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逍遥妖师 12章

2017/12/19 21:35:33 来源:网络 []

小说:逍遥妖师

第十二章 男人的选择
蒋大少也是男人,他当然也懂男人,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可是程昱他并不是一个英雄。好好孕这个人应该算是一个袅雄才对,这样的人,他也是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所有的。蒋大少想,反正林清这张王牌现在在自己的手上,慢慢地折磨程昱也行啊!
  “不,程昱不要!”林清仍然使劲的摇着头,一脸乞求的看着程昱。
  程昱看着蒋大少冷笑道:“那么,如果你想用这张王牌来威胁我的话,那真是大错特错了。”
  “怎么?难道你对小清根本就不在意?”蒋大少笑道,然而他的心中有些紧张了,难道这家伙比他想象的还要自私?这点牺牲都不肯做?
  “不!”程昱摇了摇头,道:“因为这张王牌…其实是在我的手上。”
  “什么意思?”蒋大少一脸疑惑。
  这时,被蒋大少禁锢在怀中的林清突然伸手快速抓住他握枪的那只手,并用力向外推去,同时林清的脑袋也努力的向后靠。
  呯!一声枪声响起,这次的枪没有安装消声器,响亮的声音回荡在了整个仓库内。逍遥妖师 12章这是蒋大少本能的开了一枪,幸好经过林清的努力枪口已经偏离了她的脑袋,子弹也没有打中她。程昱在心中暗骂了一阵,这个混蛋,居然还真敢向林清开枪,太他妈的不是个东西了,太太太…
  都不知道该怎么骂了…
  林清在避开蒋大少的枪口后,另一只手的手臂膝盖又接着顶在了后面蒋大少的胸膛上。蒋大少痛苦的闷哼了一声,松开林清向后退了几步,同时手中的那把手枪也被林清给打落在了地上。接着,林清又转身向蒋大少踢去了一脚…
  蒋大少混在黑道上,自身也是有一点本事的人,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与林清一阵交手。可是,蒋大少并不是林清的对手,很快他就败于了下风,最后也被动的挨打起来。此时蒋大少很是疑惑,他没有想到林清平时柔柔弱弱的,居然也有这么好的身手。
  可惜蒋大少并不知道,此时的林清也已经根本不是真的林清,她已经被程昱用一部分的意识附了身,所以他此时面对的应该是程昱才对。来自haohaoyun.com真正的程昱仍然站在那里,只是一脸微笑的看着“林清”狠狠的教训着蒋大少,控制着林清的身体来狂揍仇人,这也算是让林清亲自来出出气吧!
  过来一会儿后,蒋大少也已经被“林清”揍得半死不活了,程昱眼看差不多了,所以便走了过去,伸手扣住蒋大少的喉咙,将躺在地上的他单手提了起来。程昱可以控制林清的身体来揍人,但杀人的事情就还是自己亲自来做吧!他也不想让林清这种清纯女孩的身上会沾上猩红的血液…
  ……
  ……
  废弃工厂外的那辆白色宝马内,坐在驾驶座上的程昱看了看旁边躺在副驾驶座上昏迷不醒的林清,因为刚才程昱用意念暂时强行地控制了林清的身体,所以林清也就昏迷了过去。这时,程昱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玻璃小瓶子,这是从那个蒋大少的身上拿过来的,之前人家也就是用这个令昏迷中的林清清醒过来的。
  拧开盖子,程昱立即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他赶忙将瓶子拿到林清的鼻端,等她清醒过来后又迅速将瓶盖给盖上。妈呀!太难闻了!
  “清儿!你醒啦!”程昱看着林清笑道。
  “这里是哪里?”林清又将周围打量了一番,显得有些紧张。
  “清儿,这里是车里,我们已经出来了。原文haohaoyun.com”程昱笑着安慰道。
