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都市言情小说《女神的贴身神医》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17 10:59:57 来源:网络 []

书名:女神的贴身神医

第一章要不,让我试试?

“李林,你知不知道病人是什么身份?天一集团的董事长!豪门洪家的家主洪邵明!咱们望城一手遮天的洪邵明!”

“就因为你弄错药的剂量,他现在生命垂危,整个望城都要翻了天了!”

望城仁济医院会议室,徐萌板着脸训斥着眼前的李林。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刚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她柳眉纤细均匀,性感小嘴唇粉嫩而微薄,琼鼻挺翘晶莹剔透,双眼皮下一双大大的眼珠子灵动而水润,再配上傲人的36D“凶器”,以及令人喷鼻血的翘臀蜂腰,美得惊心动魄!

徐萌真是气坏了,在立志救死扶伤行医济世的她眼里,弄错剂量不止是低级错误,简直是犯罪!

是的,李林只是一名实习医生,可她徐萌也是啊。

她怎么也想不通,同样是实习医生,自己只要一到医院,立刻会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而他李林呢,没有丝毫上进心,每天吊儿郎当到处晃悠,几乎把医院当公园了,每日到此一游……现在好了,事情大条了!

最让她窝火的是,这个混蛋抓错剂量的药方就是她开的!

本来洪邵明只是急性肾炎,在有“杏林医院”美誉的望城仁济医院,并不算难治,用宣肺利水的麻桂五皮饮,配麻黄6克,桂枝10克,陈皮10克,云苓皮30克,桑白皮15克,大腹皮15克,生姜皮6克。

这样一副麻桂五皮饮下去,一两个月就能痊愈。

可吃了这副药,洪邵明病情不仅没好转,反而越来越重。

原本能根治的急性肾炎,现在出现各种并发症,洪邵明随时可能器官衰竭而死,院长问责下来,李林说是他看错了麻黄的剂量……

人命大于天,实习医生的身份并非挡箭牌,更何况洪家在望城那么大的势力,洪邵明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整个仁济医院都要倒血霉,而她徐萌更是首当其冲!

或许是吊儿郎当惯了,又或许根本没将洪邵明那条老命当回事,面对着徐萌严厉的质问,李林只是毫不在意地撇撇嘴,很正经地补充了一句:“他还是你未来公公。”

“你!”

徐萌差点没被他气死,洪家未来媳妇这件事,她是非常排斥的,现在李林不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而拿她的忌讳气她!

“吵什么吵!”老院长怒气冲冲地敲着桌子,环顾整个会议室:“你们几个内科专家,研究出方案了没有?”

老院长叫徐国华,老而矍铄,长得有点像演员于承惠,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仙风道骨,在国内中医界,那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积威甚重,他这一发怒,所有人顿时情不自禁缩了脖子。都市言情小说《女神的贴身神医》在线免费阅读

“老院长,病人并发症导致心脏机能锐减,普通的治疗方案恐怕已经没什么用处……”

“别废话!说救治方案!”徐国华怒视着说话的专家,脸沉得几乎能拧出水。

那专家低下头:“这个,除非华佗在世……”

所有人都像这个专家一样低着头,面对徐国华的怒火喏喏不敢言语,只有角落里的罪魁祸首李林听到“华佗”两字时,嘴角扯起一丝怪异的笑。

“你们呢?”徐国华一个接一个看过去,可这些所谓的知名专家教授,这时候都鹌鹑似的恨不得把头缩进咯吱窝,哪个敢和愤怒的徐国华对视?

急性肾炎用错剂量导致并发症,基本上必死无疑,这种重大医疗事故,谁敢当接盘下?

“废物,饭桶!”徐国华暴跳如雷,吼道:“我告诉你们,病人这病要治不好,以后咱们医院杏林的美誉就等着被砸吧!”

“老院长,我倒觉得事情还没有严重到这个地步。”

专家医师里,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医生站起身,说道:“整件事是李林弄错药方剂量导致,是李林的过失,和咱医院医疗水平没关系。到时候洪家追责,也应该由李林来扛。”

年轻专家叫刘健,一身医术出类拔萃,又向来爱惜自己名声,李林这件事,他本来就觉得跟自己没多大关系,现在听说医院“杏林”美誉要受损,忙跳出来了!

