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嫡女蓉归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5:42:06 来源:网络 []

书名:嫡女蓉归

第一章:沉塘
四月,草长莺飞,蜂蝶乱舞。嫡女蓉归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宋蓉被关在一个不大的竹笼子里面,脸色苍白,面无表情。 竹笼悬空挂在水面上,她呆呆愣愣的看着塘水上的波纹,发丝糊在脸上,也浑然不觉。 旁边不断传来噪杂声:“真是不要脸,竟然勾搭上二爷了!” “早就该把这个女人沉塘!”这声音之中夹带着浓烈的恨意。 在这些人的最前面,站着一个带着金钗银钿的中年女子,她冷着脸,面上没有一点表情,她的旁边,是一个粉面玉冠的年轻男子,样子生的到是不错,只是眉梢微微上吊,看起来给人几分轻浮的感觉。 宋蓉呆呆愣愣的,好像是没有知觉的木偶一样,察觉不到自己的状况。 “宋家的人来了!”围观的人群之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宋蓉听到这话,有了点反应,她透过笼子的缝隙,往外看去。阅读haohaoyun.com 一群人拥簇着一个老者走来,老者的身上穿了一件酱紫色富贵梨枝纹长袍,头上戴着墨玉冠,威严稳重。 他似乎没有看见在竹笼子里面的宋蓉一样,而是拱手对着一个妇人沉声说道:“楚夫人,是老夫教导不利,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 楚夫人淡淡的扫视了来人一眼,冷声道:“宋老爷,我一向敬重你们宋氏门风清正,不曾想从你府上出来的女儿,竟然会做出来这样上风败德的事情!” 这宋老爷,不是宋蓉的父亲,是宋蓉的大伯,名唤宋戴的。 他被楚老夫人这么一说,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强挤出一个有点僵硬的笑容,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他望着宋蓉,眼中没有一点情绪,道:“就交给你们处置吧。” 楚老夫人等的就是这句话,如今宋老爷既然这么说了,她怎么还能让宋蓉活着? 楚老夫人一甩衣袖,沉声说道:“那我做主将这伤风败德的人沉塘,不知道宋老爷,可有异议?” 宋戴连忙道:“便是楚夫人不这么说,我也会这么做!她既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那活在世上,也不过就是给你我两家的脸上抹黑罢了!” 宋蓉听到这,嘴角微微的动了一下,哑声开口说道:“我没有。” 这一句我没有,语气很是平淡,只是在强调一个事实,没有求情的意思,求情?她知道,自己就算是求情了,宋戴也不会给她做主的! 宋戴看着宋蓉,沉声说道:“宋蓉!我养你这么多年,对你悉心教导,你刚刚及笄,就把你嫁到楚府,对你也算是尽到了大伯的责任,不曾想,你非但不知道感恩,还做下了这等糊涂事情!不但败坏了我们楚宋两家的名声,更是辜负了我对你的厚望!”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楚老夫人一道带着怒气的声音:“放!” “吱嘎。”绳子和竹笼摩擦着,发出了一声一声接连不断的声音,竹笼被一点一点的放到水中,她被沉塘了! 三月的水,清清冷冷的,挨到她的肌肤,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水一点一点的进入到了她的口鼻之中,进入到了她的心肺之中。嫡女蓉归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本以为死亡是多么的痛苦的事情,可是这一瞬间,她的脑海之中,竟然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宋蓉最后抬头看了一眼那一脸怒容的宋戴,脸上带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他说的好生的冠冕堂皇!养她?悉心照料?无非就是想让她以后能卖上一个好价钱罢了!至于养育之恩,这和杀父之仇?比起来,算的上什么? 开始的时候,她想不通这些,浑浑噩噩的就这么嫁掉了,又浑浑噩噩的在楚府过了这么多年,但是如今,她想的通透。 父亲那样儒雅的人,无心名利,又怎么会做出来卖私盐的事情?若是没有这件事情,父亲又怎么会被当街斩首! 她永远都记得那一天,父亲的血,溅的老高,头从石台上面,滚落下来,那最后的目光,是看着她的,温和又怜爱。 宋戴好生的算计!让父亲顶了罪,又在府尹那讨了好,还得了大义灭亲的好名声!外加,照顾母亲和他们姐弟二人,让人人称好! 父亲在她十岁的时候去世,母亲在替父亲守灵的时候,自缢了,至于比她小两岁的弟弟,竟然也没有活过十岁。 她是活下来了,十三岁的时候,她及笄,被许给了人称鬼才的楚家大公子。 楚家大公子年少的时候,就盛名远扬,在姑苏城里面,备受推崇,只是慧极必伤,他自幼多病,到了十八岁,娶妻冲喜,也就是宋蓉。嫡女蓉归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花轿才刚刚进门,他便一命呜呼,宋蓉就从一个闺阁少女,成了寡妇。 