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无删节阴婚厚爱:冥夫的诱惑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4:30:4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阴婚厚爱:冥夫的诱惑

第1章 迷信的村子

  我叫羲檀,今年十六岁,我爸是青城有名的商人,我妈在我出生那年回娘家探亲,就再没回来过。好好孕我尚在襁褓,在下雪天忽然出现在家门口,吓坏了所有人。

  我十六岁生日这天,家里忽然来了我妈娘家的亲戚,我的姥姥,我好奇的打量这个姥姥,她长得瘦弱娇小小,眼神躲闪,满面沟壑,和我的奶奶真是相差太远,站在我家大铁门外和我爸说着什么。

  对于大人的事我不怎么清楚,之后我爸就调了三辆豪车,派了九个保镖三个司机陪我回姥姥家探亲。

  我知道我姥姥是小地方来的,可没想到会偏远到在中俄边境线附近,一行人坐了好长时间的车才到了姥姥所在的塔河县回回村。

  这村子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剩几户人家,不足百人,以鄂伦春族居多,很迷信。我刚到这地方,看到很多年上了年岁的大树都会被挖出一个人脸,人脸前放着各种香火,时不时还有人在那大树前跪拜。

  “姥姥,这是什么?”我指着其中一个被挖出人脸的大树问她。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她眼神忽闪,严肃的对我说:“这是我们族人自古就信奉的神,不要用手指,这是亵渎。”

  我忙放下手,心里忐忑。却没想姥姥竟然就停下来,当着一行保镖和司机的面对我说:“羲檀,去磕个头求神饶过你的无礼。”

  我惊愕的看着姥姥,这是她第一次直视着我的眼睛说话,我固执的摇头,“不就指了一下?我从来没下跪过,我不干。”

  “你这孩子。”姥姥无奈极了,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对着大树跪了下去,连连磕头。我吓了一跳,真是不可理喻。好好孕

  “我替你求了情,如果神不原谅你,你也只有受着。”她眼神灼灼,定定的注视着我,我忍不住心慌,觉得她太过严肃,但仍执拗的回视她,“有本事就来啊,封建迷信而已,我带这么多保镖,怕这些才怪。”

  她不再多言,只是急匆匆带着我离开,似乎很生气。我跟着她回了老房子,她就一直不给我说话,我郁闷又觉得沉闷极了,只有去睡觉,正在半睡半醒间,我感觉床的一侧向下塌陷,有人坐在了床边,却不说话。一阵死寂后,被子下面钻来一只凉飕飕的手,开始粗鲁地抚弄我的身体。

  我惊得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却不敢乱动,难道我是做噩梦了?

  铺盖被掀开,我赤裸的身体横在冷空气中,我吓得惊叫一声,想要挣扎起身,却被一个黑影压了下来,重重的压回了床上,怪手又用更加粗重的力道按住了我的胸,一阵疼痛伴着酥麻让我倒抽冷气。冰冷的凉意扫过我的唇,撬开我的齿,我原本咯咯作响的牙齿被一条冰冷潮湿的东西隔开,有什么在搅动我的唇齿,一点一点吞咽着我的呼吸。网站http://www.haohaoyun.com/

  “嗯……呃……”渐渐昏沉混乱的脑袋只能随着他的节奏,压抑不住哼出声,他得到我的反应,手指来到我敏感的小腹,轻轻摩挲。

  “放松。”他邪肆而魅惑说着,动作忽然变得粗鲁狂躁,手重重的按住了我的胸,尖锐的牙齿重重地咬住我的唇,身体一沉,贯穿我的身体。

  “啊!”我痛得不断摇晃,他忽然停住了动作,轻柔的吻住了我的唇,我微微睁开了眼睛,在一片模糊中,我看到了他那双放着幽光的绿眼。

  我勉强伸出手,下意识想推开他,他的红艳的薄唇含住了我的指头,舔舐着,我感觉的冰凉的黏湿,身体越发酥麻。

  “不要……”我掉着眼泪,无奈又脆弱。这肯定只是一个让人羞耻的春梦!

