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书名:桃色小乡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18 20:03: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桃色小乡村

第九章 你看到我浪了
    “咋肮脏了?”莫五爷沉声问她。版权haohaoyun.com

    “还不肮脏啊?你见谁家大姑娘小媳妇们,用红萝卜塞进去过干瘾?瞎编也得有点路子是不是?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村里小闺女们都让你教坏了,都回家拿红萝卜插着玩,然后再用红萝卜砸你老脸!”

    “我说我的故事,碍你啥事了?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听就滚蛋,我也没让你家赵小顺来听我讲故事!”

    “咦,你还强辩!那好,你讲你的,我做我的,我怎么做你也别管,等会儿我先把你孙子弄坏!”

    “你敢!”

    杨小凤不屑和莫五爷说更多,站起来的时候又损他几句:“裤裆里那东西早就枯萎得像经霜受冻的老黄瓜了,说说嘴上过瘾管屁用?”

    损完扭屁股就走人,却不走远,看到莫小木混在人堆里,就坐在他身边。

    而莫五爷被她的话呛的咳了一串嗽,终究没有想起来拿什么话回敬她,只得气哼哼的站来,丢下一大群热心听众就走,众人赶紧喊:“五爷别走,天还早着呢,再讲一个!”

    莫五爷头也不回,走远去了。

    他一走,人都走散了不少,稀稀拉拉剩下的几个,又都凑起在一堆儿说骚话,但说着说着也没劲头了,毕竟谁也没有莫五爷讲的故事好听,渐渐就都走散了。

    桃子站起来想拉莫小木也想走,但是却被杨小凤一把薅住动弹不得,他还想站起来走,但是他力气太小了,杨小凤轻而易举又把他拖住放地上,莫小木急了,叫喊:“你为啥不让我走?你让我走呀!”

    杨小凤嘻嘻笑:“嘻嘻,小毛蛋孩子听话,坐下和我说会儿话就放你走,好不好?”转头对桃子说:“你赶紧走,你和莫小木又不一路,等会儿我送他回家去。”

    桃子将信将疑的走后,杨小凤把莫小木拉在自己怀里,莫小木想挣扎,但力气太小挣扎不动,就挣扎站起来一半,就被杨小凤一把薅住莫小木大腿根的小鸟儿,使劲往下一带,疼得莫小木两眼生泪,不由自主就坐下了,气得他想跳起来骂她,又怕她真的一用劲捏碎了自己的卵子,那可一下子就疼死过去了,所以就忍住了。

    “这不就好了嘛!乖乖听话才是好孩子。”

    夏天穿的少,莫小木就穿一条大裤衩,上身光溜溜的一根线头也没有,杨小凤就用手在他身上摸,一边说:“摸着挺好受,细皮嫩肉的。阅读haohaoyun.com

    “你也细皮嫩肉的,自己摸自己不就行了!”莫小木没好气的说。

    杨小凤一听他说这话,笑得花枝乱颤:“咯咯咯!小毛蛋孩子,自己摸自己啊,那和摸你不一样的。”

    “为啥不一样?”

    为啥不一样?杨小凤也说不好为啥不一样:“反正就是不一样。”一边说一边摸他,一边摸一边嘴还不停的说,“哎,听你爷爷讲那种肮脏故事,好听吗?”

    莫小木本来觉得爷爷说的故事不好听,他也不太听得懂,但是杨小凤和爷爷刚拌过嘴,知道她吃爷爷的邪劲,所以就故意说:“好听!”

    “咦,小毛蛋孩子,毛还没长全呢,就喜欢听这种脏故事,长大以后了不得呀你!来,叫姑姑摸摸你的小家伙硬了没有?”

    杨小凤说着,手嗖一下就伸进莫小木的大裤衩里,逮住了他的小鸟,又是”咯咯咯“一阵浪笑:“还真的毛茸茸的了,再过两年就能用了!”一边说一边捉住他的小鸟使劲摇晃,摇晃一阵子后,莫小木的鸟儿就硬挺起来了。

    “还真的会硬啊!”杨小凤笑着说,“傻小子,你知道你这个小东西硬了有啥用?”

    莫小木说“尿尿,钻洞。”

    杨小凤一愣:“钻洞?”

    “蛇钻洞鸟进窝,,小心我钻到你的那里面去!”说了猛然在杨小凤裤裆抓一把,站起来又想逃,杨小凤赶紧摁住他:“你光想跑干啥呀!”杨小凤斥他,“我能吃了你呀?”

    “就是不想和你说话!”

    “为啥?”

    “你太浪!”

    杨小凤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听谁说我浪了?还是你看到我浪了?说,不说清楚我捏碎你卵子!”

    “大家都说呀!”

    杨小凤不怒反笑:“咯咯咯!小毛蛋孩子嘴里也没好话,啥叫浪,你知道吗?”

    “不知道呀!”

    “不知道就瞎说呀!”

    莫小木其实是知道啥叫浪的,就是和男人们乱睡觉的意思,但是他不敢说,怕杨小凤真的恼了捏碎他的蛋蛋,但是又怕她说自己啥也不懂,就说:“浪笑,笑得像老母鸡下蛋那样咯咯咯的。”

    “好话到你嘴里都说坏了,咯咯咯的笑,不是像老母鸡下蛋,应该说像银铃一样的笑,笑得好听。完整版【书名:桃色小乡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还银铃呢,嗤!”

