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歌神直播间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5:18:41 来源:网络 []
小说:歌神直播间
第一章 好吧,我认栽

吴良从大门走出来的时候,灰头土脸,望了一眼身后那金光闪烁的几个大字,他恶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好好孕

这已经是吴良第二百零七次面试被拒。

这真是一个励志且悲催的故事。

吴良是位非著名歌手,性别男,爱好女,职业酒吧驻唱,现年二十四岁。

作为首都音乐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按理说,吴良不应该混得这么落魄。

但有句古语说得好,“在这个颜、即正义的时代,丑,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其实吴良长得并不算丑,严格说起来,他还颇有些眉清目秀。

但另一句古语也说了,“一胖毁所有”。好好孕

所以吴良和“丑”画上了等号。

毕业整整两年,吴良一直没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他的目标是成为一名成功的歌手,但很可惜,他现在距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远。

其实吴良唱歌很好听,他的导师吴志华先生曾经说过,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每次当他把自己唱歌的小样寄给音乐公司,音乐公司都会感到非常惊艳,然后热情的邀请他前去面试。

可是当看到吴良那圆滚滚的身材后,音乐公司的态度马上转变了,他们开始寻找各种理由推脱,搪塞,最后以一句“等候通知”打发掉吴良。

这就是传说中的“丑拒”。原文haohaoyun.com

当一而再再而三被拒绝之后,吴良终于明白,欢爷只有一个,红姐也只有一个,当今这个社会,音乐圈已经没有胖子生存的土壤了。

所以当他第二百零七次被一家不知名的小音乐公司婉拒之后,他并不感到如何愤怒,只是有些悲哀。

他指着音乐公司门口那块金光闪闪的招牌,坚定地发誓道:“你们这群有眼无珠的家伙,总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我发誓,等我成名那天,你们这些音乐公司就算跪在地上求我,我也绝不会加入!”

似乎是为了彰显他无比的决心,就在吴良发完誓之后,晴空突然一声霹雳,一道电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在他面前不到五米的地方。

吴良只觉得小腿微微一痛,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那突兀的雷光震得双耳失聪。

“我擦,这是什么意思?”吴良赶紧一个大跳躲到了十米开外,望着头上那万里无云的天空开始吐槽:“连你也来欺负我是吧,是不是非要逼死我你才高兴?有种你劈死我,来呀,来呀!”

“夸嚓!”又一道雷光劈在他面前不到五米的地方,距离竟然和上一次分毫不差。

“……”

吴良焉了,很明显,老天爷这是在对他做出警告。

“对不起!”他抬起头老老实实地对着天空求饶:“我其实是个孝顺的孩子,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连麻将都很少玩,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点儿误会。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没有误会。”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毫无征兆地在吴良的脑海中响起。

“哇擦,什么人?”吴良又一个大跳,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般跳开了老远。

“我不是人。”脑海中那道声音继续响起,冰冷而毫无质感:“我是歌神养成系统,我感应到了你渴望成功的决心和毅力,所以不远万里跨越重重银河,前来帮助你。”

“歌神什么?”吴良睁大了眼睛。

“歌神养成系统。网站haohaoyun.com”那道声音耐心的解释道:“本系统可以很好的鞭策你,鼓励你,帮助你成长为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歌神。”

“帮助我成为歌神?”吴良震惊了,虎躯一抖,左顾右盼地喊道:“你在哪里,出来先让我看看你几斤几两?”

那声音沉默了,隔了许久,它才再次出现,很认真地说道:“本系统已经植入你的大脑之中,你无法看到我,不过请你相信,本系统绝对有信心将你培养成才。”

“在我的大脑之中?”吴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脸上顿时露出惊恐的神色:“你不会是肿瘤吧?快出来,我年纪轻轻的可还不想死啊!”

那声音再次陷入了尴尬地沉默之中。

可吴良没有放弃,还在抱着自己的脑袋哀嚎着:“喂,你听到没有,你快出来,我不要什么歌神养成系统,我觉得自己已经才华横溢了,我自己就可以的,你快回火星去吧!”

那声音继续保持沉默,但作者君相信,如果可以的话,它一定会跳出来生生把吴良给打死。

不过两分钟后,那声音终于还是承受不住吴良的碎碎念,跳出来说道:“对不起,本系统已经绑定,如果剥离,宿主会立刻死亡。”

“宿主?”吴良惊叫道:“我听到了什么,宿主?果然,你一定是入侵地球的外星人吧?只有外星人才会用宿主这个词。你是准备占据我的身体,然后以此为跳板入侵地球吗?你这个可恶的外星人,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

说完他捡起路边一块石头,在脑袋上方比划了两下。无删节歌神直播间免费阅读全文

不过吴良觉得那块石头似乎太大了一点,于是丢到地上,又重新换了一块打火机那么大的石块,这才感到满意地放到脑袋上方。

“你看到了吗?”他恶狠狠地威胁道:“我是不怕死的,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和你同归于尽了!”

