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宠婚:枕上腹黑BOSS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16 18:17:3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宠婚:枕上腹黑BOSS
第11章 黑暗中逃离
  
    “我让你叫出声来,你听到没有?”欧霖逸的手指狠狠的戳在安晓林的伤口上,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啊……”火辣辣的疼痛从肩膀上传来,安晓林纵然可以忍受伤口的疼痛,也无法忍受他肆意的点戳。
  “恩……啊……放开我……求求你……”安晓林流着泪水,无奈的让自己发出了无助的叫声。
  安晓林的脸染上了淡淡红晕,变得更加美丽,感觉身体像是流窜着无数电流,不断瓦解着她的意志!
  她怎么可以这样?她怎么能对这个恶魔有感觉!一股无法名状的耻辱让她眼中溢满泪水。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欧霖逸的一声低吟,他终于停止的所以动作。
  “刚才,是不是很舒服呢?”声音邪意,他低低一笑,凝着抵在墙壁上的女人,瘫软的滑落了下去。
  安晓林急促着呼吸,泪水朦胧,当她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欧霖逸的手臂环住她,再次占有了她……
  “恩……啊……”安晓林发出让她感到羞涩的轻吟。
  不知过了多久,欧霖逸才停了下来,安晓林身体的美妙感觉,让他的笑容变得邪意起来。宠婚:枕上腹黑BOSS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深夜……当安晓林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一片的幽暗。她的姿势还保持着刚才欢爱的样子。
  唇边不由的苦涩了起来,泪水早已经哭干,眼中剩下的只有一片的干涩。
  现在,她到底该怎么办?怎么办?
  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外面,一片的漆黑,安晓林从床上坐起身的时候,牵动了肩膀,疼痛难忍,不由得紧紧蹙了眉头。
  伤口处的血已经凝固了,她无奈的一叹,拿起地上残破的裙子,穿在身上,身体瘫软的无力,摇摇晃晃的往外面走去。
    
  
第12章 暗夜逃离
  
    走在走廊上,是一片的寂静。只有她虚弱的呼吸声在耳边荡漾着,一只手扶着墙壁,无力的走着,下身随着脚步,隐隐作疼。来自haohaoyun.com
    双脚赤裸着,往楼梯走下去,偌大的大厅没有任何的人,只有繁琐的花式吊灯悬挂在上面,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白色的身影倒影在地上,斜斜的被拉长,安晓林环顾了四周,心里已经决定了什么,脚步不由得加快了起来。
    内门和大门都开着,她直接往外面跑了出去,天空漆黑无比,没有星空,夜风轻轻的吹动着。
    身体很虚弱,但是,为了离开这里,她拼命的往外面跑着。
    路很长,直到快跑到大门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蹿出几条黑色凶恶的大狗,吐着舌头,眸光在黑暗中泛着绿色,凶猛的往她身上扑来。
    安晓林一看见是狗,吓得尖叫了起来。然而,其中一条大狗已经扑在了她的身上,咧着嘴,滴下了一滴口水,安晓林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心跳如猛,正打算一切任命的时候。宠婚:枕上腹黑BOSS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一声口哨突兀的响起,扑在她身上的大狗听令似的,立马离开,咧着嘴巴,往一处奔去。
    安晓林紧紧的闭着眼睛,当感觉到黑狗从自己身上离开后,一点一点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黑暗中的容颜。
    无形当中透着魅惑和高贵,一双狭长的蓝眸,在黑暗中泛着冷冷的光泽,如同恶魔一般的光泽。
    “真是失望,居然拼了命的想要离开。”性感的薄唇,轻轻扬起,男人的声音亦显得低沉,非常好听。
    安晓林微微颤抖了一下,下巴已经被男人所勾起,力道很重,让安晓林蹙了眉头,“就算一开始是我的错,但是,昨夜的一切难道就不能让你平息吗?”
    “不能……”无情的声调,从欧霖逸的唇里溢出,“看着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让我好开心。”
    “你……”安晓林瞪大着眼睛,身体还隐隐颤抖着,脸色在黑暗中显得更加的苍白起来,就好比是梨花,在黑暗中慢慢凋谢一般。来自haohaoyun.com
    她真的无法置信,居然还有这样的男人,可怕,真的太过可怕。
    “如果,你当初乖乖的跟我成婚的话。我兴许就不会这样对待你了,但是,现在却已经来不及了。”
    话语落下的时候,他突然松开了她的下巴,将她抱起,往里面走去。
    安晓林窝在他的怀里,鼻息处全是魅惑的味道,她抬了头,看着男人美丽的侧脸,蓝色的眸在黑暗中显得特别的妖治。
    她无法明白,为什么长的如此美丽的男人,居然会有这样狭小的心胸。她的逃离,居然让他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来玩弄。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
    回到房间的时候,他重重的将怀里的女人扔在了床上,让安晓林重重的一跌,再次的牵动了肩膀上的伤口,血丝透过白色的裙子,渗了出来。
    欧霖逸的视线落在妖娆的红色时,狭长的眸光微微缩了一下……
    
