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涅槃重生之天之妖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18 17:55:50 来源:网络 []

小说:涅槃重生之天之妖女

第1章 重生的选择
  这种阴冷的感觉好熟悉,仿佛像是又回到了中秦的冷宫一样。好好孕   彻骨的寒气让洛云陌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破旧的宫殿,那残破的窗棂外还能看到夜空中璀璨的繁星,地狱里也有星星吗?而且这个地狱会和她的冷宫一模一样。   洛云陌双手用力地攥起,几乎又是反射一般的寻找她的明姝,却发现偌大冷清的宫殿只有她一个人。   “明姝!”   洛云陌猛地站了起来,大声的呼唤着自己女儿的名字,却在下一秒被惊呆。   她记得之前——   她因是天狗食日之日出生,自幼便被父皇打入冷宫之中,没想到嫁入敌国西羌后,更是不受待见,更是因此与女儿明姝被关入地牢,被异母妹妹莲蓉拔去舌头,被夫君劳予绰以妖孽之名烧死。   可是,现在她竟然可以说话!   洛云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同时她也发现自己的身材矮小了许多,再看身上的衣服也只是十多岁孩童的衣服。   手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竟然还在。   这到底是梦境还是地狱,她慌乱着,发现倚着院墙长的那棵老槐树都与在中秦冷宫时候的一模一样,莫名地,她感觉到恐怖起来,飞快的便往外面奔跑,她要找到她的女儿明姝。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想也没想便跑到树边,她以前没出过冷宫,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从院墙跳下,她就沿着小路绕到了宫殿后面。   这后面有一处假山,她刚绕过去就听到了有人低语的声音,躲到石头后面伸出头瞅着,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将怀里一个昏迷的少年用力地扔入池塘中。   扑通一声,激起了层层水花。   “啊……”她意外地呼出了声音。   那个男人已经发现了她,凶神恶煞地向她走来,洛云陌感觉到假山上有个黑影也跳下来,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掐住了她的脖子。   “呃……”她挣扎着,想抠开他的手。   “原来是长公主,你怎么从冷宫里跑出来了。版权haohaoyun.com”   听他的声音,洛云陌认出了他,这是中秦国的国师丙禹,她8岁时母妃病逝,他和皇后一起到过冷宫,此时正是父皇最亲信的人。   “国师,她看到了我们杀五皇子,杀了她吧。”那个年轻一点的男子,脸上冷酷而绝情。   原来刚才被他扔进水塘的人就是五皇子。   她立刻就想了起来,13岁时,五皇子洛恒意外失足溺水而亡。原来她重生回到了13岁,而且还意外地看到了真正的凶手,居然是国师的人。   看来就算她刚刚重生,也马上要面临死亡。推荐haohaoyun.com   不,她终于能重生过来,她不想死,她要替她的明姝报仇,不能让劳予绰和洛莲蓉这两个贱人好过。   “求你,别杀我。”她被掐着脖子,用一点点声音祈求着,她要活下去!   “你看到了,我不能留活口。”丙禹阴狠地说着,手指上的力道越来越重,不留一点情面。   洛云陌挣扎着,眼前浮现出了劳予绰的脸,眼中不由得凝聚起不甘与恨意。   