那声音已经无法回答了,就算它自称为系统,看上去应该没有什么感情,可是吴良的动作显然已经让它来到崩溃的边缘。

“对不起,本系统一经绑定,无法剥离,否则宿主会立刻死亡!”它只好半解释半威胁地重复了一遍。

“死亡?”吴良打了个哆嗦,看看自己那赘肉横生重达几十斤的肚子,终于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石块。

“你会抹去我的意识,然后占据我的身体吗?”他可怜兮兮地问道。

悬在头顶上的威胁撤离,系统似乎也松了口气,恢复了那冰冷而毫无感情的声音:“本系统只是辅助宿主,并不具备抹掉宿主意识的功能。”

“当真?”

“当真!”

“果然?”

“……”

“那还好。”吴良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系统继续“……”

暂时感受到生命没有威胁之后,吴良也恢复了一点理智。

“你说你是歌神养成系统,那你都有些什么用?”他疑惑地问系统。

“本系统可以帮助宿主收集崇拜值,崇拜值可以增加宿主的歌唱技巧,也可以用来兑换歌曲,宿主的崇拜值越高,能增加的歌唱技巧就丰富,能兑换的歌曲也就越多。”

“崇拜值?”吴良捏着下巴想了想:“崇拜值是什么,怎么获得?”

系统解释到:“崇拜值就是宿主从粉丝那里获得的认可度,认可度越高,崇拜值越高,只要宿主的粉丝越来越多,崇拜值也就会越来越多。”

“哦,我明白了,崇拜值就是粉丝数量。”吴良恍然大悟:“那我可以兑换些什么歌曲呢?”

系统继续说道:“本系统上一位宿主是在地球,所以曲库已经更新为地球歌曲,因此作者目前能兑换的,全部是来自于地球的歌曲。”

“地球?那是什么地方?”吴良好奇的问。

系统机械地说道:“这个问题与音乐无关,系统拒绝回答。”

“我擦!”吴良在心里默默竖了根中指:“真是个傲娇的系统。”

“这不是傲娇。”哪知系统似乎听到了他的心声,竟然认真的解答到:“这是为了维护宇宙的平衡,保护各个星球与种族之间的私密,让星际联盟维和条约得到尊重和遵守。”

“什么玩意儿?连星际联盟维和条约走整出来了?喂,我说这个宇宙中难道真的有外星人吗,他们是不是像科幻电影那样,躲在宇宙中的某一个角落里,缔结了联盟,努力保持着宇宙的和平与安定?”吴良一双眼睛闪闪发光,他觉得自己似乎接触到了一个了不得的领域。

但系统一句冰冷的话,立刻让他心头所有熊熊燃烧的火焰全被扑灭。

“对不起,这个问题与音乐无关,系统拒绝回答。”

“淦!”吴良这次用直接用右手竖起了中指。

系统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或者是注意到了却懒得理会,继续用它那冷冰冰的声音说道:“接下来系统将颁布新手任务。”

“新手任务,什么鬼?”吴良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新手任务就是入门级任务,是帮助宿主成长为歌神的第一步。”系统的耐心真是好,如此弱智的问题居然也会认认真真的解答,只是它接下来的话却让吴良开心不起来了。

“宿主的第一个新手任务,是在三天之内获得一千崇拜值,如果完成,宿主会得到高音成长一阶的奖励,如果失败,宿主会得到高音降低一阶的惩罚。”

“什么?”吴良怔了怔:“你刚才说什么,还有惩罚?”

“是的,本系统有赏有罚,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更好的鞭策宿主快速成长。”系统用那毫无感情地声音解释到。

“我……”吴良很想爆粗口,但手在半空中举了两下,最终还是无奈地选择了放下。

“好吧,我认栽。”他郁闷地问到:“那我该怎么在三天内获得一千崇拜值呢?”

“对不起。”系统无情的声音毫无意外地响起:“本系统只提供任务和奖惩,至于如何完成,需要宿主充分地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请允许我亲切地问候你全家!”吴良这次心里和手上同时竖起了中指。

第二章 直播间里的狗男女

主观能动性,俗称“自觉”,它指人的主观意识和实践活动对于客观世界的改造或能动作用。主观能动性通常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人们能动地认识客观世界,二是在认识的指导下能动地改造世界。在实践的基础上将二者统一起来,就是人类战无不胜的法宝。

所以最重要的,是实践。

然而到哪儿去实践,如何去实践,通常是一个比“生或死”更加具有哲学意义的话题。

好吧,其实归根结底一句话:怎么办?

系统光说了要在三天之内获得一千崇拜值,可到哪儿去获得,怎么获得?

吴良觉得两眼一抹黑。

而且系统刚才虽然解释了崇拜值的含义,可这东西到底怎么计算,和粉丝之间是一比一的对比关系吗,一个粉丝就代表了一点崇拜值吗?