  
第13章 逃跑的代价
  
    唇紧紧的抿着,没有说任何的话,转身直接离开了房间。
  安晓林拨开发丝,看着房间里的身影已经离开时,不免让她舒了一口气。毕竟,他的存在,真的只会让她感觉紧张,还有害怕。
  目光下意识的透过窗户,落在外面,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离开这里,心里这样想着,眼中浮起了一丝雾气。
  如果,父亲一开始就没有设计这一场婚礼的话。那么,她现在会不会还在母亲的怀里撒娇聊天?
  只可惜,一切都只是如果。
  无奈的笑了笑,安晓林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让所有的疲惫和心酸在这一刻松散开来。
  当欧霖逸再次回房的时候,看见的是床上的少女,紧紧的缩卷着身躯,长发披散在床单上,如同睡美人一般。
  蓝色的眸闪烁着什么,欧霖逸的手中拿着一盒药箱,直接走到了床边,滑下少女左肩膀上的裙带,露出惨不忍睹的伤口,凝固的血再一次的流淌出了血液。
  拿出药箱里面的碘酒,直接擦在了伤口上,一股疼痛从肩膀上蔓延着全身,原本沉睡的少女,不由的被疼痛所惊醒。
  她睁开的瞬间,整个人不由得愣住,显然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为自己处理伤口。
  但是,动作很笨拙,不温柔,火辣辣的疼痛,几乎让安晓林流下了泪水。
  狭长的眸光在昏暗的视线中,淡淡的扫过少女脸上的泪水,晶莹透亮,修长的手指突然重重的在伤口处压了下去。
  “啊……”安晓林疼痛的喊出了声,泪水迷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透着丝丝缕缕的妖治,冷笑了一声:“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待我?你都已经把我父亲的企业收购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他的笑容在光线下,有着恶魔一般的嗜血,手指突然拽住了安晓林的长发,盯着她的眼睛,“我讨厌的是女人的倔强,不过,我最恨的就是你的逃离。”
  安晓林无奈的一笑:“那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做,才可以平息心里的怒火呢?”
  “来不及了……”他摇头,唇已经落了下来,手无情的撕开着她的睡衣,暴露出美丽的身躯,荡漾着动人的美感。
  安晓林下意识的想挣扎,但是,看见那一双狭长的蓝光时,唇邪肆的吻在她的肌肤上,一路而下……
  他无视着她的哭泣。眼中遍布着他更多的嗜血。
  对,他是在报复。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一个人敢背叛他。而她……居然在新婚的当天逃离。
  这样的逃离,就是对他最大的羞耻。他一定要在她的身上加倍的偿还,狠狠的索要。
  安晓林躺在床上,咬唇压抑着什么……  
  
第14章 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女佣了!
  
