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无删节血钻帝国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9:17: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血钻帝国

第一章 回乡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沈斌自幼父母双亡,是大姐沈杏娥靠着耕作家里的三亩水田,三亩旱地,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的。

 为了照顾年幼的弟弟,姐姐直到二十六岁那年,沈斌离家出逃那年都没结婚。倒不是没人看上她,相反,一开始,说媒的人快把他们家的门槛踏破了。

 要知道,沈杏娥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而且种地还是一把好手,丝毫不输给那些老庄稼把式。虽然由于常年在外劳作,皮肤比较黝黑,可架不住人姑娘天生丽质,身上的衣服虽然打着补丁,洗的也有些褪色了,可穿在身上永远是干干净净的。

 乌黑的大辫子挂在脑后,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配着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浑身上下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特别是那丰满挺翘的屁股,一看就是很会生养的那种,引得村里的大妈们啧啧不已。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

  要知道在农村,好媳妇的最主要标准就是看能不能生养,而老人们更愿意相信屁股大的女人会生养,旺夫。

 可是不管媒人如何的说,沈杏娥总是摇头。对于未来的男人,她的要求很简单,一,因为要照顾弟弟,所以要等弟弟十八岁了再嫁;二,对她弟弟要好。

  这两个要求看似不高,其实不然,要知道姐弟二人相差整整十岁,等到弟弟沈斌十八岁,姐姐沈杏娥已经二十八岁了。在农村,结婚早的十八岁就已经成家了,最晚也不会超过二十四岁。

要等到二十八岁结婚,就算人小伙愿意,可人小伙家里的父母也不会同意啊。一来二去,小伙们也就打起了退堂鼓,这不,近几年,给沈杏娥说媒的人越来越少了。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就是偶尔有媒人上门说媒,也是给那些没了老婆的二婚男人说的。

 十六岁那年,因为用砖把一个欺负姐姐的村痞脑瓜砸开了瓢,不得已离家出逃。

 为了怕姐姐阻拦,沈斌也没和姐姐告别,拿了姐姐压箱底的五百块钱,沈斌坐上了去县城的车,头也不回的走了。

 因为害怕被抓,到了县城,沈斌也没敢停留,扒上了一辆运煤的火车,因为又累又困,啃了几口馒头,在车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就这样,一路不是扒火车就是搭火车。打过短工也要过饭,九月初,不知不觉来到了云南边境。

 一次偶然的机会,沈斌救下了伤势沉重,奄奄一息的李胜强。沈斌把李胜强藏在一个山洞里,自己巧妙地割开了一只小猴子的前肢,用猴子血把那些追赶的人引向了一处断崖,并伪造了失足跌下断崖的现场成功的骗过了追兵。网站haohaoyun.com

 沈斌从小就不爱学习,每天上学吊儿郎当的,经常逃课和人打架,免不了三天两头的受伤。为此,姐姐不知道说了多少次,流了多少泪。可每次伤好后依然如此,依旧隔三岔五的受伤回家,姐姐总是一边哭一边给他敷草药。

  凭着从小打架受伤练就的治伤本领,沈斌采来草药,给李胜强内服外敷,整整折腾了二十多天,终于把李胜强的伤治了个七七八八。

除了采药治伤,沈斌每天不是下套抓野鸡、野兔,就是抓蛇掏鸟蛋。期间,李胜强教了他不少野外生存知识,那些植物可以吃,那些果子能采,怎样快捷有效的抓捕各种猎物。

 在这方面,沈斌展现出了超人的天赋,以致于到后来。版权haohaoyun.com沈斌甚至于除了采药,都不用专门出去抓猎物了,光靠设的陷阱抓来的猎物已经足够两人吃饱肚子了。

 一来二去,李胜强也喜欢上了这个机灵的小伙子,这孩子简直天生就是当兵的料。等到李胜强能勉强走路,准备归队时,向沈斌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原来,李胜强是云南省军区特种大队的一名少校,奉命打入跨国贩毒集团。凭着过人的胆识和对国家人民的无限忠诚,李胜强通过李贩毒集团的重重考验,终于取得了一个大头目的信任,通过巧妙周旋,使贩毒集团遭受了重大损失。

