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完整版【总裁的幸运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19 14:06:1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总裁的幸运妻

第九章 还好他还活着!

护士赶紧上前拉住几乎就要摔一大跟头的她,“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快点冷静下来!”一边扶着她坐下,一边拿过口袋里随身携带的棉签按住她的手背帮她止血。好好孕

“我爸怎么样?他·····他怎么样啊?”云裳像个木偶娃娃一样任她摆布,语气却十分焦躁。

“你冷静些,你父亲因为高血压导致脑血管梗塞,人已经抢救过来了,只是我听医生说会半边偏瘫。”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我爸他会瘫痪?”云裳瞪大着眼,手捂住嘴唇,心痛不已。

她无法想象一贯独立自主的爸爸在知道自己半边偏瘫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可转念一想,偏瘫又有什么关系?

还好他还活着!

心思百转千回,待止住了血,云裳终于平静了下来,她抬眸看向护士,“我爸在哪间病房,我想去看看他!”

“我带你过去,晚点你需要再去补办一下住院手续。”护士小姐见她平静了下来,笑了笑,扶着她站起身。

“好!”

重症监护室门口。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云裳隔着玻璃望着监护室里靠一堆仪器维持生命的父亲,心里一阵阵抽疼。

她不知道,事情怎么就会这样了。

公司这么多年来,从没出过什么大问题,老爸为了公司一年到头劳心劳力弄坏了身体,结果刚逐渐想要放下重担,又因为公司的问题差点丢了命。

老爸一生孤苦,她进顾家的时候就没见家里有个女主人,起居生活都要自己料理,还要照顾她。

白天忙公司,晚上回来还要陪着她玩,陪着她写作业。

每当她说爸爸你太辛苦了的时候,他总会说,等我的宝贝女儿长大了就好了,就可以帮爸爸了。

懂事的时候,她就总希望老爸身边出现一个善良温婉的女子,能帮她照顾老爸。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结果在那么多个善良的美女子被老爸拒绝后,她才知道,老爸心中早已有了一弯明月,再没了别人的位置。

而那个人,却恰恰是她恨到骨子里的妈妈。

她不止一次的认为,她的妈妈不配得到老爸的痴情相待。

然而,看到老爸甘之如饴的样子,她慢慢淡化了对妈妈的恨。

能得老爸念念不忘的女子,定然是善良的女人,只是心狠了些吧!

现在她长大了,原本年轻健康的老爸却病倒了,她也应该替老爸分担一些了。

她的事业是老爸早就为她铺好的路,所以几乎一路顺畅,没有受过大波折。

十八岁成年的那天,老爸把M设计工作室送给她做生日礼物,说要帮她完成设计师的梦想。完整版【总裁的幸运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年初的时候,她说想进顾氏学东西,老爸二话不说就把她推上了代理总裁的位子,在董事会百分之八十反对率下,他用自己的名下的股权证书替她作出保证。

还记得他当初慷锵有力的那句话:“我顾某人的女儿绝对不会差,请大家像相信我一样相信我的女儿顾云裳!”

如今她这个代理总裁应该发挥作用了!

拿出手机,她给薛子阳打了电话,老爸如今这个样子,在老爸醒来之前,公事还是只能继续拜托给他了。

第十章 引某人注意

紫荆公寓,书房。

花想容接过秘书齐洋送过来的紧急文件,签好名递回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我前两天让你去收购顾氏股份的事,办得怎么样?”

“有一个要移民出国的股东倒是松了口,他手里有顾氏百分之十的股份,属下明天一定和他谈妥。”齐洋接过文件,恭敬的报告着事情的进展。

“你派人去和他谈谈价格,但是不用买。”花想容拿着笔轻敲了敲桌面,漫不经心的交代了一句。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齐洋一时没理解过来,“属下不太明白,总裁您不是急着收购顾氏集团的股份吗?”

如果真的是急于收购顾氏的股份,这会儿应该要不择手段的从顾氏集团股东手里把股份买过来才是,怎么有人愿意卖了,反而不买了?

“那几个老东西以为我真的有心买,居然狮子大开口,我又不是傻瓜,那么大一笔支出,我会那么轻易出吗?”花想容戏谑的笑了笑,慵懒的靠回椅背。

“总裁是想压价?”