要知道,“杏林”这两个字,那可是古时候中医的自称,他们这医院能够冠以“杏林”二字,整个湘南省中医界那都是独一份,说出去倍有面儿。

“大家觉得呢?”刘健转头看向会议室众人。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一个个原本跟鸵鸟似的专家教授都抬起头,慷慨陈词:“我也认为李林医生必须对此次医疗事故负全责!”

会议室里顿时热闹了,所有人都用谴责的目光望向李林。

身着普通医师长袍,留着小平头,看起来并不怎么英俊的李林老老实实站在角落里,自己也觉得很委屈。

其实他心中很清楚,洪邵明病情恶化不是他弄错了剂量,而是因为病人体质特殊,徐萌开的药方根本就不对!

徐萌毕竟只是实习医生,医术虽然有点,但显然还没有达到能检查出洪邵明特殊体质的地步,而恰恰洪邵明的体质,正好对那副常用药方过敏。

但徐萌也是李林一直暗恋着的女神,如果他不帮着把事扛下来,到时候徐萌面对的就不仅仅是开除医籍,彻底与她的梦想绝缘,恐怕洪家随后而来的报复,直接就会让她崩溃!

而他就无所谓了,像这会议室里漫天的责难,对经常被这些专家名医呼来喝去的他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啦!

“院长,我们不能这样!”吵吵嚷嚷中,徐萌的声音显得特别清脆,她倔强地看着徐国华:“这次医疗事故,从第三天起,所有人就都有参与,也都有责任,我们不能把责任让李林一个人承担!”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如果不是李林弄错剂量,病人早就痊愈,至于闹到如今的田地?”刘健立刻反驳,珍惜羽翼的他可不想一世英名被毁,还受无端的牵连。

“实在不行,我建议转院!”徐萌走到徐国华身前,诚恳地说:“院长,人命关天,还请您早做决断!”

“转院?倒也是个办法。”

“是啊,我们不能治,不一定别的专家也不能治啊。”

“老院长,我支持转院!”

会议室转眼又成了菜市场,一个个所谓的专家名医,听到徐萌说“转院”这两个字,就像是溺水的孩子抓着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鼓噪的厉害。说明haohaoyun.com

“都给我闭嘴!”徐国华忽然发出一声如雷怒吼:“转院转院,你们除了推卸责任,还会点什么?啊?”

“院长,都这个时候了,您再发火又有什么用?我们还是早点安排病人转院吧。”

徐萌离徐国华最近,几乎是一个人顶着徐国华如雷般的咆哮,心里虽然委屈,却也还是强忍了酸楚,再次建议转院。

“能转院还用得着到现在?”徐国华依然怒气难平,说道:“病人不是普通人,他现在这个情况,整个湘南省谁不知道?哪个医院敢接?”

“病人病情严重,有能力接诊的医院更应该救人啊,这是基本的医德。”徐萌脸上流露出不甘和无奈。

“医德?我也想找他们聊聊医德两个字怎么写!”徐国华叹了口气,整个人好像一下又老了十岁:“想想该怎么善后吧。”

听了徐国华这句话,所有医生都沉默了,善后,如何善后?洪邵明真出了事,没有人敢想象,疯狂的洪家会怎么报复。

沉默片刻后,徐萌眼角含泪,哽咽着说:“这次我也有责任,洪子胜不是想娶我么?我嫁给他,条件是他不为难我们医院。推荐haohaoyun.com

徐萌的话让会议室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墙上时钟秒针滴答滴答地跳着,好像一声声催命的鼓点,敲打在众人心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

“哎,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咱们堂堂仁济医院若是干出这种事,杏林美誉不砸也得砸了。”就在这时,李林突然不正经地冒出一句:“要不,让我试试?”

噗呲……一阵不和谐的嗤笑声响起,同时无数白眼飞向李林:“就你?”

