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行业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社会热点 > 正文

无删节腹黑战神的狂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8:33: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腹黑战神的狂妻
第一章 谁下的毒?

清冷月色下,光秃秃的枝干犹如一个巨大的爪子,中间的‘手指’指向了对着的那间破房子。来自http://www.haohaoyun.com/

红锦被褥的床上,两个身体抵死纠缠。

檀香的烟雾弥漫在房内,珠帘后面的床榻反复发出‘嘎吱’的声响,暧昧在空气中升温,混合着淡淡檀香形成了一种迷离色彩。

天边泛起鱼肚的灰白,一丝光亮从窗户射入斜投在凌乱床榻上。

这时,门被推开,从外面走进两个人。

“公子,太子他……”

“嗯?”

白衣男子目光淡淡的一扫,身后的侍卫自知说错话便低下头不敢出声。

桌上放着一杯酒,在烛火的映衬下,酒内颜色发出不正常的青灰色。

白衣男子目光划过异样,走上前,拿起桌上的酒杯,然后靠近床上女子,捏起她下巴酒杯微微倾斜,一滴辛辣的酒液落入她口中。版权haohaoyun.com

酒滴入喉,一股子浓烈的怪味!

侍卫上前把昏迷中的男人扶着离开了房间,白衣男子也跟着离去,当凤凰费力睁开双眼时,只看到一片白色衣摆消失在门口。

…………凤凰缓缓转醒,入目是一片陌生而又诡异的事物。

红木漆八仙桌,古铜镜,古老梳妆台……等等!

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古香古色的地方?她动了动,忽然发现自己身体很不对劲,不由得低头看去,目光顿时错愕。

这……根本就不是她的身体!

意识到这个,凤凰很快便冷静下来。

垂下眸子,暗暗沉思。

半响后,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看来阎王爷那里不打算收了她呢。无删节腹黑战神的狂妻免费阅读全文

也罢,既然重生,那她便好好活下去!

细细打量这具身体一番,凤凰无语的发现,全身竟都是暧昧的痕迹,不用想也知道刚刚经历了一番旖旎的翻云覆雨之事。

刚要起身下地,她猛地一顿,紧接着,脸色微变,紧紧捂着胸口倒在了榻上。

痛!

好痛!

心口处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啃咬一般,比前世子弹穿过肉里还要痛上几十倍!

然而,这种疼痛维持了一分钟,便有鬼使神差的消失了,若不是残留痛觉,会让人以为只是一场幻觉!

凤凰咬了咬牙银,熟练的为自己把脉,片刻后,眼底升起一股子强烈的冷意。

剧毒?这具身体竟然中了剧毒!

凤凰目光冷冽,眉头紧皱。

看来事情不光是重生这般简单呢。

更是有人要杀死她。

思及此,她深吸了口气。无删节腹黑战神的狂妻免费阅读全文

目光抬起一扫,落在桌子上。

伸手,端起了桌上的酒杯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

酒杯内无色无味,唯有颜色很不对劲。

然而,她检查了半天,竟然丝毫看不出毒的品类?凭着她对毒术的了解,竟然会看不出是什么毒?混蛋!

她忍不住咒骂一声,死死攥着拳头。

三秒钟后,她再度平静下来。

凤凰缓缓从床榻上下地,扶着床缘站起来,才发现,这具身子的头发拖到了地上。

这么长的头发她是怎么养的?走路不会觉得很麻烦吗?叹了口气,她把头发拢在右肩膀上,刚迈开步伐,臀部间一阵刺痛,柳眉微皱。无删节腹黑战神的狂妻免费阅读全文

清水般的眸子快速划过一抹冷光。

深吸口气,打开门,走了出去。

然而,就在她刚打开房门那一刻,黑压压人头立刻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公主!您怎么能够做这种事?”

凤凰直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对着她满脸愤恨的女子。

“怎么?”

凤凰眯起眼,目光环视一圈,竟发现周围有很多老百姓纷纷涌了过来,似是看热闹一般。

“大家给奴婢评评理啊,奴婢虽然只是个卑贱的丫鬟,但是,难道奴婢就不是人了么,奴婢自问勤勤恳恳的服侍了三公主这么久,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亏待她的事情,但是!”

