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东方玄幻小说《无上神王》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16 19:14:45 来源:网络 []

小说:无上神王

第一章 乌镇少年
  
    山清水秀,一片无尽的群山,仿佛一条匍匐在人间的巨龙一般,有一种绵延万里,气韵悠长的震撼,所以这条山脉被人叫做青龙山脉。东方玄幻小说《无上神王》在线免费阅读
    而在这条山脉的余脉之间,有一座偏僻的小镇,叫做乌镇,地处于极端,依山畔水,远远看去炊烟缭绕,足足千余户人家,还算是富足。
    “还真是疼啊!”
    乌镇的村落之中一声呢喃之声传来,说话之人乃是一个十五,六的少年,一身青衫,面色清秀,不过小脸之上却是带着一丝痛苦之色,手掌捂住胸口,显然是受到了伤势,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来到一处简单的房间之前,孟凡的身形站住,望着这平日充满温暖和慈爱的家,神色却是有些犹豫,立刻用力打扫了一下衣衫,生怕露出了任何蛛丝马迹。
    “该死的雷涛,你给我等着,我孟凡他日一定会将你打成猪头!”
    恨恨的嘟囔一句,想到刚才的事情,孟凡的小脸不由得有些阴沉。
    在修炼完毕回家的路上,孟凡碰到了自己从小到大的死对头雷涛,仅仅几日不见,对方实力竟然再次提升到达了炼体五阶的地步,并且自持实力高强,和身后的乌镇几名少年和孟凡发生了争吵,嘲讽着孟凡。
    孟凡不过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一时气愤之下和雷涛等人动手开来,孟凡的实力只是炼体二阶的境界,又怎么是足足高他三阶境界的雷涛的对手,一掌打在孟凡的胸口之上,顿时在孟凡的胸口之处是淤青一片。
    不过虽然说归说,孟凡却是知道,自己距离雷涛的差距可不小的。说明haohaoyun.com因为双方之间修炼的都是这大陆之上实力强大与否的象征,元气!
    元气,本天地之间的本源力量,存在于世间之中,万古不朽,被修炼者吸纳进入身躯之中,按照境界分为八天,每天十阶,八天之中又分为下三天和上五天的区别。
    这下三天便是炼体,炼气,炼魂三大境界。
    不过这三大境界虽然只是元气修炼的基础,但是寻常之人穷尽一生的时间也别想要突破一个境界,更别谈突破下三天到那上五天强大境界而去。
    而孟百以十五岁的年纪到达了炼体二阶,作为最基础的阶段,以元气温养身体,经脉。收拾一下,孟凡迈着轻轻的脚步走入简单整洁的房间,房间之中并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但是收拾的却极为整齐,有一种家的温暖。
    就在孟凡想要混入自己房间的刹那,身后却是传来了淡淡的声音。
    “站住,你干什么去了?”
    说话之人乃是一名中年妇女,长发披肩,温婉的容颜之上有些岁月的痕迹,但是却是可以看出在年轻的时候必然是一个美人,她便是孟凡的母亲,心兰!
    转过身,孟凡冲着母亲尴尬的笑了笑,小声说道。原文haohaoyun.com
    “母亲,我是刚刚修炼回来……”
    心兰瞪了孟凡一眼,有些严厉的说道,“出去修炼,弄得身后都是泥土,并且还有伤势?”
    顿时孟凡的小脸一变,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老老实实站在原地。虽然孟凡的母亲心兰并不懂任何元气修炼,身体柔弱,但是在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心中,自己的父母显然是具有一种天然的威严感。
    将孟凡拉到身前,解开青衫,顿时让心兰的俏脸一变,紧咬着贝齿,立刻拿出家中疗伤的药物涂抹在孟凡的身体之上,同时训斥道。
    “不是已经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么,你不要和其他人打架,为什么不听?”
    闻言,孟凡撅起嘴巴,辩解道,“我不服,雷涛他们太可恶了,不但侮辱我,还说我是……没爹的孩子!”
    声音落下,顿时让心兰的身躯一僵,脸庞之上出现了一丝暗淡,手掌轻轻的涂抹着孟凡身上的伤口,咬着牙说道,“跟你说了,不要管他人怎么说,你只要修炼好你的元气就好了,知道么?”
    看到母亲的神色不好,孟凡顿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吐了吐舌头,不再多言。将孟凡的伤口完全涂抹好,心兰站起身来,轻轻的说道。
    “这几日不要乱动了,一会我给你做一次何首给你疗伤!”
    何首,是天地之间最为普通的一品灵药。
    孟凡知道在天地之间,所有的天地灵药分为九品,每过一片药力便是翻上一倍。阅读haohaoyun.com但是一品灵药,却是并不罕见,但是对于只有一个不懂任何元气修炼的心兰一家来说,却也是极为珍贵的。
    任何一株天地灵药,都可以疏通元气修炼者的经脉,让其加快元气修炼,而孟凡之所以落在其他人之后,并非是本身不够勤奋,相反修炼时间近乎是别人的两倍。
    真正的差距便是灵药,雷涛等人的父辈全都是乌镇之中的管事等等的存在,虽然没有太珍贵的东西,但是二品之下的灵药还是不缺少的,所以雷涛才能够快速的到达炼体五阶。
    而孟凡一家得到灵药的唯一方式,便是依靠着乌镇对每家一个月一次的发放,但是每个月顶多两株,甚至有的时候乌镇的护卫队的收获不好,甚至一株都没有,所以孟凡的元气修为才会一直弱于乌镇同龄之人。
    听到心兰的话,孟凡的眉头一皱,迟疑的问道。
    “母亲,家里的何首还多么,你的病……”
    “我的病没什么,先给你用好了,你是要修炼的。”
    心兰温婉的笑了笑,不过在刚刚声音落下的刹那,却是不自觉的咳嗽起来,用手捂住嘴角,身躯颤抖,咳嗽不断。东方玄幻小说《无上神王》在线免费阅读
    