    其实莫小木心里是承认杨小凤笑的很好听的,就像写作文时候形容的那样,笑得真像银铃儿乱晃,但是他就是不愿意说好听的给她听,有心要惹她生气。

    莫小木嗤之以鼻,以为杨小凤又要发威,他拿定主意,假如她再收拾自己,他就高声大喊“要杀人了!”把村里人都惊出来,他就趁机逃跑。

    但是杨小凤却没有发怒,而是沉默了,这让莫小木有点奇怪。

    沉默了一会儿,杨小凤又开口说话,但是和刚才的说话完全不一样,嗓子又细又柔的很好听:“其实,姑姑很喜欢你,从城里回来的孩子不一样,模样儿也逗人爱。”

    姑姑?她为什么要自称姑姑呀?桃花峪杂姓村庄称呼也杂乱,但一般大一点年纪的女人,都会被人叫嫂子、婶子、大娘的,她却自称姑姑!

    “我为啥要喊你姑姑呢?”莫小木有点不解,因为,按照年龄他应该喊赵小顺伯伯或者叔叔的,伯伯或叔叔的媳妇,他应该喊婶子或娘娘才对。

    “叫姑姑好听呀!”

    杨小凤不发脾气的时候,嗓子还真的很好听,很软很甜,听着很受用。而且,他还夸奖他呢,于是莫小木就瞬间被软化,有点不好意思的扭捏一下说:“姑姑,他们都说你坏,我其实不相信,长这么好看的人不会是坏人。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你真的这样想?”

    “当然是真的了!”

    “

    好孩子,好孩子!”

    这时候月亮从东边山头下面跳出来,把黑暗驱散了一下,莫小木忽然发现杨小凤的眼里有泪光闪闪,有点迷惑不解,好好的她咋了?于是用手背给杨小凤擦一下泪,小心翼翼的问她:“姑姑,你咋哭了?”
第十章 小蛇想钻你的洞(1)
    杨小凤拽过莫小木,趴在他的耳朵边轻轻说:“姑姑没哭,是高兴,高兴得流泪了。姑姑为什么高兴的流泪了呢?那是因为,你是桃花峪第一个夸奖姑姑的人,所以姑姑高兴了才流泪。”

    “真的?”

    “真的啊!”

    “那就好,我以为我又说错话让你生气了。”

    “没有,小木真懂事,比那些村里的狗男人们都强百倍。你来,姑姑让你躺在怀里,比坐着舒服,想睡就睡一会儿,你看月亮多好,不想睡就看月亮。”

    莫小木想了一下,就躺进杨小凤的怀里了,感觉很温暖。

    不是那种身体的温暖,是心很暖和。网站haohaoyun.com

    身体还是有一点燥热的,因为也还不很深,所以暑热还没有完全退去,但他感到自己的躺在杨小凤的怀里,一点都不热得慌,凉沁沁的挺舒服,而且杨小凤还给他打着芭蕉扇,就更觉得凉爽好受。

    这种又暖和又凉爽的感觉,他好久都没有尝过了,现在他觉得又回到妈妈的怀抱了,鼻子一酸就想哭,可是他知道男人是不能轻易哭的,于是就憋着,憋得喉咙里咕咕响,杨小凤问他:“小木你这是咋了?”

    “我心里难受,想哭。”

    “怎么好好的就想哭了?”

    杨小凤有点奇怪,刚才是自己想哭,现在是这个毛还没长全的孩子想哭,咋回事啊!

    “姑姑,我想妈妈了。”莫小木说,“我妈妈那么坏,我不应该想她的,但是忍不住老是想。”

    “你妈妈怎么坏了?”杨小凤问。

    “我妈妈叫野男人弄,后来就跟人家跑了。”

    “真叫野男人弄了?”

    “当然是了,我都看见了,两个人关着门在屋里弄,把床都压坏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莫小木又想起来那个野男人弄妈妈时候的画面,那家伙凶猛得很,但是妈妈却喜欢,就像白天看到的习小兰喜欢付文峰,不过那个野男人的家伙她看到了,没有付文峰的大棒槌大,要是也像付文峰的大棒槌,那妈妈可就惨了。

    想着就自言自语的说:“女人怎么都喜欢大的呢?那么大一个大棒槌,捣进去会不疼?”

    杨小凤笑了:“傻小子,等你以后长大了就什么都知道了,到时候你大腿根这条小蛇,也会长得又粗又大,女人们都会喜欢的。”

    “那,姑姑也喜欢大家伙吗?”

    杨小凤在他脑袋上轻轻拍一巴掌,却又说:“女人都喜欢大的,弄起来更好受。”

    “那我以后也要长成大棒槌,让姑姑用!”

    “哈哈哈,小坏蛋!”杨小凤笑惨了,摸着莫小木的小东西说,“这就和可爱,姑姑很喜欢的。”

    莫小木忽然仰起头问:“姑姑,你这么好,为什么大家都说你坏?”

    杨小凤微微一愣,想了一下说:“你长大了就知道了,等你长大一点后,姑姑告诉你。”

    “不能现在就告诉我吗?”

    “现在,说了你也不懂。”杨小凤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对了小木,你白天洗澡的时候,看见姑姑了吗?”

    “看到了呀,怎么会看不到呢!”

    “你说,姑姑好看不好看?”

    “刚才不是说了吗,姑姑很好看呀!”