  ……

  “啊!”一声尖叫将我从梦中吵醒,我噌的一声就坐了起来,只觉得浑身酸软疼痛,脸上火辣,我摸了一把额头,早已满头冷汗,甚至还忍不住继续喘息,像是梦里的……娇喘。推荐http://www.haohaoyun.com/这个梦,让我羞红了脸,无措又尴尬。

  外面的尖叫和狂叫声还在继续,伴随着汽车轰鸣的声音,我瞬间从乱糟糟的感觉中抽身,这村里的就我带来的人有车,叫唤的声音我也熟悉,是一路给我开车的司机曾叔。

  我赤着脚跑到窗前,透过窗户,我勉强能看到外面汽车的光亮,剧烈的晃动着,车子胡乱的东撞西撞,只听“砰”的一声,车子忽然撞在了一棵大树上。车子撞得稀烂,人也没了叫声。

  我惊了一跳,没顾得上隔壁惊呼的姥姥就跑了出去。

  “陈叔曾叔!”我大喊一声。

  陈叔曾叔是我家两个司机,也顺便负责这些保镖。推荐haohaoyun.com大家听到动静很快都出来了,我在层层保护下凑近事发现场,车子已经报废,还嗞嗞冒着烟,粘着血迹的玻璃片到处都是,不远处是一个人脑袋,竟然和身体脱离直接飞了出来,阻挡了我上前的脚步。

  “这……这怎么……回事?”我颤着声音,转过头就吐了起来。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我抬头扫了一眼十几个大男人,他们都沉着脸低着头,没人看着我,好像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这才发现这里没有曾叔。

  我再回头看那人头,已经面目不全,但从那发型和轮廓还是能辨别出是曾叔。我吓得后退一步,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脚也开始发软。

  “羲檀,不要害怕,这只是意外。”姥姥忙扶住了我。

  “陈叔,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想不通好端端的怎么偏要往树上撞,还就发生在我眼前。

  “小姐,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记得之前曾哥说这辆车够他半辈子开销,也不知道是不是打起车的主意,遭了现世报……”他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我已经知道他的意思。

  我难受极了,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姥姥忙拉着我就往房间里走,“神的脾气很不好,你今天得罪了神,他死得那样惨,应该是替你赎罪。”

  我看了姥姥满面正经的说,心里就窝火,“什么神不神的?你信,我不信,少来忽悠我。”

第2章 噩梦连连

  我看向陈叔,说:“这地方我没法住下去,明天就走。”

  “好的,小姐。”陈叔答应下来,就派人把我送回去。我进了小破屋,透过窗户,我看到保镖们正在陈叔的吩咐下收拾残局。

  “别看了,早点睡吧。”姥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却久久不能入睡,我呆呆的想了很多。更多的还是前半夜那个让我羞耻的春梦,我不敢入睡,更不敢告诉别人,只能瞪着眼睛打算等到天明。

  忽然,我听到外面有房间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和姥姥睡得并不远,她动作很轻,鬼鬼祟祟,我心中有疑,趁着她出门后忙起身拿起一旁的外套就偷偷跟了出去。

  她一路向村外走,我远远的跟,心里虽害怕,但我更好奇,她到底要干什么?大半夜出门,怎么想都觉得有什么阴谋。

  没一会儿,我竟然听到一阵空灵的抚琴声,琴声阵阵,说不出的萧瑟,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么晚了,谁在这深山里弹琴。

  姥姥顺着一处泉水到了半山腰,我竟然看到死去的曾叔就飘在河水之上,被吊着脑袋,河边聚集了好多人,披着白披风,密密麻麻,全都恭恭敬敬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似乎在虔诚的做祷告。

  我吓了一跳,这全村的人几乎都在这里,连我带的保镖都来了,所有人都瞒着我来到这里。

  姥姥也用白披风裹着自己,随即跪在了人群之后,少时,寒风骤起,我一阵哆嗦,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浑身不可抑止的打抖。