“不是这个原因,你照做就是了!”他本来就没想买顾氏的股票,只是为了引某人注意。

顾氏集团现在可谓是内忧外患,以顾云裳对顾氏集团的在乎,她担心顾氏集团落在他的手里,必然会上门来找他。

“好的,那属下先回去了,总裁您早点休息!”

总裁的心思难以猜透,不过他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从没出错过!

“好,辛苦了!你也早点休息!”

看着关上的房门,花君卿偏头看着被灯光照亮的书桌,暗眸一片沉冷。

他似乎对那个女人兴趣越来越大,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可能是他狩猎的心理作祟吧?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云裳惊得从沙发上跳起来,紧张的回头看了眼安睡着的顾怀仁,滑到接听键,摸黑去了阳台。

“怎么了?公司的问题又严重了?”半夜接到薛子阳的电话,只有这个原因。完整版【总裁的幸运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有一个股东已经松了口,还有就是······上次项目的亏损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银行的还贷日期也要到了,顾总,公司现在可是内忧外患啊!”本来公司资金短缺的事他还想瞒着的,不料顾怀仁已经因此病倒,他不得不说。

“公司资金链断裂?”乍一听到这消息,云裳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她以为只是暂时的资金周转不过来而已,没想到已经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

老爹估计就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才会急得突发高血压的!

“那现在要怎么办?你准备怎么做?”云裳急声开口。

公事上她丝毫没有经验,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薛子阳身上。

“顾总您先别急,我会找找投资公司。”那头的薛子阳语气有些急,但还是很有分寸。

“我知道了,有消息给我打电话!”

清晨,云裳皱着眉往医院门口走,夏日的清晨虽然阳光不是很大,但仍然带着热气。

在这种地方再次见到花想容,云裳只觉得生活太狗血了!

走到门口的男人看到她也是一愣。

在他开口的瞬间,云裳几乎下意识的就是转身就走。

刚迈出两步,身后的男人就伸手把她拽了回去,头顶传来男人沉郁的嗓音:“怎么,来做修复手术?”

愣愣然回过神来,她抬腿就给了他的小腿一脚,“王八蛋!你去死吧!”

她挣扎着脱离他的手,委屈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哎,不是就不是,你别哭啊!”挑挑眉,花想容轻勾了勾唇角,“说说看,你来医院干嘛?”

猛地想到某个可能,他的脸色沉了沉,“你生病了?很严重?”

云裳顿时瞪大了眼,一脸愤恨的瞪着面前英俊的男人,咬牙切齿的深吸了口气,“呸呸呸!你才病得严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说完也不去理花想容的反应,越过他往车子走去。

第十一章 该不会是你做的吧?

云裳正打算进包厢的时候,前方一群穿着黑色正装的男人走了过来,她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刚要离开,却被人叫住:“云裳?”

云裳愣愣的回过头,打量了眼眼前这个有些中年发福的男人,想起来是谁后,扯了个礼貌的笑容出来,“王叔叔好!”

王德新是顾怀仁的老同学,一直和顾怀仁有来往,所以他对云裳有些印象。

其实他叫住她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旁边那个男人刚刚淡淡的一瞥。

“你怎么在这里?”王德新语气温和。

云裳笑了笑,“过来吃饭。”

她没有说是过来见投资人,毕竟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那不如陪王叔叔坐坐,正好我有点问题要问你。”王德新脸上带着笑,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硬生生的把云裳即将脱口而出的“我朋友还等着我”这句话逼回了肚子里。

王德新说着朝旁边一直不出声的男人微微颌首,“花总,您不介意吧?”

云裳这才注意到他旁边的那个男人

花总?

现在才想起,滨海花姓本来就稀有,不外乎就那么一家。

滨海百年名门!

该不会真是那家的吧!

这个可怕的认知犹如天雷滚滚,把云裳炸了个外焦里嫩。

该死!早知道她就不该对他又踢又骂的。

托王叔叔的“福”,现在对方连她的名字都知道了。

她“非处”的隐私啊!

这回死定了!

