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无删节坏男送上门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0:48:20 来源:网络 []

小说:坏男送上门

第1章 酒后乱爱【1】

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雨声?还是水声?

哗啦啦的,清脆地敲打着她的鼓膜。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肖红玉皱了皱鼻头,小脸又换了个方向继续睡。

谁那么吵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吵死了!

接着,一阵头痛袭来,好像脑浆子都在抽风,肖红玉闭着眼睛就想将这颗脑袋割下来送给谁,只要不要这么痛。

没法睡了,睡不着了!

肖红玉是有起床气的,一张小脸皱成个面团,撅着嘴巴睁开了眼睛。

“几点了?”她从唇齿间叽咕一声。

无人回答。

她那个妹妹为什么没有回答她?

肖红玉那才慢吞吞地打量四周……

咦?(⊙o⊙)这不是她家的那个小阁楼啊!不是她那个两层的床铺啊!也没有看到她的一堆小玩具,也没有看到她妹妹那一大堆唱片。看到的……是华贵的壁纸,亮闪闪的吊灯,考究大方的家具……

“嗬!我的妈呀,这是哪里啊!”肖红玉终于彻底醒了过来,扑腾一下直起了身子,惊恐地四下打量。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嘴唇开始颤抖……越抖越厉害……

这是宾馆!还是杂志小说里才看到的所谓的什么总统套房!!!

“啊……”肖红玉吓得惊叫一声,又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

眨巴眨巴水晶眸子,她那才发现,她自己是一丝不挂的,光溜溜的身子,连个布片都没有穿!

“啊啊啊……我……我难道被……被……那啥那啥了?天哪……还要不要我活啊……”

肖红玉的耳朵总算也归位了,她顺着流水声看向毛玻璃的洗刷间门,透过那道门,她依稀可以看到有一具雄性身体在里面洗着澡,虽然模糊,但是可以肯定,那是一具高大、健壮、伟硕的身躯……

宾馆……赤身……男人……

啊啊啊啊……肖红玉死死咬着自己的手指头,眼睛快速地眨巴着。

呜呜呜,不是吧,她真的在高考完的当晚,宿醉后被……什么什么了?

肖红玉捶胸顿足,恨不得抓掉自己一堆头发,慌得像是没了尾巴的小老鼠,在床上转圈子,终于,她脑子会转悠了,在地上捡起来被丢得乱七八糟的衣服,第一个就捡起来她那个海贼王图案的小内内,可惜皮筋都被扯得松了,泪流满面地穿上,趁着某男人还在洗浴,她仓皇地落荒而逃。

咣!

洗刷间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了一米八八的健壮男人,精壮的身体仅仅下身裹着一条白色浴巾,长腿跨出来,狐疑地打量下套房,“嗯?那个小东西哪里去了?不会……逃跑了吧?”

男人渐渐蹙起眉头,英气逼人的眉宇间,透着不满和懊恼。

“shit!给她开溜了!”

男人一张脸美得惊人,是那种邪魅的英俊,深邃如潭的眸子,狭长而又犀利,透着一股股寒气,让人不敢直视。

鹰钩鼻挺得很,给人一种极其傲慢和自大的感觉,薄唇的唇线清晰,透着一份份刻薄和冷酷。

总体来说,他就是个不容易让人接近的凶悍的冷酷的家伙。阅读haohaoyun.com

英俊非凡,却冷得吓人。

他不急不躁地啪嗒一下打开金属烟盒,抽出一支烟,缓缓点燃,深吸一口,然后徐徐吐出来几个烟圈,那才拿起电话,拨了个号,命令道,“康仔,给我查查昨晚那个女人……嗯,尽快。”