  琴声停了,一抹红色的纤长人影出现在曾叔面前,我吓了一跳,这人怎么会凭空出现?鲜红的长袍肆意飘荡,脸上带着一张青铜大獠牙的面具,两束的绿色的幽光从面具里射出来,咄咄逼人。

  我险些惊呼出声,紧紧地捂住嘴巴,村民和我的保镖都低着头,没人敢抬头看他。他在所有人的跪拜下,倨傲的伸手,掐住了死去曾叔的脖子,仰头,在月光的照耀下,吞吃着曾叔透明的身体。

  我看得目瞪口呆,死死地捂住嘴巴,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忍不住后退往山下跑,可我刚要后退,就踩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我低头一看,正是一只惨白的人手.

  “啊!”我经不住惊叫出声。

  一抹红影忽然出现在我面前,他低垂着那张青铜面具,巨大的獠牙能一口咬断我的脖子,我忍不住后退,背死死地贴在树干上。

  “是你?你叫什么名字?”他的声音邪魅,伸出手指,挑剔的勾住我的下颌,我被迫和他对视,看着那两束晶亮的绿色光束,全然忽略他的容貌。这一瞬,我仿佛回到前半夜的那个梦,他这样注视着我,仿佛拨开了我的衣服,我想到自己羞耻的模样,伸手就想要推开他。

  “不要!”我惊呼,却被他抓住了乱舞的手,他的手像极了梦里那双冰冷出奇的怪手。

  “宋檀,她叫宋檀。”我听到姥姥焦急的出声,声音颤抖。我的爸姓宋,但我是跟着我妈姓羲,从来没人叫过我宋檀,我紧闭着嘴,觉得姥姥应该是想保护我。

  “宋檀?”他忽然倾身上前,脸凑上来,他冰冷的呼吸瞬间就能打到我的鼻梁上,我睁大了瞳孔,一脸惊慌无措的看着他。他没有脸,只有两束绿光从眼睛的地方射出来,我直觉将他和那些从大树上挖出的人脸重叠在一起,原本是嘴唇的地方,忽然破开一个口,一根湿润的舌头从里面伸了出来,舔了一下我的脸。

  “走开,不要靠近我。”我无措一把将他推开,可就算我用尽浑身力气,他仍然轻轻舔弄着我的脸,又舔弄我的鼻,最后是我的唇,优雅的低头,微眯着绿眼,任由我挣扎嘶吼。我在全村人的面前,被他肆无忌惮的玩弄,这比我前半夜的梦还让我羞耻,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

  第二天我被姥姥叫了起来。

  “今天不走了吧,我看了日历,今天不适合出行。”她皱巴巴的脸上露出一抹讨好的笑,我忙从床上爬起来,看着她手里拿着一本旧年历,眉头紧锁。昨晚发生的事情那么清晰,我呆呆的看着她,她神色如常,似乎什么也没发生。昨晚后半夜的事情难道只是一个梦?我的头很疼,隐隐约约那个恐怖的梦还在回放,可我怎么也想不到后面发生了什么。

  “不,我不想待在这里。”我惊吼出声,我的话许是伤到了她的心,但我还是强忍着没反口,开始洗漱穿衣服。

  我背着包上了车,姥姥向我道别,想着终于能离开这个不让我喜欢的地方,我心里也没那么难受,反而多了一种迫切。

  我所坐的车本来是在正中,但现在少了一辆车,陈叔就安排了几个保镖留下来,之后派车来接。山路颠簸,我的脑袋里还回放着昨晚的噩梦,可我怎么想都想不到后面发生了什么,也许是紧张过度,我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车子里只有我一个人,原本陪在我身边的两个保镖都不见了,窗外下着大雨,哗啦啦作响,像是鬼哭。

  窗外是密林山野,车子却平缓的行驶在山路上,没有一点颠簸,我惊呼,“陈叔,他们人呢?”