男人的眸光有意无意似地在她身上扫了几眼,很快又转向别处。

花想容抬头看了王德新一眼,没有说什么,径自进了包厢。

同行的几个老总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跟明镜似地,大家都是商场老手了,怎么会看不出王德新的用意。

周围坐着的都是商界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早知道王德新叫她进来就是拉家常,打死她也不会进来遭受这种如坐针毡的酷刑。

包厢里的温度适宜,云裳却感觉后背都渗出了汗,尤其是对面那个男人那个意味不明的眸光停留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更是觉得出汗的速度在加快。

云裳只能低下头猛吃,抬头的时候,又对上一双幽黑的眼睛。

她的脸上破天荒的一热,迅速低下头去。

这一幕自然被那几个吃饭仍不忘察言观色的老总心领神会。

传言,花总不近女se,看来不尽然。

吃完饭从包厢出来,云裳硬是被王德新劝说上车送送花想容。

这下,云裳可不干了。

这老家伙当她什么人啊!

不过王德新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话就让她迫不得已的上了车子。

他只说了一句话,“不能得罪他,顾氏现在的情况还指望他帮忙呢!”

王德新在商场人脉众多,知道顾氏的情况也不奇怪,云裳也不怕他知道,就目前她看来,王德新对顾氏没有兴趣。

花想容是不是那家的人,她从刚刚王德新他们的态度之中就肯定了。

听说花家小少花想容,可是冷酷无情的人物。

虽然云裳不指望他帮忙,但觉得和他道个歉请求原谅避免打击报复是非常有必要的。

走到打开的车门前,她也不打算上车,刚想开口,里头的花想容抢先开了口:“你爸爸的公司最近怎么样?听说他病倒了?”

他让齐洋查了她出现在医院里的原因,倒是没想到顾怀仁会病倒。

看着他嘴角那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云裳猛地想到一个念头,眉心一跳,“该不会是你做的吧?”

花想容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伸手关上车门,黑色的宾利扬尘而去。

第十二章 待宰的猎物

云裳再没了上班的心思,开着车子驶向花氏。

她现在只关心顾氏集团的事是不是花想容搞的鬼。

如果是,那又是为什么?

她决定去花氏集团,当面将事情问清楚。

按耐着心中的气怒和焦急,云裳加快车速。

繁华的中心商务区。

站在花氏集团门口,云裳抬眸看了眼那高耸的办公大楼,微微眯眼,低头朝一楼的前台走去。

这是她第一次跨进这个地方。

说来好笑,好歹花氏是滨海第一企业,但她却是第一次正眼打量这个地方。

“你好,我是顾氏集团的顾云裳,过来找齐洋秘书!”云裳开口就撒了个谎。

她记得之前在饭桌上,那个齐秘书对自己挺友好的。

“你好,顾小姐,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有,我是齐秘书的朋友!”云裳面不改色的继续说谎。

“原来是齐秘书的朋友,你直接上去找他就行!”前台小姐热情的笑着,伸手给她指了方向。

“好的,谢谢!”点点头,她顺着前台小姐指着的方向往电梯走去。

顶楼是总裁办公室,除了总裁办的几个秘书,没别的工作人员。

刚从电梯出来,云裳一眼便看到走道上的齐洋,顿住脚步礼貌的点了点头:“齐秘书!”

“顾小姐!”齐洋略略的打量了她一眼,有些讶异,“你······怎么过来了?!”

“你们总裁在办公室吗?”

“在呢!我带你过去吧!”齐洋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后朝她礼貌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

虽然总裁不是谁都见的,但他直觉认为总裁会见眼前这个女人。

“谢谢!”云裳点点头,跟在他身后踏进了总裁办公室。

宽敞的办公室里,黑白色的简约装潢,低调中透着不凡的品味。

“总裁,顾小姐找你!”顿住脚步,齐洋半笑着开口提醒着正闭目养神的男人。

花想容缓缓睁开眼,抬眸看向齐洋身旁站着的女人,暗沉的眸子掠过一抹精光。

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

他就知道顾氏集团是她的软肋。

站起身,他走到沙发旁坐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顾小姐请坐!”

云裳磨了磨牙,走过去在他面前坐下。

他双手一摊,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戏谑的勾了勾唇角,他瞥了眼她未施粉黛的脸,淡淡开口:“找我什么事?不是刚刚才分开的吗?”