    莫小木想到白天洗澡时候的情景,当然也想到杨小凤光着身体的样子,一大群女人中,就数杨小凤最好看,两个奶子像皮球从中间割开,在她胸脯上一边扣着一半,圆的很也鼓凸得很白得很,顶尖那里两点红,像山里的野桃花落下的两片花瓣,被雪白的肌肤映衬得格外鲜艳。

    女人们都长着两只奶子的,但是却都没有杨小凤的好看,有的太小有的太大,不大不小的却又不那么圆。还有奶子顶端的奶头,不是黑一点就是黄一点,杨小凤的却是艳红。

    杨小凤的屁股也很好看,高高的翘起,中间一道粉色的缝,莫小木看的时候就想,什么时候把手伸进她的拿到肉缝里掏一把,一定很舒服的,最好是捏着自己的小蛇,让它往杨小凤的那地方钻一下。

    他不太喜欢让自己的小蛇钻桃子,是因为桃子没长大,一点不好看,而杨小凤就不同了,已经十足好看了。

    杨小凤细腰长腿大屁股,脸蛋也很好看,鹅蛋形的,莫小木觉得这种脸型最好看,比那种瓜子形的脸感觉还美,瓜子脸显得尖刻让人不舒服。杨小凤杏眼柳眉,脸蛋光光净净的,鼻子和嘴巴不大不小,还有那截奶白细腻的脖颈,到下面有一个不太深的颈窝,很迷人,莫小木想要是让他选择,他不亲她的嘴唇或者别的地方,就亲那个颈窝。

    当时他就想,她怎么这么好看呀,比好多电影演员都好看多了,对了,杨小凤很像刘亦菲,但是比刘亦菲好看,刘亦菲的牙齿不好看。

    遗憾的是,他后来看到赵小顺在给杨小凤搓澡,这让他很反胃。那个赵小顺形象有点猥琐,还喜欢逞能表现,在大家嫉妒的目光中,搓得很卖力,搓得杨小凤胸前的两个肉球球晃荡的厉害,而且一点节奏都没有。

    但是他出力不讨好,大概是搓的太用力把杨小凤弄疼了,莫小木看见杨小凤扭回头来,在赵小顺的光屁股上狠抽一巴掌,杏眼圆睁骂一句:“靠你妈使那么大劲干啥!”

    大家都笑,笑得赵小顺脸上挂不住,扔了毛巾就走,但却被杨小凤一声断喝:“回来,反了你了!”

    赵小顺只得又走回去,忍气吞声继续给她擦背。

    现在想起那情景,莫小木还想笑,就偷笑一声仰脸看杨小凤的胸。

    山里女人不习惯戴胸罩,特别是夏天,就是一件短褂子还很宽敞,所以莫小木躺在杨小凤的怀里,仰脸就能看到她圆鼓鼓的两乳,由不得就说了一句:“真好看!”

    “傻小子,有什么好看的!”随即就转了话题,“其实你爷爷,是个很好的老人家。”

    “那你还拿他撒气?”

    “我这不是有气没地方撒嘛,于是就找上他了,咯咯!”杨小凤笑起来,笑得开心得很,整个儿身体都被笑带动得乱晃,怀里的莫小木也跟着晃。

    笑够了,杨小凤问他:“你爷爷讲的故事,你听懂听不懂?”

    &n

    sp;莫小木没说话,正在想问题,杨小凤问:“小家伙,在想什么呢?”

    莫小木嘻嘻笑:“想了一件事,不敢告诉你!”

    “想了什么呢?”

    莫小木正在想,用自己的小蛇钻杨小凤的洞,却是不敢说。

    爷爷讲的故事,莫小木大部分是懂的,有点模糊而已,毕竟都上小学五年级了。就像爷爷说的女子用红萝卜鼓捣自己,那不是和桃子让他揉搓一样道理吗?忽然问:“姑姑,你在家也用红萝卜?”

    杨小凤忍不住在他屁股上掐一下,赶紧又揉揉,怕他疼。

    “姑姑真用?”莫小木似乎猜到了什么。

    “真用。用红萝卜也比胡乱找男人磨蹭好。”杨小凤不想和莫小木探讨这个问题,转了话题说:“你爷爷说的故事里,男人想看女人很不容易的,咱这里可好,随便看,桃花峪,是男人们的洞天福地呢!”

    莫小木皱起眉头:“怎么会这样呢?”

    “听说是先人们留下的习惯,怎么留下个这样的习惯呢?”

    “是啊?”

    杨小凤看看天上的月亮,对莫小木说:“回吧,回去好好睡觉,天也凉快了。”

    “好。”

    莫小木乖顺的站起来,还不忘记伸手拉了杨小凤一把,帮她也站起来。杨小凤说:“回头屋里有好吃的,我给你留一点,喊你的时候你就过去吃。”

    莫小木心里又是一阵暖意荡漾。

    什么好东西呢?一定是牛蛋。除了那个东西,她屋里还有什么好东西吃的?但心里还是很得意的,因为他可能要成为桃花峪全村,第一个能吃上杨小凤锅里牛蛋的人。

    “那我走了啊!”

    “走吧。”

    杨小凤拍拍屁股上的土,也扭扭哒哒的走去。等杨小凤走后,莫小木才踢踢踏踏的回家去,忽然觉得杨小凤很亲切,想起她心里就有一点甜丝丝的感觉。

    走到院子里,居然没看到爷爷奶奶在乘凉,这么早都到屋里睡去了?莫小木怕惊动他们,蹑手蹑脚想走回自己屋里悄悄睡下,却听到爷爷奶奶屋里一阵异常响动,还听奶奶一声呵斥:“老东西怎么忽然就来邪性了?早就没水了,弄得一点都不舒服!”

    莫小木一愣,马上明白过来,爷爷一定是被自己的故事感动了,回家来拿住奶奶操练。走到窗户底下一看果然是,爷爷正趴在奶奶的身上“吭哧、吭哧”的弄着呢! 
第十一章 小蛇想钻你的洞(2)
    莫小木可没想到爷爷奶奶还会演这场戏!

