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极品至尊狂傲妃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2:04:53 来源:网络 []

小说:极品至尊狂傲妃

第1章 军事法庭的裁判
时间:2013年12月31日23:00
  地点:燕京市,国家中央区西北方向远郊处。原文haohaoyun.com
  国家军事第一监狱第二层外宾室。
  看着面前写着外宾室三个大字的牌子,原本应该在第四层囚牢的冷薰站在外面,冰冷嘴角轻轻地挂上了一抹笑容。
  冤有头债有主,她总算是找到了她等许久的人了。
  轻松进入房间,这些人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在这间不足百平的房间里,住了十六个人全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对于敌人,冷薰向来不会心慈手软,稳稳地拿起大口径HK手枪,冷薰的眼神里带着抹阴暗的冷酷,枪口直直地对准了床上的一名中年男子,噗地一声闷响,熟睡中的男子双手一瘫,额头只留下一个黑乎乎的血洞,白红四溅。
  没有任何的停留和迟疑,女子娇俏的身影继续往前,只听得噗噗声接连响起,随着那曼妙身影的走动,很快最外面的房间里再无一个活口。
  从最里面的一个男子的包包里找出一个小DV,冷薰就这样无所顾忌地站在五名尸体中间,打开开关,径直观看了起来。来自haohaoyun.com
  确定手里的东西没错之后,女子将DV装在宽大的衣袋里,接着从死者皮包里找出K4炸弹,安装在房间里,开启了启动装置。
  冷薰冷眼扫过室内的死者,确定全都死亡之后,开门就要走出去。
  十、九、八……二、一、零……
  轰地一声,只见整个大地似乎都开始猛烈地震动起来,巨大的爆破声不绝于耳,红色的警报声尖锐长响,黑烟滚滚,火光四现,整座第一监狱这场爆炸里疯狂地颤抖起来。
  在一片慌乱之中,冷薰却是面色冷静的往外走,突然前方一个慌忙往里跑的男子与她撞了个满怀!
  “冷薰?”
  陈河紧皱着眉头,目光一移,正好看到了冷薰,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军事法庭要审判你?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拿着这个。”冷薰将手里的DV交给陈河继续冷声说道,“现在的H2N1甲型病毒是由H、R、M、Y等十几个国家高层共同谋划,想要在全世界范围内散播这种病毒,以打击敌对国家的经济,并在最后关头由一家上市公司拿出的抗生素,获取暴利。现在我已经拿到了他们的犯罪证据,就在这里!”
  陈河听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M国的炮弹专家今天还要到燕京来参观学习,没想到他们竟然……”
  “你说什么?”冷薰突然挑眉扬声问道,“M国的炮弹专家来了燕京?”
  陈河愣愣地点了点头,“是啊,昨晚就到了。”
  冷薰头一次脸色大变,急着在他身上不停地翻找着,“你有没有带军火启动定位仪?”
  “带……带了……”见冷薰一脸的急色,陈河赶紧将手里的定位仪交给了冷薰。无删节极品至尊狂傲妃免费阅读全文
  看着定位仪上的红点,冷薰冷静地说道。
  “看来M国安排了人在审判厅里装了导航定位仪,只要时间一到,炮弹就会发射过来,到时候,整个第一监狱都会被夷为平地,别说是证据了,所有的人全都会灰飞烟灭。”
  “那怎么办?”陈河也急了,事情发展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冷薰的眼里有着平静,也有着执着,“马上给我准备一架直升飞机,将人群驱散,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将证据交到楚司令的手上,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陈河瞬间一愣,远处烟雾滚滚,人群躁动,他看着眼前女子那坚定的眼神还有消瘦的面颊,心里回荡着阵阵的酸楚还有震撼,过了许久,他才艰难地开口,“我一定会做到的,冷薰,你要保重。”
  “你也是。”
  说完,女子就头也不回地冲出了仓库,向着她之前想尽所有办法逃离的四层监舍飞速的奔去。网站haohaoyun.com
  十分钟后,一架直升飞机从第一监狱广场上起飞,以极快地速度升上了第一监狱的上空,向着那荒芜人烟的城郊飞速而去。
  坐在前往司令府的轿车上,陈河手里紧紧地捧着军火启动定位仪,他看着那个小红点一点一点地从四层的审判厅往上移动,来到了广场,再迅速地飞上燕京郊外的上空,突然,一阵巨大而又猛烈的爆炸声从上空传来,定位仪上的红点也一瞬间消失了,化成了一个红色的骷髅图案。
  坐在车上的陈河紧紧地抱住了定位仪,头埋得死死的,只是在他那眼角,一行让人无法可见的清泪,在黑暗里,缓而又缓地流了下来。
  国防部军机九处最核心的高级军师冷薰,她的事迹绝对不会因为她的牺牲,而就此消亡!
  