  “真的吗?”林清放下了心来,但有些疑惑的道:“我怎么不知道啊?”
  “因为你后来就昏迷过去了。”程昱好笑的道。
  “哦!这样啊!”林清点了点头,接着她又反应了过来,看着程昱紧张的问道:“昏迷?那程昱你最后有没有答应那个蒋大少爷的什么要求?你受伤没有啊?”
  “清儿,放心吧!我没事,我们都平安无事的出来了。”程昱笑道,林清此时的反应,又令他有些感动。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唔…”林清说着便双手捂脸哭了起来。
  程昱笑看着林清,这也难为她了,今晚在紧张的心态下还受到了那么多次的惊吓,像林清这样清纯的女孩确实是很难受的住。来自haohaoyun.com这时程昱依过身体将林清抱在怀中,轻轻地拍打着她那有些显瘦的后背,在这种情况下林清自然也不会反对,就靠在程昱的怀中哭泣着。而程昱心中也一阵兴奋,这次…又占到便宜了,又耍到流氓了。
  哭了一会儿,林清也平静了下来,她起身擦干眼泪,并对程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时林清又看着程昱问道:“那个蒋大少…他最后怎么样了?你杀了他吗?”
  “没有!”程昱摇了摇头。
  当时程昱扣住那个蒋大少的喉咙,准备也将其捏碎的时候,程昱突然想到了蒋大少之前对林清说过这样一句话:可是,让人想不到,我父亲就因为程昱的这点能耐就害怕了,居然还告诫我放弃这件事情。
  那个蒋大少也就是说,他的父亲,修仙门的帮主对程昱是有些顾忌的。因此程昱心中便有了一个想法,也许他可以像得到四海帮一样,同样令修仙门也归顺给四海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了,何必还要经过一番打打杀杀呢?
  所以,程昱最后便又一次放过了那个蒋大少,如果他杀了蒋大少的话,人家的父亲还不会跟你彻底翻脸?那就不可能会收服修仙门了。好好孕程昱放过那个蒋大少时,并告诫他回去后转告他的父亲,告诉他归顺给四海帮。程昱不期望蒋大少也像当初赵小海一样支持他,他只是想让那个修仙门的帮主知道自己有这个打算。
  程昱开车与林清一起回到了省城北郊的民工居住区,终于实现愿望的与林清同居了一次。不过,程昱也没有找到机会与林清发生那种关系,因为之前受到了那个蒋大少的强迫,虽然没有成功,但林清的心中也有了一些阴影,所以程昱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程昱又在心中将那个蒋大少暗骂了一番,这丫的真是不懂情调,干嘛要硬上呢?你要是对人家用点催情药也好啊!这样我把人救出来后,不是就可以趁机和林清发生那种关系了吗?真他丫的笨…
  第二天是周末,林清又会去火锅店工作一整天,程昱一早开车送林清去工作后,便又开车往省城北部中心的赵四海家里赶去。因为程昱打算将车子还给赵小海了,可一打电话却知道他还在家里睡觉,看来昨晚赵小海又去哪个酒吧里玩通夜了。
  在赵四海的挽留下,程昱心想着也没有什么事情,便也在赵四海的家里吃了一顿午饭。饭后,程昱又和赵四海在客厅里喝茶闲聊了一会儿,这时一个中年仆人走了过来,对着赵四海恭敬地道:“老爷,外面有个漂亮的女警察,说要找程昱先生。”
  “找我?”程昱很是疑惑。
  “小昱,是你的朋友吗?出去看看吧!”一旁的赵四海笑道。
  走出去一看,程昱见到在赵四海别墅周围那片“公园”的大门外,一辆警车停在那里,车上坐着一个身穿制服的女警察。那个女警察安静的坐在驾驶座上,目光直看着前方,因此程昱也只看到了对方的侧面,不过他还是认出了这人便是那个冰冷的美女警官秦瑜。
  “是你?”程昱走过去,看着秦瑜疑惑道:“美女警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根据你的电话卡,找人直接查到了你的所在位置。”秦瑜转过头看向车外的程昱直接说道,同样她的语气有些冰冷。
