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玉壶缨血18章

2017/12/20 2:36: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玉壶缨血

(十八)步 莲
  北玉壶警察局   玉松柏作为嫌疑犯被拘留于警察局,却依然过得很惬意,如果说还有什么缺陷的话就是,后面跟着几个穿制服的人,还有被圈地了。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天井里有几只乌龟在悠闲的爬着,无聊的他也不管地上是否干净,一屁股坐下,那些警察也无趣,三三两两的玩起了纸牌。前几天自己还在漩涡中,而今日,他抬头看了看四方天井上的红日,阳光很刺眼,他又重新把目光放在了那几只乌龟上。天井的边缘有些小洞,那些是为了下雨时泄水用,只见那些乌龟从那些洞里爬进爬出。无聊的人会找些有趣的事情做,玉松柏就找到了一件。   他让一个小警察给他找来了一坨红绳,分成了几股,把这些红绳分别绑在了那些乌龟的左后腿上,然后让那些乌龟从那些洞里爬去。绳头在他手上,任由小乌龟们爬去,时不时地还拽拽红绳,确定绳子没有松。   海子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无语!玉家庄园为了十一少被关警察局,乱成一团。好好孕可是没想到,当事人竟然过得这么神仙。   “你怎么来了!!!”玉松柏用多余的目光看着发愣的海子,红绳有些扯不过来,他匀出了几根,对海子说,“过来帮忙。”   海子放下手上的食盒,接过:“十一少,您可活得真潇洒!”   玉松柏瞟了瞟那食盒,对那些玩纸牌的警察说:“各位兄弟,帮小弟一个忙,把那盒子里的东西吃完!”   “少爷!”海子大声叫道,“二奶奶特意给你准备的!”   那些警察一听“二奶奶”三个字,那伸过来的手,停了下来。   “你回去告诉母亲,我吃了。”然后转头对那些警察说,“有劳各位了!”   得到了玉松柏的许可,那些警察开了荤。   “啊!”海子叫道,“红绳断了!”   “那乌龟会不会丢了?”玉松柏说道。   “没事!”一个警察满嘴的食物说道,“这里——地下水域——是通的,”他为了能说清话,生生地把那一大块梅扣肉给吞了,继续说道,“过几天,会在别的天井出现的。推荐haohaoyun.com”然后擦了擦嘴,“您家的梅菜扣肉真是一绝!”   南玉壶鬼涧愁   辛晓把自行车放在了路边,背上了药箱,往那些荒草中走去。齐腰的荒草,崎岖不平的路,看来这里闲无人来。她一脚深一脚浅地摸索着往前走着,不时的回头看看身后,在心里估计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应该就是上回在废弃教堂所看到的地方,也是那个琉璃片中出现影子的地方。当自己走近的时候,才发现眼前的山是如此的高,她听到水流声,寻着那声音而去,一条被荒草掩藏的小溪流,想是玉溪河的小分支。晌午的太阳有些烈,她蹲了下来,双手侵入水中,丝丝清凉,舀了些水擦洗双颊,被烈日照得泛红的脸,红晕慢慢消散,她又舀了些水,喝了几口,意外的甘甜。   顺着水源,渐渐地水源开始变宽,水的声音更加的响亮,她继续往前走着,一刻钟,一个硕大的山洞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有些惊愕,脱下鞋袜,卷起裤腿,趟着水前进着,目测感觉不是很深,可是实际上很深远,因为辛晓走了半个时辰还没到达山洞口。玉壶缨血18章山洞不知因为什么,惊动了一些飞物,黑压压的朝着她飞了过来,她本能的用双手护着自己的头部,手被那些飞物给抓伤,等平静下来,她才发现那些是——蝙蝠。   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抓痕并无多大碍处,就继续往前走。脚下的水流变得急促,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被这些水给推着往前走。脚下一打滑,她整个身体往后仰着,跌入水中,顷刻间那些水从她的五官侵入她的身体,她本能地挣扎着。空白的脑中显示着光影,“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她张开双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是身体依旧被急速的水流左右,突然,她手抓住了一个感觉像蔓藤的东西,用上所有的力气紧紧地抓住,终于她的身体停止了下落,她扬起了头,睁开了眼睛,水中却出奇的安静,还是自己失聪了,有什么东西在眼前动,是鱼儿,空白的脑中被惊醒,她透过水雾看清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奋力地往上爬着,终于浮出了水面,拼命地往最近的岩石爬去,岩石很大,正好可以容纳她整个身体,她趴在岩石上,不停的咳嗽,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给咳出来。