这小碧一个大喘气,倒是让凤凰觉得十分有意思,这人演技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一直这么大声说话嗓子累不累。

“奴婢万万没有料到,公主您竟然看上了奴婢家的弟弟,是,奴婢弟弟的确生得英俊了些,但您怎么能强迫他,与您…与您……一逞兽欲啊!三公主啊,今日可是您的大喜日子,您为何偏偏要害死奴婢的唯一亲人啊!”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原文http://www.haohaoyun.com/

连凤凰都想为这个丫鬟浮夸的演技拍案叫绝,只是她那手指直直的直着自己,让凤凰颇为不爽。

“各位,奴婢弟弟不堪羞辱,刚才…刚才竟然悬梁自经呜呜呜……谁来替奴婢做主啊!”

这小碧哭嚷得厉害,几欲晕死过去,周围的老百姓听了自然都将矛头指向了凤凰,唾骂之词不断袭来。

“早就听闻三公主淫-荡草包,没想到竟然这般伤天害理!”

“是啊,真是造孽啊!身为公主怎能这般无耻!”

“可怜那个丫鬟的弟弟了,竟是被一个淫-乱女子侮辱致死,唉……”

此刻,凤凰意识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这刚刚穿越过来就遇到了一桩麻烦事,究竟是谁要害她?凤凰不语,冷冷的看着这个丫鬟的演戏。

“大公主驾到——”

“让开,都让开!”

随着这一声高喊,一个容貌绝美华贵的女子出现在了凤凰的面前,与凤凰一身凌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女子一双美丽的凤丹眼如秋水般传神,肌肤吹淡可破,五官精致,活生生一个精致绝美的瓷娃娃,眉宇间尽是柔弱可怜楚楚动人。

嫣然瞧着眼前的凤凰脖子上都是吻痕,又一头的乱发,立刻关切的走了上去,柔声道,“三妹,你没事吧,怎么弄成这个样子,若是被父皇知晓那该如何是好?快,将这件披风披上。”

嫣然将披风给凤凰披上,端的自是一派高贵优雅。

然而,凤凰却分明看到,这个大公主暗地里朝小碧使个眼色。

接着,小碧会意的点了点头,哭得更大声了,她甚至扑倒在嫣然的脚边,眼泪鼻子横流,“大公主!您一定要给女婢做主啊!奴婢就这么一个弟弟啊!!如今他含恨而死…奴婢…奴婢也不想活了!呜呜呜…”

嫣然为难的看了凤凰一眼,“三妹你看,这可如何是好?”

凤凰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心下冷笑,面上不动声色,目光转向丫鬟小碧问道,“你家弟弟的尸体在哪?”

小碧泪眼汪汪看着大公主,“大公主要帮奴婢做主伸冤碍…”

嫣然对一旁的仆人柔声说道,“你们,去把她弟弟的尸体抬过来。”

第二章 欺女霸男三公主

“是!”

嫣然面上尽是柔弱温婉的神态,仿佛对三公主十分担忧,可眼底却划过一抹阴鸷。

众人更是有了兴趣,现在这个三公主不仅是行为不检点,甚至逼死了人,真是让人嗜之以鼻,若是真的,看那皇帝是不是要处死这个公主。

说到这三公主,那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倒不是因为这三公主长得有多倾国倾城,也不是因为她满腹经纶是个才女。

而是因为她不仅是个嘴笨粗神经的草包,更是因为她那淫-荡不检点的德行,见到个美貌的男子就恨不得手脚并用的爬上去。

这要不是公主大人,在这封建制度下,怕是早就被拉去浸猪笼了。

说来也奇怪,一般的人家尚且容不得女子这般失德,何况是这当朝的公主?但是那皇帝的心思真不是常人能够揣摩的,不仅仅纵容这三公主的行为,甚至连她府里的别国将军,都是皇帝安排给娶进门做驸马的。

眼看这婚礼就要开始了,那三公主的贴身丫鬟却说这公主不见了身影,整个皇宫里的人忙翻了天。

甚至找人都已经找到宫外去,小老百姓本就平时没什么事,这皇宫里的八卦都是当作茶余饭后的消遣,而今瞧着这满大街的人都在找那个出了名的三公主,更是要去凑一番热闹。

凤凰冷冷扫了眼周围的架势,这么多看热闹的人。

眼看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水泄不通,还有好事之徒拼了命的往里挤。

不到一会儿,两个侍卫就抬来一具尸体。

小碧立刻扑在尸体旁嚎啕大哭。

众人又好奇又不敢再靠近,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平时那呆头呆脑的三公主居然冷静的走了过去,一把掀开了盖在尸体上的草席。

“你干什么?!你连他的尸体都不放过么?!”

