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薄凉前夫,复婚请排队6章

2017/12/18 23:00:23 来源:网络 []

书名:薄凉前夫,复婚请排队

第5章 倔强的逃生
李欣阳从韩澈手上接过外套替他挂起来,玻璃的纯黑香木桌上电话铃声一声一声响起。好好孕韩澈侧过头,斜长刘海滑过浓黑的剑眉,眸光闪动,嘴角抿了抿抬手松着领间的领带。
  李欣阳走到书桌边接起电话,电话那头邵恒急切的说到:“喂,是李秘书吗?我是邵恒啊,小女孩儿情况不太好,这几天高烧一直不退,我也不敢查看伤口,您看请示一下总裁,该怎么处理?”
  “什么事?”韩澈看李欣阳神色凝重,心中也有些紧张,面上却是看不出有何异样。
  “总裁,那个女孩……”李欣阳将邵恒的话复述了一遍,电话还在他手上没有挂断。
  韩澈眉心深凝,抬起手拨弄着栗色的短碎发,举手投足间尽显贵气,口气有些焦躁简短的说到:“让上次那个女医生来。”
  说完脚步已往书房外走,脚上的FENDI纯手工制牛皮鞋柔软的鞋底踩在地上没有大的声响,只是他急促的步伐擦过脚下的空气略显凌乱。
  李欣阳忙告知邵恒先照看好聂真真,而后挂了电话联系那位女医生。处理完这些才匆匆跑出书房跟上韩澈,韩澈已经先他入了小楼。好好孕
  这几天韩澈没有顾及到聂真真,一是没有时间,二是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他已经派了人照顾她,也在小楼外安排了人手看住她。
  不过,这丫头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就这么两三天的功夫,又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别是在装的吧?
  这种把戏他也不是没见到过,不情愿跟着他的女人,聂真真并不是第一个,寻死觅活的她当然也不是第一个。
  穿过偌大的花园,繁复的亭廊,进了小楼,大掌重重的落在聂真真房间的木门上,只一下就将门推开了。
  房中很安静,没有他所设想和熟悉的歇斯底里的哭喊声,靠着墙的大床上,护士正坐在床沿上,用毛巾给聂真真擦着身子。
  护士将她的手臂放下,想要重新拧一把毛巾,起身看见韩澈站在门口,忙躬身退到了一边。
  韩澈缓步走到床边,鼻尖嗅到一股浓重的酒精味,英俊的脸上抽动了下,斜看着护士问到:“什么东西?”
  “酒精,正在给她擦身子,烧的太厉害了……”护士的话还没说完,韩澈已在床边坐下,伸手抚上聂真真露在外面的手,触手之处,竟是一片烫手的温度!
  他的手没有松开反而加大了力道,不相信般,在她身上游移,从手臂到前额,再到颈窝,每一寸肌肤都像是放在火上烤着一般滚烫!
  韩澈看向床上的女孩,因她本是一头短发,并不显得有多凌乱,白皙的脸颊上红彤彤的两片,反而是应当红润的双唇失去了光泽,起了干燥苍白的皮屑,眉心拧在一起,不时颤动着。版权haohaoyun.com
  情况竟是真的这般糟糕?韩澈的手指每掠过她的一寸肌肤,眉头便皱紧一分,心中一阵焦躁,拉着聂真真的手,那手透出病态的苍白,白得透明,就连细长的手指上都看得见一根根发绿的细微的血管。
  他忽而偏过头朝着护士吼道:“还站在那里做什么,毛巾给我!”这声音冰冷震耳,护士吓得浑身哆嗦,颤巍巍的将手中的毛巾递给韩澈。
  韩澈接过就在聂真真身上擦拭起来。动作迅猛,手上的力道也没控制好,才刚触及聂真真,她便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
  韩澈望向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护士说到:“还是你来吧,轻点儿!”
  护士答应着接过毛巾继续给聂真真擦身子。
  女医生很快便到了,详细问了邵恒和护士聂真真的病症,之后便查看了伤口,又采集了聂真真的血液样本。
  处理完这些才说到:“伤口没有什么问题,如果血液里没有什么问题……”
  她稍作了停顿望向韩澈,藏在口罩后的唇角含着一丝讥笑,这后面的话,相信不用她说,在场所有人都应该明白,房中顿时死一般寂静,除了那女医生和韩澈,其余人可是连大气也不敢出。来自haohaoyun.com
  韩澈冷眼看着默不作声的众人,眸光流转难掩鄙夷不屑之色,这话的意思是他把这女孩弄成这副模样的吗?
