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大叔求放过】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16 22:22: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大叔求放过

第9章 眼前就是巨大的诱惑

“是这酒太好喝了!”她答道,也是笑着,脸颊上荡漾出浅浅的梨涡。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好喝也不能一口气喝多了。”他说道,语气像极了一位慈祥的长辈。

本来她就没什么酒量,这么猛地喝一口,难免脑袋有点晕,便没有顾忌地看着他。

他长的很好看,年轻的时候一定是非常英俊的人。虽然现在经过了岁月的历练,五官却显得更加的持重,每一笔如同淬炼过的一样,充满了神秘的诱惑,给人一种踏实和安全的感觉。

她很想问他的年纪,不过,从他的相貌来看,应该没有四十岁吧!所以,说他年轻的时候怎么样,好像有点委屈他了,现在也很年轻。

他不经意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她的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不禁笑了下,问:“怎么,饭菜不合胃口?”

“没,没有。好好孕”她忙低头,拿起餐具开始吃饭,却总是心虚地觉得他问的不是饭菜。

到了他这个级别,什么样的饭菜没有吃过,什么样的餐厅没有去过,只不过,当吃饭沦为了一种交际手段,饭菜本身就没有意义了,根本尝不出味道。可是,此时,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孩那么津津有味地吃饭,他也不禁有种大快朵颐的感觉。

被他识破一次后,她再也不敢盯着他看了,可是,他又如同一个巨大的磁场坐在她面前,总是让她忍不住将视线投向他。不能看他的脸,那就只能看他的手了。

他的手……

她不禁想起昨晚的情形,想起那双握着她的手,那宽大的手掌,修长的手指……

这么一想,她猛地觉得自己简直是腐女一族,怎么可以这样呢?不行,绝对不行!

霍漱清丝毫不知,自己已经在她的脑袋里转了多么长的时间,而那双手,也让他在她心里的神秘感增加了许多。

轻柔的音乐声,如薄薄的云雾漂浮在天空一般萦绕在他们的耳边。版权haohaoyun.com

苏凡并不知道是这气氛还是他,让她感觉这顿饭菜真的很美味。

经理亲自端着鱼子酱上来了,苏凡盯着眼前那泛着金黄色光泽的黑乎乎的圆珠子,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而对面,他正在低声和经理说着什么。

看出她的窘状,霍漱清抬手跟经理示意了一下,经理识趣地走开了。

“尝尝看。”他拿起手边的一个贝壳匙,在面前的那个水晶盘里舀了一下,道,“这东西据说对女孩子皮肤很好的,你尝一尝。”

她看了一眼盘中的美食,不禁脱口而出道:“可是,这么黑的,会不会越吃越黑啊?”话出口,她赶紧抬头看了他一眼,立刻低下了头,差点就想钻到桌子下面去了。

他无声地笑了,并不是笑她的没见过世面,而是因为她这样毫不做作的直言。好好孕

“吃什么补什么,其实并没有多少科学道理的。”他微微笑着说。

苏凡望着他,不知怎的,他的笑容,好像和过去她见到的不一样,是她的错觉吗?

他的安慰,还是起到了作用,苏凡也没有再多想,学着他的样子舀起鱼子酱品尝。

食物顺着嗓子滑下去的那一刻,她的内心真想欢呼,好美味啊!

虽然她没说出来,可是他从她的表情已经看出她很喜欢这道鱼子酱,深深地笑了,道:“喜欢的话,多吃点!”

她完全忘记了对面这个人的身份,一勺又一勺的舀着吃,却没注意到他早就放下了餐具,晃动着酒杯,静静地注视着她。

苏凡只是不停地吃着,越往后就越觉得妙不可言,深深为自己“以貌取物”而感到懊悔。

眼看着她的盘子快要见底,他起身把自己的那一盘放在她面前,苏凡愣住了。

“这一盘我没动过,你别介意,来吧!放心,这东西不会让人发胖的!”他说。原文haohaoyun.com

她拿着勺子看了一会儿,对他笑着说“谢谢您”,便很大方地开始吃他递过来的那一盘。

接下来的时间,他几乎没有再动餐具,只是喝了点酒。

最后,是他付了帐,她没有看账单,却也知道这一餐肯定价值不菲。

“我送你回去?”走进电梯,他问。

“不好意思麻烦您……”她说。

“没什么,我让司机回去了,车就在楼下。”他说完,就按下了去地下停车场的按钮。完整版【大叔求放过】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出了电梯,一股冷风吹了过来,她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的大衣太单薄。