    她只感觉他的动作一下比一下更凶猛。
  疼痛让她的意识变得更加的迷离起来。
  “啊……啊……”安晓林紧紧咬住下唇,强迫自己不能发出羞耻的声音,但却被欧霖逸强行用手捏住脸颊,压抑的轻吟,最后还是从唇中溢出。
  羞耻的感觉从脚底涌上,带着一种激情,她明明很想抗拒,却不知不觉中沉沦了下去。
  他真的是恶魔,明明是对她的玩弄和报复,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激起她心里的欲望。
  欧霖逸一双狭长的眸,散发着危险,舌尖轻轻的舔着女人的后背,肌肤光滑,还有淡淡的味道。
  那样的味道,很容易激起男人更加狂野的一面,牙齿轻轻的啃了起来,白皙的后背,留下一道道清晰的牙印。
  安晓林承受着,压抑着泪水,心……却已经麻木了起来。
  欧霖逸看着女人的倔强,心里微怒,如同猛兽一般,不停的加快速度。
  一夜之间,安晓林无法知晓,他到底索要了自己多少次。每次醒来的时候,都会感觉到膨胀的一物还残留在她的身体里面,承受着他的猛取。
  直到她再次昏迷过去,欧霖逸才从她的身体处离开,昏暗的灯光下,映着那一双苍白的脸,蓝色的瞳孔微微一缩,脸上残留着嗜血的气息。
  只不过,唇边却溢出一个名字:“韵语……”
  疼痛在全是荡漾着,当安晓林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洒进刺眼的光芒,手,下意识的抬起遮挡。
  眼睛渐渐的适应了光线,看向身侧,早已经不见了身影。安晓林的唇边浮起一丝无奈,叹了一口气,再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突然,门重重的打开,安晓林吓了一跳,抬头看向门外,眼中有着不可忽视的一种惊颤。
  “你又想干什么?”安晓林紧紧的捏着被单,一边往后面退着,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走进来的男人,散发着属于他的危险气息。
  “丈夫进房,你居然用这样的表情,真是失望啊。”欧霖逸优雅的走上前来,手中拿着一份资料,他凝了一眼,邪肆一笑:“这一张是我跟你之间的协议,我希望你可以配合画押。”
  “什么意思。”安晓林蹙眉,不解的看着眼前俊美至极的男人,一种不安在心里隐隐的流淌了起来。
  他不语,笑容魅惑,走上前来,直接抓住了安晓林的手,凑在唇边,狠狠的一咬,血从手指处溢流了出来,随后,径直在白纸上重重的一按。
  “那是什么?”不安的感觉在心里涌涨着,安晓林看着他,性感的薄唇溢出一丝妖娆的血腥,舌尖轻轻的舔过,仿佛在品尝着血液的味道。  
  
第15章 你没有资格反对!
  
    一瞬间,几乎让安晓林感觉他不仅仅是恶魔,还是吸血鬼……真的是可怕之极。
  “我一直忘了告诉你,你家在此之前就已经欠我一亿。刚才,画押不过是续签,一亿我要让你亲手偿还给我。”
  他很满意的收起白纸,放在衬衫的口袋里面,薄唇微扬:“从今天开始,我不要求你做任何的事情,当我需要的时候,你只需要伺候我就可以。”
  “是性奴吗?”安晓林冷笑了起来,手指还隐隐作疼着,她盯着那一双让人沉沦的眸光,“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平息的来谈谈呢?”
  “你有这个资格吗?”声音徒然冷了下来,欧霖逸微微眯眼,透着一丝危险,“你不要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不要试图来挑战我的底线……”
  安晓林的眼中划过一丝黯然,淡淡一笑:“你这样……真的感到很开心吗?”
  “这是你应该对我的补偿。”他转身,淡淡的斜睨了一眼身后,随后,径直往外面走去。
  门关上的刹那,房间里又变得寂静了起来。
  安晓林坐在床上,心里一片的混乱,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离开这里?为什么,一场没有感情的婚姻,居然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
  头埋在膝盖之间,长发散落,眼泪想流,却感觉她已经哭的有些累了,只想这样的靠着自己。
  门突然又被打开,安晓林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一名穿着素色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一张脸保养的十分姣好。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跟欧霖逸一样,冷冰冰的感觉。
  “少奶奶,很晚了。你也应该起床了,早餐在楼下已经备好。”她的手中拿着一套崭新的衣服,扔了过来。
  安晓林看了她一眼,却已经没有这个力气去争辩什么,穿了衣服下床的时候,感觉整个人虚弱的不行。
  尤其是双腿之间,随着步伐,而隐隐作疼。
  下楼的时候,只有几名女佣打扫着卫生。看着她走下来时,她们的眼中划过一丝异样,随后,各忙各的。
  早餐,味道不错。可是,吃在嘴里却是那么的无味,随便吃了几口后,回到了房间。
  淡淡的阳光从外面投射进来,照在她的身上,有着暖洋洋的温度,很舒服的感觉在她的身上流淌着。
  她不知道自己站了有多久,直到累了,她才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沉睡当中。
  梦里,是过往的快乐,一幕幕的徘徊在梦中,挥之不去的却是快乐。
  如果这是快乐,那么,她愿意一直都不醒来,一直都沉浸在快乐当中,永不醒来。
  可是,唇似乎被人堵住,牢牢地……
    