本希望宋戴能为为她做主,带她回去,不曾想,宋戴竟然直接就通过衙门上书,请了贞节牌坊立在自家,以示宋家女儿贞洁! 如此,花一样年纪的她,就孤寂的在楚府幽幽的盛开,本以为,一辈子就会这样安安静静的过去了,不曾想,三年后的今日,那楚二公子,竟然强行闯进她的院子,要强要了她! 她挣扎,反抗……得到的结果,却不是别人敬重,反而成了她勾引楚二公子。 如今的楚夫人,是侧室扶正的,楚二公子,便是她的亲子,她恨,恨的不只有楚二公子,还有这楚夫人! 楚二公子人是轻浮,可若是没有楚老夫人在后面指使,他又怎么会如此胆大妄为! 这么多年了,楚府厌倦了养着她这个碍眼的闲人,几日前,楚老夫人曾经来讨要她的嫁妆用来弥补楚府的亏空,她没应下,如今她犯下了这样的“大罪”,想必,这嫁妆就都成了楚府的吧?而且楚府,还能从宋戴那,讨要一些的银钱! 在水中的她,苍凉一笑,透过水面,把站在这里的,她恨的人,一个一个的,都看在眼中,印在心里,便是死,她也不会忘记这一切! 这一生,她仿若一个玩偶一般,被人玩弄,被人榨干最后的利用价值,若是能重新来过,她定不会做那案板上的鱼肉,任人一刀一刀的宰割。 此生,她被教成了那贤良的性子,甚至是有些懦弱,如今,她才明白,在这吃人宅院里面,贤良淑德,是最要不得的! 若是有来生……若是有……
第二章:魂归
宋蓉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饱受冤屈,沉塘而死…… 她如同一个溺水的人,拼命的挣扎着,想从那冗长的梦里面,醒过来。 “啊!”她终于呼喊出来,腾的一下子,就睁开眼睛。 她有些惊魂未定,呆愣在那。 旁边已经有人冲了过来:“临娘,临娘,你没有事情吧?” 她看着自己眼前出现的人,一脸惊愕,眼前的女子,一身素白色的衣服,头上没有金钗银钿,只是用一朵素白色的绢花,装饰了一下。好好孕 这女子生的很是秀美,站在那,如同弱柳扶风一样,算不上美的惊天动地,但是让人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的,想看第二眼。 如今,她的眼中正在落泪,让人看了,不由的悲从心来。 这女子,分明就是……分明就是她的母亲! 宋蓉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头有点昏,但是此刻,记忆已经回笼,她被沉塘的事情,历历在目,那不是梦!一切都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 许氏快步的走了过来,抱住了宋蓉。 宋蓉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子变小了不少,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和衣着,愣住了。 “临娘,你不要难过了,爹爹不在了,还有娘,娘会照顾好你的。”许氏的声音,悦耳的好像是歌谣一样,只是仔细听,里面好像是带着千般苦楚。网站haohaoyun.com 临娘……是了,这个名字,是自己的乳名,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这么唤过自己了。 那么……自己是……回到了曾经? 现在应该还是在宋府之中,宋蓉的心中,刚刚涌起喜悦,就看到了许氏那一身孝服,又想到了许氏刚刚说的话!这一切,犹如一道响雷一样,轰的一声,就在她的脑海之中炸开了。 “娘……爹爹是不是……是不是去了?”宋蓉强忍在自己眼眶之中不断打转的眼泪说道。 许氏也忍着泪:“临娘乖,不哭,你爹爹只是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这样的话,前世的时候,许氏也说过,当时年幼的她,始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父亲死了,就一直把这幼稚的谎言当成支撑。 直到,直到很久之后,她都是这样告诉自己的弟弟,父亲和母亲呢,不是死了呢,只是一起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娘,爹爹是不是去了?”这一次,宋蓉问的很是认真,一脸严肃。 许氏望着宋蓉那过分清冷的目光,心中抽痛,她的女儿什么都知道了吧?她也不能瞒着她一辈子:“临娘,你爹爹死了。” 许氏的声音哀婉,说着,就忍不住的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一直隐忍着,想告诉自己坚强,夫君是不在了,可是她还有两个孩子,她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们,不能让夫君在九泉之下寒心。 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况,再坚强的女人,也是挺不住的。 宋蓉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她要哭,为父亲的死哭,也要哭出自己前世所有的委屈! 如今,她回来了,可是父亲,依然是不在了! 宋蓉咬牙,在自己的心中,一遍一遍的念着:“宋戴,宋戴!