第二章 决定了就做
  
    顿时孟凡的小脸一变,知道母亲这些年来可是体内一直有寒疾的,乃是在体内有一种寒气不散,立刻来到心兰的身旁,扶住她。
    咳咳!
    等到心兰的手掌松开,却是发现在其手中已经多了一片血红,是鲜血!一瞬间,孟凡盯着鲜血,有一种被五雷轰顶的感觉,咬着牙看着心兰,想不到母亲的寒疾已经严重到这般地步了。
    “母亲,我去给你找何首熬汤!”
    孟凡扶着心兰坐下,却是飞快在房间之中寻找起来。
    能够缓解心兰寒疾的,唯有灵药熬制的汤药,其中不光是可以疏通修炼者体内的经脉,更是足以让镇压寒气。不过在片刻之后,孟凡从家中却只是找出了最后一株何首,有些愕然的望着心兰。
    想不到竟然只剩下最后一株何首,但是母亲竟然为了他而愿意拿来熬汤,自己承受着寒疾的煎熬,不由得让孟凡的眼眶有些发红开来,默然无语。
    看到孟凡的模样,心兰笑了笑,摸着孟凡的脑袋,轻轻的说道。东方玄幻小说《无上神王》在线免费阅读
    “放心,娘没事,这何首你拿去熬汤,你还需要修炼,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了,娘还熬得住!”
    闻言,孟凡咬了咬牙,没有说话,而是将心兰轻轻的扶到房间之中,不过在孟凡转身的一刹那,眸子之中却是闪过一丝凌厉之色,过往的一幕幕瞬间划过。
    曾经的孟凡一家,并不是如此,也并不在这乌镇之中,而是距离青龙山脉数万里之外的遥远地方,天寒山,天寒宗!
    在那里有一个超级庞大的宗派,传闻那里的强者足以一人斩乾坤,动苍穹,肉掌翻天地,剑指劈山倒。
    而孟凡的父亲曾经也是属于天寒宗内门的一员,那时孟凡才五岁,在天寒宗过着极为不错的生活。
    孟凡的父亲孟苍乃是天寒宗附属家族孟家的第一强者,以一己之力将整个孟家发扬过大,踏入天寒宗内门,伴随孟苍的强大,整个孟家也是超越了之前数倍,更是成了天寒宗这庞然大物的重要盟友。
    但是直到有一天,却是发生了一件改变孟凡人生的事情。孟苍在执行一次宗门任务的时候,却是因为一念之差而铸成大错,不但造成了任务失败,并且那一次任务参与的人员也全部身死,其中还包括领头的孟苍。
    那次任务的损失无比巨大,就算是天寒宗也是大怒,不过对于死了的孟苍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只有将怒火发泄了心兰和只有五岁的孟凡身上,将其彻底的赶出了天寒宗。
    孤身一人的心兰带着孟凡回到属于孟苍亲人的孟家,但是出乎心兰意料的是,曾经对其孟苍一家极为低微的孟家所有人,全都是脸色转变,为了迎合天寒宗,变成了一副凌厉至极的质问模样。
    同时属于孟苍的所有东西和资源全部都被孟家强行收回,一件都没有给孟凡留下。
    悲伤欲绝的心兰,为了孟凡日后的修炼而跪在孟家之前苦苦哀求,不过得到的却是当代孟家家主,孟苍的亲大哥孟天生的直接一掌,并且直接将其赶出了孟家,放言两人再留在孟家之中所在的上京城,便是直接斩杀。
    所以不得以,没有任何实力的心兰只好带着孟凡躲得远远的,一直来到了这个数万里之外的乌镇隐居下来。
    以修炼寒属性元气功法多年的孟天生一掌,打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虽然并没有要了心兰的命,但却足以让心兰多年以来充满了寒气的隐疾,入夜的疼痛足以让心兰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甚至几次想要过自杀,但是为了小小的孟凡都是强行忍住。
    “天寒宗,孟家!”
    每次想到这两个名字,孟凡的小脸也不由得扭曲开来,眸子之中凌厉之色划过。
    夜幕缓缓的笼罩整个乌镇,弯月立于苍穹,孟凡静静的躺在小床之上,却是睡不着觉。因为孟凡知道,一旦心兰吐血,就代表着其伤势又发作了很多,唯有需要珍贵的灵药才能够压制,否则的话,必然会受到死去活来的煎熬,甚至有性命之危。
    但是一株何首又那里够!
    不过对于如今的孟凡一家,想再要一株一品之上的灵药又谈何容易。孟凡的眉头紧皱,知道靠着乌镇的发放肯定是不行的,就算是自己家的一品灵药还是靠着镇长的慈悲,更何况是二品之上!
    望着窗外,骤然之间孟凡的眸子一闪,猛然想到一种可能,夜幕之中透着神秘,孟凡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坐了起来,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却是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喃喃的说道。
    “只好如此了,父亲曾经说过,男人决定了就去做,错了都不错!”
    