 正当李胜强步步为营,即将接触到贩毒集团核心首脑时,一个战友不小心暴露了。为了搭救战友,李胜强半夜闯进水牢,没想到却中了毒贩的圈套……

 凭着过人的身手,李胜强最终杀出了重围,而战友为了掩护他,最终拉响手雷,永远的留在了毒窟。原文haohaoyun.com

 当李胜强问沈斌愿不愿意跟自己走是时,沈斌惊喜之余,还是犹豫了,自己还背着案子呢。

当沈斌吞吞吐吐地讲出了自己在老家打人的事,李胜强哈哈大笑:“放心吧,小子。从刚才你讲的过程来看,对方伤势不会很严重,顶多就是个植物人,不会死人的啦。”

 沈斌吓了一跳,心想:“都植物人了还不严重啊?!”

 “怕什么?你才十六周岁不到,不要说没打死人,就算打死了,我也能给你摆平。”看沈斌一脸担心的模样,李胜强也不笑他了。

 这倒不是他说大话,要知道李胜强的单位虽名为特种大队,其实是个秘密单位,那里全是问题孩子,没进部队之前打架生事不要太平常,甚至坑蒙拐骗的也不在少数。

 往年也没少从少管所提人,只要他们队上看中的,就没有调教不好的孩子。

 “回头部队会派人去你老家调查处理的,放心吧!”李胜强胸脯拍的啪啪响,大包大揽道。

 就这样,沈斌随着李胜强来到了云南军区特种大队某单位。在这里,经受了严酷的训练,终于成了一名合格的特种战士。

 期间,一次次的出任务,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经历了无数次的生生死死,身上也添了大大小小十几处伤口。

   一次,在非洲为了抢一件M过的先进武器,中了M过特工的埋伏。突围时,沈斌压住了身边的一个兄弟,自己却被手雷炸成了重伤。

 被救的那个弟兄拼死背着沈斌突出重围,在大使馆的帮助下去邻国首都治伤。由于伤势严重,醒来后遗失了大部分记忆,医生诊断后认为神经中枢受损,有可能是暂时性失忆,也有可能是永久性失忆。

 回到国内后,专家们经过诊治,也没拿出有效的治疗方案。

 就这样,沈斌扛起十分简单的行礼,回到了四川老家。

第二章 姐弟重逢

自从十六岁那年离家出走,一晃八年过去了,如今重回家乡,自然倍感亲切。虽然小时候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但是一路走来,越接近家乡,心里面的熟悉感越来越强。

 下了火车,沈斌归心似箭,打了辆车,给司机说了个地名,车子一溜烟直奔自己村里。

 司机仿佛看穿了他的心事,也不废话,车子开得是又快又稳,平时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愣是不到一个小时便到了桃花坞。

到了村口,沈斌付了车费,谢过司机便下了车。八年未回家乡了,沈斌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沿着村道慢慢往家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四下里打量。

 村口的那颗大枣树上面挂满了青枣,小时候沈斌可没少用竹竿打那树上的枣子。路边的几只老母鸡悠闲地觅着食,远处的土山上十几只山羊正在啃着青草。

   几个小孩在一旁不知玩着什么游戏,看到背着行礼的沈斌,睁大了乌黑的双眼,好奇地望着沈斌。

  沈斌自然不认得,冲着那几个小孩微微一笑,心里没来由升起一股柔情。

  马上就要到家了,沈斌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起。多年未见,不知姐姐可否还像以前那样?有没有变化?家里一切可好?

 怀着一颗忑特不安的心,沈斌来到了家门口,映入眼帘的是一栋二层崭新的小洋房。房子还只是一个毛胚,上面的砖块还露在外面,显然主人家造好后并未装修。

  大门开着,外间空无一人,沈斌犹豫了一下,径直走了进去,里间一个妇人端着碗正在吃饭,看着走进来的陌生小伙,愣了一下。

  “大姐。”看到妇人,沈斌两眼一红,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你是?!”那妇人刚盛了一碗饭,转身正准备上桌,闻听一声大姐,脑中“轰”的一声,顿觉一阵眩晕。

  “啪”的一声,手中饭碗应声而坠,稀饭撒了一地。

  “小斌?!”妇人身子晃了两晃,差点没晕过去:“你是小斌?!”