丙禹看到她的眼神,忽地松开了手。洛云陌猛地靠到假山上,大口大口呼着气,那男子不解地问:“国师,为什么不杀她?”   “她的眼中有恨,我喜欢这种恨,长公主,你在恨谁?”丙禹轻声问着她。版权haohaoyun.com   洛云陌惊惧地看着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我不想死!”   “好,我给你个机会,你可以不死,我教你习武,你为我做事,也让你强大起来,让你有足够的能力去杀掉你的仇人。”   教她习武,洛云陌眼中露出希翼,前世的她太过于软弱,才会如此任劳予绰和洛莲蓉揉nīe,今世想找他报仇,她必须要让自己有足够能和他们抗衡的条件。   更何况眼下此时攸关身家性命,“好!我答应你!”   “长公主好胆识,那我先送你个见面礼吧。”说着他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袖袍里取出一颗药丸便塞到她的嘴里,一点穴位让她咽了下去。   寒凉入心的涩意,洛云陌惊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月毒。”
第2章 中秋家宴
  崇德十七年。   皇五子洛恒因酒醉失足,溺死于荷花塘,四年内连失两子的宁妃终受其害而变疯,幽禁于含章殿。原文haohaoyun.com   同年中秋节的合欢家宴上,又少了一个位高权重的妃子,却多了一位久居冷宫的公主,洛云陌。   她答应为丙禹做事,却没想到丙禹是和公孙皇后串通一气,狼狈为奸,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以长为尊的宗室里,她本应是至高无上的皇长公主,却接受着丙禹的秘密特训,只为成为一个杀手。   而公孙皇后为了拉拢她,特请命皇上,允许她参加今年的合欢家宴。   前世的洛云陌,自幼便被打入冷宫,对这中秦皇宫的印象唯独只是冷宫那方寸天地与出嫁时的回眸一望。   而这一世,没想到,她竟然坐到了宣庆殿之中,那金碧辉煌的颜色让她有些睁不开眼,锦衣华服,燕语莺声,红妆香罗。   这还是洛云陌第一次这样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但是中秦帝显然对这从出生就未曾见过的女儿有多少眷恋,有的也只是深深的厌恶——只因她的出生日子。   洛云陌勾了勾唇角,可她偏还不信这个邪了,自信的抬起脑袋来,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穿着粉红色缎地绣花百蝶裙的小女孩,正好奇地打量着她。   洛云陌的手不由得颤抖了起来,洛莲蓉,这个贱人,终于看到她了。   前世她勾引劳予绰,与之狼狈为奸,害死她不要紧,却害死她女儿明姝,想到那大火中,张着血肉模糊的小嘴的女儿,洛云陌痛的几乎要窒息,恨不得现在冲上就杀了洛莲蓉。   都没对洛云陌那愤怒的眼神,对面的洛莲蓉心底一慌,向自己身边的母妃贤贵嫔身上靠了靠,那娇弱的样子正如当年她在西羌宫中病愈后,靠在劳予绰的怀中一样。   贤贵嫔察觉到女儿的不适,向对面看去,那个从冷宫出来的丫头,鼻子和嘴倒是与喜妃娘娘相像,不过眉目之间却有着一股清冷之美,尤其是左眉梢上的红痣,更显得冷艳之色。   贤贵嫔有些恼怒,想着洛云陌反正不受中秦帝洛印的待见,便也大胆的开口,“你这冷宫里来的,瞪我们家莲蓉做什么?”   一听此话,旁边的祥妃立刻嘲笑道:“在冷宫里待了十多年,第一次出来,当然看什么都新鲜,哎约,你今天把三公主打扮的也太花哨了吧,这是家宴,又不是选驸马。”   她这么一说,惹向周围几个妃嫔都偷偷地掩嘴笑了起来,贵贤嫔位份比祥妃低,不能反驳什么,气得瞪向洛云陌道:“皇后真是心善,把这个晦气的人叫来干嘛。”   