小碧对凤凰咆哮道,眼里充满了恨意。

凤凰冷冷一笑,“让开!”

这个三公主眼中的威严吓得小碧闭了嘴,只能战战兢兢的跪在一边不敢再多言。

凤凰仔细的检查了眼前的尸体,拍了拍手,站起身对众人道,“大家不妨仔细看一看,这个少年的身上,除了脖子上的勒痕,再也没有其他的痕迹,若是真的照这个丫鬟所说,是我对他施行了兽行,那为什么,我身上如此多的吻痕,而他却什么都没有呢?”

“对啊对啊,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疑惑。

“很明显,是这个丫鬟想要栽赃嫁祸与我!”

凤凰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已经气得快要将手帕搅烂,却还要洋装镇定的嫣然,“我的好姐姐,您说呢?”

嫣然收起心底的不甘,面上立刻带上了笑容,“可不是,一定是误会了,我家三妹虽然平时有些欠考虑,但怎么也不会做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啊!”

小碧听了这话,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眼见所有人都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她便又扑倒在那具尸体上,大哭起来,“弟弟啊,你死得好惨啊,怪只怪姐姐没权没势,只能任凭这些王孙贵胄欺压,不能给你伸冤啊!!!”

凤凰冷笑一声,“到底谁冤枉,你心知肚明,不必再这里演戏了!”

嫣然见情形已经不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心思转动,于是,她上前拉了下凤凰的手,柔声道,“算了,一个丫鬟而已,这件事留着让父皇处理吧,现在时候已过,公主府一定也乱成团了,别在这里与她纠缠,咱们快回宫里见父皇去,别让父皇等急了。”

凤凰意味深长的扫了她眼,并未拒绝,“只好这样。”

…………到了皇宫,凤凰本以为自己一定会被皇上狠狠斥责一番,甚至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台词。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皇帝对这件事情的反应是相当的冷淡。

只是淡淡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打发凤凰回了自己公主府。

凤凰想,从前看那些宫斗戏的时候,也知道这皇宫大院,亲情淡薄,这皇上都能如此纵容自己的女儿,想必不是对她毫无感情,或者压根儿故意的。

她不想再过多的去揣测。

一路上听这些的丫鬟太监的谈论,自己也对现在穿越的三公主有了一些了解。

用别人的话说,就是个草包淫-荡的公主,每次出门都不会把脑子带身上。

人家穿越都是穿越到什么历史人物的身上,要么经天伟业要么艳压群芳,她倒好,已经成了这举国上下女子的引以为戒的反派。

想想也觉得有些可笑!

而且这里明显不是自己所知道的什么唐宋元明清,没有曹操项羽,也没有那王爷八阿哥,完全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正想着,轿子却已经停在了一个大宅子前,想来这里就是她的行宫。

凤凰在一个丫鬟的搀扶下下了轿。

听闻自己家中有将军夫君,凤凰不禁有些想笑。

从前整天穿着一身特攻服那处执行着任务,虽然也有过一两个心动的人,但是真正算起来,却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

现在莫名其妙的多了个丈夫,还是将军,真是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

说起来,不是说自己今日成婚么,怎么那个新郎官至始至终都没有露过面?凤凰正觉得疑惑,路过的人却已经围了过来。

“那个就是三公主啊?”

“哎呦可不是么,别瞧她长得挺水灵的,那身子啊,肮脏得很!”

“可不是么,我也听说了,她把自己贴身丫鬟的弟弟啊,羞辱致死啊!”

