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小说情与爱的漩涡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16 19:07: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情与爱的漩涡
第一章
我从未想过会离开你,既然在一起了,我想就是一辈子。原文haohaoyun.com
   吵闹的电话铃把原杰从另一个世界拉回到了现实。
   “苏甜,苏甜。”
  原杰喊了两声,左手触碰到身旁空空的,冷冷的,这才想起她早已不在了。原来又是一场梦,一场从未醒来的梦。现实中只剩下床边相框里苏甜的脸和微笑还在陪伴着他。
   他摁掉了该死的手机,目光呆滞的望着蔚蓝色的天花板。好一会之后,他燃起了一支烟。推荐haohaoyun.com任凭烟雾弥漫在卧室之中。
   轻轻的风穿过窗,吹的彩色的窗帘上下翻动着,就像他的心,一直在不停的绞痛着,挣扎着。
   和她分开已经有三个月了,一切来的都非常的突然,他只是接了一个电话,然后便失去了他最爱的女人。从前所有的美好都在那一晚灰飞烟灭了。原杰很伤心,那一段时光里他的世界仿佛都是黑暗的,他坠入了无边的黑暗里,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吃不喝,只是抽烟,一根接一根的,燃着香烟,在尼古丁的作用下,他一度产生了幻觉,苏甜并没有离开他,而是每天还在他的身边,笑着看着他,从没离开过。
  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他随手接通了。
   电话那边传来温柔的声音。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原来是公司行政助理彦雯。
   “Jack,今晚咱们公司要聚餐,力哥叫你准时参加,地点在皇朝酒店。”
   原杰随便应付敷衍了几句,便挂断了。他看了看时间竟然已是下午2点了。原杰摇了摇发胀的头,想是昨晚又喝多了。至于和谁喝的,在哪,喝了多少,他是一点也记不清了。
   说来也是可笑,原杰的几个富二代哥们原本只是想玩票,便学着别的成功人士也成立了一家公司。小说情与爱的漩涡免费在线阅读全文至于到底经营些什么,以何盈利,原杰到现在也不甚明了,他只知道公司到现在还没赔钱,他的工资也能按时发放,别的他也就懒得管了。他在公司做什么,大概也就是企划和新人培训一类的吧。
   这家梦想文化传媒公司常年和一些演艺公司合作,为影视娱乐圈推荐些新人和模特。另外还搞了一个文学网站,培养一些写作新手并拉拢收编一些写作高人,在网站上连载小说赚钱。而原杰恰巧也是位小说写手,就被拉着入了股,上了这艘不知驶向何处的贼船。
   原杰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个作家,但这个梦似乎离他越来越遥远了。
   他起身跑到浴室里,打开淋浴冲了凉。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接着换了件干净的衬衫,套上李维斯的牛仔裤,涂了点乳液,又戴上黑框眼镜,这使他看上去斯文而又干净。
   秋风冷冷的吹着,冷的很无情。吹的人脸上感觉麻麻的。满目尽是萧瑟和寂寥。身在D市,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的。公交车站,地铁月台,商场门口,无论何时何处都挤满了人。原杰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这么多的人,这些人又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呢。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他拉开车门,发动了这辆N手凯美瑞轿车的引擎。吵杂的声响很快便融入和这烦躁的世界。
   皇朝酒店并不太远,但堵车堵的实在难受。拥挤的马路像得了便秘一样,车子停了半天也还是寸步难行。原杰把音乐开到最大声,可依然掩盖不住耳边苏甜那轻柔又带些哀怨的声音。
   Jack,咱们不合适,还是分开的好。
   这句话像一段咒语,深深的刻在了原杰的脑中,像被施了某种魔法一样,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想起,叫人痛不欲生,但又永生难忘。
   这时,他又接到了John的电话。上来就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
   Jack,你小子哪去了,快点过来啊,哥儿几个都到了,你快点。
   原杰苦笑着挂掉了电话。
   John名叫宋思翰。为了附庸风雅,几个合伙人都有自己的英文名,平时也都是称呼英文名居多。最大的股东就是力哥了,他叫肖力,英文名叫Jim,他老爹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从小他就是孩子王,打架斗殴无所不能,泡妞把妹也是把好手,典型的不学无术又爱慕虚名。宋思翰则不同,名牌大学毕业,说的一口流利的英语,人又英俊帅气,美中不足的是经历了一次要命的情伤之后,整个人变得沉闷且忧郁起来。
   三环马路上停留的车子像条长龙,歪歪扭扭的,向前蹭着。就当原杰的耐心就要被耗尽,马上要开始骂娘的时候,车子终于驶出了长龙,开进了一条宽松的道路。
   原杰落下车窗,燃起一支烟。他缓慢地开着车,一边望着路两旁林立的商铺,一边在脑中检索着一系列熟悉的地名和场景。发生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而今天,我们却再也见不到了。
  他看到右手边商场上面的电子屏正在放着一段内衣广告,画面里一位身材火辣的女模特,摆着各种骚气的造型,很是性感诱惑。