吴良还是没弄明白。

于是他还想从系统那里打听更多的消息,但那个可恶的系统发布完新手任务之后,就像是陷入了沉睡之中,无论吴良如何呼唤,它那冰冷而毫无质感的声音再也没有响起。

“去尼妹的主观能动性!”吴良不得不在心里再次吐槽,然后踏上了回家的路。

毫无意外地失败的面试,突如其来的神秘的系统,当吴良回到家里的时候,感觉今天过得真是精彩,精彩而混乱。

吴良住的地方是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阁楼,这是别人在大楼的顶上用铝合金材料搭建的违章建筑,在长安这座寸土寸金的首都城市,居然还有一间月租不超过五百的房间,实在是难能可贵。

而且房东良心不错,房间里水电齐全,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接通天然气。

所以吴良平时做饭时,一般都是用电磁炉,不仅方便,还很环保。

房间外面有房东自己开辟出来的一小块菜地,不知道房东从哪里弄来很多黑土,种了应季蔬菜,还有葡萄架子,丝瓜架子,搭成了一个天然的凉棚,这让吴良在炎炎夏日的时候,多少还能感受到一丝荫凉。

居高临下,视野开阔,植物环绕,清风徐徐,在很多人眼里,这应该是一块风水宝地了。

只是这块风水宝地却能没让吴良升官发财。

从首都音乐学院毕业之后,吴良一直希望能进入音乐圈,成为一名成功的歌手。可是几百次的面试失败,让他逐渐明白,歌手这条路,没那么好走。

亲戚朋友都曾劝他放弃自己的梦想,要么转到幕后,要么干脆转行,甚至也有音乐公司提议让他加入幕后工作,可吴良全都拒绝了,他还记得毕业那一天,他的导师吴志华先生跟他说的话:

“人生贵在坚持,你的外形条件虽然不好,但你终究会成功,前提是,你一定要坚持住!”

距离成功还有多远?吴良不知道,可他就记住了那两个字,坚持。

家里为了工作的事,已经和吴良闹得很僵,母亲甚至打来电话,一度以断绝生活来源为要挟,逼迫吴良赶快放弃自己的梦想,随便找个工作把剩余的人生应付下去。

可吴良不愿放弃,他咬牙在附近的酒吧找了一份驻唱的兼职,哪怕每月只有微薄的收入,他也想为了自己的梦想再拼搏一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份坚持,才让那神经兮兮的歌神养成系统感受到了吴良的决心,最终跨越迢迢星河来到他的身边。

煮了碗面条把午饭应付过去,吴良开始思考起关于系统提供的新手任务来。

奖励很诱人,惩罚也很吓人。

高音升降一阶,这是什么概念呢?

一般来说,人们把音域由低到高按照C到B7的顺序分为56个调,C、D、E、F、G、A、B之后,是C1、D1、E1、……,如此重复,直到B7。

没有经过训练的情况下,男高音一般是指C1到A2,男中音是B到F2,男低音是G到D2,经过一定的训练,高音可以变得更高,低音也可以变得更低,至于具体能到多少,因人而异。

但音域当中的一阶,并不是指C到D,而是指C到C1。

也就是说,如果任务成功,原本只是男中音的吴良,可以一举脱胎换骨的变成男高音。

同样,一旦失败,吴良就会变成男低音,而且是那种传说中的“人声低音炮”。

也许有人会奇怪,变成“人声低音炮”也不错啊,好多歌手都是以低音出名的?

但仔细想想,以低音出名的歌手,有几首歌是完全用低音来演唱的?

这世界上飙高音成名的歌手数不胜数,但“人声低音炮”,一般都是用来给人家测试音响的,整个乐坛就没有几首纯低音演唱的歌曲!

所以哪怕是新手任务,吴良也只能胜,不能败。

可问题是到哪儿去勾引,啊对不起,是吸引粉丝呢?

在吴良驻唱的酒吧,倒是有几个对他的嗓音很欣赏的客人,他的大多数打赏来源都来自于这几位客人。

可是说到粉丝,这就很难说了,欣赏和崇拜毕竟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粉丝对偶像那才叫崇拜,客人对驻唱歌手那只叫打赏。

吴良想了想,很快又想到另一条路。

直播。

网络上有很多直播平台,每个平台都有大量的明星主播,这些主播别看在身份上和真正的娱乐圈大咖有着巨大的差距,但他们的名气、号召力,一点儿也不比那些普通的明星差。

有些主播直播的时候,观看人数甚至可能达到好几百万人,偶尔搞个活动,超过千万的也不是没有。

这种互动的模式,就很像是明星和粉丝之间的关系了,有些主播搞线下活动的时候,甚至还有粉丝到场送花跟要签名。

对于无钱无势又想进入娱乐圈的普通人来说,直播也是一条不错的晋身道路。

吴良以前也想过走这条路,所以他曾经在某个直播平台申请过一个直播间,但因为颜值的原因,肯真正听他唱歌的观众没几个,直播间的人气一直吊车尾,一来二去,吴良也就断了这门心思,继续在被“丑拒”的求职路上狂奔不止。

如今时间紧急,吴良不得不又想到了这条还算便捷的路。

他打开电脑,进入自己曾经直播过的那个平台,输入常用的账号和密码,顺利登入了自己的直播间。

令吴良感到意外的是,那空荡荡的直播间里,竟然还挂着两个ID的名号,一个叫糊糊,一个叫涂涂。

而且两人挂在这里,并不是在挂机,反而聊得相当火热。

只见到糊糊打字问:老婆,我们今晚去哪儿吃饭?

