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晚安,参谋长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7:12:1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晚安,参谋长

【001】亲爱的,我回来了

当法国的航班降落在S市时,顾恩恩的脸上布满了浓浓的喜色。推荐haohaoyun.com

“季非离,我的未婚夫,我回来了!”

顾恩恩在等行李的时候,一边不停的打着季非离的手机,可是连续打了五通电话,对方也一直没有回应。

她皱了眉头,脸上有些淡淡的不悦。

今天是星期天,他应该没有在上班啊,他到底是到哪里去了,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她有些赌气的抿着唇,待看到传送带上的行李箱到达眼前的时候,便弯腰去提。

过程中,她的一头浓黑长发垂了下来,现出了白皙纤美的脖颈,散发着迷人的气息,配着遮去半张脸的黑色大墨镜,更是凭添了一种别样的神秘感。

此刻,机场的大厅早就已经布满了便衣特警。

他们今天早上刚刚从线人那里截获一条可靠消息:两个争斗了许久的黑暗大团体最近斗争的厉害,其中一个团体的组织机密泄露,会经由法国流入S市,只要解惑那份机要文件,就可以彻底捣毁那个组织!为了能够顺利的完成行动,S市公安局特地请求军区特警队支援。

而军区赫赫有名,号称“军神”的季参谋长,则坐镇指挥。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参谋长,陈队长请示,目标出现,我们是不是应该行动了?”

“嗯。”

犹如古老的大提琴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份不可抗拒。

声音的主人放下覆在脸上的望远镜,露出了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清俊的面容,高挺的鼻梁,浓黑的眉毛,薄薄的双唇透着一股神秘的孤傲。

他就是号称“军神”的参谋长季非凡。

顾恩恩小心的拉着自己的行李,带着急切见到季非离的心情向大厅外走去,突然,前面涌来一阵骚动,她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头,动作利落的走出机场大厅,上了一辆就近的出租车。

季非凡从望远镜中骤然看到那个惊鸿一瞥的身影,嘴角不可见的微微上扬。

呼叫器突然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陈队长急切的声音,“呼叫,呼叫,我们这边出了问题,没有发现赃物,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原文haohaoyun.com

季非凡的脸上浮上了一抹异样。

这一次的计划天衣无缝,除了他,没有人事先知道消息,跟着他的同志也都全部屏蔽了外界的通讯设备,除了呼叫器,根本不可能向外传递任何消息。

可这消息……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呢……

他敛了深色,吩咐,“下车”。

一个高大的身影向他跑来,粗气报告,“参谋长,情况查清楚了,装文件的行李箱被掉包了,是这个女人!”

陈队长说着,便把平板电脑递给季非凡。

琥珀色眸子看到平板电脑上的女人时,骤然掀起了一阵波澜。

这……

这不是刚刚他注意到的那个女人吗?

他眉头微微蹙了蹙。

因为职业的关系,他习惯对周围的事物进行不自主记忆,他刚刚在留意到那个女人的时候,自然也看清楚了她所在出租车的车牌。好好孕

他抿着唇,修长的手指在电脑上点了几下,然后递给了陈队长,“查。”

陈队长瞥眸看到平板屏幕上的车牌号,有些疑惑,但还是按照季非凡的吩咐去做了,“快去排查。”

与此同时,S市一幢漂亮的法式别墅中,正上演着一处别开生面的酣畅淋漓。

顾恩恩来到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别墅,手里握着季非离寄给她的钥匙,满面笑容,心里涌上一种回家的甜蜜感觉。

这里有她爱的男人,有着她一生的幸福。

只是,当她推开房门的时候,入目的却是生活给她开的一个大玩笑!

她的未婚夫和她的大学舍友安琪竟然背着她做出了那样的事。

两人共同举着一把尖刀,死死的插入了她的心脏,击碎了她所有的美好,让她的无知和幻想都彻底暴露在阳光下。版权http://www.haohaoyun.com/

震惊,绝望。

【002】谈你的终生大事啊!

顾恩恩定定的站在原地,只是觉得自己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千斤万斤重。

而她的心,正在一点点的下坠,沉到了无底的深渊。

“恩恩……”听到门响声,季非离身形顿住,慌忙的爬了起来,裹住了那一片不堪,“你,你怎么来了?”