两世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她双手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在自己的手心,掐出了一个一个的月牙印记,身子不断的颤抖着,她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早几日!为什么让她再一次,承受丧父之痛! “娘!姐姐!你们怎么哭了?”一道清亮的童音,从门口响了起来。 接着,就是一个白衣童子,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面红齿白,头上的童子髻上面,还系着白绸。 他便是宋蓉的胞弟宋钰了,他的年纪还小,再加上以往的时候,被宠的厉害了,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懂。 父亲死的时候,他被祖母留在了院子里面,没有让他过去看,是以,他甚至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穿上这一身白绸衣服! “钰儿。”宋蓉眼中含泪的看着宋钰,喃喃的唤道。 钰儿还在,母亲还在,这是不幸之中的大幸吧? 她伸出自己的手,抓住了许氏的手,语气认真的说道:“娘,临娘长大了,爹爹的事情,我明白,我不会太难过的,我若是难过了,娘会更难过……” 说到这,宋蓉顿了顿,继续说说道:“娘,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死去的人,没有办法复生,可是活着的人,需要你!我和钰儿,都需要你!” 许氏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宋蓉,她怎么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前一刻,临娘不是还哭着说不相信吗? 除了许氏母子三个人,屋子里面,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宋蓉认得,这丫鬟名叫海棠。 “夫人,你就听小姐的吧,别这么难过了,日子还得往前看。”海棠低声劝导着。 说着,海棠又道:“夫人,小姐好像一下子就长大了,知道心疼你了,你要开心一些,莫要让小姐也跟着你难过。” 宋钰眨巴着眼睛,有点茫然的看着屋子里面的人,他或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依旧被那悲伤的气氛感染到了,眼角有些湿润。 看着自己这一双儿女,许氏咬咬牙,擦干了眼泪,坚定的说道:“我会照顾好你们的!” 宋蓉低声说道:“娘,我想吃冰丝糕。” 许氏温声道:“好,娘这就去给你做。” 宋蓉当然不是嘴馋,如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又怎么会只记得那冰丝糕,她会这样,是想让许氏能有给事情做,也能记得,他们姐弟二人都爱吃冰丝糕。 如此,母亲便不会轻易的去寻死了…… 前生的时候,她十岁就当了没有爹娘的孩子,失去了父亲,母亲,今生,她回来了,没能护住父亲,那她一定要守住母亲! 许氏走了出去,海棠也跟在许氏的后面出去了。 屋子里面,就剩下了宋蓉和宋钰。 宋蓉从床上起来,穿上鞋子,然后道:“钰儿,你过来。” 宋钰平日里和宋蓉的关系算不上多么好,前世的时候,宋蓉始终觉得,弟弟出生后,就分走了父母对自己的宠爱,所以对宋钰,并没有多好。 至于宋钰?对自己的这个姐姐也不是很亲近,此刻看着宋蓉喊他,他有些迟疑。 感受到自己弟弟对自己的生疏,宋蓉无奈的笑了笑,这却是怨不得别人的,她前世,太忽视钰儿了,以至于钰儿跟着二堂姐的关系,都比跟自己好。
第三章:幼弟
想到二堂姐,宋蓉眯了眯眼睛,她便是和钰儿的关系不亲近,可是也从来没有真正的欺负过钰儿!更没有算计过钰儿! 至于别人么?明面里是对钰儿好,可是真正做出来的那些事情,一件一件的,都是伤钰儿至深! 她主动起身,走到了宋钰的旁边,抱住了宋钰,温声说道:“钰儿,娘亲这几日心情不好,你莫要在娘亲的面前,提起父亲。” “父亲去哪了?”宋钰脆生生的开口问道。 “父亲……出了远门了,具体是做什么去了,姐姐过些日子,便告诉你。”宋蓉最终,还是选择了前世的谎言。 若是宋钰知道了父亲去世了,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情,若是宋钰再出了事情,那母亲,怕是就真的撑不下去了!至少,至少也得等着母亲好一点,再告诉钰儿真相。 宋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宋钰的心中还是有些疑惑,他觉得今日姐姐便的好奇怪,对他好像不是那么冷漠了,他甚至能感觉到,姐姐对自己疼爱…… 不,这不是真的,二堂姐说的对,姐姐的最是厌恶他,她怎么会真心的疼爱自己呢? 宋钰从宋蓉的怀中挣扎出来,道:“姐姐,我还有功课要温习,我先走了。” 宋钰走了,宋蓉没有拦着,很多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她相信,假以时日,宋钰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爱他的人。 宋蓉理了理衣服,走出门来。 正是春天,万物复苏,柳枝已经抽出了新叶,柔软的枝条,随风摇曳着。 刚刚下过雨,空气之中充满了泥土的芳香,宋蓉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然后抬头,眯着眼睛,看着那把明亮的光芒洒在地上的太阳。 