   虽然七、八年未见,可姐弟情深,俗话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亲情使然,沈杏娥还是认出了来人,可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弟弟吗?!

   自从弟弟打人出逃,一晃八年没见,多少次半夜从梦中哭醒过来,当年那个顽劣的少年如今已长大成人,健壮的身躯,略带风霜的脸庞挂满了泪水。

  “小斌,呜呜…..”望着跪在地上的青年,大姐再也忍不住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姐弟二人抱头痛苦

  “个砍脑壳滴,啷个不死在外头噻。”大姐一边哭一边用手捶打沈斌的后背。

  “大姐……”

  “幺弟……”

  “斌子,吃饭了没?”半晌,姐弟二人方才止住了泪水。沈杏娥擦了擦眼泪,扶起沈斌,开口问道。

  “呃”一路上光想着早点回家,沈斌还真没顾得上吃饭,沈杏娥开口一问,“咕噜”肚子立马替他回答了。

  沈斌本意是想说没吃来着,可一转眼看到姐姐掉在地上的稀饭,一下愣住了:“大中午的,姐姐就吃这个?!”

  联想到刚才在门口看到的毛胚,再看看家中简陋的陈设,沈斌心里头十分纳闷:“自己这几年没少托老孙往家里寄钱啊?怎么家里还是这个样子?”

  老孙是沈斌部队上的财务助理,沈斌每个月的工资都是托他寄回家里的。部队上管吃管住,基本上不用花钱。更何况沈斌他们是个特殊单位,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出任务,因此,几年下来,沈斌倒也攒下了不菲的身家。

  要知道很多灰色收入是不用交公的,这也是他们这个单位的隐性福利之一。大家为国家出生入死,完成任务的同时,挣点钱也无可厚非。毕竟每个人都是有家有口的,国家总不能让这些无名英雄流血又流泪吧?!

  其实沈斌有多少钱,自己也不知道。沈斌有一张瑞士银行的金卡,沈斌这几年出任务攒的钱都在卡里,只不过现在沈斌自己也不知道密码了。

 临回家前,沈斌处理了一些物品,其中就有这八年的汇款单,。沈斌也不知自己这几年陆陆续续给家里寄了多少钱,也赖得去算。不过看着那一叠叠厚厚的汇款单,想来有好几十万了吧?!

  这么多钱,在四川农村,够起好几栋这样的小洋楼了。可如今这家里还只是这般模样,虽然盖起了小洋楼,可还只是一座毛胚房,里面也只是简单的刷白了几间房,整个家里空空荡荡,除了几件农具,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电器。

   看着摔了一地的稀饭,沈斌心里直纳闷:“按理说不能这样啊?这些年自己往家里寄的钱都哪儿去了?!”

   “难道孙助理没给自己汇?不能啊?那一摞摞汇款单可不是假的。”

  “莫非姐姐舍不得花钱?也不能啊?农村人辛苦一辈子,不就图个漂亮的家吗?!”

   要知道农村人都十分节俭,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花,就图在自己手上能起个漂亮的房子,再娶一房媳妇,传宗接代。

  因此,在农村,农民们盖起房了,十分舍得花钱,把自己辛苦积攒的钱全都花在了自家的房子上。

  沈斌虽然纳闷,可也不能问姐姐自己寄来的钱都花哪里去了。

   八年没见,姐姐明显老了许多,头发业已有些花白,背也微微有些驼了。当年那个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如今已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农妇。

  望着在灶台上忙碌的姐姐,沈斌双眼微红,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既然自己又回家了,那就好好干吧。姐姐操劳半辈子,为自己不知道流干了多少泪水,如今也该让她好好歇歇了。

  苦瓜炒鸡蛋、辣椒炒腊肉、凉拌折耳根…….都是沈斌爱吃的菜。

  “幺弟,来,吃饭。”大姐端着菜,招呼沈斌吃饭。

  “幺弟,喝酒不?”