    如果说看那种年轻男女在一起做这个是个享受,那目睹古来稀的两个来人搞这个,那看着是很让人难受的,因为他们做的太艰涩了,女的没有当年的秀色,男的也没了年轻时候的强勇,画面就很难看的了。

    但莫小木还是想看,偷窥已经成了他的一大乐趣,虽然他知道偷窥爷爷奶奶搞事情很可耻,但却挪不动脚步,想看看两个耄耋老人怎么做,然后又是什么结果。

    爷爷和奶奶都是全裸的,而且,居然弄这个事情也不关灯,大概是破罐子破摔,根本不怕人看见了,也可能是想着莫小木还得一点时间回来,所以才放肆一回。

    奶奶全裸的体态一点也不好看,乳房干瘪像两只烂茄子那样软塌塌的挂在胸前,浑身都没有一点肉了,有的只是老皮,小腹深深的陷下去,大腿也干瘪得很,估计一把手就能握住,而那双脚就更丑的很了,像老树枯死的枝桠。

    奶奶的那个地方也是干瘪无力的,而且连毛也不剩几根,一片枯败景象。

    相比之下,爷爷倒还有几分人模样,虽然全身老筋纵横,却因为骨骼粗壮显得筋肉还有点力量。

    两个人都能力有限了,但让莫小木感动的是,爷爷做起来这活儿还一丝不苟!

    他看见爷爷先是把奶奶捋顺了放平了,然后在奶奶的身上摸,一边摸一边叹息:“唉,高山也不高山了,平原也不平原了,这里没底黄泉也干枯了,真的是不好弄了。”

    说着扒拉奶奶的一只干瘪奶子,那奶子就甩到一边去不能复位。

    奶奶不高兴了说:“我不行了你还行啊?我这泉干井枯了你的呢?”说着在爷爷的那个东西上扒拉一下,“怪不得人家杨小凤说你这家伙,像经霜受冻的茄子黄瓜。”

    “你也去听我说故事了?”

    “去了咋滴?还听见杨小凤骂你了。”

    “骂就骂,随她去!”

    莫五爷的第一道程序已经结束,然后就把舌头捋直了开始吻奶奶,先吻嘴,舌头伸进去搅和了几下又出来说:“牙不剩几颗了,舌头也瘦了。”

    奶奶不理他,莫五爷就在她身上一路亲下去,一直亲到奶奶两腿间那个毛快掉完的地方,停下来用劲的舔,希望能意外的老泉复苏流出水来,但却终究没有得逞,只得抹一下口水在她的那个地方,使劲的揉搓。

    奶奶虽然对这个活儿不是太感兴趣,但却也不想扫爷爷的兴,就拿住他的那个软不拉叽的家伙猛搓,搓的时间长了还真见效,莫五爷居然硬了,虽然不能达到标准硬度,但也勉强可以干活了。

    但他知道就眼下这硬度也来之不易,赶紧掰开奶奶的拿到已经紧闭的肉缝,吭吭哧哧的费了一点劲,终于把自己的东西捅了进去,略微歇息一下后,开始屁股一撅一撅的活动起来,动作却很不流畅,也很缓慢,一边弄一边关切的问下面的奶奶:“好受不好受?”

    奶奶说:“没啥感觉。”

    “以前的感觉一点都没了?”

    “没了,你别管我,瞎鼓捣吧,只要你舒服就行。”

    “或者,我再弄一会儿你就有感觉了。”

    “你弄吧,别管我。”

    “那怎么行!你等着,我把当年的绝活使出来!”

    莫五爷开始动作加速,瘦削的屁股一撅一撅力度也加强了,差不多都砸出了声音,又问:“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好受一点了?”

    奶奶有点气喘吁吁的回答他:“好受,是感觉到好受了,老东西再快一点。”

    “不能再快了,”莫五爷也大喘气,“再快老骨头就散架了。”

    “那就悠着点。”

    “要不,咱换个姿势吧?”

    “算了吧,”奶奶居然鼓了几下肚皮迎合爷爷,“拔出来就软了,就这样弄吧。”

    “那就这样吧,”爷爷轻叹一声,“不是当年了,当年哪一回不弄得你嗷嗷叫。”

    “好汉不提当年勇。”

    “这一辈子不知道咱俩还能弄几回?”

    “啥时候想了你就弄,尽量多弄几回,免得死的时候遗憾。”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动作,把莫小木看得光想流泪,都这么大年龄了图个啥呢?或许人一直不想放弃的就是这个?做这活儿真的和吃饭睡觉一样重要?忽然有想起桃子来,桃子说她那里痒痒,像钻进了一条虫子,但自己咋没什么想法呢?一定是桃子比自己成熟早。

    莫小木忽然想赶紧长大成熟,好享受这事情的乐趣。

    一直看了好一会儿,爷爷奶奶还在慢条斯理的运作,莫小木悄悄的走回自己屋里睡下,他不想再看了,觉得爷爷奶奶弄这个事一点也不美,还让人看了伤感,就躺在床上想杨小凤。

    想到杨小凤,莫小木的心才从压抑变得敞亮一点,杨小凤就像阳光照进他心里,觉得很舒畅。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然后就看见杨小凤真的向他走来,这是他第一次梦见女人。

    他梦见自己躺在杨小凤的怀里,贪婪的看着她的两只圆鼓鼓的奶子,杨小凤嘻嘻笑着问他:“想摸摸?”

    他赶紧回答:“想啊!”

    她又问:“想不想吃两口?”

    他又赶紧回答:“更想啊!”

