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书名:偷香】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18 22:36: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书名:偷香

第9节
 阿伟赶紧把门关上,略为慌张地退了出去。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他脸红心跳,心里想,“我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你在里面!王姐,王姐,你能听到我走过来的脚步声,可你为何不把门关上或叫上一声呢?”

        阿伟尿憋的难受。

        幸亏很快就听到卫生间里的冲水声。

        他的心“呯呯”跳着,一时间不知怎么面对王姐。

        门打开了。

        王姐今晚穿得很妩媚性感,吊带粉色套裙,露出两个白嫩酥肩,胸前裙的开口偏下,露出一截粉嫩胸脯,腿上很短的窄裙,裹着圆圆的屁股,双腿裹着一双黑色鱼网丝袜,十分有诱惑力。

        “阿伟,你是不是要上厕所?”王姐甜甜地笑了笑,顿时化解了尴尬。

        “是的!就因为有些急,我才一下就推开门的!”阿伟赶紧解释。版权haohaoyun.com

        “别憋着了,快进去。”王姐嘎嘎地笑了起来。

        阿伟正憋得慌,侧着身就进去洗手间,卫生间门口不大,两个人是侧着身经过的,随即他就感觉自己被两团软软的东西撞了一下。

        他知道那是王姐的胸器。

        阿伟奔进卫生间,很畅快的尿完,舒服,差点憋快膀胱了。

        他从卫生间出来时,一个年轻的男服务员,已经搬来一打冰啤进来,服务员给两人各倒了一杯后,很有礼貌地退了出去。

        今晚就两个人吗?阿伟心里想,他没有开口问。好好孕

        房间里灯光已经被调暗很多,很有一种朦胧暧昧的氛围。

        “快过来唱歌。”王姐招呼阿伟过去。

        阿伟走到王姐身边,靠得很近,他闻到了一股香水味。

        “来,我们喝一杯。”王姐递给了阿伟一杯啤酒,目光尽是柔情。

        阿伟接过酒,一喝而尽。完整版【书名:偷香】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然后两个人就四目相对。

        王姐接近四十岁的人,但还是很有韵味的,尤其……

        他出神地盯着王姐吊带粉色套裙下露出的一截粉嫩胸脯,那胸脯把两座山峰挤得鼓鼓的,然后他又想起了刚好看到的她双大腿上的那条红色的T字内裤……

        房间里就这么两个人。

        阿伟突然很勇敢地把头靠过去,直接就在王姐的脸上亲了一口。

        王姐愣了一下。没意料到阿伟突然这么主动了起来。

        干材烈火瞬间就被点着了。

        两个人不知怎样就抱在了一起,然后两个人的嘴唇很自然就贴在了一起。完整版【书名:偷香】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嘴唇接触后,阿伟才知道自己嘴的笨拙。

        他嘴刚张开,王姐的舌头就如同水蛇一般,钻进了他的口里。

        他这懵懂的少年,只有接受的份。

        她的舌头很有功力,伸、缩、卷、撩,把他笨拙的舌头带动得左转右转。

        两人丝丝的口水,也是那么有滋有味。

        他的一只手,不知怎么,就触摸到了她的柔软挺立的胸部。

        他本能的轻轻抓了起来,随之他就感受到了自己下体的坚硬。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她也有反应,他的轻抚,让她难奈起来。