而床上的女人也顺势拉起了床单,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顾恩恩的脸上挤出一点笑容,心里翻涌不休,脸上风轻云淡,“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所以就回来了。”

这句话现在说出来,真心讽刺。她的迫不及待,她的满心期待,此刻早已经灰飞烟灭。版权haohaoyun.com

她又看向安琪,心底的痛深沉了一些,唇角的笑意又加深一分,“安琪,你其实不用遮的,毕竟大学的时候,我们总在一起洗澡,你的哪儿我没看过?”

“恩恩。”

安琪搂着身上的遮羞物,面带愧疚,“对不起,我和非离,我们只是,只是……”

“只是怎么?”顾恩恩的嘴角的笑意缓缓的落了下来,眉宇间一抹尖锐的凌厉横生。

她的转变,就像是一根刺一样刺进了安琪的心口。

她竟不知道,向来柔软的的顾恩恩竟也有如今这样的骇然和凌厉。

季非离挡在了安琪的面前,带着极度的保护,“恩恩,这件事情你听我解释,我本来……”

“够了!”顾恩恩背过身子,紧咬住嘴唇,血丝一点点的渗出,“季非离,我不问,是给你脸,更是给我自己尊严。你不要脸,我还要!”

说完这句话,顾恩恩就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转身的刹那,她却泪如雨下。

三年的感情,就这样结束了。

多么可笑。

多么的触目惊心。

顾恩恩无力的靠在墙上,全身无力。

“不许动!”

“举起手来!”

几个握着重枪的绿色身影围住了她,挡住了炽烈的阳光。

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精锐武装力量,淡淡然一笑,用尽了她身上的最后一点力气,而后,昏了过去……

“呼叫,呼叫,嫌犯已抓到,身上的东西都已被缴获!”

季非凡听到呼叫器里面的回答,高深莫测的一笑,“回局里。”

*

病房里,输液管中的液体有节奏的静静滴落,透过玻璃窗,季非凡看到了脸色苍白,仍旧在昏迷中的女人。

“医生,嫌犯的情况怎么样了?”陈队长很着急的问。

“没什么问题,大概是情绪紧张和过度劳累造成的脱水,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病床上的女子,沉沉的睡着,长长的头发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柔和的五官投下淡淡的阴影,整个人安静的就像一朵洁白的茉-莉花。

陈队长还在和医生询问何时可以审问病人的问题,司机小李走过来很恭敬把手机递到了季非凡的手中,他瞥了一眼上面的号码,脸色沉重,走到了一边,低声应答:“爷爷,什么事情。”

电话里面传来了季老爷子的爽朗的笑声:“非凡,爷爷找你还能是什么事情啊,当然是关于你的终身大事啊,到底想好了没有啊。”

季非凡蓦地蹙眉。

自从妈妈过世之后,爷爷倾尽心血,一手将他培养成才,成为军区里面最年轻的参谋长。如今,老人家最担心的是,已过而立之年孙子的婚事。

“爷爷,这件事情我们还是缓一缓再说吧,我现在在外面执行任务,改天我回家和您面谈。”

匆忙挂掉了电话,季非凡微微皱了皱眉。

【003】你知道我的名字?

总是逃避不是办法,迟早,爷爷还是会逼迫自己结婚,看来自己得想个应对之策了。

“咳咳咳——”

有点嘶哑的咳嗽声打断了季非凡的思绪,病床上女子的长睫毛扑扇了几下,眉头紧蹙间,整个人缓缓的醒了过来。

白色墙壁反射的强光让顾恩恩不由得抬手去挡,定了定神,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却感到手背上的疼痛。

原来,这是在医院。

她的脑袋依然昏沉,对于刚刚发生了什么,全都断片了,只不过那些丑陋的画面却如毒蛇般钻进了她的脑海里。

她的神色有些黯然,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这一切都落在了窗外男人的眼中。

他迈着标准的步伐走到了陈队长的面前,带着命令的口吻说:“你先回去吧,这个犯人我来审讯。”

“可……”

陈队长刚发出了一个转折信号,男人就已经转身走进了病房。

什么意思啊,军神就了不起啊,局里请你们来是协助调查,仗着局长的关系,居然宣兵夺主了,白白的让自己失去了一次升迁的机会。

陈队长心有抱怨,可还是按照季非凡的吩咐去做了。

一头乌黑笔直的长发垂落在肩膀上,顾恩恩整张脸都埋在这一片乌黑之中,听到有人进来,猛地抬起头,有些惊恐的双眸和独有的病态美,更是惹人怜爱。

“你醒了。”