然后他二指夹着香烟,在房间里做着身体的舒展运动,一块块肌肉都在运动中调动起来,蝤蛴而又雄健。

他从衣服里找到一把枪,快速地拆卸,然后再装上,然后拉上保险,上膛,朝着墙壁上的钟表瞄准。

突然回想到了昨晚,那个让他意外的夜晚。

他正在酒吧里阔步向外走,要去赶一个朋友邀的场,胳膊却被人一把勾住了,如果不是他反应快,他已经在长久的训练下,第一瞬间就将这人给扭断胳膊了,还好他先瞥到了来物。

一个很小的女孩子,齐齐的刘海,圆溜溜的大眼睛,趁着灯光,可以看到,她吹弹即破的嫩肌肤。无删节坏男送上门免费阅读全文

第2章 酒后乱爱【2】

一个很小的女孩子,齐齐的刘海,圆溜溜的大眼睛,趁着灯光,可以看到,她吹弹即破的嫩肌肤。

粉嘟嘟的,让他觉得想到了某个小动物。

“你好帅啊,嘎嘎,嗝儿!”女孩子放肆地笑着,还打了个酒嗝儿,吐着粉红色的小舌头,像是美女蛇的蛇信子,诱惑着男人的眼睛。

“放开。”他惯常的冷语调说道。

甩了甩胳膊,没有甩开她,或者,他使出的力气也本不大。

“呵呵,不放……你真帅,我喜欢……嗯,喜欢……”

她大概是喝多了,说话的时候,柔软的身子整个地靠在了他身上,在他坚硬的身体上蹭着,红艳艳的嘴唇撅着,煞是可爱。版权haohaoyun.com

可爱……确实很可爱……他当时的心,颤了颤。

见惯了浓妆艳抹的虚假的女人,猛然乍见这样一个粉单纯的女孩子,他竟然会觉得新奇。

“你多大了?初中毕业了没?”他很难得地放软了声调,摸着她柔滑的脸蛋问。

接近她的耳朵,首先嗅到了一股股淡淡的清香,就像是鲜美的果子香,就是那种专属于少女的处子之香。

“初中?我初中是在四中上的,你捏?你哪所,同学?”

同学个头啊,谁和她同学啊!这个小东西!

他往上抬了抬自己的胳膊,以为这样就可以把这个稚气横生的小丫头扯开。

“我该走了,你自己站好。”

喝成这副样子,会不会摔倒。好好孕

“你长得真帅……”

女孩子嘟噜着,干脆直接拦住了他的腰,死死抱着他的腰身,小脸靠在他胸脯上吐气。

“你真帅……你是画吗?……你是电影明星?……你要多少钱啊?……你睡我吧?嗯?好不好?你睡了我吧?”

她在乱七八糟地说些什么啊!睡她?

她这么小,看上去也就是十四五岁的样子,不丁点的小东西,他才不屑与染指。虽然,他看着粉妆玉砌的她,有几分动心。

可是……他是个成年男子,又不缺少女人……才不会动这种小青苹果。

“好了,不要胡闹了,我还有事,你再不松手我可就动粗了。”

他可不是吓唬人。他的脾气坏的很,虽然人前人后都保持着高贵的典雅,了解他的朋友都知道,其实他最有杀气。

小女孩呆起脸来,雾蒙蒙地瞅着他,痴痴笑了几声,醉悠悠地说,“你真美啊,你长得真好看……”

嘭……他心底一根弦,就因为她这么直白的形容词给绷断了。

想把这个缠人的陌生女孩子一把丢出去的欲望,渐渐降了温。

“你醉了。快放手!”

她仍旧死死拦住他的腰,整个人整个胸脯全都趴在他身上。有二团肉抵在了他身上,让他有些毛躁。

她眯眯眼睛,娇艳的红唇撅起来,耍赖皮一般嘟噜起来。

“睡我吧,睡我吧,睡我吧……我要和明星同眠!同、同眠……”

“你这个孩子,你家大人呢?也不来管管!我警告你,你再挑衅我,我可是没有什么事不敢做的!趁着我还有理智,赶紧的走开!”

他的呼吸渐渐发热,也许是因为她抱得太紧,摩擦生热。

也许,是她的娇软身体勾起了他些许欲念……

也或许,是她这份轻软的“睡我吧”点燃了男性的征服欲……

总之,他的喉结开始干涩了,上下游动着。小腹发紧,某处发烫。一团大火在下面燃起……

他的自制力也算很不错的了,被一个女人死缠烂打了这么久,他竟然还可以维持君子态度。

“呵呵,我……高考结束了,我终于熬过来了,我解放了!干杯!”