    于是杨小凤就把他抱得高一点,让他的脑袋拱在自己胸脯上,嘴噙住她的一只奶头吸吮,手却摸着另外一只。

    真的好舒服!但莫小木得寸进尺说:“还想摸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呀?”杨小凤笑眯眯的问。

    “就是你尿尿的地方。”

    “那你摸吧。”

    杨小凤就把两条雪白大腿叉开,露出来中间黑绒绒如锦绣般的一片地方,莫小木就把手放了上去使劲揉搓,还掰开她的那两片肥肥的门扉,把手指伸到她的里面去摸。一会儿就把杨小凤摸得流了很多水。

    摸着摸着,莫小木觉得自己的那条小蛇硬了,就对杨小凤

    说:“姑姑,小蛇想钻你的窟窿了。”

    杨小凤依旧笑眯眯的说:“那就让它钻进来呀!”

    莫小木大喜过望,爬到杨小凤肚子上,拿住自己的那个小家伙,使劲的朝她的那个地方戳,却是越急越戳不进去,醒过来却见自己的那个小东西果然硬撅撅的,只不过是在趴着戳床单。
第十二章 虫子咬的我痒死了
    荒山村野之地,没什么好玩的,所以桃花峪的男女老少们,上坡干活之后除了跳进村头那口水潭里洗澡,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晚饭后聚集在白皮松下的场子上瞎侃,侃到更深人静的时候才散去各回各屋睡觉。

    天热早了睡不着,莫小木只得还去大白松下听爷爷讲故事,其实他心里想的是,能在哪里看见杨小凤。他当然不愿意去家里喊杨小凤一起去,只能在那里等她。

    昨天莫五爷受到冲击,今天晚上还会不会来?来了还会不会继续讲故事?

    谁的心都悬着,生怕这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此终止。

    后来大家看到莫五爷还是来了,莫小木也来了,因为没地方去。

    莫五爷是不准备讲故事了,所以来到场子上后,就拣个角落坐下吸烟锅乘凉。

    他刚坐下大人小孩们就都围了上来,围着他坐了把他包在中间。

    莫五爷起身拍拍屁股,抬腿又另找个地方坐下。

    但是大家都跟着他,他走到哪里大家跟到哪里,他坐下,众人还是把他围在中间,而且强烈要求他继续讲故事。

    莫五爷很多故事憋在肚里也难受,也很愿意和大家分享的,听故事能听上瘾,说故事也能说上瘾。但是他余悸未消,眼睛朝周围乱瞅。

    有人低声说:“杨小凤没来,五爷你就放心大胆的说吧!”

    “我怕她?哼!”莫五爷心里不忿。

    “是啊,她算个鸟!”有人小声附和,不过也目光溜溜的往女人堆儿那边瞅。

    “开讲吧五爷,等不及了!”

    这是莫小木听到爷爷讲的第二个脏故事。

    爷爷说的是,从前呢有一个傻子,这个傻子娶了个媳妇,每天晚上傻哈哈的搂着媳妇,就是不懂得弄那个事情,于是媳妇去找婆婆诉苦,说她的傻儿子连弄那个都不会,这日子往下可怎么过?

    婆婆沉思有倾对儿媳说:“我有办法!”说了对儿媳妇附耳低言,让她依计而行,保险能满足自己的欲望。

    儿媳妇听完婆婆所授计策眉花眼笑。

    到第二天,婆婆不让儿子吃饭,饿得傻儿子头晕眼花的,晚上睡觉也睡不着,一直喊饿,媳妇就对他说:“真饿了就趴我肚子上吃几口咪咪吧。”

    傻儿子说:“我才不吃,有没有奶水。”

    “越是闲着越感觉饿得慌,你吃两口试试,看看管用不管用?”

    傻儿子一想媳妇说的话也对,就噙着媳妇的奶头吸吮起来,另一只手闲着也是闲着,就摸媳妇的另一个奶子,软乎乎的一大坨肉摸着也怪舒服,就使劲的揉搓起来,这样一揉搓加上嘴巴也在吸吮,媳妇的火儿就被逗上来了,浑身发热火燎的,又难受又好受,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急切想有个东西插进自己的身体。

    但是傻儿子却不管她,还是一个劲的摸着吃着,媳妇急了说:“我有葱花油饼你吃不吃?”

    傻儿子惊喜的问:“在哪里?”

    媳妇说:“你想不想吃?”

    傻儿子说:“想啊!”

    “想就得听我的话,听我的话就能吃油饼,不听不让吃。”

    “那太好了,媳妇,我听你的。”

    “我怎么说,你怎么做。”

    “能行!只要能吃到油饼,你咋说我就咋做。”

    媳妇说:“我尿尿的地方钻进个虫子,你伸手进去把它逮出来,然后就让你吃油饼。”

    傻儿子想这事简单,就掰开媳妇的那个地方,伸进两个指头鼓捣起来,媳妇被他鼓捣得欲火高升忍不住呻吟起来,傻儿子赶紧问:“媳妇你怎么了,是不是虫子在里面咬得太厉害?”

    媳妇赶紧说:“是啊,是啊,咬的痒死我了!”

    “那怎么办呀!”

    “你别逮了,干脆用你尿尿的东西捣吧,把它捣死我就不痒痒了。”

    傻儿子想了一下明白了,媳妇是要他把自己尿尿的东西,给她插进去捣虫子,傻子有点不太情愿干这个活儿,还不如摸咪咪呢,没一点意思,不好玩。媳妇赶紧说:“那你还想吃油饼不想了?”

    傻子说:“当然想了。”

    “想吃就赶紧插进去呀!”

    傻子饥肠辘辘赶紧说:“那我插。”

    媳妇张开腿,拿着傻子的那个东西,在自己的那个地方蹭着,舒服得直哆嗦。但傻子却受不了了,大声嚷嚷:“媳妇,我也痒痒!”

    媳妇说:“那一定是虫子不止一条,等会儿你插进去把它们一起捣死!”