第2章 穿越后的噩梦!
“驾!”
  一声清冷的声音响起,黑色的骏马踏在大路上,扬起一路飞雪,宁湟城的主道上,蹄声铿锵,雪花飞溅,过后便是一群随从随着那黑色骏马飞快而上。
  “沐世子,你可是来晚了!”
  慕容扬长笑一声,驱马上前,对着来人语带调侃地说道。
  他音调暖然,笑如春风,看起来越发的华贵雍然,风姿倜傥,明明就十五六岁的年纪,看起来却是超出年龄般的睿智和沉稳。
  沐锦猛地将马缰一勒,吁地一声,高山雪蹄宝马蓦然而立,一声长啸之后稳稳地停在了雪地之上。阅读http://www.haohaoyun.com/沐锦身着暗蓝色华服,后披雪白长裘,嘴角笑容一勾应道,“慕容兄消息来得着实太晚,彼此正处于七公主府上,因此脱身花费了些时间,诸们久等了。”
  “原来晚故只因佳人,倒是我们考虑不周了,打扰了沐世子的雅兴。”
  “你们是想聊天还是比赛啊?想聊天倒不如回去了。”
  一名身着黑色锦袍的少年走过来,腰间别着一只明黄色的大弓,一看就知道是御用之物。沐锦好似现在才注意到他一般,赶紧跳下马来,恭敬地行礼道,“原来六殿下也在这里,还恕刚刚沐锦眼拙了。”
  李澈斜眼瞟了一眼沐锦,嘴角勉强一扯,算是打了招呼,接着就转身对着慕容扬说道,“我和八弟晚些时候还要去御书房,可没什么工夫在这里闲扯。”
  慕容扬故作神秘地一笑,“今天的玩意我可花了不少心思,你们等着看吧!”
  说完,他伸出手轻轻拍了两声,在旷野的雪地里,这声音远远地回荡了起来,随之而飘远。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远处用栅栏围住的空荡围场被打开,慕容扬的随从们推着六个大马车就走进了围场,上面用黑布蒙得结结实实,根本就看不出里面有些什么东西。
  “里面究竟有什么?慕容你不要再卖关子了。”
  慕容扬满意地一笑,对着远处的随从一挥手,只听唰地一声黑布就被取了下来。
  那些本来应该用来装野兽的笼子里,此时竟然装的是一群年纪幼小的女童,大冬天里她们身上只穿了一件粗布褂子,浑身吓得不停地发抖,就像是一群胆小的兔子一般。
  慕容扬朗声笑道,“一会我就叫人把笼子打开,将她们都放出来,而且同时也会将笼里的狼也放出来,那些畜生都饿了三天了,眼睛都饿红了。一会我们可以射畜生,当然也可以射别人的奴隶,一炷香之后,看谁剩下的奴隶最多,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有趣有趣,慕容,这个好玩!”
  慕容扬眉毛轻挑说道,“那现在就开始吧,每人三十只箭,射完即止。”
  说完,他便转头对着一旁的下属说道,“沈孔,开笼。”
  下人们一得到命令,当即就把笼子移走,紧接着退出了围场。
  女童们全都吓得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在寒风里瑟瑟发抖,虽然笼子已经被移走了,但是她们的表现就像是依然有笼子困住她们一般,让她们动都不敢动一下。
  突然四周响起嗷嗷地狼叫声,两侧的围栏门跟着就打开了,二十多只凶猛的恶狼紧跟着冲进了围场,张着血盆大口,对着孩子们就冲了过去。
  恐慌的尖叫声接连不断地响起,七八岁的女童们全都吓得拼命地尖叫,有些则是吓得聚在一起,抱着头不敢看,有些则是拼命地往外跑,想要穿过围栏。只是这时候,围栏外那些尖锐的利箭也跟着射向了围场里,只是没有一只箭的去向是向着那些凶恶的狼,而是全都齐齐对准了那些奔向自己的孩子。
  一瞬间围场里似乎变成了地狱,凄惨的叫声还有哀嚎声响彻天际,利箭穿透了孩子们那单薄的身体,鲜血随之四溅,她们瘦小的身体就这样轻飘飘地倒在地上,鲜血在泥土里慢慢浸染成了一朵妖异的红花。
  天地里一片混沌,那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柳菲儿小小的身体被利箭击中,狠狠地钉在地上,她呼吸慢慢地淡了下来,看起来就像是已经濒临死亡的边缘。只是她的眉头始终紧紧皱着,越皱越紧,一只凶狠的饿狼在慢慢地向她逼近,眼里闪烁着恶毒的光芒看着眼前这个没有任何反抗力的孩子,腥臭的口水拖得长长的,倏地一下滴在了孩子的脸上。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双眼睛就这样看着下界的人间惨剧,就在狼牙往下咬落的那一刻,孩子猛地睁开了雪白的眼,黑白分明的杏眼里,没有一丝孩子该有的懦弱和胆怯。
  几乎是同时,孩子本能地一伸,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上下一用力紧紧扳住了恶狼的上下颚,然后头一扬,一口将恶狼伸出来的舌头狠狠咬住,接着用力一撕!
  