一路跟着他走,苏凡不好意思再打喷嚏了,偷偷从包包里掏出纸巾捏着鼻子。他的步伐大,却并不快,突然间,一阵刹车声从她耳边掠过,而她惊诧地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他揽住了。

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她一眼,然而,手从她的小臂上移开的时候,不经意地掠过了她的手指。那一刻,一股彻骨的冰凉传到他的指尖,她却没有注意到这个动作。

“车子就在前面。”他说完,快步走了过去,苏凡再也不敢走神,赶紧跟了上去。

车子缓缓驶出停车场,苏凡渐渐感觉到身上热了起来,这才注意到他打开了车里的暖气。

“最近天很冷!”她主动找了个话题,道。

交际手册上不是说,两个并不熟悉的人在一起的时候,聊天气是最安全的吗?

“好几年都没有这么冷了。”他接了话。

可是,接下来说什么?她不知道了。

从余光里,他注意到她的两只手一直交叉放在膝盖上,说明她很局促。

“平时工作忙不忙?”他问。

她猛地坐正身体,道:“还好,不是特别忙,其实,多数时间都很清闲。”

“那你没找个业余爱好或者谈个恋爱什么的?”

“相过几次亲,最后都吹了。”她有点尴尬地说。

“哦?为什么?对方条件不好?”他突然有兴趣了。

“呃,可能,可能是,是不合适吧,见一次就没有继续再见了。”她很老实地说,说着,忍不住笑了,道,“我妈说我年纪太大了,得赶紧嫁出去,要不然就没人要了。”

他淡淡笑了,道:“做父母的总是操心这些事,你也怪不了他们。不过,你母亲是有点着急了,你年纪还小……”

第10章 我也很小气

是啊,她的年纪还不大,二十四岁,正是好年纪!

“他们说,要是现在不抓紧时间,过了二十六岁就只能嫁二婚的男人了……”她接着说。

“年纪大一点的话,会给你同龄人给不了的很多东西,你觉得呢?”他说。

她对他笑了下,没说话。

其实,她很想说,我喜欢年纪大一点的男人,可是,这种话和闺蜜原芮雪说一说就好了,怎么能让他知道?毕竟他是领导!

和领导说相亲的事,真不是个好话题,苏凡有点后悔自己多嘴了。霍漱清也觉得和一个认识没多久的女孩说这么隐私的问题,也有点越界,便心有灵犀地停止了这个话题。

车子里,立刻陷入了一种很正常却又让人不舒服的安静。

“呃,我好像忘了问你住在哪里了?”他瞥过头看了她一眼,问。

她笑了下,道:“就在我们单位宿舍。”想了想,她又说,“顾秘书长……”

“什么?”

“谢谢您请我吃饭,真的太好吃了!”

他的嘴唇微微扬起一个弧度,道:“很少有人说我请的饭好吃的,就冲你这句话,我也没有白请你!”

“怎么会呢?本来就很好吃啊!”她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望着他,道。

听她这种孩子般的话,霍漱清的心情越发的好,不禁有种想和她开玩笑的念头。

“因为我这个人很小气,不喜欢被别人占便宜,所以……”他看了她一眼,道。

“您小气?才没有呢!小气的人不会去那么高级的地方请客。”她纠正道。

霍漱清忍不住笑了,接着她的话问道:“那应该去哪里?”

“呃,去路边摊吧!”她想了想说。

他哈哈笑了,道:“那你呢?你请别人吃饭去哪里?”

她的表情很认真,道:“我啊,路边摊!”话刚出口就听见他的笑声,她有点自言自语地说:“这么算起来,我是个小气的人!”

