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无删节婚姻如戏:老公耍阴谋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3:54: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婚姻如戏:老公耍阴谋
第一章:一群白眼狼

暮色四合。好好孕

手术室外的等候区内坐着几个人,全都低眉顺眼,不发一语,气压低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他们偶尔偷瞄站在窗边的女子,互换着眼神,几分忌惮,更多的是冷漠。

季如璟就那么双手环抱着站在窗口,仿佛一尊刀枪不入的铜像。

从接到弟弟出车祸消息的那一霎那,她便一直沉敛着气息。

她心里很清楚,她背后的那些人,有多么希望看到她垮下,她不能如了他们的心意,不被看穿才是活着这个现实冰冷的世界中最为强悍的盔甲。

此刻她,一身干练的黑色套装,青丝一丝不苟的盘起,妆容是精致,没有一点偏差的,一如她的人生,从父母去世后,残酷的现实就不允许她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她就仿佛生活在非洲大草原,要时刻警惕,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周围的豺狼虎豹撕扯着骨肉渣都不剩。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手机在她的掌心中震响。推荐haohaoyun.com

仿佛平地放出的一声惊雷,吸的季家的其他人纷纷朝着季如璟望去,眼珠子呈现爆出的姿态。

一个小时前,季如璟放话说要找出事故的原因。

纤细的手指划开手机,放到耳边,她镇定的开口:“查出来了吗?”

对方在说,季如璟仔细的聆听着,指骨一寸寸的泛白,仿佛要刺破皮肉,手机亦是被握的快要碎了:“辛苦你了,先挂了!”

手垂下,她转过身体,眸光犀利的剐过自已的家人。

一群人集体被她看的后颈发凉,心虚的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她难道这么快就查出来了?

“噔噔瞪……”

踩着黑色的高跟鞋,季如璟一步一步朝他们走去,脚步踩的很用力,此时,她恨不得将脚下的高跟鞋化作尖锥,从他们的天灵盖上钉下去。

她身上有一种气场,表情越是静如止水,就越是让人心慌,自乱阵脚。

坐下那里的季家人坐立不安起来。

姑姑季云烟,表妹郭美琪跟表妹夫赵子萧。说明http://www.haohaoyun.com/

大伯季靖江,婶婶钟青芳,堂哥季华中,堂嫂邱灵悦。

这七个人就是她所谓的亲人,可血浓不于水。

季如璟站定在他们面前,审视过他们每个人的脸,沉静的开口:“事故的原因出来了,车子的刹车系统被人为的破坏了,根据调查,在此之前有人在他车上动过手脚,这个人是个偷车惯犯,在他的账户里发现了一笔巨额的转账,而开出支票的人--”她将指尖指向季华中:“就是你!”

“你开什么玩笑,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偷车贼。”季华中表情大变,矢口否认,表情中也透出了慌张,她怎么可能查到呢。

季云烟豁然的站起来:“如璟,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有把我们当成家人没有!”。

“家人?”季如璟冷笑:“就是你们这群白眼狼么?”

“你骂谁白眼狼--”婶婶钟青芳也一下站了起来:“你说话可要讲良心,你爸妈死的早,要不是我们帮你们姐弟俩打理支撑着季氏,这估计早就易了主了,还能有你现在的锦衣玉食。”

“所以你们就能理直气壮的瓜分?”季如璟愤怒的反问,眼神凌厉如刀。无删节婚姻如戏:老公耍阴谋免费阅读全文

多年来他们鸠占鹊巢,私自把产业转移,这些她都忍了,没想到,今天他们竟然对逸希下这种毒手。

这群以照顾为名的强盗,终于露出了狼子野心。

季靖江缓缓的站起来,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睛:“谁都知道逸希他不适合当这个董事会主席,华中更适合,我们已经一致决定,推举华中。”

季如璟缓了一口气,收敛起情绪,表情坚毅:“适不适合不是由你们说了算,半个月后,我一定会让逸希顺利继承季氏的,谁敢阻止,我就送去见我爸妈!”