女孩子龇着小白牙,傻乎乎地笑着,还说着醉话,

举起手臂来做干杯的姿势,小手啪一下打在了自己的脸上,小眉头皱了皱,身子就此往下出溜。

“喂,你怎么了?”

他抱住了软软的身子,掰过她的小脸看了看,唔,这丫头,睡过去了吗?

她还真是……怪放心的。

就这样旁若无人地软在一个陌生男人怀里……而且还是个年轻体壮的雄性荷尔蒙激增的男人。

第3章 酒后乱爱【3】

他抱着她,环顾四周,想看一看她有没有熟悉的人向这边瞧,

很远处,好像有一堆学生在拼酒,不过都喝得大发了,东倒西歪的,没个正形了。

“我把你送回去,你今晚都不知道会在几个男人怀里睡……罢了,既然你这么渴望被我睡,那我就如你所愿,带你走吧。”

他淡淡一笑,满脸邪性,抱着她,就如同抱着一只小动物,消失了。

抱着她走进总统套房,他就禁不住笑了。

哎呀,他在做什么事情啊,刚刚回国,避嫌都避不及,

竟然就这么轻松弄回来一个女人,如果被媒体捕捉到,又是一场轩然大波吧。

将女孩子放在床上,拨开了她脸上的发丝,那才发现,这个丫头睡得非常酣甜,微微撅着圆润的嘴唇,长长的睫毛像是门帘那么密,小拳头很自然地垂在耳边,像极了婴儿的睡姿。

他趴低身子过去嗅了嗅,唔,一身酒气。

“不讲卫生可不行,乖,大哥哥给你洗个澡。”

他将她又抱起来,她很轻,骨架又娇小玲珑,在他一米八八的精壮身材前,显得那么稚气。就像是在抱一只猫儿吧。

水温正好,他在浴室的沙发上给她退衣物,一层层解开,他的呼吸开始不受控制地加重。

一个小孩子嘛,值得自己这样反应?太丢脸咯。

他这样劝慰着自己,试图将呼吸调整正常。

白搭啊……当他看着她雪白丰盈的身体时,所有的自制力全都消失殆尽了!好美的身子!

一个美字都无法述说她的妖娆!清纯的妖娆!

小小的骨架,却极有料。刚刚发育的胸口,丰满而又饱实,像是二颗熟透的桃子,粉盈盈的,惹人眼球。腰肢很纤细,不堪一握。可是该翘的部位又偏偏那么圆润,让他看了直接爆发了雄性动物的欲望。

天使的脸庞,魔鬼的身材……怎么还真会有这种女孩子?

怎么办?他低头看着自己胀大的部位,叹息起来。

再次去抱她,手指就禁不住微微颤抖,放入温水里时,她闭着眼睛哼唧了一声,“嗯啊……”

就像是小鸟儿的呢喃,他听得心尖都酥了。大手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游走,他的呼吸越发的急促、浓烈。如果她这时候睁开眼睛去看他的胯下,一定会笑话死他的。

是的,仅仅是给她洗个澡,还没有做什么正经八百的床上运动,他下面那个就已经早早地伟大了。

一副跃跃欲试的态势……

终于,他没有忍住,覆过去,吻住了她丰满、丰饶的……

“唔唔……”女孩子含混地唔噜了一句什么,小嘴匝巴几下。

他哪里会停止,加重了这个邪性的吻,直到吻得他自己不能自持。

他呼啸着,决定不再折磨自己,干什么他这样在浴室里撩拨着自己那根将要断裂的神经?这不是自虐嘛?