凤凰听到这些舌根,直接无视,众人掩嘴偷笑,又不敢激怒她,只得纷纷离开。

大概就是所谓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三公主成婚当日不在府内,反而在外面将一名丫鬟的亲弟弟羞辱而死的丑事,就在短短的几个时辰内在京城传的人尽皆知,凤凰自然是知道这一切都是栽赃陷害。

好啊,这宫廷里果然是闲得无聊,不斗上一斗,还真让别人觉得自己好欺负,可以这样侮辱。

来不及去见见那所谓的那个美男子夫君,凤凰立刻叫人去把那个在城门口处心积虑要害自己的小碧给找了来。

凤凰坐在院子里的一把贵妃椅上,冷冷瞧着跪在地上的小碧,“说吧,吐出真话,本公主也许还会饶你小命。”

小碧看了她一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

凤凰挑眉,似笑非笑,“为什么要栽赃陷害我?你不知道谁知道?”

“奴婢…奴婢说的都是实情…”

啪——凤凰一巴掌落到小碧的脸上,笑的温柔,“实情?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啊?”

“什么提?”小碧不明所以的问。

凤凰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想多做解释,又冷冷的坐到了椅子上。

身旁的丫鬟太监都互看了一眼,这三公主是怎么了,平时总是一副好欺负的样子,这次回来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你不说是吧,很好……”

凤凰对一旁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几个太监丫鬟会意的将她提前交代的一个水缸抬了上来,里面装满了气味难闻的夜香,真不明白三公主是要做什么。

“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你一刻钟之后不说,我就叫人弄瞎你的眼睛,再下一刻钟不说,我就叫人割了你的耳朵,然后是手指,脚趾,手臂,腿,最后呢,就将你装进这个粪缸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凤凰说完,众人都变了脸色!

第三章 将军驸马

这是什么可怕的招数,三公主居然也想得出来?

真令人受不了!

“三公主…您……您是开玩笑的吧?”小碧胆战心惊的问。

凤凰微笑,“是不是开玩笑的,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小碧已经被吓得浑身发抖,可还是紧紧咬着唇,不说话。

见她这般能撑,凤凰对一旁的丫鬟道,“去,戳瞎她那双狗眼。”

那丫鬟听了,不敢不从,只好走上前去,“小碧姐姐,得罪了。”

眼看那一双手离自己的眼睛越来越近,小碧突然大叫一声,“不要!我说!”

凤凰挑眉,没有意外,“你肯说了?”

小碧立刻给凤凰磕起头来,“三公主饶命啊,这一切都是大公主的主意,小碧也是被威胁的,您饶了奴婢吧!”

嫣然?凤凰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把这个丫头赶出府里,不得踏入门口半步。”

事情就在她预料之中,只是想不通的是,这个大公主为何要这般针对自己?难道说,是因为这具身子曾经抢了她喜欢的男人?啧啧啧,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折腾一整天,她觉得十分疲 惫,来到自己的房间,目光环视一圈。

目光触及之处,乃是一扇绣着牡丹的屏风,古铜黄镜和一套绛红色的八角桌椅。

床榻的方向正对着铜镜,从镜子里映出了一个艳如桃李的女子,尤其那双眼睛犹如秋天明净的水波,随便一个眼神都是那么的顾盼生辉,与苍白的小脸形成鲜明对比。

凤凰卧倒在软榻上,揉了揉头疼的太阳穴,垂着眼沉思片刻,过了一会儿,她低笑出声,“想不到这个草包公主的模样倒是生的绝色灵气。”

“公…三公主…。”

丫鬟打扮的少女进来后先是一愣,接着慌张的跪在地上,她的手中还端着一盆清水。

她很怕她?好吧,又是一个狗血的剧情。

“起来吧,我饿了,帮我弄点吃的,谢谢。”

凤凰本是习惯性出口道谢,但跪在地上的丫鬟却猛地把水盆打翻在地。

“哐当——”

凤凰抬眸看去,疑惑问道:“怎么了?”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丫鬟吓得脸色苍白,颤抖着把水盆捡起来,低着头紧忙用手把地上的水捧起装回空盆。

凤凰的眼底划过无奈,“你别紧张,地上的水不用管了,你先去给我弄点吃的。”

虽是命令,但因她身体虚弱,说话时候也是有气无力,平添出一份让人亲近的温和。

丫鬟浑身一怔,目瞪口张地望着床榻上的绝色女子。

面前的女人真的是那个暴怒无常的三公主?若是以往遇到这种情况自己早已身首异处,可现在面前的三公主竟然没有发怒?这是不是幻觉?看到丫鬟发怔的傻样,凤凰失笑,声音越发柔和,“快去吧,我好饿呢。”

“啊?哦!奴婢这就去!”