    傻子大喜说:“好!”但又讲条件说,“那你先叫我吃块油饼,我才有劲捣。”

    媳妇只得从枕头下拿出油饼来,掰了一块给他吃,并承诺说他捣五十下给一块油饼,捣得越狠越有奖励。

    “那你赶紧呀!”傻子听说既能解痒痒又有油饼吃,就急着干活儿。

    “好。”媳妇一边答应,一边把傻子的那个东西插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先就舒服得“嗯哼”了一声。

    傻子忙问她:“媳妇,你嗯哼啥呢,是不是堵得慌?”
第十三章 尿到你里面去了
    媳妇说:“不是堵得慌,是舒服呀!”

    傻子这就有点想不通了,怎么把自己的小鸟放进她尿尿的地方,不堵得慌却很舒服?但这时候顾不得多想这个,查着数在媳妇的那里猛捣起来,捣够五十下问媳妇:“油饼呢?”

    媳妇从枕头下又掰了一块油饼给他吃,吃完了说还想吃,媳妇说,那你继续捣呀,然后才有油饼吃。”

    傻子吃了油饼浑身是劲,就继续猛捣,捣得媳妇咿咿呀呀的叫唤,抱着傻子的屁股让他尽量往深处捣,傻子捣着捣着,感觉自己的小鸟也不痒痒了,好像还有点很舒服,于是就加劲的抽插,直弄得媳妇快感如潮,身子在床上扭曲如蛇。

    傻子也兴奋得直叫唤,对媳妇说:“怎么这么舒服呀?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没有油饼吃我也捣!”

    媳妇“嗯嗯哼哼”叫唤,哪还顾得上理睬他,而傻子的那东西,在她的那里面越磨越粗越大,越粗越大插起来就越好受,高兴得媳妇直打傻子的屁股,傻子明白这是鼓励他呢,于是就更加大力的鼓捣。

    等到傻子弄到一定时候,他就感觉一股热流冲出来,全部进到媳妇的那里面去了,而身体却一点也不想动了,就趴在媳妇的肚子上对她说:“我尿到你那里面去了,一尿完就移动也不想动了。”

    媳妇说:“尿进去好啊!下一次还尿进去,我给你油饼吃!”

    没想到傻子说:“不给油饼以后也要经常给你捣,太舒服了!”傻子回味刚才尿进媳妇那里的时候,那一种舒服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好像要飞起来的感觉,舒服得他光想翻白眼,不过那舒服来的慢却去的快,一会儿舒服劲儿就过去了。

    傻子知道要是还想那么舒服,就得再捣媳妇尿尿的地方。

    傻子高兴得手舞足蹈,说以后每天都要做这个,给不给油饼吃都要做。

    媳妇大喜,庆幸这个傻瓜终于开窍了。

    但是大喜之后却是大悲,因为傻子尝到甜头后,不分昼夜要和她那个,搞的媳妇精疲力竭不胜其烦,婆婆看她仍然愁眉苦脸,就问她:“用油饼做引子也不行?他还是不那个你?”

    媳妇说:“那个了。”

    婆婆说:“那个了你咋还愁眉不展的?”

    媳妇说:“那个得太狠了,你没见不管早上晚上,他丢下碗就把我往屋里拖,二话不说就要那个!长此下去,我可怎么活!”

    婆婆笑了说:“你可真难伺候,不那个是不那个,那个了你又嫌那个得太狠了,附耳过来,我再授你一计!”

    媳妇洗耳恭听,然后依计而行。

    等到傻子又要那个的时候,媳妇说:“不能一天到晚那个呀,什么东西用多了就坏了,坏了你就没啥用的了,以后想那个也不能那个了。”

    傻子不依,仍然强烈要求要那个,媳妇无奈,只得遵照婆婆的计策,在裤裆里抓了一把扬手往天上一扔:“飞了,你要那个的东西飞天上去了!等它飞回来你再那个吧。”

    傻子这可傻了眼,哭着喊着到处寻找媳妇的那个东西,遍寻不着正焦急时候,看到村头水潭里一条鱼打了一个水花,傻子以为媳妇的那个落下来,落到水里去了,于是不顾数九寒天,跳进水潭里摸索起来。

    摸来摸去摸不着,正这时候他二舅从水潭边过,问他在水里捞什么?

    傻子头也不抬说:“捞B。”

    傻子冻得太狠说话字音不准,外甥说捞B,舅舅却听岔了音:“捞稀?”

    傻子的二舅是个走乡串村捏糖人儿卖的货郎,听傻外甥在捞稀,一下子来了精神,因为他把B错听成了稀,以为傻外甥是在捞糖稀,这糖稀正好是捏糖人儿的原材料啊!不用花钱就是出把力气不是?于是顾不得脱衣服跳进水潭,和傻外甥一起在水里摸索。

    摸来摸去,当然什么也摸不到,傻子的二舅冻得不行,从水里拿出手来放嘴边吹气取暖,被傻子一眼看到后大喊大叫:“二舅,你咋把我媳妇的稀吃了?你还我稀来!”
第十四章 砸皮碗
   莫五爷讲完这个故事,众人乐翻天了,因为这个故事更荤更露骨,让人浮想联翩。

    莫小木脑子够用,大家笑的时候他却沉思,忽然觉得爷爷讲的故事有点意思。

    有点什么意思呢?想了好半天想明白了。

    爷爷讲的第一个故事,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男女不用在一起,也可以自己弄得自己很舒服,至于怎么舒服,他不知道,总不会比吃肉包子或者饺子还享受吧?

    爷爷讲的第二个故事,至少传递出两个信息,第一个信息是男的和女的在一起,总是要那个的,不那个就是傻瓜,即便是傻瓜开窍了,也要和媳妇弄那个。第二个信息是,弄那个事情不能太过度,少那个几次是享受,多了就不好受了,要不傻子的媳妇会那样哄他,让他数九寒天跳水潭里受冻?