   一瞬间,苏甜的影子又不知不觉间从暗地里走了出来。她是那样的美,那双大眼睛在调皮的眨着,她的肌肤白嫩如雪,吹弹可破。高挺的鼻梁,性感诱人的红唇。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亦十分性感热辣。高高隆起的胸脯,平坦柔滑的小腹,修长的双腿,迷人的高跟鞋。
   原杰不敢往下想了。他的脸已经开始发烫了,他的心在剧烈的跳动着,就像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一样。苏甜的魅力就在于,可以无声无息的,把你的心勾走。原杰岂止是心,连他的魂都被苏甜勾去了。
  到皇朝酒店已经快下午5点了,酒店门前灯火通明,停车场停满了各种豪车,原杰一眼便看到了力哥的宝马X5和宋思翰的皇冠。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车开进了停车场。
   这家皇朝酒店算是D市最高档的酒店之一了。一些高官酒宴或是大公司的聚会都会首选这里,这里也是Jim的最爱,所以每次他都会选择这里。门口的迎宾小姐各个风情万种,曼妙挺拔的身姿站在门前,俨然是一道惹眼的风景。酒店内装饰的十分豪华讲究。统统是让人眼前一亮的欧式风格。有蓝白相间搭配的地中海风,还有色彩质朴的新古典主义风格,另外还有自然简约,浅色基调的北欧风等等。
  原杰刚进去,就撞见David坐在大厅里和大堂经理在那侃侃而谈。David名叫胡大卫,从小爱好吹牛,外号胡大嘴,也是公司第二大股东,胡大嘴就是一个话唠,说话不走脑子。喜欢美女,一看到漂亮姑娘就想往前凑,但就是得不到女孩的青睐。另外还特好装文化人艺术家,留着长辫子,逢人就讲美术,讲尼采,别人都快被他侃晕了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大嘴一眼便看到了原杰。大声叫着:“Jack,二楼等你呢,我再给他讲讲动静结合之美就上去了啊。”说完便又滔滔不绝的跟那位漂亮的大堂经理神侃起来,还说一会可以给她看看手相。
  原杰呵呵一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大嘴这么不要脸,你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混子,大言不惭的说给人家讲美学。还看手相,都不知道你丫出门洗没洗手。
   原杰转过身,把大嘴的笑声抛在了身后,一个人面无表情的走上了二楼。
第二章
爱情从来都是欢乐与伤痛并存的。
   原杰推开门便和彦雯撞在了一起。原杰扶起彦雯,只见她脸上泛起一抹红晕。
   “Winni,你没事吧。”
   彦雯笑着说:“我没事,大家都到了,你快入座吧,我到下面去叫David。”说完便匆匆的下楼去了。
   室内灯光明亮,果然气派。
   力哥站起来,笑眯眯地招呼原杰入座。力哥脖子上戴着食指粗的金链子,金光熠熠下脖子显得愈发的鲜红起来。他先端起一杯酒,大声说:“难得今天哥们几个有空,先别管胡大卫那孙子,他是见到漂亮姑娘就挪不动腿,咱们先干一杯。”
   原杰举起酒杯,浅浅的抿了一口杯中的拉菲红酒。一股浓浓的香气滑过味蕾,一阵香甜。
   力哥接着说:“在这里我还要郑重的宣布一件事情,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大家都要来啊!”说完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
   胡大嘴和彦雯推门进来,大嘴张口就说:“力哥,你和娇娇姐结婚,那可真是强强联手,天下无敌啊!”
   力哥白了他一眼。
   原杰内心一阵惆怅,力哥这么快就要结婚了,那个娇娇他只见过一面,听说是在酒吧认识的,两人是在最失意的时候结合到一起的。
   同时又想到了自己,苏甜,那个又爱又恨的女人,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众人高举酒杯,在灯光的辉映下,觥筹交错间,他看到了红着脸的彦雯,一本正经的宋思涵,歪嘴坏笑的胡大卫,兴奋至极的力哥,这一切让原杰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让他难忘的夜晚。
   那是个酷热的盛夏,每个人都在滴着汗珠,一边擦汗一边掩饰着内心的躁动。原杰穿着时尚的体恤衫牛仔裤,精干的短发,柔软的唇上竟然还蓄着一小撮胡须。
   远远的,他就看到了蓝色港湾楼顶处放置的巨大蓝色月亮,在夜光下显得格外显眼。力哥和林易山站在夜店门外肆无忌惮地吸着烟。林易山,英文名Sam,也是公司的股东,从小就是原杰的死党。打架二人一起上,泡妞二人互帮互助,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Jack,你又迟到了,其他人都在里面呢,今天不醉不归啊!”林易山搂着原杰的肩膀就往里走。
  力哥坏笑着说:“听说新来了几个不错的姑娘,回头让你们好好瞧瞧。”
   舞池内许多俊男美女衣着时尚,都在拼命地扭动着。刺眼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吵闹的音乐盖住了一切声音,震的原杰鼓膜发麻。他跟在二人身后,小心翼翼地走着。
   VIP包厢内摆着两张超大的茶几,上面放着各种名贵的洋酒。胡大嘴摇晃着杯中的美酒,冰块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他搂着一个打扮艳丽的姑娘,哈哈笑着。
   宋思翰独自坐在离他很远的地方,拿着麦克风,深情的唱了首《把悲伤留给自己》。投影屏上闪动着陈升那张胖嘟嘟的脸。
   宋思翰唱到伤心处,不禁声音有些哽咽。
   原杰有些不解,为何一个人会这般伤心呢?到底为了什么呢,是爱情,是女人吗?
   落座后,林易山轻抿了一口酒,接着点了几个清秀的姑娘进来。
   一支烟的功夫便走进来三个姑娘,她们都穿着色彩鲜艳的吊带长裙。有一位姑娘的长裙甚至是半透明的,粉色的内衣依稀可见。力哥大悦,就点了那个姑娘。另一个骚里骚气的亦符合林易山的口味,他上前便把那姑娘拥入怀里了。
   原杰只好选择最后一个了。室内的灯光忽明忽暗,他也不能看清那女孩的脸。凭感觉来说,那女孩透着一股冷艳和神秘,似乎是个有故事的人。女孩慢慢地坐到了原杰身边,原杰顿时闻到一股蜜桃味的香气,就像小时候在农村花园里飞跑时闻到的气味。