后面跟着一个色眯眯的表情。

涂涂:老公,听说春生路那边新开了一家面小厨,味道还不错,要不我们今晚去吃杂酱面?(流口水)

糊糊:好,一切行动听老婆指挥!(敬礼)

涂涂:讨厌……(害羞)

……

不知道为什么,吴良突然感觉到直播间里漂浮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儿。

“好一对狗男女!”他心里暗叫一声,然后打开了摄像头,直播间的视频一阵光电闪烁,吴良那张胖乎乎的脸出现在了镜头前。

糊糊:我靠,什么鬼?(惊恐)

涂涂:哎呀妈呀,吓死我了老公!(惊恐)

糊糊:老婆别怕,老公在这里啊,mua,鬼神退散!(豪气万丈)

“我&*#¥%……”吴良心里一阵翻江倒海,好不容易才把那股磅礴的杀气按捺下去,勉强堆出一张笑脸说道:“真是没想到,我都这么久没直播了,房间里居然还有两位忠实的观众,真是太令我感动了!”

两个狗男女打字的频率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糊糊突然打出了一句令人黯然神伤的话:

完蛋了老婆,我们幽会的最后一块净土被人污染了!

涂涂:你说谁完蛋了?(咬牙切齿的脸)

糊糊: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婆,我是说以后这里再也无法当成我们幽会的私人空间了。(害怕害怕)

涂涂:是哦,多了个人,这里不安全了。(忧伤)

糊糊:要不我们撤吧老婆?(闪人)

涂涂:好。

“乔多妈的!”吴良一看这两个家伙说不了两句要走,这下急了,好不容易才抓住两个人,怎么能这样就让你们跑了呢?

他连忙叫到:“两位请等等,听我说两句。”

两个ID没有反应,但也没有消失,或许是打算听听吴良想说什么。

吴良急忙拨了拨耳麦说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两位应该是情侣吧?”

糊糊开始打字:再说废话一板砖敲死你信不信?(凶狠)

涂涂:老公,注意形象!(矜持)

糊糊:对不起老婆,我错了,爱你哟老婆!(吻)

“咔嚓!”吴良手里的耳麦被他捏断了。

第三章 送给你们的歌

幸好吴良以前为了直播,还准备了备用的耳麦。

重新换好一副耳麦,吴良对直播间里那两个还没离开的狗男女说道:“今天在这里既然遇到两位,那就是缘分,两位不如听会儿歌再走吧。”

糊糊:不听!(傲娇)

吴良:“为什么呢?”

糊糊:忙着谈情说爱,没时间!(傲娇)

吴良:“……”

涂涂:老公,不如听一会儿再走吧。(撒娇)

糊糊:为什么呢?(疑惑)

涂涂:我觉得这主播挺可怜的,一个房间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要是我们再走了,他就只剩光棍了。(同情)

糊糊:哇,老婆你好有爱心,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哈舌头吐气)

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粮的吴良:“……”

就在这时,系统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再次突兀的在吴良脑海中响起:

“我感受到宿主心灵遭受了巨大的伤害?”

吴良:“……,原来你还没死?”

系统:“身为一名预备歌神,宿主的尊严绝对不容践踏,请用一首歌征服这对狗男女,让他们认识到你真实的实力,战吧,少年!”

吴良:“是吗,原来你也觉得这是一对狗男女吗?”

系统:“……”

糊糊:主播不是要唱歌吗,唱啊?(鼓掌)

吴良挠挠头,正准备选歌,系统突然阻止了他。

“为了向这对狗男女证明自己的实力,主播应该用自己亲手写就的歌曲来狠狠拍打他们的脸,请不要选用别人的歌曲,自己动手吧,少年!”

吴良惊了个呆:“你是认真的吗?你确定用我写的歌能征服他们?”

“当然不能!”系统理所当然的回答。

吴良:“……”

不过系统总算给他留了条活路:“作为宿主征战歌神之路的第一步,系统会赠送宿主一首优美的歌曲,就当是新手礼物,宿主现在可以领取。”

“总算是见到红利了!”吴良感叹道,就在这时,他脑中突然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段旋律。

果然是一首很优美的歌曲,不过自动在脑海中播放完整首歌曲之后,吴良神态诡异地问到:“系统你没开玩笑吗,你确定是这首歌?”

“是的。”系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机械而毫无波动。

吴良眨了眨眼睛:“系统,你不会是想让我被打死,然后再去寻找下一个宿主吧?”

系统:“不,身为一名预备歌神,宿主应该具备高贵的人格和高冷的气质,对于那些质疑你、践踏你的对手,宿主就应该毫不留情地用歌声狠狠地扇他们的耳光,去吧少年,为尊严而战!”