  他是要了她,可他的女人多了去,年纪轻轻的女孩也多了,要是都这样就不想活了,那他韩澈早就对女人这种生物改观了!
  送走了女医生,护士又给聂真真输了液,邵恒看情况危急,当晚便留宿在了韩家。
  韩澈所料也不算错,至少结果是一样的,聂真真那时虽凶险,可终究还是平安无事挺过了。
  聂真真的体温慢慢下降,第二天傍晚,护士从她腋下取出体温表,一看38.3℃,虽然还是在发烧,可比起42℃的凶险,着实让她大大松了一口气。
  聂真真因护士的动作睁开了双眼,烧的时间太长,眼皮子都隐隐作痛。脑子里也迷迷糊糊的,看到护士的第一句话竟是:“什么时候了,天还没亮吗?”
  护士捂着嘴轻笑着:“小姑娘,你都发着烧睡了好几天了,今天礼拜三了。”
  “礼拜三?”聂真真手臂撑在床上,想要起来,脑子里想着护士的话,礼拜三的话,她不是应该在上课吗?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她却还在睡觉?发烧?她发烧了吗?她伸出手来抚上前额,果然是滚烫的。
  她疲惫的重新倒回床上,环视着周围的一切——她竟然还在这里?
  这几天惨烈的记忆一一回到她脑中——她被人强占了!
  聂真真惶恐的掀开被子,身上还是赤裸着的,护士为了方便给她擦身,也没有给她穿衣服,她伸出手猛的敲向伤口处,剧痛传来,她不由惊呼出声:“啊!”
  这不是梦,不是梦!她的确被人强占了!
  护士被她的举动吓坏了,忙上前拉住她的手,劝到:“小姑娘,别伤害自己啊!还不够可怜吗?别人欺负了你,你自己可要好好爱惜自己啊!”
  聂真真看着年长自己几岁的护士,听着她的话,突然伸出手来将她抱住,在她怀里失声痛哭:“姐姐,姐姐,我怎么办?我以后怎么办?”
  护士安抚着她,轻抚着她的脊背说到:“你家人呢?知道这件事吗?”
  “家人?”聂真真止住了哭声,抽泣着重复着两个字。薄凉前夫,复婚请排队6章
  她哪里还有什么家人?卿姨能算是她的家人吗?她就是因为她才弄成这副样子!她闭上眼无力的摇摇头,泪水簌簌往下掉。
  “孤儿吗?”护士看她摇头无声落泪,愈发觉得她楚楚可怜。
  她尝试着问到:“朋友呢?没有可以依赖的朋友吗?”
  这话问出口,她就后悔了,一个才17岁的孩子,就算是有朋友,也都是些孩子,又有什么能力帮助到她?
  聂真真还是摇头,她的确是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也习惯了不依靠任何人,从小到大,她都是自己一路照顾自己长大的。
  卿姨给了她安身之地,还供她上学,她已经很感激她了。
  那个强占了自己的男人说卿姨拿了他什么东西,他才会对自己这样,卿姨呢?现在安全吗?
  护士扶着她重新躺下说到:“你躺着,邵医生说你若醒来这液体就不要输了,改成口服的,我去给你倒水啊!”
  水壶里没有水了,护士拿着水壶下楼去打水。聂真真仰望着外面的夕阳,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必须离开这里!乘着那个男人不在,她必须离开这里!
  聂真真迅速起了身,忍着身上的痛,走到衣帽间,她的衣服已被撕碎,只能随便取了里面的男士衣物穿上。
  大大的T恤罩在她身上就是条短裙,裤子太长,她实在穿不了,只能取了条睡裤拿剪子剪了一截才勉强算是能穿,这一身空荡荡的,也不成体统,她哪里还顾得了这些?
  拉开房门直奔楼下而去,到了门口都没遇上任何人,她还不知道这韩宅有多大,守卫有多少,只凭着一股冲动就往外冲。网站haohaoyun.com
  刚下了小楼大门的阶梯,便有四名体格健壮的年轻男子突然出现拦住了她。
  四人齐刷刷的伸出胳膊拦住她,连话都没有一句,带着森冷的目光,逼视着聂真真。
  聂真真脚上只穿着一只拖鞋,另一只已经在奔跑时掉了,她干脆光脚踩在地上,紧抿着唇瓣,抬眼怒视着这些人。
  骨子里的倔强本性又在作祟,她的境遇已不能再糟糕了,再悲惨还能惨成什么样?
  她不顾眼前四人的阻拦,撒开步子继续往前跑,那些人跟在她身后绝没有可能任她跑得很远,但他们却好像并不敢伤害她,是以兜兜转转,聂真真也跑出了小楼一段距离。
  眼前的路,她有些熟悉,正是她来时的路!琥珀色的瞳仁中闪过希翼的光芒,嘴角的梨涡浮现出来,她要离开这里!聂真真的人生不能就在这里毁了!
  