   女孩裸露着玉背,光滑圆润。原杰好想伸手摸一把,但最终胆怯的他还是没有伸出发抖的手。女孩倒了杯酒,递给原杰。原杰点了点头,接过酒杯,饮了一小口。这酒很辛辣,虽然兑了汽水,可依然让原杰的食道感觉一阵火辣。女孩望着原杰,冷冷地笑了笑。
   力哥,林易山等人都习惯了这种场合,所以玩起来游刃有余。酒过三杯,原杰见林易山的手便不安分起来,他的右手在那名女孩的后背上不停的滑动着,像一只不安分的小鱼,游来游去。
   力哥只是喝着酒,笑呵呵的,间或在那女孩粉嫩的小脸上亲几下。
   宋思翰的世界已经不需要女人了,他一首接一首地唱着伤感的情歌。眼中含着泪花,不晓得何时会随着忧伤的情绪喷涌而出。
   想来他和商君婥已经分开一年了,为何还会如此的想不开呢,原杰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原杰沉思之时,身旁女孩轻声说:“你是第一次来吧。”
   原杰一愣,缓缓的说:“算是吧。”
   女孩冷冷的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么好面子啊!”
   原杰顿时语塞,不知道如何作答。
   女孩喝了口酒,觉得自己有些失言了。也就不再说话了。
   这样的女孩倒让原杰有了兴趣,他感到这个女孩一定有些难以言说的心事,外表的冷艳难掩其内心对于爱情的火热。
   “你是新来的?”
   “算是吧,偶尔过来玩玩而已。”
   “那你不是为了赚钱吗?”
   “赚钱!钱又有什么用!”女孩轻蔑的说。
   灯光忽的明亮起来,原杰看清了她的面容。她的眼睛很大,清澈的眸子泛着淡淡的哀伤。细长的双眉挂在明亮的双目上,活像两轮弦月。柔顺的长发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盖住了光滑的香肩。她高挑的身子,长裙下包裹着迷人的线条。冷艳的外表更添几分醉人的姿色。
   此时此刻,女孩也在打量着原杰,虽然不动声色,但原杰还是能够感受得到。
   砰地一声,房间门被人用力的踢开了。
   宋思翰以为雷子来查房了,吓得跳了起来。
   关键时刻还是力哥最沉稳,他把酒杯往桌上重重一放,叫道:“怎么着哥们,有事吗?”说完便站了起来。
   进来的人是个四十上下年纪的醉汉,他嘴里嘟囔着,我要找88号,我就要88号。
   原杰的余光看到身旁女孩的胸牌上清楚的写着88号。
   他不由自主的更靠近女孩,把她挡在了身后。
   那醉汉依然不依不饶的,大声叫嚷着,我都看到你这个骚货了,快点跟哥走。说着便摇摇晃晃的走到原杰身旁,伸手便抓向女孩的手臂。
   原杰用力的把他推到一边,骂了句:滚蛋!
   醉汉斜着眼看着原杰。你敢骂我!
   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原杰站起来朗声道:我叫你丫滚蛋,听不明白吗!
   醉汉哈哈大笑,一拳照脸打了过来。
   屋内女孩不禁失声尖叫起来。
   原杰向旁一错闪开,跟着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重重的砸在了醉汉的头上,接着一拳打在醉汉脸上,醉汉呜呜叫着倒在了地上。
   力哥冲上来,抓起醉汉的衣领,喊道:“现在滚还来得及!”
   此时的醉汉已经酒醒了七八分,嘟囔着,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出去了。最后也没敢回头再看一眼那个他中意的88号。林易山哈哈笑着说:“Jack现在还学会英雄救美了。”
   原杰涨红了脸,心突突的跳着。那女孩吓得花容失色,但还是勇敢的扶了下原杰。
   “Jack,你没事吧。”
   原杰傻傻地笑着说:“没事没事,一个地痞无赖而已。”
   他望着眼前的女孩,觉得她是那样的清丽那样的迷人。
   那一年,她22岁,原杰25岁。
第三章
你说过,坐在我的破车里,听我哼着歌,看着我,就是最大的幸福。
   原杰的凯美瑞轿车停在了人文大学的门前。此时已近午夜,四周一片寂静,空寂的有些可怖。偶尔会听到几只说不出名字的鸟儿扑哧扑哧扇动着翅膀的声音。
   原杰望着坐在副驾驶座的她,闻着她的气息说:“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她笑了笑说:“我知道你叫Jack,我叫Susanna,我在这所学校上学,谢谢你送我回来。”
   原杰还要待说些什么,可她已拉开车门,她摆了摆手,说了声再见。
   原杰愣在那,只是看着慢慢走远的她,内心一片空白。
   她走了几步,忽然转身跑过来说:“你能送我到宿舍楼下吗?我有点害怕这种黑暗。”
   两个人就这样走在安静的校园内。人文大学不算太大,但景致奇佳,路两侧树影森森,夏日的晚风吹动着树叶刷刷的响。柏油路上只有原杰和她两人。月光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
   原杰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我叫原杰,你中文名叫什么?”原杰装作随意的问。
   女孩犹豫了一下说:“苏甜。”
   “苏东坡的苏,甜蜜的甜喽。”
   苏甜笑着点了点头。
   两个人靠的很近,仿佛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微风打在脸上,凉丝丝的。原杰吐了口气。轻声说:“认识你真好。”
   苏甜凄凄地说:“认识我有什么好,还是不认识的好。”
   “为什么?”原杰问道。
   “以后你就知道我是个多么麻烦的人了,不过,可能咱们也不会再见面了,萍水相逢而已。”她面无表情的说着。
   话刚说完,就到了女生宿舍A座楼下了。
   原杰要待开口,苏甜抢着说:“谢谢你送我,就此别过吧,原杰,祝你好运,晚安。”她轻巧的说着。
   刚要转身,原杰突然伸出双臂,把苏甜抱在了怀里,他的唇那般火热,深深的印在了苏甜苍白的脸上。
   苏甜一把挣脱开来,甩了句臭流氓,便跑进了宿舍楼。