第三章 进山采药
  
    夜幕之下,漆黑一片,在靠近乌镇的地方有一族巨大的山峰,此山名为烟狼山!在山路之前,一道人影却是悄然来到了这里。
    透过月光,却是孟凡的小脸,紧咬着自己的牙关,孟凡缓缓的来到了这烟狼山之前,不过显得有些犹豫。
    这烟狼山乃是青龙山脉余脉之下的一座山峰,若是向其深处走去的话,便是无尽的凶险之地,传闻在那里,便是有着和元气修炼者相互抗争的天敌,魔兽!
    并且同时在这古老的山峰之前,有着一块巨大的石碑,在其之上写着四个大字,禁止入内!
    孟凡所在的乌镇,传承很久,有着一些古老的规矩,而这烟狼山禁止乌镇护卫队之外的人进入其中,便是其中一条极为严格的规矩。
    这条规矩的出现一来是为了防止其他人贸然闯入,引得在烟狼山之中的魔兽而丧了性命。而明白知道,其中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便是在为了防止这烟狼山之中灵药的丢失。
    因为虽然这烟狼山虽然其中具有魔兽,但是同样还具备着让元气修炼者眼馋不已的灵药,但是这些灵药都是由乌镇的护卫队统一进山采集的。
    不过就算是以乌镇护卫队的能力,也是只敢在烟狼山附近转悠,并不敢太进入其中。毕竟在其之中便是险中之险的青龙山脉,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得罪到那个强大的存在。所以得到的灵药便是极为有限。
    而孟凡所想到的唯一办法,便是趁着夜色之下,冒险进入这烟狼山之中,看看能够不能够取得一株灵药。
    那怕是一株一品灵药,也是足以暂时的缓解心兰体内的伤势的。不过让孟凡迟疑的理由便是,这违背族规的后果可是极为严重,上回可是有一个私自进山的族人被族长抓到,而重重的挨了五十板子。
    想到那么粗的板子落在自己的身上,孟凡的小脸也不由得出现了一丝紧张之色,那个族人可是成年人仍然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而自己这小身板怕是要被直接打残不可。
    不过想到可能在家中忍受寒疾的母亲,孟凡的牙关一咬,一步踏入这漆黑的丛林之中,和黑暗融合在一起。
    漆黑的山道之上,被无数树木所遮掩,隐约之间月光能够透着森林照射进来,散在其中。山路陡峭,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路,想要在其之中行走唯有凭借着感觉。
    而孟凡也是借着这微弱的月光向山道之上走去,身体绷紧,处于黑暗之中,说是不害怕是肯定不可能的,但是孟凡却是紧咬着牙关,强行保持着镇定。
    历经家族巨变,从孟凡记事以来便是知道要为一心将自己养大的母亲分担一些事情,所以骨子里有一种比同龄之人更多的坚毅。
    呼呼!
    隐隐之间,微风吹过丛林,在黑暗之中唯有孟凡一道孤独的身影和周围的树木的刷刷声。一边行走,一边查看着周围,希望能够从丛林之间看到一株护卫队遗留的灵药。
    在这种时刻,孟凡不敢有任何大意,在烟狼山之中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就算是到达炼魂境界踏入这里也是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不过在半个时辰之后,让孟凡有些失望的,自己已经进入了烟狼山边缘深处的地方,但是别说珍贵的灵药,连一株一品灵药都是没有看到。
    小脸有些阴沉,孟凡无奈的嘟囔道。
    “哼,这个灵药果然不是那么好拿的,看来边缘地带的灵药都是让护卫队采集光了,唯有向深处走去了!”
    想到这里,孟凡不由得给自己壮了壮胆子,身形犹如猿猴一般向前攀爬而去。
    不过沿着这古老的山路,越是向上面爬去,山路便是越来越陡峭了。黑暗之中更是不利于孟凡的发挥,所以在一会功夫,孟凡身上已经多了几处火辣辣的伤口,全都是被山路之上锋利的石头挂坏的。
    孟凡皱了皱眉头,自己已经冒险进来了,若是这般回去孟凡可是根本不甘心,可是再攀爬下去,不说山路之凶险,单单是孟凡的体力便是支撑不住。
    就在孟凡迟疑之间,眸子一闪,一眼便看到了在山道之上的一处陡峭的峭壁。
    这处峭壁极为险峻,四周光滑,依稀的可以看见几颗树木,后面乃是一处孟凡视线看不到的阴暗面,不知道有什么。
    看到这峭壁,顿时让孟凡的身形停了下来,有些犹豫。
    显然这处峭壁,就算是护卫队也不愿意冒险上去的,毕竟一个不小心滑下来便是一条人命,危险不言而喻,但是这也是附近灵药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
    若是这般回去,自己所有的功夫都是白费了,看来只有冒险一试了!孟凡咬了咬牙,虽然知道危险,但是身形已经不由自主的向着峭壁攀爬而去。
    