   “不喝”沈斌夹起一筷鸡蛋,放进嘴里:“嘶”小菜又辣又烫,烫得沈斌直吹气。

  “慢点,慢点吃。小心别烫着。”

  “老姐做的菜就是好吃。”沈斌大口吃着饭,含糊不清地说道。

  “好吃就多吃点,以后咱哪儿也不去了,就呆在家里,姐姐天天做给幺弟吃。”大姐看着沈斌在那儿狼吞虎咽,眼里掩饰不住的笑意。

关于四川话的说明

第三章 liuhe彩

  “小斌哥回来了啊。”久别重逢,姐弟俩自然说不完的话。

  “琪琪来了啊。听声音,大姐就知道是谁来了。

  很快,一个少女就出现在沈斌眼前。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整齐的刘海挂在额前。上身穿着一件天蓝色的衬衣,下身一条黑色短裙,脚上一双水晶小凉鞋。

   少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青春气息,瓜子脸,樱桃小嘴,娥眉柳黛,一双纤手各挂两串檀木手链。

   “小斌哥”少女一进门,就脆生生的叫了声。

   “小斌哥,真的是你啊?!”少女抑制不住脸上的激动,满脸的喜色。

 “琪琪,来,坐。”看到来人,大姐热情的招呼着,看着琪琪的眼神充满了炙热:“琪琪啊,你小斌哥刚回家,你好好陪你小斌哥唠唠,大姐洗碗去了。”

  听着大姐的招呼,沈斌这才明白,眼前的少女正是村东赵二叔家的闺女。从小就爱粘沈斌,沈斌喊她鼻涕虫。小时候鼻子上总是挂着两道鼻涕,甩着两条小辫子,整天跟在沈斌屁股后面小斌哥长,小斌哥短的,两人玩过家家,抢亲。

  为了琪琪沈斌可没少和人打架,直到一十六岁小斌离家出走,这才断了音讯。

  “吃饭了啊,小斌哥”琪琪低着头,拨弄着衣角:“这次回来还走不?”

  “不走了。”

“真的啊?!”闻言琪琪抬起头,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眼中满是喜色:“哥,那你打算做什么呀?!”

  “不知道啊,还没想好呢。”沈斌看着少女,眼中满是爱怜之色。从小,沈斌就把琪琪当做妹妹,十分疼爱。

  “先陪大姐种地吧,这几年,我不在家,可苦了大姐了。”

  “种地呀,哥,你可得想好了。”闻听沈斌要留下来种地,琪琪吃了一惊。这几年琪琪没少过来陪大姐聊天,琪琪当然知道沈斌在部队上混的不错,虽然年纪不大,可早已经是军官了。

  这倒不是琪琪看不起农民,不管怎么说,沈斌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啊,留在村里种地能有什么出息啊?!别的不说,最低的也能做个公务员啊。

本来么,以沈斌的职务,地方上应该安排工作的。可沈斌谢绝了部队的安排,坚持要回家务农。

两人多年未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琪琪,你小斌哥刚回家,这几天你领着他去各处逛逛啊。”两人正说着话,大姐收拾完碗筷,走了出来。

“好啊,好啊。”琪琪想都没想就脆生生地答应下来。一边还偷偷地看了看沈斌,脸上满是羞涩之情。

 “就怕到时小斌哥嫌我烦啦。”

 “怎么会呢,咱家琪琪这么可爱,谁会嫌弃啊?!”大姐笑眯眯地看着二人,那模样就像是老婆婆看着自家儿、媳一般。

 “对了,大姐,我姐夫呢?怎么没看到姐夫回家吃饭啊?”想起刚才大姐摔在地上的那碗稀粥,沈斌忍不住还是问了问。

 “哎。”大姐闻言,幽幽地叹了口气:“在镇子上呢。”

 “呜呜呜。”说着说着,大姐的眼泪下来了。

   “姐,你这是怎么了?有话慢慢说啊。”

 看到自己姐姐哭了,沈斌一下子慌了,赶紧起身走到大姐身边,安慰起来。

  “姐夫在镇上看liuhe彩呢。”这时候,琪琪插话进来。

  原来,自从沈斌离家出走,家里一下子没个男人也不方便,时间长了,各种流言蜚语就多了起来。

后来,在媒人的帮助下,大姐就招了个上门女婿。男方家兄弟口人多,家境也一般。

 刚开始,夫妻二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形影不离,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当年就有了小孩,十月怀胎,没多久就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