上天,给了她重新活过的机会,回来的时间,却晚了一步,爹爹依旧去了,可是也不晚,至少母亲和弟弟还在。 “小姐!你怎么出来了!你病了,不能着风的,还是快些回去吧。”一个丫鬟,飞奔了过来,对着宋蓉说道。 宋蓉看着这十五六岁的丫鬟,好一会儿,才认出来,这丫鬟是红杏。 她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红杏,没有动。 红杏啊,一直都是大伯,安插自己身边的眼线吧?不,或许不是安插在自己身边的,是通过自己,安插在蓬莱院中的眼线。 前世的时候,父母刚刚去世,红杏就被抬去给大伯做姨娘了。 若不是这红杏,对大伯做了太多的贡献,大伯又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丫鬟?而且在抬了红杏做姨娘之后的第二年,红杏就难产而死了? 若真的是看上了红杏,红杏怎么会忽然就死了? “红杏,青桃呢?”宋蓉漫不经心的问道。 如果说红杏是给不老实的,那这青桃,就是太老实了!老实到,要陪着她出嫁!在她守寡之后,她曾经想过,要给青桃觅一个夫家,可是青桃,却不依,说是要守着她一辈子。 直到最后,当日事发,她也当着老夫人的面,一口咬定了,是楚二公子的不是!以至于,她被活活打死! 青桃比红杏小了两岁,今年才十三,因为年纪小了一些,所以经常被红杏欺负,现在青桃被红杏派去洗衣服了。 红杏见宋蓉忽然问起青桃的事情,微微一愣,道:“那个懒蹄子,现在睡觉呢!” 宋蓉眯着眼睛看着红杏,意有所指的说道:“我不喜欢一些人,自作聪明。”这话看起来像是说青桃的,可是落在红杏的耳中,却让红杏打了一个激灵,觉得这一切,都是在说她的! 红杏的目光闪烁,暗中告诉自己,自己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的,小姐说的不是自己! 宋蓉转身回了屋子,吩咐红杏道:“在一刻钟之内,把青桃寻来。” 接着,宋蓉就坐在镜子旁边,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十岁的自己,很像自己的母亲,秀丽的很,一双明眸格外的出众,仿若是潭水一样,清清泠泠。 她拿起了自己桌子的脂粉,开始画了起来。 前世的时候,她最拿手的事情,就是装病,以来逃避楚夫人。略施粉黛,她的面色就苍白了起来,眼眶发青,带着浓浓的哀色。 不过如今,她化成这样,为的可不是装病逃避什么。 她刚刚画好,青桃来了。 “小姐,你寻我?”青桃的声音怯怯的,有红杏在,青桃就一直都要被压一头。 宋蓉看到青桃,眼角微微的湿润了一下,道:“同我去南山院吧。” 南山院是宋蓉祖母住着的地方。 宋老夫人,一共有五个嫡亲的孩子,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两个女儿早都外嫁了,大儿子是宋戴,二儿子就是宋蓉的父亲宋雲,三子名唤宋丞。 宋老夫人,在这个家中,那可是仿若是太上皇一样的存在。 便是宋戴,现在掌管着整个宋家,也不敢去忤逆宋老夫人。 宋蓉知道,在宋府之中,宋老夫人是唯一一个,能给自己撑腰,和宋戴抗衡的人。 不过因为老夫人,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她的母亲,以至于也不是很喜欢她,所以到了最后,她便是被宋戴嫁给了病痨子冲喜,老夫人也没有发表一点意见。 宋蓉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去争取老夫人的宠爱。 他们三个人,母亲终究不姓宋,弟弟的年纪还太小,若是想护住这个家,她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青桃听见宋蓉说是要去寻老夫人,也有些诧异,小姐不是最不喜欢老夫人了吗?每次让小姐去见老夫人,小姐都表现的很不开心! 不过青桃很是本分,知道自己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出了蓬莱院,宋蓉甚至能看到府中不少地方,还挂着红灯笼,马上就是宋戴的生辰了,这样的布置,是应该的。 这些和南山院之中的冷寂,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父亲死了,宋戴竟然还能心安理得的庆祝自己的生辰,不管怎么说,父亲都是宋戴的弟弟,宋戴这么做,也未免太没有良心了!
第四章:祖母
因为老妇人爱清净,所以南山院位于宋府的最南边。 便是老夫人的亲孙女宋蓉,在没有人通报的情况下,也是没有资格直接就进去的。 她只好含着泪,对着这守门的谭婆子说道:“谭婆婆,我有事求见祖母。” 谭婆子本来想直接就回绝了宋蓉,但是看见宋蓉这样,又联想到宋蓉刚刚死了父亲,一时心软下来,就急急匆匆的往堂屋之中走去。 “老夫人,三小姐来了。”谭婆子低声禀告道。 “我不是说了吗?今日不见任何人。”老夫人的声音有一点沙哑。 谭婆子又道:“可是三小姐看起来精神不大好,这来的时候,眼中是含泪的。” 再不喜欢,那也是她孙女,老夫人最终还是点头说道:“罢了,让她进来吧。” 宋蓉进来之后,就瞧见了那坐在正位上面的老夫人,她今日穿了一身酱黑色的衣服,垂目深思着,并没有看她。 屋子里面弥漫着一种浓郁的香气,宋蓉抬头一看,只见侧面的铜兽香炉之中,有丝丝紫烟飘散出来,这香味她记得,是安神香。 