   原杰站在楼下,久久不愿离去,他想,他可能爱上这个姑娘了。
   沉重的高跟鞋声音叮叮当当的回荡在空空的楼道里,苏甜趴在窗前,停下了脚步。这男孩是不是傻子啊!她看到原杰还站在原地,低着头,像是在想着什么。
   这个傻瓜,老娘怎么可能会喜欢你这个傻瓜呢。
   那一晚,苏甜竟然失眠了。那些过往的伤与痛像毒药一样,让她痛彻心扉。那个人离开了她的世界,她仿佛失去了一切,又像一场梦一样,空空的,最后一无所有了。不知何时,原杰的身影竟然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还是那样高高瘦瘦的,干净利落,脸上带着浅浅的酒窝,他的笑很温暖,苏甜伴着那笑容,睡了很久很久。
   爱情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有的人可能一辈子也体会不到,可有时候它突然间就会跑到你的面前。
   原杰猛灌了一杯酒,他感到一阵眩晕,终于从记忆的漩涡中挣脱了出来。此时众人大多已喝的酩酊大醉。他一睁眼就和彦雯那火热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彦雯赶忙低下头。宋思翰一边喝酒一边叫着商君婥的名字。胡大嘴和力哥也是醉成一团。
   散席后,彦雯请了几个代驾,把他们几个都送走了。接着她翻找着原杰的车钥匙,把他扶到了车上。她发动车子送原杰回家。
   彦雯稳稳地开着车,不时地望一眼副驾驶上沉睡着的原杰。他真的很帅,高挺的鼻梁,白净的皮肤,黑框眼镜下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富有男人味的短发,原杰的身体的每一处都能让她一阵心跳加快。她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爱上了这个男人,但这种爱只能深埋在心底,她从未和任何人吐露过她的心声,她觉得,只要能每天看到他,她就很幸福了。
   原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揉了揉疲倦的双眼,吃惊的看着彦雯。
   “Winni,为什么是你送我回家啊,很晚了,你自己回去我也不放心啊!”
   我的傻哥哥,你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要替别人想,总是忽略了你自己呢,你这样我心疼你知道吗?
   彦雯抿嘴一笑。“你自己回去我更不放心啊,你又喝多了。”
   原杰没有说话,而是燃了一支烟。
   彦雯赶忙伸手把烟抢过来,顺着车窗扔了出去。假装生气的说:“Jack,你以前是不吸烟的,现在怎么这样,就因为一个女人吗?”
   原杰无言以对,他把头背过一边,看着车窗外繁华的世界。
   彦雯不住的说:“Jack,你忘了当初我失恋的时候你怎么安慰我的了吗,你像个医生一样,让我走出了那段最灰暗的时光。还有,你说过,一个好的作家是不需要烟或毒品那些东西来找灵感的,灵感是来源于生活的,这些话你都忘了吗?”
   彦雯见他不作声,只是可怜巴巴地坐在那,望着窗外。彦雯内心一阵心痛,她多想她爱的人能永远快乐永远健康。她不忍再说下去了,她害怕原杰心里难受。她只是在心里无情的咒骂着那个带给原杰伤痛的女人。
   车子缓缓地驶出了五环路,拐向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不远处就是原杰家的小区。其实这一带彦雯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她对原杰的付出,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的。
   爱情最伟大之处就在于,为了你爱的人,你可以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任何事情。
   原杰看了看表,说:“你这丫头,谁让你送我的,这么晚了你怎么回家。”
   彦雯欢快的说:“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别管我了。”接着她半开玩笑的说:“是很晚了,又没出租车了,我住你那吧。”说完嘿嘿笑着。
   原杰没说话,轿车缓缓地停在了车位上。
   彦雯熄掉引擎,把钥匙扔给原杰,笑说:“我逗你的,看你那紧张样,好像我能吃了你似得,你回家,我也回家。”
   原杰拿起彦雯的手包,说:“这么晚回什么家,你睡卧室我睡沙发就是了,走吧。”
   彦雯红着脸,内心难掩悸动与欣喜。
   两个人相互搀扶着晃晃悠悠地走着。彦雯闻到原杰身上散发出的男人气息,更是令她心跳加速,满面绯红。
  室内一片昏暗,是一套小平米的一居室。原杰打开灯,瞬时房间明亮起来。彦雯扶着原杰瘫倒在了沙发上。原杰只摆手说自己没事。
   彦雯细心的帮原杰脱掉外衣和鞋袜,为他盖上毛毯。望着原杰的睡脸,彦雯内心说不出的开心和激动。她悄悄的凑过去,在原杰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Jack,我爱你,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不管到什么时候,你都还有我。
   彦雯坐在一旁见原杰熟睡后,才缓缓地走入浴室。挣脱掉衣物的束缚,她像个精灵一样,跳跃着,欢乐着。哗哗的温水冲洗着她每一寸肌肤,让她感到无限的清爽。这是她第一次用原杰家的浴室,一种难以言表的幸福感在她的内心涌动着。
   她走到镜子前,望向镜中的自己,不禁皱了皱眉。为什么我长的这么小呢。小小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眼睛虽然是双眼皮,但也不是很大。唯一漂亮的就是自己的长发了,乌黑柔亮,显得十分健康耀眼。她正沾沾自喜时,又看到了自己的胸部,不由自主的又叹了口气。为什么我长不高呢,从上高中开始就一直很稳定的保持在160cm,我多想再长五公分呢。这样的我,Jack又怎么会喜欢呢。
   她轻手轻脚的从原杰睡着的沙发旁走过,脉脉含情地看了原杰一眼,轻声说了句晚安亲爱的。