  陈叔没有回答我,车子在急速驶向远方,我看着外面天色已晚,又问了几声,觉得奇怪,起身凑上前去问他。

  这一看,我吓傻了,陈叔的头竟然不见了。

  “啊!你到底是谁?”我跌倒在座位上,粗喘着气,忽然听到旁边传来曾叔的说话声,“我是曾叔啊小姐。”

  曾叔,不是在昨晚已经死了吗?我捂着胸口狂跳的心,头皮发麻,忙拉着门锁想要开门。门打开了却像是被外面什么东西拉住,又重重的关上,砰砰作响,急得我的心狂跳不止,手心冒汗。

第3章 不要离开

  一个东西咕噜噜滚落到我脚边,我听到曾叔的声音,“小姐,谢谢你昨天来救我,曾叔真高兴能逃出来,小姐,曾叔这就带你回家,呵呵呵呵……”他的声音近在耳尺,沙沙哑哑,像是来回拉锯,我抖着牙齿,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嗡嗡的,我肯定是在做噩梦,肯定是在做噩梦……

  我一定是不能对曾叔的死释怀,我拉扯着门,越来越用力,忽然,门开了,风股股吹进来,车猛地停下,我被一个穿着红衣的无面人拖下了车,我晕晕乎乎被摔倒在泥泞的路上,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到他暗哑的嗓音邪魅的上挑,“哼,区区小鬼,也敢妄想我的东西。”

  我的手撑在潮湿的泥地上,头发早被雨水淋湿,我回过头,只见他挥手之间,那车子顷刻在雨中被一团大火包围,熊熊燃烧起来。

  我抹了一把灌入眼中的雨水,惊恐万分,曾叔凄惨的叫声还在继续,我的耳膜都要被刺穿了,我哆嗦着又冷又怕的身体,想站都站不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闭着眼睛,只希望这个噩梦快点醒来。我感觉到一阵冷意侵袭,猛地睁开眼睛,一张无脸的人脸正在我面前定定的对着我,我惊吼出声,“啊!”正想要晕倒,他的手伸过来,点了一下我的眉心。

  我瞬间清醒,想晕都晕不了。

  “宋檀。”他的手纤长苍白,雨落不沾,就这样握住了我的下巴,这情形好熟悉,他似乎在认真打量我,我紧瘪着嘴,忍着惊悚,在雨幕中看着他只有一片苍白肌肤的脸,他怎么叫我宋檀?难道他就是昨天梦里的那个……

  这么说,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不管是前半夜还是后半夜?即使他昨天戴着青铜面具今天只是一张无五官的脸,可他身上的张狂邪魅和危险,我怎么都不会认错。

  他的手指一个用力,我疼得倒抽一口,只听他沉稳暗哑的嗓音又响起,“宋檀,宋檀?呵呵,你应该叫羲檀才对吧?”

  我紧闭着嘴,害怕得不知道说什么,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真名?接着我觉感觉他的另一只手拂过我的禁闭的眼眸,我即刻就睁开了眼睛,他闪烁着绿光的眸子还胶在我脸上,大拇指摸索着我的湿漉漉的脸颊。

  “那个老太婆想骗我,羲檀,她可不知道你从一出生就被我下了印记。”他邪气的念着,手指划过我的脖颈,来到我的胸前,一把猛然扯开我的衣扣,我的胸前一片冰冷,雨水呼啦啦灌进去,我心惊的低头。

  只见我的胸口,凌乱如鲜红梅花的东西散落在我的左胸,柔嫩苍白的肌肤映衬这诡异的红,晃花了我的眼,这诡异的红印记我从小就有,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抓紧了衣服,想包好自己的胸。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他勾着我的下颌,邪笑着说:“羲檀,羲族的后人,你注定成为我的人。既然来了,就不要想着离开。”他漫不经心又满是威胁的语气让我心颤,抖动着嘴唇,想拒绝,却发现自己没那个勇气。

  我的眼睛被雨水浸湿,我难受的揉眼睛,我听他呵呵笑了一声,声音很冷,我惊恐的想睁开眼睛,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酸涩出奇,我被他从地上抱了起来,身侧靠着他冰凉的身体,“你带我去哪里?放我下来,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不行,你不能离开这里。”他淡漠的说了这句话,继续抱着湿淋淋的我走着,我的眼睛像是进了什么东西,酸涩难受,怎么都睁不开,我哀声叫唤着,他一声不吭。我叫唤了一会儿,就感觉眼皮沉重得不行,他到底是谁?我在心里想着,却觉得撑不住,巨大的困意向我袭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感觉自己睡在一张床上,如梦境般不真实。我的身上匍匐着一个人影,他在摇晃,我觉得浑身都是羞涩的酥麻和疼痛,又是一个春梦,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饥渴?梦里都是这种东西?