丫鬟狠狠咽了口吐沫,仍旧不安的看了她眼,这才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已经是她穿越过来后的第三天了。

站在门口的凤凰微微愣神,入目的事物充斥着古香古色的味道,红砖绿瓦,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碧草芳香。

她扬起小脸,发丝垂落身后,纤细的身子沐浴在阳光下,整个人被镀上一层浅浅的金光。

这是老天给她的重生么?以后再也不用生活在枪林弹雨的日子中了。

真好……释然的微笑绽放在嘴角,她的脸颊被阳光照射,皮肤上细小的绒毛清晰可见,仿佛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远远的,桥另一头树荫下,站着一名身姿挺拔的紫衣男人,只见他双目狭长,鼻梁高挺,俊美绝伦的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神色。

犀利的目光暗藏着一抹惊讶,审视着门口的长发女子。

凤凰缓缓睁开眸子,并未看到树下男子,反而淡淡的扫向左边,“阁下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

“哼!”

一名身着蓝色锦服的男子从树后走出,凤凰打量他,见他手持折扇,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桃花眼微眯,一派风流倜傥放-荡不驯的模样。

瞧着她盯着自己,李慕不由得讥讽,“三公主莫非又想逼我做你夫君?”

淡淡收回视线,凤凰咬了咬拇指,做垂眸思考状,“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哈!”

折扇‘咻地’合上,李慕冷笑连连,“这真是我听到过最有意思的笑话,景慕出了名好色淫-荡的三公主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三公主,您没发烧吧?要不要喊御医来为您诊断一番?”

凤凰抬眸,秋水般的眸子定定望着他,突然问道,“你是谁?”

李慕一愣,大步走到她面前轻蔑嗤笑,“看来三公主烧的不轻呢,不过也好,若是三公主烧傻了痴了,举国天下怕是会庆贺三天吧!”

凤凰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怎么?三公主又要打算喊来侍卫把我绑起来?我奉劝您还是算了吧,免得到时候又被我一脚踹飞,到时候难堪没面子的还是你。”

李慕冷笑,用极其厌恶的目光瞅着她,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是极为嫌恶。

这个男人的态度让她很不喜欢,凤凰决定无视他,淡淡扫了他眼,她准备去桥上走走。

这时,丫鬟拎着篮子朝这边走来。

脚步刚移一动,李慕便挡在了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三公主,你身子不好,还是让在下陪着你去吧。”

转眼间,他的语气就从厌恶变成了温柔,凤凰仰起头,从她的角度看去,他眼中的轻蔑清晰可见。

凤凰看了看走来的丫鬟,又看了看面前的李慕,嘴角忽然勾勒起一抹狡黠。

这个装模做样的家伙。

李慕一愣,还没弄明白她的笑意,眨眼间就看到凤凰跌倒在了地上。

“三公主!”

丫鬟大喊一声,急忙小跑上前把篮子放在地上又连忙扶起了她,“三公主您怎么了?”

丫鬟慌的手心都是汗,唯恐三公主会把气撒在自己身上,想到以往三公主折磨下人的手法,她吓得浑身发颤。

李慕刚回过神,就发现周围好多的侍卫以及下人急急忙忙向这边跑来,他眉毛一挑,看向凤凰的目光又多了一份厌恶。

想不到这个草包花痴也学会了这种下三滥手段。

第四章 公主狠辣毒

凤凰抓住丫鬟的手站了起来,察觉到对方的颤抖,她看了丫鬟一眼,这一眼没有埋怨和暴戾,只有温柔的安抚。

李慕本以为接下来她会出口污蔑他,不料,她却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着周围的人摇摇头,“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我真够笨的,呵呵。”

这一笑,在场的人全部呆住了。

景慕有名的淫-荡暴戾三公主竟然会对着他们笑了?!

甚至还有下人以为自己眼花,使劲揉揉眼之后睁大看去,三公主笑的好美,笑的好温柔!