第二章赏你个大嘴巴子

“徐国华国手之名传扬天下,他老人家都束手无策,你算哪根葱?”刘健鄙夷地撇着李林,嘴角翘起浓浓的不屑:“不是你这祸害弄错了剂量,医院会有事?你现在还有脸说试试?”

面对着刘健指责,李林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道:“反正你们也没办法,洪邵明现在撑不了多久,我试试又能怎么样?真出了事情,责任我背了就是。”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刘健听他这样说,心下一松,赶紧转头看向徐国华,“既然李林自愿承担责任,那我们让他试试也无妨。”

“对对对,他愿意担责就让他试!”

这些专家名医听说李林自愿担责,哪还不一个个甩包袱?这会儿可没谁理会,现在的他还只是一个实习医生。好好孕

“我不同意!”眼见医院要达成共识,徐萌急了,心中暗恼李林犯傻背黑锅的同时,又替他不平。

“李林只是实习医生,医术尚浅,我不同意让他乱来!”徐萌说道,焦急地给李林打眼色,示意他赶紧收回自己的话。

“果然不愧是我看上的女神,人漂亮身材好,心又善良,啧啧,极品啊!”

李林心里这样想着,不过他肯定不敢说出来,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径自走到徐国华面前,认真说道:“我觉得我有把握。”

“你?”

徐国华愣了愣,眼前的年轻人表面上吊儿郎当,一双眼睛却幽黑深邃,透出一股仿若看透世情的沧桑。

或许他真有把握也说不定?

鬼使神差地,徐国华忍不住问:“几成把握?用什么药?”

“十成,如果洪邵明身体能撑得住的话。”李林说道。

只是他说这话的时候,肩膀半拉半吊,依然是吊儿郎当模样,好像根本就没想过,现在病人已经气息奄奄,万一撑不住挂了……

“十成?哈哈!好大的口气!”

一下子,除了徐萌,几乎所有人都发出看不屑和鄙视的冷笑,就连刚刚因为他眼睛而浮起希望的老院长徐国华,这时候也表现出了浓浓的怀疑。

行医治病,病情轻重、病患体质、承受能力、行针用药等等,稍有差池,结果都可能千差万别,哪有医生敢说十成十的?

眼下这种情况,连医术精湛的老院长徐国华都束手无策,李林算什么?一个实习医生而已,就敢大言不惭说十成十?

只有徐萌,这时候却忽然觉得李林吊儿郎当之外,身上还有股特殊的气质,也就是这股气质,让她强忍着崩溃的内心,问了一句“你准备用什么药?”

她实在不甘心就这样嫁入洪家,可要是洪邵明死了,洪子胜那纨绔肯定会借此要挟,逼她就范!

“也就一两巴豆粉吧。”

巴豆粉,还一两……

巴豆是强烈泻药,十克巴豆粉吃下去,正常人都得拉到虚脱,李林直接开了一两……

刚刚还怀有一丝希望的徐萌眼前一黑,踉踉跄跄就要倒下,一双手臂恰好扶住了她双肩。

扶住她的正是她眼中不靠谱不着调的李林。

“放开我!”徐萌的声音很冷,空洞洞的冷。

可李林不仅没放,反而双手稍稍一拢,一下把她拉进怀里,很认真说道:“你要相信我。”

李林双臂抱得很用力,徐萌被他抱得全身都贴了上去。

他,他怎么敢这样?

徐萌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当着这么多人面,李林竟敢这么蛮横地抱了自己!

感受着胸前的压迫,以及李林身上传来的强烈男子气息,徐萌的脸“腾”一下红了,挣扎着想要逃离。

可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大门却突然砰一声被砸开,两人抬头一看,正好与迎头冲进的年轻人对上眼!

年轻人看到抱在一起的李林和徐萌,眼珠子登时就红了。

“吗了个逼的!你给老子放开!”

一声怒吼,年轻人几步冲到李林面前,先是用力把徐萌拽离李林,接着一扬手,一大耳刮子就狠狠朝李林脸上扇了过去!