  我咬住唇,不让自己发出暧昧惹人脸红的声音,他的手却来到我的脸颊,掰开我的嘴,他的唇侵袭上来,一大股阴冷的气息钻入我的口中,他的舌头钻进我的嘴里,我无力的挣扎,只觉得浑身越发的焦躁发烫。我竟然在这一刻有一种快意,我真是该死的放荡。

  “羲檀,不要离开这里。我会一直要你,直到你怀上孩子。”有暗哑的嗓音在我耳边呢喃,打在我心里,钻进我灵魂深处,像是命令。

  我难耐的扭曲着身体,嘤嘤哭泣着,手被他拉着,搭在他的脖子上,他又开始摇晃起来,我微眯着眼睛,想开清他的模样,却怎么也睁不开眼,只能看到一个虚幻的人影在我的上方摇晃,身体的感觉那么真实。这真的只是一个羞耻的梦吗?

  我醒过来的时候,浑身毫无力气,感觉身体轻飘飘的,我听到一阵叽哩哇啦的歌声,还有阵阵铃铛声,侧过头,就看到一个神婆站在床边跳大神。

  我口里吐的气都是热的,我想我是发烧了.

  “水”,我喊了一声,她忽然跳了过来,身上的东西哐当作响,我吓了一跳,她的脸上用颜料画的乱七八糟,身上有太多累赘,怎么看怎么吓人,眼睛硕大,直溜溜盯着我,我害怕的喊着姥姥。

  “别怕,她是赫赫巫婆,给你看病的。”姥姥神色严肃的说。

  看病?巫婆嘴里念念有词,一把扯开我身上的花被子,我惊慌的叫了一声,刚想起身,头就疼得像针刺,骨头酸软得难以想象,当即就摔了回去。

  巫婆的手拉着我睡衣的领口,我粗喘着气,看着一旁默不作声的姥姥,“姥姥,救我。”

  姥姥仍然一脸认真,只是对我说:“赫赫巫婆在帮你驱除恶鬼,你忍着点。”

  我震惊的看着她,我只知道我莫名其妙的回到这里又生了病,难道姥姥在让巫婆给我看病?迷信!我想起了曾经听说的,为了治病亲爸把女儿放在水里煮的新闻。

第4章 鞭笞驱邪

  “不要,滚开!”我挣扎着甩开巫婆继续解我衣服的手,可她力气好大,手上还有茧。

  “陈叔,陈叔救我!”我大声叫着,希望带来的保镖能来救我。

  豆琪一把抓开我的衣服,她动作熟练,神情冷漠,像是在进行一场仪式,我惊叫着躲闪,可力气太小,没一会儿就别她扒光了衣服和裤子,我屈辱的抱着腿坐在她面前,眼神愤恨的看着她。

  她仔细看着我的身体,眼神像是蛇一样冰冷,随后对姥姥哇哇了几句我听不懂的,姥姥沉痛地对我说:“看来你被他玷污,这真是作孽。你忍着,你身上沾有他的气息,巫婆要给你驱除,免得他来缠你。”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外婆,不知道她们会对我干什么,但我直觉她们不会放过我。

  “不,我要回去,我要马上回去!”我怒吼着就要从床上爬起来,那巫婆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起了一条带着刺的长鞭,重重的就向我的背上打下来。

  “啪!”我痛嗷一声,瞬间被打趴在床上,接着就是噼里啪啦的鞭打如雨点落在我身上。

  “呜……啊……痛……不要打,不要打我……”我在床上来回的滚,痛得眼泪直流,心里恨死了姥姥和这个巫婆。

  “你们要打死我吗?我爸不会放过你们……呜呜……啊……”