天呐——这是下红雨了吗?扶着凤凰的丫鬟狠狠咽了口吐沫,“三、三公主,您、您没事吧?”

凤凰再度微笑着摇头,抬眸看向同样惊讶的李慕,洞悉一切的目光带着隐隐的笑意。

她分明就看出了他的想法!

李慕脑海间顿时出现这句话,刹那间,他看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凤凰不再去看他,而是把脸面向周围的人,“你们都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接着又对着丫鬟柔声道:“拎起饭菜,我们回屋。”

“是。”

丫鬟小心翼翼点头,把篮子拎起来扶着她回了房间。

李慕若有所思的盯着凤凰背影,眼中充满了沉思。

远处树荫下,另一双犀利黑眸把这一切收入眼底。

…………回到房内,凤凰就坐在八角桌前。

她低着头用膳,丫鬟站立在一旁,忽然,她心思转动,看似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最近头疼的厉害,眼睛也不好使,刚才出门差点连熟人都看不到了。”

丫鬟为她添了些菜,说道,“三公主说的是王爷吧?”

“嗯。”

原来那个男人是王爷?哪个国家的王爷?凤凰头也不抬,接着道,“他在府里住着么?”

“是的三公主,昨个是您的大婚之日,慕王爷乃是南丰国的六王爷,还有七王爷李泰,听闻他们和驸马爷乃是至交好友,参加婚礼而来,还有华邵国的王爷也来了呢。”

凤凰的筷子一顿,接着头也不抬的说道:“你先出去吧,本宫有点累了,哦对了,记得晚上拿一些绣花针过来,本宫打算秀绣一些简单的荷花。”

“奴婢告退。”

没有去看丫鬟诧异的目光,待她离开之后,凤凰才抬起头,咬了咬大拇指,开始分析之前的跌倒不过是她的一次试探,试探的结果很明显,桃花眼男人很讨厌她,甚至认为她会用手段陷害他,还有丫鬟大喊的那一声引来的侍卫与下人,证明这具身体还是有一定地位的,并不是被囚禁或者被废弃的公主。

尤其是人们或惊讶或不可思议的目光,全都说明这个公主以前绝对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儿,就像桃花眼男子所说……好色加淫-荡?按照她的推测,这个三公主一定臭名远播且草包无能的人,不然也不会被桃花眼男人讽刺,听他的口气不是一般的厌恶。

想道这,凤凰不由自主的皱起眉毛。

堂堂一个别国将军,竟然会屈尊降贵给这么一个废柴公主做驸马?这是一个谜题,答案也许很快就知道。

今天这个桃花眼儿,还有其他三个男人没有出现。

想起刚穿越过来时候的情景,凤凰断定,自己当时被强暴,一定跟这皇北天有关系。

而且,这皇北天绝对不简单!

那么,给她下毒的人是谁?据她观察,当时她出现后,大公主并未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是利用丫鬟陷害她。

所以说,大公主不一定知晓她中毒的事情。

难道是二公主?二公主据说也喜欢男色,但她并未落得骂名,唯有凤凰成了景慕人人厌恶的三公主。

对了。

还有那个胆敢强暴她的男人……无论如何,她都要把他们一个个揪出来!

“扣扣扣。”

沉思间,敲门声传来,凤凰扬眉,丫鬟没有她的吩咐不可能会有胆子来敲门,那会是谁呢?思及此,她的眼底划过一抹精光。

“进来。”

咯吱——门开了,她看去,不由惊讶,竟是一个五官精致的小正太跨了进来。

这个小正太看样子也就十二那岁的模样,可爱的娃娃脸,精致的眉眼布满好奇,充满了无数个问号,满头黑发并未束冠,而是扎了两个包包在头上,看起来很萌很可爱。

但,她注意到,小正太腰上戴的玉佩和桃花眼男人一模一样。

“你就是我大哥口中那个淫-荡无耻花痴草包三公主吗?”

小正太一张口就讽刺她,凤凰额头不禁划下几条黑线。

这个……要她怎么说呢?“小弟弟,我确实是三公主,但不是你口中那个花痴草包。”

在小孩子面前,她并没有自称本宫,语气也柔了下来。

“小弟弟?哼。”

很显然,对于这个称呼小正太很不满意,凤凰好笑,自己这具身子也就十八岁,喊他小弟弟应该没错吧。

小正太径自坐在了她的对面,托起下巴打量着她,嘴巴嘟起,“我已经十二岁了,是男子汉不是小孩子!所以你不能叫我小弟弟哦,听说你还想让我做你的驸马是吗?”