“这家伙有毛病吧?”李林皱眉嘀咕了一句,快速抬手捏住年轻人手腕,反手一甩,就将他给甩到一边。

“你吗的,还敢还手?老子……”

“洪子胜!你住手!”

年轻人被李林甩到一边,正想再次冲上,脸上还带着羞红的徐萌却忽然站了出来,厉声呵斥道:“这里是医院,你敢乱来!”

可叫洪子胜的年轻人却根本不买她的账,不屑哼了一声,瞪着徐萌怒道:“医院?狗屁医院!区区个急性肾炎你们都能闹出人命,还有脸叫医院?给我起开!”一把就将她推到一边。

“你这人怎么回事?”李林怒斥了一句,快走几步,将徐萌轻轻揽住,揉着她被重重推到的肩膀,轻声问:“没事吧?”

徐萌摇了摇头:“没事,谢谢你。”眼眶却微微红了。

看到这一幕的洪子胜眼珠子都红了,咆哮着冲了上去:“你他吗的放开老子的未婚妻!”

“未婚妻?你就是洪子胜?”

李林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敢情这暴跳如雷一见自己就要动手的家伙,竟然就是病床上洪邵明的儿子,徐萌的未婚夫!

骤然被人袭击,又知道对方是徐萌很反感的未婚夫,李林心里顿时也是一阵不爽,脸色骤冷,沉声叱道:“滚!”

“你吗的,较劲是吧?还敢叫我滚,打!”

洪子胜暴怒,一声令下,身后七八个人一下就涌了上来,将李林团团围住,一个个神色冷肃,显然都是些干惯了黑活的人物!

“住手!”

徐萌忽然挡在李林身前,双眼通红地看着洪子胜,说道:“开药方的人是我,你想干什么,都冲我来,不要牵连医院。”

话音落下,徐萌心中更是凄然,她很了解洪子胜,这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如今洪邵明生死未卜,自己不站出来,事情根本无法妥协。

果然,洪子胜一听她这话就笑了,拍着手说道:“很好,你很识时务,知道我要什么。”说完便想将徐萌扯入怀中。

可斜刺里忽然冒出一只手,比他更快,抓着徐萌的手臂轻轻一带,就将徐萌带到了一边。

洪子胜拉了个空,抬眼就看到李林,心头怒火一下就爆了!

“我艹你妈!”

一声大骂,这次不用他再下令,身后数人瞬间冲上来,拳脚凶猛直扑李林。

然而,李林显然也不是一般人可比,身体一扭,就从包围圈扭出,转身连续三脚连踢,不仅挨踢的家伙倒摔了出去,还连带着撞倒了后面的人!

洪子胜吃了一惊,这才发现李林原来是个硬点子,赶紧招呼着人再上,自己却连连后退。

可不等他那帮手下冲上,李林已是不退反进,猛地向前两步,反手捏住一人手臂关节处,轻轻一扭,咔嚓一声,那人惨叫之时,手臂已是软趴趴吊了!

李林丝毫没有顾忌,接连出手,瞬息之间,洪子胜的人要么是胳膊被卸,要么捂着肚子干脆站不起来,眨眼就只剩下他一个!

“你……”洪子胜吓得脸都白了!

尼玛,三拳两脚一个人干翻七八个,这是什么怪胎?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李林已是背着手慢悠悠走到了他面前,扬手就赏了他一记大嘴巴子。

“啪!”

耳光响亮,洪子明懵了!会议室里所有人,也都懵了!

第三章喂你爸吃屎!

“不好意思哈,医院这时候蚊子多,那个谁谁谁,赶紧来把这垃圾扫一下!”李林拍拍手,看都没再看洪子胜一眼,自顾自离开会议室,走去了药房方向。

这就走了?

所有人都懵在当场,

一个实习小医生,竟然抽了洪家大少洪子胜大嘴巴子?抽完还调侃说有蚊子?骂人家垃圾?