原来坐在椅子上的人全都豁然起身,那一张张的嘴脸,一如电视里谋朝篡位的奸臣所展现出来的丑陋面貌。

“如璟,这也是为了季氏的未来所做的决定,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都无法更改这个事实。”邱灵悦说着一口软绵绵的话,看似温柔,实则刻毒。

“公司法定的继承人是逸希,我会守护他走到最后。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季如璟勾起冷笑,黑白分明的美眸中有无限的沉着,他们若真是有十足的把握,就不会对逸希下手了。

“表姐,嘴巴上逞强是没有用的,你要是真有本事就把叶牧白拉来为你撑腰,那还有可能扭转乾坤,不然你就乖乖让表哥继承公司吧。”郭美琪一直都害怕季如璟,今天仗着大家站在同一阵线,也大起胆子来讽刺她。

“郭美琪,你扯叶牧白干什么。”赵子萧吃醋的捅郭美琪的腰。

“打个比方嘛,叶牧白怎么可能会帮她。”郭美琪说起叶牧白,眼睛里头满满的爱慕。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叶牧白!

这个名字仿佛一道石子投入了季如璟平静的心湖,荡漾出一张倨傲的脸。

难道真的要去找他?

第二章:接近叶牧白

手术室的灯在这个时候灭了。

门开了,医生跟护士里面走出来。

季如璟疾步的赶过去:“医生,我弟弟怎么样了?”

她试图让自已的冷静不要那么急,可是话问出口还是显示了她内心的脆弱。

“大腿骨折,没有生命危险。”手术的主刀医生如实的告诉她患者的情况。

季如璟听到弟弟没事,悬在半空的心才放了下来,苍天总算有眼。

而后面的人一听季逸希只是大腿骨折,全都露出失望的表情。

生怕他们再对弟弟不利,季如璟连夜将还在昏迷中的季逸希转移到别处静养,除了她之外,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夏夜的风中,带着醉人的栀子花香。

裙摆摇曳的香肩美人,轻轻托着红酒杯,如美人鱼般妖娆灵活的穿梭在宾客间,一袭乌黑的青丝倾泻在白皙的锁骨间,裸色的拖地长裙,勾勒出她曼妙清瘦的体型,自然没有痕迹妆容,清新圣洁的像一朵盛放在水底的白玫瑰。

外貌是女神,气场却似女王,没有小家碧玉的含羞带怯,也没有模特明星的妖艳夺目,她有自已独特的味道,吸引着每个男人的目光。

而她,却不动声色,静待今晚的目标出现。

大门处有骚动传来。

所有人的头想转了过去。

今天绝对压轴的重量级客人,大家都在等待着的叶氏国际掌舵人--叶牧白。

华灯闪耀处,叶牧白一身做工精致的酒红色的西装,衬衣的扣子颗颗都是钻石,把酒红衬得仿佛都透了妖气。

面容俊美,气质尊贵,毫不夸张的说,见过他,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俊美的男子了,深刻立体的欧式五官配上中式的飘逸柔和,粉薄的唇,蓝宝石般的眼睛,漆黑如墨的发丝,不笑的时候,冷酷的让人惊艳,轻笑间,蓝眸微合,更是倾城。

这样一个倾城男子,28岁就掌控了全球最大的传媒帝国,房地产更是做的风生水起,投资的七星级酒店,娱乐城,眼光独到,行事果断,从未失过手。

他步伐优雅慵懒的走进来,下颚习惯性的扬起,对投来的各种目光视如无睹,神情倨傲的朝着某一个方向走,如入无人之境。

他走动过的地方,就会有人给他主动让开。

“叶少--”

“叶少--”

“叶少--”

不断的有人跟他打招呼,无论是名媛还是富商,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无论是老的还是少的,都想跟他搭上关系,因为他满足了女人对爱情的一切幻想,也满足了男人的权利的一切幻想。