顾恩恩抬眸看着眼前的军装男子。冷峻的面容,迎面袭来的不怒而威的气势和压迫感,让她蹙紧了眉头。

她记得在昏迷前,被一大帮人包围了……

男人很高,站在顾恩恩的面前,几乎能够挡住大部分反射的白光。他嘴角划开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眯着眼睛开门见山,“你从国外携带了一份机要文件入境,所以我们怀疑你是某黑暗团体的核心人物,现在对你加以控制。”

“什么文件?”

顾恩恩的脑子嗡的一下,霍的抬起头,双眸中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怎么可能,明明她离家的时候,只是随身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怎么会有重要文件?还和黑暗势力有关系?

不可能!

“你们一定是搞错了!”顾恩恩的声音十分的冷静,“我根本不是什么黑暗势力的核心人物,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的查清,因为这关系到我本人的声誉。”

呵,伶牙俐齿。

尽管稍显稚嫩,不过还算是冷静中肯,季非凡点了点头。

“怎么?”看到这个不知所谓的动作,顾恩恩蹙眉,“你不相信我?还是你已经认定我就是一个邪恶的坏人?”

他摇摇头:“不是的,顾恩恩小姐。”

听到男人喊自己的名字,顾恩恩有些奇怪,故作的冷静再也掩盖不住真实的青涩,“你……你怎么?”

“怎么知道你的名字是吗?”季非凡说着抽出了右手,大掌之上覆着一张薄薄的身份证。

讨厌!

怎么总是处于被动的问话状态,还被当做犯人审!

顾恩恩十分不喜欢这种猫和老鼠的问话方式。

她这是有点懊恼,认为自己受了季非离的刺激,所以才会有些白痴。

既然她已经被他们抓到,那个无辜的行李箱当然不能幸免于难,可是明明就是一箱衣服,怎么会出现什么机要文件?什么鬼?

【004】放了她

“顾小姐。”季非凡迈着修长的双腿,在房间里面走了几步,“我想请你回忆一下从飞机落地到你离开机场大厅这段时间,究竟都做了什么。”

顾恩恩顺着他的思路,闭上了眼睛,是啊,都做了什么呢。

“我下飞机之后,就一直在打电话给我的男……”

话说到这里,她睁开了眼睛,生生的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男朋友?就凭季非离?

一个做下那样龌蹉事情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做她的男朋友,亏她曾经为了他一次次犯傻,他居然背叛了她。

季非凡迅速的扫过顾恩恩沉思的面容,尽量的提取有用的信息,加工整理,了然于胸。

顾恩恩觉察到了自己的冒失,轻抚了一下长发,不自然的咬了一下嘴唇。

季非凡挑了一下眉毛,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哦,然后,我就去等行李,拿完之后,就打车离开了。”

他听完之后,点了点头,从他的话语中提取有用的信息,在脑海中加以整理,又看了看她的眼睛,干净的不含一点杂质,一如初见般令人舒服。

季非凡整理好了思绪,便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将身份证放到了那只早已冷汗渗出的小手中,陌生的触碰,随着他心中的那个想法慢慢晕开,形成了一股电流。

一句话没有说,这个男人,拉门而出。

望着手中的东西,顾恩恩愣了。

怎么回事啊,到底是说清楚了还是没有啊?

季非凡用余光扫到了她撅起小嘴,愁眉苦恼的样子,嘴角的弧度又一次拉大,“陈队长,马上放人。”

陈队长不相信的看着他。

虽说季非凡是军区的参谋长,可公安局是自己的地盘,自然是要自己说了算。

“参谋长,就凭您那几句简单的问话,就让我们放了那个女人,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再说,我们刑警大队的规矩,没有证据,可不是说放人就能放人的,您要是把人放走了,我怎么跟上头交代啊?”

季非凡抬眼看着他:“这件事,我会给你们局长一个交代。”

陈队长楞了,刚想要反驳,高挺的背影已经离开了他的视线。

……

两个小时后,顾恩恩拎着手上唯一的包包走出了庄严肃穆的警察局,抬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唉,今天怕是自己人生字典里面最大的败笔!