薄凉前夫,复婚请排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薄凉前夫 或 复婚请排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第一凤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第一凤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第一凤妃目录预览:第2章死后重生第3章神秘男子第4章奇怪的色猫第2章死后重生云天只觉得浑身钝痛,肩胛骨似乎被敲碎了的感觉,连轻微的呼吸都痛到不能自已。脑子里一片混沌,耳边似乎还存在着她从二十四楼跳下前炸弹爆炸的巨响。努力的晃了晃剧痛无比的脑袋,云天极力的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睁开沉重无比的眼皮,一双清眸闪过锐利,扫过对面的每个人。“啊……殿下,小姐,她,她,她活过来了……”“啊啊啊啊,诈尸了,诈尸了……”……原本已经断了气的人此时却忽然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对

  • 小说嫡女重生之废后归来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嫡女重生之废后归来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嫡女重生之废后归来目录预览:第2章浴火重生第3章论心计第4章自有安排第2章浴火重生在她死后,楚景成很快登基为新皇,下令处死了身边所有亲近的人,手足兄弟无一幸免……一场大火,原本一切都该烟消云散,然而,对于她来说,亦或许会是浴火重生呢?入夜了,初春的清风从窗口吹了进来,卷起了床榻上的沙曼,榻边跪着几个婢女,正一脸愁绪的看着此时昏迷不醒的人。崔慕灵只感觉自己置身在一片火海中,那熊熊燃烧的烈火狠狠的灼烧着她的身体,她很痛,便不停的挣扎,直到有一个

  • 小说孤儿怨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孤儿怨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孤儿怨目录预览:第2章逃脱第3章浴池死人第4章上课第2章逃脱我想看清那个来的人是谁,手上也停下了挣扎,盯着那道影子无声的接近了床边。孙老师见我不再乱动,满意的咯咯笑出声,对我说道:“好孩子,听话一点,孙老师肯定会疼你……”只见那道黑影举起一旁的板凳,一下砸在孙老师的头上,孙老师吃痛又被吓了一跳,叫了一声翻倒在我身旁,捂着后脑,却没有晕过去,嘴里谩骂着什么话,揉着被砸的地方,缓解疼痛。而我没有了孙老师的压制,我赶紧一翻身准备下地,但手上还被束缚着,那道小黑影

  • 小说阎王家养的小鬼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阎王家养的小鬼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阎王家养的小鬼目录预览:第2章负心人第3章开始复仇第4章酒后第2章负心人陈家然最近过得可不是太尽人意,公司里面的董事都不太满意他这个空降军,就连他的老丈人都是一直在敷衍他,给的职位也只是个闲职。现在公司里面,上上下下,现还有谁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家中的地位低下,跟他说话时,眼中的蔑视,话语的阴阳怪调,他就是想发火,也不好找借口。这件事他跟白诗一也提过,可对方却说他想太多,这公司里面的人除了几个亲信,谁都不知道他陈家然是老总女婿。这话更是让他心里堵得