  “查…查我?”程昱一阵吃惊,不解的问道:“美女警官,你干嘛查我啊?”
  “谁叫你不接听我的电话,那我只好去警局请人直接调查了。”秦瑜说道。
  “电话?你什么时候给我打过啊?”程昱看着秦瑜问道。
  “早上!”秦瑜白了程昱一眼。
  “早上?”这时程昱也想了起来,早上的时候正在赵四海的别墅客厅里和赵四海聊天,那时候有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因为程昱平时一般不会接陌生电话,便将电话直接给挂了。没过多久,那个电话又打来了一次,不过程昱还是没有理会。
  程昱拿出手机,查找到了早上的那两个未接电话的号码,接着将手机递向秦瑜,问道:“美女警官,是这个号码吗?”
  “对!”秦瑜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简单的点了点头。
  “呵呵!你看嘛,这都是误会,以前让你把手机号码给我你不干。如果我知道这是美女警官你的电话的话,我怎么会不接呢!”程昱笑道,并将手机上的那个号码保存了下来。
  见到秦瑜没有说话,程昱又问道:“美女警官,你这次来找我是公事还是私事啊?”
  “私事!”秦瑜直接说道。
  “私事?”这下程昱有些吃惊了,他原本认为秦瑜来找自己一定是为了公事,刚才的话也只是他说笑着问问而已。
  然而程昱没想到,秦瑜这个平时总是看自己不顺眼的人,居然还会私下来找自己。程昱更想不到,秦瑜会因为电话打不通,居然还让人去根据自己的电话卡查自己的所在位置,这个女人太有性格了,太让人感动了…“私事?”这下程昱有些吃惊了,他原本认为秦瑜来找自己一定是为了公事,刚才的话也只是他说笑着问问而已。
  然而程昱没想到,秦瑜这个平时总是看自己不顺眼的人,居然还会私下来找自己。程昱更想不到,秦瑜会因为电话打不通,居然还让人去根据自己的电话卡查自己的所在位置,这个女人太有性格了,太让人感动了…
  “我这次来…”
  “等一下!”程昱打断了秦瑜的话。
  “干什么?”秦瑜看向程昱问道。
  “美女警官,你能不能让我到你的车上来坐坐?这样站在外面很累的!”程昱笑道。
  “随便!”秦瑜又白了程昱一眼。
  “谢谢!”程昱于是绕到了警车的另一面,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自从程昱认识秦瑜这个美女警官以来,这还第一次与她单独坐在一起,程昱感受了一下气氛,虽然这个美女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但他感觉仍然不错。谁叫人家拥有一双令人痴迷,特别是程昱这个恋腿癖患者更加痴迷的美腿呢?
  “好了,你说吧!”程昱又看向旁边的秦瑜笑道。
  秦瑜再一次将程昱白了一眼,冰冷的说道:“我这次来,就是想跟你道一个歉。”
  “道歉?”程昱一脸疑惑的看着秦瑜,难道这个美女警官终于发现错怪自己了,就对以前每次看到自己的恶劣态度感到歉意?
  然而,秦瑜接下来的话却并不是程昱所想的这样。秦瑜说道:“昨天我知道了一件事情,因为我以前对你很是讨厌的原因,所以辰忠也派人调查过了你。他之所以会故意针对着你,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我。”
  “辰忠是谁啊?”程昱问道。
  “就是前天晚上派军队来封你酒吧的人!”秦瑜再再一次将程昱白了一眼,这家伙,竟然连自己对手的名字都不知道。
  “哦!”程昱想到了那个傲慢的帅气男子,他之前还以为对方那样做,是为了替那个去蹲监狱的赵天宏出口气,原来更多的是因为秦瑜这个美女警察对自己有偏见。