男友劈腿,她又莫名其妙的又被当成什么黑暗势力的核心人物进了警察局……

“顾恩恩,你还敢不敢更倒霉,更悲催一点啊!!!”

她在心里闷闷的喊了一句。

抬眼望着行色匆匆的路人,她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孤立和恐惧,奋不顾身的离开了家,如今再回去,可能吗?

离开法国时,她决绝的冲着父亲的背影喊:“走就走,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所以,不能回去,打死也不能回去!

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翻看着到底哪一个才是拯救悲催自我的救命恩人。

沈安安。

“对啊!我还有最亲最亲的沈安安表姐呢。”

她啧啧道:“顾恩恩啊顾恩恩,我看你脑子真的是秀逗了,没有了那个狼心狗肺的负心男,至少应该想到从小疼惜自己的画家表姐吧……”

小手一抖,电话就拨了过去。

顾恩恩清了清嗓子,“表姐”两个字的口型刚刚做好,里面就传来了腻死人的留言:“你好,这里是沈安安小姐的电话,我和罗浩天去云南采风,有什么事情,请留言,嘟嘟嘟……”

晚安,参谋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晚安 或 参谋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推荐热门随机

  • 妖皇大人,二胎走一个6章

    原标题:妖皇大人,二胎走一个6章小说名:妖皇大人,二胎走一个第六章小毛团一辆黑色的轿车擦过白洛的身边,让她本来还惆怅的心绪烟消云散。因为她感觉到了车上面不同于常人的气息,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她确实嗅到了妖怪的气息。既然是妖怪,何不碰碰运气呢。她迅速拦了一辆的士,幸得那种车不常见,她可以很轻松地认出来。等她下车时候,已经站在一栋藏匿于山腰上的别墅前面。出租车司机狐疑地盯了她好一阵,像是在看神经病一般。她拿出车费给他,本还想让对方等下来载自己,结果人家接过钱油门一踩,逃也似地离开,末了还嘟囔一句,“开

  • 小人物6章

    原标题:小人物6章小说名称:小人物第六章人家已经睡觉了出了万人迷的小卖部,费五就直接去吴赖的家里要钱,看看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坑坑洼洼的土路上,费五走的是十分吃力,高一下低一下,好几次都差一点把脚脖子崴了,停一会又是听见路边上的玉米地里一声响,反正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走路是有一点让人害怕。“早见狐狸,晚见兔”的传说一直在费五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让费五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今天晚上出人预料的得到了万人迷,想不到万人迷那个娘们,还真的是够味,刚开始虽然手脚并用的又是挖自己,又是咬自己,可是等到自己

  • 私家玩宠6章

    原标题:私家玩宠6章小说:私家玩宠第6章上车,跟我走林桑以最快的速度收拾行李回国,她连悲伤都来不及,她要逃,逃回去,去报警!她知道自己如果死在国外,那就真的是冤死了,这里的警察不会管她一个游客是否被谋杀。回国后,林桑直奔警察局。然而在警局门口,她接到了父母的电话。“桑桑啊,你朋友来接我们了,你在哪呢?还有多久才到?”林桑被这突来的电话一头雾水,“妈,你说什么呢?”父母住在江城小镇,她从六年前离开江城就从未回去过,每年都是父母跑来这里跟她团聚。“你不是要带我们去度假吗?你朋友已经接上我们往市里走了

  • 超级明星系统6章

    原标题:超级明星系统6章小说名字:超级明星系统第6章艺考开始“嗤,分明是看人家就要有钱了。所以才来倒贴的吧。”李欣儿忍不住就出口讽刺。“你这女人是怎么一回事儿?”没得到张诚肯定的回答,却被李欣儿抢白一顿,刘梅梅暴走了。“难不成你看着我们家诚诚就要有出息了,所以想抢人不成?哼,你这样的老女人,没人愿意要你的。”“你说谁老女人,你说谁老女人?”李欣儿当即恼了。瞪着眼就冲了过来。“救命啊,老女人要杀人啦。诚诚救我。”刘梅梅一边喊着,一边围着张诚一阵乱转。“李姐,先别闹了。你们听我说几句。”刚才刘梅梅和