    这些信息传达到莫小木的脑子里后,就永久的留在那里了,在他到了什么都懂得的年龄后,回味一下爷爷讲的故事,心里就百般感慨,觉得爷爷是个了不起的老汉,他的故事表面看是过嘴瘾,其实每一个故事都在讲道理,而听故事的人,听不懂的听热闹,听得懂的听道理。

    还有一个感想就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喜欢爷爷讲的这种脏故事,不但男的听,爷爷一开讲,女的那边也停止了拉家常,仄着耳朵用劲听。

    但他当时却还没有意识到,他的性意识,就是在听爷爷讲荤故事的过程中萌动的,说的更具体一点,爷爷就是他的性启蒙老师。

    爷爷的规矩是每天晚上只讲一个故事,故事讲完了时间还早着呢,时间总得想办法消磨的,于是大家就几个人结合到一起,去到另外一个消磨时间的好去处。

    另一个消磨时间的好去处,就是新媳妇的窗户底下,听屋里新婚的两口子搞那个事情,村里人管这个活动叫听窗。

    桃花潭村子不小,村子里不断有人娶媳妇,有人娶媳妇就能去听窗,乡下流传的很多荤段子,都是听窗的时候听来的。

    爷爷讲完故事后,一群人就乘着余兴,去一家刚娶了新媳妇的院子里听窗,黑暗中有人拉了莫小木一把:“走呀,去迟了就看不到砸皮碗了。”

    莫小木听出来那人是他本家二叔,于是问一声:“啥叫砸皮碗?”

    “傻瓜蛋,都长毛了还不知道啥叫砸皮碗?”

    说莫小木的是他本家二叔,一个成年汉子。

    莫小木心里暗笑,很想向二叔炫耀一下,说他早就不止一次看过那种事情了,何必再去听窗?不过这种事情谁没见过?都见过,而且都是看那种事情,大同小异,但男主角和女主角换一换就新鲜,所以偷窥才有永久吸引力。

    莫小木偷窥有了瘾,所以二叔一拉就跟着去了。

    新娶媳妇的这个叫臭旦。

    去到那家人的院子里,臭旦家爹娘早就把吃食摆出来了,让上点年纪的人坐在院子里吃东西,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家常,年轻人都到窗户下面听去。

    说是听窗,却不光是听主要是看。

    娶新媳妇的人家为了方便乡亲们听窗,睡觉的时候就把窗帘拉得留下一道缝,以便大家能听得见看得到。

    这窗帘拉的也是有讲究的,不可以全部拉上,也不可以留的缝隙过大,全部拉上无异于赶人走,有不好客之嫌,留的缝隙太大,又有太张扬不识羞耻之嫌。

    灯光也是有点讲究的,灯头上遮一层红纸,光线不太强,朦朦胧胧的,刚好够外面人看清楚,也方便自己操作。

    臭旦的洞房窗户是玻璃的,窗帘中间留下一道缝。

    莫小木听见这时候屋里已经有了动静,大概是臭旦为了吸引窗外的注意,故意把什么东西碰撞得乱响,之后就没了动静,而窗外的人已经挤在窗户跟前,都眼巴巴的朝里望。

    老远就听到那种熟悉的皮肉撞击声,到跟前一看果然,窗户里面臭旦和媳妇已经大战了好几回合了,莫小木趴着窗户台,一眼就看到臭旦正高高的搬起他媳妇的一条腿,让他的那个东西在媳妇的那个地方出来进去,而臭旦媳妇大腿根那道肉缝,清晰可见的进入他的视线,莫小木觉得小腿肚子一热,自己的那个小玩意倏然硬了。

书名:桃色小乡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桃色小乡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不爱江山爱美人4章

    原标题:不爱江山爱美人4章小说名称:不爱江山爱美人第4章造化弄人“中、中毒了!”奶娘的声音一下拔得很高,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就连躺着的李子衿,心中也是一沉。“大夫,那我家少爷……这、这……”“这毒并不难解。”那位周大夫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顿了片刻,忽而道:“难的,是你家这位小姐,是不是还想活着了!”小姐!那奶娘一瞬间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样,一下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李子衿在心中轻叹,这苏漓虽是当成男孩儿养大,可到底是女儿身,但凡是个医术了不得的大夫,摸一摸脉门,都能清楚这个事情。“她一点求生

  • 情深无眠夜不眠4章

    原标题:情深无眠夜不眠4章小说名称:情深无眠夜不眠第4章委屈当他看到暮眠脚上那双已经破烂不堪的鞋子时,黑眸略微一沉。脱下鞋子的那一刻,那破了洞的袜子,穿在她那小巧的脚上,让他的心情不自禁的一紧。曾经那么高傲的她,别说穿破的衣服了,哪怕是皱了的衣服她都不会再穿,但是现在……暮眠见顾北城没有动,冷声问道:“怎么?嫌弃了?”“没有,只是突然想起来,你并不喜欢粉色。”顾北城很自然的说道,随即便拿过一双黑色的男士拖鞋为她穿上,“先穿我的。”暮眠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看着他。顾月面色微沉的看着顾北城那穿

  • 灵车4章

    原标题:灵车4章小说名:灵车第004章自己咬断的手指因为五金厂车间里噪音很大,他摘掉口罩大声问我:你说什么!我说你是周师傅吧?!他点了点头,正巧到了中午的饭点,大家都下班了,我站在车间门口,等他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后,对他说:周师傅,我是开公交车的,有点事想请教你。周炳坤刚听到我这句话,脸色立马就变了,看都不看我,说道:俺早就不开公交了,请教啥啊?没啥可请教的,你走吧。我赶紧追上去,递上一根好烟,好声好气的笑着说:周师傅,您是前辈,开过14路公交车,我想请教点14路公交车的事,这不正巧到饭点了吗?我