宋蓉跪在地上,先是砰的一声,磕了一个响头,然后才哀切的说道:“祖母。” 宋老夫人抬头,掀开眼皮子看了一眼宋蓉,瞧见宋蓉的那一脸病容,不悦的说道:“你这是做什么?你祖母我还没有死!你到我跟前哭什么丧!” 宋老夫人是一个很难相与的人,以至于宋蓉一直都很害怕宋老夫人。 但是此番,为了她和母亲的将来,她已经容不得自己害怕了,再说,她终究是活过一世,也见过了不少风浪,如今瞧见宋老夫人,便也没有那么多的惧意了。 宋蓉哀婉的说道:“祖母自当寿比南山,临娘只是……只是心里难受。” 说着,宋蓉就掩面哭了起来。 她刚刚瞧见宋老夫人的眼睛也是微红,纵然宋老夫人再不喜欢宋蓉的父亲,那也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如今好端端的人,就这么去了,她怎么能不难过? 只是宋老夫人的个性强硬,是不想表现出来这些的。 宋蓉哭着,继续说道:“如今……父亲去了,临娘实在是忍不住,还请祖母宽宏,不要气临娘。” “你既然知道你来了,惹我生气,为什么还来?”宋老夫人的语气不善。 紧接着,她便冷了脸,对着谭婆子说道:“送三小姐回去。” 宋蓉不等着谭婆子走近自己,就继续说道:“临娘心里难受,可是我又想到――想到祖母的心中,定然也不好受。”宋蓉说的这是心里话,白发人送黑发人,宋老夫人的心中,能好受吗? “便想着,便想着来陪陪祖母。”宋蓉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细细弱弱的,但是宋老夫人,还是听见了。 宋老夫人看着跪在地上的宋蓉,看那眉,看那眼,以前她只觉得宋蓉像许氏,如今再这么一瞧,她的身上,也有宋家的人影子。 宋老夫人不免的又想起了自己那已经殒命的儿子,顿时悲从心来。 谭婆子看着宋老夫人这样,也不敢做主上前送客了,只是为难的站在旁边。 宋蓉站起身来,晃悠了一下,低声说道:“若是祖母不喜临娘,那我现在就回去。” “等等,在这用一些茶点吧。”宋老夫人冷哼了一声说道。 宋蓉的眼中带起了一丝喜色,走上前去,帮宋老夫人斟茶,又坐在了宋老夫人旁边的矮榻上,她低声说道:“父亲在的时候,就让我好好孝敬祖母,可是当初,我不懂事,经常惹祖母不快……如今想想,我真是愧对父亲的教导。” 宋老夫人听到了宋蓉的话,微微一愣,开口问道:“雲儿是这么说的?” 宋蓉低声说道:“父亲经常这么教导我,只是我当时不懂事,如今父亲去了,父亲的每一句话,都萦绕在我的耳边,我才知道,我以前是多么的不懂事。” 宋老夫人看着宋蓉这样,心肠再冷硬,这个时候也冷硬不起来了。 她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你现在能这么想,你父亲在九泉之下,也会欣慰的。” “我会代替父亲照顾母亲,孝顺祖母,爱护钰儿,以后定不会再惹祖母不快了。”宋蓉掷地有声的说道。 宋老夫顿时觉得有些窝心,旁人都觉得,她没有表现出难过,便是不难过了,或者是知道她难过,也不敢开口,如今宋蓉这样的过来安慰她,说着要孝顺她,她的心,不得不动容。 她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孙女,忽然觉得,今日的宋蓉,变得很不一样。 她并没有觉得奇怪,只是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在心中暗道,想来是雲儿的死,让宋蓉一日之间长大了吧。 宋蓉在这赔了宋老夫人良久,这一次,宋老夫人没有再开口说要赶宋蓉走,宋蓉知道,宋老夫人已经不是那么的厌恶了她了。 宋蓉望着那一脸威严的宋老夫人,心中暗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宋蓉终究是不敢在宋老夫人这待太久,开口说道:“祖母,你是倦了吧?那阿临先回去,明日再来看您。” 宋老夫人点了点头,示意宋蓉可以走了。 宋蓉出了院门,就瞧见一个身着明蓝色衣服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她生的很明艳,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还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走起来路来,从容大气,颇有当家主母之风! 她站在那,微微的福了福身子:“大伯母。” 安氏诧异的看了一眼宋蓉,疑惑的问道:“你怎么在这?” 宋蓉抿唇,没有说话。 安氏也不把宋蓉放在眼中,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宋蓉,就不理会宋蓉了,直接就往堂屋里面走去。 看着谭婆子带着安氏进去了,宋蓉微微迟疑了一下,就走了回去。 安氏坐在宋老夫人的旁边,垂泪说道:“二叔就这么去了,我心里也难过的紧……” 宋老夫人没有言语,安氏继续道:“我这心就是窄,比不得弟妹心宽,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心思下厨做吃食。” 站在门外的宋蓉听到这些,唇角带着冷笑,她说这安氏怎么会忽然上门说这样的话!原来是给母亲上眼药的! 宋蓉清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母亲做吃食,那是因为听说祖母这几日的胃口不好,所以便想着给祖母做一些顺口的东西吃。”