他止住笑,道:“没关系,我也很小气。”

她讶异地望着他。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她的大脑好像有点短路,总是忘记眼前的人马上就是自己的领导了,说话也没有平时面对领导的那么小心翼翼。霍漱清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口气和他说话,有点新奇又有些自在,好像很久没有这种自在感了。

在江城工作已经满了四个年头,很少有人让他感觉如此轻松。

他平时接触的,不是下级就是上级,即便是同级的人,大家说话都很客气,不远不近,即便是笑着也感觉不到温度。至于朋友嘛,也就只有自己大学时候的老师原德平了。

苏凡笑嘻嘻地望着他,不说话。

霍漱清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你这个人还真是……”他想说她很简单,却没说出来,就被她接话了。

“我是挺蠢的!”她笑了下,道。

“我可没说你蠢。”他看了她一眼,“呃,大智若愚?”

苏凡听他说这个词,先是惊讶了,很快就大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他的嘴角也漾起深深的笑意,见她笑成这样,便问:“难道别人没这么评价过你?”

第11章 跟他借钱

她笑着摇头,道:“您这么夸我可不行,一旦上去了就下不来了。”

他笑着,不语。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苏凡赶忙从包里掏出来,是弟弟打来的。

“子杰,怎么了?”她侧过身背对着他,压低声音对电话里说。

“姐,你能不能给我拿点钱过来啊?”弟弟苏子杰在那边很大声地说,好像他那边很吵。

“什么?”苏凡不自主地提高音量。

“姐,给我拿一千块过来,牙山路的白玛酒吧!”苏子杰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喂,子杰,喂……”苏凡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回答。

手机放在她的怀里,她低着头盯着握着手机的手。

霍漱清轻轻咳嗽了一声,她忙转头看着他。

“呃,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他问。

她不好说出口。

家里就生了她和弟弟两个,弟弟苏子杰在云城交通大学的一个独立学院上大专,明年夏天就要毕业了。弟弟的生活费是她提供的,每个月一千。可是,男孩子好像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花销,除了这一千块,苏子杰隔三差五还要向姐姐多要一些。好在苏凡自己节省,还能给得起。可是,眼看着弟弟要找工作了,却还是这样子,苏凡的心里就会不自主地发愁起来。

“说出来,也许我能帮到你呢!”霍漱清边开车边说。

不知怎的,她眉间升起的那种淡淡的忧愁,让他的心头不禁一疼。

“你不是说我不是个小气的人吗?不要和我客气,我想,我还是能帮到你的。”他说。

“对不起,我想去银行取点钱送到牙山路的一个什么地方……”她望着他说。

“多少钱?”他问。

“一千。”

他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伸进风衣的口袋,掏出钱包递给她:“里面有,你先拿上。这么晚了,银行早就关门了,自动取款机那里又不是很安全,你一个女孩子,万一碰到什么坏人……”他看了她一眼,却见她不拿。

“顾秘书长,谢谢您,可是,我不能拿您的钱……”苏凡忙推辞道。

他的视线停在她的脸上,注视着她的眼神有种让她不能拒绝的力量。

“不过是一千块而已,你有空再还给我。”他说。

好吧,既然说到还,那就别推辞了。苏凡心想。

“那谢谢您了,改天我取了钱出来再还您,我现在带的不够。”她忙说。

“没关系。”他淡淡笑了下,双眼平视着前方,道,“你说要去牙山路?”

“嗯,白玛酒吧!”她一边答道,一边打开他的钱包,也不敢乱看,一眼就盯上了里面那一叠红色的钞票,赶紧取了出来,数了十张,数了两遍才确定,把其他的钱又放回他的钱夹。

然而,就在她合上钱包的那刻,突然瞥见里面夹的一张照片,一个女人的照片。

应该是他妻子吧!她心想。

虽然很想看看他妻子长什么样子,可苏凡还是没有再打开他的钱包。

把钱包还给他道谢之时,苏凡心想,顾秘书长真是个好男人,把妻子的照片放在钱包里,真是好男人!