季如璟悄然逼近。

她心里有点紧张,不,是很紧张。

自那天郭美琪无意中提及了叶牧白,她便开始留了心,原本他是她绝对不会再去靠近的人,今天来,也是说服了自已很久。

只要她答应跟他合作,她的筹码就大大的增强了。

叶牧白在那里端起来酒杯,跟今天宴会的主人王老随意的聊着,一旁王老的女儿,则是挽着父亲的手臂,对叶牧白一个劲的暗送秋波。

季如璟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等待时机。

在这期间,几个男人上来搭讪,都被她打发了。

约过了一刻钟,只见叶牧白放下酒杯,朝着僻静的楼道方向走。

季如璟随即提步跟了过去,抢在了其他企图靠近他的人之前,她亦步亦行的跟着在他身后,跟着来到二楼的阳台。

他扶着墙壁停顿了脚步。

她趁机快步上前,来到他跟前:“叶少,你好!”

叶牧白抬起色彩沉重的星眸,呼吸急促的打量站在他眼前的女人,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不过她色泽诱人的嘴唇,倒是让他体内的火烧的更旺了。

不知是哪个活腻了的狗杂种,竟然敢在他身上使阴招。

他不记得她了!

季如璟心里微微的失落了,好在这也是她意料中的事,所以也并非很失望,她还是借此机会,赶紧表面自已的来意比较好。

“叶少,我是季氏集团营销部的负责人季如璟,我手上有一份企划书,我保证叶少你看完之后会感兴趣的。”她说着从随身携带的手包中拿出一分被折叠起来的文件,递向他。

她做好了被了他拒绝的准备,也做好锲而不舍的准备。

这个女人的幽香不断的钻入他的鼻息,她喋喋不休的小嘴鼓动着他的神经。

他快把持不住了。

第三章:该不该去找他

季如璟举的手的快酸了,他还是不来接,到现在更是没有吭声半句,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这么的目中无人。

“叶少,如果你不看我这份企划书,将是一大损失,你我都是商人,如果你觉得我是在吹牛,你就更应该看看,到时不满意,你就撕了扔在我脸上好了。”她镇定自若的再次开口,大胆的将手中的企划书又塞过去一分。

更为浓郁的幽香,击垮了叶牧白的耐性,他伸手拽住她的手腕,用力的将她推到墙上,目光邪魅的勾笑:“看企划书好是不是?好,我给你这个机会,跟我来--”

季如璟隐约感觉不对劲,他的眼神……佛一头饿极了的狮子。

正在思索间,身体便被他粗鲁的扯走了。

“叶少,你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里?”

叶牧白揉着昏眩的额头,身体里的热浪泯灭了他的理智,他不顾她的挣扎,将她的手腕钳制的更紧,推入一扇门内。

这是一间书房,他不由分说的把她压到了书桌上。

季如璟傻了:“叶牧白你干什么,让我起来,让我起来--”

“别惺惺作态了,这不是你最想的嘛,我成全你,就坦然的接受这份荣幸吧。”他撩高她的裙摆,瞬间摧毁了她的礼服。

“啊--”季如璟奋力的抗争:“去你的荣幸,叶牧白你这只野蛮的猪--”

“表演的不错,可演的过头了就失真了!”

昏暗的书房里,衣衫飘落,他硬生生的夺走了她的贞洁。

身体像被劈成两半,痛的她差点窒息,他发泄着药力,把她当成他的解药。

他力大无比,无论她怎么逃避,而已躲不开他的攻击。

狂风暴雨持续进行,浮浮沉沉,没完没了,最后,她实在难以承受的的昏厥了过去。

阳光从百叶窗内射进来,被切割成一条条金灿灿的光束。

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被单的女人睫毛轻颤,拢着眉头,挣扎的张开眼睛。

身体动了动,酸楚的像是被人拆过了骨头又重新安装上一般,腿间的异样更是让她太阳穴突突直跳。

思绪慢慢汇拢,昨天晚上发生的每一幕都回到了她的脑海里。

她猛地从沙发上坐起,被单从肩上滑落,凉意入侵,白皙的肌肤布满了痕迹。

怔怔的坐了几分钟,她并不要死要死的哭泣自已的失身,因为哭也没有用,她只是沮丧的低头抓住自已的头发,没有谈成合作,倒是让他占了便宜,叶牧白你这混球,十年前那么羞辱她,昨晚拽着她就拖进房中欺凌,他把她当什么了?