洛云陌低头不语,这一世,她一定从冷宫出来,成为这皇宫里堂堂正正的长公主,所有前世欺侮过她的人,必定会付出该有的代价!   正想着,旁边一桌传来清丽的声音:“怎么说云陌也是皇长女,在中秦以长为贵,即使幽居冷宫,可论位分也在你们这些庶妃之上,难道你们不记得吗?”   洛云陌看向说话的女人,她穿着蜜合色簇锦团花芍药纹锦长裙,容貌婉约秀丽,正是温妃娘娘苏氏,而身边坐着一个七岁左右,如瓷玉娃娃一样白净可爱的男孩,他虽可爱却双眼有些呆滞。   那几个嫔妃噤声,毕竟位份小,这温妃的哥哥又是当今仅在丞相之下的御史吏苏茂,她们并不敢造次,不过也都心生不满。   “七弟流口水了!”洛莲蓉突然嘲笑了起来。   祥妃斜瞥了温妃一眼说:“妹妹,七皇子怎么倒越发的傻气了。”   对面的几位妃嫔相视一笑,看向温妃的眼神有些幸灾乐祸。   “父皇……”一声哭声尖利地响了起来,接着一个少年凄声地跑了进来,后面还连滚带爬的跟着几名太监。
第3章 初见墨玄城
  “绍儿,怎么了?”皇后惊讶地站起来,向前几步跑下台阶迎上自己的小儿子,四皇子洛绍满脸是泪,左脸已经苍肿起来,很明显的几个手指印。   “天啊,谁敢打你!”皇后惊呼着,下面的众妃嫔们都收声看过来,在猜想着谁有这熊心豹子胆打皇后的小儿子。   洛印也走了过来,扳过洛绍的肩,看到他脸上的伤,不由大怒道:“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打朕的儿子。”   “皇上,请给臣妾做主啊。”公孙皇后马上嘤嘤哭泣地跪下来。   “绍儿,是谁打了你?”洛印问着洛绍。   洛绍捂着脸哭道:“儿臣奉父皇之命去请仙度质子来赴中秋家宴,谁想他不肯与儿臣前来,我便伸去手拉,哪想他却扇了儿臣一耳光。”   一个属国的质子竟然敢打高贵的皇子,真是无法无天,洛印怨火中烧,喊道:“来人,把仙度质子给朕带上来。”   被皇后搂在怀中的洛绍,脸上浮起一丝阴险,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却恰巧被坐在下面的洛云陌看到,洛云陌心底一惊,这时的洛绍应该只有15岁的年纪,可是15岁的少年脸上,会有如此阴狠的表情。   墨玄城,便是那个仙度质子。   一阵铠甲的声音,侍卫押着一名素服的男孩走来,可他的脸却是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却长了一张极美的容颜,肤色雪白所以衬得发丝乌黑,一双美目如月夜寒江,波光流丽含着泪花,睫如蝴蝶,鼻挺唇秀,若不是一身男孩子装束,会让人误会为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绝世美人。   除了云陌,其他人都是见过这个孩子的,仙度使墨归麟的独子,墨玄城。   墨玄城被押到了洛云陌前面的位置,云陌正好可以让她看到他的侧脸,带着无尽委屈。   “你为何要打绍儿?”洛印的脸色极其难看。   “他……摸我。”墨玄城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瓣,最终犹豫着说出了难以起齿的两个字。   “混帐,绍儿只是示好拉你,男儿之间有何不可,你竟然敢打他!”洛印盛怒。   “明明是他欺负我。”墨玄城突然抬起头,好看的大眼睛团着泪水,竟让洛印一怔。   “胡扯,绍儿平时性格只是豪爽,哪会做出不耻之事,倒是你小小年纪,满口胡言,生扰事端。”公孙皇后大声斥责着,洛绍在母亲的怀里继续哭着,但不见眼泪多少。   洛云陌看到站在她桌前的质子笑了,那种笑容仿佛可以轻易的勾走人的三魂六魄,妖惑着众生,只听他轻声问:“好,就算我打了他,那又怎样?要杀了我吗?”   “杀你还有损皇室之威,念你父亲为人忠顺,朕不与你轻狂小儿一般见识,只给你微施小刑,以示警介,来人,指刑伺候。”洛印冷酷地说着,妃嫔中小小的惊呼,对一个孩子行以指刑,未免太小题大做了。   总管符安轻蔑地看着墨玄城,一挥手,几名太监走上前按住墨玄城,其中一个人拉出他左手的小指放在一个太监托着的板子上。   “啊……”一声孩童的惨叫声中回荡在宣庆殿中,洛云陌清冷的眸上溅上了一层朦胧的血色,眨眼间,血色漫进了她的眼中,从重生的这一年起,生命中开始融入了一个叫墨玄城的男子。   那时的洛云陌没有想到,就是眼前这个日后倾世芳华的男子,竟差点葬送了她的重生。
第4章 忍辱负重
  中秋家宴并没有因为这血腥的一幕而减少半分喜庆的氛围。   仙度与渤牢向来只是中秦的属国,送世子进都城做质子也是长久以来的传统,只要不死,受伤还是残了,压根没有人管,哪怕是仙度使知道,又有何用,本任的仙度使墨归麟是出了名的窝囊废。   云陌回到冷宫时,在冷清的偏殿里也多了一个人,就是因为掌掴了四皇子,而被罚到冷宫静思悔过的墨玄城。   墨玄城长她两岁,今年应该15岁,按照中秦律列,仙度与渤劳的质子在满15岁时才能离开中秦皇宫回到番地,墨玄城还有月余就要回去,没想到居然遭受此刧。   在前世,她记得墨玄城起兵征讨中秦时,历数九大罪状,其中断指杀父更是不共戴天。   那时听说墨玄城容貌艳绝天下,更是熟读兵法,骁勇善战,是被世人传颂的奇人。   推开沉重的宫门,年代久远的木轴发出涩涩的声音。   在偏殿之中,墨玄城躺在冰凉的地面上,左手传来的疼痛让他蜷紧了身体,他不敢睁眼,也是没有力气去睁开眼看自己丢了一节指头的地方,很痛,哪里都痛。   墨玄城似乎是想要让自己蜷缩成一小团,却忽然感觉到左手被抬了起来,伤口的地方有了一些清凉,一双柔软的小手正小心翼翼的用布缠起他的手掌。   他努力的睁开眼睛,一盏豆大的烛光在这座漆黑的空殿里,笼着她与他。面前跪着的女孩子应该比他还要小吧,可是低首缠布的眉目却像是个大人般。   “你……是谁?”墨玄城发出来的声音是颤抖的。   “我叫云陌,是住在冷宫的长公主。”她轻声回答着,墨玄城怔怔地注视着他,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小的女孩,眼神为什么那样冷漠薄凉。   “你为什么要来看我?”   “你的手指已没了,难道你还想让这只手废掉吗?”她跪在地上,把他左手小指的断处细细地包扎起来。   墨玄城知道他的左指将永远的失去,美丽的大眼睛默默地流下了眼泪,一个男孩哭起来,竟然也可以妖孽的蛊惑人心。   不由得,她脑海中闪过女儿的眼泪,心中酸楚至极,她的明姝究竟到了哪里,会是重生还是陷入轮回之苦。   脸上的泪水被她轻轻地拭去,“不要哭,想要活下去报仇,就不要有眼泪,它除了会花光你的力气之外,没有一点的好处,更不会有人因为你的眼泪心软而放过你。”   墨玄城止住泪水,定定地看着这个样貌清冷的女孩,似乎是一时半会难以消化她的话。   洛云陌却是丝毫都不在意,环视了一圈这空旷的宫殿,“你放心的在这里住下,比起外面,这个比冷宫还冷的地方,对你来说是最安全的。”   他顺从地点点头,脑海中想到洛绍狰狞的面孔,将他压在身下时无耻的行为,如果不是他自幼习武,狠狠地揍了洛绍,估计后果不堪设想,现在想起来他还心有余悸,只要能躲开就好。   任由洛云陌扶他躺在冷冰冰的床榻上,并替他盖上一床被子,他的眼神一直在追随着她,都说冷宫里关着中秦皇室的妖孽,难道说的就是她吗?   “你就是他们说的妖孽吗?”毕竟还是个孩子,止不住心底的好奇心。   妖孽……这二字更是触动了洛云陌心底疼痛的弦,前世她便是被当成妖孽而受火刑,脸色越发的冰冷,嘴角却是噙起了一丝的冷笑,“如果我是妖孽,你会怎么样?”   “你才不是妖孽,你是仙女,救我的仙女。”墨玄城如天籁般的声音在冰冷里回荡,看着她,淡淡地笑了起来。   三个月后,仙度质子墨玄城离京,回到属国仙度