吴良:“可是我觉得真唱这首歌的话,被打死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怎么办?”

系统:“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宿主你选择哪一种?”

吴良:“我选择老死如何?”

系统提高了音量:“宿主请注意你的身份!你是一名高贵的预备歌神,是一个充满了理想、志向的有志青年,你难道就甘于堕落,甘于平庸吗?当有人践踏你尊严的时候,你难道就默默的忍受吗?你的胸膛中,难道没有热血在流动吗?你的人生中,难道就没有一丁点儿值得你用生命去守护的东西吗?”

“不!”吴良终于被系统那慷慨激昂的声音给点燃了:“肥宅永不为奴!”

“很好!”系统的声音再次变得毫无波澜,就跟刚才那些热血沸腾的话根本不是它说的似的:“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去歌唱吧,少年!”

吴良点点头,重新拨正了耳麦。

一分钟,两分钟,气氛突然变得莫名有点儿尴尬……

“那个……”吴良斟酌了一下,问到:“系统,你难道不提供伴奏吗?”

“当然不。”系统理直气壮地回答道:“本系统兑换的歌曲,只能由宿主亲自具现化,否则宿主如何向外人解释这些歌曲的来历?”

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吴良点点头。

“可是我怎么具现化呢?”他还是不死心。

系统淡漠地说道:“相信以宿主的专业知识,应该能办到。”

吴良张开嘴,感觉心好累,已经无力再吐槽。

也许是吴良待在电脑面前一直用那副痴呆脸面对屏幕(其实是他正在跟系统对话),直播间里那对狗男女终于忍不住了。

糊糊:主播搞什么呢,还不唱?(愤怒)

涂涂:主播为什么在发呆?看上去蠢萌蠢萌的,好可爱!(爱心爱心)

糊糊:老婆……(幽怨)

涂涂:好吧,老公也很可爱,老公最可爱了,我爱你哟,mua!(吻)

糊糊:老婆我也爱你,爱你一万年!(吻)

吴良:“……”

如果现在有人给吴良一把枪和一颗子弹,问他会枪毙这对狗男女当中的哪一个,吴良一定会反问他:“不能多给一颗子弹吗?”

好吧,虽然内心充满了滔天的杀气,但表面上,吴良还是不得不摆出一张灿烂如菊花的笑脸。

“看到两位这么恩爱,我突然有了灵感,不如让我为两位亲手写一首歌,两位觉得怎么样?”好气啊,这种想要杀人却又不得不赔笑的样子,真是让吴良感觉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不过那对狗男女却觉得很新鲜,纷纷打字。

糊糊:真的?以前还没人专门给我写过歌呢,主播赶快,我要听!(着急)

涂涂:主播真有才,如果好听的话,我打赏你一颗金豆子。(笑脸)

金豆子是这个直播平台的打赏道具之一,名字虽然威武,不过却是最低级的打赏道具,只值一分钱,最值钱的是金龙,一条就是五百块。

面对这对狗男女的调戏,吴良内心突然平静下来。

“哼,别看现在跳的欢,小心事后拉清单,你们给我等着,等我把曲子copy下来……”

吴良阴险地这么想到,又想想稍后这对狗男女听到这首歌时的反应,顿时感觉心头又舒爽了不少。

狗男女,等着接受来自单身狗,啊不,来自正义之镰的裁决吧!

于是直播间里出现了这么奇怪的一幕:唯二的两个观众开始了愉快的谈情说爱,并不时催促一下忙碌的主播;可怜的主播从网络上翻出一款音乐编曲软件,正在吭哧吭哧地忙着“创作”他的歌曲,同时内心里用无数个恶毒的字眼诅咒着屏幕前那对万恶的狗男女。

花了大概半个小时,终于勉强把脑子里的旋律搬到了电脑上。

看到吴良终于宣布完工的那一刻,这对狗男女开始了他们的撒花庆祝。

糊糊:终于完成了吗?主播我警告你,要是不好听我可是会打人的!(板儿砖)

涂涂:好期待呀,终于有人给我写歌了,好浪漫!(爱心爱心)

糊糊:老婆……(幽怨)

涂涂:哼,摆什么臭脸,有本事你也给我写一首歌去!(训斥)

糊糊:……(哭)

看着屏幕上两人闹起了小矛盾,吴良心里一阵暗爽。

“咳咳,那么接下来呢,请听我为两位精心创作的歌曲。”为了保持形象,他没有笑出声来,不过愉悦的表情还是深深出卖了他。

那是一种恶作剧即将得逞之前的讳不可言的笑容。

那对狗男女显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全都被他显示屏上跳动的音符给吸引住了。

“我开唱了!”吴良打了声招呼。他很谨慎的没有提这首歌的歌名,他怕说了之后还没开唱就会被打死。

“我无法帮你预言

委曲求全有没有用

可是我多么不舍

朋友爱得那么苦痛

爱可以不问对错

至少有喜悦感动

如果他总为别人撑伞

你何苦非为他等在雨中”

是的,一首《分手快乐》闪亮登场!