 可惜好景不,自从有了小孩,大姐一门心思都在小孩身下,渐渐忽略了自家男人。

 近几年,liuhe彩从香港,广东那边传来,渐渐地就传到了四川,就连小镇上也聚起了一帮人,三天两头聚在一起琢磨这个liuhe彩。

   姐夫刚开始也只是乘着赶集的日子玩一玩,数目也很小,五元,十元,有输有赢,倒也没伤筋动骨。

  可经不住庄家的大肆宣扬和鼓动,加上中奖人的宣传,玩着玩着慢慢地就大了起来。开始一百、两百的下注,到后来几千几千的下,最后甚至几万几万的下注。

  就这样越陷越深,几年下来,输多赢少,等到大姐发现,已经输了好几十万了。

  大姐心痛之余,就开始管着姐夫,可这时候姐夫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还是偷偷溜出去买马,以至于夫妻二人三天两头的吵架。

  幸亏前几年家里起了房,要不,连起房的钱非得给他输光了去。

  “不哭哈,大姐”沈斌轻轻拍着大姐的厚背,低声安慰着:“钱没了可以再挣,可别气坏了身子啊。”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呜呜呜……”

  望着伤心欲绝,痛苦失声的大姐,沈斌心如刀割。大姐这辈子真是太苦了,这个害人的liuhe彩,抽时间得去看看。

  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候,姐夫终于回了家,小外甥也从幼儿园接了回来。也许因为有了沈斌在场,也许因为小外甥的缘故,一家人强颜欢笑。时隔八年,终于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第二天一早,琪琪就来找沈斌,沈斌早起锻炼,出了一身的汗,草草收拾一下,吃了早饭就往市里赶去。

  坐在公交车上,琪琪叽叽喳喳,不停的给沈斌介绍着市里面的情况。而沈斌只是静静的听着,脸上也是笑容不断。

  等二人来到市里,已经快九点了,八年未见,市里面变化很大,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商店林立,各种商品琳琅满目。

  二人来到小商品批发时场,虽然已经过了早高峰,市场里人气还是很足。由于这是个多年的老市场,通道较窄,很多地方十分拥挤,人挨着人,琪琪紧紧抓着沈斌的手,由于人多拥挤,只能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沈斌这儿看看,那儿摸摸,时不时问问价格,和老板攀谈几句,一付好奇宝宝的模样。

第四章 买衣风波(1)

一圈逛下来,已经中午,二人肚子开始咕咕叫唤,唱起了空城计。

走到一家串串香门口,二人往里一瞧,人山人海,食客如云。

“小斌哥,不如我请你吃串串吧?”

“傻丫头,哥虽然是个当兵的,可请你吃顿饭的钱还是有的。”

“是吗?!我可是很能吃的哦,一会儿小心吃穷你。”琪琪眨了眨,冲着沈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二人手拉手走了进去,好不容易才找到座位,由于吃饭的人实在太多,等了半天服务员才端了鸳鸯锅底过来。

“弟弟,好好念书,别老去玩老虎机。”邻桌一个少女软软的生音响起。

沈斌扭头瞟了一眼邻桌的一男一女,男的十三、四岁,穿着一件袖口略有些脏的校服。女的十六、七岁的模样,一头乌黑的短发,上身穿一件白色的衬衣,模样十分清秀。

“知道了,姐”少年开口说道:“快吃吧,姐,我好久没吃肉了。”

“你又没钱了啊?”少女看着弟弟,眼中满是关爱:“爸妈在外面打工挣钱不容易,钱省着点花。”

“嗯嗯……”弟弟嘴里塞满了食物,含糊不清的应道。

看着姐弟二人,沈斌眼眶微微有些湿润,想起了从前姐姐也是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总是在自己闯祸回家后端出可口的饭菜。也总是一边看着自己狼吞虎咽,一边轻轻地埋怨自己。