  
第16章 你的表现我很满意
  
    难道,这也是梦吗?炙热的气息,不停的喷洒在她的脸上,残留着麻麻和痒痒的感觉。
  舌尖的探入和缠绵,让安晓林的心蓦地一惊,立马睁开了眼睛,对上的那一双狭长的蓝眸,在黑暗中泛着慑人魂魄的光泽。
  她想说什么,但是,唇被他霸占着,发出的是浅浅的娇声,反而更加的激起黑暗中的暧昧,挥之不去。
  他的手抚摸着她隔着衣服的肌肤,慢慢的从下面探入……
  安晓林不停挣扎,伴随着一种羞辱。
  可是,她的手腕被他扣住,摆放在她的头顶上,只能任由他啃咬着自己的身躯,一点一点,从脖颈处直到下腹。
  那种乱麻的感觉,让安晓林的呼吸渐渐地变得粗重了起来。
  “放……放开我……”声音含糊不清,一种羞耻和渴望,在血液里流淌。
  她很想控制自己,可是,欧霖逸的每一次触碰总是会不经意的挑起她敏感,想抗拒,又无法抗拒。
  “放开?”他冷笑,眸光凝着她,“你舍得让我放开你吗?你的身体早已经背叛了你。”
  他俊挺的身姿轻轻的一动,可以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淡淡香味。
  男人带着一丝的嘲讽,唇瓣附在安晓林的耳畔边:“真想不到……我的女人,居然会那么的渴望。”
  “我……”安晓林的脸一红,避开了眼睛,透过窗户看向外面,天空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的星空。
  “你什么?”男人的指腹揉捏着她的柔软,看着她潮红的脸,樱桃红润的薄唇,忍不住的想让人亲吻下去。
  安晓林再次挣扎了起来。只可惜,她越挣扎,他越想得到。
  直到他紧紧的拥住了她,吻也随之落下。
  一整夜的索要,一整夜的渴望,直到两个人筋疲力尽才停止了一切,空气里却残留着欢爱的气息,丝丝不断。
  当安晓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身边一如之前那样,早已经不见了任何的身影和气息。
  一双美丽的大眼,愣愣的盯着天花板,泪水从眼中滑落了下来,那么的无奈,那么的无助。
  昨夜的一切,仿佛还徘徊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有的却是无尽的羞耻,那是他对她的无情践踏。
  “爸……妈……我真的好想你们。”无声的呢喃着,心里翻涌的是委屈还有对亲人的思念。
  门轻轻的被敲响,进来的是一位年轻的女佣,看见床上的少女时,眼神不免一闪:“少奶奶,少爷让你起床,迎接你的亲人。”
  “亲人?”安晓林轻轻的呢喃着,一双黯然的眸,瞬间一亮,难不成是爸爸妈妈?  
  