噶?凤凰嘴角一抽,暗骂以前的三公主真是丧尽天良,这么可爱的孩子也要摧残,怪不得人人都讨厌这个三公主。

她学着他的样子托下巴,好整以暇瞅着他,眨眼轻笑,“你叫什么名字?总要有个称呼。”

小正太下巴一扬,颇为自豪,“我叫李泰,我大哥叫李慕是南丰国的王爷,我是南丰国皇帝的义子,我们都是夫君的好朋友哦。”

“原来你们是南丰国的王爷。”

凤凰眸光一闪,再度笑道:“李泰,你和东方将军很熟吗?”

“当然。”

没有心机的李泰压根就没有怀疑她话有问题,乖乖说了出来。

凤凰眉头微挑,堂堂公主府的驸马这般大面子,不过是个华邵国的将军,竟然能够请得动南丰国两位王爷,听说还有华邵国的另一位王爷。

她的这个将军驸马……还真不简单!

腹黑战神的狂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战神的狂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星座健康时尚IT美食教育推荐

  • 小说:前夫,再也不见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前夫,再也不见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前夫,再也不见目录预览:第三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3第四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4第五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5第六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6第七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7第三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3休息够了,自然是要办正事的。化上淡妆,穿上套装连衣裙,一贯干练简洁的风格。“太太,你要去公司么?”陈嫂将我包递来,顺口问了一句。我摇头,低头在玄关处穿鞋,“我约了华宇金融的总裁在夜魅谈合作,晚上我要是回来的太晚,就不用等我了,早点睡!”“这么晚了谈事,你可要小心些。”她叮嘱。我抬眸,浅

  • 小说:十年心事渡时光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十年心事渡时光在线阅读小说:十年心事渡时光目录预览:第3章您太太大出血了!第4章离婚?休想!第5章求你要我!我需要很多钱!第6章孩子还会有!第7章还敢和奸夫私会!第3章您太太大出血了!车很快停在了医院,宋依然也被男人强拉进内。病床上躺着虚弱的宋陶陶,李玲在一旁守着她。看见宋依然到来,顿时哭哭啼啼的。“依然啊,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好歹你也要叫我一声妈,陶陶在怎么样都是你的妹妹啊,你们是同一个父亲,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宋依然听得一头雾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依然啊,你有什么不满你

  • 小说:爱到深处无归途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到深处无归途在线阅读书名:爱到深处无归途目录预览:第三章:骑虎难下第四章:变态的恶魔第五章:生不如死第六章:别人眼中的幸福第七章:活得像狗第三章:骑虎难下容珅榷狠狠贯穿她,苏雅晴痛得咬牙,差点晕过去。“你就是用这副模样勾引容齐林的吗?你知不知道你此时的模样不但妖骚,还很下贱!”“对,我下贱,那你现在又算什啊——!”容珅榷猛然一个用力,将她顶起。苏雅晴不敢在说话,死死咬住牙齿,默默地承受他给的耻辱。她只求他能够快点发泄完离开这里,倘若被人发现,她绝对生不如死。忽然,浴室的门被人敲响

  • 小说:梦中旧识半零落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梦中旧识半零落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梦中旧识半零落目录预览: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三章“奕辰,今天我就不陪你回家了,你自己一个人注意身体,生冷的东西要少吃,胃药我给你放桌上了,别忘了拿,还有,今天预报有雨,出门记得带伞,伞在鞋柜上。”事无巨细,真是个细心的妻子,顾奕辰讽刺的勾了勾唇角,随手将纸条扔进垃圾桶,拿着钥匙离开了。车灯被撞得有点惨不忍睹,莫烟是打车去的公司,上了车才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机了。因为怕突如其来的来电,破坏她跟顾奕辰难得的独处,所以每次跟顾奕辰在一起