“别发愣了,快吃吧。”琪琪夹过一串肉丸,放到沈斌碗里……

“吃的太饱了,我都快走不动道了”吃完饭,两人走出串串香,琪琪摸了摸肚子,夸张的说道。

沈斌咧嘴微微一笑,捏了捏琪琪小巧的鼻子。

“小斌哥坏死了,老捏人家的鼻子。”琪琪不满的打了下沈斌的手:“人家的鼻子都让你捏塌了啦。”

“鼻涕虫”因为琪琪鼻涕多,小时候,沈斌就喜欢捏琪琪的鼻子,喊她鼻涕虫。

“打你个坏人。”这下沈斌可捅了马蜂窝了,琪琪不管不顾,追打着沈斌,沈斌撒腿就跑。

“小斌哥,等等我。”论跑,琪琪哪里是沈斌的对手,没几步,就被沈斌远远的甩开了。

“呵呵”看着气喘吁吁追上来的琪琪,沈斌笑着问道:“还打不打?”

“不打了,不打了。”琪琪喘着粗气,看着沈斌说道:“不许喊我鼻涕虫。”

“不喊了,不喊鼻涕虫了”沈斌坏坏地笑道,鼻涕虫三个字特意加重了音调。

“你……”琪琪跺了跺脚:“回家告诉大姐你欺负我。”

“别、别……”沈斌一听,脸色大变,从小大姐就喜欢琪琪。恨

不得收了做弟媳妇,。这要让大姐知道自己老欺负琪琪,还不得在自己耳边唠叨死啊!

“琪琪最好了。”没办法,沈斌只得涎着脸哄道。

“不告也可以。”见阴谋得逞,琪琪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你得陪我买衣服。”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来到一个大商场。一进商场,琪琪立刻双眼放光,这里看看,那里摸摸。

沈斌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乖乖的跟在琪琪屁股后面:“不对呀,不是说要买衣服吗?怎么逛的都是男装区?”

“小斌哥,快来试试这套衣服。”一家品牌店里,琪琪拿着一套西装喊道。

沈斌一看价格,六千多,吓了一跳:“不要了,琪琪,太贵了!”

这倒不是沈斌买不起,沈斌这次转业回家,安置金也有十几万,何况他还有一张瑞士银行的金卡,只不过现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上面有多少钱罢了。

最主要的原因是沈斌最受不了穿西服打领带这样的打扮了。因为执行任务需要,沈斌也有好几套名牌西服,只不过离开部队时全送给战友了。

“没关系啦,小斌哥,我送你的。”琪琪的父亲开了一家砖厂,这几年挣了不少钱,因此,琪琪每年有好几万零花钱,几年下来,攒了不少私房钱。

“不要了,琪琪,走了。”沈斌随手放下衣服,拉起琪琪的小手,转身正欲离去。

“不买摸啥子摸”一个嘴上涂着厚厚口红的女店员低声嘀咕着,斜着眼看了看沈斌,不屑的说道:“摸脏了你们赔得起吗?”

也难怪店员如此轻蔑,沈斌一身洗的发白,没有任何标志的作训服。而琪琪也不是那种花钱大手大脚的女孩,平常吃的、穿的都十分普通。

“不好意思啊,我们只是看看。”沈斌皱了皱眉,虽然心里不舒服,但还是开口说了句软话。

“你们要是真的不好意思,就赶紧给我走。”店员轻蔑地嘀咕道。声音虽然很轻,但琪琪还是听得真切:“要便宜就去买地摊货,别在我店里瞎逛,耽误我接待其他客人!”

琪琪在雾都上大学也有三年多了,当然也见过不少大场面,怎么吃得了这样的亏。当下脸色一沉,说道:

“你这个孃孃怎么说话的,不管买不买,进门就是客,难道你们店就是这样对待顾客的?!”

琪琪也是够坏的,对方也就二十来岁,却喊人家“孃孃。”

那店员本来就不高兴,最近业绩下滑,收入降了好多,老板也三天二头的敲打她,并威胁说业绩再上不去就要开除了她。现在一听琪琪这样喊她,更是一下子炸了毛。

“要是天天接待你们这样的顾客,到年底我喝西北风去啊?!”那店员大声喊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就是只看不买的呢?!”琪琪也被那的女的惹毛了。

“买?!你倒是想买,可你们买得起吗?!”女店员提高了嗓音:“一看就是乡下来的土包子,也不瞧瞧你们穿的,怕是哪个农民工不要了你们捡起来穿的吧?!”女店员指着沈斌满脸不屑地说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这下沈斌毛了,两眼死死地盯着那女店员:“农民怎么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也不是什么城里人,父母也是农民吧?”