等气息缓了过来,看着水流的远处就是一个急速的漩涡,她倒吸了口冷气。药箱已经失去了踪影,洞的深处深密,她撩了撩湿漉漉的头发,刚才的一幕,惊得自己后背发凉。好好孕她调息着自己,看着刚才的来路,想着自己该怎么回去比较安全。   玉家庄园缨湖   曲一鸣目不转睛的看着缨湖,想穿透看到湖底,缨湖的水不是来自玉溪泉眼,和玉溪河的水源不相连,那这些水来自哪里?还是它本身就是个水源头、泉眼?玉壶镇的水,都是相连的,缨湖水不是死水也不是活水,秘密是被藏在水中了。他抬眼看着水中央的玉壶楼,看着这座美丽的楼阁,在这波光鳞鳞的湖光环绕中,真像传说中的蓬莱仙境。不知道仙阁中住的是不是神仙?   “曲大哥!”玉松柃轻声叫道,“曲大哥!”   曲一鸣回过神来,说:“不知道玉壶楼里是不是住着神仙?”   玉松柃疑惑地看着他,他笑了笑,玉松柃有些失神,虽然认识他时间不长,不过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笑,不笑的人偶然一笑,倒有些惊艳了,想是暮春的少女对于恋慕之人生出的美好情怀。不管发生什么,也阻止不了春的步伐。玉松柃跟在曲一鸣的身后,心生出了温暖。   曲一鸣却在心里绘制着这座玉家庄园的结构图,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都不错过,也不禁在心里暗赞着这座庄园的建造者,风和水相辅相依,美与实恰到好处,真如那美人,增一分,肥;减一分,瘦!而这一切又不着痕迹,像是原本生于天地间就是如此!   远远的一个月亮门处,一个身影匆忙而过,曲一鸣停下了脚步,思维也停止,身后的人撞在了他的后背。说明haohaoyun.com玉松柠摸了摸额头,“曲大哥!”   看着曲一鸣看着前方的月亮门,她疑惑地走了过去,跨过月亮门,四周环视,看见了那个急匆匆的背影:“姑姑!”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姑姑会如此的匆忙,她转身对曲一鸣说:“曲大哥,我不送你了!你沿着地上的莲花图案,就能出去了!”她指了指他脚下的莲花石砖,也匆忙地消失在月亮门。   曲一鸣低头看着脚下的莲花砖,和它一直延伸的方向,他蹲下身,伸手触摸着那精美的莲花图案,他又看向其他路径上的石砖,不仔细看,发现不了它们的差异,细看图中花卉不同,偌大的玉家庄园不会迷失,是因为脚下这些花卉石砖!   缨湖鬼市   有人聚居的地方,就有市,有日照下的集市,就有月照下的鬼市,因为人的心里住着鬼!灯如幽冥,人如鬼魅,赵大树入境随俗,一件很大的黑色斗篷,提着那只能照亮脚下的油灯笼,穿行在那些如星的灯盏之中。白天,这只是个废弃的地方,而到了晚上,这就成了一个独立的世界。在这个独立的世界里,做着不能在白天出现的交易,而这个世界里交易的不仅仅是金钱,而是被金钱操控的欲望!黑夜里的欲望,被黑夜纵容,也被黑夜吞噬!   那些幽冥灯下,那些被黑披风遮盖着的脸,那些用手指交谈价码的人,用黑夜的欲望装饰着白天的华贵。人真不愧为高等动物!不管世界变成怎样,也改变不了人的贪婪。不过赵大树依旧相信:“人之初,性本善!”   他不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鬼市,要寻找什么?玉壶镇像一颗放久了的桃子,桃子的里面已经开始腐烂,他想知道腐烂到了什么程度。看着这有些繁华的鬼市,腐烂的程度不浅。白天的集市繁华是昌隆的显现,可黑夜的鬼市繁华,却让人生出畏惧之心,畏惧什么?畏惧那黑暗处不知名的事物,因为那些超越了你所想象!   “爷!别守着,您都守了快半个月了,”一个彪悍的汉子推着一个佝偻的身影,“没有印,您入不了场!”   那人被推地踉跄,赵大树上前扶着,“伙计,买卖不成仁义在!”赵大树对壮汉说。   “这,不讲仁义,讲仁义,这里的买卖就做不成!”壮汉正色的说道。   赵大树一时被堵的说不出话来,因为这是一句实话!   “老板,算了,鬼市里的生意都是这么做的!”声音有些虚弱,那人反而劝慰着赵大树,想必是经常出入鬼市之人。   赵大树借助手中的油灯笼看见了自己扶的人,胡子拉碴,不过却是个年轻人,虽然衣冠不整。   “做的什么生意,这么大的架势?”赵大树说,敏锐的职业触须。   “算了,谢谢啊!”那人却没有多说什么,谢过赵大树,把黑斗篷的帽子盖上,幽幽地往远处而去。   赵大树回身看着那两个彪汉守着的一扇门,看见由那扇门缝中透出的幽冥之光,不知道那扇门后是怎样的光景?