抱着水淋淋的女孩,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清晨,路上行人还不算多,能够看到一些小商小贩已经在陈旧的街边摆摊了,无外乎是卖些早点。

肖红玉慌里慌张地跑了二十分钟,一直跑出去了三条街,她才呼哧呼哧大喘着,茫然地走在街上。

突然,眼泪就掉了下来,她低着头,一边走,一边狂掉泪。

“呜呜呜……”

完蛋了,彻底完蛋了!

昨晚,她的青春和她的**全都葬送了!

酒后乱性……果然不假啊!她就不该和几个死党去喝什么酒,更不该为了庆祝高考完毕喝得来者不拒。

结果,不出意外,小白兔是很容易就喝醉的。喝醉了她也很容易就不知道东西南北的。

昨晚……昨晚后来发生了什么,她都想不起来一丁点了!

第4章 酒后乱爱【4】

“悲催死我了!被人喀嚓了,我竟然都想不起来一丁点被喀嚓的印象,好歹也该有点印象啊啊啊啊!”肖红玉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抹着眼泪走着。

失身了……她华丽丽地失去了贞操了!

天哪,这叫什么荒唐事啊,想她肖红玉,连个初吻都没有来得及献出去,竟然就来了个一步到位,喀嚓一下解决了自己的少女时代!

“啊啊啊啊啊啊!”肖红玉在大街上又哀号起来。

在街上逛游了好一会子,肖红玉还是想不起来她该去哪里,只好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家里。

像是个小偷一样,她扒着门,悄悄地向里面打探,惟恐被老爸发现。

“你还知道回来啊!你这个彻夜不归的死妮子!”凭空一声叫,差点吓得肖红玉瘫下去,她扒着门好容易看清楚说话的人,那才又幽幽回魂。

咬牙,翻白眼,“肖晓萌!你这么大声叫唤什么!不怕吵到咱爸休息吗?”

装孝顺女哦……

“咱爸早就上班去了,今天是他的早班,你装什么不知道!”

“真的?咱爸是早班?”

“哼,五点半就走了!”

“哈哈哈哈,你早说嘛,早知道咱爸是早班,我就不用这么担惊受怕了!”

肖红玉抖抖肩膀,大咧咧地走进屋里,还像是抚摸小猫一样抚摸了一下正吃东西的妹妹,然后就往自己房间走。

“站住!肖红玉,你给我站住!”妹妹肖晓萌极有气势地喊道。

“你要死了?我是姐姐,你不晓得要喊我姐姐吗?找打!”

肖晓萌才不吃姐姐这一套,瞪大眼睛,观察着肖红玉,“告诉我,你昨晚在哪里睡的?”

嘎……(⊙o⊙)肖红玉被这简单的一句话给钉住了。

在哪里睡的?难道要说,她也不知道在哪里睡的,反正就是个很大的酒店的一个很大的总统套房里睡的?

崩溃啊崩溃……

还是回答妹妹说,我昨晚是在一个很高大的男人的怀抱里睡的……

或者说,我昨晚是在陌生男人的身下渡过的?

啊啊啊啊,要疯掉了啊!

肖晓萌十分鄙视姐姐这副呆若木鸡的表情,撇撇嘴,“哼,没有本事扯谎话,就不要去学别人做坏事。”

“我、我没有做、做坏事……”

呜呜,只不过就是酒醉后的错事罢了……

而且还是自己吃哑巴亏的那种……

十八岁的花季,肖红玉确定,她死机在了她高中毕业后的那一个嚣张的夜晚。

肖晓萌又瞟了姐姐一眼,接着轰炸,“你的眼睛为什么像是兔子,红通通的?你哭了?你被人欺负了吗?”

“啊,没、没有!我才没有被欺负!!”被踩到了尾巴一般,肖红玉一跳老高,直接否定。

带着几分慌张和明显的心虚。

肖晓萌咬了一口馅饼,“你一个女同学打电话来给你请假,说你去了她家睡,她是谁?”

(⊙o⊙)同学?

哪个女同学?

“谁?”肖红玉完全呆了。她也不知道那是谁啊!

“奇怪了,你在谁家睡的,你还不知道她是谁?”

肖红玉咬紧了牙关。该死的肖晓萌,为什么她觉得,这丫头非常具备当侦探的资质?这么会审问别人!