霍漱清丝毫不知道身边这个女孩子是如何看待他的,不知道自己在她的心里有多么高大。

车子缓缓驶进牙山路。

第12章 是你男朋友吗

这条路并不是很宽敞,路的两边全是酒吧,停了很多的车。

霍漱清好不容易找了个位置把车停下来,见苏凡取开安全带,道:“我陪你去,那种地方,你一个女孩子进去不安全。”

苏凡点点头,便和他一起朝着白玛酒吧的方向走去。

霍漱清走在前面,他推开酒吧的门,说话声、音乐声就飘进了苏凡的耳朵。

她一边往里走,一边四处张望寻找弟弟,偶尔有浑身酒气的男人从她身边经过,她就立刻被霍漱清拉到他的身边,以便躲开别人。

苏凡也没再向他道谢,他的手便一直揽着她的肩头。

好不容易看见了弟弟,苏凡赶紧走了过去。

苏子杰正和几个男男女女在一起抽烟嬉笑,看见姐姐来了,他赶紧起来了,走到姐姐身边,只说:“姐,你真好,钱带来了吗?”

苏凡紧紧抱着自己的背包,看向刚才和弟弟在一起的那帮人,对苏子杰道:“你不在宿舍学习,跑来这里干什么?”见弟弟的手指间还夹着烟,她生气地一把抓过来,扔在地上踩了。

“姐,你干什么?我朋友在,给我留点面子!”苏子杰道,又转过身对自己那帮朋友解释说,“我姐就是脾气太不好了,要是脾气好,早嫁出去了!”

那帮人都笑了。

“小兄弟,这就是你对姐姐说话的态度吗?”霍漱清的声音突然传进了苏子杰的耳朵,苏子杰和他的朋友们都不约而同地盯着霍漱清,这才发现苏凡不是一个人来的。

苏子杰愣了会儿,才笑着说:“姐,这是你男朋友吗?”

苏凡来不及回答,苏子杰赶紧跳到霍漱清身边,拉着他的手,笑道:“大哥,我刚刚是说笑的。我姐啊,不光学习好,脾气好,还长的很漂亮是不是?你可一定要对我姐好……”

“苏子杰,你给我住嘴!”苏凡见他在霍漱清面前胡说,忙骂了弟弟一句。

苏子杰嘻嘻笑着,望着姐姐。

苏凡担心弟弟又在霍漱清面前乱说话,赶紧从包里取出刚刚从霍漱清那里借的一千块,对弟弟说:“这是你下个月的,今天给了你,下个月就别跟我要了。”

苏子杰伸手就把钱拿了过去,笑着说:“下个月就回家了。”

“你……”苏凡要去把钱拿回来,弟弟却手快地把钱准备塞进裤兜。

“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泡酒吧还要跟姐姐要钱,你觉得自己还是个男人吗?”霍漱清一把按住苏子杰伸进裤兜的那只手,盯着他说。

苏子杰抬头看着他,笑道:“大哥,现在就想管我们家的事,是不是太早了?”

“子杰,你闭嘴!”苏凡担心弟弟这样下去会惹霍漱清生气,可是霍漱清脸上很平静,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那你觉得我什么时候管才合适?”霍漱清淡淡笑了下,问。

“赶紧睡了吧!”坐在沙发座上那几个男的笑着说。

苏凡气的不行,拉着弟弟的胳膊就要走,可是根本拉不动。

霍漱清见她这样,心里觉得自己该帮她一把,他已经看出来了,她很心疼自己的弟弟。

第13章 就是年纪大了点

“苏子杰,跟你姐姐回学校……”他还没说完,就听苏子杰道:“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管!”

霍漱清不理他,走到一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苏子杰用挑衅地眼神看了他一眼,他淡淡一笑,道:“我找个能管你的人过来。”

苏子杰凑到姐姐身边,问:“姐,这人谁啊?”

谁?顾秘书长?还是顾市长?

“同事!”苏凡道。

“他好像对你有意思啊,人长的还可以,就是看着有点年纪大了……”苏子杰诡笑道。

“你给我闭嘴!”苏凡斥道,“不是要期末考了吗?你不好好在宿舍复习功课,跑到这种地方做什么?”

“我们同学出来玩玩!老是学习多没劲啊!”苏子杰道。

苏凡气不打一处来,刚想说弟弟,谁知,弟弟转身走向沙发座,笑着对那帮朋友说:“再叫两打啤酒,咱们继续!”

“苏子杰,你适可而止!”苏凡对弟弟道。

苏子杰的朋友都笑嘻嘻地盯着苏凡姐弟,苏子杰转过脸,对姐姐说了句:“姐,你回去吧!你放心,我们会早点回去学校的!”