  “看来,那个辰忠是很喜欢你啊!”程昱又看着秦瑜笑道,如果辰忠不喜欢秦瑜的话,那干嘛还这么在意人家的心情?这个秦瑜也真是的,本来就不应该对人家有偏见,现在居然还因此给人家带来了麻烦,不过看在她还会对这件事情感到愧疚,还是可以原谅的。看在她的那双美腿上,那就更可以原谅了。
  看见秦瑜又没有说话,程昱又兴起问道:“你喜欢他吗?”
  “你问太多了!”秦瑜再再再一次将程昱白了一眼。
  “额!”程昱一阵扫兴,最后转移话题问道:“那好吧!我问问,我酒吧的事情怎么样了?”
  “酒吧出问题事件完全是莫须有的诬告,你们可以继续开门营业了。”秦瑜说完,又看向程昱道:“不过我想对你说,虽然这件事情是他们的错,但你也不要咬着这个错误对他们再继续追究下去。不然的话,这会牵扯出很多强大的势力来,他们的后台很强大的。”
  “呵呵!只要他们以后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我当然乐意保持平静。”程昱笑了笑道,他原本想问问秦瑜的身份背景又是什么,从那天晚上在红辉就吧里来看,秦瑜的身份应该也很不一般。不过,程昱最后还是打消了念头,他怕秦瑜又说自己问的太多了,并再再再再一次将自己白上一眼。
  “好了,今天我来找你的目的也达到了…”秦瑜冰冷的说道。
  程昱知道秦瑜是在下逐客令了,他又打断对方的话,笑道:“美女警官,竟然你今天有诚心的来向我道歉,我看不如我们也去找个地方吃顿饭吧?”
  秦瑜刚想要说什么,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秦瑜拿出手机接通后,便对电话里问道:“杜叔,什么事?”
  “秦队,有任务!”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男子醇厚的声音。
  “知道了!我马上过来。”秦瑜点头应了声,挂断电话后,她又转过头看向程昱冰冷的道:“你可以下车了。”
  “那好吧!任务重要!”程昱苦笑着打开车门,从秦瑜的车上走了出去。
  看着警车扬长而去的背影,这时程昱转过头,看向身旁隐了身的媚姬笑问道:“媚姬,想不想去看看热闹…”
  ……
  ……
  洪湖位于s省城的西北郊外,湖面广阔,水道与省城内贯穿中山公园里的那条大河是连在一起的。在洪湖的省城一面,湖中屹立着一座残断的桥梁,这座桥原本是想建立起来与洪湖对面的洪华市直接连接上。可是由于中途发生了意外事故,这项工程也被政府给停止了,原本建立好的那一段桥梁也仍然留在了湖上。
  此时在大桥上距离大桥尽头的不远处,十几辆大小警车正堵在桥道上,许多身穿制服的警察正持枪戒备着,气氛显得很是紧迫。秦瑜很快就开着警车赶了过来,一下车,前面就有一位身穿制服的警察迎接了上来。
  “什么情况?”秦瑜看着那个警察直接问道。
  “秦队,是那个绑架小孩勒索的案件出现了问题。”那个警察回答道,他是一位中年男子,声音醇厚。与媚姬一起隐身后向秦瑜跟来的程昱听这个警察的声音,和刚才给秦瑜电话的那个声音很相似,看来他应该就是那个杜叔了。
  “怎么了?”秦瑜继续问道。
  “绑匪原本想要勒索一百万赎金,小孩的父母按照我们警方的安排,去绑匪提出的交易地点交易,而我们警方提前在地点的周围布置了警力。”杜叔回答道:“可是没想到这些绑匪太精明了,他们刚一到来就发现了有问题并逃走,在我们的一路追赶和堵截下,这些绑匪最后来到了这条大桥上。因为无路可走了,绑匪们现在正在用那个绑架的小孩要挟我们退后。”
  秦瑜听完后快步向前走去,穿过前面一片警察来到了最前面,而一旁的程昱更是直接,反正隐身后没有人看得到自己,他索性带着媚姬一起跳到了前面的一辆警车上。在前面大桥的尽头处停着一辆大众轿车,三位男子正在车子的前面,其中一位长头发的中年男子,两位青年男子,一个平头,一个碎发。此时中间的那个碎发青年男子怀中正用手臂禁锢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另一手拿枪指着小男孩的脑袋,左右两边的长发中年男子和平头青年男子手中也各有一把手枪对着前面的那些警察们。