“真是一首应景的歌曲!”吴良心里默默为自己不提歌名的机智点了个赞。

而那对狗男女听了一会儿,似乎终于听出了不对。

糊糊:老婆,我怎么感觉这是一首分手的歌?

这次他连表情都忘了发。

涂涂:是啊,这明明就是一首分手的歌。(迷惑)

糊糊:我草,主播你想干什么,信不信我一板儿砖拍死你?(愤怒)

吴良假装没看到聊天栏里的信息,继续深情地演唱。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

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厌倦沉重,不想过冬

就飞去热带的岛屿游泳

分手快乐,请你快乐

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糊糊:够了,住嘴!(刀子刀子刀子刀子)

第四章 第一点崇拜值

糊糊显然已经出离愤怒,他一连发了七八个流血刀子的图形。

但这并没能阻止吴良继续发泄来自单身狗的怨念,《分手快乐》的歌声就像飘荡在直播间里的幽灵,依然在顽强地唱响着。

糊糊:好样的,你狠!(冒火)老婆,我们撤!(不屑)

可涂涂并没有做出回应。

糊糊:老婆?(问号)

涂涂:嗯?

糊糊:老婆,这家伙不安好心,想拆散我们,我们撤!(卖萌)

涂涂:不要。(傲娇)

糊糊:为什么?(震惊)

涂涂:我要听歌。(眨眼)

糊糊:……。老婆,这首歌听不得,这家伙摆明了不怀好意!(皱眉)

涂涂顿了半晌,这才回到:神经病!(瞪眼)

糊糊:对,这家伙就是神经病,他想拆散我们!(刀子)

涂涂:我说的是你!(白眼)

糊糊:……

涂涂:主播加油,你唱的很好听!(撒花)

糊糊:老婆,你肿么了?(震惊)

涂涂:一首歌就能让我们分手,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自己没信心?(皱眉)

糊糊:……,对不起老婆,我错了……(白旗)

涂涂:哼!(傲娇)

屏幕前的吴良虽然一直在唱歌,但聊天栏里的每句话都一字不落的落入了他的眼帘中。

看到那对狗男女起争执的时候,他是蛮开心的,但很快看到那个男生投降认输,他在心里默默地骂了句:“懦夫,丢人!”

在无良看来,所有在他面前秀恩爱的男女,都应该抓起来关小黑屋一百年,并且让他们只能听到彼此的声音,但永世不能见面。

来自单身狗的怨念就是如此霸道和深厚。

演唱继续,很快接近了尾声。

这时聊天栏里涂涂又打字了:主播果然有才,打赏来了!

屏幕上飘过一条弹幕,“涂涂打赏主播无量寿佛一块金镶玉”,提示吴良那个叫涂涂的女生给他送了一块金镶玉。

金镶玉也是这家直播平台的礼物之一,根据金额的大小,这家直播平台的礼物分为金豆子,金元宝,金镶玉,金佛,金龙,对应的金额分别是1分,1元,10元,100元,以及500元。

打赏金豆子和金元宝只会在聊天栏里面显示,打赏金镶玉和金佛就会出现在当前屏幕中,如果打赏金龙的话,所有直播平台的直播间都能看到。

这个女生本来说的是打赏吴良一颗金豆子,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认可了吴良的歌声,她竟然出人意料的赏了一块金镶玉。

这样的话,就等于是打赏了吴良十块钱!

虽然这十块钱还要被平台抽走一半,可吴良依然觉得很开心。

曾经直播了也有一小段时间,可这还是吴良第一次收到金镶玉的打赏,他现在真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他明明演唱的是一首捣乱的歌曲,可这姑娘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居然还会给他打赏,并且打赏金额不低,一次就给了十块。

难道现在的姑娘都有逆反心理,越是跟她对着干,她越是喜欢吗?

吴良不能理解这小姑娘的想法,只能把一切归结于彼此之间产生了代沟,他已经无法弄懂现在小年轻们的想法了。

可他似乎忘了,自己也才刚刚二十四岁的样子。

吃惊的不止吴良,还有那个对他同样充满了怨念的糊糊。

看到涂涂一出手就是一块金镶玉,糊糊也急了,他倒不是心疼那十块钱,他是觉得涂涂一定是中了邪,不然为什么会给那个不怀好意的主播打赏?

于是他立刻打字问到:老婆你怎么了,为什么要给他打赏?(迷惑)

涂涂:怎么了?人家唱得好,我给表扬一下不行吗?(问号)

糊糊:可是他没安好心,他想让我们分手啊?(委屈)

涂涂:潘佳俊,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真的想跟我分手?!(愤怒)

糊糊:没有,老婆,你怎么会这么想?(害怕害怕)

涂涂:那你老说这件事干嘛,难道你真的觉得一首歌就能让我们分手吗?(冒火)

糊糊:不是,我说的是那个主播,这家伙不是好人……(可怜)

涂涂:你管他是不是好人,只要他的歌好听就行了,我喜欢他的歌,我就是要打赏,怎么,你有意见?(叉腰)

糊糊:不,没……(五体投地)

涂涂:哼!(傲娇)

精彩,真是一段精彩而充满了深度的对话!