第17章 被小三羞辱
  
    安晓林心里这样想着,立马穿好了衣服,往楼下跑去。可是,当来到楼梯处的时候,美丽的瞳孔紧紧的一缩。
    “嗨,姐姐……”
    欧霖逸的怀里拥着身穿性感短裙的娇小的女人,长的很漂亮,美丽的脸蛋有三分跟安晓林长的有点相似。
    那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安晓林的远方表妹-沈雅茵。
    安晓林的目光落在楼下的两个人时,让她忍不住的在唇边划过一丝无奈,原来所谓的亲人,不过是想让她来看看他们之间是如何的亲昵。
    一丝丝的冷意,在身体里面蔓延着。
    安晓林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正打算回房的时候,低沉的声音在身后邪冷的响起:“你是这里的主人,看见客人来了,怎么就不知道下楼来招待呢?”
    “不用……不用……姐姐,你放心吧。这里我会当成自己的家一样,不会客气。”沈雅茵得意的笑着,红唇妖娆,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欧霖逸的怀里。
    安晓林转过身,目光冷冷的看向沈雅茵,最后还是落在欧霖逸的身上,“你没有听到她说的吗?会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里一样。所以,这里没有我的事情,我要回房了。”
    “姐姐,虽然我会把这里当自己的家。但是,我想姐姐不会介意给妹妹倒杯茶吧?”声音欢快的笑着,那一张美丽的脸上毫不掩饰的划过一丝嘲讽。
    安晓林下意识的看向欧霖逸,正发现那一双狭长的眸光,正凝着自己,微微咬牙,浮起一丝冷意:“我是这里的主人,给妹妹倒一杯茶,那又能怎么样呢?”
    欧霖逸拥着沈雅茵,坐在了真皮沙发上,等待着安晓林泡茶,上茶。
    所谓的主人,也不过是名义上的东西,当端茶上来的那一刻,无形当中就是卑微的女奴。
    沈雅茵端过茶杯时,手惊了一下,“啊呀,好烫啊。”话语落下,那只杯子彻底的撞击在地面上。
    “姐姐,真是不好意思。只是,茶真的很烫,我拿不住了。”她窃笑着,靠上欧霖逸的胸膛,一只手打着圈圈,“炎辰……你不会介意,让姐姐来收拾吧?”
    “当然不会。”薄唇微扬,欧霖逸的目光邪肆的从安晓林的脸上划过,冷冷一笑:“如果你喜欢,你大可使唤她。”
    “这个不太好吧。”话虽然那么说着,但是,沈雅茵的眼睛里却有着明显的得意,唇边噙着笑意。
    “我说了,只要你喜欢。”他优雅的喝了一口茶,凝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少女,微微不悦:“你难道没有听见沈雅茵的话吗?把茶杯都给处理掉。”
    命令的口气,透着无情冷漠。
    
  
第18章 痛苦的日子开始了!
  
    安晓林低垂着眸,羞辱的感觉从脚底蔓延,目光不用去看他们,都可以感觉到他们投来的嘲讽,无尽的取笑着她。
    真没想到父亲的公司一倒闭,真的什么都不是。这个依偎在欧霖逸怀里的女人,曾经可是一味的拍着她的马屁。
    身躯慢慢的蹲下,一片一片的捡起地上的碎片。这样的局面是她从来都不曾想到过的,何况是去捡这些碎片。
    心里想着,一不小心被碎片划到了手指,滴下妖娆的红色。
    狭长的眸光微微眯起,凝着安晓林轻蹙的眉间,冷冷开口:“收拾完毕之后,你就去楼上吧。”
    安晓林没有回答,收拾完一切之后,才起身离开,往楼上走去,身后不时的传来男女暧昧的笑声,声声入耳。
    回到房间后,她感觉自己的力气一下子被抽空了一般,靠着门背,瘫软的滑入了下去。
    脸埋在双腿之间,看着泪水滴落在地板上,晶莹透亮。
    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门声再次敲响时,安晓林才发现早已经是夕阳西下,声音淡淡的从门外传来:“少奶奶,少爷让你下楼吃饭。”
    安晓林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浴室间,照着镜子,里面的少女美丽可人,脸色却苍白苍白,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哭的早已经红肿了起来。
    她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泼在脸上,只想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因为,她不知道下楼去之后,还会面对怎么样的刁钻?
    直到她确认,自己的起色看起来不似那么狼狈的时候,才打开了门,往楼下走去。
    还没有走到楼下,就时不时的听见女妩媚的笑声,还有男人低沉的说话声,显然,气氛良好。
    纵然,安晓林的出现,也一点都不影响他们的暧昧,笑声,声声不断。
    “姐姐,你来拉?”沈雅茵优雅的切着盘子里面的牛排,惊讶了一声:“姐姐,你的眼睛怎么有点肿呢?不会是哭过了吧?”
    “怎么会呢?”安晓林淡淡一笑,低垂着头,自顾自的吃着牛排。
    欧霖逸端起红酒,抿了一口,目光淡淡的扫过她的脸色,心里有着莫名的烦躁,邪冷开口:“吃完之后,你就上楼吧。”
    安晓林看了他一眼,四目瞬间相对,又立马避开。
    一餐晚饭,她仿佛是一个多余者,不停的听着他们的说话,以及暧昧的笑声,那么的刺耳。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吃完,怎么上楼的,总感觉整个人都几乎已经麻木了起来。
    回到房间的时候,里面一片漆黑,她没有开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天空,一片的漆黑,没有星光。
    有那么一刻,她感觉她自己真的很累,累的很想好好的睡一觉,永远都不醒来。
    但是,心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爸爸和妈妈了。难道,让他们在失去公司后,再失去最亲爱的女儿吗?
    门不敲而入,笑声从身后响起……
    