情与爱的漩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情与爱的漩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禁欲总裁宠上瘾19章(第19章季谣,你真够可以的)

    原标题:禁欲总裁宠上瘾19章(第19章季谣,你真够可以的)小说书名:禁欲总裁宠上瘾第19章季谣,你真够可以的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季谣拽起他就往外头走。莫沉言正是难受的时候,整个脑袋昏昏沉沉,根本就没有了跟她计较的力气。她对这个地方不熟悉,又担心莫沉言因为身体不适会脾气暴躁,左拐右拐的,还真给找到了个小诊所。慌慌张张把人搀进了诊所里,检查之后才松了一口气,急性肠胃炎。娇贵的莫少或许是第一次来这种小诊所,打着点滴的他脸色倒是好了很多,只是那双眼睛里头的冷芒,就差把季谣给戳出两个洞了。“医生说了,你这个

  • 幸得遇见你19章(第19章 见不得人的事儿)

    原标题:幸得遇见你19章(第19章见不得人的事儿)书名:幸得遇见你第19章见不得人的事儿我怎么都不会想到,在楚南的手机里竟然有我和李老板在一起的照片,而且还是我刚刚爬上按摩床的那一幕!画面真的不可描述,我红着脸提着裙摆,一条大腿露在外面,李老板趴在按摩床上,光溜溜的脊背散发着可怕的幽光,简直让人不忍直视。“许欢颜,你给我解释清楚!”我妈气得声音都变了,沙哑而尖锐,非常古怪。“妈,这是我们公司的客户,我找他的时候,他正在会所做保健,让我替他踩踩背!”我虽然脸都憋红了,还是忍着怒火跟我妈讲,但是她根