吴良已经在心里默默为那个叫涂涂的女生点了一百零一个赞,同时继续深度鄙视那个耙耳朵的糊糊。

身为一个男人,却被一个女人治得服服帖帖,所有男同胞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

等到这对狗男女对话完毕,吴良的歌声也终于适时地落下了帷幕。

接着他立刻说道:“谢谢,谢谢涂涂女士欣赏主播的歌声,那么写给你们的歌已经演唱完毕了,两位接下来还想听什么?”

涂涂:主播再写首歌吧,如果还是那么好听的话,我再打赏你一块金镶玉。(期待期待)

吴良抬起头,装作思考的样子,其实是在脑海里向系统询问:“系统,我还能再唱首新歌吗?”

系统:“当然可以,你的直播间你做主。”

吴良:“那太好了,再给我来首新歌吧!”

系统:“好的,根据宿主的等级,你现在只需支付1000点崇拜值就能兑换一首新歌,请问宿主同意现在支付崇拜值吗?”

吴良:“尼妹……”

系统:“检测到宿主身上崇拜值不够,对不起,本次兑换无法进行。”

吴良:“尼玛……”

系统不再说话,直接忽略了吴良那浓浓的怨念。

不过说到崇拜值,吴良突然想起来了,向系统问到:“对了系统,我现在有多少崇拜值了?”

系统沉默了一小会儿,回答道:“1点。”

吴良惊讶地眨了眨眼睛,他记得自己之前一点儿崇拜值都没有的,怎么会突然多了1点出来?

难道是那个叫涂涂的女孩子给自己带来的?毕竟她可是说了很喜欢自己唱的歌的。

想到这里吴良急忙向系统问到:“这个崇拜值到底是怎么来的,是不是我多一个粉丝就多一点崇拜值?”

系统回答道:“不是,崇拜值和粉丝的数量没有直接关系,系统会根据粉丝对宿主的崇拜度,适时的提升宿主的崇拜值,崇拜值的高低,完全取决于系统的判定。”

“啊,原来是这样?”吴良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突然打了个响指:“既然是由系统你来判定的,那你不如直接给我多涨点儿崇拜值,你觉得怎么样?”

系统的声音冰冷而毫无感情:“对不起,本系统本着严格、认真、公平、公开的原则,不能进行任何舞弊行为。”

吴良:“早就知道……”

突然发现吴良又在电脑面前发呆了,那对情侣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糊糊:老婆你看,那家伙又发呆了,他在想什么?(好奇)

涂涂:不知道,人家可能在构思新的歌曲,别打扰他。(满眼星星)

糊糊:不可能吧,真的这么厉害,当场就能写歌?(怀疑)

涂涂:什么不可能,人家刚才不是已经写了一首了吗,难道你觉得那首歌不好听?(瞪眼)

糊糊:其实也就一般吧……我刚才没注意听。(左顾右盼)

涂涂:哼,做什么事都不认真,我怎么会看上你这个笨蛋?(跺脚)

糊糊:老婆,你要相信我,我对你肯定是认真的!(害怕害怕)

涂涂:信你才有鬼!(傲娇)

糊糊:老婆……(幽怨)

这时屏幕面前的吴良动了一下,总算从白痴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涂涂立刻激动起来,兴奋地打字问到:怎么样主播,是不是又有新歌了?

吴良一本正经地说道:“抱歉,暂时没有灵感,让大家失望了,不过你们现在可以点歌,只要我会唱的,我都会尽量满足大家。”

啊?没有灵感啊,真是可惜。涂涂打字道。

糊糊插了一脚:可以点歌吗?那好,我点一首周文渊的《爱一辈子》,老婆,这也是我要对你说的话!(扭动扭动)

涂涂:讨厌……(娇羞)