  

宠婚:枕上腹黑BOSS》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宠婚 或 枕上腹黑BOSS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你为什么拒绝不了垃圾食品

    巧克力、芝士泡芙、曲奇……不需要营销天才,普通人也知道高脂肪食品是最容易上瘾的产品(也许仅次于烟酒)。但是你也许不知道,公司出售这些食品并不是一个“愉快的巧合”,而且恰恰相反。这些产品如此让人上瘾,是因为出售这些食品的公司在其中加入了致瘾数量的“习惯养成”物质,比如味精、咖啡因、玉米糖浆和糖。(那个曾叫作菲利普·莫里斯、现在叫奥驰亚集团的烟草公司正进军食品加工行业,这也并非巧合)。《然神经科学》杂志近期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高脂肪、高卡路里的食物影响大脑的方式和可卡因及海洛因影响大脑的方式几乎完全

  • 【街拍铜陵】华丽的街头

    华丽的街头手机摄影又近年关,寒风中的街头,有了特定的色彩。在淡然的脸颊上,在厚厚的冬衣下,没有人能窥探游走大街的心情。那些默然上演的“哑剧”是最直白的生活。生活最重,重到寒风里还要无所畏惧;生活又最轻,轻到可以忘掉自己。华丽的街头,有皇帝的新装,有猴哥的眺望……

  • “山水胜处, 溯一场人文时光。”【住逻辑】预约春季订单送青普行管住宿。

  • 张家口永安公墓成功加入91搜墓网

    2015年11月28日河北张家口永安公墓与91搜墓网达成合作,成为91搜墓网企业会员。91搜墓网是中国领先的陵园信息服务平台,为客户提供全面实时的墓地信息,涵盖各个陵园的环境、墓型、交通以及最新陵园动态等。张家口永安公墓张家口永安公墓是经河北省民政厅批准的国家民政部备案的合法经营性公墓,陵园坐落在张家口市五墩村村南,距离市中心仅6公里,是一家集旅游,观光,休闲和祭祀与一体的张家口最大的公墓陵园。园区依山傍水,左青龙右白虎,地藏菩萨殿坐落其中,陵园总规划面积300亩,投资2.5亿建朝祖殿,可提供3

  • 最难忘!通州那些个胡同,记忆中的留恋终在扑克牌上重生!