徐萌也是目瞪口呆,看看连走路都没个正型的李林,再看看半边脸红肿的洪子胜,错愕之后,忽然噗呲一下,笑得花枝乱颤。

“我,我竟然被人扇了大嘴巴子?”洪子胜不敢置信摸脸,火辣辣痛,没错,是被人扇了。

堂堂洪家大少爷竟然被一个小医生扇了耳光?洪子胜心中涌起巨大的羞辱感,四周看看没见到李林人,顿时一腔怒火都发泄到了手下身上,怒道:“还哼哼什么?一群废物,都给老子起来!”

洪子胜带着滔天怒火,将手下一个个踹起身,转头看向医院众人,冷哼道:“你们很好,治死了我老爸,还打我耳光,好得很!市里领导和公司董事都在病房,我会让他们也看看,你们仁济医院,到底配不配杏林这两个字!”

说完,洪子胜也不再找李林,带着人气呼呼就去了重症特护病房。

“不,你不能……”徐萌脸色刷一下白了,急切间想要阻拦,可她一个弱质女流,又哪能拦住一群五大三粗的大汉?最后只能和徐院长一起,焦急地追了上去。

特护病房距离会议室并不是很远,一群人前赶后追,很快就到了,洪子胜推开门,果然,市领导和天一公司的各个董事也都在场。

洪子胜肿着脸说了些什么,里面的领导顿时都变了脸色,一个个目光不善地看着赶来的徐萌等人。

“洪子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们有话好好说不行吗?”徐萌眼里擎着泪水,委屈而又带着几分恳求的意味。

“现在知道好好说话了?我告诉你,晚了!”洪子胜恶狠狠地瞪着徐萌,说道:“除非你们现在就把我爸抢救回来,不然,这事绝对没完!”

“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徐萌近乎嘶吼着说出这句话,清泪淌下两颊。

“你答应了?”洪子胜一愣,继而脸上涌出狂喜,哈哈笑道:“好!只要你答应嫁给我,不管结果如何,你以后都是洪家家主夫人!”

“你这家主也想得太早了吧,你家老爷子可还没死呢。”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带着浓浓调侃之意的声音从病房外传了进来,众人抬头看去,只见李林手里拿着一个托盘,而托盘上面,竟然是一坨黄色的层叠成圆锥状的……

那不会是一坨屎吧?

虽然还没闻到屎的恶臭,但看到进来的李林鼻孔里塞着两团棉花……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捂住了嘴巴鼻子。

“又是你这王八蛋!你想干什么?”洪子胜捂着嘴鼻惊惧后退。

“我一个医生,你说我能干什么?”李林毫不在意地撇了他一眼,慢悠悠走到病床前。

看那架势,竟然是要将屎喂给洪邵明?

“王八蛋!你敢把那东西喂给我爸,我……”洪子胜怒了,想冲上去,又畏惧李林出手伤人的狠厉,只冲了两步,硬生生又停了下来。

“要不你吃?你吃了说不定你老爸好得更快。”李林笑嘻嘻把托盘往前一送,吓得洪子胜当场就退了两步,恰好回到原位。

“有点过分了吧?”人群里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皱眉说道,看向徐院长。

“药医不死病,只要能救人,仁济医院从不忌讳用药!”徐院长也放开了,回答得很是硬气。

反正洪邵明眼看就要没气,交给李林,死马当活马医也好,医死了是命,医活了是幸!

两人说话间的功夫,那边李林已经将托盘里的“屎”全给洪邵明喂了下去,盘子一丢,就在洪邵明心脏位置狠狠锤了一下。

砰!

随着一声沉闷响声,病床边的心电图忽然像打了鸡血似的,狂暴了!

“滴滴滴滴!”

心电图急速跳动,显示病人心脏正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狂跳,一分钟时间,竟然跳了三百多下!

“滴!”

正在众人目瞪口呆的当口,心电机忽然发出拉长的滴声,上面心电图一震,完全成了一条直线!

死了?

确实是死了,心跳都没了,不是死了还能怎么?

“哈哈哈哈!”洪子胜指着心电图,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也不知道太高兴,还是掺杂了那么一丝丝悲伤。

徐萌也在流泪,心电图成直线的一瞬间,她的眼泪便止不住地往外淌,比上一次更加凶猛,湿了衣襟。

“你们治死了我爸,哈哈哈哈,你们治死了我爸!”