吴良猝不及防又被塞了一嘴狗粮,心里按捺不住的杀气顿时喷涌而出,如果不是因为隔着一个屏幕的话,他觉得自己一定会生生打死这对狗男女。

相信我,那画面一定会很残忍,很过瘾!吴良心里默默地想到。

就在这时,聊天栏里突然多了一行文字:傲视、龙加入直播间。

本来只有两个人的直播间,终于又来了一位新客人。

歌神直播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歌神直播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婚外试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婚外试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婚外试爱第7章泡妞儿的可行性然后第二步,客户的订单需要经过生产部长刘正权签字生效,才能正式投入生产。本来这一步毫无漏洞可言,不过我现在拥有易容膏和变声丸,完全可以易容成邓莹梅的样子,不管是自己去找刘正权,还是让李倩拿着订单让刘正权签字,这一关都很容易混过去。我想了想,为了更真实一些,还是让李倩去办这件事儿吧。如果我以邓莹梅的身份去找刘正权签字,就有些掉身价,或许刘正权还以为‘邓莹梅’这么重视这三个订单,会加倍留意,这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是一场浩劫第七章:离婚协议书“我来,是要你签字的。”慕少承拿出文件,随意丢在旁边的桌面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映入眼帘,瞬间刺痛她的眼,她的心。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她离婚,然后再跟刘琳琳结婚吗?秦雪收回目光,;冷然道:“我不会离婚的。”慕少承勾起嘴角,双手插进裤兜:“你以为,你不同意离婚,我就没有办法了吗?”“随便你,反正我是不会离婚的,当初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爱你,现在我已经没有力气去离开你,这个慕太太的头衔,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一段流浪的爱情007报应“荆先生请放心,患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但她肋骨断了三根,脑部好像还有一些未消除的血块,可能要住院观察一段——”“不必了,我叫人接她走。”荆楚瑜靠在重症监护室门外,斜小的玻璃窗里。乔怜的身子就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如她名字一样惹人怜惜。荆楚瑜心有涟漪,狠狠避过脸去。“可是荆先生,除了外伤之外,她的肝脏——”医者父母心,难免多话几句。“我说了不必!我那里的医生,不会差到哪去!”乔怜做了很长很长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最恨不过爱一场第7章祸害遗千年素来听闻贺少琛手段狠辣,饶是莫衍也不敢直接和他呛起来,况且他现在单枪匹马的,贺少琛还不知道带了多少人,论抢他一定抢不赢。不过,莫衍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贺少琛!”“这些话我会转达给唐慕,但你怀里的女人现在身体很糟糕,你最好带她去做个全身检查。”我怀疑她有什么大病,这句话莫衍到底还是没说出来,他毕竟不是唐慕,不会那么直来直去的咒人家。贺少琛脚步顿了一下,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抱着沈相宜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爱你已如云烟第七章头疼。娶了一个睡自个儿老公花五万块的小白痴,还是被睡,被欺负。这还要跟他礼尚往来,互相光顾?顾爽爽乐滋滋出了807,手机响,她接,那边一阵咆哮:你们‘快活世界’到底怎么做生意的?我四点订的套儿现在还没送过来!”她懵了,“先生请问您……”“老子订的进口极薄两只润滑油!云端国际817房!”817……尼玛送错了!难怪刚才清秀男子慌乱逃跑,头牌一脸阴沉……原来人家根本没订!顾爽爽回头看看紧闭的807,心里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7章奇怪的离婚协议书那天之后,莫小阮真的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个世上,仿佛她从未来过一样。苏哲宇的日子照常过着。只是,早上床头再也不会出现哪些搭配的整整齐齐的衣服,盥洗室里,再也不会出现挤好的牙膏,倒好的漱口水,餐桌上,也不会出现一碟一碟的热包子,不会出现折叠好的报纸……除了这些,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对苏哲宇来说,那些原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东西,那些只是莫小阮想要赎罪,做的无用功罢了,他不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过了今晚,我跟你走爱与恨,一念之间。曾对他温柔似水,百依百顺的女人,终于恨毒了他!那充满讽刺的祝福和咒骂,那么冷,冷的贺景行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像只要叶苏走进手术室,他就会失去,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他的心里生出了一些悔意,伸出了手,想要将叶苏拉回来,脚下的步子却忘了动。手术室的门,就在他的眼前关上,亮起了“手术中”的红灯。林琳的电话打过来:“景行,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七章离婚够了,这场大戏她已经看够了。转过身,藏不住嘴角的冷笑,顾长安大步离开。“你给我站住!”身后响起了容湛阴沉的声音。“容先生还有事?”顾长安转头,笑着说。“顾长安,你不是想要离婚吗?好啊,你跪下来求若儿原谅你,只要她原谅你了,我就放过顾家,放过你哥哥顾长宁!”容湛从来都将顾长安的软肋拿捏得死死的,自从她父母逝世之后,爷爷和顾长宁就是她此生最爱,她绝对不会让顾氏因为她的过错而破产,更不会让顾长宁因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日落前说爱你第7章过了今晚,我跟你走爱与恨,一念之间。曾对他温柔似水,百依百顺的女人,终于恨毒了他!那充满讽刺的祝福和咒骂,那么冷,冷的贺景行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像只要叶苏走进手术室,他就会失去,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他的心里生出了一些悔意,伸出了手,想要将叶苏拉回来,脚下的步子却忘了动。手术室的门,就在他的眼前关上,亮起了“手术中”的红灯。林琳的电话打过来:“景行,你在哪里?怎么还不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7章领导面前刘伟名哪里有时间去理会办公室里的事情,他一路急跑,跑到金副书记的办公室前面,以前无意中也到各大领导的办公室外溜达过,所以金副书记的办公室他并不陌生。刘伟名尽量的平复一下心情,能够面见领导这种机会他给不想被领导认为自己不稳重。敲了三下门,这时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哪位?秦秘书有事不在,直接进来吧”。刘伟名虽然有点紧张,但是想着,金副书记也是人又不是神仙,有什么好紧张的,便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