第四章 二级灵药,百药草
  
    几步之下,直接来到了峭壁之上,孟凡的小手用力死死的抓住石头,同时身形小心翼翼的向着山峰的另外一边挪移过去。
    吱嘎!
    一个不小心,孟凡的身体撞击在石头之上,顿时剧烈的疼痛让孟凡的小脸抽搐一下,本来受伤的胸口之处顿时溢出了鲜血,不过在下一刻孟凡的手掌却是紧紧的抓住峭壁,五指用力,极力靠在石头上面,接着向前爬去。
    终于,在距离峭壁后身三米之处的地方孟凡的身形停下,双眼盯着峭壁,小腿一动,嘴角低喝道。
    “拼了!”
    声音落下,孟凡的身形已经向着峭壁直接跳了过去,在孟凡的小腿之间传出了一股强劲的力道,一瞬间天空之中的孟凡一闪而过,却是准确的落到了峭壁后身的地方。
    啪!
    孟凡落在岩石之上,疼痛直接传来,火辣辣的仿佛骨头都要摔断了,不过却是兴奋的一笑,知道自己赌对了,自己苦修的燕踏无痕的功夫果然没有白费。
    这燕踏无痕,便是一门元气功法,也是孟凡唯一精通的一门元气功法。
    元气功法根据孟凡所知,是这天地之间不知道繁衍了多久,可以将元气充分发挥威力出来的存在,按照之间等阶元气功法一般分为下,中,上三品,每过一个等阶,威力近乎提升一倍。
    而在其之上,还有洪荒地天这个四个传说之中的等阶,不过到底有多强孟凡也是听闻而已。
    孟凡所修的燕踏无痕,便是最基本的下品功法,乌镇之中所有的少年都会。
    燕踏无痕只是一门提升速度的技巧而已,甚至谈不上威力,不过在孟凡熟能生巧的情况之下,仍然修炼的还不错,能够将速度提升不少。
    勉强站起身来,孟凡迫不及待的借着月光看向周围,这峭壁背后可是孟凡所有的希望了。
    就在下一刻,孟凡的瞳孔一缩,猛然注意到不远处一颗已经枯萎的大树之下,隐隐散发着淡蓝色的幽光,仔细看去,一株小草长在那里,上面的树叶有些分开,同时传出了一股诱人的清香。
    “百药草!”
    二品灵药,百药草!
    一瞬间,孟凡的身体都不由颤抖了一下,虽然并没有见过百药草,但是在平日的时候看过乌镇之中的药典,上面描述的东西可是和这小草的模样一模一样!这东西可是比一品灵药何首的药力要强大多了。
    顿时让孟凡小脸之上出现了兴奋的笑意,这百药草一旦拿回去肯定对于心兰的伤势有不小的帮助,虽然不能够痊愈,但是却足以暂时的压制寒疾。
    想到这里,孟凡顿时激动的向着百药草走去,大步流星的来到百药草之前,就在孟凡身体临近之后,眸子猛然撇到在百药草旁边一块并不起眼的黑色的物体。
    孟凡的眉头一挑,疑惑的将其捡了起来,擦去上面的泥土,竟然发现是一颗黑色的珠子。
    这珠子犹如巴掌一般的大小,上面竟然充满了丝丝的裂痕,乌黑一片,犹如一块硬石头一般!
    这东西,竟然和百药草在一起,埋在泥土之中若不是仔细看的话,还真是找不到呢,大概是谁丢在这里的吧。
    孟凡笑了笑,并不在过多的留意,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是放在了百药草之上,小心翼翼的将百药草采集起来,用一块布认真的包上,放入了自己的怀中。