  “退后,我叫你们退后,不然我们就开枪打死这个小孩!”长发中年男子不断地警告着前面的警察,双方局面僵持不下。
  秦瑜来到警方的前面后将情况打量了一下,然后从旁边一个小警察的手中拿过一个高音喇叭,对前面的三位绑匪劝道:“几位先生,绑架是一项很严重的犯罪,你们还是赶快收手,这样还有挽回的余地…”
  “妈的,少跟老子说这些!”那个长发中年男子不耐烦的道:“我叫你们赶快退后,你们以为我不敢开枪吗?大不了,我们就和这个可怜的小孩同归于尽。”
  呯!一声响亮的枪响,长发中年男子说着一枪打在了那个小男孩的大腿上,以行动给了那些警察们一次警告。那个小男孩原本已经被吓住了,不敢说话不敢动,现在大腿中了一枪,剧烈的疼痛让他再也忍受不了了,“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这些绑匪真没人性,居然还真敢向一个小孩子开枪!”隐身站在前面一辆警车顶上的程昱笑着感叹道。
  “如果有人性了,他们就注定失败!”媚姬说着看向程昱又笑道:“小坏蛋你不也是吗?一般对于自己的敌人你都会杀之而后快,如果你仁慈不杀对方,对方早晚就会来杀你。”
  “…”程昱无语,这两件事情能比较吗?能比较吗?这不是也说我是一个没人性的家伙了吗?这个媚姬太不会说话了…秦瑜的眉头紧皱在了一起,长发中年男子的那一枪对他们照成了很大的逼压,警察的职责是需要尽力的保证每一个人质的安全,所以她也不敢拿那个小孩子的生命来冒险。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了,秦瑜决定先行妥协,只有放走这几个绑匪,再接着想办法救人。
  就在秦瑜准备让周围的警察放行的时候,这时后方突然想起了一阵喧闹声,一男一女两位中年夫妇在后方努力的想要冲上来,不过外面的一些警察却将他们阻拦了住。程昱也转身向后看去,见那两人一脸紧张的模样,心想他们应该就是被三位绑匪劫持的小孩的亲生父母。
  “让他们过来!”秦瑜向那些警察们吩咐了一句,于是后方那些原本阻拦住两位中年夫妇的警察们纷纷散开,等到两位夫妇冲到前面来后,秦瑜又示意身旁的几个警察将他们再次拦住,防止两位中年夫妇再向前冲去。
  “麟儿!”小男孩的的母亲是一个穿着时尚的漂亮中年妇人,她一脸担心地看着前方正在大哭着的小男孩,如果不是他的老公和几位警察的阻拦,她恐怕真的已经向前冲了过去。
  “爸!妈!麟儿好痛啊!快来救救麟儿!”小男孩看到自己的爸妈后也哭得更加的大声了。
  “麟儿,你怎么了?”小男孩的父亲关心的问道。
  “啊!麟儿你受伤了!”还是女人的心思细腻,小男孩的母亲很快就注意到了小男孩大腿上的那处伤口,心中都不由得凉了一大半。中年妇人又看向前方的三位绑匪请求道:“几位先生,我们把钱给你,请你放了麟儿吧!要不,你们拿我做人质吧!千万不要再伤害我们的麟儿了。”
  这还真是一幅感人的画面,只可惜那几位绑匪像程昱所说的那样根本就没有人性,对此根本不为所动。秦瑜思考了一下,然后对身旁那位小男孩的父亲问道:“先生,你们把赎金带来了吗?”
  “带来了!带来了!在车上,我马上去拿过来!”小男孩的父亲连连点头,随后转身向后方又跑去。
  秦瑜与跟上来的杜叔和身旁的另外几位警察小声商量了几句,再看向前面的三位绑匪大声说道:“几位先生,我们现在就把赎金给你们,但还请你们将手中的人质给放了。”
  “哼!只要得到了钱,我们自然会放人。”长发中年男子说道:“只不过,这还要等我们离开这里,确定安全后再说。”
  “这样吧!把这个小孩子放了,我来给你们做人质!”秦瑜的这句话,令一旁站在车顶上的程昱大吃一惊…