  “你身上有恶鬼的气息,如果不除掉,你是走不掉的,姥姥不能害你。”姥姥的眼神不再躲闪,而是定定的看着我,和之前进城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很是严肃。

  我被打得浑身淤青肿胀,我红着眼睛不甘心的看着这两个人,忽然发狂一样扑向神婆,神婆似乎早有所料,一鞭子就打在我胸口,我直接从床上翻滚到地上。

  接着又是重重的鞭打落在我的背上、腿上、屁股上……

  直到我被打得麻木了,神婆才停下了手中的鞭子,气喘吁吁的向我姥姥走过去,姥姥向我走来,我瞪着翻白的眼睛看着她,她一点都不难过,拿起床上的铺盖就遮挡在我光着的身体上。

  “打走的只是你身上沾的鬼气,村里人遇到这事都这样。再说,你难道不清楚吗?你已经被他占去了清白,如果不驱除他的气息,他轻轻松松就能再找到你,你想再被他侵占不成?”她又恢复成了那个好姥姥,和神婆一起将我从地上抬上了床。

  我头很昏,鼻子因为哭泣不通气,只能用嘴巴喘着气,像一条死鱼。脑子也很糊涂,我明明是跟着陈叔离开村子的,可为什么醒来后一切都变了?她说我被恶鬼侵占了身体,难道之前的两次春梦都是真实的?

  接着,姥姥把一口热水递到我面前时,按我以前的脾气铁定不喝,可我好渴,我很怂的喝了起来。她拿了个馍馍,一点一点掰着喂给我吃。我饿的不行,含着泪一点点的吃起来,心里别提多憋屈。

  “他们……呢?”我瞪着眼睛虚弱的问。

  “死了,都死了,车子掉下山崖,只有你一个活下来。”姥姥一边伤心的说,一边给我喂馍馍。

  听到这个消息,我既震惊又觉得可怕,“我,怎么回来的?”我看着姥姥,心里越发冰冷。我很难相信这一路和我到这山里的人忽然就离开人世,曾叔是,其他两车人也是,这太诡异了。

  “我今天刚开门,就看到你在门口,浑身都是湿的,巫婆说,你是山鬼救回来的,身上有山鬼的鬼气所以生了大病。现在鬼气没了,他也没法找回来向你再要代价。”姥姥认真的说着,我半信半疑,身体又痛又疲惫。

  姥姥和巫婆离开,独留我在床上苟延残喘,这一刻,我不想相信姥姥的话,可事实已经发生,我想哭,可早没了眼泪,眼睛酸涩得我根本不敢再流泪。

  床的一侧忽然凹了下去,一个高大的人影就坐在那里,似乎在看着我,我转动眼珠看过去,以为是姥姥又回来了,却没想到会是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穿着这里的民族服装,大概脸上涂了五颜六色,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年轻人。

  “你是……谁?”我沙哑着声音艰难开口,他瞧了我一眼,直接想拉开被子,我一把紧紧抓住,兴许太激动,情绪激昂尖叫问他,“你是谁?滚出去,给我马上滚出去。”

  “你这大小姐真是不知好歹,你的身体被恶鬼上了,我这是在帮你驱邪。”他手拽着被子的一角,就要拉开花被子,我死死的抓住,拼尽我浑身的力气,恶狠狠的看着他,“滚,马上滚,否则我杀了你!”

  我垂死病中惊坐起的恐怖模样让他一怔,“我都收了你姥姥的钱,不能不办事,你不要这样,难道你想他再占有你?”