第5章 血祭凤凰山
  三年后,崇德二十年。   在凤凰山蜿蜒的山路上,八名身穿灰色盔甲的武将正保护着一辆马车,趁着朦胧月色匆忙赶路。   马车的车头插着一面金色缎面的旗帜,迎风招展的旗面绣着两个红字的大字‘金关’。   在挡着厚实车帘的车厢里,一颗鸽蛋大小的夜明珠悬挂在车顶,正散放着荧光照耀着车内,车中人是金关防御史商逖一家,他这次是进京述职,一同前来的还有妻子冯氏与12岁的儿子商无越。   就在此时,马车忽然狠狠地颠簸一下,垂挂在正中的夜明珠悠荡起来,光影摇曳中,一直躺在母亲腿上安睡的无越被惊醒,迷蒙着双眼,带些嗔怨地撒娇道:“娘,怎么还没到京城,我在马车里睡的好难受。”   面色疲倦的冯氏连忙轻拍着儿子哄弄道:“越儿别急,我们就快到京城了,等进了城啊,娘先给你找张又大又舒服的床让你好好睡一觉。”   无越努了努嘴,脸贴着娘的胸前又睡了过去,冯氏轻轻地将儿子脸上的发丝撩到耳后,抬起头向对面坐着的相公抱怨着。   “金关到京城足有三千里,这一路越儿身体本来就不适,你非要听那个大司马的话,连夜赶什么路,把越儿折腾病了我可和你没完。”   商逖对儿子的疼爱不比妻子少一分,他攥着手中的书叹气说:“你以为我想赶夜路?大司马说是皇上突然提前了朝见的日子,我们得谢谢公孙大人,如果不是他派信使前来告之,我们晚了进京的日子那可是犯了大罪。”   商逖说着的同时,伸出手掀起车帘,外面山峦起伏,叠影重重,深蓝的天幕上似有几缕轻云如白纱在飘荡,一轮圆月悬于山巅之上,月光如水波荡漾在山间,绵延十几里的凤凰山安静的真如一只休憩的凤凰。   商逖忍不住道:“过几日得来功夫,我要带你们娘俩游历凤凰山,见识一下凤凰美景。”   冯氏点头笑着,手还在轻拍着怀中的儿子,忽然车厢向前撞,外面军马一声长嘶停住了脚,毫无准备的冯氏抱着无越撞进了商逖的怀里,夜明珠的绳子也被震断掉了下来。   外面响起了武将的骂声,好像是有人拦住了去路,商逖掀起车帘探出身去,只见官道正前方站着一个黑衣人,只是一打眼商逖便有了不祥的预感,从他的身上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大胆,竟敢拦朝廷的官车,找死啊。”这些武将是在边疆多年的粗人,根本没把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放在眼里。   “车上的可是商逖商大人。”黑衣人缓缓地抬开口,嘴角斜抿的笑容令人望而生畏。   商逖站在马车上对他伸手一揖,客气道:“这位朋友即然认得在下,还请行个方便。”   “我就是来行方便的,大人,您该上路了。”黑衣人笑着的同时,他已经抽出了身后背着的长刀,月光下刀影划过,寒光晃得人无法直视,凉意侵了心底。   “保护大人。”八名武将也都纷纷亮出了兵器,驾车的车夫也是习武之人,迅速地把商逖推进了车里也抽出佩剑挡在车门口。   “相公,发生了什么事?”冯氏惊慌地问着被推进来的商逖。   此时的商逖再故作镇静也掩不了面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掉了下来说:“夫人,夫人……”他握着她的手颤抖着,无越早被惊醒,双眸清澄地望着爹爹,带着无尽的恐慌与恐惧。   外面响起了兵器相交的声音,接着便是武将们接二连三的惨叫声,那声音像是见到了地狱中的恶鬼般恐惧凄惨,冯氏早吓抱着无越躲到相公的怀里。   接着便是车夫的惨叫,然后‘噗’的一声,三人身子一震,商逖听得出来,那是把活物生生被撕裂的声音。
第6章 再次相遇