    “胡同文化,是集建筑文化、历史文化、习俗文化、语言文化、文学艺术、市井文化、饮食文化、娱乐文化于一身的文化现象。胡同是由两侧院墙的延长线构成的一个空间,它既是居住者往来行走的通道,也是人们借以从事各种活动的场所。胡同中的附属物——门联、门楼、歌谣、货郎声、儿童游戏、居民的礼俗,乃至胡同本身的来源和名称,构成了丰富多彩的胡同文化。”“通州镇,早在北齐(550-557年)始设,金、元时即为北京漕运、仓储重地。明洪武元年(1368年)始建砖城,早于明代北京城池50年。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在旧城(

  • 今天游八仙逛庙会,初八的人潮人海里有没有胖了的你

    每逢佳节胖三斤仔细一瞧三公斤减肥拼命小半年未到功成又过年人瘦穿啥都百搭人胖穿啥都白搭大年初一,吃特哇!大年初二,吃特哇!大年初三,吃特哇!大年初四,吃特哇!大年初五,吃特哇!大年初六,吃!吃!吃!大年初七,起床上班的时候……大年初八,出门游八仙时……肉也长了,脸也圆了,肚子也胖了腿也粗了,钱也没了,这个年过得很充实现实如此残酷,而我绝不认输今天是正月初八,大同有“游八仙、逛庙会,祛百病,求平安”的风俗,家家扶手携幼,走街穿巷,到寺庙、到广场上去。尤其是今天华严寺的游客特别多,前来敬香祈福的游客一

  • 粗犷的读音,粗犷的意思,粗犷的近义词是什么

    粗犷是一个汉语词汇,拼音是cūguǎng/cūkuàng(旧)。包含两层意思:一种是粗鲁强横,一种是粗率豪放。可以说人的性格特征,也可以说一个地方的环境风俗面貌,有种大气磅礴的意思,如自然生长般未经修饰,属豪放派的。下面小编向大家介绍一下粗犷的读音,粗犷的意思,粗犷的近义词是什么。粗犷的基本字义:【反义词】收敛、内敛、平和、温和、温顺【部首】粗:米犷:犭【基本解释】粗:野,犷:粗鲁。粗鲁强横。《北史·耿豪传》:“豪少粗犷,有武艺,好以气陵人。”《资治通鉴·晋安帝隆安二年》:“佺期及兄广、弟思平、

  • 偶得极品乌木,师傅大气制作根雕茶台,成品霸气无比让人称赞!

    阴沉木根雕茶台,前后经历三千年的根雕茶台。为什么这么说,先从阴沉木的形成时间来算,一件上好的阴沉木(乌黑发亮)形成至少需要上千年的时间,期间需要与自然当中的空气隔绝,否则会腐烂掉。千年之前这树木生长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挖掘出来后阴沉木不能马上加工,否则里面游离态的水及其他物质挥发太快,造成材料的变形变异,阴沉木挖掘出来后需要阴凉通风的地方放置5到10年才能加工。下面我们先看几张图片,一张阴沉木根雕茶台的不同角度,这茶台有上清漆保护处理,没有任何上色处理,自然青黑色。上面图片就是本次生产加工出来的阴

  • 香薰蜡烛&石膏综合课程

    红遍全国的香薰石膏&香薰蜡烛这两年,香薰类产品迅速被大众喜爱,并发展为花店,服装店,家居店,甜品店,咖啡店等周边产品。4月份的香薰课程表更新啦课程内容脱模蜡烛毛线脱模蜡烛干花蜡片冰花蜡烛蒙古包干花蜡烛果冻蜡蕾丝蜡烛石裂蜡烛马卡龙蜡烛韩式多肉蜡烛石膏片学习2款多款石膏模具可选择2款一对一教学、可随时预约随到随学、预约课程以实际支付500订金为预约成功课后作品可带走课时:2天费用:3680(不含餐费、住宿费用)课程▏订花▏咨询:duofuhy联系方式:15889405481

  • 百年前珍贵中国春节影像

    珍贵的历史影像是对过去的传承和记录,如今我们将以观展的方式重新认识历史。1839年,历史定格在这一刻,延续着尼埃普斯的道路,达盖尔完成了银版摄影法,从这一刻起,人类记录和观察历史的方式被改变。三十年后,一批国外摄影师来到中国,用他们手中的相机记录了19世纪70年代中国春节的点点滴滴。中国人过年自古有很多习俗,从腊八开始“忙年”,以至到小年的祭灶,除夕的守岁,正月初一的拜年、祭财神、逛庙会等种种风俗活动,一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结束,历时一个多月。辛苦劳作一年的人们,在过年前后的这段时间里以各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