齐洋一听这话题,不动声色的退后几步,最后快步出了办公室。

深邃的眸光打量着面前站着的女人,她嫩白秀美的脸上涨得通红,眼角眉梢都被气得跳动。

看着看着,他心里竟是觉得好玩又好笑。

云裳忍住上拍死他的冲动,咬牙在他面前坐下。

花想容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坐下,挑起俊眉,活像是在打量待宰的猎物。

云裳被他看得更加恼火,做了两次深呼吸才勉强压下胸腔里乱窜的火气,“我找你什么事,你难道不清楚吗?”

高大的身影站起来,缓缓朝她靠近,云裳抬眸瞪向他,娇俏的脸几乎红到耳根,澄澈的眸子隐隐跳动着火光。

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云裳猛地站起来,后退两步,咬了咬唇,“对不起,我为之前的事向你道歉!”

她的语气软了几分,嗓音柔软甜腻。

花想容顿时感觉心里的某根弦动了一下。

很好,会认清局势。

“我接受你的道歉,你有事可以直说。”花想容淡淡的回了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云裳温柔一笑,声音婉转,“我想知道顾氏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

花君卿只是淡淡的笑着。

刚才还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这会儿就开始采取柔情攻势了吗?

危机公关倒是做得不错!

第十三章 我的目的是你

他轻抿一口咖啡,“顾小姐不是认定是我做的吗?。”

“我不确定,麻烦花总告诉我!”

“是我做的又怎样?不是我做的又怎样?”

“你······”云裳僵住笑脸,忍不住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所有的冷静都被他云淡风轻的语气击退,“真的是你做的?”

“是,也不是。”他伸手拍了拍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灰,走到原来的位置上坐下。

“······”深吸了口气,她抬眸看着他看好戏的神情,咬咬牙忍了下来,“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收购股票的事是我让人做的,至于顾氏投资失利导致资金漏洞的事可跟我没关系!”半眯着眼,他懒懒的答了句。

“你真的要收购顾氏的股票?还是高价?”话还没说完,云裳就怒气冲冲的开口打断了他。

“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是不是之前我对你又踢又骂的,所以你报复我?”云裳气得跳脚,等不及他回答,就一股脑的把心里的猜测都说了出来。

“你终于知道自己不该那么做了?”花君卿轻勾了勾唇角,语气有些玩味。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云裳咬咬唇,脑海里杂乱的想法几乎让她不能思考。

花君卿低垂着眸,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良久,他轻笑一声,“如果说,我的目的是你呢?”

“花总,你开什么玩笑?”云裳眯着眼睛盯着花想容,慢慢平缓着气息。

“我没开玩笑。”花想容淡声开口。

“加上今天,我们就见了四次面,你是什么时候对我有兴趣的,难不成是相亲那次?”压下心里的震惊,云裳一脸讶异,试探着开口。

“你不用管我是什么时候对你产生兴趣的。”花想容轻扬起薄唇,语气漫不经心。

云裳心里微微一颤,低垂着眸,沉默了片刻,抬起头,眼神平静的看向花想容,声音尽量柔和,“你的目的在我,我很震惊。你会对我感兴趣,不过是两个原因,一是我长得漂亮,可这根本不算什么,花总想要多漂亮的女人都会有,是不是?”

“我猜第二个原因才是主要的,我有些和你身边的女人不一样,不像她们那样恭敬顺从,所以你心里不甘,你身份尊贵,从小到大被人捧惯了,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就我看来,你会对我感兴趣,只不过是一时的叛逆心理作祟。”

“是吗?”挑挑眉,花想容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云裳轻叹了口气,看着花想容,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是花氏集团的总裁,做的每一个决策都应该慎重,顾氏如今就是个空壳子,你高价收购顾氏的股票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花想容半笑着看着她,“顾小姐的意思是,我应该放弃收购顾氏的股票?”