  ‘咣当……’   马车剧烈的摇晃了一下,伴着军马的哀呜,车身轰然塌了下去。   商逖赶紧护着妻儿时,头顶的车厢已被劈开一半,三人摔在了地上,商逖回身一看,不由地大吃一惊,地上九具尸体支离破碎,惨不忍睹,冯氏当即吓的哇哇大叫起来。   这些武将都是金关荆将军手下一等一的高手,没想到数招之内就被同一个人所杀,这个杀手不是人,是地狱派来的修罗,商逖惊诧地看着黑衣人拎着还在滴血的刀一步步走过来,如同地狱里走出来的使者。   “夫人,快带越儿跑。”商逖失声叫着双手去推着妻子,可是冯氏的腿早就吓软了,挣扎几下都没爬起来。   这时后背上一沉,她急忙回头看,只见商逖保持着推她的姿势,可是那杀手的刀尖已经穿过了他的心脏。   “相公!”   “爹!”   母子二人惊叫哭喊着,那杀手猛地拔出长刀,刀尖转偏,一道银光划过冯氏的脖子便断了一半,血喷溅了出去,人倒在了商逖的尸体上。   “娘!爹!”无越嘶哑着嗓子在父母的尸体上哭喊着,一只手去堵父亲后心的血洞,一只手去捂娘断了的脖子,无助极了。   而黑衣人早已经拿起手中的长刀瞄准了他细细的脖颈,此时无越正巧抬头,见那滴着血的刀已向他劈来。   千钧一发之际,空中突然斜穿来一根拇指粗细的长鞭缠在了刀上并拽住了它,使得杀手动弹不得。   无越抬头顺着鞭子向上过去,只见空中缓缓地飘落下来一个白衣女子,十六七岁的模样,面容清丽却神色冰冷淡漠,裙角在夜风中轻轻摆动似有烟霞轻笼,眉目间一股清冷之美,让人猜不出来到底是人是鬼,还是仙女。   “不要杀他。”她声音娇柔婉转,让无越心底莫名地生出一股安心来,发现自己还僵在刀下,顾不得伤心,迅速地爬离得远了些。   “你怎么来了?”杀手的声音带着恼怒。   女子将长鞭收回手中,挡在了无越面前说:“青狼,杀了防御史,你的任务完成了,何苦再为难一个孩子。”   “师父说过,不能留任何一个活口,你让开,否则我会将你插手的事告诉他。”青狼杀红了眼,脚步向前要杀无越。   “你没有机会在见到他了。”女子说话间,左手已经移了青狼的胸口,他脸的表情猛然地痛苦狰狞,右手中的长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不敢相信地低头看着她的手。   她的左手上戴着一只黑色的手套,而这只戴着手套的手却掏进了他的胸膛。   “是你说这个手套碎铁如末,没想到连皮囊也进得去。”她脸上依然冷淡,语气里好像还带着一点无辜。   “你……你,敢杀我?”青狼的身体慢慢地向下堆缩着。   女子没有回答他,左手使劲一攥,将他鲜活的心掏了出来,高大的身体立刻就倒了下去,女子嫌弃地看一眼手中血淋淋的心,冷冷道:“我以为你的心会是黑色的。”   说完,将心抛在他尸身上。   无越完全被眼前这一幕吓得连动都不敢动了,那个凶狠的男人杀了武将和他的父母,可是这个仙女似的姐姐却杀了那个男人,而且还是血腥地掏心,他想起了母亲讲过的千年狐狸。   他咽了咽口水,几乎是本能驱使,急忙爬到她脚边抱着她的腿喊:“狐仙姐姐,求你救救我吧。”   她摘下手套,不顾那还滴落着的鲜血,俯身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商无越。”   “无越,姐姐不是狐仙,你爹娘已经死了,从今天开始你要收起你的眼泪,要强大自己,将来有一天回来报仇。”   “报仇?”   “对,杀你父母的人是大司马公孙广,记住这个名字。”   “公孙广,我一定要报仇!”商无越满脸是泪地说着,眼底却是充满了仇恨,女子把他搂在怀里,手轻轻地安抚着他的后背。   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女子向声音的方向望去,这样的深夜会是什么人。   正想带着商无越藏起来,却不想那几匹快马已经拐过来官道,其中一个人声音在大喊着:“无越!”   商无越惊道:“玄城哥哥。”   女子身体一凛,玄城,难道是墨玄城?