第3章 群狼围攻,跑!
一声凄厉的嚎叫顿时响起,但是所有人都听得出这声音不属于人类,众人头一转,就看见了那个眼神狠厉一口咬住狼舌的孩子,震惊之间,甚至都忘了射箭。
  只有李澈最先回过神来,当他看见孩子身上那大大的“澈”字,瞬时哈哈一笑,接着弯弓拉箭,嗖地一声就射在了恶狼的咽喉上。
  野狼应声倒地,只是这只狼虽然倒下了,围场上的惨剧却没有停止,剩余的狼群全都追逐在其他女童的身后,残落一地的尸骸还有断肢,身边那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和哀嚎声。
  柳菲儿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看着眼前犹如阿鼻地狱一般的场景,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般,小小身体衣衫破烂,头发凌乱脸色惨白,一身的血汗,风吹动着她小小的身体,就像是随时都可能将她吹跑一般。
  嗖的一声,她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了声音,只见柳菲儿身形灵活地一跳,躲过了这致命的冷箭,但是她人小体弱,利箭还是伤了她的小腿,鲜血跟着就哗哗地流了下来。
  洛小王爷脸上得意一笑,赶紧又搭了一箭,正是准备再射一次。
  李澈眉毛一挑,冷哼一声,紧跟着弯弓搭箭,嗖地一声将洛小王爷的箭从半空中拦截了下来。
  身后的恶狼扑了过来,腥臭味顺着风飘来,柳菲儿根本就没有时间查看自己的伤势,只能赶紧朝着李澈所在的方向跑去。
  就是他,短短的时间之内已经救了她两次,虽然她头脑依然恍惚,但是凭借着本能,她迅速选择了对自己最为有利的方向。
  只是她才刚跑了两步,一只利箭却是突然射来,狠狠地钉在了她的身前。孩子一愣,动作就停滞了下来,抬起头,她的目光里满是疑惑,看着那个骑在枣红色马匹上的黑袍青年。
  李澈鄙夷地一声冷哼,扫了她一眼之后,一箭射穿了另一个正在奔跑的女童背上,那孩子才不过五六岁的年纪,利箭一射,她便应声倒在地上,背后那大大的沐字被鲜血染红,接着恶狼就赶紧扑了上去,将她那小小的身体一瞬间撕破。
  时间似乎很漫长,但是同样又似乎很短暂。
  孩子站在原地,神情滞愣,突然她嘴角一抿,赶紧转过身奔跑,她的速度奇快,似乎受伤的小腿根本就没有影响到她身体的灵活性,一只恶狼紧跟在她的后,猛地一扑,竟然也被她一个闪躲,灵巧地躲了过去。
  围场的一角放着一堆木棍,还有一些喂马的杂草,孩子上前一把捡起木棍,头也不回地嘭地一声,木棍就直接重重地打在了恶狼的腰上。
  恶狼惨叫一声,踉跄地倒向一旁,看起来是受了重伤。
  “过来,全过来!”
  孩子大声地叫着,同时迅速地蹲下身捡起两块石头,噼啪地砸起来,很快火星四溅,杂草也忽地一下烧了起来,将棍子点烯,孩子拿起火把,满场的跑,一边驱散着追逐孩子的恶狼,一边大声喊道,“走!全都跟我走!”
  幼小而又慌乱地女童们,看着英勇无畏的柳菲儿,全都大哭着向她跑过来,她们全都受了伤,有被狼咬伤的,有被箭射伤的,只是这么一会的功夫,明明一百多人,已经剩下不足二十人了。
  狼群畏火,见柳菲儿将孩子们护在中间,犹豫着不敢上前,但是它们着实饿了太久了,围着孩子转了许久,没多久就转身向着场上的尸体跑去,大肆地吃了起来。
  慕容扬凤眼微眯,扯了扯嘴角轻声说道,“没用的畜生!”
  说完就飞箭向着野狼射去。
  其余的利箭也跟着上去,狼群受到袭击,一阵惨厉的嚎叫之后,狼群纷纷倒地,再没有一个活口。
  幸存的孩子们看着场里的恶魔死去,顾不得身上的伤痛,全都欣喜地跳跃着抱在一起,劫后余生地大声欢呼起来。
  只是还没等到她们的笑音落下,又一波利箭紧随而来,这次的目标却成为了她们。天朝的小世子们,自幼熟练箭法,出手狠辣,毫不留情地瞄准了对方的孩子,纷纷射了过去。
  一只利箭呼啸而来,力道之大,嘭地一声就直接射穿了一个孩子的脑袋,从右眼直穿后脑勺,箭尖稳稳地停在了柳菲儿的鼻尖,白花花的脑浆更是溅了她一脸,孩子张大了嘴,脸上依然保持着兴奋的神情,只是她的身体却飞快地僵住,再也不能动了。
  身边孩子们的哭喊不停地在她耳边回响,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一般。
  箭阵渐渐稀疏了下来,洛小王爷和风渠互视一笑,搭上弓箭,瞄准女童,精准地就射了过去。
  李澈眉头一皱,驱马上前,手一摸箭壶,却只余一只,冷哼一声,一把将箭羽折断,双双搭在弓上,只见他箭法精湛,顺势而上,一瞬间就将洛小王爷和风渠的弓箭同时打落!
  