  • 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在线阅读书名:满心欢喜盼君来目录预览:第3章这世上,再没人爱我了第4章不就是想让我上你?第5章因爱开始,以恨收场第6章黄诗蔓的阴谋第7章你赔我一个孩子第3章这世上,再没人爱我了纪晚醒过来的时候,在一处很陌生的房间里,但周围的布置,明显是顾以勋喜欢的风格。是以勋救了她?她现在是睡在以勋的床上?这样想着,纪晚的心里又腾起一丝的希望。然而,这希望很快被无情的抹杀了!“醒了?”顾以勋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冷冷的问:“纪晚,知道你自己睡了多久吗?”没等纪晚回答,他又接着说:“三天三

  • 小说:致我最爱的温凉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致我最爱的温凉在线阅读小说名:致我最爱的温凉目录预览:第三章吐的是他的车第四章和陌生的男人睡了第五章唐家的亲生女儿回来了第六章我要找工作第七章面试要求脱衣服第三章吐的是他的车聚会结束已近晚上十点,服务员已经进包厢清场,大家三五成群的离开。温凉踉跄的由乔沐沐牵着,迎着夜晚的凉风走到酒店的门口,下台阶的时候,她踩着的高跟鞋趔趄了下,歪歪扭扭的朝前倒去。“哎哎哎!”乔沐沐赶忙扶稳她,“你慢着点!”温凉一脸迷茫的摇摇头,刚想说句‘我没事’,胃部翻滚起来的恶心感却立刻席卷而来。“呕!”在迈下

  • 小说: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目录预览:003章男友出轨,小三怀孕?004章史上最大笑料005章不要半夜哀嚎!006章丑料被爆007章奶奶逼婚?003章男友出轨,小三怀孕?想着裴逸可能是担心自己而找过来,靳颜脸上不禁露出浅浅笑意,将大门打开:“嘿!裴先生你这么晚过来干嘛呢?”裴逸本来就长得俊秀儒雅,咖啡色的呢子大衣将他身材衬托的更为修长提拔,深沉清冷的目光望着靳颜,好半会才说:“过来看看你怎么样。”“就你老把我当小孩,”靳颜抿唇笑着,将他拉进屋里

  • 小说:南少,请疼我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南少,请疼我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南少,请疼我目录预览:第三章没来由地烦躁第四章他觉得有些难受第五章一尸两命,你满意了?第六章苏然怎么可能会死呢第七章嫁给我吧第三章没来由地烦躁南亓哲还维持着关笔记本的姿势,等他回过神来,已经愣了有几秒钟,很快,他“啪”的一声将笔记本收起来。“呵,怎么可能呢,那个女人,可比谁都惜命。”南亓哲下意识就否认了这个新闻。只是,心里为什么还是一阵没来由的烦躁?手机忽地嗡嗡震动起来,南亓哲松了口气,瞧瞧,查岗电话不就来了么?呵,还想跟他玩?可惜,等看到屏幕上闪烁着

  • 小说:旧婚新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旧婚新爱在线阅读书名:旧婚新爱目录预览:第3章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的。第4章不舒服?第5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第6章抿唇不语。第7章祸不单行第3章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的。这个问题她想了无数次,但决定权从来都不在她手中。两人正僵持间,试衣间的门突然打开。粉衣女一脸难堪的走出来,衣服紧的几乎连路都走不成了。一向遵守职业道德的导购见状都忍不住了,刚上前扶她就捂住嘴,差点笑出声来。她忘了提醒对方,这礼服是根据沈初七的尺寸定制的。像沈初七那样苗条又有致的身材真是太少了,尤其是眼前这女人,和沈初七的差别

  • 小说:唯你,尘埃落定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唯你,尘埃落定在线阅读小说:唯你,尘埃落定目录预览:第3章你这是污蔑第4章一个巴掌第5章酒吧迷醉第6章带我去医院第7章只差一点就没命了第3章你这是污蔑“言姐……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那视频会出现在这里面!”温小婷盯着沈靳城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她才抱着一沓文件走到林言身边,一脸歉意,“对不起,我又连累你了!”咬着唇,温小婷狠了狠心道,“要不我去找沈总把这件事说清楚吧,那文件不是你整理的,视频更不可能是你放的,我不能让沈总误会你!”“没事。”林言抿唇,似早已不把沈靳城的冷漠当回事,她抬手轻拍