“做人不能忘本,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别人又怎么会看得起你呢?!”沈斌冷冷地说道:“我真替这家店的老板担心,有你这样的店员,不亏本才怪呢!”

血钻帝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血钻帝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无上剑道11章(第11章 必须变强)

    原标题:无上剑道11章(第11章必须变强)小说名字:无上剑道第11章必须变强无论是胖子,还是严坤。两人的块头都不小,如今被拖起,三个瘦小的青年连歇斯底的力气都拿了出来。不过,他们却知道,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以免这个像纸老虎的恶魔反悔。“剑道经?”秦飞正准备转身离去,而转身时,正看到地上一本落地的书籍,在目光看下去时。上面的三个字吸引了秦飞的注意。剑道真解是对剑的一切进行解答。无论是剑气、剑势、剑意乃至剑道以及剑胎等等一些剑道有关的东西进行解答。可是,眼下的这本剑道经却吸引了秦飞的注意。秦飞拿起了

  • 穿越女配的反击11章(第十一章)

    原标题:穿越女配的反击11章(第十一章)小说:穿越女配的反击第十一章今天餐桌上的气氛有点莫名的尴尬,江黎一直不停的看着江怡,而江妈妈一直担心的看着江邢,江邢一直缩着肿胀的头畏畏缩缩的看着江黎,江父安安静静的吃着饭。“小邢,最近脾气见长呀。”江怡明显发现江邢的身体抖了一下,江怡突然想笑,因为小时候江邢欺负江怡,所以江黎就把江邢吊起来打,从那以后,江邢看到江黎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不过这样也可以看出来江黎对这个妹妹其实挺在乎的,所以江怡就更加害怕了。“大哥,不是这样的,是闾丘旭尧那小子太猖狂了。”江黎淡

  • 至尊归来之盛世妖后11章(第11章 帮忙)

    原标题:至尊归来之盛世妖后11章(第11章帮忙)小说书名:至尊归来之盛世妖后第11章帮忙这话一说出来可就与之前的花卿言完全对不上了,以前的花卿言是冷漠的,除了对自己亲近的人,她永远都是一副冷冰的脸,说出的话也是怎么精简怎么来。而重生之后的花卿言,明显发生了变化。不止是因为要躲过别人的察觉,更是因为前世经历的那些事让她明白,伪装可以让自己的胜算更大。或许别人不能了解,但她是真的顿悟了,当初花无忧不就是凭着装无辜骗过了她吗?这一世,她会改变自己,尽管这个过程很漫长,但是她不怕。“丫头还是一个直爽的人

  • 御女金瞳11章(第十一章 蛤蟆镜女孩!)

    原标题:御女金瞳11章(第十一章蛤蟆镜女孩!)书名:御女金瞳第十一章蛤蟆镜女孩!“是谁?”黎寒盯着白菲问道。白菲狠狠的摇了摇头,无论黎寒怎么恳求都是不说,无奈之下,黎寒也只能就此作罢,反正那个老头是友不是敌。多想无益,但是今晚的事情,才让黎寒真正的认识到,原来白菲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群魔乱舞,或许真的已经降临世间。白菲也不再提逛街的事情,两个人多少都有些虚弱跟伤势,一路沉默着回到了家里。“你没事吧?”黎寒关心的问道,白菲只是脸色有些不正常,吐了几口鲜血,倒也没什么大碍,但是体内的伤势,却更不是一

  • 天魔变11章(第十章 十亿,真相)

    原标题:天魔变11章(第十章十亿,真相)书名:天魔变第十章十亿,真相“对不起,先生,由于这张卡上的金额太大,所以我不得不慎重,多有得罪请见谅。我是这里的经理。”中年人反复的查看了楚留月的身份证,并对比了身份证上的相片。虽然楚留月的气质发生了变化,但相貌并没有什么变化。保安退去,口气也缓和了下来。“金额太的啊?有多少?”楚留月原以为这张卡上最多不是几千块而已,但看这中年人的样子,那张楚为昊给他的卡上的钱似乎很多,并不像他所想的那样。“难道你不知道?”中年人吃惊的看着楚留月问道。“我是第一次用这张卡