        她空出一只手来,熟练地解了他衬衣的纽扣。

        她的熟练令他十分吃惊……

        两人眼看就要由亲密接触转换为深入接触了。

        突然“啪啪”,敲门声响了,两个人赶紧停止了动作,才想起还在K房里。

        两个人稍稍坐直,门就打开,一个男服务员推了水果车进来,推销水果的,阿伟随意拿了一盆西瓜拼盘,把他打发出去了。

        服务员把车推了出去,关上门后,心里偷笑着,又是一个小白脸……
第10节
 服务员一走,两个人立马又抱在了一起。

        他熊抱着她,她楼着他的腰。

        两个人眼神十分暧昧。

        他看着她的脸,瞄着她的胸。

        他心里想着,手也动了动,他抚摸着她的后背,表达着自己难忍的渴望。

        她目光满是柔情,

        “伟……”她轻轻地唤。

        “王姐,我……”阿伟紧紧抱住了她,他想吻她。

        她读懂了他的眼神,看后就闭上了眼睛。

        见如此,他立即把嘴唇咬了上去……

        两人的嘴巴贴在一块后,马上就如同胶水般粘在一起,久久不能分开。

        亲吻的动作由慢到快,由轻柔到激烈,再由激烈到轻柔,如此反复。

        在拥吻的同时,他的手就不安份起来,开始抚摸她,隔着粉色吊带套裙,柔捏着那软绵挺立的山峰。

        那令人触电的感觉立即将她全身麻木。

        他的手再往下,再往下,触摸了那诱人的鱼丝网袜,接着再往后,触摸到那极富有弹性的圆屁股……

        伴随她的呻吟声。

        她陶醉的叫声,刺激着他异常的兴奋,他愈加激动起来,他愈加的不安分,他的手愈加的放肆,手伸进了她的套裙里,放到了胸脯位置,柔捏着……

        酸麻触电的感觉让她呻吟更加强烈。

        他不安分的手又游离到了很短的窄裙上,他试图伸进去,但她突然用手抓住了他的手,不让他抚摸。

        手被她抓住后,吻也结束了。

        两人这才稍稍分开。

        对于阿伟而言,这是他第一次如此亲密接触女人。

        “王姐,我……”阿伟仍就抱着她,他还想继续吻她。

        王姐双脸红晕,也有了些羞涩,但痴迷的眼神,甜蜜的笑意,这已然是允许了。

        他的头再次靠上去,吻住了她,他手摸到了她的酥肩,手有些抖抖索索,他要脱掉了她的裙子……

        又是电话声,王姐的手机响了。

        两人很不情愿地分开了。

        王姐接了电话,里面是一个老男人的声音,她站了起来,走到了卫生间里。

        阿伟无不遗憾地整了整衣裤,每次暧昧时总会受打扰的,命呀!

        过了很久,王姐才从卫生间走出来。

        “我那死鬼要回来了。”王姐有点生气的样子,但从她眼神却透出了一丝的按奈不住的兴奋。

        王姐口中的死鬼是她的丈夫,犯了事坐牢的那个吗?

        王姐收拾了一下手提包,拿出镜子、梳子,梳理了一下头发。

        看样子,她要走了。

        “阿伟,下次到我家吧。现在有事,我要先走了。”王姐对阿伟说。

        “哦。”阿伟满是遗憾。

        “下次,让你爽个够。”王姐往阿伟脸上亲了一口,笑了笑,然后走出门,准备去结账。

第11节
 阿伟留在K房里,没有离去。

        看着王姐妩媚性感的身影,一步步地走出了K房,她的吊带套裙,超短窄裙,鱼网丝袜,不知又要迷死多少男人了。

        他不禁浮想联翩,

        下次,让你爽个够!

        哇,王姐的这句话超级有诱惑力。

        他连连喝了几杯酒。

        一个唱K实在也没啥意思。

        阿伟走出了K房,走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大舞厅。

        大舞厅里灯光闪烁,音乐节奏强烈,男男女女尽情的扭动身躯。

        阿伟抬头看了看舞台中间的领舞女郎,二十来岁,圆圆的脸上涂着浓妆,衣服十分鲜艳,低胸露脐短衫,高挺的胸,纤细的腰,该凸的都凸了,该细的都细了;还有那超短白裙,细长的双腿,配上一对高根白色长靴;正随着音乐扭动柔软的身躯,青春就是本钱。