涅槃重生之天之妖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涅槃重生之天之妖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婚姻保卫战19章(第19章 薄冷,你够狠!)

    原标题:婚姻保卫战19章(第19章薄冷,你够狠!)小说名字:婚姻保卫战第19章薄冷,你够狠!“抱歉林小姐,我家四爷今天有事,所以来不了了,就让我来跟你见面。”秦三歉意的笑笑,目光却绕过她,直视着她身后远处的那扇屏风。屏风的后面,居然是一处不小的空间,还摆有桌椅。两个穿着高贵,气质不凡的俊美男人就端坐在椅子上,一个脸上挂着健气明朗的笑,一个却面无表情,一静一动,相互交映,造就一副绝美的画面。萧亦楠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动作轻缓又不失优雅,随后他抿了一口杯中鲜红的液体,就好像吸毒一样,舒坦的整个人都兴

  • 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19章(第19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原标题: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19章(第19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书名:嫩妻在上:莫少的100次求婚第19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顾怀毓这个角色虽然只是个女配角,但是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她是贯穿了整个人电影的中心人物。活在男主回忆里的女人,叶斯年饰演的男主容景的初恋,更是他心中的朱砂痣,所有的故事都因她而起,也因她而终。第一场戏是容景以为顾怀毓已经死了,阔别多年却在庙会上见到了她,此时的容景已经不再是年少芳华,成为了赫赫有名的一方军阀。这一段的剧情里,容景已经长大成

  • 致我最爱的温凉19章(第十九章 警告)

    原标题:致我最爱的温凉19章(第十九章警告)小说书名:致我最爱的温凉第十九章警告“慕医生,让病人快乐是你的职责,至于你是用什么方法,充当什么角色,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无关,我也没有必要配合你,到此为止,希望你好好照顾我妈,我改日再过来!”说完,她再次转身,提着包缓缓离去。慕迟站在原地,面上笑容意味深长,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但是他自己可以肯定的是,这小丫头还真是引起了他的兴趣。……霍家别墅——霍东铭被霍家父母打电话催了回来,看着客厅里出现的唐欣然,他微微蹙了蹙眉,语气冷淡,“叫我回来什么事?”霍母

  • 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19章(019章 :你放心,我不会跟你结婚的)

    原标题: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19章(019章:你放心,我不会跟你结婚的)小说名: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019章:你放心,我不会跟你结婚的这时,管家也走了上来:“老夫人,今天正好就是一个黄道吉日。”“哎呀,真的啊!”柳真眼前一亮,赶紧和管家吩咐:“那你马上打电话告诉敏容和世宁,再让婚纱店把他们店里最贵的婚纱全送过来!”靳颜欲诉无泪。能不能给她一个开口的机会?“奶,奶奶.....”靳颜使劲抽着自己的手,勉强冲柳真笑着:“我,我想起今天还要去医院做产检,可能要先走了。”“对对,肯定要孕检!”柳真

  • 南少,请疼我19章(第十九章 奇迹)

    原标题:南少,请疼我19章(第十九章奇迹)小说名:南少,请疼我第十九章奇迹苏然仰头看着他,美艳绝伦的脸上,连巴掌都带着嘲弄的弧度,“很简单啊,我争风吃醋,打了赵小姐,她就回给我一巴掌呗?”她一点点掰开他的手,弯腰坐进车里。南亓哲紧跟着她坐进车里,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又觉得合情合理,“你没必要跟她争风吃醋,我要是喜欢她,在你‘死了’以后我就会娶了她!”“那我还真的谢谢你了,五年过去了,南太太的位置还给我留着。”苏然说的阴阳怪气。在他眼里,赵雪琪比她善良,所有人都比她善良,只有她一个人精于算计又