第4章 命如草芥的奴隶!
慕容扬大笑一声叹道,“好箭法!”
  话音一落,场里所有的惨叫声已经停止,风雪掠过,血腥的味道随着风袭卷而来。猩红一片的围场之内,只余下柳菲儿一个孩子,她一头乱发,中间夹杂着雪花和稻草,衣衫染血,脸色惨白,只拄着一只木棍站在原地,神情漠然地看着这边,看起来就像是被吓傻了一般。
  李诀说,“六哥真厉害,我的箭都没有了,看来今天是六哥赢了。”
  洛小王爷轻轻一挑眉毛,望了望自己,又望了眼风渠,最后又看向了慕容扬。
  慕容扬神情淡雅,轻笑着说道,“别看我,我也没箭了。”
  “沐世子不是还有吗?时间也没有到,究竟谁是最后的大赢家,那可说不准哦。”
  风渠的话将众人的目光全都转移到了沐锦的身上,李澈冷冷地看着沐锦,不冷不热地说道,“沐世子向来喜欢在最后给大家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一炷香的时间已然过半,所有人的箭都早已没有了,只有沐锦的箭壶里还插着一只雪白的箭,看起来是那么的引人注意。
  沐锦就那样高高地坐在马上,虽然他才十三四岁,但是眉宇之间透露着不凡的英气,鼻梁高挺,白色的貂裘随风轻轻舞动,衬托得他越发的卓尔不群。薄唇微抿,他弯弓搭箭,慢慢地将箭头对准了围场中央那孤单而又瘦小的身影。
  冷风袭来,吹过孩子那破碎的衣衫还有一头的乱发,她年纪是那般的小,只是六七岁的模样,因为营养不良而导致一脸的菜色,就像是一只刚刚出生毛发尚未长齐的小狼,她的手上,脖颈、小腿上伤痕累累,肩膀上的伤几乎直击心脉。
  她就这样默默地站在犹如修罗场一般的围场里,四周全是碎肢断臂,空气里飘扬着浓浓的血腥味,眼前的一切是那般的残忍,刺激着孩子那敏锐的神经,撕扯着她脆弱而又刚毅的灵魂。
  利箭缓缓搭上,带着嗜血的味道,瞄准了场中央孩子的咽喉,少年端坐在马背上,眼神锐利,眉头,手臂用力的紧绷,慢慢地将弓拉满。
  她已经没有了退乱,一时之间,她的脑海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杂念,但是偏偏没有恐惧,所有的不解和疑惑都在这场没有理由的混杀里灰飞烟灭。她慢慢地将头抬起头,目光里带着阴冷,更带着浓烈的仇恨与敌视,看着眼前那个拿着箭对准自己心脏的少年,挺直了背梁,没有一丝恐惧。