嫡女蓉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嫡女蓉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亿万星辰说爱你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亿万星辰说爱你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亿万星辰说爱你目录预览:第四章陆俊的女人第五章最傻的女人第六章矛盾第七章我不喜欢被人利用第四章陆俊的女人“我没有。”我慌乱的解释着,可婆婆根本不听,她上来就给我一巴掌,三年来所有的委屈全部涌向心头,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狂掉不止。我不知道易烨泽为什么要约我,可我想过了,就算那男人可以给我温存又怎么样,我还是陆俊的妻子,这辈子逃不开陆家的囚笼。“莫凝,我告诉你,想嫁进陆家的女人多得是,如果你不守妇道,在外面勾三搭四给俊儿戴绿帽子,我告诉你,我会将你的骨

  • 不负时光不负己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不负时光不负己在线阅读TXT小说名:不负时光不负己目录预览:第4章床照要挟第5章醉酒对抗第6章被迫沉沦第7章离婚协议第4章床照要挟凌晨三点,林语嫣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客厅。看到一双不属于她的蛇皮纹高跟鞋。果然来了!!她脱下自己的高跟鞋,赤脚无声地走进厨房。五分钟后,她轻轻扭转卧室的门把手。端起脸盆走进卧室。亲眼看到床上裸身抱在一起睡觉的男女,整颗心像被浇了滚烫的开水,疼得麻木了……黑眸染上恨意,林语嫣扬起手,将乌漆漆的一脸盆液体泼向这对狗男女!床上的萧毅然和陆小桃瞬间惊醒!萧毅然看着床前站着