        阿伟故意站在领舞台边上,不时仰着头跳舞,不时看到了超短白裙下那一些令人兴奋的色彩。

        跳了半个多钟,他就感到全身冒汗,有些劳累了。

        然后钻进里面的小厅。

        小厅里面灯光更加昏暗,人不是很多,音乐很柔情,不像大厅那么吵。

        他在吧台边上的高脚椅坐了下来,叫了一罐冰啤。

        点燃一支香烟,眯着眼睛,看着在黑暗中粘在一起的男男女女。

        对面暗角处,有一对男女,正在不安分的粘在一起。

        阿伟看了看,立即都有些脸红心跳。

        那是一个光头男,三十来岁,靠在墙壁的沙发上,双手搂抱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

        女孩穿裙装,低胸衫的,正坐在他的大腿上,从女孩子把裙往下拉拉的动作里,

        阿伟明白她没穿内裤。

        光头男迫不急待地撩了撩女孩子的裙,女孩子扭了扭屁股……

        我靠!真猥琐!狗男女!阿伟小声骂了一句。

        想到刚刚跟王姐在K房,差点也做了同样的事,然后就笑了笑。

        他知道,他跟王姐之间,那不是爱情,只是一种**。

        反倒是阿妮,他还真是有些喜欢她。

        他正想着阿妮的时候,手机突然就震动了,阿伟一看,竟是阿妮打来的。

        “等等,这里很吵。”阿伟边接了电话,边匆忙走出舞厅。

        “你在哪里?”在走廊上,他听到了阿妮有些嘶哑的声音,隐约感觉到她好像哭过。

        “在外面。”阿伟回答着。

        “哦。”阿妮好像很失望的语气。

        “怎么了,我在广场这边。出来不?”阿伟怕她挂了电话,急忙说。

        “好的,等我,我们看看电影吧!”阿妮挂了电话。

        哇!陪性感少妇看电影!

        阿伟觉得异常兴奋。

        看看时间,快十一点了,可以看十一点半的场,然后看完就凌晨多了,嘿嘿,那个时间段,孤男寡女……

        阿伟忍不住笑了笑。

        然后他赶紧去买了两张票。

        电影院在五楼。

        播映的都是搞笑片,本来他是计划看恐怖片的,可惜了。

        影厅分为普通厅及贵宾厅,区别就是贵宾厅的座位是情侣座。

        阿伟要了两张贵宾厅的票。

        大约三十分钟后,阿妮出现了。

        阿伟一看,眼睛都直了。

        阿妮穿着一件粉色短连衣裙,腰身很紧,肉色的丝袜裹着修长的大腿。

        上衣的开口处露出一段丰满的乳沟,微微露出一点带花边的乳罩,丰挺的**随着走动在轻轻晃动,艳光四射。

        披肩的直板长发,柔顺靓丽。

        水汪汪的眼睛射出勾魂的媚电。

        红唇妖艳欲滴。

        阿伟差点就硬了。

        电影是十一点半开场,阿伟买了可乐及爆米花。
第12节
 影厅里面有些暗,两人的眼睛一时不适应,他趁机牵着她的手走了进去,她没拒绝。 

        男人真是要勇敢!阿伟心中暗暗惊喜。

        看电影的人并不多,他牵着她的手在走道行走着,她的手很软,很细嫩。

        一直走到最后一排情侣座,整个一排都是空着的,挑了一个,他俩紧紧倚着坐了下来。

        其实他买的票是中间坐位的。

        电影还没开始,阿妮紧紧靠在阿伟的肩上,一句也不说,看得出她心情不太好。

        阿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女人,也就默不作声,任由她靠着,也许今晚她只是需要借他的肩膀用一用。

        不过阿妮身上那淡淡的体香,闻起来很舒服。

        在电影刚要放映的时候。

        前面又走进来了两个人。

        竟是他们!

        刚才在舞厅见到的那个光头男同那个年轻少女。

        光头男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正牵着那个少女的手走了进来,光线虽然有些暗,还是看到那少女红扑扑的脸,像个苹果。