洪子胜疯了似的喊着笑着,整个病房里,除了他疯狂的大喊大笑,就只剩下心电图拉长的滴声。

就在这个时候,李林忽然起身,慢慢走到洪子胜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

“逆子!”

一巴掌直接将疯狂的洪子胜抽倒在地面,李林理都没理,直接走到徐萌面前,温柔抱住,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滴。

徐萌知道李林又抱住了自己,也感受到了他温热的嘴唇,她没有反抗,而是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你……”洪子胜正待说几句狠话,心电图突然又见鬼似的狂跳起来,比上一次更加狂暴!

就像李林戏弄洪子胜一般,心电图这时候好像也开启了戏弄模式,狂暴的时候剧烈的滴滴声吓人,可平静的时候,又直接成了一条直线,拉长的滴声更吓人!

狂暴、直线、狂暴、直线……

众人随着心电图的诡异跳动,一会紧张得心脏都好像要蹦出胸腔,一会又屏气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就连徐萌,这会儿也倚在李林怀里,随着心电图的诡异跳动跌宕起伏,紧张中已不知不觉将李林手臂死死抱在了丰满的胸口。

好软,好滑,好大……李林陶醉了,半眯着眼睛享受着,巴不得心电图永远像这样诡异下去。

可惜啊,天不遂人愿,心电图再一次狂暴之后,没有直接变成一条直线,而是慢慢恢复到了正常人水平,紧接着,病床上传来一阵古怪的哗啦啦响,一股恶臭瞬间充满整个病房。

失禁内泄,这不是巴豆的药效吗?难道……

知道内情的医师们惊喜的表情中又带着些古怪,一个个斜眼看向李林,觉得这家伙真是蔫吧坏,明明是巴豆粉糊糊,他非得弄成一坨屎的样子……

嗯,以后宁可得罪阎王,莫要去惹李林啊!

病床上,洪邵明眼皮一阵抖动,慢慢睁了开来。

第四章错的不是李林?

洪邵明醒了。

他昏迷的时候迫不及待要睁开眼睛,睁开眼睛之后,迫不及待想要昏迷。

老天爷好像要玩儿他似的,让他一睁眼,就看到未来的儿媳跟陌生人抱在一起,而儿子脸肿成猪头缩在一边打酱油。

再一看,市领导和公司高层都在,多少也让他找回点安慰,毕竟来了这么多人,多有面儿?

可他们怎么都死捂着口鼻?还一脸怪相地看着自己?

想到这里的时候,洪邵明觉得屁股底下有种异常的热,那种感觉像极了小时候拉屎拉裤裆又不小心坐了……他忽然面色大变!

是的,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真又拉裤裆里了,而且量比任何一次都大,膝盖都暖了!

洪邵明瞬间变成了黑包公。

看到洪子胜还肿着脸一动不动,他瞬间又怒了,对儿子吼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扶老子去清理一下!”

“别乱动哈,现在碰水,以后有个什么后遗症缠身的,我可不负责。”洪子胜飞快过去正要扶起洪邵明,一边站着的李林忽然说道。

“你是哪个?”洪邵明瞪着李林,目光冷冽,颇为不善。

“我不是哪个,小医生一个,碰巧刚刚救活了你,嗯,算是你救命大恩人吧。”李林打了个悠长的呵欠,慵懒说道。

洪邵明顿时脸色一僵,转头看向最有权威的徐国华。

徐国华略一犹豫,要是别的病人,他肯定会亲自在看一遍,征询下李林的意见再给答复,但想到洪子胜之前的嚣张跋扈,哪还有那个心思。

“不用看我,这里只有李医生最有发言权!他的建议,你最好还是接受!”他说完转身就走。

洪邵明面色立沉。

不过徐国华也没有给洪邵明发飙的机会,走的时候招呼了几句,找来几个护士帮忙清理污秽。

徐国华一走,剩下些个专家名医也不敢继续待在病房,陆陆续续都走了,徐萌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触电似的放开李林手臂,又急匆匆挣脱他的怀抱,脸红红的就跑。

“跑什么啊,迟早得是我的人。”李林跟在在后面嘀咕着,前面徐萌脸上更热,小跑变成急冲,转过拐角进了医务室,又死死关了门,这才轻松了口气,捂着燥热的脸庞羞涩难当。

“这个坏坯子,一天就欺负我三回!”徐萌咬牙想着,下意识忽视了自己主动抱李林手臂寻安慰这事。

反正都是李林的错就对了!

