐瞒也不行呀,她被抓了一个现形,他扯过她的时候那些外卖还在手上。“什么学校毕业的?做外卖几年了?”她咬咬唇,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他,不能再慌了,再帅也不是

  • 小说: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诱妻入局:傅先生,你自由了目录预览:第3章守住你的本分第4章她回来了?第5章她是傅梓楠的女朋友第6章守一辈子活寡第7章你也配第3章守住你的本分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将叶楠的心打入了深渊。她后背发凉,牙齿轻微打着颤,有些发懵地看着眼前恩爱的两人,不知该如何措辞。“还想继续做傅家少夫人,你最好守住你的本分。”傅薄笙警告地看了她一眼,更紧地将纪菲儿揽进怀里,“规矩一点。毕竟我的‘夫人’不是那么好当的。”他的重音刻意落在‘夫人’两个字上,一字一

  • 小说:腹黑老公强势撩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腹黑老公强势撩妻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腹黑老公强势撩妻目录预览:第3章小妮子,晚上见!第4章该做的都做了第5章妈妈的怒火第6章将功折罪第7章受罚第3章小妮子,晚上见!顾以笙被陆九琛强行拽上了车。“你带我去哪?”“民政局,领证。”顾以笙瞬间惊呆了,这个男人疯啦?竟然要和她结婚?“不好意思,我已经有丈夫了。”“那就离婚。”面对这个强势的男人,顾以笙只感觉心里恨得牙痒痒。她让她离婚就离婚,他当他自己是总统吗?“你停车,我要下去。”陆九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有本事就自己跳下去。”顾以笙咬了咬牙

  • 小说:为你,在劫难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为你,在劫难逃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为你,在劫难逃目录预览:第三章不再爱你第四章错过的爱第五章好友相害第六章好戏一场第七章计划失败第三章不再爱你我恨你,你在我身上留下的伤痕与痛楚,我都记在心里,此生也别无他求,只想把这一切慢慢还你。——苏晚情苏晚情正边和秦雨诗聊天边给她擦药。却听冷夜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苏晚情,出来。”苏晚情把药递给一旁的护工,走了出去。走廊里,苏晚情和冷夜冥面对面的站着。“今天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冷夜冥冷冰冰的开口,语气如同对待一个陌生人,甚至隐隐含着责怪。

  • 小说:此爱至死方休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此爱至死方休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此爱至死方休目录预览:第三章鞭尸第四章欺凌第五章惨遭陷害第六章生不如死第七章慕芊语失踪1第三章鞭尸慕芊雪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熟悉的房间,她记得妹妹慕芊语昏倒在雨中,不管她怎么呼救,顾亦寒都没反应,最后自己也在雨中失去了意识,是他救了自己吗?想到芊语,慕芊雪猛的坐起来,急忙的从床上下来,正欲开门,门却被人踹开,她受到惯力,摔倒在地。慕芊雪抬起头就看见面无表情的顾亦寒在门外,还有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欧雅珍,欧雅琴的妹妹。“芊雪,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连姐

  • 小说:亲爱的,我们不回头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亲爱的,我们不回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亲爱的,我们不回头目录预览:第3章另有目的第4章他不信第5章被陷害第6章她不签第7章最后一次第3章另有目的“咳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夏亦初难受的五脏六腑都快咳出来。可即便难受的快要死去,她依旧不断用手抠着自己的喉咙,不断的催吐自己。没办法。她知道经过这一次,苏子墨之后肯定都会防着她,她再也不可能近得了他的身。因此,她必须这么做,把避孕药给催吐出来。只要能怀上孩子,再难受她也要坚持。又是一阵干呕,噗的一声,夏亦初张口就吐出一口血来……看着手

  • 小说:爱是痛的醒悟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是痛的醒悟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是痛的醒悟目录预览:第三章她是谁?第四章我要她活着!第五章一个都不会放过!第六章你怎么会在这第七章给我查!第三章她是谁?司逸谦的车停在车库的门口,许清珂开门便坐了上去。调开行车记录仪,看到最近的一条--钟山医院,许清珂的瞳孔缩了一下便恢复如常,然后便跟着导航行驶了出去。这边许清珂刚刚把车开出车库,另一边司逸谦察觉到怀里空荡荡的,皱了皱眉头后便整开了眼睛。听到外面传来的汽车引擎声,司逸谦迅速的走到床边,看到疾驶而去的车子,眼神一下子变得十分清明,打开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