        那女孩也穿裙装,低胸衫的,年纪很轻,但**还是丰满坚挺,也是纤细的腰,修长的腿。

        他们在阿伟右上方的位置坐了下来。

        同阿伟所在位置就相隔几米的距离。

        光头男刚坐下来不久,两个人就不安分起来。

        女孩又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光头男的手环抱着她,很快又在她的胸前游动。

        狗男女!阿伟心里骂了一句。

        看来光头男是来影厅泄火的。

        影片开始了。

        其实也没啥好看的。

        阿妮则无心看电影,只是靠着阿伟的肩,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

        阿伟也没把心思放在电影上,因为目光都落在了光头男同那女孩身上。

        光头男同那女孩粘在了一起,他亲吻着她的脖颈,咬着她的耳朵,他的双手不停地揉捏着她的胸区。

        阿伟分明听到了她尽量压低的呻吟声。

        妈的,那娇艳欲滴的性感,那撩人心魂的迷艳。

        阿伟感觉自己又硬了。

        他把目光再往影厅周围转移,竟发现男男女女,都是粘在了一起,录像室里忽明忽暗,虽无法看清观众的表情,但从那些坐立姿势的黑影,马上就能明白他们在做着什么。

        诱惑呀,这是阿伟多么渴望的场景呀。

        要是跟阿妮也可以这样……阿伟忍不住瞄了一下身边的阿妮。

        阿妮穿着粉色短连衣裙,刚好可以看到里面那一段丰满的乳沟,阿伟咽了咽口水。

        还有那修长的大腿。

        阿伟真的很想伸手去摸一下。

        可是又犹豫了,因为她今晚心情不太好。

        万一她对这方面没兴趣,岂不是很尴尬。

        死就死吧。

        他还是颤抖着把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那肉色的丝袜滑滑的。

        阿妮仍就闭着眼,没有多大的反应。

        阿伟胆量大了点,轻轻用手摸了摸。

        她有些反应,把双大腿交叉在了一起。

        他轻轻地捏了一下。

        “嗯”她轻轻叫了一声,似乎是很舒心地享受着他对她大腿的揉捏。

        阿伟马上轻轻地揉了起来,渐渐地往她大腿内侧位置游动。

        也许位置过于敏感,阿妮睁开了眼睛,抬起头看着阿伟。

        阿伟停止的手上的动作,但手还是放在她的大腿内侧位置。

        他望着她的眼睛,眼神十分的暧昧。

        似乎她今晚更加漂亮,面部更加光洁,画过眉,染过睫毛,嘴唇上涂着浅红唇膏,娇艳欲滴。

        她粉色短连衣裙下那诱人的乳沟,再往下,连裤里的红色三角内裤也有些隐隐约约。

        她盯着他的眼睛,有些柔情,也有些哀怨。

        “阿伟。”她轻唤了一声,眼睛明亮地闪烁了一下,接着滑落出两颗晶莹的泪珠。

        阿伟双手一伸,不再犹豫,紧紧地抱住了她。

        然后吻向了她的嘴唇,她配合着。

        热吻时间持续不久,他感到咸咸的。

        两个人嘴唇分开了,他看到她白嫩的双脸持着了两行泪线。
第13节
 他明白了,阿妮今晚需要的只是一个肩膀,他没有再难为她。

        他伸开双手,她投入他的怀里,小声哭泣起来。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像摸着一个孩子,他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许多。

        然后她睡着了。

        他靠着她,闻闻淡淡清香,闭上了眼睛,竟然也睡着了。

        直到一阵刺眼的灯花亮起,两个人醒过来,电影放映完了,观众正在一个个地离场。

        哈,两个人揉揉眼睛,对望一眼,笑了笑,竟然在电影院睡了一觉。

        阿妮心情好了很多。

        这时前边那个光头男也站了起来,很高傲地抬起头,还转了一下身。

        在他转身那一瞬间,阿伟完全看清了他的五官,光头男的眼竟是三角眼。

        有说法:“三角眼男人,是个自私的情人。也就因为他够狠,够绝情,所以很容易在弱肉强吃的社会获得成功,当然也会因为要达到某种目的不惜抛家弃子。”

        那个苹果女友,满脸通红,背上裙装湿湿的,好像刚刚激烈运动过,她整了整连衣裙,接着又整了整长发,阿伟无意看到她偷偷的把一大块湿湿的纸巾扔到了座椅底下。

        然后她娇滴滴地站了起来,光头男搂住她的腰,她粘在他的怀里,翘着屁股,左摇右摆地走出了影厅。

        阿伟同阿妮也站了起来。

        他伸出手,她也递过一只手,两只手很自然地就牵在了一起。

        两个随着人群走出了影厅,坐着电梯,下到了广场一楼。

        夜已深,广场人流很少。

        广场外停着几辆的士。

        “要打的回去吗?”阿伟问。

        阿妮摇了摇头。

        “我们散步回去啦。”阿妮调皮地笑了笑。

        散步回去,大约就二十分钟。

        阿伟同意了。

        阿妮挽住了阿伟的手臂。

        这一刻,两人就像一对甜蜜的情侣。

        阿伟忽然明白,跟王姐在一起,只有一种泄火的**,跟阿妮在一起,则是另一种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一下子还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两个人这样行走了一大半路程。