就在这时,也就是霍漱清打完电话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酒吧里进来了四个穿制服的警察,他们环视四周,霍漱清向他们招了招手,他们便朝着霍漱清的方向走过去。

领头的一个警察向他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道:“请问是顾先生吗?”

霍漱清点点头,道:“那几个孩子可能有点问题,麻烦你们过去问一下。”

警察们便朝着苏子杰他们坐的位置走了过去,苏凡不禁担心起来要跟过去,霍漱清拉住她的胳膊,摇摇头。

她看见弟弟转过头望着她,便赶紧走过去。

警察要带那几个学生走,说是协助调查。苏子杰和他的伙伴们都是满脸的惊诧和害怕,他们没想到苏凡身边的这位竟然能神通到把警察随便找来。苏子杰反应快,也不求姐姐了,直接跑到霍漱清面前,道:“大哥,您别生气,我们就是喝点酒,您跟警察叔叔说说,就饶了我们这次吧!”

霍漱清看了苏凡一眼,对警察说道:“可能是误会了,麻烦你们跑了一趟,回头我跟你们刘局打电话解释一下,辛苦了!”

警察一看这情形,忙道:“没事没事,那我们就先走了!”

等警察离开,霍漱清才对苏子杰道:“你们还想在这里等着坐警车?”

苏子杰一干人立刻抓起自己的东西,一溜烟跑出了酒吧,苏子杰从姐姐身边走过,对霍漱清笑了笑就走了。

“走吧,我们也回去!”霍漱清轻轻拍了下苏凡的肩,看着她,她点点头。

“对不起,我弟弟他……”苏凡坐上霍漱清的车,忙说道。

霍漱清一边开着车子,一边说:“你太溺爱你弟弟了,做人要有原则,即便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也不能无限制的放任自流。他跟你要钱你就给,你这样做,会害了他。那么大的小伙子了,怎么能向姐姐要钱?”

苏凡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我这样做不对,可是,您不知道,我们家……”

第14章 感情是什么

“重男轻女?”

她苦笑了一下,道:“我们家的情况,有点复杂。”

他看了她一眼,道:“不管怎么复杂,身为一个成年人,就必须自己养活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当做借口来推脱。而你,不该这样没主见!”

苏凡低头不语。

“抱歉,我说话可能有点重。”他说。

“没有没有,您说的对。”她说。

他本来想再说她几句了,可是想了想,自己和她还没有熟到可以随便评价她的地步,就不说话了。

于是,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一个字,直到车子停在环保局的大门口。

“那个,顾秘书长,谢谢您,您的钱,改天我再还给您。”她忙说,按开安全带,拉开车门,冲他挥手再见。

看着车子渐渐远去,苏凡叹了口气,走进单位旁边的小巷子。

夜色,越来越深。

今晚,对于霍漱清来说有些特别,他的脑海中,不停地浮现出苏凡的样子。

不行不行,你怎么可以这样呢?那个女孩子,和你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密闭空间里,刚刚打开的空调还一直开着,可是他没感觉到温暖,难道是因为一个人了就会注意到这些东西?他叹了口气,按开车上的广播,也不知道是什么频道,却飘来陈奕迅的歌声。

感情是用来浏览还是用来珍藏,好让日子天天都过得难忘。

熬过了多久患难,湿了多长眼眶,才能知道伤感是爱的遗产。

流浪几张双人床,换过几次信仰,才让戒指义无返顾的交换。

整首歌唱完了,他的思绪还随着歌声飘在空气中。

现在的人怎么都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一面追问着感情是不是该珍藏,一面又不厌其烦的更换着伴侣。

他苦笑一下,关掉了广播。

感情究竟是怎样的东西,在很多年以前就不是他需要问的问题了,那个东西太奢侈,他已不配拥有。

拿着钥匙开了家门,家里安静地连按开灯开关的声音都听得见。

把钥匙扔在桌上,他就在沙发上坐下了。

他并不是个爱看电视的人,可是,这两年,只要他一个人在家,就会打开电视,把声音开的大大的。慢慢的,他才意识到自己这个行为反应出他内心怎样的一个状态。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也试图改变这个习惯,可他发现,一旦家里没有声音,他就越是难受,有时候甚至会有耳鸣的现象。没办法,他家的电视经常在客厅里对着家具演出。

今晚,电视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可他好像没有听到,从洗手间洗了个手出来,就去厨房的冰箱里取了一罐啤酒,去书房里拿过来平板电脑坐在沙发上上网。

他家的电视,似乎永远都只有两个个频道,那就是CCTV新闻台和江宁省新闻台。

视线在电脑屏幕上流连,霍漱清却还是想起了晚上那双大眼睛,想起了她笑嘻嘻说话的样子。

这个丫头,还真是有趣!