逍遥妖师 》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逍遥妖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谁堆的雪人,太有才了,哈哈哈...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刚刚进入2018,全国各地普降大雪,可谓是“瑞雪兆丰年”!既然是下雪怎么少得了堆雪人呢?今天带大家见识下大神堆的雪人,简直太有才了!▼牙医妈妈堆的雪人,这牙齿真实得不要不要的。▼天气再冷,依然要穿着比基尼,秀出自己的好身材。▼我们说好一起到白头,下雪天和红酒更配哟!▼雪停了,全家人一起出动,出去透透风。▼陪着孩子玩滑滑梯,荡秋千,这样才不算虚度光阴嘛!▼生命在于运动,仰卧起坐、倒立、举重全都不在话下!▼大红围巾,配上黑色鸭舌帽,外加一幅墨镜,妥妥的时尚大叔范

  • 小夫妻创业制作石头花盆,分工合作收入不菲,内附制作教程哦!

    这是安徽农村的一对小夫妻,几年前开始创业制作石头花盆,因为女子的老公就是做石头的,所以结婚后小两口一起干了石头花盆的生意。小两口分工明确,收入不菲,据说平均每月有两万左右的收入哦!在石头上画出开孔轮廓准备需要用到的工具,分别是金刚钻和开孔器;电磨器和打磨配件;合金凿和锤子。找没有缝隙的石头,沿着画线处选择对应的开孔器装到金刚钻上面,在石头上钻出花盆开口的大小,如果花盆较大,可以多钻几个孔。男人力气大负责干一些危险的切割粗胚成型,老板娘负责抛光打磨相对干净简单的活。合金凿清理出钻孔之后,底部会有粗

  • 当理科生玩起段子,文科生哭了

    文科生与理科生一直相爱相杀,直到文科生看到理科生编的段子,男默女泪。一个物理学家,在菜场和菜贩子吵了起来。事情起因是物理学家陪老婆买菜,他老婆问菜贩子:“你这大白菜上怎么有洞?”菜贩子说:“这是虫洞。”物理学家眉头一皱,突然伸出食指深深插进洞中。然后他对小贩说:“你骗人,我的手指依旧存在,没有进入另一个时空。”大脑袋刀客:小贩冷笑一声:“在虫洞处时空曲率达到正无穷,你的手指在穿过虫洞的一瞬间获得巨大的能量并超过光速,根据相对论:△t=△t/√(1-v²/c²)。你当然无法观测到手指穿过虫洞,这不

  • 星星诗 | 风与灵魂

    风如此冲动从大海来,它悦耳的元素之声感染夜的沉默。你独自在床上听它在玻璃上执着敲击,哭泣和呼唤好像无助的迷失者。然而不是它让你无法入睡,是另一种力量如今被困在你身体的牢狱,还记得自己,曾经是自由的风。

  • 『雕塑头条』李象群|" 写意中国"——2017中国国家画院年展“我的十年”文献展

    『雕塑头条』李象群写意中国——2017中国国家画院年展“我的十年”雕塑院研究员文献展2018-01-18雕塑头条▲关注雕塑头条编者按:本次展览定位为“我的十年”的文献展,因为“十”是一个整数,既是上一个十年的结束,既是下一个十年的开始。我们的工作团队走过了值得珍视的路,留下了值得铭记的足印,这是文献,也是历史。这便是我们把它记录下来的理由。我们会根据年龄依次介绍所入编的艺术家,今天我们介绍李象群先生。