        “啊!”阿妮突然叫了一声,差点摔倒,幸亏有阿伟扶着她。

        “怎么了?”他关切地问道。

        “扭到脚了,好疼啊!”她边说边抬起右脚。

        阿伟弯下腰,想看看她脚的,谁料头一抬,竟看到了她连裤里的红色三角内裤……
第14节
 阿伟脸辣辣的,赶紧转移视线。 

        阿妮穿着长靴子,他把靴子脱下,轻轻按了按她的右脚踝,然后转动一下。

        “疼!”阿妮马上叫了一声。

        看样子是扭到脚了。

        他帮她把靴子穿好,然后站起来,扶着她的手,尝试走了几步。她怕疼,不肯走了。

        这样怎么办呀?阿伟看着阿妮。

        “你背我吧!”阿妮调皮地笑了笑。

        哈,美女主动申请,阿伟岂能不接受。

        马上背对着阿妮弯下腰来。

        丰满性感的她轻轻伏在他的背上,她挺立而软绵绵的山峰挺在了他的胸背部,他的双手抓住了她的双大腿,很有感觉,他又有生理反应了。

        阿妮不重,所以阿伟背着他一点也不吃力。

        “阿伟,有女朋友没有?”她伏着他的身边,嘴边靠在他的耳边,轻轻问着。

        这可是他的死穴,他都想不明白,自己一身肌肉怎么就没女朋友呢?

        “嘻嘻,应该是缘份未到吧。”阿妮调皮地对着他的耳朵吹气,有点痒痒的,他也随之感到下体有了些反应。

        “阿妮!以后我就这样背着你,好不好?”阿伟鼓着了勇气。

        “以后我给你介绍一下很靓的女孩。”阿妮没有正面回答。

        看她那么性感丰满的身体,八成她是结婚的了,阿伟想。

        不过性感少妇可是很有诱惑力的哦!阿伟“嘿嘿”地笑了起来。

        她的双手环抱着他的胸部,她胸前的丰满在他的肩背起伏,令他幻想翩翩,渴望急生。

        很快就回到小区了。

        阿伟都不知多么希望路程远点。

        阿妮在他背上开了锁。

        他就背着她上了楼。

        开了房门,打开电灯,进了客厅。

        阿伟仍然舍不得把她放下来。

        “你是不是要把我背进房间。”阿妮笑了笑,很是暧昧。

        “好,就背进房间。”阿伟把她背进了房间,一进到房间,马上就闻到了一股女性特有的味道。

        “傻瓜,放我下来,把我放到床上呀,你不累吗?”阿妮笑着。

        他听完这话后才把她放到床上。

        阿妮把长靴脱下,侧躺着在床中间的位置,

        阿伟站在床沿上,坐了下来,轻轻揉捏了一下她的右脚踝,边揉边问,“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点了点头。

        两个人四目相视,仿佛都想看清楚对方各自的内心深处。

        他静静地看着她,越看越觉得她漂亮,他不由深情起来,轻轻说,“阿妮,你真漂亮!”

        “是吗?”她笑了笑,脸微微一红,一丝羞涩从神色间悄悄滑落。

        “阿妮,我想……”阿伟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想什么,就直接说嘛。”她说这话时,把脸转向一边,逃离了他的眼睛。

        他从侧面看去,见她面色绯红,羞涩四起。

        他坐进床上,伸手就把她抱起。

        她小鸟依人般依在他怀里,羞涩地问,“你想什么?”

        “我又想……”他低头,非常动情。

        她没有答话,她微微闭上了眼睛。

        他趁势低下头,吻在她的额头,紧接着,就吻住了她的嘴唇……

        嘴唇静静亲密后,舌头也紧跟着缠绵起来。

        身子往下,把她放在了床上,他半伏在她的身子上,而手不安份地伸进了她的衣服,那丰满、那神秘,慢慢激开了他的无限渴望……

书名:偷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偷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文征明晚年大字行书《醉翁亭记》

    文征明晚年大字行书《醉翁亭记》,现藏于沈阳故宫博物院。此作真力弥漫,气势磅礴,文氏书迹中也属罕见。

  • 澳洲五大女富豪都是单身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澳洲新快网22日报道,澳洲女首富吉娜·莱因哈特现年64岁,她的净资产达到230亿澳元(1澳元约合5元人民币)。她于2012年登上《商业评论周刊》全球女富豪榜首,当时其资产估值达到290亿澳元。她曾两次结婚,1990年同第二任丈夫离婚后单身至今。海洛薇兹·普拉特现年55岁,她的净资产28亿澳元,她在大约20年前罹患罕见鼻咽癌后幸存下来,之后通过家族慈善基金会不断资助癌症服务机构,她没有结婚。朱迪·尼尔森70岁,净资产12亿澳元。她出生于非洲津巴布韦,曾是平面设计师,婚后成为全