  • 我和女顾客的那些事4章

    原标题:我和女顾客的那些事4章小说名:我和女顾客的那些事第4章被发现了一回来就要,别猴急嘛……苏彤虽然是拒绝,但是那声音,却十分诱惑,与其说是拒绝,倒不如说是在鼓励自己的老公,更加粗暴。果真,男人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就感觉像是多吃了一枚蓝色小药丸,雄风烈烈。他扛着苏彤的丝袜大长腿,爱不释手地在大腿上抚摸着,一脸陶醉的表情。看到这一幕,宋吉愤愤不平,明明前戏都是他宋吉来做的,结果眼看着就要提前上马,却被一个油腻中年给抢先了,实在是不爽。听着苏彤在床上哼哼唧唧,宋吉欲火难平,他报复性地脱下裤子,拿起一

  • 余生只爱你4章

    原标题:余生只爱你4章小说名字:余生只爱你第四章家暴“顾泽,放手,好疼……”乔念雨头皮像是要揭下来。她手忙脚乱的扯着顾泽的袖子,却被顾泽拖在地上,神色狠戾似恶魔,“老子今天就弄死你!怀上别人的野种很牛气是吧!老子被你玩弄鼓掌中,你觉得很不可一世是吧!”“痛~好痛~放开我~你说什么我不知道?好痛……”乔念雨整日足不出户食欲不振,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她疼得五官扭曲,只能无助的求饶。“不知道?骗鬼去呢!”一张化验单罩在她脸上:“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老子能生!于然有了我的孩子,而你……勾结你的狐朋狗友

  • 私房小木匠4章

    原标题:私房小木匠4章小说名字:私房小木匠第4章春气吃过晚饭,陆军躺在床上,心里想着心事,“这都十几号了,距离小麦姐结婚不到半月了,等他们结了婚,尼玛,便宜了罗志康那小子。”陆军拿过那本木皇心经,开始仔细研究起来,朱由校是怎样让那些女人,心甘情愿的臣服自己,爱上自己,爱的深入骨髓,永生永世都不会判离呢?陆军发现,木皇心经共分两部分,“春文篇”和“春武篇”。朱由校制造春房属于“春文篇”。修炼春文,首先要观察女人身上的春气,男人属阳,春气外露,所以这人的春气是虚是实,是沉是燥,看眉心春宫就行了,但用

  • 表姐的极品闺蜜4章

    原标题:表姐的极品闺蜜4章小说书名:表姐的极品闺蜜第4章女友不过,我不管看太久,这并不是担心被她发现,而是每次都被她看到,就缺乏偷窥的刺激了。她看到我出来了,放下书本,拍了拍旁边的沙发,示意我坐在她的旁边。“这两天找到工作了吗?”我坐下来后,摇摇头,不过目光看到她刚才看到那本书上面,里面竟然全是肌肉男的图片。这让我很吃惊,没想到她竟然喜欢这类。不过,想想也很正常,像她这样的女人,喜欢这种男人,带来的刺激更大。“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份工作?”她看着我说道。说实在的,要女人给自己找份工作,自己感觉很

  • 腹黑萌宝俏娘亲4章

    原标题:腹黑萌宝俏娘亲4章小说名:腹黑萌宝俏娘亲第4章:上周拿到的驾照喝了一杯咖啡,凌晚晚看了眼人渐渐少了的机场。童欣依然没有来。凌晚晚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周围陌生的建筑,想了想,给童欣发了微信,“怎么还没来?瀚城变化太大了。”童欣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凌晚晚!你大爷到底到哪里了!老娘已经等你快一个小时了!”凌晚晚无辜地看着不远处的保安,揉了揉自己被吼得嗡嗡作响的耳朵,回道,“在机场啊。”“你在哪个机场?”“瀚城的飞机场?”凌晚晚也是一怔,没有反应过来童欣的意思。童欣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无语地

  • 红杏出墙4章

    原标题:红杏出墙4章书名:红杏出墙第4章寻找证据耳尖的我,那里会听不出赵勇话中的意思。当听到赵勇说一个男人和自己老婆进入花海酒店,我整个人都快抓狂了。花海酒店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专门为情侣开设的酒店呀,据说那种地方,还有情侣水床,玩起来很有气氛,很多情侣,甚至是炮友,都喜欢去那种地方玩!老婆昨晚不是说去陪领导应酬去了吗?怎么会去酒店?如果老婆当真去了酒店,那么她身上的沐浴露味道就说的通了。难道老婆昨晚真的是和别人开完房才回来的?本来昨晚的事儿,一早起来我就没有去多想了,现在赵勇一说,我对老婆就更加

  • 绝色神医媚倾城4章

    原标题:绝色神医媚倾城4章小说名称:绝色神医媚倾城第4章骑白马的阳光男可儿端茶进来,正巧遇上雪颜望着花出神。“小姐,茶来了!”可儿端茶递与她。“可儿,我们出府转转可好!”雪颜没有接茶,只是转过脸问可儿。“小姐,恐怕不好吧!被老爷知道……”可儿有些迟疑,小姐以前从来都不敢私自出门的。“没事,爹早朝还没回来,娘这会儿还在佛堂,我们逛逛就回!”雪颜主意已定,吩咐可儿换衣服。“小姐真的要出去吗?”可儿一边给她梳头,一边为难的问。“当然,再不出去,进了宫就没机会了。”雪颜有些兴奋的看着镜子中自己,简单的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