  • 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19章(第19章该低头就得低头)

    原标题: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19章(第19章该低头就得低头)小说: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第19章该低头就得低头又是保证、又是狗腿了一番,杜非白才终于满意。走出大门的时候,我当真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豪华别墅的距离,也是豪华的远。我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走出了别墅区。夜色如墨一般黑,马路两边仅有零散的路灯,昏黄的一片。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提着嗓子走在路上。这样晚的时间,这样鲜有的士的地方,我要怎么回家成了最严肃的问题。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尖锐的喇叭声,我忍不住腹诽,这么宽阔的马路,三辆车都足够同时经过了

  • 契约男友被偷种19章(第十九章 我没见过你妈妈)

    原标题:契约男友被偷种19章(第十九章我没见过你妈妈)小说书名:契约男友被偷种第十九章我没见过你妈妈看着她痛苦到无法言语的样子,他心里莫名的一股心痛,他没想过,她经历过那么多,一时间受不了。“跟我的那次之前,你有没有跟别人做过。”这句话在夜里显得格外刺耳,洛柒晨原本以为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不指望他会有悔过的意思,至少会跟自己道歉。可是并没有他一直只是为了自己完全不顾自己的感受!“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她的声音很弱,自己都已经麻木到听不清楚自己说的话,眼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我只是……”

  • 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19章(第十九章:你说,她刚刚说要勾引我?)