  • 旧婚新爱19章(第19章 谢谢。)

    原标题:旧婚新爱19章(第19章谢谢。)小说名字:旧婚新爱第19章谢谢。唐季风看到这样的她,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抽痛,愣了片刻才能开口。“上车。”霸道强势的语气,不容置喙。沈初七看了下门口来往男女好奇打量的目光,咬咬唇,打开车门上了车。车缓缓开动,带她逐渐远离这个伤心地。“谢谢。”片刻,她扭头望着窗外寂静夜色,小声开口。声音里透着几分不自在。那声音,清晰的落入唐季风耳中。他蓦然一怔,紧急踩下刹车。他本来还想开口调侃,她怎么就弄成这么一副模样了,还主动开口叫他老公。这么一来,嘲讽的话顿时说不出口。车子

  • 早安,老公大人19章(第十九章 兔子又上钩了)

    原标题:早安,老公大人19章(第十九章兔子又上钩了)小说书名:早安,老公大人第十九章兔子又上钩了战熠阳虽然是个军人,可是他有一双很好看的手。蜜色的肌肤,十指修长,骨节分明且匀称,简直就是完美的艺术雕塑。他解扣子的动作十分灵巧,简简单单的动作,经他的手演绎出来,像极了艺术表演。看着看着,许荣荣就看呆了,完全没意识到战熠阳是在脱衣服。战熠阳看着小白兔痴迷的眼神,慢条斯理地脱下了外套,然后就是里面军绿色的衬衫。这么一来,战少将的上身就毫无保留地裸露在了许荣荣小白兔的面前。小白兔的眼睛顿时亮了,活像见到

  • 豪门隐婚AA制19章(第19章 讨好我)

    原标题:豪门隐婚AA制19章(第19章讨好我)小说:豪门隐婚AA制第19章讨好我瞳孔急剧收缩了一下,心跳猛然间乱了节拍,乔薇脸色一红,身子很快向后退了一些,结巴道:“顾,顾总开……玩笑的吗?”她有些跟不上男人的思维,实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随后,她撇开视线,语速极快的道:“顾总若是没什么事了,那事情就那么决定了,我先回去忙了!”她说罢,椅子向后一拉,快速起身走了出去,背影有几分逃窜的狼狈。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放在桌上微微蜷缩了一下,薄唇微勾,淡漠的眸子染上一丝笑意。……乔薇出了总裁室,吁了一口气,抬

  • 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19章(第十九章 叫我君霆)

    原标题: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19章(第十九章叫我君霆)小说书名: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第十九章叫我君霆“叫君霆!”安柔小脸一热,这男人,要不要这么肉麻啊。但她又不敢不从,只能改口:“额……那个……君……君霆。”“把“那个”去掉!”陆君霆这回满意了些,但仍是沉声命令。真霸道,沙文猪!安柔腹诽,还是乖乖道:“君霆~”陆君霆闻言,冲她微微一笑。王斌:某人已死,尸体风中凌乱中……安柔不停告诉自己:不要被美色迷惑!不要因他一笑就失了魂!好久,才压下心头的激动,正色道:“你爷爷冲你发那么大火是不是

  • 闪婚厚爱19章(第019章 餐桌上的“反击”)

    原标题:闪婚厚爱19章(第019章餐桌上的“反击”)小说:闪婚厚爱第019章餐桌上的“反击”椅子上是紧绷着身体的乔宁夏,下边是不停地摇着尾巴的毛毛,四只眼睛,大眼瞪小眼的,僵持着一动不动。“顾斯言,你,你快点把它带走。”看着毛毛像是有往前动的趋势,乔宁夏扯着嗓子,对着厨房的方向喊道。乔宁夏的身体有些倾斜,脚也晃动了几分,毛毛看着来回摆动的脚,还以为是和自己玩耍,一下子来了精神,吐了几下舌头,哈出的热气喷到乔宁夏的腿肚子上,从地上起来,凑到前边去。“坐,坐下!”乔宁夏心里不停的哀嚎,这就是和自己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