  • 厚爱无需多言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厚爱无需多言在线阅读TXT书名:厚爱无需多言目录预览:第四章陆俊的女人第五章最傻的女人第六章矛盾第七章我不喜欢被人利用第四章陆俊的女人“我没有。”我慌乱的解释着,可婆婆根本不听,她上来就给我一巴掌,三年来所有的委屈全部涌向心头,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狂掉不止。我不知道易烨泽为什么要约我,可我想过了,就算那男人可以给我温存又怎么样,我还是陆俊的妻子,这辈子逃不开陆家的囚笼。“莫凝,我告诉你,想嫁进陆家的女人多得是,如果你不守妇道,在外面勾三搭四给俊儿戴绿帽子,我告诉你,我会将你的骨头一根根

  • 嫂子的诱惑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嫂子的诱惑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嫂子的诱惑目录预览:第4章校门口受辱第5章对余菲菲的邪恶报复第6章良知觉醒第7章捉奸第4章校门口受辱她刚说完,班里的同学哄的一声笑了。我脸噌的红了,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往我裤子里塞的是臭蛋,而且是非常臭的臭蛋,片刻间臭味就蔓延到了整个教室,班里的同学也笑不出来了,捂着嘴干呕,骂我真恶心。老师也闻到味了,捂着嘴一脸厌恶的看着我,呵斥说:“李白,你上厕所为什么不打报告?!赶紧给我出去!”我当时眼泪都要掉出来了,跟老师解释说:“老师我没拉裤子,是”“出去!”没等我