门把手忽然转动,徐萌只觉得背后门一股推力压来,匆忙转身一看,发现进来的正好是李林。

“大白天的关门干什么,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在里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你说我又不在里面,到时候多冤枉?”李林笑嘻嘻挤进医务室。

“那你关门干嘛?”徐萌没好气瞪他。

“证明我也在里面!”李林说得义正言辞,好像真与徐萌有一腿似的。

徐萌气得抓起桌上的医书砸他,怒道:“赶紧开门!”

“开门干什么?你不觉得现在这种气氛,这种情况,恰好适合尝试某些美妙的事情吗?比如重温一下我们的吻什么的?”李林笑嘻嘻说着,不仅没有开门,反而锁扣一扭,反锁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徐萌咬牙了,也略微有些慌。

李林吊儿郎当惯了,现在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如果他……

徐萌不敢想下去了,只警惕向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的同时,双手紧紧护住自己宏伟的胸部。

“防贼呢你?”李林无语说道。

哎,看来两抱一亲还无法让这丫头解锁啊,嗯,以后要更多拥抱更多热吻才行!

随手找了个凳子坐下,李林拿了纸笔,在上面写写划划,很快丢给徐萌一张药方。

“洪邵明体质有点特殊,以后麻桂五皮饮是不能开的,你按纸上第一个方子给他抓药,先用三天,三天之后,再用第二个方子,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他说道。

“体质特殊?”徐萌心头一跳,仔细想想,好像自己在开药方之前,确实是因为顾忌与洪邵明的特殊关系,没有详细核查。

要真是这样,那岂不就是说,洪邵明病情突变,并不是李林弄错了药方剂量,而根本就是自己开错了药方?

可李林,他又为什么帮自己背黑锅?

“你确定?”徐萌死死盯了李林,想从他嘴里听到否定的答案。

然而事实却给了她当头一棍。

“你也看到了。”李林摊手说道:“巴豆粉清淤顺泄,已经将洪邵明体内沉积的毒素大致排尽,但还是又些微药毒未清,第一个方子我用甘草,彻底清理余毒。这第二个方子,才是真正能治疗洪邵明急性肾炎的。”

徐萌将信将疑地拿着药方仔细分析了一遍,发现无论是用药,还是药量配比,都极其精确合理。

如果单拿这张药方,说李林有数十年的积累老中医都不为过。

可李林明明才二十来岁,实习期间也吊儿郎当惯了……要不是亲眼看到李林救活了众人束手无策的洪邵明,现在又亲眼看着他写了药方,徐萌真不敢相信,他竟然有着如此高明的医术!

“你到底是什么人?”徐萌看着李林,心情一下变得非常复杂。

“哎,真是让人伤心啊,搂都搂了亲也亲了,同事大半年,你竟然还不知道我名字,悲的那个催啊!”李林长吁短叹说道。

吧嗒,徐萌握断了手上的笔。

“发飙吧发飙吧,反正不管身心哥都还没到手,哥是不可能告诉你,哥脑子里有神医华佗全部记忆的!”

李林心里想着,好像没看到徐萌的愤怒似的。

神医华佗的隔世记忆来历神秘,是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别说徐萌,就是他亲爹妈,他都没敢往外哔哔半个字。

真要泄露出点风声,恐怕他别说做什么实习医师,不被抓走切片就祖坟冒烟了!

嗯,低调才是王道,闷声发大财是哥的原则,至于嚣张高调的家伙,外号死得快!

女神的贴身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女神的贴身神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