“是的!您在这个时候收购顾氏的股票,有落井下石之嫌,有损花总美名。”云裳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微笑着开口。

花想容拧着眉,半眯着眼睛,戏谑的勾了勾唇,“也是,听起来我似乎不应该这么做。”

“当然了,要不是你收购顾氏的股票,顾氏至于像现在这样内忧外患的吗?”云裳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表情,紧张得心跳加快。

他说不应该那么做,是不是就代表,他不会收购顾氏的股票了?

“我并不会收购顾氏的股票,只是放出风声。”花想容扬起薄唇,低沉的嗓音像是乐声,缓缓流淌出来。

像是乐声,这是云裳心里的第一感觉,因为这表示,顾氏的外患不存在。

“原来是这样!”云裳心里欢呼雀跃,语气也跟着轻快了许多,脸上不自觉的带上了笑容。

花想容盯着她明媚的笑脸,状似不经意的开口:“顾氏的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

“不用了!”乍一听到他这话,云裳下意识的开口拒绝。

她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愿意帮忙肯定是有条件的,恐怕这个条件还是她难以接受的那种。

“不用最好,顾小姐还有什么事吗?”花想容陡然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向她,语气冰冷。

言下之意,行为举止都是一副送客的姿态。

“没有了,很抱歉耽误了花总的时间,我先走了!”云裳识相的站起身,礼貌的和花想容道别。

她清晰的感觉到了花想容的怒气,也知道他怒气的来源是自己不留情面的拒绝,所以赶紧离开是最正确的选择,更何况她要的答案已经要到了。

总裁办公室的门咔嚓一声关上,男人的暗眸像是一把冰冷的利剑穿透大门射向云裳离开的背影。

第十四章 找他帮忙

看着电脑屏幕上跌停的股票,云裳疲惫的揉了揉脸,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等着她处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得很糟糕。

以顾氏集团目前的情况,短时间要找一个靠谱的投资公司并不容易,接洽的那几个投资方无一不是拒绝合作。

如今被逼到绝境,某个她一直不想去想的问题,不得不考虑。

顾氏是家族企业,如果在她手里破产,老爸知道一定会伤心死。

一早的集团董事会,所有的股东集团出席,看着陆陆续续进来的股东,云裳脸色阴沉。

她考虑过破产的结果,甚至也考虑过去求龙裔,不过都被她否决了。

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董事会议在一片声讨和争执中结束,云裳身为总裁,再三保证会保住顾氏,那些个平日里支持顾怀仁的股东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而几个反派股东自然是冷哼加不屑的威胁她让位。

结束了会议,云裳回到办公室,薛子阳跟在她身后。

“顾总,这是有关花氏集团的所有资料。”

接过文件,云裳随手翻看了下,“看来只有找他帮忙了!”

“我刚刚打听到,他们一行人下午会去海湾温泉度假村那边考察,顾总你可以趁这个机会找花总谈谈。”

“什么时间?”

“下午三点。”

“好,我知道了。”

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她头疼的想起了花想容说的话。

“顾氏的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

亏她当时自以为是的拒绝他的帮忙,现在好了,要去求他了!

海湾温泉度假村是花氏重点投资项目,整个度假村将会环海而建,无边界的海边浴场是这个项目的一大亮点。

奢华的轿车缓缓往海滨的方向驶去,四周的水泥森林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望无际的海。

齐洋整理着手中的投资方案,拿起一份给对面的男人递了过去,“总裁,这是市场部那边送过来的投资方案,您看看。”

倾过身,花想容接过文件,随手翻看起来,“把预算做出来,公开招标建筑公司。”

“是!”点点头,齐洋把手里的资料放回到架子上。

从一叠文件里,他抽出一份资料看了看,“总裁,这几个都是各方面有优势的建筑公司。”

花想容接过来翻看,在看打顾氏集团那一页时顿了顿,齐洋心领神会,看向神色意味不明的总裁,“总裁,如今的顾氏资金亏损严重,恐怕都不能参与竞标······”

顾氏早先是有实力的老牌建筑公司,只是以如今的资本,是不够格参与温泉度假村的竞标的。

“如果某人愿意来求我的话,我会破例。”

车子在海边停下,整个区域还没有开发,空旷的海景一眼望不到边。

从车里下来,云裳朝着不远处的一群人走去。

她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正和下属商讨的身影,似乎这个男人就是个发光体,让人无法忽视。

齐洋不经意的抬头看到了朝这边走来的身影,转头唤了声身旁的男人,“总裁!”