  • 乡村大凶器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乡村大凶器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乡村大凶器目录预览:第四章咦,小鸡鸡吐...第五章不要脸的村支...第六章傻子不傻第七章偷窥无罪第四章咦,小鸡鸡吐...龙根当然不满意了,心想,你丫儿倒是满足了,在老子处子之身上为所欲为,自己倒是爽了,小爷却还没到高潮呢。“不行,小爷不能在破处之夜如此窝囊,虎头蛇尾算什么?一定要来个十全十美!”“表婶,表婶,来嘛。小龙还要嘛,刚刚那样好爽哦,难道表婶不舒服吗?”龙根哭丧着求乞道:“要不,表婶,你教教我,我在上面,你就不累了。好不好嘛”沈丽娟叫苦不迭,细细

  • 聂少,我爱不起TXT

    原标题:聂少,我爱不起TXT小说书名:聂少,我爱不起第一章蒙住她的眼睛夜。染着黑色。男人灼热的吐息伴着浓重的酒气喷洒在她耳边,带着含糊不清的呓语。骨节分明的大手直接撕开她的纯棉睡衣一路像里探去,‘嘶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苏晴猛地惊醒过来,梦里与那人温柔的耳鬓厮磨此刻早已化成泡影。男人此刻动作粗暴毫不留情,说是爱抚,不如说是折磨。身体上的疼痛越发提醒着她,现在发生的一切。她早明白他不可能那么温柔,梦醒了却依然有一种痛的不能呼吸的错觉。伸出手抵在男人精壮的胸膛上,苏晴从喉咙里发出小兽般嘶吼

  • 亿万星辰说爱你TXT

    原标题:亿万星辰说爱你TXT小说:亿万星辰说爱你第一章委屈的一晚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结婚三年的丈夫陆俊会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和另一个男人睡一晚。那天是我生日,陆俊难得回来的早。我上前接过他的外套,陆俊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说道:“莫凝,能帮我一个忙吗?”我愣了一下,淡淡地笑了笑,不以为意地回道:“我能帮你什么,这几年在家待着,什么本事都没了。”“不,你可以的,只有你行。”陆俊的语气有些急促,“公司快支撑不下去了,你一定要帮我。”我惊讶的看着他,“你要我帮什么忙?”“陪一个人,只要一晚,你点头就行。”陆

  • 不负时光不负己TXT

    原标题:不负时光不负己TXT书名:不负时光不负己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女人:“有啦,真讨厌,非得逼着人家说出来!”男人:“她明天要去B

  • 厚爱无需多言TXT

    原标题:厚爱无需多言TXT书名:厚爱无需多言第一章委屈的一晚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结婚三年的丈夫陆俊会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和另一个男人睡一晚。那天是我生日,陆俊难得回来的早。我上前接过他的外套,陆俊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说道:“莫凝,能帮我一个忙吗?”我愣了一下,淡淡地笑了笑,不以为意地回道:“我能帮你什么,这几年在家待着,什么本事都没了。”“不,你可以的,只有你行。”陆俊的语气有些急促,“公司快支撑不下去了,你一定要帮我。”我惊讶的看着他,“你要我帮什么忙?”“陪一个人,只要一晚,你点头就行。”陆俊的

  • 嫂子的诱惑TXT

    原标题:嫂子的诱惑TXT小说名:嫂子的诱惑第1章尤物表嫂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我爸把这事怪到了我头上,每次喝醉了酒就打我,骂死的为什么不是我。我五岁那年得了小儿麻痹,左腿落下了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打小班里的同学都欺负我,叫我死瘸子,我变得非常自卑,感觉我爸说的对,当初死的为什么不是我。升县高中后学校离家很远,表哥可怜我,让我借宿在他家,因为我是农村人,腿又瘸,表嫂特别不待见我,家里所有家务活全扔给我干,起初她内裤丝袜什么的还自己洗,后来也都扔给我洗。表嫂长得非常漂亮,是个瑜伽老师,身材好的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