  • 小说婚然天成:总裁的二婚新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婚然天成:总裁的二婚新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婚然天成:总裁的二婚新妻目录预览:第2章醉酒的后果?第3章你这是绑架!第4章声名狼藉第2章醉酒的后果?第二天早上。言清卉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缓缓睁开眼睛,头部一阵阵剧烈的疼痛让她轻蹙了秀眉,惊觉自己一丝不苟的躺在床上,陌生的环境还有昨晚晕倒前看到的神秘男人,这一切都让言清卉身心俱颤,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没有任何的记忆。正当言清卉发愣懊悔的时候,浴室的门被从里面打来了。一个身穿浴袍的英挺男人走了出来。沾着水珠的黑发随意垂落

  • 小说契约情人:女人哪里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契约情人:女人哪里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契约情人:女人哪里逃目录预览:第2章你是谁?第3章一个亿第4章失落第2章你是谁?“我?”随着黑暗中男人的一声冷笑,整个二楼突然变得明亮起来,骤然亮起的灯光,照射殷蓝曦的双眼。亮起的灯光在,男人背后像是镀上一层金色,深黑色的头发,狭长的眼睛,漆黑的眼球里有着深邃,像沼泽一样,诱惑着人,不能自拔。拥有中欧的轮廓,俊美的面庞,妖而不艳的脸狭,慵懒的姿势,流露他王者的霸气,气势强大的不容侵犯。修长的身形带着天生的压迫感,上位者的气息,骨子里的高贵

  • 小说名门追爱:强宠换面娇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名门追爱:强宠换面娇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名门追爱:强宠换面娇妻目录预览:第2章被偷抽血第3章大开荤戒第4章劈腿发财第2章被偷抽血费城康复医院的vip病房内。耳旁响起了如同蜜蜂采蜜一样的议论声,白晓优费力的挑了挑眼皮,又闭上了。“真是命大啊,车前盖都瘪了,她就是个擦伤。”“是啊,命大的人有福气,这不,马上就能跟苍大总裁攀上关系了。”“就凭她这个RH+的血,苍大总裁肯定会另眼相看的,苍总还真会撞人啊!”“还是苍老夫人有这个命啊,血浆够了,她就可以做手术了。”耳旁嗡嗡个不停,痛感席

  • 小说云杳录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云杳录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云杳录目录预览:第2章借尸重生第3章改变心意第4章重回黎京第2章借尸重生许靖容斜了自己儿子一眼,又满脸忧心的看着躺在榻上的女儿,她那模样憔悴的,令她的心都在抽痛,哪里还顾得上别人许多。老大夫摇摇头示意没事,稍稍把气喘匀了,就上前把手搭在了少女那雪白的腕上,片刻后神情一顿,又重新再换了只手继续号脉。许靖容和自己两个儿子等在一边一脸的紧张,却见大夫慢悠悠的收回手道,“无妨,只是晕车晕厥,我给开个方子,喝上一次就好了。”其实他心里多少有些奇怪,刚刚搭上腕脉的

  • 小说废弃皇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废弃皇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废弃皇妃目录预览:第1章为爱求宠(上)第2章为爱求宠(中)第3章为爱求宠(下)第1章为爱求宠(上)十八年后,翾国。苍穹如墨,暴雨滂沱,冷寒的闪电撕裂宫廷上空,刺骨的凉意如刀子一般,割进人的皮肉里。可是,这并不影响欢颜宫里的歌舞升平。一门之隔,景象却是天渊之别。门里,骄奢淫逸的翾帝正结党寻乐。门外,翾帝的颜嫔颜若歆已在大雨中跪了一个时辰,无人问津。她的身子晃了晃,险些摔倒在已经积水的地上。勉强稳住身子,她缓缓落下眼帘,遮住眼中的痛意,长睫上的雨珠滚落,

  • 小说情锁深宫红颜泪:错嫁罪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情锁深宫红颜泪:错嫁罪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情锁深宫红颜泪:错嫁罪妃目录预览:第2章第3章第4章第2章从我很小的时候,他就没有少照顾在宫中孤苦无依的我。其实,我本名叫赫连绾绾,而赫连暖是先皇赐给我的名字。他的本意是希望,这座皇城可以给我家一样的温暖,却不想,于我而言,这不过是囚禁了我的牢笼。“赵公公,就此别过吧!”我转身,刚欲走,赵公公却又在我的身后道:“郡主,要不然老奴去和浣衣局管事的李嬷嬷说一声,让她给郡主派些轻松的活吧!”“不用了,我活得太安稳,他心里不会舒服的。”我没有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