花想容抬头,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墨镜下的黑眸暗沉了几分。

转头朝齐洋吩咐了声,他抬步朝云裳走了过来。

深吸了口气,云裳定了定心神,“花总,我有事找你,你现在有时间吗?”

花想容半眯着眼看着眼前脸晒得通红的女人,戏谑勾了勾唇角,“顾小姐又找我有什么事?”

总裁的幸运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幸运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盛世田嫁20章

    原标题:盛世田嫁20章书名:盛世田嫁第20章琉璃杀狼唐琉璃看看时辰,的确是不早了,她害怕唐家人再找他们,若是被他们发现野狼的存在,一定会怀疑她!“这狼要杀了剥皮!”唐琉璃走到河边,一边洗净手上跟脸上的血,一边对紫琅夜说道,“晚上我来找你吃狼肉!”紫琅夜点点头。“走吧!”唐琉璃上前对唐三平说道,“今天进山遇到野狼的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唐琉璃一边走,一边叮嘱唐三平,“不然爹娘知道一定饶不了我!”唐三平这才反应过来,低声应着。紫琅夜弱小的身影站在棚子前,一直望着唐琉璃的身影消失,他眸色亮亮的,似乎

  • 我的绝色美女老婆20章

    原标题:我的绝色美女老婆20章小说:我的绝色美女老婆第20章对我负责方唐镜四周看了看,说:“对了,叶宝宝呢?”“叶宝宝家里有事,先回家了。”丁瑶不冷不淡的说道,眼睛斜勾了他一眼:“你这么关心叶宝宝,是不是喜欢她啊?叶宝宝可是一个单纯孩子,你要是敢把魔爪伸到她的身上,我保证让你死的很难看。”方唐镜额头冷汗涔涔,这哪里是什么千金小姐,长的倒是漂亮,不过跟江湖上的太妹一样,板着脸道:“我方唐镜以宽容之心对人,没想到你却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小小年纪懂什么喜欢不喜欢,快点上车。”“哼!我怎么就不能懂了。

  • 绝世星魂20章

    原标题:绝世星魂20章书名:绝世星魂第20章离开罗晓的天资,虽然算不上很高,但也绝对是中层的存在,星魂能够战胜对方,已经足以证明他不是废物。而且,他还是以古武的身份获胜的,无疑成为了晋国成立以来的古武第一人。曾经的开灵第一人,成为了现在的古武第一人,星魂的潜质已经毋庸置疑。所有人都对他的感官大变,所过之处他再也听不到‘废物’这两个字。这一战,他得到了所有青牛学员的认可。从废物重新变成了天才,重新有了天才光环加身,重新获得了当年失去的肯定,再次得到赞扬的星魂,却能够坦然面对,不骄不躁。这两年的遭遇

  • 不灭武神20章

    原标题:不灭武神20章小说名:不灭武神第20章恐怖尖啸“丁文,退回来,丢人现眼!”叶辰面色铁青,他刚刚说出来的“吴灵三回合必败”的话语犹在耳边,此刻便被吴灵用优秀的表现给颠覆,犹如是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很是不爽,神色颇为阴沉。丁文感到极端的耻辱,只是忽然听到叶辰的话语,转头不乐意的看了他一眼,不满的大呼:“我只是一时大意,被这小子……”那叶辰却是不理,直接一瞪眼,其中闪过一抹煞气。丁文似对他颇为惧怕,只好乖乖地收了气势,极为不甘的退了回去。吴灵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见丁文都没有问询苏珊,便退了回去,

  • 绝世神魂20章

    原标题:绝世神魂20章小说名字:绝世神魂第20章玩阴的“玩阴的?”皇普威阳也一愣,随即脸色难看。在皇普云天面前玩这种小把戏,这个张克雄,也太无知了一点吧。原本,他还希望张克雄将齐峥碾压一番,但皇普威阳知道,用这种伎俩,就算张克雄赢了齐峥,也无法达到他想要的那种效果。那锋利的刀刃,眼看着就要洞穿齐峥的手掌了,而皇普云天这个时候虽然发现,但想要喝止,也迟了。可是。意想之中的,一缕鲜血喷溅,然后张克雄顺势将齐峥的一只手都割下来的场面,并没有发生。千钧一发之时,齐峥那略微曲卷的的手掌,猛地撑开,而一股强