    将一切做好,孟凡一颗心也算是放下,暗叹着自己好运。兴奋之余,孟凡掂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黑色珠子,轻声嘟囔道,“嘿嘿,这东西还挺重!”说话之间,随意的将珠子放入自己的怀中。
    衣衫之中,孟凡胸口之处的鲜血和漆黑的珠子触碰在了一起,一滴鲜血在孟凡不注意之间,融入了黑色的珠子之中。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亮芒骤然在珠子之上划过,亮芒耀眼,欲破黑夜之长天!
    “啊!”
    孟凡闷哼一声,竟然头脑一热,全身上下仿佛都是多了一丝炙热的感觉,在下一刻身躯缓缓的倒在了下去,沉沉的睡了过去……
    
  

无上神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无上神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中国驻日大使馆昨晚举办旅日华侨华人新春招待会

    中国驻日大使馆昨晚举办旅日华侨华人新春招待会“2018年旅日华侨华人新春招待会”,2月20日晚在中国驻日大使馆举办。在日各界华侨华人代表约350人出席了招待会。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首先致辞,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廖雅彦和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名誉会长颜安分别致辞,驻日公使刘少宾祝酒。新老华侨华人欢谈交流,日本华乐团助兴演出。精彩图片分享:

  • 安徽龙溪油坊:岁月无声 香飘百年

    随着现代化机器榨油技术的普及,传统的人工榨油作坊逐渐远离人们的视线。当周围的老油坊在我们的记忆里渐渐远去时,位于青阳县朱备镇江村的龙溪油坊却依然坚守着。图文:刘国兴汪峰老油坊很老了。这是一个传统的农家院落,正对厂门最大一座屋子便是老油坊的生产车间。走进去,一个传统手工作坊的景象映入眼帘,光线昏暗、土墙斑驳,几根柱头被风雨长久地剥蚀已经漆黑,屋外亮晃晃的阳光透进来,仿佛走进了老油坊久远的光阴岁月。

  • 贵州苗族数百万响鞭炮齐鸣震撼山岳

    2018年2月20日,正月初五,在贵州省贵阳市麦格苗族布依族乡龙窝村,当地上万苗族同胞自发举行隆重的燃放爆竹、跳芦笙迎新春、祭祖活动。据了解,苗族人称每年正月初五的民俗活动叫“苗族迎春年厂节”,是当地苗胞同胞跳芦笙迎新春和纪念先祖或怀念故人、祈祷来年风调雨顺的传统民俗活动。图片作者:吴东俊/视觉中国活动现场人山人海,苗族人家先是以家或家族为单位围在一起、将去世人的衣物用阳伞遮挡在一旁。苗族人头上拴着白布条,在去世人的衣物前,边烧黄钱、边点燃爆竹,苗族妇女有的哭泣告诉去世的先祖或亲人,现在都过上了