瞥眼,她看到放在茶几上盒子,上面放着一张纸条。

她按捺住翻腾的情绪,捻起纸条,上面苍劲飘逸的写了一行字:“星期六来我办公室,来领取你的酬劳。”

酬劳这两个字深深的刺伤了季如璟。

若非他不是叶牧白,她的心是不会那么伤,揉紧了那张纸条,她身体微微颤抖着,尊严被践踏到了脚底,可她不会哭的。

眼泪这种东西,自父母去世时,她就流干了。

穿上盒子里的衣服,她双腿发颤的走出书房,扶着墙走下楼,匆匆离开。

午后的花园里,季如璟给弟弟削着苹果,边想着,该不该再去找叶牧白。

一旁的轮椅里坐着一个男子,白色的毛衣,黑色的头发绵软如丝,五官清秀俊雅,有一种说不出病态风流。

第四章:有备而来

他静坐在一旁,翻看着手中的书。

刀子一歪,切到了手指。

“嘶--”季如璟痛的缩了手,鲜红的血快速的渗了出来,染红了洁白的果肉。

季逸希放下书,看到姐姐的手受了伤,赶紧抽了纸巾给她:“怎么这么不小心!”

季如璟笑着接过,压住伤口:“不碍事,可能是这里的水果刀我用不惯。”

在弟弟面前,她永远都是坚强开朗的,从来不在他面前愁眉苦脸。

“是不是大伯他们又为难你了?姐姐,不如我们放弃吧。”季逸希并不想当什么董事会主席,他对经营公司没兴趣。

季如璟脸色一正:“你怎么又说这种话,季氏是爸爸妈妈的心血,我们绝对不能放弃,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在这里静养,我一定会让你坐上董事会主席的位置。”

季逸希略微无奈的轻笑:“姐姐,其实你比我更加适合继承人。”

“季逸希,你这是想要气死我吗?就是因为你这么软弱,所有他们更加肆无忌惮,他们也说你不适合,你怎么就不给我争一口气呢。”季如瑾扔下纸巾,起身朝外面走,她不想对他发火。

“姐--”

身后,弟弟在叫她,季如璟却仿佛没有听见,走的更是快。

她努力的打拼,加班加点,在季氏被大伯还姑姑侵吞了一大半的情况下顽强的站稳了脚跟,这几年来她累了不敢多睡,每天睁开眼睛就是工作,工作,再工作,昨天她还像应召女郎一样的被欺凌了一夜,这些她全都忍了,现在他还这么不争气说要放弃,她真的觉得好无力,很多时候,她也想要大哭一场,可干涩的眼睛,什么也流不下来,因为她已经习惯了隐忍。

站在一颗树下,她望着远方,让自已静下来,生气跟沮丧帮不上她任何的忙,该面对的还是面对。

她决定要去找叶牧白。

星期六上午十点,她出现在叶牧白的办公室。

季如璟一身利落的职业装,带着公文包坐着他的对面。

今天的叶牧白已经披起华服,衣冠楚楚的坐在那里,没人那日的疯狂下流。

“准备要多少?”叶牧白手肘弯曲,闲适优雅的靠向一边,尊贵之气,浑然天成。

他喜欢直截了当。

正好,她也不喜欢绕弯子。

季如璟把合同书推给他,眸光沉定:“签了它!”

叶牧白往合同上垂了一眼,轻佻起浓密的长眉,这女人今天可是有备而来,直接拿合同来给他签。

“季小姐做生意的手段,还真是放得开!”他低笑,磁性的嗓音如罂粟般魅惑,带着十足的嘲讽。

季如瑾指尖发凉,还是从容的微笑:“叶少不用管我做生意的手段,签了合同,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以后我们就合作愉快!”