  • 神级魔术系统6章

    原标题:神级魔术系统6章小说名:神级魔术系统第6章巧遇叶熊嗯,这是个好东西必须备着点叶枭看到魔术逃脱卡的功能忍不住的买了张。“咦这不分明是虚空魔术手的简化吗”叶枭看到魔术大手套的介绍不禁起了疑问。魔术大手套:需财富值一百点,穿戴后可将五百米以内的物品位置对换。“买了!”叶枭对自己的本命魔术,本来就充满着期待,但苦于用一次就要用光先天之气。一直也是馋的很,看到这魔术大手套叶枭再也忍不住了。正当叶枭把魔术大手套戴上想找个试验品的时候突然想了跟宋九还有约,于是赶忙的向着秀色楼奔去。当叶枭气喘吁吁的跑到

  • 爱你入骨,刻入心脏6章

    原标题:爱你入骨,刻入心脏6章书名:爱你入骨,刻入心脏第六章为了一个男人“可我现在……”“那么想走啊,那就祈祷着我快点把你玩儿腻吧。”陆盛霆桎梏住她的下巴,又随即甩开,转身大步离去。丁蔓捂着胃靠着沙发缓缓顿了下去,不由疼的哼起来。陆盛霆的步子停了停,却连头都没有回的离开。一整天,丁蔓就这样蹲在那里用手捂着胃,胃部一阵阵的疼痛折磨着她,让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她看着不远处餐厅的餐桌上摆放着陆盛霆吃剩的食物,她想要爬过去,身子趴在地上却怎么也爬不起来了。她好饿,好渴,胃好痛,谁来救救她,救命啊,神

  • 末日突降6章

    原标题:末日突降6章小说名:末日突降第六章难得的投机有了自己实验室的叶继风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早晨到阳光大棚看一看自己负责的植物,记录下这些植物的生长数据,下午就躲在自己的实验室里进行自己的实验。他的生活习惯还是没多大改变,和基地的人很少接触,基地里的人都在背后议论,决定他太傲气了,占着自己的是柏成光的弟子,都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叶继风不知道大家对他的议论,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的这种习惯很像当年的柏成光,为了自己的工作,把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忽略了,这也是柏成光很看重他的原因。柏丽莎回家把叶继风

  • 晴明妖异簿6章

    原标题:晴明妖异簿6章小说书名:晴明妖异簿第006章传说级吃货如果某天打开知乎时被人问到:“被幽灵附身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那么现在的贾晴明肯定是最有发言权的那个人。不过他的答案是“其实也没什么感觉”。“这是不可能的。”小黑听过之后,抱着胳膊,身体靠在一旁的立柜上,十分专业地指出他的错误。“鬼灵,是至阴的东西。人的身体阴阳相济,阴灵契合着阳体,方才能行走在人世。而像鬼灵那样的东西进入体内,就像是涌入了干扰磁场的脉冲,是绝对不可能什么感觉都没有的。就算没有生一场大病,也至少也会有……嗯……类似于睡觉

  • 愿我余生可回首6章

    原标题:愿我余生可回首6章小说名字:愿我余生可回首第6章安好景忽然没了消息,再也不来送饭,办公室也不再出现她的身影。江行云在办公室里有些坐立难安,秘书看他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江总,太太今天好像也不来,还要我帮您订饭吗?”“再等等。”江行云烦躁的签着合同。心里不断地骂着那个女人。这个该死的安好景,又去干什么了?是因为找到了别的男人,还是对自己没感觉了?可是越是这样想,那个女人苍白的脸孔却反反复复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像是中了蛊一样,江行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他恨透了安好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对那个女人产

  • 一吻成婚:二婚娇妻太惹火6章

    原标题:一吻成婚:二婚娇妻太惹火6章小说名称:一吻成婚:二婚娇妻太惹火第六章想好了吗嘎达一声,浴室的门被推开,白思雯身上就穿着一件三点式的豹纹情趣内衣,瘦成了麻杆,磨蹭的坐进岳铭飞的怀里撒着娇:“铭飞哥你给人家买的这是什么衣服,什么都盖不住......呀,雅雅姐姐怎么也在,铭飞哥你坏,雅雅姐都看到了,羞死人了!”“呵呵,小野猫还会害起羞来了?刚刚是谁在我身下软着嗓子求我重一点?”“讨厌啊,你这人......”苏雅雅无心看两个人打情骂俏,脑内充斥着他们二人的淫声浪语,头也更疼了些,她指着大门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