  “滚啊,就算我被鬼占也轮不到你,给我滚。”我怒吼出声,大有要杀人的架势,他却不管不顾,扑过来就压在我身上从我的脖颈处扒被子。

  “啊!”我惊叫一声,开始推拒挣扎,他的眼睛里一片清冷,并没恶意,更是满头大汗,嘴巴急切想向我解释吗,“你姥姥说了,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可以和我结婚,我和你一去回城里也行。”

  我惊讶地看着他,他大概也只有之七八岁,和我抗拒之间,已经满头大汗。挣扎了好久,我早没力气,呜咽着瞪着他,恨不得杀了他。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喘着气就扒开我的被子,看到我裸着的身体,不由得到抽一口气,接着就喘息着脱自己的衣服。我绝望的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哀求。

  他将衣服蒙在了我脸上,粗声说:“你别这样看我,我会对你负责的。只要你沾了其他男人的气息,就算他再找到你也不会要你了,我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为我好,却他娘的为我好。

  我身上忽然一轻,接着我就听到有东西重重落在地上的闷响,还有少年的哀呼声,我心中诧异,还没来得及拉开眼睛上的衣服,身体已经被抱起来。

阴婚厚爱:冥夫的诱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婚厚爱 或 冥夫的诱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三十年,大同最大的失误!

    一首歌曲能使一个城市景点火起来,比如歌曲《太阳岛上》就让哈尔滨火了一部电影也能使一个省的旅游火起来,比如电影《少林寺》让河南省火了八十年代的中国,电影事业有了一个新的开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已经形成,大量的香港影视机构开始在中国大陆拍片。一部《少林寺》红遍了中国。就是在那一年,我们大同也有香港人在这里拍了一部大片,只是我们的相关部门没有去做更多的宣传工作,导致了我们大同的知名度竟然低于了河南那个小县城——登封县。而且这部影片上映后,直接使这个河南中原地带的小庙火了起来,带动了整个河南的旅游

  • 艺术大师蔡丰名赠墨宝贺好友李广义之女考研成功 题金言 寄厚望

    艺术大师蔡丰名赠墨宝《荷》贺好友李广义之女考研成功国际时报郑州讯(特约记者刘维嘉报道)戊戌年三月三,是个大吉大利的日子,这一天来自宝岛台湾和大陆河南的两个网络上相识多年的好友,在九朝古都洛阳成功实现了跨越海峡两岸的首次握手。这一刻,他们除了话不完的兄弟情,道不尽的朋友谊之外,两人还互赠礼物。在来自宝岛台湾国际顶尖艺术大师蔡丰名在赠河南好友、华夏文化传媒网总编李广义的礼物中,有一件除了具有收藏价值,还寄托了大师厚望的抽象画作品《荷》。李广义向艺术大师蔡丰名先生(左三)赠送名家作品为什么蔡大师要赠李

  • 杜绝形式主义,弘扬求真务实精神

    纠正“四风”不能止步,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而形式主义被列为“四风”之首,在新的形势下,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弘扬求真务实精神,坚决反对和克服形式主义,对贯彻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思想路线,保持和发扬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具有重要意义。从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开始,全党上下纠正“四风”取得重大成效。但形式主义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具体表现就是“作风飘浮、工作不实,文山会海、表面文章,贪图虚名、弄虚作假”等问题。为何形式主义难以根除、屡消不灭呢?究其原因,这与我们现行的思维、工作方法有着很大的关系。一

  • 七律 西班牙餐厅小吃(文/王香谷)

    寻觅佳肴偶聚闲,西班牙菜冠坊间。吉拿小吃蘑菇美,火腿大虾披萨斓。喜看舞娘姿婀娜,聆听乐曲律回圜。难忘果酒海鲜饭,口齿留香复赧颜。http://www.zgguofeng.com/shici/shi/240013.html责任编辑:王海峰

  • 办实事、干好事、做群众需要的事

    “共产党就是为人民谋幸福的,人民群众什么方面感觉不幸福、不快乐、不满意,我们就在哪方面下功夫,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中国组织人事报》2018.04.20)《之江新语》一书提到,“要以‘天下大事必做于细’的态度,真心诚意的为人民群众办实事、做好事、解难事。要抓实做细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每项工作。”干实事不是喊口号、做典型、搞忽悠,而是要“沉下身”,真心诚意了解群众所想、所需,将政府的惠民政策真真切切的用在群众需要的事情上面。新时代要有新作为,我国现处于建设网络强国关键期,其中深入推进“互