  • 手机字帖|《颜体字书法要诀》颜真卿楷书字帖《多宝塔碑》偏旁部首书写教程

    颜真卿楷书字帖《颜体字书法要诀》(颜真卿《多宝塔碑》偏旁部首书写教程),手机版字帖图片。]

  • 湖北常年创作网络作家才70人? 大神还是很多 全国第一方阵

    湖北常年创作网络作家才70人?大神还是很多全国第一方阵当年明月湖北是文学大省,也是网络作家大省,自古惟楚有才,于斯为盛。据长江日报7月22日消息,湖北全省在知名原创文学网站注册的湖北8000余名网络用户中,常年创作获得稳定收益的70人。这个数字让我很诧异。我记得不久前光明日报还是中青报一篇报道的数字,全国网络文学注册用户有1000万,湖北才8000?能坚持创作获得稳定收益的才70人?这也可以看出网络文学的残酷,你只看到大神光环,不知道一将功成。靠写作为生,对于大多数而言,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简直

  • 湖北文联作协换届 刘醒龙文联主席 匪我思存作协副主席 老同志退了

    湖北文联作协换届刘醒龙文联主席匪我思存作协副主席老同志退了文联、作协是国家指导文学、艺术创作的机构,也是半官方机构。湖北是文学大省,涌现出大批知名、实力作家,湖北省文联、作协昨天召开了代表大会,选举了最新的负责人人选。据长江日报7月22日讯,刘醒龙当选文联主席,李修文当选作协主席,网络作家匪我思存(艾晶晶)当选作协副主席。省文联副主席里大家耳熟能详的有相声小品演员陆鸣、以及散文家李修文。省作协副主席大家比较熟悉的有高肖晖,评论家刘川鄂、小说家晓苏、诗人张执浩、评论家李鲁平、网络小说作家匪我思存。

  • 《纽约司机驾着北京的梦》中国好声音之一张学友经典歌曲学唱

  • 博物馆文物介绍——宋徽宗赵佶的《瑞鹤图》

    传世宋徽宗赵佶的画有两种,一种是“御笔画”,一种是“御题画”。“御笔画”出于赵佶的亲笔,“御题画”则由他人代笔作画,徽宗书题押款,由此宋徽宗名下之作数量虽多,其中尚有部分为代笔,而《瑞鹤图》独具清俊潇洒之格调,形神兼备,经学者考证属赵佶之“御笔画”。赵佶绘画,注重写实,讲究画理法度。据载赵佶曾亲自挑选宫廷画师,设题画鹤。众生员少有中的者,皆因生员们虽画鹤姿态万千,竟无几人细查仙鹤踏石之足先左或右,直至徽宗钦点,方才彻悟。他还曾要求画师笔下花卉,能够表现不同季节、不同时间应具有的特定情态。自其登基

  • 牛是怎么死的?(看懂了,思想至少成熟30年)

    牛耕田回来,躺在栏里,疲惫不堪地喘着粗气,狗跑过来看它。“唉,老朋友,我实在太累了。”牛诉着苦,“明儿个我真想歇一天。”狗告别后,在墙角遇到了猫。狗说:“伙计,我刚才去看了牛,这位大哥实在太累了,它说它想歇一天。也难怪,主人给它的活儿太多太重了。”猫转身对羊说:“牛抱怨主人给它的活儿太多太重,它想歇一天,明天不干活儿了。”羊对鸡说:“牛不想给主人干活儿了,它抱怨它的活儿太多太重。唉,也不知道别的主人对他的牛是不是好一点儿。”鸡对猪说:“牛不准备给主人干活儿了,它想去别的主人家看看。也真是,主人对

  • 人生短暂,请放宽心态

    活着,健康才是第一,钱财只是用具。百年之后,你躺你的坑,我睡我的土,再也没办法交流。我们忙忙碌碌,为了家庭幸福。我们辛辛苦苦,为了生活奋斗。钱赚的不多,活干的不少,身体累垮了,健康作没了,也就没机会享受了。人生短暂,一定要放宽心态。钱,够用就好,房,够住就行,别为了这些身外之物,忽略了身边的人,抛弃了珍贵的情。每个人的时间都会越来越少,过一天少一天,见一面少一面,到最后都要分开。所以能爱的时候,别吵,能聚的时候,别等,好好说话,和睦相处,千万不要带着怨恨和遗憾过余生。生命只有一次,不可重来,时间

  • 《边疆的泉水清又纯》中国好声音之一张也经典歌曲学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