  • 总裁的蜜制新妻20章

    原标题:总裁的蜜制新妻20章小说名称:总裁的蜜制新妻第20章海上半岛上了车她发现徐宝倩定位的地方不是她家,不禁询问:“你要去哪?海上半岛小区?”“最近忙不忙啊?帮你介绍个兼职!”她咧开红唇,笑嘻嘻的说道。“又先斩后奏?”季瑾递了一记白眼。徐宝倩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我也是参考了你的情况,知道你周末比较闲,所以才给你约的。对方定居燕城,所以你不用跟着拍片。是一个超模,据说是某天王级歌手的订婚女友,所以根本不差钱。卖的是高档奢侈品,所以给你的费用也不会少。比你累死累活,出卖前任赚钱好得多!”最后那句话

  • 狂魔战尊20章

    原标题:狂魔战尊20章小说名称:狂魔战尊第一卷第20章杀无赦“你们真的这么喜欢让人跪?”陆玄嘴角微微上跷,带着一丝危险的笑意,尽显嘲弄之色。“就喜欢让你跪,怎的?你敢有意见?少啰嗦,再不跪的话取你狗命!”一名风家弟子脸带残忍之色,指着陆玄厉喝道。“欢喜跪,就让你们跪个够!”“啊!”只见陆玄化作道残影冲向几人,随即响起众人杀猪般的惨嚎,一个个扑咚的跪倒在地。原来,陆玄以天鹏纵的速事瞬间冲向其中一人,快速的抽出对方佩剑,屈膝低腰,反手一剑卷出。可怕的剑芒将几人的脚筋全部割断。出手可谓快、狠、准、毒!

  • 邻家师姐初长成20章

    原标题:邻家师姐初长成20章小说名:邻家师姐初长成第20章同门好兄弟水清柔开车离开一段距离后,又把车停下,抱手于胸,冷着脸生气。有一种美好的错觉是,“我以为他的世界里只有我,每天只能和我在一起。”然而有一种痛苦的领悟是,“事实上,离开了我,他的世界还是那么精彩。”水清柔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生气的。之前学校出现问题,对付陈贵,她和莫一凡紧紧联系在一起。她以前总是一个人,突然多了一个人,并且接受了后,就以为和莫一凡绑在一起了。但刚才莫一凡说有朋友帮忙,她心中有股莫名的失落,接着就大发脾气了。莫一凡打了辆

  • 诸天神王20章

    原标题:诸天神王20章小说书名:诸天神王第20章修炼宝地,铜人巷很显然,在老者的插手之下,这场恶战,难以再进行下去。一方面,三人此时皆已经身受重伤;再战下去,随时都可能有人会陨落;另一方面,老者为了维护门规,也不可能让三人继续下去。“你三人速速疗伤。”老者一甩长袖,不耐烦道;而宋哲此刻,却忽然察觉,自己的手中多了一样东西,一瞥,竟然是一枚丹药。抬头时,那老者对着宋哲悄悄挤了下眼睛;这个老者,正是丹房的林长老!心中暗笑,宋哲服下丹药,几个呼吸间,伤势就恢复了不少;而秦诗瑶与秦梅儿两女,却没有这种待

  • 无敌小刁民20章

    原标题:无敌小刁民20章小说名称:无敌小刁民第20章炮制壮阳酒“哥,您还有什么吩咐?”黄毛冷不丁的吓了一哆嗦,叫苦不迭道。妈的,早知道这小子身手这么厉害,就不来逞这个能了。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连大混子刘武都没放在眼里,到底什么来路啊。估计自己这帮人在他眼里就是个渣渣!“误工费呢?”赵宝玉瞥眼提醒一句。“哦哦哦,有有有,我这就给您拿。”黄毛恍然大悟,赶紧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他们这些人加起来才不过一百多块钱,然后双手奉上。看着这一手的零碎,竟然还有一毛五毛的,赵宝玉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不喜的顿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