  • 己丑重九後與詩詞研究院同仁登黄山,即景成絕句十二首

    (一)鼓勇曾登第一峰,彌天烟雨嘯蒼龍。重來山色經霜洗,静待詩人識麗容。注2003年秋于雨中登蓮花峰絕頂,霧氣茫茫,不能遠眺,歸亦無詩。(二)電掣飛車上九重,捲舒雲氣蕩吾胸。黄山一碧秋如海,起鳳騰蛟看萬松。(三)紫霄高插玉芙蓉,並峙天都縹緲峰。誰在峰頭吹鐵笛,搴雲我欲謫仙從。(四)花凋天女剩疎枝,漫惜游山不遇時。楓葉燒空紅似燭,秋光明豔入詩宜。(五)雲盤高髻漢宮妝,玉女峰嬌曳翠裳。慰我多年思窈窕,夢魂應化楚襄王。(六)夢筆能開萬古花,文章大塊繪烟霞。青蓮逝後仙才盡,只有凡間翰墨誇。(七)迷茫雲起葬

  • 凯爵夜猫子:人生不需要用力过猛

    我是一个容易用力过猛的人,比如把重感情体现在酒上。大学聚餐,能和男生喝到最后的永远都是我。毕业后,我进了一家五百强外企,刚工作的三个月像打了鸡血,同事让我做个表格,我就会下班之前做完,还做了个模板给同事。我租住在300块一个月的毕业生人才公寓,门口是通宵烧烤摊。最开心的时候,最难过的时候,挨不过去的时候,都会在门口的烧烤摊来半打啤酒。喝到醉醺醺,一觉到天明。到后来,烧烤摊的老板都认识我,叫我半打。得益于用力过猛,我和公司同事都相处得很好。老板安排我组织去山里玩两天,带够酒水,喝个痛快,我是部门里

  • 发扬传统文化,构建和谐社会,诚信为做人之根本!

    弘扬祖国传统文化,构建和谐社会,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搭建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开诚布公,往往能使复杂问题简单化,下面我们来看看周易是怎么解释诚信的。《周易》推崇的处理人际关系的法宝是“中孚”。“孚”,是诚信的意思;“中”,在这里表示出自内心的意思。《周易》认为,人不应该也不能脱离家庭、亲戚朋友、社会和国家而生活,人的自我价值应在与他人和群体交往中体现。在个体与群体的关系中,《周易》推崇群体生活,强调以群体为前提实现个体与整体的协调发展;离开群体则会出现危殆的局面。那么人类群体靠什么来联系心志,争取他人

  • 真拿我当你的保姆了?

    我爱你,我是你的爱人。但我不是你的保姆。所以,在你指使我去做饭刷碗洗衣的时候,请记得,我也曾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孩,我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但不是义务。不知道现在的恋爱和婚姻都怎么了。男人们好像习惯了被照顾的角色,理所应当的认为女人就该做家务,带孩子。而自己只需要在外面赚钱,回家就可以皮鞋袜子衬衫到处乱丢,然后坐等开饭,吃完饭之后,两手一推,歪倒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妻子忙里忙外的收拾残局。如果这时候妻子稍微抱怨一下,那么接下来的就是:我天天在外面赚钱养家,你知道我多累吗?你做点家务怎么了?女人

  • “用活”人才是人才的正确打开方式

    “人才是实现民族振兴、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广开进贤之路、广纳天下英才”“择天下英才而用之”。自国家实施“千人计划”“万人计划”以来人才发展势头逐渐兴起,各地纷纷开启“抢才”模式,为留住可用人才出台了各项措施和优惠政策,但大部分人才却仅仅只是“到此一游”。由此可见,“用活”人才才是人才的正确打开方式,才能真正的让人才在当地扎根,让人才在干事创业当中找到自己的价值,才能真正发挥人才引进的作用,激发人才活力,推进当地经济稳健发展。管子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用活”人才首先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