  那一天,真是南苍历第五百一十二年正月初三,宁湟城的百姓们刚刚渡过了他们的新年,一切都欣欣向荣,彰示着美好的开始。就在宁湟城外的皇家围场上,她和他,第一次相遇。
  时光穿过了历史的丰绕,划破了时间的界线,两个本不应该相遇的灵魂,就这样面对面的看到了彼此,更将彼此刻铸进了心里。
  沐锦眉头一蹙,手指轻轻一偏,利箭就朝着那抹人影呼啸而去。
  众人的视线全都聚焦在了这枚长箭之上,带着说不出的嗜血与期盼,长箭穿破了风,带着忽和之声,朝着那个孩子掠去。
  唰地一声,一道血线飞溅在空中,利箭只是擦过了孩子那雪白的脖颈,划出一道血痕,孩子身形一个踉跄,晃了一下,却依然坚持着站在原地。
  “哈哈,恭喜六哥啦!”李诀大声地笑了起来。
  李澈的眼神里充满了鄙夷,看了眼沐锦冷笑道,“沐世子终日里只知诗词歌赋,想来是早已经忘记了李家先祖是如何拿箭了的吧?”
  沐锦将长弓跨在身上,也不看向李澈,而是淡淡地说道,“沐锦终究不姓李,李家先祖如何拿箭,李家的子孙记住就好。”
  慕容扬一看两人言语之间又有了些许不对付,赶紧圆场地说道,“看来今日的头彩自然就是归六殿下所有了,我府里已经备好酒宴,诸位就一同前去吧。”
  众人应了下来,齐齐上马,再也没有往身后看向一样,就如同那刚刚在围场上所消失的灵魂不过如同草芥一般,根本不值得他们介意。
  大风呼啸着,一刻也没有住处,空旷的雪原之上那浓浓的血腥气久久不肯散去。骏马奔腾之间,沐锦不由得回了一下头,却看见那一身血污的孩子,依然那样不偏不倚地站在旷野之上,眼神死死地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不肯挪动半分。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北风呼呼地刮着,却是越发冷得浸入骨髓之中了,本已平静了的雪又开始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随着风四处呜咽,就像是不受控制的怪兽一般。
  慕容家的下人们在围场里打扫着,他们将那些幼小的被撕咬得早已没了形状的尸体铲起来,接着就直接扔在马车上,不远处早就被他们挖好了一个大坑,伴随着浓烈干草燃烧的味道,黑色的浓烟滚滚直上,那里就是用来掩埋这些孩子的,连同这些将他们一一撕碎的畜生一起,一同埋葬!
  