    原标题: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19章(第十九章:你说,她刚刚说要勾引我?)小说名: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第十九章:你说,她刚刚说要勾引我?蔺氏集团门口。叶雨瞳艰难的腾出了一只提着饭菜的手来,从包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蔺席泯的电话拨过去。【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连续拨打了五遍,话筒里仍旧还是这样单调而清冷的女声,。或许是在忙吧,叶雨瞳这样想道。她收了手机,拧起不是太轻的饭菜径直走了进去。“您好,请问您找谁?”前几天休了假的张舒静并不认识叶雨瞳,于是站出来拦住了她的去

  • 腹黑小妻很撩人19章(第19章 凌秋表白)

    原标题:腹黑小妻很撩人19章(第19章凌秋表白)小说名字:腹黑小妻很撩人第19章凌秋表白凌秋回到办公室,她没有想到自己脾气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要知道以前,以前梁碧落没有出现的时候,她和莫锦言相处的多么幸福,她给他买衣服,给他买礼物,为他分担公司的一切,为了服装公司更好的发展,她甚至忍着好久不能见他的痛苦自愿去美国进修,都是她,都是梁碧落这个贱人,都怪她突然出现在莫锦言的生活里。凌秋用力的咬着牙齿,不行,她不能忍受把自己喜欢的男人拱手就这么让出去!“锦言,我想和你谈谈,晚上一起吃饭好吗?”凌秋掏出

  • 美女上司很傲娇19章(第十九章丽人)

    原标题:美女上司很傲娇19章(第十九章丽人)小说名:美女上司很傲娇第十九章丽人而且这句广告语给人一种个性、自信、张扬的味道,跟“丽人”服饰的整个品牌文化是一种呼应!起到了加强“丽人”这个品牌的效果!“不错不错!”傅德志看着我和邢敏笑呵呵道,“你们这种团结协作的精神值得提倡嘛!企划部就像一个大家庭,把我们每个人的力量凝聚成一股巨大的能量,这样我们还有办不到的事情吗?大家天天在一起工作,理应像你们这样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的嘛!”我点头说是,邢敏也点头说是。傅德志笑看着邢敏道:“邢敏啊!有句话叫做严师出高

  • 烈火青春19章(第019章 栽赃)

    原标题:烈火青春19章(第019章栽赃)小说名称:烈火青春第019章栽赃“啪”那一刻,火辣辣的疼痛,赫然从我的脸上传来只是一瞬间,整个班级,无比的寂静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老师的名字是你随便直呼的吗!”张美仪几乎是喊了出来,脸色气的煞白。“你说我冤枉你,好,那看看你书包里头是不是藏着偷来的500元!”张美仪没有因为甩了我一巴掌而停止,她一手拿起我的书包,在里头翻查起来。当众被张美仪打一巴掌我还是第一次,我脸上火辣辣的,不是因为疼痛,而是被全班人注视那种羞辱与愤怒的体现。哗啦啦,我书包里的东西被张

  • 贴身司机19章(第019章马屁拍错了)

    原标题:贴身司机19章(第019章马屁拍错了)小说书名:贴身司机第019章马屁拍错了“谢谢孔总关心,请问有工作上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挂了,这边还忙着呢!”虽然孔原的话很暖人心,林雪梅却丝毫不为所动,说出的话依然冷冷的。“没有,主要是这件事。”事字刚刚落地,电话就断了。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忙音,孔原对着手机吼道:草,老子早晚得把你弄到手。只是可惜了这次献殷勤的机会,听大鹏说是今天早上走的,难道她一点事没有?不可能啊,自己明明看着她吃的那些饭菜喝的那些饮料啊!原来,为了找一个献殷勤的机会,孔原竟然动用

  • 妖孽兵王19章(第0019章 火辣女服侍)

    原标题:妖孽兵王19章(第0019章火辣女服侍)书名:妖孽兵王第0019章火辣女服侍一大早徐云就被果果的敲门声给惊醒了:“爸爸!快点起床啦!果果肚子都饿了。”“呃……想吃什么?”徐云翻身而起,套上沙滩裤和背心便开门出去。“我下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你先去洗刷。”果果眨眨眼睛,徐云一时半会也没搞明白这丫头啥意思。徐云拍拍果果的小脑袋,微微一笑:“那你就下去等我吧,你妈妈呢?”“可能下去了吧。卫生间门锁有点问题,你要用钥匙开。”果果一双大眼睛忽闪了一下,然后扭头就跑下楼去。徐云总觉得有点什么不对劲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