是自己太笨,还是这丫头太狡猾?

“你明明知道她是谁,你还故意问我,有你这样难为你姐姐的吗?不像话!再这样啰嗦,暑假的近处两日游我可不给你拿钱了!哼!”

“哎呀,动不动就拿旅游的事来说事,你小气死了!”肖晓萌瘪了瘪嘴,一脸不满,很显然,肖红玉押对了宝,出去旅游确实是肖晓萌的短处。

肖红玉给自己找足了底气,昂着脖子躲进了小阁楼。

然后躲进厕所,那才对着镜子使劲跺脚。

哇呀呀,失身了,竟然在高中毕业的晚上失身了!哇哇哇,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办!

自己不完美了,不完整了,不是好女人了……呜呜……

坏男送上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坏男送上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

  • 遥遥归期,何以静此年4章

    原标题:遥遥归期,何以静此年4章书名:遥遥归期,何以静此年第四章老爷子和令堂的葬礼,我也去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在医院的病房里。入眼的是一片白色,刺激着她的眼球。鼻尖充斥着难闻的消毒水气味,让她不禁反胃干呕起来。“有人吗?”林静怡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又难听。病房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林静怡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疲倦的眼眸望向病房门口,期待着有人进来帮帮她。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半个人影。林静怡只好拖着沉重的身子爬下床,摇摇晃晃走到饮水机边上,刚拿起杯子却脚下一软朝地面跌去。她害怕的闭上

  • 不小心钟情了你4章

    原标题:不小心钟情了你4章书名:不小心钟情了你第四章众人瞩目几分钟后,舒言拎着包拿着被摔烂的手机,整理好了凌乱的头发,开了门走出房间,下个楼梯都花了好几分钟,下面实在是火辣辣地疼痛。付伦已经西装笔挺地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看着舒言走下来,冷笑一声:“把胸前的那块布给我扯下来,我让你擅自用布条裹胸了么?”舒言扶着楼梯围栏,怒气冲冲:“你不要太过分了。”付伦眯着阴翳的眼眸,盯着舒言的双眼:“过分?过分又怎么了?这不正好符合你的个性么?你就是个贱女人臭婊子而已,事到如今还学着别人要什么羞耻,装什么清高?

  • 原来我爱你4章

    原标题:原来我爱你4章书名:原来我爱你第四章九九八十一式聂与江在其他场合都是衣冠楚楚风流倜傥,但是到了床上简直就是禽兽,起初大半年叶静一看见床就怕,恨不得躲在洗手间一辈子不出去,可是躲着也不能幸免,她才知道原来哪里都可以是聂与江的战场。她每次都是哭着央求:"不要了,我太累了。"他却只是冷笑:"想要得到什么,总得付出点代价。"聂与江虽然在这方面喜欢黏她,可是只要一完事就会离她远远的,也不许她碰他。叶静也无数次地想过这个问题,她甚至想或许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自己的,后来无意间听到陈素的一句话:"男

  • 时光与你同悲喜4章

    原标题:时光与你同悲喜4章书名:时光与你同悲喜第04章时光,真是讽刺贺靳南没动,任由那刀尖戳在他的身体里,死死的盯着林楚。林楚并没有多大的力气,手颤巍巍的从口袋里摸出来的时候在路上买的水果刀,刺过去,其实也只是扎破了他的皮肉。血腥味浓烈,混合着她身上原有的气味,塞满了整个屋子,熏的她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她孱弱的身体瑟瑟发抖,放大的瞳仁中盛着恐惧,泪水之下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楚楚……”贺靳南干涩的嗓音传到林楚耳中,她猛地一个激灵,五指松开,水果刀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低头,他腰间不断涌出的血