  • 万界帝尊11章(第十一章 炼化九幽紫火莲)

    原标题:万界帝尊11章(第十一章炼化九幽紫火莲)小说书名:万界帝尊第十一章炼化九幽紫火莲“确实,只有自己人,下毒时才更为方便,我早就猜到是你宇文家的人。”听完宇文天的话后,霓裳便道,“只是,对不起,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不能直接插手,只能你自己去做了。”稍作停顿,霓裳接着说:“当然,我用紫火莲和木灵之心帮你改善体质之后,若成功,你便拥有百毒不侵之体,实力也会提升一些。不过这两种之宝,对于你现在的境界而言,提升不大,只能显示出它们改善体质的特性。”“嗯,我明白!”宇文天点点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

  • 超级青春王11章(第011章:珍惜(1))

    原标题:超级青春王11章(第011章:珍惜(1))小说书名:超级青春王第011章:珍惜(1)我赶紧收回了我的笑容,我怎么可能告诉她我有了喜欢的人,更何况周悦根本就不喜欢我。“没有,是我们同学啦。”今天寒假第一天,妈妈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我明白了她是不会给我打电话了。我回到小姨家,没想到妈妈在这里,我看都没看一眼,就去找妹妹了。“小雪,你在干嘛?”看见妹妹在房间里,趴在床上不知道在干嘛。看见我进来了,小雪赶紧把东西收拾好,“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想要看看这丫头在干什么,谁知道她收的太快了,我

  • 黄连性凉11章(笫十一章 黄氏花蕊,变身搓澡工)

    原标题:黄连性凉11章(笫十一章黄氏花蕊,变身搓澡工)小说名字:黄连性凉笫十一章黄氏花蕊,变身搓澡工黄连道:“启禀皇上药碗现下还在这里,有没有毒一验便知。”“嗯,周正你去看看那药是否有毒?”“是。”周正走到药篮边才想起没带药箱,黄连已从袖中把针包交给心兰,心兰又递给周正。周正抽出一根银针在碗底剩余的药汁中仔细测了测又看了看,“回禀皇上,这碗和这药都无毒。”皇后又道:“这银针是从她身上拿出来的,谁知道有没有做手脚。”“够了!”皇上大喝,“皇后今日是非拿她们开刀不可吗?”“不是臣妾非拿她们开刀不可,

  • 龙霸异世11章(第十一章 回国之后)

    原标题:龙霸异世11章(第十一章回国之后)小说名:龙霸异世第十一章回国之后虎组总部会议室里,除了组长厉虎和几个队长外,龙天也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这次任务虽然中间出了一些状况,最终还是完成了!老白,牺牲的几个队员都安排妥当了吧?”厉虎对白秋问道。白秋一脸黯然道:“每人五十万的抚恤金已经发下去,朱雀拿了一千万出来。”厉虎站起身来走到白秋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对一旁的龙天颔首赞道:“龙天,你这次做的很好!欧洲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是你把那些家伙赶跑的。不错,而且这次朱雀得到的资料很重要,价值非常高!”散

  • 狂魔痴神11章(第十一章 消失的天神堂)

    原标题:狂魔痴神11章(第十一章消失的天神堂)小说名:狂魔痴神第十一章消失的天神堂这时候,从外面又走进了一个中年男子。他全身穿着简陋,皮肤黝黑。风千里对他说道:“杜堂主,我们开始吧。”萧哲记得这人被称为杜堂主的人,他是万重山的主人;万重山负责制造各种兵器和机关暗器。沙翁对所有年轻一辈说道:“这是混元教流传数百年的气术-归元,此气术需要五位自然之力极为强大之人共同完成,创造出一个隐秘的空间,潜入地下深处万里,同时隔绝内部所有的自然之气。从今以后,大陆上的混元教将会消失,使用气术者也将一起消失!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