“季小姐认为自已的身体能值这么多钱?”叶牧白随手翻了翻合同,漫不经心的问。

“我值不值这么多钱我不敢断定,但是叶少你的声誉我想一定值。”季如璟藏起被践踏到破碎的心,明眸中闪出狠意。

“你威胁我?”叶牧白笑,蓝眸阴的让人不寒而栗,这女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季如璟顶住压力,不在他的骇人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与其说这是威胁,不如说说协商,那晚你的行为可以定义为强~奸。”

叶牧白笑面诡异:“弄不好这全是你的圈套。”

到目前为止,那晚对他下手的人还没有查出来,看这女人的胆子,是她的可能性很大。

“我圈套设的再好,也要你叶少愿意才行,裤腰带可是你自已松的。”季如璟没想他会反咬一口,试图把事实扭曲,一时间怒的有些失了方寸。

“那晚我只把你当成一头母猪!”叶牧白恶毒的说道,敢挑战他,她是活腻了。

“正好,我也只是把你当成一条公狗而已!”季如璟立刻漂亮的回击。

婚姻如戏:老公耍阴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姻如戏 或 老公耍阴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打湿的人生(深度好文)

    有一段时间,弟子感到活得很痛苦,甚是烦恼。师父把弟子带到一片空旷地带,问:“你抬头看看,看到了什么?”“天空。”弟子答。“天空够大吧,”师父说,“但我可以用一只手掌遮住整个天空。”弟子无法相信。只见师父用一只手掌盖住了弟子的双眼,问:“你现在看见天空了吗?”继而,师父把话题一转,说:“生活中,一些小痛苦,小烦恼,小挫折,也像这只手掌,看上去虽然很小,但如果放不下,总是拉近来看,放在眼前,搁在心头,就会像这只手掌一样,遮住你人生的整个晴空,于是,你将错失人生的太阳,错失蓝天、白云和那美丽的彩霞。”

  • 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做最好的自己(深度好文)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母亲对我影响很大。她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从来不屈服于生活。我很小的时候,她就一边教我们干农活,一边给我们讲故事。我永不屈服的性格就来自母亲。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失去过信心,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求。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失败,只有放弃。”这是除了生命之外,她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丢到一个巨大的麦田里割麦子,毒太阳晒着我,过一阵我就会流鼻血,变身流汗,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去。我那时候就想,我不能这样活着。我的爷爷这样活着,我的父母这样活着,我的弟弟这样活着,

  • 一群人围着这口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过晚饭,灵官猛子到了井上。井上灯火通明。村里人都挤到井上,黑压压的,悼念这个葬埋了全村人血汗钱和欢乐梦的黑窟窿。孙大头蹲在井台上,垂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沮丧相。孟八爷则轰着娃儿们:“滚!滚!这有啥好看的?掉下去,连钻头一起成个泥鬼。”因为井已塌了,就取消了禁忌。女人们都到了井上,围成一团叽咕,时不时指戳一下垂头丧气的孙大头,用眼色和低语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愤怒。一提起明年或后年又要出很多钱打井,便引出一阵长吁短叹。男人们大多沉默,形态各异,蹲的蹲,站的站。时不时,走到井架旁望一眼,唉一声。瘸五爷的

  • 念佛法门非常殊胜 不要再持怀疑!

    念佛法门是非常的殊胜,因为我们这些众生对参禅、学密、学教都不能行持,都不能去做,释迦牟尼佛在两千多年前就告诉我们这么一个殊胜的法门,阿弥陀佛在十劫以前已经成就,在无量劫以前发的愿已经实现,已经往生到那里去的众生无量无边。如果你对这个法门再持怀疑,那你就是没有救了。念佛一天要念多少呢?没有一个定数,阿弥陀佛那里不是贸易公司,不做交易的,往生的条件,阿弥陀佛说乃至十念都可以往生,《观无量寿佛经》里面说乃至一念都可以往生,只要至心信乐,发愿往生,具足信愿,只要一念都可以往生。这一念就是哪怕天塌下来也要