  • 爱就大声说出来4章

    原标题:爱就大声说出来4章小说书名:爱就大声说出来第四章从前的追求者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露出这种表情,如果流产的时候才可以看到他为她担忧,为她紧张的模样的话,她宁愿秦江一直那样冷酷无情,只愿上天可以还回她的孩子,还回她的孩子!“宁静!宁静!你一定要醒过来!”男人熟悉的声音扯回了宁静的感知,她想要睁开眼睛动动手指,可是没有一点力气,只能听着男人泣不成声的哭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些年过的都是这种日子,早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把你交给秦江那个小子。”顾宇阳紧紧地握着宁静的手,仿佛这样他就可以和

  • 听说后来你哭了4章

    原标题:听说后来你哭了4章小说名字:听说后来你哭了04夫妻间的义务“津言,我额头是不是又留疤了,你会不会嫌弃我?”医生给梁艺解开纱布,额头上一块很红的印记,梁艺紧张的望着欧津言,摸着自己的脸。欧津言目光阴沉,拿下梁艺的手,“没事,很好。”“我不信,给我镜子,我要看一眼。”梁艺心底不踏实,一定要去找镜子,欧津言连忙拉住她抱在怀里,“小艺,你冷静一点!”“我不冷静,她害得我们不够惨,为什么你还要娶她!”梁艺心底不平衡,她跟了欧津言六年,他没提过结婚,反而转眼娶了乔笙,“你爱上她呢?你不是说这辈子谁都

  • 一生遇你长相思4章

    原标题:一生遇你长相思4章小说名:一生遇你长相思第4章他不需要我给什么交待李嫂从厨房出来,见我这架势,忙问。“太太,您去哪儿?”我一言不发,只是拉着行李箱去开门。李嫂拦住我,轻声软语:“太太,您这是上哪儿,好歹说一声,我们跟先生,也有个交待。”“他大概不需要我给他什么交待。让开,别拦着我。”我推开李嫂,径直走了出去。没有开车,也没有叫人送我,太阳很大,可是我却觉得那样冷。我回家的时候,哪里敢说在顾逸铭那受了气,父母一把年纪了,怎么能让他们为我操心。我只说是想家了,回来小住一阵。父母这房子,说起来

  • 遇见你以后4章

    原标题:遇见你以后4章小说:遇见你以后第四章偶遇好友熟睡中的男人在他起身的那一刻便已经醒了过来,现在看着她站在窗前哭泣,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很是不舒服。于是他起身走到她身后,从后面抱着她,吻着她的脖子。云朵的身体徒然僵住,哭着腔道,“我已经很累了。”闻言,明熙辰突然暴力地把她转过来,厉声问道,“是谁允许你这么跟我说话的?”她竟然在求他?她竟然在求他!她只是出来卖的人,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而已,凭什么求他?“我……”“你滚,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说完,他就推着她往门的方向走去,打开门,把她推出去,然后

  • 别说你爱我4章

    原标题:别说你爱我4章小说书名:别说你爱我第四章被迫取消女人的态度彻底惹怒了韩风落,“结束?你说了不算。”男人气息一变,双唇附上。霍念晴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已经被男人压在床上,嘴上传来疼痛感,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与其说在亲吻,不如说是在啃咬,他像是在惩罚她一般,霸道的敲开女人的贝齿,疯狂的吸吮着,啃噬着。她怒到极致,用力抽出手想一巴掌打醒他,手未举起就被他死死的抓住,男人抬起头,他嘴上还留有丝丝血红,显得格外妖孽。“韩风落,你疯了?随时都会有人进来的,难道你想搞的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她气息不稳的

  • 我在等风也等你4章

    原标题:我在等风也等你4章小说:我在等风也等你第4章:失落,小三之路幸好她一直以来成绩都不错,没有复习,相信也会考的很好的。“秦紫,最近大家都忙着找工作,你毕业以后,你打算去什么公司实习啊?”考完试以后,白晓彤问道。“暂时还没有决定,如果遇到合适的再说吧。”说实话,秦紫对于自己的未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抱负和规划。因为自己已经踏上了小三之路,而且和景熙分道扬镳,以前的那些激情和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已经没有了。再说了,她能不能去工作,还得看季先生的意思。“打死她,这个不要脸的人。”“小小年纪为什么不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