而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

大叔求放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大叔求放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穿过风的间隙》《穿过风的间隙》

    原标题:《穿过风的间隙》《穿过风的间隙》小说名称:穿过风的间隙第1章嫁给我(1)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高跟鞋。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子,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圆润香肩上有几处青红色的淤痕,看起来格外刺眼、暧昧。女子身旁睡着一个男人,他蜜色的长臂隔着毯子搂住女子的腰肢,毯子的一角

  •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

    原标题:《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小说名: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第一章穿越“大小姐,这两贱人怎么处理?”叶婉如转身走了不过几步,听到丫鬟询问,回身白了丫鬟流云一眼,嗔怒道:“当然是埋了!难道还放在这里让别人看见,好落下把柄?”流云躬身道歉,“是是,大小姐,我和翠梦这就去办!”“以后这种事就不要问我了!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们有何用!”见大小姐本是要迁怒流云的,翠梦还想幸灾乐祸一番,不想流云拉她下水,气鼓鼓地带着丫鬟们朝雪地走去。茫茫雪地,雪花纷飞,天寒地冻之中,一

  • 《逆袭狂妻:全能召唤师》《逆袭狂妻:全能召唤师》

    原标题:《逆袭狂妻:全能召唤师》《逆袭狂妻:全能召唤师》小说:逆袭狂妻:全能召唤师第一章魔都重生“爬出去,素君加把劲儿爬出去!”砰的一声巨响,屋梁上的一根房梁被烧得滚烫坍塌下来,狠狠的砸在了刘氏的背上,她一口鲜血喷出来,五脏六腑已经被压碎了。伊素君被烟雾熏得脑袋发麻,听着娘的话慢慢的往外面爬,会忽然她的指尖传来一阵剧痛,钻心的疼痛让她难以忍受。“娘……娘我爬不动了……”伊素君的手掌被人踩住,她抬头看见一张妖艳的脸,干涩的喉咙吐出两个字:“大姐?”“哈哈,我的好妹妹这会儿知道叫大姐了?勾搭楚王殿下

  • 《天地为狩》《天地为狩》

    原标题:《天地为狩》《天地为狩》书名:天地为狩第一章序(必读)公元2120年12月31日。地球在一颗来自银河系之外的巨大陨石所带来的一种全新生物的入侵之下,发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动乱。这种全新的生物在降临的那一刻,便展现出了它们可怕的繁衍能力,之后如发狂的野兽一般,开始了对人类展开了血腥的大屠杀……未知物种来势汹汹,残忍无道,经过一年的生死搏斗,人类不得不放弃属于自己的国家,形成了一个个大洲联盟,与之对抗,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拿出了封藏已久的核武器。但是,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那些肆意虐杀人类的

  • 《夜馆》《夜馆》

    原标题:《夜馆》《夜馆》小说名:夜馆第一章人头饭(1)看着书桌上放着的一只落满了灰的空碗,原本晶莹的玉料都被蒙上了一层尘色,上面镌刻着歪歪斜斜的几个字却尤其明显。随着年岁增长,记忆如潮般退却,变得越来越模糊,却在不经意间又清晰起来,只是这个变化于我,却是来得有些快了。那个我已经遗忘了好几年的身影,如今又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有时候会想,这世间的人是不是都是孤独的?赤条条来,又赤条条去,在我漫长的生命中,却曾经有那一个名字,让我忘了孤独,忘了深入骨髓的寒冷……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我刚刚二