  • 你的现状,代表不了你的未来

    点上方绿标收听温馨朗读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出息,料定别人不会有所作为。人一辈子有时会犯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就是断定自己没什么出息。你会说我家庭出身不好,父母都是农民,或者上的大学不好,不如北京大学、哈佛大学,或者长得太难看了,根本就没人看得上我等等。由此来断定自己这辈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出息。第二个错误是我们常常会判断别人失误。比如说某个人好像显得挺木讷,成绩不怎么样,也没人喜欢,我们就会断定这个家伙这辈子没什么出息。所以,我们最容易犯的两个错误,一是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不会有大的

  • 张学勇:教师要学会“弱其志”

    教师要学会“弱其志”2018年1月18日谈到“志”,许多成语或俗语会浮现在我们的眼前,什么“壮志凌云”啦,“志当存高远”啦,“鸿鹄之志”,不胜枚举。就是教我们要立大志,做大事。树无根不活,人无志不立。从小帮助学生立志,是教育工作者的一大任务。不过,我们在和孩子们交流时,往往给予那些志向“远大”的孩子更多的鼓励。至于,他的志向合不合适,能不能实现,就已经不在我们的“服务区”了。今天上午大课间,教导处有三个女孩来帮助老师撕试卷,无意中聊起了关于理想的话题。“你们说说,你们的理想是什么?”我停下手中的

  • 钱穆先生:学而篇第一(10)

    十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观其志:其,指子言。父在,子不主事,故推当观其志。观其行:父没,子可亲事,则当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道,犹事也,言道,尊父之辞。本章就父子言则其道其事,皆家事也。如冠、婚、丧、祭之经费,婚姻戚故之馈问,饮食衣服之丰俭。岁时伏腊之常式,子学不忍遽改其父生时之素风。或说:古制。父死,子不遽亲政,授政于冢宰,三年不言政事,此所谓三年之丧。新君在丧礼中,悲戚方殷,无心问政,又因骤承大位,未有经验,故默尔不言,自不轻改父道、此亦一说。

  • 南怀瑾老师:老鼠生儿的孝道

    老鼠生儿的孝道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讲到这里,我们要向前的某些儒者、理学家、读书人告个罪了,他们的解释,又是错误的。他们说看一个人,他父母孩子的时候看他的志向,父母死了的时候看他的行为,三年当中,没有改变他父母所走的路线,这个人就叫做孝子了。问题来了,假使父母行为不端,以窃盗为生,儿子不想当小偷,有反感,可是为了孝道,就不能不当三年小偷去。这样,问题不就来了?如果遇到坏人的话,明明知道错,可推说:“孔子说的呀!圣人说的呀!为了作孝子,也只好做错三年呀!”这叫圣

  • 最好的友情:各自忙乱,互相牵挂

    有一种朋友不在生活圈,却在生命里;有一种陪伴不在身边,却在心间。有一种情,不必朝暮相见,只想在灵魂深处相偎,能多久,就多久,相视无言。友情,能够随时说话找一个能随时随地和你聊天的人真的很难。当你某一刻想倾诉时,翻遍所有通讯录,也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那个人。或许你人缘不错,与你认识的人很多,和你关系不错的人也很多,但即使是你朝夕相处的家人,甚或是亲密无间的爱人,你也未必见得想什么时候说就能和他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时候都不必担心失礼,不必自责,不必畏惧被冷淡和被斥责。电视剧《康熙王朝》

  • 养好你的大气,今后必有福气!

    养成一个大气的人不要在意别人在背后怎么看你说你,因为这些言语改变不了事实,却可能搅乱你的心。心如果乱了,一切就都乱了。理解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理解你的人,不配你解释。因为日久不一定生情,但一定见人心。人贵在大气,要学会对自己说。并请相信,真正懂你的人,绝不会因为那些有的、没有的而否定你。养好你的大气,大气不是性格,是一种人格魅力,相信你,没问题。大气是一个人的气质或气度,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一种外观表现,是一个人综合素质对外散发的一种无形的力量。大气不是从小生来的,而是经历生活慢慢培养出来的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