  • 作家们说给春天的话(六):一切都清亮蓬勃

    说给春天的话:一切都清亮蓬勃祈盼春天张楚昨天立春,很多发小5点29分起床迎接这个时刻。我睡得晚,临到中午才爬起,很是被他们嘲笑一番。可他们不晓得,我对春天的祈盼同样真诚。今年少雪,我祝愿故乡那条河流来年依然丰盈宽绰,百亩荷花窈窕,荷下野鸭悠然。祝福侄子高考金榜提名,老妈依然开心地写书法、扭秧歌、做帽子,老爸依然开心地跟胡同里的大伯大叔打扑克、下象棋、晒太阳。我也祝福我的朋友师长来年健康自在,写出他们心中的甜蜜与忧伤。至于我自己,我希望我能按照写作计划写出理想中的好小说。人到中年,我没有感觉到油腻

  • 林能海盆景根艺奇石欣赏

    浙江石浦盆景奇石爱好者林能海盆景根艺奇石欣赏我是林能海,浙江石浦盆景奇石爱好者,祝各位盆友狗年幸福吉祥,事业称心如意!精彩回放:林能海盆景奇石欣赏盆景鸿运照,送你十个好!盆景贺岁,欢乐祥瑞!欣赏龙鱼禾微型盆景:掌握好打开幸福之门的四把钥匙

  • 上世纪80和90年代的那些墙上标语,你还记得吗?

    标语作为极具中国特色的一种文化现象,是我们许多人童年无法磨灭的记忆。不同时代的标语都写满了属于那个时代的特殊气息,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7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那些墙上的常见标语。这些标语充满了时代的印迹,也写在每一代中国人的生活里,即使现在,很多农村依然深受标语里所蕴含的思想的影响。本文转自网络

  • No.11 | CL&WL 第四期(Vol. 2, No. 2)目录

    CL&WL第四期封面VOL.2,NO.2目录Dialogue一QingPoetry,TranslationPrinciplesandLiteraryTheory:AnInterviewwithProfessorJerrySchmidtJerrySchmidt(UniversityofBritishColumbia)/ShiGuang(BeijingNormalUniversity)Articles二ContemporaryChineseFictionintheContextofWorldLite

  • 中国之美:最有年味儿的城市,有你家吗?

    无论春风柳上归,仲夏苦夜短;无论鸣笙起秋风,置酒飞冬雪。总有人鲜衣怒马,陪你看烈焰繁花;总有人素面白纱,陪你度恬淡年华。春节已至,无论回故乡,还是在远方,都不妨寻美一场。记忆《欢欢喜喜团年路》2018年2月12日,湖北省利川市。两位青年,欢欢喜喜地踏上回家团年的路。吴华斌摄《孩童时的年》2018年2月16日,山西省榆次市。对于孩子,年的味道就是穿上长辈缝制的崭新的小棉袄,压岁钱的味道就是用不多不少的钱买个自己心爱的玩具,无忧无虑的去小伙伴家里拜个年。APieceofCake摄《龙腾盛世》2018

  • 最好吃的饭,是妈妈做的饭

    美食,中国人过年的重头戏。家里的每一道菜,融入绵密心意,幸福与团圆做调料,山珍与海味比不上,不然冰心、老舍等名家怎会将浓浓惦念诉诸笔端?最好吃的饭,是妈妈做的饭。家,就是这个味儿!年,就是这个味儿!知年俗·品年味话初五◎“破五送穷”正月初五,俗称“破五节”。旧时,初一到初五民间有很多迷信禁忌,在过了初五之后,这些禁忌即告解除,故称“破五”。这一天,要“赶五穷”,包括“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家家户户在黎明的时候就要起来放鞭炮、打扫卫生,鞭炮从里往外放,边放边往门外走,意思是将一切不吉利的

  • 《经典咏流传》16首歌,读最美的诗,唱最美的词

    《明日歌》明·钱福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临江仙》明·杨慎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登鹳雀楼》唐·王之涣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苔》清·袁枚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墨梅》元·王冕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长沙铜官窑瓷器题词》唐·佚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