  • 《独爱这茫茫夜色》《独爱这茫茫夜色》

    原标题:《独爱这茫茫夜色》《独爱这茫茫夜色》小说:独爱这茫茫夜色第一章简沫,我们有这么陌生吗?又是一年隆冬开始。傅城开始下第一场雪,纷纷扬扬,覆盖了整座城市。简沫从监狱里走出来,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大雪冻得她浑身发抖,瞬息间,一辆黑色世爵停到她面前,上面下来两个人,把她连拖带拽地搬上了车。“你们要干什么……”三年的监狱生活,逼得简沫失去了反抗的本能,只能睁着惊恐的眸子看着身边的黑衣人。“简、沫。”坐在最里面的男人突然出声,如同帝王一般高傲冷冽的声线,让简沫后背一紧,头皮发麻。不会的,绝对不会是

  • 《天戈》《天戈》

    原标题:《天戈》《天戈》小说书名:天戈第一章好戏清晨,吕青野刚醒过来,坐起身扫了一眼房间,问道:“雪停了吗?”贴身侍卫吕湛见他起身,拿着铜盆到火塘上的铁锅里舀热水,回答。“没呢,下了一天一夜,倒是越来越大了。”随后吕湛又幸灾乐祸地窃笑道:“大概老天爷也看不过这边的主儿穷兵黩武,给他点儿颜色瞧瞧。大雪封道,粮草可就运不过来了。”与吕澈一起伴着身为吕国世子的吕青野入越国为质十一年,吕湛习惯了在面对越国人时摆出一副淡定老成的嘴脸,但在私下里,也会流露出一些小情绪。只是随着年纪越大越会控制情绪,他已很少

  • 《逆女成凰,王爷的魅惑宠妃》《逆女成凰,王爷的魅惑宠妃》

    原标题:《逆女成凰,王爷的魅惑宠妃》《逆女成凰,王爷的魅惑宠妃》书名:逆女成凰,王爷的魅惑宠妃被杀青丝流云般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在肩上流泻而下,映着镜中那张精巧细致的脸,成岚轻轻捻起一张口脂放在唇边。樱桃小口微微一抿,淡红色的润泽便覆在了上面,成岚坐在桌边,宛如削葱根的指尖捧起一杯茶,放在鼻尖处嗅了嗅。清致淡雅的味道任谁都可以分辨出这是一杯上等的佳茗,成岚举起茶杯小酌了一口,清爽的口感立即滑过唇颊。只不过茶水刚刚下肚,成岚就感到眼前一片昏黑。原本以为只是久坐之后的眩晕,她刚想站起身到榻上休息一下,

  • 《诱爱成瘾:总裁的契约情人》《诱爱成瘾:总裁的契约情人》

    原标题:《诱爱成瘾:总裁的契约情人》《诱爱成瘾:总裁的契约情人》小说书名:诱爱成瘾:总裁的契约情人第1章她被囚禁了?身体像是被捶打了一样的疼痛。关晓晓从一片黑暗中清醒,眼罩外隐约透露出的一丝光亮让她知道现在是白天。她下意识的动了下胳膊,手腕处猛地一疼,传来“哗啦啦”的锁链声。她这是被捆住了?关晓晓的脑袋里瞬间闪过“诱拐少女”“杀人取肾”“变态杀人魔”之类的词语,身子颤抖了几下,像土拔鼠从洞口努力探头抻着脖子,喊叫声凄厉:“你是谁,为什么绑我,我可是良家妇女,你要敢对我做什么,我一定去报警让你做一

  • 《至尊盛宠:逆天九王妃》《至尊盛宠:逆天九王妃》

    原标题:《至尊盛宠:逆天九王妃》《至尊盛宠:逆天九王妃》书名:至尊盛宠:逆天九王妃第1章穿越阳光正好,微风轻拂。小巷中。一袭白衣的连晨款款而立,白皙娇嫩的面容令人目眩,仿佛天地间只有她一人一般,高雅如谪仙。对面数十名男子持剑而立,杀气磅礴,目标明显就是她。连晨猛地睁开眼。“给我杀!”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嚣张的声音,语气之中还夹杂着几分无赖般看好戏的音色。话音未落,劈头盖脸的长剑,便夹杂着破空的尖锐呼声,朝着连晨急急而去,不留一丝余地。连晨冷眸一凝,铺天盖地的怒火溢满胸腔,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想杀她?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