极品至尊狂傲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极品至尊狂傲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你为什么拒绝不了垃圾食品

    巧克力、芝士泡芙、曲奇……不需要营销天才,普通人也知道高脂肪食品是最容易上瘾的产品(也许仅次于烟酒)。但是你也许不知道,公司出售这些食品并不是一个“愉快的巧合”,而且恰恰相反。这些产品如此让人上瘾,是因为出售这些食品的公司在其中加入了致瘾数量的“习惯养成”物质,比如味精、咖啡因、玉米糖浆和糖。(那个曾叫作菲利普·莫里斯、现在叫奥驰亚集团的烟草公司正进军食品加工行业,这也并非巧合)。《然神经科学》杂志近期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高脂肪、高卡路里的食物影响大脑的方式和可卡因及海洛因影响大脑的方式几乎完全

  • 【街拍铜陵】华丽的街头

    华丽的街头手机摄影又近年关,寒风中的街头,有了特定的色彩。在淡然的脸颊上,在厚厚的冬衣下,没有人能窥探游走大街的心情。那些默然上演的“哑剧”是最直白的生活。生活最重,重到寒风里还要无所畏惧;生活又最轻,轻到可以忘掉自己。华丽的街头,有皇帝的新装,有猴哥的眺望……

  • “山水胜处, 溯一场人文时光。”【住逻辑】预约春季订单送青普行管住宿。

  • 张家口永安公墓成功加入91搜墓网

    2015年11月28日河北张家口永安公墓与91搜墓网达成合作,成为91搜墓网企业会员。91搜墓网是中国领先的陵园信息服务平台,为客户提供全面实时的墓地信息,涵盖各个陵园的环境、墓型、交通以及最新陵园动态等。张家口永安公墓张家口永安公墓是经河北省民政厅批准的国家民政部备案的合法经营性公墓,陵园坐落在张家口市五墩村村南,距离市中心仅6公里,是一家集旅游,观光,休闲和祭祀与一体的张家口最大的公墓陵园。园区依山傍水,左青龙右白虎,地藏菩萨殿坐落其中,陵园总规划面积300亩,投资2.5亿建朝祖殿,可提供3

  • 最难忘!通州那些个胡同,记忆中的留恋终在扑克牌上重生!

    “胡同文化,是集建筑文化、历史文化、习俗文化、语言文化、文学艺术、市井文化、饮食文化、娱乐文化于一身的文化现象。胡同是由两侧院墙的延长线构成的一个空间,它既是居住者往来行走的通道,也是人们借以从事各种活动的场所。胡同中的附属物——门联、门楼、歌谣、货郎声、儿童游戏、居民的礼俗,乃至胡同本身的来源和名称,构成了丰富多彩的胡同文化。”“通州镇,早在北齐(550-557年)始设,金、元时即为北京漕运、仓储重地。明洪武元年(1368年)始建砖城,早于明代北京城池50年。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在旧城(