  • 感动中国之情刘文西作品收购

    说起中国的山水画,那么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物,那个人就是刘文西,懂的画品收藏的人,一定听说过刘文西的作品,比如《同欢共乐》、《祖孙四代》等等,都是刘文西老先生倾尽毕生的心血,值得后代收藏的作品。刘文西的作画特点有着,”以形写神”、“神形兼备”的特点,并且他经常采用中西方结合的绘画特点,在吸收和借鉴了外国友人的经典画作之后,刘文西老先生在一次经过自己的改造和创作,形成了自己的绘画特点,除此之外,他还有着深入人民群众,在群众中找灵感,为群众作画的特点。因此,这就使得刘文西作品收购价格不菲,因为他的作品体

  • 最新消息:狗年生肖纪念币最新实拍图,卷币、盒币包装有变化

    18年将发行狗年生肖纪念币,目前从内部已经流传出最新的实拍图,来一睹为快看看有什么变化!可以看出18年狗年纪念币的卷盒包装有了明显变化,由以往每卷40枚的包装改为每卷20枚,盒币也由每盒200枚变为每卷20枚,卷纸也采用了类似建军币的包装。狗年生肖纪念币情况介绍:18年狗年生肖纪念币是第二轮生肖纪念币的第4枚,因此被藏友俗称“二狗币”。二狗币面值为10元;采用双色铜合金材质;发行量3.5亿枚,分两批次发行。第一批预约时间:2018年1月26日-1月31日第一批兑换时间:2018年2月2日-2月1

  • 罗汉堂/大雄宝殿的十八罗汉雕刻

    十八罗汉是指佛教传说中十八位永住世间、护持正法的阿罗汉,由十六罗汉加二尊者而来。他们都是历史人物,均为释迦牟尼的弟子。一般摆放在罗汉堂或者大雄宝殿之中。一套做工精致的十八罗汉雕像必然是高矮胖瘦,形态申请各不相同,但是要将一套十八罗汉雕像做好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必须在每一个流程上严格把控、处处保证做好才行。按照正常佛像的制作流程来看,需要泥塑,翻模后-选购石料-雕刻加工-精细修整-打磨包装等。小样的制作必须严格按照客户的要求等比例缩小后制作,保证泥塑与客户想要的一样。选料时也要保证石料规格、材

  • 南红挑选秘籍,这样买绝对亏不了!

    目前南红的升值潜力除了颜色和品质之外,很大一部分取决于其雕刻工艺。从外型上看,一般外形有特点的南红藏品收藏价值更高。总的来说,南红的好坏可以从5个关键字中来衡量,即红、糯、细、润、匀。归纳起来可分为颜色、质地、雕工以及体量。那南红具体如何挑选、收藏,有何技巧?技巧一:看色颜色越红越均匀越好,锦红、柿子红、樱桃红这些都是最为有价值的;带皮巧雕的南红包浆料精雕,向来是许多藏有非常喜欢的。既保留了包浆料最原始的风情,同时也增加了作品的层次感和魅力。技巧二:看肉质肉质的好坏与否,对于评价一件南红包浆料雕

  • 自古以来始终辉煌的五大姓氏,李姓上榜了,那你的姓氏上榜了吗?

    姓氏是每个人生下来就注定的,更是标示一个人的家族血缘关系的标志和符号。中国姓氏文化源远流长,特别是汉族姓氏,每一种姓都包含其独特的、丰富的文化内涵。第一名,李姓。这是唐朝的国姓,曾经的李唐王朝影响实在太大,以至于今天外国人还称中国人为唐人。而这个李姓无疑与唐朝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显示:全国李姓人口有9276万,占全国总人口的7%。代表人物:李唐王室,如李世民、李隆基、李晔等。同时李姓为我国第一大姓,历史上的李姓名人,多得不胜枚举,在这里,我们只能略举一二。李耳(即老子),春秋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