玉壶缨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玉壶缨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盛年祈国风,树意道中华——意树×2017祈年纪国风音乐盛典完美谢幕!

    写下这篇文章时心中仍留有去年鸟巢那场“心时纪”大型国风演唱会的余味,那些二次元世界里耳熟能详的名字——无论是清弄、凤三的单人呈台,还是墨明棋妙的群体尽献,每首欲说还休的音乐故事,每曲让人欲罢不能的国风游戏经典改编,都完胜那场不期而至的大雨,以至于万人空巷,观众忘情合唱,每个在场的人也都陶醉在鸟巢绚丽的舞台效果与精美的国风华服里。而这也承上启下了今年祈年纪盛典意树携国风时装应邀出席、在音乐盛典中分享对于服装之于文化一脉相承的体悟,是亮相、融合——对民族传统文化传承的尊重、道贺,为声势的壮大而感恩祈

  • 最怕的不是开夜车,而是开夜车遇上鬼打墙

    01轰隆一声巨响把我惊醒,我从方向盘上抬起疼痛的头,眼前漆黑一片,身上感觉湿漉漉的,因寒冷瑟瑟发抖,这时车窗外一道强烈的光线划过,把外面的物体照的一清二楚,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颗大树紧紧的贴在前车玻璃上,玻璃上还出现了裂痕。难道?我出车祸了?我额头隐隐作痛,用手去摸了摸疼痛的位置,疼感更加强烈,原来是额头上有伤口,血液已经凝固。紧接着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隆声,这时我才反应过来那轰隆声是雷,那强光是闪电。我听到啪嗒啪嗒急促的声音在车顶响起,心里默念这是下雨了。电闪雷鸣一阵接着一阵的袭来,雨越下越大,

  • 徐州市公安局微电影《初心》再获国际大奖

    元月18日,第二届中国国际金风筝微电影大赛颁奖典礼在山东潍坊圆满落幕,由徐州市公安局离退休干部处和徐州微电影学会联合创作的微电影《初心》获得年度评委会大奖(最高奖)和十佳制片人奖两项大奖。中国国际金风筝微电影大赛由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集团)、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微电影委员会及山东潍坊市联合举办,起点高、范围广、影响大,受到国内外影视界的关注,大赛旨在通过微电影微视频的形式表达中国精神、中国创造、中国魅力。本届大赛共征集作品2000多部作品,来源几乎覆盖了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

  • 女生来就免费!狼人杀、卡坦岛、德国心脏病…几十款正版桌游玩到不想回家!

    魔都90后养生青年都造酒吧可以不泡狼人杀一定要玩!深扒妹挖到一家位子够多、游戏够全的桌游吧玩起狼人杀不要太刺激人数不够还能现场帮忙组局现场有专业小哥哥手把手教学就算是桌游小白也会玩到不想肥家除了狼人杀还有杀人游戏、卡坦岛、三国杀几十款正版桌游随意玩现在女生到店就免费(详情文末见)旁友,组队来一局狼人杀伐?超专业的狼人杀聚集地店里的狼人杀设备也hin专业!面罩、字母灯都备好了!还有能坐下十几人的大圆桌,不管坐在哪个位置都能看到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咦,后面还有一堵超大的火影涂鸦墙!用的纸牌都是定制版!