  • 今天游八仙逛庙会,初八的人潮人海里有没有胖了的你

    每逢佳节胖三斤仔细一瞧三公斤减肥拼命小半年未到功成又过年人瘦穿啥都百搭人胖穿啥都白搭大年初一,吃特哇!大年初二,吃特哇!大年初三,吃特哇!大年初四,吃特哇!大年初五,吃特哇!大年初六,吃!吃!吃!大年初七,起床上班的时候……大年初八,出门游八仙时……肉也长了,脸也圆了,肚子也胖了腿也粗了,钱也没了,这个年过得很充实现实如此残酷,而我绝不认输今天是正月初八,大同有“游八仙、逛庙会,祛百病,求平安”的风俗,家家扶手携幼,走街穿巷,到寺庙、到广场上去。尤其是今天华严寺的游客特别多,前来敬香祈福的游客一

  • 粗犷的读音,粗犷的意思,粗犷的近义词是什么

    粗犷是一个汉语词汇,拼音是cūguǎng/cūkuàng(旧)。包含两层意思:一种是粗鲁强横,一种是粗率豪放。可以说人的性格特征,也可以说一个地方的环境风俗面貌,有种大气磅礴的意思,如自然生长般未经修饰,属豪放派的。下面小编向大家介绍一下粗犷的读音,粗犷的意思,粗犷的近义词是什么。粗犷的基本字义:【反义词】收敛、内敛、平和、温和、温顺【部首】粗:米犷:犭【基本解释】粗:野,犷:粗鲁。粗鲁强横。《北史·耿豪传》:“豪少粗犷,有武艺,好以气陵人。”《资治通鉴·晋安帝隆安二年》:“佺期及兄广、弟思平、

  • 偶得极品乌木,师傅大气制作根雕茶台,成品霸气无比让人称赞!

    阴沉木根雕茶台,前后经历三千年的根雕茶台。为什么这么说,先从阴沉木的形成时间来算,一件上好的阴沉木(乌黑发亮)形成至少需要上千年的时间,期间需要与自然当中的空气隔绝,否则会腐烂掉。千年之前这树木生长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挖掘出来后阴沉木不能马上加工,否则里面游离态的水及其他物质挥发太快,造成材料的变形变异,阴沉木挖掘出来后需要阴凉通风的地方放置5到10年才能加工。下面我们先看几张图片,一张阴沉木根雕茶台的不同角度,这茶台有上清漆保护处理,没有任何上色处理,自然青黑色。上面图片就是本次生产加工出来的阴

  • 香薰蜡烛&石膏综合课程

    红遍全国的香薰石膏&香薰蜡烛这两年,香薰类产品迅速被大众喜爱,并发展为花店,服装店,家居店,甜品店,咖啡店等周边产品。4月份的香薰课程表更新啦课程内容脱模蜡烛毛线脱模蜡烛干花蜡片冰花蜡烛蒙古包干花蜡烛果冻蜡蕾丝蜡烛石裂蜡烛马卡龙蜡烛韩式多肉蜡烛石膏片学习2款多款石膏模具可选择2款一对一教学、可随时预约随到随学、预约课程以实际支付500订金为预约成功课后作品可带走课时:2天费用:3680(不含餐费、住宿费用)课程▏订花▏咨询:duofuhy联系方式:15889405481

  • 百年前珍贵中国春节影像

    珍贵的历史影像是对过去的传承和记录,如今我们将以观展的方式重新认识历史。1839年,历史定格在这一刻,延续着尼埃普斯的道路,达盖尔完成了银版摄影法,从这一刻起,人类记录和观察历史的方式被改变。三十年后,一批国外摄影师来到中国,用他们手中的相机记录了19世纪70年代中国春节的点点滴滴。中国人过年自古有很多习俗,从腊八开始“忙年”,以至到小年的祭灶,除夕的守岁,正月初一的拜年、祭财神、逛庙会等种种风俗活动,一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结束,历时一个多月。辛苦劳作一年的人们,在过年前后的这段时间里以各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