  • 北京翰海老师带你如何识别元青花与明青花差距

    1.宣德瓷的釉面一般都能见到象橘子皮的桔皮纹.。2.用30倍左右的显微镜可以看出宣德官窑瓷釉内的气泡成大,中,小不同的气泡群,群与群之间的间距较疏朗,凡气泡密集而整齐者大多非宣德瓷。3.宣德盘,碗之底足多数有棱边感,非滚圆的“泥鳅背”。4.宣德大盘之底足内墙自上而下向外斜削,因此无法用手指抓住,凡清雍正仿宣德大盘、底足内墙接近垂直,因此可以用手抓起盘子.。5.宣德官窑青花瓷,出极个别青花翠艳而无黑铁斑外,绝大多数有黑铁斑,清康、雍仿的也有烧出黑铁斑,但仔细辨别可以发现其中有的地方明显是由于加重钴

  • 这张五角身价已经飙升10000%!可遇不可求

    第四套人民币中的5角纸币符合人民币市场上的“物以稀为贵”定律了,而相信在未来的变化,80版的5角纸币升值应该是可以预计到可见证到的,二冠码80版5角受第四套人民币退市消息的影响,将会成为非常有潜力的收藏品种,因此值得任何一个人去投资,我们现在都值得拥有它。按理来说,80版5角并不是最看好的一张80版人民币,毕竟同类的其他8050什么的溢价都比较高。而今天小编看到某收藏网上挂售的一张8005(80版5角纸币),着实让人震惊了下。你们猜猜这种8005多少钱?原话是这么说的:8005中国红满版荧光补号

  • 想知道貔貅吊坠怎样开光最好?

    貔貅是现在很多人都非常想要去奉请的守护神,人们的都希望他可以帮助我们去获得更多的财富以及好运,但是由于貔貅本身的特殊性,一些缘主在奉请的时候就出现了很多问题貔貅自身的灵性和很多事情之间都有着一定的关系,而我们在奉请貔貅的时候自然是需要去了解这些的,那么想知道貔貅吊坠怎样开光最好吗?貔貅是一种从古代的时候人们就很喜欢供奉的神兽,相传他是龙王的九子,因为嘴大无肛并且只吃金银珠宝成为了招财第一神兽,在天庭中颇受玉皇大帝的宠爱,又因为长相凶猛骁勇善战,也就在天庭中担任了天庭巡视的工作。整个天庭在貔貅的保

  • 国外顶级设计师:让包装设计更出彩的9个建议

    你开发了一个创新的产品,很兴奋地要介绍给消费者,但现在的竞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激烈。每周都有成千上万的新产品进入市场,品牌竞争加剧。今天,我们突出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伟大的产品,还需要一个能脱颖而出的包装设计。在这,我们选择了9种成功的包装设计,种类包含从茶到牛肉干,为你的产品包装提供灵感。每个设计都有一个打赢对手的杀手锏,大家用心感悟。广告一下:【想印标签,可以联系我们美印团标,给你4A级标签设计,修改到满意为止,并与200多家印刷厂合作,以最优价格一站式印刷您的标签。】一、保持极简(给消费者

  • 焦大结局猜想:田庄的日子清淡,精神上倒也逍遥快活

    文/韩雪丽(贾珍和秦可卿)【作者简介】韩雪丽,石家庄人,热爱诗歌,有作品发表在《写乎》《现代诗歌》《诗歌网》《长江诗歌》等刊物。【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焦大是老仆了,当年功绩显赫,一直奇怪,贾府这样的人家,表面的礼仪还讲,为何对救命恩人,没有恩待,哪怕是弄个小院子,找两个下人伺候,也不是什么难事,一大把年纪了还派差事,这不是打脸吗,又不少少又不差钱,如何放着焦大在外面指点儿孙不孝。焦大出场不多,却让人记忆深刻,因为那场醉骂,把吓人的话都骂了出来,骂得主子没了面子,骂得宁府没了尊严。起因是派他送小秦

  • 用33年的时间,他把僵硬的木头人变得身姿柔软,刀枪格斗样样都行!

    一台音响,一个戏架子,以木为材,以演员的手掌为舞台,木偶戏就这样演出纷繁的故事。陈培森,木偶戏国家级传承人。入行33年,他见证了行业的起起伏伏。鼎盛时期,在日常的民俗活动中处处能看到木偶的身影。随着观众流失,木偶戏表演市场日渐萎缩,民间剧团也曾面临举步维艰的境地。但陈培森依旧坚持着木偶戏的表演,为的就是把这门老手艺传承下去。三米见方的戏台上,挂着一幅“双龙戏珠”潮绣帐帘,陈培森盘坐于潮绣帐帘后。锣鼓一响,戏开了。伴随潮剧戏乐声,三根铁丝操控的木偶,身穿戏袍,轮番登场。英姿飒爽的武将、妩媚娇俏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